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郎言君

世事乱弹:看似不是教育的教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20 21: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郎言君 于 2008-3-11 15:37:16 发表

         市政建设与教育

常看到这样的报道,也经常从现实中看到这样的情形:某个地方的路刚被开膛破肚,伤疤还没愈合,又一拨人又来挖刚才挖过的地方了。原来,他们都属于市政建设,只不过,他们分别属于不同的部门,有的管水有的管电有的管煤气通道等等,人们形象的称之为“扒路军”,这样“扒路军”可谓神出鬼没。

除了人们的不理解和误会造成的错觉和误解之外,市政建设多头负责制是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由于没有“一盘棋”的思想,结果造成从某一个局部来看他们确实是在负责任,而实质上造成了人力财力浪费,却没有人对这个负责任。

你认为这只是个个别想象吗?你认为在教育和教学上就没有类似的现象了吗?不然。不过,学校的教育教学,其物资形态上不像刚才提到的那样让人触目惊心,不如那样显然;但是,教育或教学这个活本来就主要的不是体现在物质形态上,而是精神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领域。

让每个教师负责一部分的教学或教育工作,这样合起来不就是一个完整的教育了吗?你说呢?刚才提到的市政建设故事,不也正活生生的在教育上体现着的吗?

“承包制”当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科学完善的教育教学管理办法,记得蔡林森当年就是用承包的办法经营他的洋思中学的。一个人或几个人对你管辖的这片土地负责,这个负责是全面的负责,不管是水还是电还是煤气还是什么别的项目,你都得负责任;这样的管理在教学上就是,一个或几个老师不是对什么学科负责任,而是对一个班级里的所有的人负责任。我认为这样的教学管理,在其现实性上是值得推广的。

有一个完整策划,不管是对一个学生还是对一个班级,都是必须的。我认为,这就是教育或教学的完整性。

 

揭示了当前学校教育的弊病,小班制教育就需要你所说的完整策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0 22: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需要一种思维课,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地听,尽情地玩,尽情地闻,看似没有学习,恰似最丰富的学习。

可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思维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5 09: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季祥珍 于 2008-3-20 22:41:04 发表

孩子需要一种思维课,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地听,尽情地玩,尽情地闻,看似没有学习,恰似最丰富的学习。

可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思维课。

 你所说的思维课,是苏霍姆林斯基提出来的吧?我记得是;我读《外国教育研究》,发现几年前英国也进行这样的实验,他们叫它为“下水”。

 我们对学习的理解太狭隘,而对处在这个狭隘偏见之中的人来说,无论你怎么说怎么讲他都不可能动心,而且,他认定他的那些偏见就是真理。这很无奈;但并非一点办法也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8 15: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养生与教育修炼

近日看了《百家讲坛》上马未都讲收藏的事,他提到,收藏和鉴定古玩靠的是经验,经验磨练出眼力,而眼力是任何鉴定仪器也无法比拟的。只要你具有了这样的眼力,什么东西你上眼就能看出道道来。

这使我想起了教育,教育教学的修炼不也是这样的道理吗?一个教育大家,除了他在教育这件事上想的说的做的,跟普通人不大一样之外,靠的不就是个眼力吗?修炼的是什么呢?心力。

在吃这件事上,现在如火如荼的争论起喝牛奶是对人好还是不好来了,双方都有根有据。想来好象可笑,就这么点事,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了,怎么还这么困难呢?简单的事还真是不简单。这可不是像“虎照事件”那样有社会背景,看起来这是纯技术纯科学的事啊。

教育上的这点事,不也是这样吗?非常简单的一点事,比如教学方式的变革,你改改不就完事了吗?怎么这么费难啊?事实上,还就是这么费难。这也不是纯技术的事。

你有了某种观念,当你用这种观念关照事物的时候,就象马未东所说,什么物件,你一搭眼就看出来了,鉴别出来了;问题是,要是你没有这个眼力,要么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要么别人无论怎么说你都不相信,要么就是“谁知道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31 15: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身边生活的国际影响看教育

