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27|回复: 41

群聊语文偶得之艾青《我爱这土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2 12: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土地与祖国

——读艾青《我爱这土地》

我爱这土地(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青春一生 09:46:23

上午上艾青《我爱这土地》

第二节课兼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干国祥 10:08:15

我爱这土地---艾青~~~ 

能像这样表达一种爱的深度的诗歌,是极少的

我突然发现我抄袭了艾青

我发现这只艾青鸟在诗歌中只做了两件事。

哪两件?

嫣然 10:09:58

歌唱着走向死亡

银杏儿 10:10:20

歌唱、死亡

干国祥 10:10:18

是啊,歌唱,死亡

银杏儿 10:11:26

以前我不是很理解,参加阅读一年,理解了!

干国祥 10:11:40

大地,祖国,这些已经被后现代所玷污的词语,在诗里仍然保持着丰沛的力量。

在这个时代,人们只歌唱那个小小的自我,那个肉体的肉欲的自我。

美其名曰自由和民主

美其名曰自然和生命

但是生命所诞生的那个大地,生命之生命,语言所诞生的祖国,文化之生命,却成了被否定被遗弃的对象。

只有在这样的诗歌里,大地之魂仍在

祖国之魂仍在

祖国不是一个政体

不是一个君主

而是在这片大地之上形成的文化,传统,历史,传说,英雄

银杏儿 10:15:43

这首诗抒发了作者对祖国得深沉的爱

干国祥 10:16:21

这些是诗人的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他歌唱着什么?他歌唱大地河流和黎明

只是这大地,被暴风雨所打击着;这河流,永远汹涌着人民的悲愤。

银杏儿 10:20:59

黎明是希望

江上清风 10:56:20

刚才听你们讨论我爱这土地,深有体会,好

银杏儿 10:56:42

继续解读这首诗呀 

江上清风 10:56:48

希望来这里开启我另一只眼

刚才干老师的解读非常好

土地,国家。

干国祥 10:59:08

海子诗歌里,仍然有着强烈的大地与祖国的回音(不是国家)

祖国主要是一个文化概念,是一个历史与传统的概念,虽然也带有政治学,与政治总不能完全分开,但是,任何具体的政治形态,不能与此词简单等同。

对我而言,我的祖国是诸子百家,是唐诗宋词,是山水笔墨,是二十四史,是甲骨文……

但当它们只是尘封之物,只是埃及木乃伊式的东西时,我的祖国便已经死亡。

江上清风 11:03:17

灵魂在

这种文化基因,是在的

干国祥 11:04:08

这只是自欺

除了汉字还在使用,在许多人身上,已经消亡得差不多了

江上清风 11:05:01

以诗的形式文学的形式,代代相传

遇到掌握解读密码的人,她就复活了

江上清风 11:06:43

从我爱这土地,到土地的誓言,何其相似

上溯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哪个千年没有

突然觉得《我爱这土地》的散文形式,就是《土地的誓言》!呵呵。干老师又要说我新工具论了。

干国祥 11:09:43

是形式相似,还是精神相似?

江上清风 11:10:04

精神

干国祥 11:11:28

这与形式何干?

江上清风 11:12:11

呵呵,同一主题的不同形式

干国祥 11:13:08

《土地的誓言》:对于广大的关东原野,我心里怀着炽痛的热爱。我无时无刻不听见她呼唤我的名字,我无时无刻不听见她召唤我回去。我有时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我知道我的心还是跳动的,我的心还在喷涌着热血,因为我常常感到它在泛滥着一种热情。当我躺在土地上的时候,当我仰望天上的星星,手里握着一把泥土的时候,或者当我回想起儿时的往事的时候,我想起那参天碧绿的白桦林,标直漂亮的白桦树在原野上呻吟;我看见奔流似的马群,深夜嗥鸣的蒙古狗,我听见皮鞭滚落在山涧里的脆响;我想起红布似的高粱,金黄的豆粒,黑色的土地,红玉的脸庞,黑玉的眼睛,斑斓的山雕,奔驰的鹿群,带着松香气味的煤块,带着赤色的足金;我想起幽远的车铃,晴天里马儿戴着串铃在溜直的大道上跑着,狐仙姑深夜的谰语,原野上怪诞的狂风……这时我听到故乡在召唤我,故乡有一种声音在召唤着我。她低低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声音是那样的急切,使我不得不回去。我总是被这种声音所缠绕,不管我走到哪里,即使我睡得很沉,或者在睡梦中突然惊醒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想到是我应该回去的时候了。我必须回去,我从来没想过离开她。这种声音是不可阻止的,是不能选择的。这种声音已经和我的心取得了永远的沟通。当我记起故乡的时候,我便能看见那大地的深层,在翻滚着一种红熟的浆液,这声音便是从那里来的。在那亘古的地层里,有着一股燃烧的洪流,像我的心喷涌着血液一样。这个我是知道的,我常常把手放在大地上,我会感到她在跳跃,和我的心的跳跃是一样的。它们从来没有停息,它们的热血一直在流,在热情的默契里它们彼此呼唤着,终有一天它们要汇合在一起。

