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郎言君

世事乱弹:看似不是教育的教育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9 17: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在的学校一直处于此等状况的缘由

刚跟一位同事交谈了关于学校教育教学状况的事,该同事暗示我:别以为就自己能,结果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什么官也当不上;这是当我说我将我是怎么干的、怎么想的,发到了学校的QQ群里,希望得到管理者或持不同见解人的回应,她这么说我的。

同事说我:你应该先管住学生,让他们都听你的才行。我一听此话,我们学校的管理者和绝大多数的教师——不管他取得了什么职称和荣誉,都是秉承着这个观念。我说:你的这个看法,跟我们学校里的几乎所有教师和管理者,都一样;她笑了。

初听(看)起来,这个看法一点错也没有,我表达了这个意思,但,如果学校或教师仅仅停留在这个看法上,一点儿也不深入探讨一下,就将心力用错方向了,因为课堂上是让学生学习的地方,只有在促进学生学习的时候、过程中,涉及到了“管住他们”的问题,管住他们才是合理的,不然,管住他们了、但他们睡觉或不干正事,不动脑子、身心不在课堂上,“管住学生”就成了个非常值得警惕的问题了,因为这里的“管住学生”根本不是促使学生学习、不是促使他们身心健康成长的。

我们的学校,一直在这个怪圈里转悠不已:如此“管住学生”的老师和学科,确实相比之下纪律和成绩好一点,但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依旧是大多数的学生不合格,只是相对高一点而已,而且,可以肯定的推演:依据这种管理方式和指导思想,这一届学生是这样的成绩,下一届肯定还是这样的成绩。越是这样,就越依赖“管住学生”的那种指导思想。

显然,不是说“管住学生”值得商榷,它的反面“管不住学生”就值得推崇,教育教学上的事不是这样非此即彼的,因为它们都根本不是教育教学的根本,充其量是个次生的问题而已;只有促进学生积极主动的学习,才是值得推崇的教学方法,那样的指导思想和实践才有正面价值

我发在我们学校QQ里的,正是我是怎么调动学生、在课堂上做的小小的变革的;稍遗憾的是:学校里没有回应,一个回应的也没有,同事说:官说的话,都对,放个屁都是香的,你没职没权的,谁回应你啊,回应你干嘛呢?

可见,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确实起着主要作用啊。

发表于 2012-12-30 17: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发表于 2013-1-2 14: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的功利必已经让许多人迷失了方向。

点评

是啊,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5 09:10
但愿,还有人没完全迷失  发表于 2013-1-5 08:16
发表于 2013-1-5 09: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1-2 14:31
教育的功利必已经让许多人迷失了方向。

是啊,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10: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跟修自行车摊主的对话

元旦放假期间,到修自行车摊主处修车,摊主的孩子在我们学校上八年级(我是与之对话后得知的),下面是我跟他的对话:

1、摊主:你们那儿换校长,是不?

我:换了,换了一个副的

摊主:该抓抓学校,孩子在学校里什么都学不到------

我:你的孩子在十八中上学?

摊主:是,上初二,现在就不想上学了(不想在十八中上了),要去上职业学校------

我:看来,你那孩子学习确实有问题了。

2、摊主:孩子回家不写作业,问他为什么不写,他说没有作业,孩子说老师说了,“你愿意做就给你看看,不做不交作业就拉倒,我还少改一份哩。”

我:可能这是老师的气话,现在的孩子真的很难管,管轻了他不听,管重了他就敢告你,现在教育局都有明确规定,不能体罚学生,出了事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摊主:让学生写作业、检查督导他写作业,这个可行哎。现在对孩子不管不问,就是放任自流,就是孩子愿学就学不学拉倒哎。

我:别说回家写作业,实话告诉你吧,很多孩子在课堂上就什么都不学,说起来这好像是说孩子的不是,其实这个问题学校和老师应该解决,你不知道,咱山东就有一所这样的农村学校,以前很不像样,现在变成了全国学习的典范,得改变课堂的教学方式才行,就是说:得让孩子在课堂上干点正事,不能什么正事都不干。

3、摊主:孩子说,他现在在课堂上什么都听不明白,学不进去了,老师说了:“你不听(不学习)不要紧,趴下睡觉,别影响别人就行!”这就是放任啊,上完课走人,孩子愿学就学不学拉倒,又不是自家的孩子。