近半年来,我们都感受到了物价特别是肉类和粮食类极其制品的价格的上涨,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件,如果把视野积极局限在我们的周围或者我们的国内,那就太有点那个了。事实上,我们的生活受到了国际支付、国际贸易、期货和货币政策、我们国内的市场开放程度等等诸多因素影响,我们的消费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物价,如食油和燃油)都实质上是受到这些因素影响。从这里,我确实看到了地球村的童话正在和已经变成了现实。

据说,我们正在为国际大炒家买单,我们增加的支付都变成了那些国际资本的利润,我们缺乏这样的定价权,我们正在成为别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尽管这显然只是暂时的,我们还缺乏这方面的操作经验,就像刚刚改革开放之初的情形那样,我们正在支付学费。但是,我们已经是国际市场上的一个分子了,我们切身感受到了它。对于我来说,它似乎是突然来临的。

教育这个牵涉本民族甚至是本民族事务的东西也正在国际化,我们知道,外国已经来抢夺我们的优秀生源了,这在中学也已经感受到了,我们的中学生能够到外国去读,也可以去读他们的大学。我们的教育观念也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尽管从现实来看我们真正的优质教育还缺乏,但在趋势上已经显露出来,优质的教育正在酝酿和形成发育。这是时代的需要,时代需要什么,就会产生什么,不管它要经历多么长或让人欣喜的短的过程,它都要出现。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胸怀容纳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东西,又有足够的勇气和足够的谋略来筹划将我们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东西移植到我们的课堂上,让我们的学生能够在他成长的环境中就生长出国际化的视野,并能滋生出要为这个环境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和胆量的强烈雄心,我想,这正是我们有眼光的领导人所期望的也是我们有梦想的教育者和家长所期望的。据我所知,那些有大成就的人,在他们年轻或年少的时候,就已朦胧的意识到或明确的意识到自己的使命了,他们要成为不仅是在国内而且是在国际上的风云人物。我认为,教育,至少不能抹杀他们这样的念头,有条件的话,要培植他们有这样的志向和胸怀;而这些东西不是靠传递有限的知识,特别是那些以考试为基本价值趋向的知识所能理解和包容的。这样教育,就是大气的教育。

我不只是指我们可以利用现在的环境制造有世界视野的商人或科学家,最主要的是,我们有意识的培养这样的意识,从而唤醒我们体内那些从远古流传下来的蕴藏着的活力。

这样的教育更容易在那些少干预和官方管制的学校中出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31 15: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合理和不合理的互相依赖和转换

我们学校周围,王舍人庄的村民正在把他们的分得的农田变成宅基地。据说,村里和镇上都管不住了。

把农田变成宅基地(盖房子)这是违反土地使用规定的(土地管理法)。可是,这样做的人也有他们的理由和苦衷,他们的那一点点土地(每人三分地)如果种植庄稼已经养不活家人了,变成房子可以带来更多的收获。

以前我看到不合理不合法的事就很生气,虽然我知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任何事物的发生都不是没理由没根据的,但是,这样的态度反映了我看问题的片面性。所以,加强修养可不是只是一个方面的事,对事物的看法,反映了你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样一说又扯大了,但,事实正是如此。

就是在国际上,那些看起来专门做坏事的人(如,恐怖组织),也都是(至少大多都是)我们所说的正常人和正常组织促成的,是诸多矛盾凝结不能化解的结果。我们知道,一个正常的人,如果他的情绪和能力得不到畅通渠道的发泄和发挥,长久了就会发生变化,那个正常的人就会变成不正常的人。

同样,对待不正常的人,如果找到他的心里的症结所在,使其能量和情绪得到合理的宣泄,他就能变成正常的人。我读过弗洛伊德,他的自由联想的治疗手法,就是让患者在精神领域自由的宣泄他压抑的东西,他宣泄出来了,作为治疗者,就找到了病灶;对于被治疗者,就已经好了大半。这很像我们中医上所说的“通则不痛,痛则不通。”,人的脉络畅通了,人就不会得病。

