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水易

父亲属巳超圣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6 20: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易 发表于 2013-4-26 20:42
简单的动作本来就很美,岂是水易说得美?
大道至简,真水无香,妙美不言。 ...

简单,简约,美在其间。

点评

君言极是。活得不必太复杂,复杂心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30 09:06
 楼主| 发表于 2013-4-29 20: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3-4-30 09:04 编辑

427 星期六

 

父亲信主信念坚

 

夏眠同样不觉晓。刚睁开眼,就听小区里鸟鸣如歌。决定乘车回老家。只行福天路,拟于苓生桥北乘虞美人故里车。

不仅苓生桥北无出城公车,南通路头也无公车出城。公交出城时间未至也。于是行过中华人民路,又过宁镇连桥诸路,仍无开往新庙公车。只好乘开往新沂私交车,至庙东下。

父亲血压经过增加药量,变维持为治疗,今晨正常了。出门后父亲说:“今早要坐车。以后回本村靠主。”我说:“今早就可以往东边走呀。”父亲说:“不行,我已立过约,要到黄庄做祷告。”

行往黄庄桥的一路上,父亲居然有四次坐到路边休息。他说,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大腿拗的筋疼,麻,坐一会起来就好一些。

我问父亲:“回聚贤靠主近不少吧?”

“只有三里。”父亲说:“走南湖往东,路近,平,车少,我一人就能走,也省你麻烦。”

我说:“我们庄上也有不少人去吧?”我说的庄,只指赵庄一半的小庄,不是指大庄,也不是指整个赵圩。一数,一个小庄竟然有十二人。

父亲的最后一坐是在东柳村边,我想着前三坐(厚尧、庙东、小南庄),听父亲说他想向主说的祷告词。我觉得有点象文革时的四首先意味。

我建议:你向主说,以后腿好了还要回黄庄。

“天下只有一个神,到哪里都一样。”父亲有点生气似地说:“立约就要认真,不能油腔滑调。”

我说:“向主立约,就要实话实说,你不是嫌黄庄路远,怕累,才回聚贤靠主的。而是因为腿上筋拗伤了,疼,麻,走路慢,赶不上听讲经时间……当然坐车不方便也算一个原因。”

父亲居然表示愿意接受我的建议了!谢神谢人!

父亲仍思回黄庄,不畏九里路远。这是我所期望的。我最关心的是他的腿伤,劝他看医生,他坚决不同意:“你不要把我霍瑟海喱!”

沭阳方言土语的“霍瑟海喱”翻译成普通话,意思就是“折腾死啦”。

“我怕你拧了腰,伤了骨呀。”我说。

“不是拧腰,以前拧过,我有数。也没伤着骨,要是伤了骨,一步也走不动了。”父亲说得理直气壮。

但愿如此。愿父亲的疼麻现象早日消除(贴老膏药他更受不住烧疼),并能尽早回黄庄。于我而言,靠主倒在其次,主要是为九里路(往返十八华里)只要父亲尚能徒步往返他的朝圣路,则其生命便尚有活力也。

我对父亲的生命有个五年预想:五年后父亲至至年即90华辰(圣龄84、神岁89)。这五年,父亲如能再往黄庄灵城走上1000天,余下的岁月哪怕父亲在本村也要我轮椅推着或索性背着去靠主,我愿也足矣。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至人喻于情。”、“六十岁以后是官是民一个样,七十岁以后钱多钱少一个样,八十岁以后是男是女一个样,九十岁以后是死是活一个样”……想着想着,想到了庄子,有人说他是中国极品男人之首(另有范蠡、项羽、周瑜)……

与父亲在其灵城门前分别,我仍思庄子齐生死,修今生诸如此类、如此这般,逍遥游回城之际,觉得父亲如果真能活到九十春秋,也就不枉他信主信念坚矣。

 

 楼主| 发表于 2013-4-30 09: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朵闲云 发表于 2013-4-26 20:45
简单,简约,美在其间。

君言极是。活得不必太复杂,复杂心累。
 楼主| 发表于 2013-5-1 21: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3-5-1 21:47 编辑

SDC12527.JPG

五年前父亲出院后,漫步虞姬生态园边永康路

 

五年前旧帖新读

 

发表于 2008-4-30 23:36:21 |只看该作者

纪实之一二二

近日是常跑老家较频繁的一个时段。10天以来已跑三四趟。2020:42:36收二弟妹春梅短信,打下了《纪实之一一二》题目后,只打下了由朱永新一念思及马建勋就未续写。一是教育哲学家,一是文学哲人,皆我心仪之大者。

21日回家探视父亲,行前没有告知爱人。我不想全家人都陷入灰色的心绪中。因回城程属于徒步,故15:56:53通电艳芳:说明家严生病简况。妻疾未愈,父又生病,我身独健其乐何有?勉妻自觉砥砺成一好女子:强即好也,好胜美焉!

