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孔苏孙魏

乐在教中:2013年教育足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8 2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孔苏孙魏 发表于 2013-1-8 22:28
刘高飞值日格言:机遇是另一个转机的起点。早自习张奥迪、胡曼曼、周高杰迟到。元旦假期开学后,奥迪和曼曼 ...

佩服你每天都能写并发表这么多文字

点评

大多是流水帐,没啥意思,让您见笑了!请多指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9 15:29
发表于 2013-1-8 22: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孔苏孙魏 发表于 2013-1-6 11:24
于增光值日格言: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
      读《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第62条《作为教育者 ...

您的学生真幸福!有您这么好的老师!

点评

我做得还很差,常感惭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9 15:25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22: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20130107:怀念儿时的星空

本帖最后由 孔苏孙魏 于 2013-1-8 22:30 编辑

刘高飞值日格言:机遇是另一个转机的起点。早自习张奥迪、胡曼曼、周高杰迟到。元旦假期开学后,奥迪和曼曼已经多次迟到了。早饭后我问高飞准备演讲稿没,他说没稿,但已经想好内容了。我说没稿容易说走,不好控制时间。果然不出所料,他讲了二十分钟。他主要围绕孝道、感恩回报父母来讲,内容很丰富,也很感人。他是个孝子,也是个性情中人,容易激动。今天位冰涛生日。早自习开班主任会时,王凌涛校长讲昨晚下自习后在餐厅遇到两个二、7的学生,一男一女,其中一人抱着个大礼物,说是给同学的,让我过问一下。我当时就想到与位冰涛有关。早饭后找他问这个事,他不愿意说。我不想产生不愉快,尤其在他过生日这天,就算了。反正这么多年我也渐渐学会了默默承受来自学生的一切冷遇、不信任……想着要给他个什么礼物呢?从网上找了几篇文章,没找到打印机,就没打出来。最后决定送他一本小书《全世界聪明人都在玩的思维游戏》,他是聪明人,希望他的聪明能成长为大智慧。也希望他对自己的期待更高些,别辜负了上苍给的一个好脑子。给他写了几句话:大凡人无才,则心思不出;无胆,则手足畏缩;无识,则不能取舍;无力,则不能自成一家。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功业!下午第一节课前让熟悉电脑的同学举手,只有两三人举。再三说,还是没更多人举。我说熟悉电脑的去微机器上课,计算机老师教学业水平测试计算机考试内容。话音刚落,一下子很多人去。一个同学说,你让举手,我们还以为要挨批评呢!听到这话,我一下子郁闷至极。这就是老师最大的悲哀所在,学生天然地不信任你。呜呼,哀哉!下午5点,给写“时间日志”的几名同学谈话,有韩文慧、杨孟娟、王盼盼、张金瑞、邵朋、李小柱、吴宁,朱瑞娟有事没来。总结了过去7天写“时间日志”的得失。大家都觉得,对时间的感受更清晰了,更懂得珍惜时间了,意识到高效使用时间的意义了。我说,记录时间要及时,每节课下课用一二分钟及时记录,不要拖延。一两分钟时间很好省,攒到一起写,就得用几十分钟了。写“时间日志”贵在坚持,任何一件小事坚持下来,都会成就大事。想象一下,如果大家能一起写到2014年高考前一天6月7日,不说别的,就这500多张“时间日志”就是一份厚重的收获。如果真能这样坚持,养成习惯,好成绩一定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真养成了记录时间的习惯,即使没能考上理想大学,这一辈子也一定能过得充实而富有意义。晚饭后小自习,和邢慧芳谈话。她说,不上学确实挺可惜,能干啥去呢?!我说,你如果真不上了,至少我就少一个负担,少操一份心。你要是决定继续上,也行啊,我就多了一个案例,好好研究研究一个学生是怎样在十七岁的青春年华里堕落下去的……其实,我不想说哭她,但我更不想看着她一直这样下去。她心里的那点事我都知道,我不想说破,说破没意思,而且她也未必承认。作为老师,我唯有尽我所能,尽可能地让她多往学习上用点心。最后我说,从今天起你开始写“时间日志”,记录一下自己的堕落轨迹,算是帮我做实验,也是给你自己一个青春纪念!晚上十点多查寝后步行回家,一路灯火阑珊,仰望夜空,星光若明若暗,明灭闪烁间似乎送来了亿万光年外的问候。想宇宙如此浩大,我所置身的地球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那么我这一百多斤的肉身也就如这一粟上的细菌吧!庄子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小时候常常看星空。炎热的夏天,房前屋后的树下到处睡了人,一边听大人闲聊,听杨树悠然的乐音,一边数天上的繁星,哪里知道人生的什么忧愁烦恼啊!那时候的夜空里星星特别多,也特别亮,尤其是冬天的夜空,一颗一颗,一粒一粒,卖力地闪耀银光,仿佛在参加“星光大道”比赛似的。长大后,为了生活,四处奔波,人浮于世,起起落落,淹没在喧嚣的白天里,渐渐忘了头顶的这片天。很久没这样仰望星空了,感觉仍像二十多年前那样熟悉而亲切,令我心驰神往,如痴如醉。夜,宁静而冷寂的冬夜,最能令白天昏热的大脑清醒,自觉到这渺小生命的真正价值之所在。如果将来攒点钱买个望远镜,尽情地看看这遥远宇宙里的星星,那一定很有意思。