社会病也是这样的道理。

教育是社会分工的一部分,教育上的病不也是这样的吗?我们看到那些在我们的观念里不学习不好好学习只是捣蛋惹祸的孩子,他们显然不是天生就是这样的,他们有灿烂的童年、梦想的少年,为什么越来越成长为问题青少年了呢?如果只是套用“内因+外因”的定律,尽管正确,却只是正确的废话。知道治疗途径才是教育者的任务和天职。

苏霍姆林斯基把这样的师生关系比做医患关系,这在“以人为本”的叫嚣中看起来不合时宜,但,我认为能做到这一步就很了不起了。我在现实中还没看到过有这种胸襟的人。

一个作家说,他把妄想敲进了电脑,剩下的他自己就是很现实的人了。他把写作当成了对自己的治疗。有这种观点的人还有另一个作家,他直言不讳的说,他写作就是消解他自身的压力,写出来了东西就是对他自己的一种治疗。我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不过,我写东西感觉到是一种宣泄,写了以后有一种快感。

你说这个作家有病没病啊?他把我们这些阅读的人当成什么了?可是,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不管是政治上的还是经济上的还是娱乐文化上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不都是这样的吗?再说,要是他们有病,我们这些读的人呢?我想起一句话来,叫“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在人生的舞台上,不都是这样的吗?

今天去三院看牙病,到了那里突然感受到了以前我曾强烈感受到的东西,我突然觉察到了平庸和碌碌无为,我和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然而,不正是这些平庸的东西造就了非凡吗?那些非凡的东西要是没有平庸的衬托,他凭什么非凡啊?我突然想起平庸就是伟大的那句话,想想我们人类,自觉比动物高级多少进化了多少,其实,还不一定呢。动物都有他们自身适应环境的法宝,那就是改变自身,而我们人类因为伟大却缺乏了这方面的能力,要是科学和技术不能拯救人类于正在行进中的地球上第六次大灭绝,那么,人类的进化就是个错误的进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3 09: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政治民主与教育民主

 谈到政治民主,以前给我的一个印象是它基本上没有什么动作,其实不然。咱不在那个位置,不思考也不看那方面的事,我们的政治民主改革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了,力度也不算小。这次的大部委制改革就是这个趋势和运动的延续。

 民主不是想来和等来的,跟其他人的权利和人的素质一样,是一种运动的结果。就我知道的,就是在所谓的知识分子堆里,也没有多少人真的很关心政治,比如说选举,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不过是个形式。要是这是事实的话,你连行使自己的权利都不行使,你还有什么资格谈论政治民主啊?!

 所以,在中国的监督机制里,说真话,敢说真话,敢行使自己法律赋予的权利的人恐怕不是很多。有人说中国有太多的奴性,这不假;问题是,得有人没有这样的德行。

 教育民主也不是简单的事。就我知道的少数几个学校里,所谓民主管理都不过是像中国公务员制度中的资产申报制度那样上抱的都是自己的工资,这样公务员资产透明制度,不像以前“国联”要想征得某项决策通过必须要经过所有国家的一致同意遗言不管可笑吗?学校中有几个把自己所得到的钱是多少,是怎么花的公布出来的?人是怎么用的,是通过当事人充分表达意见了吗?

 这跟我们的大政治环境有关系,更跟群体的素质关系密切。在学校这个群体中,要是谈论和讨论教育这件事的人少,而做其他事的人多,你要公布一些核心的东西,无疑是给这些人找到了由头;当然,你不公布,内部操作的嫌疑是有,可是,多数人都认为那是没办法的事。这恐怕是事实。

 在对学生的管理上,我们面临同样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7 15: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与养殖场

到大超市去,里面的日常用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人就像水中的鱼,在这个海里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人也如海如潮,如繁忙的群鱼。

农村里有大型的养殖场,养鸡养鸭养猪养鱼,里面那些动物的安详和衣食无忧跟城市里的超市里的人多么相似啊。生活总是一波一波的,人或动物也是一波一波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世上的新商品也换旧商品。

人世上总有许多的让人羡慕的智慧,而有许多不过是吃的,如如何争取安详的吃、满足的吃;有许多不过是玩的,如如何玩得潇洒、玩得花样翻新。人和动物在存在意义上没有本质的区别。

人要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如果不是生物意义上的东西,我们还能去热爱吗?!“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孔子时代如此,现在不也是如此吗?!