23日夜赴京,次日回沭。25日为父送药,纪实之一一五记:“下午回家看望父亲,请弟子超俊为其量血压:75/170双休日后的2819:09:11致家严电,居然会接了,也是进步:只是还不会打出。终身学习人生美,近日要力求教会父亲会打电话,以便及时沟通。有约:我每天打回三次电话。并构思了一个健康监督人情网:让村医及时向我报告情况。

今天回家,由近邻郝荣耀老奶奶为父亲做了中饭,以前还缝过衣,做过菜饼,近邻相依如唇齿也。平时父亲能自理,多是自己洗衣,此时我亲自动手,为他洗了五件衣。亲手为他做了晚饭并吃过方回城。

父亲的今日,就是我的远镜:自拟活至77岁。可是父亲已经80,眼不花、耳不聋、腰不弯,且尚能饭,天福也!十天来小恙将愈,但愿此后长葆老健。我也要与妻共健 康乐身心。

 

发表于 2008-5-1 22:59:52 |只看该作者

纪实之一二三

五一作为劳动者国际性的节日,又值北京奥运倒计时还有九九天之际,心情甚好。近日每天通电老家三次,得知父亲病初愈,还有妻想远程散步,特兴奋。

妻说:今早我们走得远一些,你想不想走?我岂止是想走?我真想复古,用走的本义:跑也!如走马观花。于是爽然道:一起走,早饭也不回来,随遇而吃!

05:27从教育小区出发,沿福州路至美人桥不远处切入泰州南路,经亲水小区将过南通路时,妻发现柴叶,想到中国诗人节快到了,说:为我们自家的诗人包棕子吃。我戏说:只要你敢包,我就敢吃!

一路说着闲话,有一搭没一搭,天一句地一句,信马由缰,没有任何主题,也没有任何主线,更说不上主旨或主义。行到人民路时,妻说:我们到建陵公园看看吧,你看,多少人在跳舞!互牵着手过路。

那不是胡明星吗?妻说。我一看,真是我的弟子明星。在一大片体育设施中间,如在丛中笑的梅般亭立。走到一起了,看着单杠双杠高低杠等,还有一种我不认识,向明星说:这种叫排杠吧?明星璨然一笑,未置是否。

我老夫顿来少年狂,纵身一跃,双手握杠,移动着身体便向前运动,一手抓空,轰地一声跌到地面。让周围人大惊,有的出声,有的失色。我站起后向明星说:训练无素。以后要常来好好操练。

告别明星,从建陵市场穿越,越过南京路,行于天津路。赏着江岸名城,看着道边花木,油然思及在中组部工作的沭水雄男花沭城,是否有兄弟姐妹如德智体美般名为花沭阳、花沭水或花沭玉呢?胡思漫想着已走到沂河大桥头。

望着南来北往的车辆,还有河中的清流荡漾,妻问:下一步怎么走?我漫不经心地说:反正不走回头路。于是沿着沂阴大堤向前。切入扬州路,顺内美人河外侧,又走到了泰州北路。过桥沿镇江路,从文峰桥旧址进入南京路转入上海路。

到城南包子店(其实是在城中)早餐,回家后与妻约:今天认真过节,只保留家电畅通。直至晚上展读手机,回复了几条:姜虞花发来依恋桃花流粉的四月,留连缕缕春风的轻拂,让芳香弥漫心底;憧憬殷红流丹的五月,品尝滴滴甘露的甜蜜,让温馨滋润心田...”游赏花沭城,景美若绮锦。柳丝飘然秀,兰花沁芳馨。虞姬生态妙,梦溪碧波澄。仰首望长空,奋足向前骋。

对大山之侧的虞英淳芳复于下:祝语寄真诚,君心比水晶。五四又欲临,一往青春情。康健强家国,乐观美人生祝君永奋发,愿绽理想花。每思人生短,天意砺涉跋。快然度岁月,乐观品韶华。抄记一则来信:有种问候,平常,却很温暖;有种信任,无言,却最真切;有种友谊,清澈,但很长远...”

