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387|回复: 2506

苔花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9-14 14: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下教学中的问题和生活的点滴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5 14: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又回到新的教育在线,又能看到老朋友的帖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5 15: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的回忆
   自从有了新浪博客,我最早加入的“教育在线”和博客并行一段时间后,博客长而在线消。偶尔回去看看,物是人非,开始的那些朋友都慢慢退出了。再进入教育在线师生共写帖子,都是新人了。
   在教育在线的日子里,每天发帖子,回应帖子,去朋友家看看,非常充实的日子。天南海北的,互相鼓励,互相学习。
   当我的帖子写到299层时,一位朋友来了。“来您小屋学习来了!”时间是2006年1月5日18:43:00 。帖子的主人是月亮雪,她帖子签名是“生命的本身是一种坚持,岁月的心情便是一种期待。”从此我的帖子又多了一位常客。“ 孔老夫子的这几句话经典,人生都要经过这几个阶段,领悟实践了每个阶段所要做的事,才能无憾事于人生。”这是月亮雪在我帖子里发的第一跟帖。2006-4-13 18:21:00月亮雪又来到我的帖子,“好久不见,可好?看到你一如继往的努力,我感到惭愧啊,学习!”当我的楼写到561层时,月亮雪又来鼓励我,“2006-10-11 21:39:00 真的很佩服你的执着与坚持,你的《论语》很有收获。你的怀念家乡的小散文,也很喜欢读,那一份浓浓的乡情由不得让人产生共鸣。”“ 2006-10-15 22:46:00 很喜欢你这些怀念家乡的小散文,文字把我牵引到了纯真的童年。也很喜欢你的《论语》解读,你的思想与睿智是我无法企及的。”我也回帖:“互相欣赏最能催人进步,你的诗,你的散文中溢出的清新空灵,我是无法企及的。读你的散文如同月下品一杯茗茶,沁人心脾!”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到月亮雪的帖子里学习,她的开贴语非常好:
                          寻梦之旅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
                             经历的伤都不感觉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任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周杰伦一曲<蜗牛>深深地打动了我。走上讲台匆匆十三载,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负重的的蜗牛在教育的路上艰难地跋涉。执手教坛,生命注定与讲台连在一起,日子在黄历中翻过一页又一页,刚毕业时的激情就此湮没于千层粉灰中,于是在慨叹中滑过了一年又一年。学生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原以为日子就这样铁打不动,尘封不变。书还是一样的书,试卷还是一样的试卷,外面的课改呼声震天,课堂的教学三步曲雷打不变。日子充满乏味,疲软,豪情与斗志似乎是另外的一片天。
   “众里寻她百度,那人却在灯火珊处。”偶然间闯进教育在线,走进教育论坛,如沐春风。原来,教育的天空竟然如此广阔。这里聚集着一群执着于追求教育理想的追梦人,他们正用心建造一个个美好的教育家园。这里是教师们心灵的家园,精神的寄居地。走进每一间小屋,都充满阳光与温情,细细研读每一篇文章,便如同品一杯香茗,余味在心,久久萦绕。这时刻,便忘却了许多烦恼,心灵在安憩,在悄悄成长。有时便有许多话语梗喉欲出,不吐不快。于是告诉自己,在这儿给心安个家吧,从这里踏上追寻教育梦想的旅程,用心记录下寻梦之旅的点点滴滴。
    梦想的旅程没有终点,只愿寻梦的旅途中能留下一串串值得回忆的脚印……
    我相信,只要努力,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一片天!
    希望得到各位老师的指点!!
   之后,月亮雪的好的文章我都给转到我的帖子里,比如《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心中的芦苇》《阳光的味道》《雨雾三清山》等美丽的散文。
    以文会友的日子是非常惬意的。在教育在线的日子里,和天南海北的老师们互相鼓励,一起切磋,为了一个教育理想而写作。
    当我的楼写到2414层时,教育在线的日子彻底要结束了,很多朋友也都不来了,月亮雪也不来了。
    教育在线也更新了网站,新的在线,由于某种原因,我也不能发言了,我的楼层止于2012-6-30 16:44:27 2419
    一段美丽的日子!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6 13: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最后由 秋日情思 于 2012-10-16 17:12 编辑 ]