谈到孔子,他也是个普通的人,在经历了年轻时代的生活颠簸后,到晚年他终于有了安定的、衣食无忧的生活,也开始“食不厌细,脍不厌精”起来了,刀法不对切的肉也不吃了,这不也是动物性使然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0 15: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剥夺“剥夺者”

这是以前革命时期嘹亮的口号,那些剥夺者确实是被剥夺了。可是,历史有惊人的相似性,就像我国的朝代更替那样,不过是占有的人变更了一下。世界历史,看起来如此严肃,却不想也莞尔了一下。

那些剥夺“剥夺者”的人,现在也大半成了剥夺者。这不像马克思评价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狗咬狗”的战争那样了吗?我国历史上,春秋无义战,清人写史求自保。不管是我们的历史还是人类的历史,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那么严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6 15: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语指令和非言语指令

我在一个美国人写的教育教学书里看到这样一种观点,对待难以教化的孩子,不必要使用言语指令,这些指令对他们通常是不起作用的;我在另一本家庭教育类的书籍中看到相反的观点,对待孩子的行为,应该明确的表达并用言语指令让孩子知道你的意图。

我常常对矛盾的观点很赶兴趣,因为他们是对同一类问题,却有截然相反的观点,而且各自都很有道理。在实践中都有成功的案例。

我们通常从很浅薄的观念出发来判断事物,就是以己度人。当然要相信别人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且,要是轻信的话很容易上当。

教育孩子特别是教育难以管教的孩子确实是一件难以言说的事。各位看官如何认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1 08: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大嘴与权力崇拜

 记不清是2006年还是2007年政府公布的吃喝招待费是3700亿,而同年国家农民的一年粮食生产是4300多亿公斤,折合起来,政府一年把农民一年的生产的东西吃得差不多剩不了多少了。这当然还不算政府的其他花消。

 记得很久以前,我在我们老家的农村,一个党员的村干部说:“不沾光,谁当官啊?!”这话听起来很刺耳,让那些洋溢着春光的脸上不悦,可是,这很难说说不是真话。当然,我不能根据“事同此理,理同此心”那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未免太狭隘;但是,要是没有相反的例证来推翻它,相信它也无妨。

 刚刚过去的人大会议,那些代表确实能代表当下的人们状态,据报载,有的代表为了得到主席的签名费了很大的劲,得到后激动的一夜未眠,他是去朝圣了;还有的在开大会的时候,竟然不自觉的向政府汇报开了,谁向谁汇报啊?弄反了啊。主人不拿自己当主人,‘人们公仆’当然也难以拿自己当公仆了。年说怎么回事啊?

 民众的独立意识不觉醒,你说该怎么办呢?这里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谁不想独立啊,你得看谁说了算啊,你独立得了吗?在这个怪圈里,我们都这里面生活着。教育救国论,现在听起来当然有些幼稚可笑的,可是,有就个人知道它真实的含义呢?!

 又想起当下考公务员的热潮滚滚,恐怕也多少有点“想沾光”的味道,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社会环境缺乏创业的机会和制度。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创业也是求利求名的行为;这似乎和当官员差不多。想起剥削思想的事来了,列宁说剥削阶级作为阶级被消灭以后,他们的思想不会像他们的尸体那样装进坟墓的。

 你说什么是教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4 15: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公”论

人只要一提“公”,立刻就联想到不拿白不拿的东西,这可以从下面的场景中得到验证:“公家的,又不是你家的,你管得着吗?”这样的话不管对说者还是被说者都有很深的认同。

那些提倡“大公无私”“天下为公”的人,不知道有几个真的达到了这种境界,这不是说出来的或装出来的。

在私有制的国家,作为公权的政府一般说来却没有公有制国家的政府那么铺张,可能他们觉得那是人家的,不能随便支配;而公有制的政府却很有可能把权力当成了自己的,因为人们普遍有那种“别人的事不关自己”的想法和意识,所以容易腐烂。

在人际关系疏离的私有制国家,人心更关心公共事务个对公共权力的监督。除非公有制国家人口的素质真的提高了,不然,谁愿意拿自己当主人?