手机响:小弟妹告急,父亲又挂水了!停止一切活动,投入与村医联系。弟子超俊说:怀疑心肌缺血!并说,血压已基本正常。上海国华来电,仍称我为他的老师。说我弟弟正与其一起喝酒。说后便与小弟通话。让其放心喝酒,家中一切平安。弟皆在沪。二弟来电,也让其放心。小弟妹代我守护家父病榻。独自守着电话遥控指点,时刻保持热线:父亲挂水将至凌晨。父亲回家休息了,我方释然入睡。劳动节中,心比身累。

 

发表于 2008-5-5 21:23:48 |只看该作者

纪实之一二八

应会林约,带父亲入中心医院验血、查便,均未确诊盗汗源和低烧因。会林院长作为心内科主医,无法下断张。说:再透视一下吧,看有无结核。亲自动身,带领前往。透后依然正常。

怎么办?我只能遵医嘱。会林说:我找秘尿科再看看。找到了蒋立桂先生,说:做个B超吧。我说:做过了。会林说:查的部位不一样。昨天是肝胆脾等。蒋医师说:今天查查肾、膀胱、前列腺等...干脆查彩超吧。

这一查,真的查出了二点()毛病。蒋医师说:住院吧。我问:要多长时间?多少钱?答:一周左右,两千多元吧。油然自嘲:我真走运,先是至戚,后是至爱,现又是至亲,两三千、两三千地连续投出,让我如何不负债、且累累?!”

下午入住病房,继查膀胱镜。时间太漫长,等待无聊,偶成一诗《父亲住院有感》:在人生的城堡,父是城墙,母为城池,我居城中央。城墙如长城坚固,城池似江河奔荡。固若金汤的城池水已涸竭,如今惟有城墙独挡虎狼--死神,进攻猖狂!我要指点全局,暂不能亲临生死主战场;只有鼓舞父亲强力抵抗!父亲不能仆倒,不能负伤,更不能战败身亡。否则,我就要与死神亲自拼斗了,决不投降!直至最后一息,一息尚存求自强,强挽雕弓射虎狼!女儿是唯一知情的远方亲人,发给她,时已17:43:48

发后不久,父亲哼喊着走出,我心一凉:尚未治疗,怎么竟然这样?扶父回病房,他欲小便,结果是便出血浆!接蒋先生电:便血正常。吃两三粒诺氟沙星胶囊,多喝水...”

我主张:不向任何亲朋好友发布任何信息!包括兄弟姊妹。我坚持的对父母,就当只生我一个的信念,现在正是实施时。无论怎么艰难,无论多么辛苦,我都要独力承当!待到父亲病愈将要出院时,再让亲人看望。

19:46:44得女儿回复:子女对父母不仅是血脉的传承,也是优良品格的延续。因为年轻,所以看得近,所以对没经历的事情迷茫,所以会犯错,但迷途知返;终有走出困境之时,父母就是迷途中的引路人!在父母的引领下,迷途走多了,总有一天,会很有经验地自己走路,以后也会成为很好的引路人。希望爷爷早康复、父母多保重!读此信,最大的感悟是:父母也是在迷途中试和闯也!

早上陪父漫步,听见我与上班的家宝王同志说话,父亲问:你陪我,没去上班,会不会扣工分?我没有纠正工分工资,安慰说:我的领导人都讲情理...”我没说讲法纪,怕他听不懂。

在中心医院心内科,居然遇到了同仁仲维芝科长,是带85岁高龄的老母看病的。但愿我的父亲最起码能超过85岁!父亲在一天,我的眼睛就望不见前方的路途,让我在迷途中便有了几分朦胧之美感。一旦父亲倒下了,我所能看到的前方景观,就唯有死路一条大道通天途了!

烧好粥让病父喝,再做米饭让弱妻餐。忙得不亦累乎却不自卑。因为我尚健,坚信一切难关终会过去,就如过眼云烟。生命也终将成为过去完成时,但此时我活着,有亲人爱人让我为之效劳,这就是人生之美也!

20:58:17班上同仁赵可俊电:省里要来查法治(也可能是法制吧?),不得已而道情(实情)。相约:热线遥控,口手并用。力求家国同报孝(效),公私也相依焉。公私兼容(或融吧?)天下太平,又想到魏书生赠李公平嵌名联。李公平现为市政法委负书记吧?省查,他不怕,咱怕啥?又非审查或查沈耶。

 

发表于 2008-7-18 23:14:20 |只看该作者

纪实之一九九

父亲420日见出病况,到今天我与爱人把他送回老家,历经88天。开始阶段,在乡村十来天;5月初来我这里,在中心医院住了十来天院,花了6000多元。出院后一直在我处静养。父亲说身体康复了,想回乡下。今天我与爱人一起送他回家。