用“至情”去读“至性”之文
    清晨,听电台播送的老歌电视剧《渴望》插曲,心中涌起别样的情感。亲人,朋友,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今天第一节课是《陈情表》,这是一篇“至性之言,自尔悲恻动人”之文。
    讲课伊始,分析题目,介绍作者,说明背景,然后为学生们读课文,边读边重点讲解。但读到“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西。”这句时,我想起了我母亲去世的情景,给学生分析什么叫“日薄西山”,什么叫“气息奄奄”,此时,母亲临终的情形浮现在我眼前,我的泪花在涌动。
    我抑制,再抑制,但控制不住。泪眼中我接着读“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亲把我养大,供我读书,可我却不能长期在母亲身边尽孝。哽咽中读完,学生送上面巾纸,我拭去泪花,拭去鼻涕。
    想到母亲,我涕泗横流。李密写这篇文字是四十四岁,祖母是九十六高龄;我读这篇文字时四十一岁,母亲去世时七十七岁。
    教室是静静的,我没敢看大家,只是说了声:“有些激动,控制不住,对不起大家!”接着,我用沙哑的声音把最后一段读完。
    这是我在课堂上第二次流泪。第一次是在讲《祝福》,在学习祥林嫂哭诉阿毛被狼吃的故事时,想到自己的儿子,想到父母之情,我留下了眼泪。
    优秀的文学作品要用心读;而心需要生活的历练。晚上在QQ上,学生曲磊给我发来信息。
  “吴老师今天语文课讲得特好!”
  “有些激动,控制不住。”我回复。
  “没关系,事情发生在谁身上,谁都会激动,您讲得我心里特难受。”
  “我写过怀念我母亲的文字,大约一万字。”
  “您好象特别爱写东西,今天上课情况也写了,写的是当时的心情吧。”
  “是的。”
  “呵呵,猜到了。我也打算写个日志,就写您今天上的语文课。”
  “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就好。”
  “写文字不需要刻求去经营。”
  “我很少写东西的,一般都是我觉得最有意义的东西我才写呢。”
  “自己有了感觉,再去写,容易写出真情实感。”
    ……
  “呵呵,短短45分钟就写那么多了。”
  “不错!你看,有了生活,文章就好写了吧。”
  “呵呵,是啊。”
  “你只要用心关注身边生活,就能写好作文的。”
    ……
  学生把文字发过来,我看完告诉他如何修改,他改完后又发给了我。
                         一节最生动的语文课
    我的语文老师吴老师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
    今天语文课讲了《陈情表》,是篇很难理解的古文。吴老师说,没受到过重大挫折的人是不会理解这篇文章的。他开始讲时,就提到了他去世的爷爷,他说:“爷爷瘫痪在床两年,这两年都是我在照顾爷爷,直到爷爷去世。但是那时,我还很小,没能理解这篇古文。现在,我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体会到了李密当时的心情。”
   讲课快结束的时候,他提到了他去世不久的母亲,说到了文中“气息奄奄”这个词,他说“气息奄奄”并非电视中演的那样说完几句话才咽气,真正的“气息奄奄”只有亲眼看见才能体会到,只是剩下一点微弱的气息,最后慢慢死去,那可是眼睁睁看着最亲的人走了!当他再讲课文的时候,就已经哽咽的说不出来话了。
   我当时也挺难受,吴老师在课堂上流下了眼泪,他真的是用心在给我们讲课。我感受到了吴老师的心情,我相信也不止我一个人感受到了,吴老师的眼泪没有白流,他教会了我们做人最重要的品德——孝顺!
   今天这节语文课是我上过的最生动的一节语文课了,谢谢吴老师。
   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这首先是人学。”教师只有用真情才能换取真情,用真心唤起学生心灵。教师的“身教”永远胜于言教。
              发表在2009年10月28日《天津教育报》第3版“纵览新理念”。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7 18: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鲁迅作品并非难懂难教
     “鲁迅作品过时了”、“鲁迅作品太艰涩”、“与学生有时代隔膜”等是人们主张删减的主要理由,由此得出结论,鲁迅作品难懂难教。仅从教学角度来看,我认为,不是鲁迅作品太艰涩、学生不喜欢,而是教师自身的教学智慧不足。
      客观上讲,学习鲁迅作品有一定难度。没有一定的学科素养,只会搬“启蒙”、“民主”、“科学”、“革命”这类空洞、僵化的关键词,没有对作品背景进行真实还原的能力,没有与现实生活对接的能力,教起学来怎能不难?在个性化解读的大语境下,仍然用单一僵化的政治解读,这样的教学学生能喜欢吗?
     鲁迅是个独具个性的人,“立人”是他最强烈的愿望。语文教育,从本质上讲,也就是“立人工程”。其实,学习鲁迅作品要分清作品属性。如果是散文,那么就要抓住作品中的童心美,抓住作者对生命本性的眷念与回忆,抓作品中的古朴、纯真和自由自在的心灵。如学习《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故乡》、《社戏》、《孔乙己》等作品,我们就要抓住文本中充满人性的文字,抓住文字中的诗情画意和美好情怀。如果是小说杂文,那么就要抓住立人和国民精神启蒙。
     破解鲁迅作品“晦涩难懂”,需找到学生阅读的兴奋点,进而激发学生阅读兴趣,通过“点”把学生引进文本之中。学习《祝福》时,文章篇幅较大,学生阅读兴趣不高,怎么办?笔者抛出两个问题:问题一,我们都吃过肯德基、麦当劳,知道吃一次要多少钱。请你看看文中“福兴楼的清炖鱼翅”是多少钱?再看看祥林嫂一年的工钱是多少?问题二,你们喜欢春天吗?你们愿意怎样度过生命中的“春天”?祥林嫂有没有“春天”呀?
    找到这些兴奋点,果然引起学生们的兴趣,我趁热打铁,引导他们阅读课文、理解文本、分析人物形象。同时,还要找到学生生活与作品的结合点。通过这个结合点来调动学生已有的生活经历和经验。任何作品,作为教师首先自己阅读,要有自己的阅读见解,要读出自己的感受。然后要了解学生的生活,了解学生的内心世界,了解学生阅读的口味。
    两者结合起来,再难的作品也会慢慢破解。
   本文发表在2010年9月2日《中国教育报》第5版“读书周刊”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9 18: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最后由 秋日情思 于 2012-10-19 18:52 编辑 ]