点评

佩服你每天都能写并发表这么多文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8 22:43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22: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20130106:健康第一

    徐慧博值日格言:你想当一匹骏马吗?!给自己钉上铁蹄吧!
    慧搏演讲题目《做快乐的人》,晚自习给同学们读了文章《钉上铁蹄去远行》,他说自己被这篇文章感动得眼泪哗哗的,但是读的不好,希望有时间我再读读。我读了这篇文章,乔叶写的,确实很不错。慧搏那么感动,说明他心里涌动着一股向上的力量,文章再好,心里没这种相契的动力,也不会产生感动的。
    昨晚查完寝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帮梁勇拷贝了《士兵突击》,女儿尿床收拾了半天,又和妻说了会儿话,折腾到12点才睡。临睡前就反复想今天要不要早起,如果决心早起,不管睡多晚,我都可以按时起的,但腰肯定要疼。最近有点忙,有段时间没去按摩了,腰椎、颈椎都酸痛得厉害,如果再不注意休息,肯定吃不消。权衡再三,决定还是以身体为重,不早起。其实不早起,就是睡到7点,对我这糟糕的腰椎、颈椎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了好身体,一切事业、家庭、理想、幸福……都要大打折扣,为长远计,为了能为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多服务几年,从现在起,趁问题还不是太严重,我必须学会休息,加强锻炼,必须健康第一!学会休息,意味着要学会更好地工作,更科学有效地安排时间,这是一个大挑战。向柳比歇夫学习,每天睡眠不低于10小时!
    考试纪律很好,同学们的表现让我很惊喜,很意外!王军伟说,感觉比平时拉开考还要严肃,平时还能转转头,现在头没不敢抬。我说,这是因为大家都有自尊心、荣誉感呐!都认识到,抄,没意义。英语考试结束后,同学们收卷的收卷,收机读卡的收机读卡,没让我安排。顺利的英语卷忘交了,大家也都帮着找。
    李园园生病,周永涛、刘乐乐、顾旭都懂得去关心了。苏霍姆林斯基说,没有同学之间的互相关心,就谈不上一个集体的产生。
考试期间,读了《庄子》。
语文试卷社科文阅读讲“中国之道”,其中很多启迪人的话,如:恃德者昌,恃利者亡。舍己为人,克己达人。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牺牲自己,成全众人……该文概括“中国之道”的核心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和而不同的共同生活原则和思想原则,义利之辨的道德理念,己立立人和己达达人的淑世情怀,四海一家与天下太平的世界愿景等。这个概括很大气,也很准确。
这次小说阅读选了许辉的小说《碑》,不是第一次读这个小说了,仍然被深深打动了。其中的王麻子石匠,简直就是《庄子˙德充符》中的道家高人,到了“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境界。真正的高人是在民间啊!我不禁想,到了这个境界,是亿万富豪还是一贫如洗,是高官厚实禄还是一介布衣,是身康体健还是多病多灾……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不惑于外物,心如止水,一派天然,浑然忘我,何来祸福,哪有悲喜?!
试卷上是节选,于是“百度”一下搜索小说原文,存录在此。
碑  
作者:许辉  
      罗永才被第一声鸡叫叫醒。他知道时间还早,春天的鸡都叫得早。翻身靠起来,他看见了手腕上的表——春夜总是半昏半明的,窗外总有些微散光——才凌晨两点半钟。他感觉自己醒得那么彻底,几乎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索性穿了上衣,在半昏半暗里点了根烟吸着。就在这时,外面的世界里像是有了点扰动,好在春夜总是这样的,春夜里总是有一些惊动,惊乍乍的,有一些梦呓的声音,其实完全不成一回事的。但罗永才还是下了床,开门出去看看,听听。  也就在去年,季候比现在略早一些,自然界也已走在春气里了,张立光跟林秀芳夫妻来看他,张立光讲,“永才,快到清明了,你不是想洗一块碑吗?要洗就上山王洗去,俺听讲那里的石头好,又有个叫王麻子的匠人,手艺好,就是价钱贵一些。”罗永才讲,“贵不贵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临走,林秀芳掏出二百元钱给他,罗永才不要,林秀芳讲:“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讲着,眼泪就要下来了。罗永才接了钱。他第二天就请了假,去了山王。  