土地是我的母亲,我的每一寸皮肤,都有着土粒;我的手掌一接近土地,心就变得平静。我是土地的族系,我不能离开她。在故乡的土地上,我印下我无数的脚印。在那田垄里埋葬过我的欢笑,在那稻颗上我捉过蚱蜢,在那沉重的镐头上留着我的手印。我吃过我自己种的白菜。故乡的土壤是香的。在春天,东风吹起的时候,土壤的香气便在田野里飘扬。河流浅浅地流过,柳条像一阵烟雨似的窜出来,空气里都有一种欢喜的声音。原野到处有一种鸣叫,天空清亮透明,劳动的声音从这头响到那头。秋天,银线似的蛛丝在牛角上挂着,粮车拉粮回来,麻雀吃厌了,这里那里到处飞。稻禾的香气是强烈的,辗着新谷的场院辘辘地响着,多么美丽,多么丰饶……没有人能够忘记她。我必定为她而战斗到底。土地,原野,我的家乡,你必须被解放!你必须站立!夜夜我听见马蹄奔驰的声音,草原的儿子在黎明的天边呼唤。这时我起来,找寻天空中北方的大熊,在它金色的光芒之下,乃是我的家乡。我向那边注视着,注视着,直到天边破晓。我永不能忘记,因为我答应过她,我要回到她的身边,我答应过我一定会回去。为了她,我愿付出一切。我必须看见一个更美丽的故乡出现在我的面前或者我的坟前。而我将用我的泪水,洗去她一切的污秽和耻辱。

    “九一八”十周年写。

干国祥 11:13:40

这两个诗文有共同的背景

江上清风 11:13:43

对!

干国祥 11:13:49

但端木所写,是实在的家乡

艾青所写,是更大的土地

江上清风 11:14:06

是的

干国祥 11:14:44

因为端木更具体,所以,更细微,更能入情入景

但也因为更具体,所以,共鸣区域便小

外延越大,内涵越小

江上清风 11:15:39

也是二者的高下之别

对同一巨大历史事件的共同反应和不同的表现方式。

 

发表于 2009-2-12 12: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念天地之悠悠,独腔然而泪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2 12: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怆然如何成腔然?

怆然是心,腔然是肚与肠,味道大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2 20: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我怎么从来没有感觉到我多么爱自己的国家啊,我是不是木头或者脑袋有问题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2 21: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老纪0909 于 2009-2-12 20:27:09 发表
奇怪,我怎么从来没有感觉到我多么爱自己的国家啊,我是不是木头或者脑袋有问题啊!

至少你自己以为没有问题,这就够了——对你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

现在的情况反而是,在有些人脑袋里,爱自己的民族国家和乡土,是脑袋有问题的。

因此,如果有问题,也不是脑袋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2 21: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原帖由 干国祥 于 2009-2-12 21:13:12 发表

至少你自己以为没有问题,这就够了——对你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

现在的情况反而是,在有些人脑袋里,爱自己的民族国家和乡土,是脑袋有问题的。

因此,如果有问题,也不是脑袋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

[/QUOTE

我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也不知道,你的意思我是否领会的很到位。

从小,就接受传统的爱国教育,我想,我应该是爱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的,看到一些类似的文字,我也会感动,而且还会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是,我真的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爱,是因为我没有处于他们的境地吗?祖国、民族,这些东西在我心目中是抽象的,飘忽的,不可捉摸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常常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没心没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win啊明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2-12 21: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2 22: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也不知道,你的意思我是否领会的很到位。

从小,就接受传统的爱国教育,我想,我应该是爱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的,看到一些类似的文字,我也会感动,而且还会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是,我真的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爱,是因为我没有处于他们的境地吗?祖国、民族,这些东西在我心目中是抽象的,飘忽的,不可捉摸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常常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没心没肺。

爱就像是一种信仰,恋人之爱,母子之间的爱,就是其基本形式,但是,仍然有许多人并没有在内心里经历过恋爱,或者爱母亲、爱子女的爱,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陌生的怪诞的说不清楚的,甚至可疑的东西。

对祖国,对乡土,对上帝,对真理的爱,或者说,对任何超出自己肉体感官的爱,都是会让许多人生疑的,因为它并不就像美味二字,每个人都曾经历过。

虽然音乐欣赏不是这个意义上的爱,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对不喜欢某个音乐的人,是不能够感受其美妙的,而通过音乐评论,是不能够帮助人真正感受到音乐之美的。

所以,这是心(感受)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2 22: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某一党所领导下的,把具体的某期政府等同于祖国的做法,甚至闹出祖国五十周年生日的大笑话,我自然是颇为意见的。

