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120|回复: 1066

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25 11: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已经六十六岁了,他离不开他的土地,离不开家,更离不开劳动。

我小时候记得父亲把辛苦养了一年的猪卖了,买了一辆“长征牌”自行车,四十好几的人才开始学骑自行车,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还真学会了,从此,只要没有农活,他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出去,晚上很晚骑着自行车回家,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用自行车卖粮食,从这个街市购上几百斤的粮食,用自行车拖着到另一个街市卖掉,或卖给购粮食的生意人,这样可以换取几分钱的差价,每天能有几元,甚至十几元的收入,应该说,我上师范,进修大学的学费不少都是从这里来的,为此我深深地感激父亲,在十年前写了一篇《父亲的自行车铃声》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并把这篇文章投给了华中师大的《语文教学与研究》,获得了当年征文二等奖,可惜,这篇文章没有留下底稿,但父亲的自行车铃声永远萦绕在我的耳旁。

这几年,父亲的“长征牌”自行车已经和他一样老了,整个车子瘦骨嶙峋,两个轮子,几根骨架和一个较听话的前刹,它每天陪伴在父亲身边,每当下雨天,虽然路泥泞,但他的“长征牌”仍然可以推着走,每当这时候,父亲最自豪。现在他的“长征”车基本上没有了负重感,完全成了父亲的交通工具。因为父亲开始转行了,这几年,家乡大兴木材产业,父亲就加入了搬运树木的行业,每天和村上的人一起去为木板厂买树,赚得十几元的工钱,我们几个兄弟姊妹多次劝他不要干了,他就是不听,说不干活会“憋死”,做活日子过得快,甚至去年有一次我回家时,发现他还爬到装上很多树木的手扶拖拉机的上面,护送树木进厂,当即我非常生气,可他只是笑笑说:“没事!”从此,我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请母亲劝他不要做这样的活了,母亲总是说他不听。

今年弟弟由于值班,不能回老家过春节,我和妻子商量,把两位老人带到我家过年,几次打电话,父亲都不愿意,母亲被我们做好工作后,请她做父亲的工作,可是父亲还是不同意,说是到城里不方便,连吐痰都不方便,没办法,我们一家仍然像往年一样除夕回老家和父母团聚。

在除夕的饭桌上,我和妻子又郑重地要求他不要再干重活了,这样会让村上的笑话子女的,他反问我们说:“有什么笑话的,我愿意,我每天什么事不做,村上的人也会笑话”,我们摸不着头脑,他又说:“我们家以前很穷,拼命地劳动,现在生活好了,子女都有点出息了,若我每天游手好闲,他们不会说我忘了过去吗?我心中有数,活还是能做的,只不过确实感到不如从前了”“那你就不要做了,若想做,家宅前后的自留田种种菜不是很好吗?”我乘势说,“哎,这点地还不够我空闲休息时摆弄的”他又自豪地说。“不管怎么说,像上树这样活不要干了,出点事情我们负担不起”妻子也插话说。“没事,绝对没事”他说。无奈,我们只是再三劝他不要再干重活了。

一个寒假,我总是念着我的父亲,希望他能享享晚年之福。

发表于 2012-9-5 20: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能进来了。
发表于 2012-9-6 05: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你来!

点评

新老人跟着进来,令我感动。新老人的生活丰富多彩,是我的人活榜样。我在照顾我家老人之际,自己也渐向老境迈进。老不足羞,可羞是老而无乐。  发表于 2012-9-6 18:01
发表于 2012-9-6 18: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老人 发表于 2012-9-6 05:53
跟着你来!

跟上时代行,
着意超前骋,
进退乐拼赢。
来去赏风景,
好风振奋心情。
欢天喜地,
迎向未知秘境。
调寄《醉中天》期与老人共饮。
发表于 2012-9-6 18: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人心永青春。
进步直向黄泉去,
来世有无何须问?
好事重始终。
调寄《梦江南》供老人娱。
发表于 2012-9-7 10: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在线的老朋友了,在线有你的诗歌而更美!
问好!
发表于 2012-9-8 1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辛苦楼主发这么有意义的帖











都市少帅
超脑黑客
发表于 2012-9-8 16: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8日 昙 星期六