    本博文发表在2010年9月8日《天津教育报》“校园文化”版
    陈垣(1880-1971)字援庵,广东新会人,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史学家、教育家、一代宗师。他先后任辅仁大学校长,北师大校长。因他的书斋名励耘书屋,故后人称之为“励耘老人”。
    他从事教育工作七十年,桃李满天下,著述丰华,卓有成就,赢得国内外学术界、教育界和社会舆论界的尊敬和推崇;毛泽东同志对陈垣先生的国学成就称赞有加,誉他为“国宝”。
                  励耘老人的“上课须知”
    对一代宗师最好的纪念是什么?就是我们把宗师的“教泽”传承下来,不能让宗师的“教泽”成为遥远的绝响。
    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在“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就急切写下长篇文章《夫子循循然善诱人》来报答提携自己一生的恩师陈垣先生。
    启功回忆道:“(陈垣)老师一贯的教学理论,多少年从来未间断地对我提醒。今天回想,记忆犹新,现在综合写在这里。老师说:
1、教一班中学生与在私塾屋里教几个小孩不同,一个人站在讲台上要有一个样子。人脸是对立的,但感情不可对立。
2、万不可有偏爱、偏恶,万不许讥诮学生。
3、以鼓励夸奖为主。不好的学生,包括淘气的或成绩不好的,都要尽力找他们一小点好处,加以夸奖。
4、不要发脾气。你发一次,即使有效,以后再有更坏的事件发生,又怎么发更大的脾气?万一发了脾气之后无效,又怎么下场?你还年轻,但在讲台上即是师表,要取得学生的佩服。
5、教一课书要把这一课的各方面都预备到,设想学生会问什么。陈老师还多次说过,自己研究几个月的一项结果,有时并不够一堂时间讲的。
6、批改作文,不要多改,多改了不如你替他做一篇。改多了他们也不看。要改重要的关键处。
7、要有教课日记。自己和学生有某些优缺点,都记下来,包括作文中的问题,记下以备比较。
8、发作文时,要举例讲解。缺点尽力在堂下个别谈;缺点改好了,有所进步的,尽力在堂上表扬。
9、要疏通课堂空气,你总在台上坐着,学生总在台下听着,成了套子。学生打呵欠,或者在抄别人的作业,或看小说,你讲的多么用力也是白费。不但作文课要在学生坐位行间走走。讲课时,写了板书之后,也可下台看看。既回头看看自己板书的效果如何,也看看学生会记不会记。有不会写的或写错了的字,在他们坐位上给他们指点,对于被指点的人,会有较深的印象,旁边的人也会感觉兴趣,不怕来问了。”
    陈垣先生这些“上课须知”,实在契合当下新课程改革理念。那个时代还没有专门的教学法、教育心理学,显然这都是陈垣先生从多年的实践经验中辛勤总结得出来的。
    陈垣的客厅书房以及卧室总挂着些名人字画,案头或沙发前的小桌上,也总有些字画卷册或书籍。这些都是宾主谈话的资料,也是陈垣对后学诱导的教材。
    陈垣先生曾用高价买了一开章学诚的手札,但章学诚的字,写得非常拙劣,陈先生把它挂在那里,既备一家学者的笔迹,又常当作劣书的例子来警告学生。学生去了,陈先生常指着某件字画问:“这个人你知道吗?”如果知道,并且还说得出一些有关的问题,陈先生必大为高兴,连带地引出关于这位学者和他的学问、著述种种评价和介绍。如果不知道,则又指引一点头绪后就不往下再说,例如说:“他是一个史学家”就完了。学生们因自愧没趣,或者想知道个究竟,只好去查有关这个人的资料。
    以陈垣先生的学问,他完全可以在学生面前显示自己作为教师的某种优势,但他没有利用自己的智慧过多地凸显出学生的无知,而是点到为止,只给学生提供了一条线索,其他的就要学生自己去寻求了。陈垣先生正是用自己的谦逊启迪了学生的智慧,给学生照亮了一条自主求知路。
    陈垣先生担任校长几十年,从未间断过给学生上课,且从不缺席、迟到。唯一一次缺席是母亲辞世,回乡奔丧。他对学生要求严格而不严厉,有顽皮的学生在背后称他为“老虎”,但在课堂上,没有人不自发地挺胸直坐、两手分置双腿之上,听得入迷。陈先生讲课,不像当时的一些知名学者那样天马行空,而是循序渐进、踏踏实实、面面俱到。一般老师不太喜欢批改作业,陈垣不仅认真批改,还和学生一起写作业,并贴到教室墙上作比较。
    多媒体盛行的今天,还有老师认真对待板书吗?还能认真写好每一个字吗?字是一个人的门面,也是学识的一个体现;教师的字更具有言传身教的作用。陈先生常说,字写不好,学问再大,也不免减色。一个教师板书写得难看,学生先看不起。
    陈先生板书每行四五字,绝不写到黑板下框处,怕后边坐的学生看不见。写哪些字,好像都曾计划过的。难道板书还打草稿吗?陈先生有这样的回答:“备课不但要准备教什么,还要思考怎样教。哪些话写黑板,哪些话不用写。易懂的写了是浪费,不易懂的不写则学生不明白。”
    陈先生写信都用花笺纸,一笔似米芾又似董其昌的小行书,永远那么匀称,绝不潦草。藏书上的眉批和学生作业上的批语以及黑板上的字字迹都是一样的。受陈先生的影响,启功先生的书法在当代堪称一绝。
    教师的智慧就在于给学生以知识的启迪,引发他对知识的兴趣,培养他生存能力,并照亮他寻求知识、真理的道路。陈垣先生正是这样的教师。
发表于 2012-10-20 16: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各种各样的公开课也都变的没有原味,数学课没有数学味,语文课没有语文味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0 16: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ezmx 发表于 2012-10-20 16:30
各种各样的公开课也都变的没有原味,数学课没有数学味,语文课没有语文味 ...