      山王在青谷镇东北的山脚下边。再往右手走,走不到三十里地,就是高滩。罗永才早上出门,先坐车到青谷镇——这也就二十来华里——再搭小三轮,走四五里地就到山王了。但真正的山王那个村,是在山脚下边,离了公路,还得步行一两里地,才得到。  
        那会儿春气已盛,艳阳高照。人在这时候,满眼望出去,都觉舒坦。罗永才在公路边下了三轮,往山王村步行而去。这一带是平原上突兀耸立起来的一片小山头,但毕竟是山,因此下了公路,脚下的碎石山土便多了起来,愈走愈多,山的气氛也渐浓了,地势也有点往高里去了,路两边的一些大树,都叫不出名字来,但那些树恐怕是适合在山土里生,山地里长的,都拔地而起,枝干粗壮,有一种强悍奔放的气势,各各踞守一方。 
       罗永才左右看着,一路往山村那里去。  
       山村也有些稀零,左三间右五室的,前后散乱,都趴在山脚下边。那些房子大都是些砖瓦房,墙基一律拿石头垒的,山上有的是石头,院墙埂界也都由片石蜿蜒而上,甚有特色。  
       快入庄的时候,罗永才望见路畔有个中年人,四十来岁,正蜷了腿,坐在路边打石头,便近前去问:“这位师傅,你可知道王麻子家住在哪里?”那个中年人停了手里的家伙,开口道:“王麻子今儿个不在家。”“上哪里去了?”“上青谷他表姨家送喜碑去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既是送喜碑,那还不得小傍晚回来?”罗永才一愣,一时没有话讲。那中年汉子望望他,起手打了两锤,又止了锤,道:“这位同志是买碑来的呗?”罗永才讲:“想洗一块碑,不知他这里价钱咋样。”那汉子道:“王麻子他是挣个名气钱,他那石头倒也真好,手艺,倒也真好,他也是挣个名气钱。”罗永才讲:“他名气钱值多少?”“值多少?你觉得他值多少,他就值多少,上这块来洗碑的,都是讲个心情,不讲究钱多钱少的,多了,是个心情,少了,也是个心情,这个就讲不准了。”罗永才听他讲得在理,又不知回他什么话好,半晌才讲:“那是的。”又讲:“那也得有个价钱。”“有,两米的,八九百块;半米的,两三百块。”罗永才点点头,问明了王麻子的住处,就往庄里去了。  
       王麻子的家靠在庄头边上,房子也不是什么很好的房子,倒有点显得破破烂烂的,一个破院框子,里头乱放着各种大小石料。那时庄里没有什么人影,想再找个人打听打听也找不到。罗永才兀自进了那个破院框子,见那正房的两扇门紧锁着,锁也是老式铜锁了,将军牌的,铜面叫手磨得光滑,打门缝往里头瞅瞅,那房大概是个没开窗户的,里头半星光亮都没有。罗永才退到一块石料上,点了根烟吸,心想:今儿个白跑一趟了。却也不觉着损失什么。吸着烟,呆眼望那破院框子外头的野坡杂树,心间真是各样感觉都没有,只觉着春阳渐暖,寒气消散,万物都在顶撞、爬升。坐了一气,便起身回蒿沟县城了。 第二日罗永才又来,到山王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春阳更暖,鸟雀啾啾,身上的呢子衣都得解开扣子了。快进庄时,罗永才又遇见那个中年汉子,望见罗永才,他一眼就认出来,搭腔道:“王麻子今儿个在家,你去呗。”罗永才莫名其妙地谢了他一声,想讲一句闲话,一时却找不出合适的话题来,便摸出一根烟给他,辞了他往庄里进。
 进了庄,往庄头走,老远就听见“当当”的,是不急不慢的打石头声,脚下也就到了,见王麻子家破院框子里,盘腿坐了一个人,五十来岁,浑身精瘦,半脸麻子坑,两个烂桃眼,头上戴一顶又破又脏的蓝布帽,帽檐都折了,上身只穿了件蓝布的单小褂,下身却捆着个灰黑的大棉裤,裤腰间绑了一盘黑布带子,相貌打扮都很是不起眼。那人坐在院里洗碑,碑形已经看出来了,下方上圆,他洗的时候,左手是錾子,右手是锤,也不急,也不躁,也不热,也不冷,也不快,也不慢,一锤一锤,如泣如诉,叫罗永才看得呆了,立在墙外进不去,心里只是有一种感觉:春阳日暖,万象更新,雀鸟苏醒、飞翔、游戏、鸣叫、盘绕,像是一刻都止不住,人在此时此刻能想些什么,该想些什么,各人都是不一样的,各人也都是只按着自个的路子走的,惟这破院里的这一个麻脸匠人,像是不知,也像是不觉,木呆呆地坐在亘古的石头旁边,一锤一錾,洗了几十年,也还是不急不躁,不去赶那些过场,凑那些热闹,真叫人觉得不容易!
 罗永才呆望了一时,才醒过来,抬腿进了院子,口里道:“请问王师傅是住这里呗?”
那个麻脸的匠人,听见了人语,怕也是习惯了,手并不停,脸却抬起来了,口里道,“你找俺呗?”罗永才递了一根烟过去,半蹲下,低着腔说:“想麻烦王师傅,给洗块碑.”麻脸的匠人道:“洗块什么样的?”“洗块大点的,好料的。”“洗多大的?好到什么样的?”“王师傅这儿有什么样的?”