我:也不能说老师不负责任,老师也管不住,这件事得学校里出头,拿出个解决问题的总体办法和策略来才行

摊主:这是误人子弟,是耽误下一代啊,还耽误了下一代的下一代;老师去上课,只要不在我的课上出事就行,上完课就走人,形成风气了,孩子就跟着不学了,老师不管,孩子就认为学了也没用

(评论:摊主虽然可能文化程度不高,但看教育问题却可一针见血,远非诸多“专业教师或专业管理人员”所能及的;我深切的体会是,学校里确实形成了这样的风气,在这样的风气里,不管成年人还是成年人,很容易不知道好歹,却对此浑然不察。摊主所论的,基本属实,能促使学生在课堂上睡觉的老师是好老师,是厉害的老师,只要不在自己的课堂上出事——睡觉当然不是出事了,不学习也不是学校管理者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什么呢,真的很难理喻:我在课堂上力促每个学生学有所得,决不让任何一个学生空耗时光,看看我的做法,一些不知道好歹的学生不懂得好歹,管理者和一些成你人,也不知道好歹吗?事实上,一些成年人远比那些不知道好歹的学生更不知道好歹,因为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在学校里或出校门不久,就懂事了,而在学校里一些成年人,恐怕到死都不知道好歹)

我:孩子不是不知道学习重要,是学不进去了

4、摊主:在好风气的学校里,孩子跟着也能学点东西,要是在历城二中,再差的孩子也能学到点东西,升学不升学的,学到点东西才行啊,现在考上大学怎么样,北京大学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还不是卖肉去吗,唉。

我:也不能光听宣传,北大的学生卖肉,是个别的(我告诉他,他孩子所在班,因为班主任生病,有代课的老师临时当了两个月的班主任,那时确实乱了;现在换了班主任,抓得严了);历城二中的学生,也有考不上学的。

摊主:在风气好的学校里,孩子能学点东西啊,现在孩子说什么也学不到了,听不懂,学不会,光想着上职业学校了,我说上职业学校也得会东西才行,你什么都不会,到职业学校里也什么也学不到啊;嗯,在好学校里,在历城二中,学习的压力大,再说了,你十八中也考上不少学生啊。

我:关键是,得让孩子在课堂上学到点东西,回家后他才有可能学点。

摊主:我的孩子上初一时还行,还知道学习,现在什么也不学了------有个教小学的老师,在学校里老师教,他们听,回到家再教,就不听了,要是孩子在学校里听老师的,能学习,回到家就听父母的,也能学习。

(评论:摊主的谈话,还有我的回话,逻辑性条理性都很差,我的记录基本上也是原汁原味的,没有经过润色也基本没有加工,摊主的意思是说:学校里应该营造一种学习的氛围,即便孩子不能升学,但能学到点东西,就满意了。这样的视界,特别需要教育者珍惜,因为有此等见解的人在教育界、至少在我所在的环境里,非常稀缺,不然就不会是现实这样的课堂了,我在课堂上力促学生学有所得,绝不允许学生空耗时光的做法就会得到学校的赞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些不干事也不知道怎么干事的人拨来拨去的边缘化了;想起两三年前,跟另一位修自行车的摊主的对话了,她追问我的那句话,至今深深的刺痛我:“你们学校里,年年这样(指年年有大批的学生什么也不学),就不想个解决的办法吗?我当时就哑巴吃黄连的痛楚:怎么没有人啊,我早就有此等眼界并践行了,怎奈------)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11: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在学校一直处于此等状况的缘由(续)

薄弱学校里,也有自己的“风格”。跟同事谈话,谈及我几乎每年都给管理者“上书”,表明我能干什么(让学生成为合格的学生)以及我是怎么干的,希望学校里做出点改变的姿态来,但“上书”大都泥牛入海无消息,同事问我:管理者一个回应的也没有吗?我说没有,她问我将写的给学校的建议送给谁了,我说主要的管理者我都送了,以前的时候我们学校里组长,我都送一份给他们,希望我能得到施展抱负的时空。同事听了慨叹道:以后,你别给他们提建议了,一个回应你的都没有,干么呢?我说:如果我不给他们表明立场和能干什么,我更得不到施展抱负的时空啊。