只因为了所谓的政绩,只因为为了形式,这样的公开课不听也罢!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0 16: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发表在2010年8月4日《教育时报》书卷版
                         唤醒地球村民的呐喊
    《教育名家论教育》是一本让你一读就能感到酣畅淋漓、心潮澎湃的佳作。教育的真谛是什么?现代教育教人什么?教育决策需要什么?当今台湾教育学界的名家用6场精彩的演讲给出了不同凡响的诠释。
    教育的真谛是什么?众说纷纭,而台湾最具影响力的教育学家贾馥茗先生用深入浅出的方法,画龙点睛地指出“教育的真谛”无他,就是“教人成人”,由自然人成为文化人。
    人是大自然成员之一,正因为人有独特禀赋,从生存的大自然中创造了人类社会。人类在创造和制造无比丰厚的物质财富时,人类的欲望也在无限膨胀。人类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知道一些应该要知道的事项,而这些事项只靠本能是无法知道的,更没有办法懂得,所以才需要教育。而教育所要教给人的是凭借自己的能力,维持自己的生活。秩序、规范、公平、人权是文化的标志,教育的真正意义是要教自然人如何在文化进步之后变成文化人。
    文化人之不同于自然人,是文化人没有抛弃人类与生俱来的恻隐之心。进入21世纪,人类还在互相争斗、杀戮,还在残害动物、浪费资源;个人主义盛行,唯我最尊。因此,人最好还是要了解文明与野蛮的差别,要遵循长者智者给我们提出的道德规范“仁爱”,要爱己,爱人,爱物。
    人非生而知之,人生下来是活在人伦社会而非自然界,他必须适应人伦社会且生活在这个社会。因此,教育就必须从儿童抓起。
    每个国民都有谋生智能是国家富强的根本,而做一名好人则是最低标准。要想成为好人,就不能忘记教育。因此,制定教育政策就要高明一些,既能前瞻也能后顾,后顾是萃取历史的优点,继承并发扬;前瞻是往前、远处、大处看,但绝不是朝令夕改。因为教育是输不起的,教育只准赢不准输。
    教育是成人的工作,要成人,教育工作者先要成己。成己必须先修养自己。牢记“仁”“诚”“责”,保有赤子之心,只有这样才会真正地把学生当做教育的主体,学生学习的效果才能够出现。
    面对教育改革、课程改革,贾馥茗认为,教育有适应性与不变性。随着社会发展、进步,教育要有适应性;教育的不变性是“教人成人”,这是确切不移的。教材可以变,随时都要变,而教育方法要变,先要经过试验,不能“想当然”。“一纸政令”的改变不会有好结果的,事实早已证明。
    在教育里,如果有所作为,可能是创新;有所改革,可能是改善,但都要针对实际。做教育最应该学会分清轻重缓急,选择最重要的,循序渐进去做,因为教育是百年树人,不是变魔术。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2 10: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发表在2010年10月12日《中国教育报》第六版“大视野”。

    蔡元培先生被公认为现代伟大的教育家之一,他为教育管理者提供了一个“在教育现实中实现教育理想” 的典型案例,也为积极改革中的中小学校长提供了丰富的启悟与借鉴。

                        学学蔡元培的校长之道

    蔡元培,一生中有3个重要角色。第一个角色是担任民国首位教育总长,其间提出了五育并举的教育方针,并废止尊孔读经。第二个角色是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以一校而引领一国。第三个角色是创立中央研究院并担任院长12年。

    其中最为辉煌的角色是担任北大校长,成就了蔡元培成为现代伟大的教育家之一。可以说,他为教育管理者提供了一个“在教育现实中实现教育理想”的典型案例,也为积极改革中的中小学校长提供了丰富的启悟与借鉴。

    “做官为办事”和“办事为做官”

    校长在学校居枢纽地位,对学校发展会产生关键性的影响。想走校长之路或正走在校长之路上的他们都要想清楚:校长职位对其人生真正的意义与价值何在?

    北大教授张维迎把校长角色粗分为两类,即“有些人当官为办事,有些人干事为当官”,并进而解释道“当官为办事与干事为当官是完全不一样的。凡是不讨好人的事都不去干,凡是讨好人的事都去干,这就是‘干事为当官’的人的行为方式。至于‘当官为办事’的校长,也就是所谓有使命感的大学校长,绝对不会把当校长当成仕途的跳板。” 在正式接任北大校长之前,蔡元培也曾经对此犹疑。尽管当时北大是官僚体制,但他还是力排众议作出接任校长的决定。作为一位理想性很浓且爱国心又强的知识分子,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的真正“意向”是本着“教育救国”之宏愿,为“革新北大”之抱负而上任。他选择了“做官为办事”。

    事实证明:蔡元培根本不把自己看成什么官。如果校长这个位置不允许他干他认为是正确的事,作出校长应该作出的贡献,他宁可不要这个位置。蔡元培多次“请辞”也显示出他“做官为办事”的决心。蔡元培并非是“天神下凡”,他所坚守的、秉持的也不是什么特别高深难懂的专业技能或“灵丹妙药”,他只是坚持住了自己的理念,可以说这是一种人格的力量,而且矢志不渝。

    “择善之睿智”与“世界之眼光”

    每位校长都有自己的愿景, 如何定位则能显出高下。彼得·圣吉说:“若没有一个伟大的梦想或愿景,则每天忙的都是些琐碎之事。”蔡元培提出北大未来的新愿景是“改造成研究学问之机关,跻入世界著名大学之林”。他如此定位,是将北大摆在世界著名大学群中加以观察与理解的。经过对德国柏林大学的体验与观察,蔡元培认识到:一个国家唯有能确实建立起以“研究”为导向的“新型大学”,且创造出值得令人学习的学术成绩,才叫真正以“学术”恢复民族自信心。学校之荣枯是靠高素质的师生所作的原始性研究成果来决定的,而非由数量与建筑物来决定。