讲着时,罗永才已经把火摁着了,送到那个匠人跟前,那麻脸匠人住了手,点上火吸了一口,说:“有两米的,一米半的,一米的,半米的,不知你要什么样的。”罗永才说:“要两米的。是什么样的料子?”“是青白石的,第一好的。”“是哪里的青白石?”“是北山的青白石。西汉那个淮南王刘安,也是选的这样料子。”“两米的,青白石的料子,那得多少钱?”“得九百块钱。”“什么时候能成?”“打今儿个算起,十日以后你来拉。”“咋样拉?”“你自个带车拉也行,你从青谷包个三轮来拉也行,随你。”“可有个什么手续?”“俺留个字条给你,你给俺二百块钱押钱。”罗永才说:“行。”打口袋里掏了二百块钱给那个匠人,麻脸匠人接了,也不装起来,也不掖起来,只往地上一放,随手拾块碎石压住,又打单褂的兜里,掏出个纸片递给罗永才,那纸片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红指头印子。
罗永才收住了。麻脸匠人低了头,吸着烟,头也不抬地问:“那你要写什么字?”罗永才略一沉吟,其实早是想好的,只是再在心里重想一遍,说:“我写给你。”随即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一笔一画写道:
  爱妻        林雅芳           夫                  
      之墓                          罗永才  敬奠  
           爱女        罗文文           父
写完了,仔细又看一遍,才抬手递给麻脸匠人,匠人接了,也一字一顿看了一遍,然后折叠成一个小块,装进兜里,讲:“十日后你来拉呗。”讲完,就不再理罗永才,低下头,又一锤一锤,洗手下的那块石碑去了。
 第三回罗永才去山王,还不够十天,才五六天,他不放心,就又去了一回。
    那又是个好天,响响晴。快进庄子时,又见了那个中年人,坐在路边打石头,望见罗永才,又认出来了,点头招呼道:“来啦?”“来啦。”罗永才敬了他一根烟,两人抽着,那中年汉子讲:“前两回你来,都匆匆的,咋不上山望望哩?”罗永才讲:“望什么?”“望奶奶庙,虽讲现时庙都散了,倒也能去望望,烧一根两根香,点一片两片纸,心里头多少就好受些。”罗永才望望他,点点头,辞了他,又进了庄。
 进了庄往庄头去,老远就听见了打石的声音,知道那是王麻子打的石头响,一直往他家里去,进了院子,果然又见那王麻子坐在石料边,一手握錾子,一手握锤,木了样的,一锤一锤洗那碑石。
罗永才望见他那个态度,心里霎时平静了,半丝涟漪都没有,呆望着,渐也就望得木了,望见一个人,也望不清是什么人,望不清脸面是个什么样的一个人,但心里明白,知道那是个什么人,那个人跟他一块上高滩左近他老家去,去给他娘烧几片纸,几个钱、几个金元宝,纸钱、金元宝都是在蒿沟县城汽车站附近买的:他等在车站里,那个人跑上外头买的,买回来了,装在包里,把包拉开了给他看。那纸钱都穿成了串的,一律的银白色,那些纸元宝,也都是穿成了串的,都一律的金黄色,他望见了,略点了点头,两人便上了车,两人坐在一排里,车就开了,直开出了蒿沟县城,往乡里开去,开到了高滩镇,两人下了车,也不往集里去,径自去了野地里,在河边找到娘的坟,那坟上草芽都望见芽头了,春气盛时保管又是青青茏茏的了,那个人从包里拿了纸钱,元宝出来,又取了几张草纸出来,两人点了火便把那一年里用的钱财都烧给坟里的人了,火烧着时,他跪下磕了几个头,头碰在去年干枯的草叶上时,硬硬的,扎人,那人却不磕头,只去拾掇那火,叫那火不要灭,又不要烧得太旺、太快,诸事都完了,那火慢慢便糊了,慢慢地冒着烟,两人便呆坐着望着那烟,望野地里的野景,一地的野景,都叫坟头下的那缕烟,弄得活泛了,弄成心间的一些活气,年年日日也不灭、不干、不尽……
 ……一眨眼罗永才又回来了,仍望见那王麻子坐成一团修行,左手握錾,右手掌锤,那锤是方锤,一锤一锤,打成一种节奏。罗永才进了院,麻脸匠人望见罗永才进来,也不惊,也不炸,手里也不停,只是口里讲:“时候还没到哩。”罗永才笑笑,笑得很浅,嘴里讲:“心里头放不下,顺道就来看看。”麻脸匠人说:“误不了。”又讲:“来找俺的,都是那样个心绪,不如你就上山上转转,上庙框子里烧几片纸,点两根烟,心绪就好受了。”罗永才讲,“那是。”低头看碑,巳洗出了个大概,青白厚实,幽深远澈,便敬了麻脸匠人一根烟,闲坐半刻,起身往山上的奶奶庙去了。
那山也正在春时里,半山的松树,半山的草坡,半山的闲石。近村处多长了些桃、杏、杨、柳之类,愈往上松便愈多了,坡却不很陡,是缓坡,一坡的春阳,暖融融,温意无尽。村里人家的院子,有长有短,都是拿碎石、片石垒成的,随意延展,到了坡上,便你断我断他断,都先后断尽了。罗永才起始跟着石墙走,走一时那些石墙都到头了。却隐约见一条上山的道,在枯草坡上、石水沟里蛇来鼠去,一直往上头山头上去了。山坡上也没有什么人,像是连半个人都没有,只剩下春阳、暖意、松树、枯草散落各处,叫人心定。