当我将我是怎么干的、怎么想的,贴到我们学校新近组建的QQ群里的时候,确实没有一个管理者和几乎没有一个教师回应,但却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哩:有管理者好心的告诉我,以后不要写这些东西了,你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人吗?我说我不过说说我是怎么干的、怎么想的,说的都是事实,又不是胡说八道,也没有攻击任何一个人(那样的低级趣味,我确实少得可怜),怎么就得罪人了呢?要想干好教育,做好教学,必须同心协力才行啊,得有共识才行啊。

还有同事好心的劝导我:以后,在QQ上发言要注意,打击少数人,别打击多数人,这样才能有人跟随你。我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就打击多数人了,而且少数人我也不打击呀,打击他们干什么呢?吃饱了撑的吗?我是在叙述事实,在探讨真实的学校处境和对学生的管理及教学情况,希望得到同事的回应以求形成“视界融合”,采取协调一致的教学管理举措,搞好学校搞好教学啊。

可见,当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没有人出头干正事的时候,很容易形成群体不知道好歹的局面:跟学生一样,不干正事必然邪事滋生,没有正心必然邪心泛滥。当然,我自己也确实需要当心:要留口德,虽然我毫无打击任何一个人的意识,但别人感觉到打击他了,自然也不是好事;当然,如果学校里有点学术氛围,有点人文情怀,有点科学素养,就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6 16: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专业发展——幸福的修炼和登攀(102)

教师在课堂上或者是在日常的生活里跟学生的“照会”,能对学生的精神和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当我走在大街上迎面看到我教过的学生时,猛然生出这样的念头,却不能得到答案,于是在我此时写文字的当下来探讨它,希望能通透的理解它。

如果教育者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学生或能给学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其所作所为显然处于盲目之中,别说有成就感了,简直亵渎了教育的称号,但要厘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影响,绝非易事,大家都处在他人的边缘,充当着“重要他人”或“非重要他人”的角色。

当我在学校里开会的时候,看着这群成年人,他们身上带着的气息——思想的和文化的,留给他人、留给学生什么样的学识和情感,当我用这样的视界打量现实的时候,发觉文化确实是个变数,文化是人造的、是可变的,只有有了文化的自觉,才可能有教育(对他人影响)的自觉。

只有当一个人有自身完整的观念和视界的时候,他才有可能用这样的观念和行为来影响他人,观念必须得到自身的认同才可称其为“观念”,羞赧的说,时至今日年近半百的我,才有关于人的较清晰的观念,即便是在性上,亦然——首先是人,有对人的一般查看,摈除对异性虚幻的念想,才能看清身边的人:男人或女人。

令我砰然心动的,是对事物的体察和觉察,能看到以前不曾体察和觉察的东西了,这很令人激动——虽然早已过了激情的岁月,但对自然对人生和人世,有了温情的、亲切的体察和觉察之后,那种飘荡在心灵天空的袅袅飘逸,让我的眸子清亮起来了,心也宽敞起来了。

我觉察到,当教育和教学在这样的背景下才较为牢靠,不管是对学生的引领或指导,还是对一些事实性的知识、关于学习的程序性知识以及人的情感和价值观念,在真实的处境里、在现场里,它们本身就是人的全部的生活——现场的生活,是此时此地的生活,虽然在时空的长河里它只是一个片段,或许微不足道。

将现场的(课堂上的)生活跟广泛的或未来的生活关联起来的,不只是时间维度,将这个片段推演到下一个片段,生活首先应该在我们的头脑里完整起来,用思想来关照到人生和人世,这样此时此地的生活才是未来社会的胚胎;我一直苦于找不到学校教育之于人未来的影响(单单是升学啊社会地位啊之类的东西,显然太过单薄),虽然读过杜威,知道教育即生活,但我一直没有对它的切身体会,没有思想和观念的文字是僵死的东西。

对于用生命书写的人来说,文字就是生命,真实的现实生活就是活着的文字,只有将生命播撒在此时此地,播撒在文字里;它才是有生命力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11: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在的学校一直处于此等状况的根由(再续)