    源自于德国的学术至上的现代大学理念,若要使其在中国土壤中生根结果,本身就考验着蔡元培的智慧,更难的是,他面对的不是如柏林大学或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等新起炉灶的学术性高等学府,而是要在旧京师大学堂的根底上,修补改装其的内涵与面貌,于是挥洒的自由空间就更受到限制,因此更须深究“关键性”的策略,才能摆脱实践困境。

    蔡元培确实是有睿见地抓住了“大学是因有此代大学问家之教授与将成为下一代大学问家之学生而成其大”的核心理念,故在构思推动北大新愿景的实践策略时,将“确保学生群对研究学问的持续性志趣与确保教授群对研究学问的独创性成就”作为治校的主轴。蔡元培也正是抓住了办教育的要诀,从“身为人”的教授和学生生存真相入手,接着才是学校建筑、设备等硬体,组织、制度等软体构思实践策略因应之,才能在古旧气息尚浓的京师之地,使北大得以冲破传统思想束缚,借着西方新学之风扶摇直上。

    吸收西方文化, 蔡元培采用的是稳健态度,他有意回避对德国的大学进行直接赞扬,宁愿使用如“兼容并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万物并育而不相害, 道并行而不相悖” 等词语来表达学术自由的思想。这是根植于北大的实际,非常有根底的教育创新。蔡元培对西方文化如此吸收转化之法,对于实施新课程改革的中小学校长们来说, 不能不深思之;对那些生吞活剥、照抄照搬西方教育理论者更是要引以为戒。

    忠于“现况真相”,让策略更可行

    愿景都是美好的,但究竟如何做到?这是每个校长设定愿景后紧接着就要认真面对的问题。若不让愿景成为高远的动人口号,则其策略就要植根于该角色所处的真实现况中,也就是在发展与愿景有关的实践策略,须坚持忠于“现况真相”的原则,这样才能让策略更具可行性。

    校长怎样在有限的任期内落实其所选择的新愿景与新策略,更考验其执行力。蔡元培不仅是个有理想的校长,更是个高度果效的执行者。在他主政的每个年度,无论所处办学情势的顺境或是逆势,都剑及履及地推动新措施。

    蔡元培亲自撰写革新提案, 这不但减轻了学校各单位主管的负担,更能忠实地反映出自己的构想,在转化为行动方案时,能减少落差;他亲自动笔描绘“愿景-策略-行动方案”的内涵,确保三者的一贯性,如果校长太忙,全由手下操作的话,“愿景-策略-行动方案”三者断裂的可能性就会加大,学校变革常因“行动方案本身粗糙”或“行动方案机械式地被执行”而招致失败。

    蔡元培得以亲自研拟“愿景-策略-行动方案”三者内涵,得益于他有两个信息渠道: 一是勤读书籍,不断阅读的习惯确保了他更丰富的写作泉源;二是游历考察。正是在这两个渠道信息的滋润下, 蔡元培在面对大学各种问题时,更容易有深入细致的见解蕴于胸中,流于笔底。

    校长开始书写自己的治校故事,则其主体性就能逐渐得以彰显。而当校长借鉴有深度之前辈的办学故事,则其理想性就更容易被激发。当校长既能珍爱自己的学校,又能用智慧去治理它,则办学之乐就在其中潜滋暗长了。

点评

重读这篇文章,做校长的真该好好学学蔡元培。  发表于 2012-10-24 15:59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20: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刊登在2010年11月3日第3002期《教育时报》“课改导刊书卷版”

                         让孩子找寻自己的路      

                       

《乖孩子的伤最重》是台湾种籽学苑李雅卿老师和网友、学苑老师、家长及学生的书信集。在这本书里,作者传达了一种“将意志还给孩子,让孩子清楚思考,自主选择”的教育理念,告诉成人要相信孩子,做好成人分内的事,同时让孩子做孩子的事,使孩子从小到大都能保有自信和勇气,不断地去选择、尝试、应对和改变,并且因此发展出属于他自己的应世智慧,最终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我自然”是教育最高境界。

教育是面对他人生命的艺术,学习是面对自己生命的艺术。自主学习,不是理论箴规,而是生活的态度:承认自己的局限,不试图宰制他人;反思既有的规则,不逃避内心的恐惧。而这些,都要等到体认到发现与独立的喜悦、不依恃习惯和他人的安排时,才会真正明白。“我自然”是教育最高境界,这也是为什么要自主学习的原因。

“真、善、美”是每个人毕生追求的目标,也是教育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但物质化世界的人们为了求“善”求“美”,在时间环境压力下,似乎开始渐渐失去了原有的“真”。自主学习,在现今的各种教育方式中,是最注重个人“真”的一种教育方式。因此,自主学习型学校往往是社会的“小众”,这些学校的学生的动力完完全全是来自于自身内在的需求。

用自己的方式和速度来学习。

传统学校教育老是以为所有学生是一样的,由学校提供相同的教材,教师用一样的方式,采用共同的进度,要求学生步调一致,一起学习。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学生,好学生、普通学生、坏学生就泾渭分明。

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孩子们认识世界的途径并不相同,有的孩子擅长语言沟通和思考,有的孩子除非亲手摸过或化为图像,否则难有感觉。现在盛行的多元智能理论,把人类了解世界的方式划分为至少七类:语言、数理逻辑分析、空间表征、音乐思维、动作技能、对他人的理解、对自我的理解。而传统学校提供的“教学方式”,总是偏重在语言和数理逻辑分析两方面。