渐上了面前的山包,举目一看,那山包后头还是一个山包,也不很远,也不很大。罗永才望见了,这会儿有些微喘——到底是上着山的——便一屁股坐在枯草地上,点一根烟抽。屁股底下的山包顶,倒也不大,两间正房般大小,却陷着两个小坑,小坑里挤着碎石,叫人疑是老早的火山坑,是火山喷发时形成的,后来火山死了,年长日久,火山坑又被碎石尘屑给填住了,现今只剩下两个陷处,叫人去想。罗永才坐了一根烟的时候,爬起来,往上又走。一下一上,慢慢又上了第二个山包。举目望时,前头却又有个山包,更高一些,那山包的坡上坡下,松树愈加浓厚稠密,松影里隐约能见一段半截发白的墙壁,想必那就是奶奶庙了,说远不远,说近也不很近,就又坐下来,点了一根烟,再歇息一时。
歇息处也是枯草坡,这时才留意了,身下身左的枯草里,都已冒着绿青青的芽子了,那些芽子望去甚有张力,生命的趣味浓厚,又鲜活不尽。罗永才望得痴了,心间暗想,这都叫咋讲哩!坐了一时,一身的感念,起身再往前走。再往前走时,路眼大了点,却走在松林里了,山也有些陡,树影也浓郁得多了,人走在近树的地方,多少就感觉到一些凉气。罗永才忽而觉得有些小怯,立住了四面看看,听听,这里的山似乎深多了,早望不见山王村有人的地方了,更听不见半点人声,就想:一个人上去做什么?正想时,看见上边树影里一晃,定神细看,是一个挑担的,也看不见什么模样,从山上的陡路上下来了。罗永才便解开呢子褂的扣子,站在路边,候那人下来。
那个挑担的真就下来了。
来得较近了才看清是个五十来岁的山民,也是瘦精精的,挑着两大捆紫红色的短针山草,山草捆上还搭了两件破旧衣物,一把竹柄的竹耙子;离得更近了,两方都望见了,便都打招呼道:“上来啦”“耙草来?”
打过招呼,那个挑草的人,也是个想讲话的,就立住了脚,跟罗永才讲话,那两捆草担在他的肩膀上,两肩换换,却不肯放在地上。罗永才讲:“请问你,这上头就是奶奶庙呗?”“正是。”“庙还有呗?”“庙早都毁啦,原先修理过一回,后首又毁啦,只剩下些破庙框子。”“庙毁了,人也就不来了呗?”“赶三月十五,逢庙会,也是一山的人,平时就没有什么人来了.”“你这山草都是打这山上搂的呗?”“这山净啦.都是打后山搂的。”“那可得跑不近的路,看你身体倒好。”“不如往年啦,要是叫你看,你看俺有多少岁数?”罗永才仔细看了看他,看他年岁不像太大,便猜测道:“五十多岁,六十不到。”“俺今年七十七啦。俺们现时也就老两口一块过,地种不动啦,你看俺这一担草有多少斤?”“有五十斤吧?”“有七八十斤!”“七八十斤,又得走几架山头,叫我连半里路也走不动!”“那你是没干惯。俺现时就靠这个换几个油盐钱,俺家里的瞎啦,任啥都望不见啦,任啥都不能做啦,明年俺那地便得撂荒啦。”
讲着话,那老年人也不放下担子,只把担子在两肩上换来换去,来回调换,他果然是个肯讲话的,愈是讲,愈是不肯离开,问罗永才:“你单身一个人上山,也不怕哟?”罗永才讲:“怕什么”“前两天这林子里,还吊死过一个人来。”“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个男的,二十二岁。”“咋吊死的?”“他老婆犯了肺病,治不好了,他说俺不如死在你头里,便上这山上来吊死了。”“你老一个人上山,咋也不怕?”“那有啥怕的?他死了还能再活啦?”闲讲一气,两人分了手,一个往山上去,一个往山下去了。罗永才这时的心情反倒平静了,没有半丝怕意,一口气上了山顶。
原来山顶的庙真是早毁了,只剩下一片墙框子,罗永才一一踏看了,见那些碎石下有压着纸条的,就走过去看,那些纸条都是临时写的,上头写道:
  失意人   张志忠  
我最喜欢陶娟,我恨不能把她搂在怀里十天十夜!
奶奶显灵,叫我娶到她吧!!!
却还有一处冒着烟的,是几根香正燃着,四面却看不见人,想必是来烧香求神的,已经下山了。罗永才对着那几根香,默然地站了一会儿,又点火烧了几片纸,候那些纸烧尽,才起步往山下去。到了山下,又感觉到春阳的暖意了,身上也轻松多了,心里想:人到底是人,怎么也离不开有人的地方。他没有再从麻脸匠人的家里过,直接就下山去了公路边。
    几天以后,罗永才带了款子,从青谷叫了一辆三轮,进山把石碑驮走了。原先他想从县城找个熟人带辆车来的,想想还是罢了,找人还得招待,又怕乱传出去影响不好,不如打青谷包个三轮,又省事,又方便。
叫三轮的时候那年轻人讲:“老板,包车来回一趟,得五十块钱,这都是老价钱,不哄你!”罗永才讲:“五十就五十,我再加给你十块,你带把锹,帮我把碑栽了。”那年轻人讲:“没二话!”于是,就在清明前两天,罗永才把青白石碑在妻女的坟前栽了。
 春夜里的一点扰动很快就消失了。春夜里倒真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只邻近的人家还有明着灯光的,那只是一盏半盏,是偶尔亮起的。很远的地方传来汽车的发动声和人声,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也许是早起的。但时间确又太早了点。附近哪里的鸡叫过一阵子,又都不叫了,只是还睡不安稳,不时有拍翅、挪动的声音传开。
  春夜就是春夜,春夜总会起一些小骚动、小摩擦、小动乱的。罗永才在院里站了一会儿,看着天上的星星。天气真好,很晴朗,空气却很有凉意。罗永才在院里站了一会儿,看见星星变成一些裙子飞走了,他才转过身,慢慢回到屋里去。 
写于1996年春、夏   合肥明光路2号楼602室  