我一直强烈建议学校里搞点真正的教研,明白了事、做成事就容易了,所谓教研,其实非常朴素直白:就是对自己是怎么做的、要达成什么目标做一点叙述,这种叙述如果成了教师群体里分析辨别的资料,形成共识从而采取协调一致的教育教学策略来统御学校的生活,那么,像我所在的学校、将学生变成合格的学生而不是像现实这样年年造就大多数不合格的学生,就指日可待了。然而,群体中有此等眼界的人非常稀少,当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拖后腿的时候,症候就现实的呈现在眼前了。

如果不是我亲历,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之前的学校管理者看到学校日渐萎缩,生源大量流失,我说得好好干干、不能老是这种局面啊,管理者微笑着说:“招收那么多学生干什么?这样(注:指学校声名狼藉,好孩子纷纷舍近求远的去外地求破费求学而宁愿舍弃国家规定“就近入学”的免费上学)多好啊。”听听这话,多响亮啊,此等“领导”不将学校搞垮,誓不罢休啊;后来,还有管理者在我强烈要求在学生群体中起主要作用(当班主任)时,质问我:你真敢管学生啊?我说是,他将眼睛瞪得老大几乎怒不可遏:“他又不是你儿,更不让你干了!”果真,真不让我干呢。呵呵,我所说的,都是真事;难以理喻吧?

因为没有组织目标,群体注定不知道好歹,现在学校里出了个想干事的人,建立了教师群体交流沟通的QQ群,我将我是怎么干的(课堂上的行为)、怎么想的,都毫无保留的拿出来,不是显摆什么,而是希望当成分析辨别做教育教学这事对错是非的资料,跟学生在课堂上的学习状况一样,只要学校管理者或教师对教育现实、对如何做如何想的做辨析,那么就如同学生在课堂上开动脑筋想问题了,就上正道了——不管他思量的过程或结果是对还是错,只要一思量、一动脑筋辨析事物,就注定不会像现实这样大批的学生在课堂上将精神力量投放在课堂现场学习内容之外了。遗憾的是,一、两个月了,我一直不断的在QQ群里将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呈现出来,楞是没有管理者回应,自然的,其他人谁吃饱了撑的,做教育教学的辨析研究这种闲事啊(只有一个教师做了回应——说过一句话)。

我希望管理者或教师,特别是在群体(不管是在学生群体还是在教师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将自己的愿景呈现出来,将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呈现出来,以便作为教师群体形成如马卡连柯所说的“集体”而不是一群乌合之众的资料,但,竟然没有一个人这么做:你自己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怎么就死活不拿出来呢?如此境地,如何有统一的协调的教育教学指导思想来引领学生、引领教师呢?

有网友看到我给学校管理者的“上书”材料,说希望一石激起千层浪,但事实上却泥牛入海无消息,上行下效,才成了现实这种局面的;QQ群里,不是没辩论的,但大都是关乎人身攻击的、沉溺于低级趣味的东西,死活没有探讨分析辩论教育教学现实的。

元旦期间我去修自行车时,修自行车的师傅如此尖锐的指出我所在学校的处境:学校里形成风气了,没正气、不干正事,上课的老师上完课就走,只要不在我的课堂上出事就行,又不是自己的孩子,谁来管啊。我们学校里无论管理者还是教师,大都秉承着这样的“理念”,以至于形成了不知道好歹的风气了。

发表于 2013-1-8 19: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发表于 2013-1-8 19: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常想,教育学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后又想,学生现在学到的东西最后有多少对他们有用。我们到底教会学生什么才是正确的。

点评

事实上,想想咱自己就行:以前学的东西,有多少用到的?其他行业呢?  发表于 2013-1-9 08:29
能这样追问,就证明你是有良知的人了;这样的人不像想象的那么多  发表于 2013-1-9 08:2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09: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边界教育(83)之现实关照(3)

用一定的眼界来打量现实并应对它,是在边界上实施的,事物的本质是什么、内涵是什么,往往难以界定,但组成事物的这个系统在自己这个事物的边界上对外界刺激上做出了什么反应,却可以较明确的观察到。所以,当有人说教育是科学时,大多是指的一些客观的事实——对学生做了什么样的刺激、或者营造了什么样的环境,学生在这样的刺激或环境里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这些东西是课客观描述的、可观察,因而科学性凸显出来。你当然可以指责我这是行为主义的心理学或学习理论的视界,它们很肤浅,还应该回归到传统心理学、关注内心和心灵,这一点我也赞成。但我这样叙述,是因为我身边的现实是这样的:

我所在的学校几乎没有人讨论辨析无论现实具体的还是思想观念上的形而上的教育教学问题,此前我觉得叙述身边的这些鸡零狗碎、鸡毛蒜皮的事,不太值得,因为这些东西都在我心里了然了,只要我得到施展抱负的时空,让学生成为合格的学生那是探囊取物,哪里还像现实这样年年造就过半数的学生不合格呢。我想描述我所在的环境,界定它的边界,以前觉得很没必要,但这两天从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历史的回放:其中有陈景润跟哥德巴赫猜想的故事,世人吹嘘陈景润是勇攀数学高峰,摘得数学王国里皇冠的人,其实这都是人的心智情趣使然,一个人痴迷于这样的心智世界里,事物(科学事件)本身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世俗的理解,为了争夺什么社会地位或什么领域的皇冠而奋勇攀登,如爱因斯坦所说的,科学家有三种,第一种是为科学而生的,科学摄魄了他的心智,世俗的荣耀或诋毁对他无动于衷,第二种是经过努力可以取得认知科学世界的一些成果,他们或为了荣耀或为了科学之外的什么奖赏而努力,第三种可以成为商人,或成为政客,或成为一个科学家,至于说最终他成为了什么,完全取决于外在环境。陈景润是第一种人,是科学世界里的第一种人,就如莫言获得诺贝尔奖那样,不是什么“勇攀高峰”,而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不为毁誉而来。

这样的事实激励了我,让我重新思量现实世界里,界定边界的情趣,虽然它不能给我带来荣耀和利益,但,如果不厘清这些东西,不将事物的边界明确出来,我存在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我所在环境,此前的管理者(大批的教师亦然)没有一个探讨辨析教育教学对错是非的,大都仅仅为一己之私利做这做那、说这说那,没有做教育的眼界,也没有做教育的胸襟,如近期学校里建立的QQ群,无论管理者还是教师,几乎没有人探讨一点现实的教育教学问题的,里面的一些人大都在一些低级趣味里如猪在污泥中取乐一般“怡然自得”。这让我滋生了辨析周围生活世界的意愿,如中央做宣传的那样,要记录这个伟大的时代,也就是、我要描述现实,界定事物的边界,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我自己(思想和行为)的边界,因为不界定自己,就无法界定他人他事他物。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0: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专业发展——幸福的修炼和登攀(104)

人生充斥着变数,人世充斥着吊诡。人的修养学识,跟他在社会上吃得开或吃不开有着非正相关也非负相关的关联,这是社会之于人的规约所致:学而优则仕实现了,却不用学了,你看看社会上诸多有头有脸的人,谁还动脑筋思量修养和学识的事啊,大多什么事、哪怕是自己职责之内的事,都有人代劳了,如果此时他思量全局性、方向性的群体问题,自然是利好消息,但不是,他思量最多的是什么呢?本能、怎么样才能充分的满足本能。

中国古代“内圣外王”的思想,是一种理想的期待,即便人的修养跟他的社会地位和获得的利益协调一致了,他也不会睥睨他人,因为虽然他消除了人世的吊诡之于个人的羁绊,走上了大道。但这个大道仅仅在消除了人群中的吊诡,也就是在人之间关系上消除了吊诡,但人生的宿命——同一时代的人,所存在的时空无论在物理层面和人生的际遇上,都是相通相同的,人们就如同一个春天长出的不同的植物,都在同一个秋天凋蔽。所以,人平等的思想观念古已有之,而且无论世道如何更迭,都无法消除这个层面上的“平等”,托尔斯泰将各色人等都视为兄弟姐妹的思想和他的生活实践,都是在这个层面上践行了“大同”的社会理想。

事有轻重缓急,人分三六九等,这里的区分,都只在人群之间相互关系上的,即便高贵的身份,也如同野牛群或鹿群众的首领,将一些野草顶在自己头上,于是就睥睨同类中的其他个体了(未必是小觑其他个体,社会秩序需要此等等级来建立),人将金银顶在头上,以此使得其他人羡慕嫉妒恨,也是相互之间各取所需罢了,如弗洛姆所言的:奴隶和奴隶主其实都处于同样的不自由境遇之中;其间的奴役被奴役都是自找的,是群体的宿命。