种籽学苑一直有个心愿,希望提供一个机会和环境,让每位孩子都发现自己的“好”,找到自己认知世界最有效的途径,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和速度来学习。 

自主学习型学校最在意的不是升学而是孩子的清明自主,不是学科知识的贮藏而是孩子心灵的转变以及自我成长的芬芳。让孩子获得对成人的信心、建立和世界和好的可能,并且懂得“学习是自己最负责的事”,这些才是“金不换”的东西,也就是自主学习学校的办学效果。

当孩子们懂得“学习是对自己负责的事”,成为学习的主人,学科知识的获得还成问题吗?在种籽学苑,每位孩子都有权利用自己的速度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来学习。老师只是帮助孩子或是提供学习机会的人。让孩子们明晰,你不是替老师或是父母来上学,你是为你自己上学。种籽学苑是孩子学习自我管理的学校,学校相信孩子如果明白事情背后的道理,就会自己约束自己,不会“故意让人不舒服”,而不是因为怕大人的处罚才“不敢犯规”。

自主学习是一种生命的实践态度。

诚实地了解自己的能力、个性、优点和弱点,接受自己的样子,并且在整个生命过程中,自己做主。这是自主学习培养出来的能力。但现实中我们常常喜欢“乖孩子”,孩子们也力争去做大人眼中的“乖孩子”。

雅卿老师说:“不论一个成人多么睿智,只要他还存有‘要孩子乖’的想法,就是阻碍孩子独立思考、发展自我的侩子手。这不是说应该放任孩子、鼓励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而是说,我们都应该培养自己反省和思辨的能力,随时愿意和孩子讨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生命的价值观,而不是一味地强制和灌输。如此,成人才能重新检视自己的行事原则,孩子也才有合理而清明的成长机会。”

每个人的天赋不同,努力不同,环境不同,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看重自己,好好过活。我们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对我们好,但是你可以对自己好。一个看重自己的人,才可以看重别人,也可以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看法和感觉,建立自己和他人、世界的亲密关系。

教育就是陪着孩子走一段学习成长的路。

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生命都得找到自己的路,长出自己的样子才行。教育就是陪着孩子走一段学习成长的路。在路上,师生之间不是“谁”适应“谁”而是互动。师生之间是“亲之、誉之”而不是“畏之、侮之”。

我们做父母的,做教师的,有幸陪孩子走着一段路,千万不要越俎代庖才好。     

我们用雅卿老师的方法来检证我们是否越俎代庖:

看看你的内心,有没有一个“理想孩子”的模型?学习成绩良好,会读书,健康活泼,聪慧过人,体贴温和,端厚机敏……可是只要你心里有这个“理想孩子”存在,你就不可能不用批评、比较、挑剔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孩子,于是孩子也就知道“我是不好的”。那么无论你用怎样的沟通技巧,都无法建立孩子的自我概念,让他对自己产生信心。

请好好看看你身边的孩子,他是不是正努力要成为你心中的理想孩子?当孩子在做这样的努力时,他就已经交出“自我审视”的机会,同时也丧失了他的自信和尊严。

学生自主学习,老师作什么?

教师要有开放的心灵,要能营造出愉快的学习环境,要鼓励学生去创造思考;要真心喜爱孩子,包容生命中任何晦暗,相信在友善支持的环境中,孩子自然会找到自己的兴趣、接受自己的本来面目;也愿意协助孩子寻求发展方向;这种根源于真实、自信所产生的爱和道德,才是使生命向上、向善的力量。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种籽学苑的老师们从来不刻意去讨好孩子,也不放弃自己的工作。保持自己心里的平静和生活的乐趣,并在自然的互动中,将这样的生命态度传给学生。

我们知道,教材教法的技巧和改变有作用上的极限,孩子学习的心才是决定他学习成效的关键因素。威胁、利诱和情境的催眠是我们有所不为的方式,那么只有我们激发孩子的向学之心,让孩子对每一门学科产生真正的爱。爱这门学科才是真正的爱,“亲其师,信其道”则属于次之,为考试而学更在次之。

教师对学科的爱就是自己具有学科方面的专长,甚至成为这方面的专家。教师要认真经营自己的课堂内容,让孩子同步得以感受学习之美,激发出他们自发探索的意愿。

传统教师把孩子扛在肩上,不管孩子的意愿和感觉,把成人认为重要的知识,用尽一切方式,灌到学生的身上。虽然他们把孩子的学习胃口搞坏,造成学生各种心理上的后遗症,可是外表看来,他们才是认真的老师,因为他们“负责任”。

自主学习的老师比传统教师为难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得知道自己的分寸,留下必要的空间,让孩子发现环境和自己的真实。因此,“明确的不做”常常比“忍心而为”更困难。

一个人面对教育的态度,其实就是他面对生命的态度。内心充满恐惧的人,不管多么努力,仍然无法相信别人。一个心中有爱的人,才能让人高飞。

读完这本书我们知道好教师是这样的:不是他的教育理论比别人高超多少,不是他的教学方式比别人先进多少,关键就在于他的眼中有学生,体悟到“人生而不同”,始终用开放的心态对待学习状况不同的每一个孩子,让他们能在课堂中各得其所,获得学习的乐趣和成长的欢欣。

 

《乖孩子的伤最重》(台)李雅卿著,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2月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发表在2010年11月4日《中国教育报》第八版“教师书房”

综观当下的中学语文教学,无效的解读比比皆是。令人悲观的是,传统的语文教学理论与生动丰富的阅读经验长期为敌。基于此,孙绍振用微观分析的方法巧妙道出了经典文本的解读之道。