《芒种》1996年第8期《小说月报》1996年第10期

发表于 2013-5-29 08: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的学生也会有玩手机的吧!教育不是万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5-28 17: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手机怎么办?

早操前,徐慧搏就找我说昨晚玩手机被值班老师逮着了,跑完步后巴艳坤也来找我承认错误。路过值夜班室,遇到王晓东主任,给了我一撂五部手机,说都是昨夜收我班同学的,而且是在夜里12点多。听了他的话,拎着沉甸甸的手机,心里也不禁万分沉重。
手机问题一直是使我头疼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自从去年进入二年级,我就整天为此而伤脑筋。学校三令五申要求学生不准带手机,一旦发现即没收,情节严重者要请家长,甚至要劝退。我想,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了,禁止学生带手机是不现实的。像治水一样,堵,不如疏。于是,我就给同学们讲手机对学习造成的不良影响,讲如何正确使用手机。我曾和位冰涛、邢文龙等很多同学深入探讨过学生带手机的利与弊,也召开过班会讨论这个问题。后来,经与同学们商量,我们班允许手机带进学校,但不能带进教室,只限于在寝室使用,并且晚上寝室熄灯后不能使用。如果手机带进教室了,不准开机;如果开机了,至少要静音,至少不要在课堂上使用,至少不要干扰其它同学。然而,就这样低的要求他们还是做不到。为此,领导和同事多次批评我纵容学生使用手机。
按领导和同事的做法,只要见到手机就应没收,甚至当众销毁,再犯者就撵回家反省、请家长、签保证书,再犯者就劝退。其实,我也不是没这样做过,两年前一年级上学期时,也曾有一段时间这样处理手机问题,可结果呢?只能激化师生矛盾,一点也解决不了问题,相反只是逼着学生与老师斗智斗勇,转入地下活动,更隐秘地玩手机。看似不常见学生使手机了,其实只是他们防范得更严密了而已。只消稍稍深入了解一下其他目前仍使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的班级的学生使用手机的现状,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能让同学们不再因手机而夜不安睡,而无心听课,而荒废学业?几年来我想了好多办法,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还是有很多学生把手机带进教室,还是有学生晚上玩手机到深夜,还是有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我很痛苦!我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我想,如果是魏书生老师、李镇西老师,他们会怎么办?我想不出。我不是他们。我只是一名真心想做个好老师的普通老师。
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19: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生的生日