恋熟难移,父亲还是觉得老家好。从此后,一定要时常回老家看看。要时刻掌握父亲的身体状况。在老家一切安排好后,又与父亲一起吃了中饭,我们才回城。

 

 楼主| 发表于 2013-5-1 21: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3-5-2 11:10 编辑

51 星期三

 

国际节,进行家际劳动

五一假期中,翻阅五年前旧帖子。感慨纷然。五年前的420日,父亲患疾。五年前的55日,父亲入中心医院做手术。五年前的718日,父亲从我城中小家回乡村老家,我投入北京马拉松试练。

想着历历往事,决定今天回老家为父亲做点实事。主要是清家园。在劳动之际,与远方来者联络。“乘上车请告知。”我在腌过香菜后发。“好,知道了。”时为0712。又腌黄菜心。这是为弟兄们的劳作。

“好事多磨,知行互挫。道在心中,了然放歌。”做了两个小凉菜后,向来者发此几句。继而主动找事做,又为父亲整理灶门左右积薪。“买不到车票?”因迟迟未收到来者乘上车信息,故又致。

“买到。十二点。”终于1104收此短信。此时清灶门劳作已告峻。虽不觉疲,仍以休息方式与父亲聊天。坐时间稍大了,父亲想转悠转悠。我独自静寂,成一词:“买票难,到处越重关。十分勇毅跨天堑,二次转乘一路连。点动线面圆。调寄《望江南》。”并问:“此刻海定还是波宁?”

“上海。”1121。我致“可以同饮晚酒?”想着相见情境,得复“差不多七点到。”时为1125。二弟妹做中餐了,我觉得临回城之前还应有所劳作。发“能赶上晚餐。不用回复”后,便行到香菜地边。

将香菜地整顿一番,尚未毕,弟妹喊吃饭。与父亲、二弟还有侄儿赵超共进午餐,听爱国爱家爱人爱己爱神诸位家长俚短之笑谈,品搬石与砸脚之喻说,思管与理、治与主诸权之异同,大米饭吃得分外香。为佐餐味,我还特意为父亲做了个黄菜烧粉丝热菜。一家人和乐融融。

中餐毕,向父亲告别。行于贤西路,向来者发一词:“海浩瀚,江涛激长天。淮河沿岸物华媚,沭水流域花卉嫣。连绵芳菲远。调寄《忆江南》。”并问“上车了吧?”等待回复之际,徒步回城——以运动代劳动。

发表于 2013-5-2 13: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趁老人尚在,陪伴身边就是最好的孝道了。

点评

歌名:常回家看看 演唱:陈红 找点空闲 找点时间 领着孩子 常回家看看 带上笑容 带上祝福 陪同爱人 常回家看看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 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 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 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常回家看看 回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3 08:08
 楼主| 发表于 2013-5-3 08: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易 于 2013-5-3 08:10 编辑

一朵闲云 发表于 2013-5-2 13:25
趁老人尚在,陪伴身边就是最好的孝道了。

歌名:常回家看看
演唱:陈红
找点空闲 找点时间
领着孩子 常回家看看
带上笑容 带上祝福
陪同爱人 常回家看看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
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
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
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常回家看看 回家看看
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
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
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常回家看看 回家看看
哪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
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
一辈子总操心只图个平平安安

用心品唱,居然有泪欲濋然......

发表于 2013-5-3 09: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属巳超圣龄

从小就听说父亲属龙。可那时没有身份证,也无意于查证听说。
父亲有两位母亲:生母杨氏早逝。不识字的生母没对他作什么身世交待。养母高氏,一直活到93岁高寿;我一直以之为嫡亲祖母。因为我对杨氏祖母形不成任何具体印象。
最近审视父亲的身份证:出生年月是1929年1月12日,今天正是父亲的生日。但我对父亲没动声色。
从父亲66岁我为他过生日始,后于他69岁、79岁等几个年龄又过了几次,有的是在元旦,有的是在春节,皆非身份证上生日当天或前后几天。
确证父亲属相是巳非辰,并非以前不关心父亲,只是没涉及此类话题而已。老辈人讲阴历,办证按阳历,其间的阴差阳错(包括名字同音之误)又不便细说。但我觉得父亲超圣龄确属不争的事实,令我心欣然。
“七十三,八十四”,孔孟之龄皆被我父亲超越。父在,且属健在,我觉得我仍如小孩。
今日伊始,以“父子情是神圣的”的心态,关注父亲的每一天。除了保持《父亲》中记录父亲之体例,还要更灵活记载:让父亲尽情享受“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的晚年生活......