因为政府是机构,是可换的机构,它怎么可能是祖国概念上的国家呢?但是,国家是祖国当前一种政治形态,政府是当前国家形态中的执政者,所以,它利用了这种相关性进行含糊的置换,导致许多人理解上的两个极端——只因为权力在它那里,我只能腹诽。

不过,我们的讨论,似乎并不涉及这些。我提这个,只是提出爱国冷漠症的一种成因。另外还有诸多成因,譬如自然权益概念等,不再一一展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2 22: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原帖由 干国祥 于 2009-2-12 22:12:20 发表

爱就像是一种信仰,恋人之爱,母子之间的爱,就是其基本形式,但是,仍然有许多人并没有在内心里经历过恋爱,或者爱母亲、爱子女的爱,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陌生的怪诞的说不清楚的,甚至可疑的东西。

对祖国,对乡土,对上帝,对真理的爱,或者说,对任何超出自己肉体感官的爱,都是会让许多人生疑的,因为它并不就像美味二字,每个人都曾经历过。

虽然音乐欣赏不是这个意义上的爱,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对不喜欢某个音乐的人,是不能够感受其美妙的,而通过音乐评论,是不能够帮助人真正感受到音乐之美的。

所以,这是心(感受)的问题。

[/QUOTE

是啊,是心的问题,是感受的问题,而心,而感受,是需要去唤醒的,可是,一个连自己都“木木”的老师,又怎能唤醒自己的学生呢?唉,郁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2 22: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祖国的感受——当你观看地球仪时,中国版图上那纵横捭阖的沟壑,在眼中会变成累累伤痕;当你听黄河奔涌咆哮时,在眼中会涌出激动的泪珠。。。

祖国是贴身的小棉袄,而国家是外面划一的制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3 09: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花王解语 于 2009-2-12 22:41:08 发表

对于祖国的感受——当你观看地球仪时,中国版图上那纵横捭阖的沟壑,在眼中会变成累累伤痕;当你听黄河奔涌咆哮时,在眼中会涌出激动的泪珠。。。

祖国是贴身的小棉袄,而国家是外面划一的制服。

一个平常时候的人如果这样做,未免有病。

但若是一个流离于外(或因躲避战乱或因政治迫害)的老人,想必确实会有些感。

爱于是也就是: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你会知道,你失去的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你生命中重要的部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3 09: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老纪0909 于 2009-2-12 22:23:10 发表

是啊,是心的问题,是感受的问题,而心,而感受,是需要去唤醒的,可是,一个连自己都“木木”的老师,又怎能唤醒自己的学生呢?唉,郁闷!

没有必要的爱,与没有必要的知识一样,是教育中严重的匮乏——虽然有许多人不这样认为,但是,教育难道只是传播与生命中情感爱恋部分无关的知识,难道只是教给学生算计与生存的技能?难道不是对这个世界、对人类、对传统、对祖国、对乡土和母亲、对邻人的爱?

知识可以通过阅读来获得,爱的匮乏,通过阅读可以指向,但是,却不能直接实现。

不过,阅读怎样的书,等于是把人指到什么样的路。

阅读目前流行的网文,聪明人,或者说聪明的自由主义市场主义者写的网文,会让人文章聪明俏皮,但是,这种聪明不可能把人带到深刻的本真的存在中。

找到你和大地的那种关联,这是爱的开始。这个开始,开始于真诚的寻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3 11: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元是文化,多元不是文化?

消极是文化,积极不是文化?

传统是文化,梦想不是文化?

关于美国,不要忘记,至少还有宪法,有几百年的真实的历史,有一些近乎法定的英雄,这是一个真正体现共同梦想的文本。

而我们,事实上拥有更多,虽然,目前有些混乱,有些虚无,有些相对主义,有些失去根系,有些盲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3 12: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个梦想”,其实就是追随踏上这片土地的先人所确立的一个坚定的方向,实现那些承诺。

人为地把大地与太阳对立,抬高其中一个以否定另外一个,这里有双重错误:

一、把大地和太阳对立起来了——虽然我们说大地更指向血脉与传统,太阳更指向梦想与未来,但是,这个传统不是一个平板,真正的传统往往是:追求太阳的传统,夸父逐日的传统。大地,并不只是它已经破败污染的那一小部分。

二、在大地和太阳之间不仅分个高下,而且只肯定其中一元。这种情况有时会发生在基督教传播的过程中,因为作为一种外来的、嫁接的宗教,它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出现与原先文化的矛盾,这事实上是不同语言不同宗教的争端,无非是其中一个把自己自诩为太阳,把土生的那个贬为土地而已。而在希腊、印度、中国这样有自己的文明史,有自己的非基督化的文化的国家里,大地和太阳本是一体的,或可以是一体的。当然,当人们在这样区分的时候,分裂就事实已经诞生了。于是,大地在被后人驱赶走它头上的太阳的时候,果真变得污浊起来阴暗起来,果真只剩下了虚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5 06:01 , Processed in 0.2496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