所以,如果有自由的思想,有平等的思想,其实是很危险的,不仅为群体所不容,给自己的切身利益带来损害;帕尔默所说的《教学勇气》,真正的教学,如果它确实让人求真,求得对真实世界的认知,需要极大的勇气才行。

大概基于这样的认识,杜威才倡导“生活即教育”的吧,教育确实具有改造社会的功能——如果实行真教育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1: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我在我校QQ群里的留言(6)

这是搞点正事的样子 

我们学校里,如果搞点正事了,将学校变好,将学生培养成合格的学生,是多难的事啊,早办成了 

此前,一个外行的管理者说,写诗歌,写那个干什么,又不考它---此等眼界,能不将学校搞坏吗? 

只要不泯灭常识和良知,搞好学校是不很难的事——我早就有此等信念并付诸实践了。请看我前些年写的系列小文: 

呵呵,许多年前,我就这么想这么做了,奈何遇到了一些不知道好歹的人,自己不干事也不知道怎么干事,却将我边缘化了呢 

我们这儿的人啊,说点实在事、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干的吧,不然依旧让一些人处于不知道好歹的境地里而浑然不察呢 

关于对学校的领导,我固然没有“实践”,对学生的领导,也没起到过主要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这些问题没有思量没有头脑里和行动上的实践,现再献丑一次——以求换来同行的些许声音,因为学校里从来没搞过正事、没研究过现实问题,却不知何故将我打压呢

    哦看到黄延伟的通知了,别先贴那些东西了,但我依旧希望跟同行探讨点正事 

一点小意思,很希望来点有趣味的、切实能触及人的思想和精神层级的东西,在前面的两个月里,这里只有一个教师对我的教育实践做了一句话的评判,希望听到一些管理者或有见解的人的意见,却泥牛入海无消息了。在认识层面都不知道所做的教育教学的好歹,实践上能知道吗?

    想贴出来一些,不妨将我最近两天写的关于我校QQ群的东西拿来,因为我们这儿的人有很多只懂得在低级趣味里或兴奋或悲伤的,却不知道探讨一点正事 

是不是说:我们学校里那些在年终考核里赢了的,是屁股啊?说这事干什么呢。说点正事吧?我们这儿最缺乏研讨的品味了,以至于------ 

说点正事,我以前所写的所做的,都是为了教育事业,不信你查看一下,我是针对任何一个人么?是为了将学校搞好啊,为什么我们这儿的人,就不能探讨点正事呢?不探讨点正事,肯定就在不知道好歹的境地里浑然不知 

特别希望跟一些管理者或有点见识的人,哪怕他的见识多么的与众不同或者从什么视角来打量事情,我都非常敬重他们,遗憾的是,没有人说正事,全在屁股和脸谁大上花费心思,有意思吗? 

一些优秀啊、先进啊之类的称号,或者荣誉什么的,得有点见解才行啊,既然在实践上做得那么好了,怎么叙述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辨析一下教育教学的对错是非,还是什么难事吗?特别是一些管理者,如果不将自己的管理思想贯彻落实下去,怎么引导和带领群体呢?不是胡乱带吗? 

要不,我在这里继续献丑,以期抛砖引玉:将管理学生的问题、将我是怎么管理的,拿来,我不怕别人批评,但我怕一些狐狸吵架的姿态,先说事实然后再说别的,我就是这么干的 

呵呵,如果简单问题简单处理,并能取得好成效,是最好的方法了。如人家杜郎口中学用了简单的方法就把学生都变成了合格的学生,不像我们这儿用复杂的方法将学生不能培养成合格的学生,虽然人家简单,我们复杂,但好坏自然见分晓了 

其实,做成事——办好教育,让学生成为合格的学生,很简单;只是,懂得使用简单方法,学会了却不简单 

看看我在课堂上使用的简单方法吧,我认定它注定是促使学生合格的方法——只要得到施展抱负的时空 

人家一节课最多教师讲10分钟,而且有时老师绝对不允许说一句话,学生就都变好了,学会了 

之所以我一直强烈要求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用意何在了吧?就是使用简单的方法,要使用这样的方法,却不是简单的事,因为,需要营造环境,需要------需要很多呢 