有神论者无处无神

近来多雨,清晨回老家发现沟满河平。一村民说:“庄稼地算是喝饱了。”
由于上周六沪境马友来,奉陪他跑步深圳东路进入虞姬生态园,委托侄儿赵超代我陪老人朝圣。今早回家,主要想为父亲量血压(170/80)还有修剪胡子(发现左眉又长出两根长长的长寿眉)。对于朝圣之旅,我想劝父亲今早不去。
“我来时,铁道下有水,路上不少地方烂,今早就不去吧。”我说:“预报说,今天还有雨。”父亲说:“我带着大伞,水鞭也带上。”
听父亲这么说,我也就不好再劝了。
出赵庄,一路跋涉出刘庄,将过铁道,我想:“我背着他趟过水去。水鞭让他朝圣回来过水时穿。”想时说:“我驼你过去。”说时蹲下身子,父亲伏到了我背上。我立起身迈开步刚要往水里踩(准备湿履回城换鞋)。只听有人说:“我把你们带过去。”
一转头,马自达。是圩里耿志刚。想到父亲几次赴沭城到我处,都是坐他车。我和父亲都上了车,一直开到205国道边黄山路头。
下车时父亲低声咕哝一声“感谢神。”这是信神人的口头禅,有意无意都会说一句。我想到的是“神差鬼使”,向志刚车里甩了十元钱。因为给他他不要,说是顺便的,不要钱。
到金三角早餐时,志刚把钱又甩下,因为他给我我不要,他仍坚持说是顺便的,不要钱。父亲因为菜包不够要到路北吃鸡蛋饼,我取钱到志刚车前与他谈判:“信神人处处有神,我父亲不认为你是顺便的,而认为你是神差的。你不收钱,他信神的信心就会被动摇了。”他要找零,我说:“收下吧,这是收老人的心意。”
早餐时说闲话,我问这车钱我该不该给、他该不该收,父亲说:“你该给,他也该收。”我说:“真巧。”父亲说:“这都是神安排的。”他还说:“有一次过水,我刚要脱鞋,刘小发为我驼过去了。”我不认识,父亲说他是刘法庭弟弟。
由于心情好吧,父亲又讲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让他坐车事,还说上天又遇到,向我父亲说“这次你自己慢慢走吧。”我问司机名字,父亲说第一次天太热忘了问,第二次他车上有人开得快。我说:“人家为我们做好事,不管大小,我们都要记住。不管是不是神安排的。”
我为父亲提上水鞭又要上路,他说:“把水鞭放在登铸店里吧。”今晨才知,有“老赵”牌号的店就是登铸的。
父亲年纪大了,头脑反应不是太灵敏。我相信人们帮他都是出于好心,不是图报。父亲认为心到神知,无神论的我认为还应是人有良知……
“我小姑爷身体真好!”是大表姐刘金花。她自骑袖珍型自助车。我说:“我父亲的身体是走路走出来的。”
“来回有二十里吧?”表姐问。
父亲说连到街上转转伍的,二十多里。
心中有神处处神。这道理可能如我心中有美处处美吧?我感觉乡情真美。
发表于 2012-9-13 14: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可以不信神,但不可不信神圣:父子情是神圣的,家国爱也是神圣的。教育是神圣的,理想也是神圣的......有神论者心里的神,就如无神论者念中之美  发表于 2012-9-14 13:18
神圣妙, 道通万里遥。 人行好事心态宁, 导引举止情天高。 美感赏妖娆。 调寄《江南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9-14 13:14
发表于 2012-9-14 13: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老人 发表于 2012-9-13 14:55



神圣妙,
道通万里遥。
人行好事心态宁,
导引举止情天高。
美感赏妖娆。
调寄《江南好》
发表于 2012-9-15 19: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5日 晴 星期六