在教育上,在班级管理上,我们也完全可以看到这种公和私的对立和转化。一个不关心班级公共事务的班级,其成员的公和私的状况,不需要我多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5 16: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人真的爱好公平和正义吗?

一次,         听到一些学生的家长谈论起自己的孩子,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说,她的孙子上小学跟她的外孙一个年级,那外孙多聪明啊,学校里干活的事,他都能躲得远远的还不让老师察觉,并且让老师喜欢;而那个孙子,什么出力的活他都抢着干,这样的孩子真让人发愁,没心眼啊。她都为此教育过他多次了,可是,还是改不了。

家庭里正如学校里那样,到处充斥着言不由衷的说教,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道理;而那位家长倒也诚实,把完全的自私和狭隘不加掩饰的兜售给自己的孩子。

还有,人民真的痛恨腐败吗?那么,全国的人民代表有几个罢免了不合格的官员的?有几个人民罢免了自己的代表的?通常所说的痛恨之类的,实质上是喜欢;多数痛恨是因为得不到而生。

这样一来,可以看到教育在国民教育序列中处于什么位置了吧。

柏扬说过,国人的素质需要提升,但是凭政治和权力或运动都不可能达到,只有靠教育。而在当下的现实中,正如郑渊洁所言,狗要是不摇尾巴是很难生存的,除非他不是狗。有勇气的人在什么地方都像稀有动物一样稀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6 09: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各有用

  老子说过“善用人者无废人,善用物者无弃物”;其实大道造化,世上之人如地上之物,各有其所用。

  我领悟到,世上一些人的精明是体现到对财物的聚拢和整理上,有的人的精明体现在对权力的聚拢和运用上,这些人多数被世人仰望。然而,造化使人的消耗不能超过自身的体积消耗的限度,不管是财富还是权力总归是为天下人所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确实是应该受人景仰的;这当然不包括对财富和权力的滥用。

  那些像风像鸟一样的歌者,本身缺乏聚集的本领,于是他们只能像风像鸟一样的来到这世界上;但是,他们的那迷离的眼睛却关照到了大地上生灵的律动。他们是艺术的创造者,是哲学的思考者和价值的规定者。

  这似乎跟教育很远,然而,不同的人不正是有其不同的在这个世界上的作用和价值的吗?这不正是教育的出发点吗?我们在课堂上的那些作为,当然不能抛弃世俗的功利和考学的取向,因为它们是客观存在,任何漠视客观存在的思想做法,当然会遭到唾弃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漠视人的差异。

  让他担当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角色,这不能被教育漠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6 15: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你的观点!继续我们的叙述!这样的交流让人神往!坐井观天的青蛙很可爱!没有来过教育在线的时候,自己就像一只青蛙觉得外面有什么好!飞鸟的话青蛙不理解,今天看当时的自己很汗颜!做一只飞翔在教育时空的青鸟吧!有这么多的好朋友,一同前往,不知寂寞不会孤单不曾后悔!写了十几万字之后再看自己忽然有了一种淡定!写成了一种习惯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记录成了一种宿命快乐的负担,我愿意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思想,虽然有些笨拙有些词不达意有时语无伦次,我哆嗦的文字中有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足迹,我飞过不曾留下痕迹的青鸟是悲伤的,没有自己的记忆是痛苦的,沿着这一条路走下去就会找到自己的心灵花园!

五月的风轻轻细细

金色的阳光细密密

细细的阳光里

一条记忆的泥路

延伸向我的心灵花园

走进一个春天

这个秘密的花园

可否春暖花开

面朝大海

那时花开

你的心灵花园有春天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5-24 02:12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