  

               揭开经典作品的潜在之美

                      

 

                     揭开经典作品的潜在之美
  《名作细读》(修订版),孙绍振著,上海教育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

 

  面对经典文本,语文教师需要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去作独特的领悟、探索和发现。但是,如何进入文本内部,揭示蕴藏在文字深处的审美价值和艺术奥秘呢?孙绍振先生在《名作细读》中,用微观分析法向广大语文教师示范了今天我们该如何解读经典文本,如何发现文本背后的意趣。

  分析还原法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揭示矛盾,然后才是如何进行分析

  庄子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从方法论来说,分析的层次递进是无限的。只要是作品,无论多小,都可以分析。

  许多语文教师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作品分析上,而分析的有效性却令人质疑,原因在于当下流行的文学和语言学观念,远远落在当代文学理论和文学研究成就之后。分析的方法是错误的,从表面到表面,大多是平面滑行、印象和感想的泛滥。阐释结果不是从文本中分析出来的,而是从作者的阅读经验、优势记忆中溜出来的。

  孙绍振认为,分析文本应该针对原本统一的对象,揭示其与外部的矛盾和差异。而分析作品的深层含义,就要从天衣无缝的作品中找出差异,揭示矛盾,提出问题。没有矛盾,就不能提出问题,自然也就不能摆脱被动。一旦陷入被动则无话可说,只好把肤浅的赞叹当分析,这其实是对经典文本的亵渎。

  花木兰是英勇善战的“英雄”吗?美国动画片《花木兰》和中国经典文本里的花木兰一样吗?如果没有对比分析,就会造成一种印象:两个形象是一样的。传统观念认为,英雄就是保家卫国会打仗的勇士。细究文本,《木兰辞》中只有“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一句是写打仗的,其余是写参军之前的准备,行军、宿营和归来的欢乐。准确地说,花木兰是为家为国承担责任的女英雄、一个没有英雄感的平民英雄。

  抓住文本的核心,就能一窥文章之妙。而要真正分析出深度来,还应从分析关键词入手。首先辨认隐藏在人物个性中的潜在词语。然后还原出它本来的、原生的、规范的意义,再把它和具体语境中的语义加以分析,找出矛盾,予以深入分析。同时,解读文本也要“去蔽”,即去掉一般化的、现成的、空洞的概念,像剥笋壳一样,把文本中微妙的内涵揭示出来。《木兰辞》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它重构了一种与传统不同的“英雄”的概念。

  让人物心理“出轨”,进入熔炉中锻炼,在冲突中人物心理就会显露出来

  在日常语文教学中,小说分析通常都以情节、人物为中心的。但孙绍振质疑这种流行的分析方法:只涉及情节的现象没有揭示任何情节的内在规律。其实,许多当代小说的情节并不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局这样环环紧扣的。环环紧扣的小说分析范式,长期束缚着教师的想象力。一旦离开了这种范式,就没有别的分析门路。

  小说的核心是高潮或突转。至于开端、发展和结局倒不一定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19世纪后如契诃夫、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强调生活的横断面,结局往往是被省略的。“突转”体现在作品中就是人物情感和感知的饱和点。教师要学会欣赏小说艺术,应该抓住人物心理“突转”的临界点。对于“突转”,孙绍振有更为深刻的解读:对于一个有意思的情节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外部事件的突转,而是人物内心世界的变幻。外部事件的“突转”,只能吸引读者一时,获得长久艺术魅力的还是人物内心情感的“突转”。

  阅读《最后一课》,一些读者会想到更为深广的心理奥秘:对某些自然享有的权利、感情,人们往往并不觉得可贵,倒是在失去的时候,才觉得无限珍贵起来。这就是内在情感得到充分表现的特殊效果。

  孙绍振在分析文本的过程中,也间接道出了小说艺术的根本奥秘在于借助情节,把人物心理打出常轨。其实,著名作家大多倾向于在外部行为和内心活动的“错位”上做文章。不仅如此,作家们还让人物进入超越常轨的“第二环境”。而让人物越出常轨有两种,一种是进入非常规的现实境界,比如给人物换环境,这种做法最常用的就是把人送到异国荒岛上去,让人物感觉的层次、条件、情境、氛围逐步递增地显示给读者。

  另一种是进入非常规的虚幻世界。作者设置的虚幻世界往往带有假定性,把人的心理放在假定的熔炉中锻炼。假定性的境界多是超现实的梦境,在这方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卡夫卡的《变形记》——让普通的人变成一只大甲虫。但是,不管这熔炉多么怪诞,试验的结果——“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小人物的孤独感”却完全是现实社会的反映。

  用心灵镜头捕捉人物情感的着迷点,从多维角度透视出主人公的心理波澜

  孙绍振在书中指出,分析人物应从人物的独特情感和理性之间的矛盾开始。情感有独特的逻辑性,不但作家不能任意左右,就连人物自身也不能随便改变。对小说家来说,最危险的事情是以理性逻辑代替情感逻辑。同样,对教师而言,以理性逻辑代替人物的情感逻辑亦是危险的。当学生用理性逻辑去苛责作品时,教师应该用情感逻辑来回应,而不是用“多元解读”来遮丑。

  人物的情感逻辑是在分散的行为中表现出来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正因如此,对于一个缺乏经验的教师而言,是很难从作品中找出情感逻辑的内在逻辑的。其实,找到人物情感的独特逻辑,最起码的方法是从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关系开始研究,在对比中人物个性就会鲜明起来。