点评

父爱藏心头, 亲情多温柔, 属相品岁稠。 巳灵游龙虬, 超然拃罡步斗。 圣念凡意, 龄至无欲何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4 07:31
发表于 2013-5-3 09: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想再活五十年,
少又岂觉憾?
曾走江山赏大美,
曾走江山赏大美,
经过留诗篇。

水易之路非容易!

点评

多少人间情, 想来饶温馨, 再品思歌吟。 活当激英风, 五口相依树心。 十喻纵横, 年华分秒堪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4 07:34
发表于 2013-5-3 10: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想再活五十年,少又岂觉憾?曾走江山赏大美,经过留诗篇。现今成既往,眼光放长远:前途无限,谢芳随波涟,谢世任自然。温热凉寒,暖冷爽炎,好品八节常轮换。港津观澜,湾河沿岸,水碧碧兮浪漫漫。

点评

好人相依紧, 品赏惜红尘, 八方赏绿荫。 节令物华茂, 常年落英缤纷。 轮流碧水, 换得气候时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4 07:38
发表于 2013-5-3 10: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信神心境宁

父亲靠主的心念特坚定。
上周六因元旦调休未陪他同走朝圣路,昨天回家,他说伤风了。因为披衣出门被风吹的。我为他理发、修胡后说:“泡泡热水澡就好了。”沐浴后又为他剪修好手指、脚趾甲。
临别我向父亲说:“明天聚会就不去了吧。”
“不能不去!上星期六就没去。”父亲说得很坚定。
我说:“靠主主要是心靠,心到神知。你伤风没好,带病去,主会怪你的。”
他说:“感觉可了,不重。”
我说:“这样吧。明早我查查天气,再问问你身体……”
“如果天过冷我就不去。”我话未完他就表态了。我很高兴。
今晨查天气:8—0度。我通电父亲:“夜里冷不冷?”说天要亮时冷,但伤风好了。我说气温没0下,父亲要去聚会。
“先不要穿衣,我为你量过血压,再起来。”我说后出门,一路通津,乘车。
父亲血压:180/80。父亲说没感觉。我说:“哪怕就是生理现象,药还坚持吃吧。”
父亲走路可以,说腿有点酸也无所谓。来回近二十华里,这不惟精神力量,说明父亲的身体也有力量。
父亲吃饭也可以,一般青年人,尤其是爱美的窈窕沭女,两人共饭也无父亲量大。
尤其是谈及生死问题,父亲说时那般安然、那样平和、那种宁静的神态,简直令我动容:“生死都是神安排好的,人是问不了的,我不管这些事,都听从主的……”
我想,俗人怕死,英雄赴死,凡人贪生,庸人偷生,我早就听出父亲话外之音:怕不死,怕主忘了他,没安排到他进天国的行程。这与莽夫一怕不苦、二怕不死的心态是不同的。
有人说:“人对自己的死有三不知:一不知死于何时,二不知死在何地,三不知因何而死。”父亲一切交给主安排,根本就不考虑这些。何其坦然!
我想,父亲心境的宁静对他延年当有益处吧?我还想,每周都步行二十里走在朝圣的路上,这对他身体的锻炼更有好处吧?
仅仅为了对父亲敬孝行,我也要坚持试跑马拉松:动中求静,身心乐融融……

点评

父祖含苦辛, 亲缘励来人, 信念情操贞。 神圣思国振, 心空日月朗明。 境域廖廓, 宁波潮源海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4 07:46
发表于 2013-5-3 20: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SDC12544.JPG

父亲在虞姬生态园赏景。

点评

谢谢您保留了这张照片。我的相机中已找不到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4 07:21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07: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艳芳 发表于 2013-5-3 20:35
父亲在虞姬生态园赏景。

谢谢您保留了这张照片。我的相机中已找不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07: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开春789 发表于 2013-5-3 09:56
父亲属巳超圣龄

从小就听说父亲属龙。可那时没有身份证,也无意于查证听说。

父爱藏心头,
亲情多温柔,
属相品岁稠。
巳灵游龙虬,
超然拃罡步斗。
圣念凡意,
龄至无欲何求?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07: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开春789 发表于 2013-5-3 09:57
多想再活五十年,
少又岂觉憾?
曾走江山赏大美,

多少人间情,
想来饶温馨,
再品思歌吟。
活当激英风,
五口相依树心。
十喻纵横,
年华分秒堪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2-9 04:28 , Processed in 0.3276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