晚饭后小自习给13班写好中字本,准备回家,妻打电话说做好饭等我呢。突然想起,今天是邢慧芳的生日,于是来到教室和她聊了一个小时。很开心!

她问我为什么班里同学的生日我都知道,为什么那么在乎。我说,生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年少的时候在乎生日是因为那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年长了领悟到子女的生日是母亲的难日,是感恩母爱的日子。所以很重视生日,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在学生过生日这一天和你们聊天,就是想和你们分享我的这个感悟,希望在你们年轻的生日里加点有重量的东西。

我很庆幸自己在临离校前记起了邢慧芳的生日。正月初一是邵朋生日,初三朱梦超生日,因为过年,忙,给忘了。初六张高源生日,他没来。初八孟云生日,初七就记下,那天很忙,就又忘了。十七小柱生日,原本想在“惜时”小组开会时给他惊喜,大胡催着去吃饭,又给忘了。虽然第二天早晨给了小柱迟到的祝福礼物,但是我仍然懊悔不已。如果今天又把邢慧芳的生日给错过了,我又得遗憾很长时间的。

去年,我给过生日的同学每人一本小书,最后一本前几天给了小柱,我就不再送礼物了。我想,真诚的祝福也许不需要礼物的,如果需要,我就把我对生日的感悟作为送给他们的礼物吧!


今天是柴志涛、韩董博的生日,他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真是缘分啊!上午课前柴志涛组为柴点唱了生日歌,送了祝福;第三节下课我到班里,向韩董博送祝福,并告诉了他们组的同学。晚上,和他们两个在教室外聊了半个小时。谈到感恩,给母亲唱歌、洗脚,我感叹道:小时候,母亲无数次为我们洗脚,甚至擦屎尿,也无数次为我们唱歌——哪怕是最不会唱歌的母亲也会在我们睡觉前哼上几句催眠曲……当我们长大了,母亲渐渐老去,我们做孩子的为母亲唱一首歌、洗一次脚怎么就会得那么难呢?!说到这儿,我心里也满是愧疚。因为我也好多年没为母亲唱歌、洗脚了。


陈耀华生日,他自己竟然给忘了。邢慧芳在晚自习放学前的“小分享”上结合王冰可、王翠翠和她自己的经历,谈了成长的感悟,最后为陈耀华送上了生日祝福,并领唱《生日快乐》与《母亲》。传递正能量,传播温暖,播撒友爱,这些事学生做比老师做的效果会更好,影响力也会更强。李镇西老师说,要把教师的教育意愿转化为集体舆论,诚哉斯言!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19: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惜时小组

召集“惜时小组”开会,到会者:小柱,吴宁,王盼盼,张金瑞,韩文慧,徐文艳,邵朋,杨孟娟,朱瑞娟。
大家谈了寒假期间写“惜时日志”的经历、心得、感悟。总的来说,每个人在寒假到来之前都有一个美好的计划,寒假结束之后回首寒假又都追悔莫及,寒假中这一段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咋那么快就过去了。
我让大家谈理想,并提醒他们,人生理想和寒假理想是相似的,区别是,寒假理想已成既定事实,而人生理想还是个未知事件。怎样避免人生理想像寒假理想一样破灭呢?!人生的美丽图景很多人都能想到,但是却很少人能做到,做不到当然就得不到。想到,做到,得到,这六个字,说完了理想的全部内涵。
我想,照目前的情况看,他们几个都不具备成为“柳比歇夫”的条件;但是,也许他们已经都具备了成就平凡的幸福生活的能力与素质。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要成为杰出人物的,平凡的生命,平淡的生活,平常的幸福,才是人类生存在这个尘世间的本色!
会不宜长,今天开了半个多小时,恰好。会主要由小柱主持,省了我不少工夫。应该多给学生开会,应该多培养学生干部主持开会的能力。
发表于 2013-1-9 21: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孔苏孙魏 发表于 2013-1-9 15:25
我做得还很差,常感惭愧!