祖孙相依行 人伦更美好

今晨车步相依行,到家后,父亲已经坐在床沿上等我回家。量血压:仍是170/80,我问父亲有什么感觉,他说没有什么感觉。我说:“没感觉就不加药,还照以前一样吃。”
吃过药修胡,发现父亲的两根寿眉长得更长了:长则短之,短则长之。长到一定长度时,可能还会掉掉,以后再长长吧…..
“赵超回来了。”父亲说。得知他是军训后休整。赵超体壮,军训对他而言无所谓休不休息,想到父亲的柴薪不足了,我向赵超说:“你陪你爹走一趟,我在家为你爹做点家务事。”达成共识。临行,我向赵超说:“带五个包子给我。”父亲说:“我还吃能六七个呢,五个不够。”我说:“六个吧。”
祖孙俩踏上了朝圣之旅,我独自登高处,将被雨湿的木柴弄到地上,又在低处担起来便于晾晒,也便于父亲随时取烧。被雨烂掉的就弄到粪塘中。余下碎的就弄到门前晒一晒。不知不觉中,赵超回来:他与我一样,只陪老人走路,不入其灵城。
赵超带了十个包子。按老规矩:每个三口,三十口餐尽。赵超要倒开水,削好了香梨、刻好了苹果,我一概谢餐。临回城向赵超交待:把门前这木柴翻动两次,上下午各一次。干了能烧了,就弄到锅门。
赵超是个好孩子,与祖父感情一向很好。记得在他读小学二三年级时,曾说过:“我长大了上学,在学校旁边盖间小屋,把我爹带去。不然,我爹老了,一人在家怎么办?”童言天真,透露了心灵的美好。其实,父亲的儿(媳)孙(女)们皆孝顺。
望着西天的夕阳,以远望当归的心绪,向赵超发送“晒的草干没干?”他于17:48 回复“干了。”我又发“问你爹,如不晒了,就帮他弄到锅门去。”他17:52告知我“已经弄好了。” 我回复“在家是个好孩子,到校做个好学生。有时间来玩。不用回复了。”
发表于 2012-9-26 05: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22日 晴转小雨 星期六

父亲记忆不清爽

今早回老家,特别关注父亲血压,心中总是记着“高好低低”。因为昨天通电父亲,说头晕,找超俊量血压,舒张正常,收缩显低,进一步检查,无疾。他自己认为,是因为庄上有人去世,办事吹吹打打,夜里没睡好觉引起的不良反应。
今早量时,父亲血压170/70。他又把电话中话向我说一次,仍说高好低低。只好通电证实:“表弟:我父亲今早血压170/70,您上天为他量高压、低压各多少?”答是150/90高好低高。与父亲记忆的是相反的。
虽然父亲记忆不清爽,但知道减药,早晚都各减一粒。虽然血压升高了,他说没什么感觉,我也没劝他加药。让他自己根据情况,如果血压继续往上升,并且有感觉了,就自己适当加一加:一粒两粒随意。
为父亲修胡时,让我感到高兴的是,父亲的长寿眉是明显地又长长了。我理着两根长眉说:“不要剪,能长多长长多长,不要弄断了。”父亲说:“我没动过。”就让眉毛自己自然地新陈代谢吧。我心里想。
上街路上,父亲说近来身体不错,我看他脸色也不错,显出《父亲》油画的古铜色。父亲说,最近吃了许多青菜。家院的菜园长势良好,为父亲提供了便利。他说这是小儿媳妇的功劳,撒了两次菜籽。
说到庄上出礼事,他说二儿媳妇知道好歹:礼钱150元应是老家出,因为逝者小子是登光同学,登光两口在外,他就要出面出礼50元,代小儿子再挂帐100元。可是,他说:“后边没说别的话,去出礼挂帐了,我给钱也不要。”
说到孝子,父亲讲的事很感人:逝者今年76岁,多是小儿子服侍在病床前,父亲吃多少饭,他就吃多少钣;父亲喝多少水,他就喝多少水。父亲不吃了,他那顿也就不吃了;父亲不喝了,他就滴水不进……他媳妇说:“老的76岁了,他死了,我们还要过日子,也不能跟他去!”有时就勉强打起精神吃点饭或喝点水……父亲说:“这样的孝子,现在不多了。”我听了也很感动。
到街上早餐后,父亲说想再做件内衣。我说:“我送给你。”他说:“我想深色的,寒天洗衣不方便。”我说:“前后都有洗衣机。”父亲说:“他们都忙要命的,得不麻烦就不麻烦恼了。”我说:“我为你准备七件,一天换一件,我每周为你洗一遍。”
发表于 2012-9-30 23: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2-10-10 09:29 编辑

930(中秋节) 星期日

 

家节亲人聚 父亲笑开颜

 

最近回老家回数较多,而且与爱人轮番轮回。

中秋佳节,更是家节。家节亲人聚,父亲笑开颜,是我最美好的印象。

周四,利用午休为父亲剃头。周五,因为二妹回老家敬父,爱人又回老家奉陪。周六,我仍如往常一样陪父朝圣。

今天,享受驻家人员同桌共餐之乐。早餐后,我的妻、儿先行回老家。近午,侄儿赵赳车迎我至扎下街头。

兄弟三家,只有小弟灯光在上海,侄儿赵赶在苏州。在乡九人(我们家三人,二弟家四人,小弟家二人)围桌而坐,同陪父亲共饮团圆节美酒。

主题是:中午同尝酒,秋夜共婵娟

父亲第一次住院戒了烟,第二次住院戒了酒。为大家庭共乐,我倡行共产主义模式:酒与菜都是由私产合共产,同品享。我的爱人备的菜,有豆腐;二弟妹备的菜,有千张,小弟妹也然。豆制品都是为我父亲所备。