只要我们稍稍叙述事实,就能找到事情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的根由了,所以,我一直希望同行能将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呈现出来,而且我首先以身作则,不是“你挥手,我前进”“你下命令我执行”的那种----- 

稍遗憾的是,我们这儿的人,不管管理者还是教工,在这样的事上——都三缄其口了,都噤若寒蝉了;幸好,还有想干事的人,只要有这样的人在,事情就有可能往好方面转化 

我从来不自封为自己做得对,我之所以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拿出来,不是显摆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可显摆的,我的目的非常明确:我自己懂事不懂事,别人懂事不懂事,不是自封的,需要辨析才行 

我的苦心,苍天可鉴啊;是仅仅为了我一己之私利吗? 

改造这片盐碱地,改造这片茅草地,需要齐心合力 

我知道单打独斗不行,希望有“同事”——做同样事的人才叫同事,不然,怎么是“同事”呢 

这其实跟课堂上完全一样:只要学生说了、想了、表达了、思考了,不管他思量得对不对,都非常值得珍惜,因为这是表明他在正道上,是在学习,最怕的就是活胡闹或一言不发但在课堂上不干正事的人,是这样吧?我们有切身的体会吧? 

这就是我的苦心所在 

我不怕别人讥讽我,因为在课堂上学生也讥讽过我,但他们是因为无知,只要知道了就不会那样了,所以,因无知而显现的缺德行为,无须去看它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说自己知道的事,别根据自己不知道的说的缘故;而知道的事——最知道的莫过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了,就像蒙田所说的:“我只叙述我自己”一样,我也只叙述我自己。 

只要你也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呈现出来了,我们就有可能如尼采所说的“相遇”,因为,注定的、我们走的肯定不会是完全一致的道路,但我们走自己的路,却可以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相遇 

有同事说,我首先给学校里申请一个物理课的班,将成绩搞上去,别人就都信服了;有道理,但这里的将成绩“搞上去”,是搞到哪里去呢?搞到什么程度呢?一个班级的小环境不改变,搞好成绩,注定是“床底下造塔——高也有限”,这点事我看得很清楚,而且,我实行的教学方法,取得什么成效也看得很清楚 

所以,很多道理,都看似有道理,但又非常有限,这需要拓展一点世界,看到更多的东西,就能思量远一点的东西了,就能有点预见性了——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有这样的预见性,而且以自己的工资做抵押担保,说实话,很少有人真的理解是怎么回事,这也不能光埋怨管理者,他们不知,自然不放心;但要做到“知”,哪里这么简单的事啊;而且还有学校小环境,群体环境大抵如此,所以我很知道想干点事的管理者面临的处境和苦闷无奈,因为我们都需要智力上的支撑,互相支撑才好 

很简单的事吧?搞清楚还真不简单,能使用简单的方法,就更不简单 

我敢打保票:我们这儿的教师都遇到过并正遇到这样的困惑——仅仅为了镇住学生而耗费大量的心力-----不镇住又不行,是吧? 

所以,将成绩搞上去,必须先镇住学生,不然他不听你的是,什么都白费,但,你可以稍稍推演并在现实中观察一下:镇住了,学生就能成为合格的学生吗?就学习了吗? 

我们管理,管理什么东西?就如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了吧,所以我将我践行的东西拿来,就是让我们、至少是让我自己,清楚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事物的因果,也就是说,采取什么样的管理学生的策略和方法,才能促使他们合格,而不是整天来空耗时光。 

所以,只要看看、思量自己是怎么做的,就肯定知道了它能达到的效果——这里的预见性就如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小环境,也是知情意行的综合体,而且是个复杂的综合体,一个要素搞不好,别指望能搞好另外的相关的东西;当然,这里涉及到了这样的基本观念——学生能合格吗?只要采用促使他们能合格的教育方式,就能合格 

发表于 2013-1-10 22: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做同样的事才叫同事

说的好啊

点评

是啊,志同道合的叫“同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1 09:27
发表于 2013-1-11 08: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部分学校在学生基本技能方面搞的也不错的。 只是很少。

点评

是啊,任何一所学校,不管它好还是不好(差劲),都有成功的学生;想到有人这样的观点了:学校没好坏,但教师有分野  发表于 2013-1-11 09: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23 10:09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