谦虚,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您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老师!

点评

是实话。请多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9 22: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9 22: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饭特稀 发表于 2013-1-9 15:30
好老师是幸福的

我是幸福的,可惜还不是一个好老师。我向往做个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3-1-9 22: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数学读书贴 发表于 2013-1-9 21:16
谦虚,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您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老师!

是实话。请多批评!
发表于 2013-1-10 08: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饭特稀 发表于 2013-1-9 15:30
好老师是幸福的

谦虚是一种美德
发表于 2013-1-10 14: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坚持住。向你学习!

点评

谢谢鼓励!一起努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1 21:25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 21: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laogong99 发表于 2013-1-10 14:41
一定要坚持住。向你学习!

谢谢鼓励!一起努力@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 21: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20130109:向前进,一个青春时代的奋斗史

杨明阳值日格言: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
明阳说这句格言是李小龙的话,颇有哲意。

与张金瑞谈话,就在教室里,她在座位上,我倚在书柜上。原本只是问她还要不要找我,她打开了话匣子,一说就是半小时,我的主要任务是听。扮演学生的倾听者的角色感觉很好!她的很多疑问的答案,其实都在她自己的心里,我只需要认真听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告诉她到自己心里去找答案就行了。

收到金磊的信,很感动。他实在是一个好学生,像许三多一样的好男孩,真诚,实在,善良。我最怕对不起这样的学生!晚饭后小自习请会超喊丁红运来办公室谈了半小时,谈诚信,钱,青年的出息与志气。他原本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学生,我希望他能珍惜同学情谊,和金磊成好朋友。

段寒菠交了作文《谈手机》,另附了《致张老师的一封信》。他对手机、电脑等电子科技产品有相当的了解,相关知识颇为丰富。他说对软件专业感兴趣,将来想学这个并从事相关专业。
在给我的信中,他说昨天我说他用手机看闲书的一句话让他很生气,他说他看的是科幻小说,科幻小说里也大有奥妙,不可一概否定。我说,老师是普通人,就会犯普通人都会犯的错误,你要理解,也可以提出批评,但不能因为这就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明智!老师是普通人,同样也有普通人都会有的优点,你要善于从老师的优点里汲取营养,而不要在老师的错误里消耗精神。再者,我也不是要否定你读科幻,我只是反对你在教室用手机看科幻。我尊重你的阅读趣味,你可以在宿舍看,也可以回到家看,咱班书柜里也有科幻书,你也可以借书看。你喜欢读科幻,喜欢研究电子科技,这很好,我敬重你有这样的健康趣味,这很难得。但是,眼下,你还是把考上福州大学当作第一要务吧!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吗?!随后,我们探讨了今后如何使用手机,以及怎样处理兴趣与学习的关系的问题。

今晚,与顾旭、郭浩一起陪晓豪去人民医院看病。晓豪感冒发烧两天了,烧退了,又开始胸闷、恶心。他给家长打电话,家长很紧张就给我打电话,请我带他去医院看看。我告诉晓豪今后再有类似的事,不要急着给家长说,会吓着他们的。要先给老师说,请老师帮忙,如果事情真的严重老师会委婉地给家长说的。我带他做了心、肺、血等几项检查,没啥事。八点左右,家长赶到,看他吃了药,输了水,我就返回学校。其间,与顾旭、郭浩谈中国的医辽现状,谈中医、西医,我寄希望于他们这一代学生将来能改变中国,推动中国的进步。
昨晚与几个同事吃饭,饭后又一起到我家打牌,打到十点。送走他们,我简单打扫一下卫生,开始写日志,弄到近十一点,冻得手脚麻木,只好赶紧睡了。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就拿起《庄子闲吹》,翻了十几页,关灯睡下时已经十一点半了。人在江湖,此身属谁?!在烦恼、懊悔的同时,我真正感到惭愧,为不能做自己的主人,为不能说“不”,为自己的懦弱。
今晚没有浪费,感觉充实。

读王宝强自传《向前进,一个青春时代的奋斗史》。王宝强说,许三多就是我,我就是许三多。
《士兵突击》主创人员做客央视艺术人生,朱军问许三多与成才在现实中谁更能成功。导演康红雷说,我是把许三多与成长当成一个人来看的,每个人身上都有他们两个的特点,有的这个多点,有的那个多点罢了。编剧兰小龙说,实在地讲,现实生活中成才这种人不可能成大器的,我身边的,我所认识的做成事业的朋友,几乎每个人都是许三多式的人,包括演艺界、企业界的很多人都是,包括康导。
钢七连连长辞别团长王庆瑞时说,我认识一个兵,就他,他每做一件小事的时候,他都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有一天我一看,嚯,好家伙,他抱着的是已经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了。信念这玩意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7-11 07:06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