酒也是三种:我备了白米酒和黑米酒。二弟家是虞姬酒,小弟家是今世缘。

酒司令也是一家一个。我儿赵赴斟虞姬酒,二弟女儿赵倩倒米酒,小弟小儿赵超满今世缘。

米酒由我的父亲与所有女性家庭成员品。所有男性成员都喝虞姬酒:此酒是赵氏至戚周姓天字辈馈赠。

开饮前,父亲说:“我早就戒酒了,不能喝。”

我说:“这是米酒,不用喝,尝一尝就行。”说时端起杯:“尝试试,如果好喝,就喝一点;如果感觉不好,尝一下就行。”

“好喝。”父亲说。

在我为父亲端酒时,我儿已打开手机摄像功能,为我们拍了张合影。

随后,儿孙们都踊跃端酒,轮流拍照。父亲喝酒虽然不多,可是很快乐。

喝到第三杯,我还是劝:“米酒,不醉人,可以多喝点。”说着又端起来杯来。

父亲有点难为情,觉得不喝不好,喝又怕醉,正犹豫间,我爱人说:“不要派。”

我说:“派酒没好心,敬酒无恶意。我这是好心好意。”

父亲开颜一笑说:“看来这是命令了,非喝不中了。”

他的儿孙子媳也多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儿说:“爸爸虽高兴,也要少喝些。”

我说:“就喝到虞姬脚吧。”说时手指瓶上“虞”字的一捺末端。

可是不觉间喝到“姬”字的“女”首。

我爱人说:“喝到虞姬头了,不要再喝了。”

我说:“好不喝了。现在开始尝酒。”

于是,除父亲之外的所有男子都尝了尝今世缘,我与二弟喝最多。

酒后,回城者多是乘车。我陪父亲直至日将落,不仅为父亲备薪,而且修整了外水道。薪水问题解决后,又为父亲量了血压。

回城,赵超又将我送到扎下街头。


 

发表于 2012-10-6 21: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2-10-10 10:03 编辑

106 星期六

 

心有所愿 腹乃有容

 

父亲今早吃了五个包子,让我感到如果再多客气一番,或许喝力也能增强:再多喝一碗稀饭。

这一阶段以来,父亲的朝圣之途多是行西铁涵、走厚尧桥、过庙头街。吃饭多是三个包子一碗稀饭。习以为常,我也不计较。

今早,父亲行要改道,想行中铁涵。我说:“函洞里能没有水呀?”

“这些天没下雨了,哪有水?”父亲很自信地说。

到了铁中涵附近,一望白水浩茫,我说:“看,多少水,不好过。”

父亲说:“走铁道上爬吧。”

我说:“我驮你过去。”

“你的鞋,湿了怎么办?”父亲说。

“回家换。”过涵时,发现有小鱼,由于被行车溅到淤泥上,游不下水了,我将其踢到水里。

过水上路,走刘道口,新桥即将建成。

行走黄山路,我问父亲今早吃什么。他说:“看看包子,看有没有菜的。”

我说:“我们两人吃一笼吧。一人五个。”

“你吃五个能够啊,我还能吃五个呢!”父亲说时无心,我听却有意了。

故今早父亲吃到四个停箸时我力劝:终于吃了五个。

餐后又踏上朝圣路,我总感觉:心有所愿,腹乃有容。如果心里不愿意,必然吃不下饭。

行途闲谈,他说:本村邻庄一人去世了,刚六十岁才出头。

我很惊讶,正是享福时,怎么没说走就走了呢?“什么病?”我问。

“听说是心肌梗塞。平时没什么,头一晚还看书的,后来就睡过去了。”

父亲说时语调不沉重,我听时心情却不轻松。

我只想:只要不出现特殊情况,父亲能尽量多吃些饭,体有能量,就会有活力。下次,还要劝父亲多进些餐。

发表于 2012-10-7 03: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望
问好

点评

老有所乐, 人生重快活。 看遍天涯, 望尽海角, 新陈相因永无绝。 问天道, 好坏优劣孰存灭? 我自忖, 向死而生思美悦。 您自强, 注视未来景, 目光善超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0-10 10: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4 07:51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