  在日常教学中,许多语文教师分析人物时,因在观念和方法上不讲究,故常在人物的外表、外部动作、经历上做文章。而外部的表现、经历乃至外部的特征都是肤浅的,充其量只能成为人物性格的某种外部特征,相对于内在逻辑是可有可无的。抓住潜在的心理错位,才能出彩。《西游记》中最富于艺术感染力的人物不是沙僧而是猪八戒就源于此。

  作家为了把人物写活,常常把人物着迷的那一点加以强调。这个着迷点常常是很隐蔽的,但恰恰是人物情感逻辑的起点。我们若能把人物着迷点找到,就不难按其自身的逻辑把它推演出来。人物越是执迷不悟,越是生动。分析越是抓住这一点,就越可能深刻。鲁迅笔下的阿Q的着迷点就是对失败的麻木和对自己的欺骗。其执迷不悟的程度越是强烈,性格特征就越是鲜明。

  抓住人物情感的着迷点,就是找到了人物性格的逻辑起点,有了这个起点,就可以高屋建瓴地构筑出人物性格的逻辑过程。除此之外,还要分析人物的感觉和知觉,即在着迷点作用下变异了的一系列感觉和知觉,以及和感觉知觉联系在一起的想象、行为、语言、回忆、动机等。分析不到这个层次,人物仍然是没有血肉的幽灵,学生仍然无从感知人物内心情感的变幻。

  经典文本的历史性和青少年的经验产生距离,最根本的原因是教师缺乏教育经验

  艺术性散文的生命是审美的,而审美的特点就是作者主观的、特有的、与众不同的感情。如果在这一点上含混不清,就失去了欣赏的前提。

  阅读《背影》,中学生不满的理由是“父亲违反交通规则”,“形象又很不潇洒”。学生对作者感情的不理解,与他们缺乏物质极度匮乏的生活经验有关,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学生缺乏审美素养,分不清审美价值和实用功利价值。面对学生的质疑,谁能从理论上来回答呢?

  孙绍振在书中指出,实用价值是一种理性,主要讲理性的善恶,遵守交通规则是善,不遵守交通规则是恶。而审美价值则是以情感为核心的,情感丰富独特的叫做美,情感贫乏的叫做丑。情感的审美和实用价值并不成正比,有时,恰恰是成反比的。越是没有实用价值,越有情感的价值,反差越大,越是动人。

  《背影》是抒情散文,并不是以实用价值动人,而是以情动人。父亲为儿子买橘子,从实用价值来说,完全是多余的。但是,父亲执著地要自己去,越是不顾交通规则,不考虑自己的安全,就越显示出对儿子的感情之深。父亲越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费劲、自己的笨拙,越是忘却了自己不雅观的姿态,越流露出心里只有儿子没有自己的情感。

  当学生把《背影》的精华当成糟粕的时候,教师的理论水平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能力就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这不仅是对教师美学观念的考验,也是对教师思想方法的考验。其实,真正读懂经典文本,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要真正把文本解读得深刻,教师不但要有深厚的学养,还要有微观分析的硬功夫。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1 14: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刊登在20101117《天津教育报》第三版“纵览·新理念”

    课堂是师生寻找生活意义的田园

                       ---读周彬有关“课堂”见解有感

    新课程理念下的课堂教学是否发生了变化?关键要看学生是不是更喜欢上课,教师是不是更满意自己的课,师生是不是更有幸福感和成就感。要做到这些,关键要弄清楚以下问题。

首先,最好的课堂氛围是什么?周彬认为,最好的课堂氛围应该是充满生活气息,教师要做到让学生开心。教师不要急着讲知识,而是问询一下学生一天的生活感受,并从生活感受出发来演绎课堂内容。学生觉得自己受到尊重,感觉课堂和自己生活紧紧相连,就会主动地学习。

其次,有效课堂“有效”在什么地方?周彬认为,有效课堂应该解决好三个问题:一是在学生中树立良好的教师形象,并转化为良好的学科形象。学生对教师没有好感,就不会对学科产生好感,也就不会有好好学习的动机。二是通过解读学科思维和学习方法,帮助学生理清学习思路,促其更有效地学习。三是充分利用课堂这个舞台,给绩优生表现的机会,给学困生获得帮助的机会。

如果教师只是拼命地上课,不一定有助于学生掌握学科知识,往往会适得其反。因此,关键是教师的上课方式学生能否接受,上课的内容学生能否理解。

第三,课堂的主产品是什么?附产品又是什么?教学内容的掌握是课堂的主产品,学生能力的培养和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塑造是附产品。因为能力的培养与情感的塑造依附于教学内容的传授。周彬认为,只有既让学生掌握了教学内容又培养出学习能力,形成了良好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学,属于素质教育背景下的教学。

第四,让学生参与课堂,与课堂有序冲突吗?新课程鼓励学生参与,有些课堂却乱了起来,症结何在?周彬认为,传统课堂重视有序,讲究师生之间的上下有序,主要表现在学生对教师人格上的服从,而不是对教师智慧的服从。

笔者由此想到,有人看到课堂上学生安安静静就认为教师把控课堂能力强,学生活跃一些就认为教师驾驭课堂能力弱。显然这种认识是偏颇的。

其实让学生参与课堂与课堂有序并不冲突。在真正有序的课堂中,教师应引导学生有序地做“应该做的事”,而不能只是禁止学生做“不该做的事”。

第五,谁是教学的主体?周彬明确指出,谁上考场谁就是主体。这里德“考场”不单单指学生中高考的考场,还指学生未来的职业生活和社会生活这个大考场。

    我们不能把师生关系简单理解为“教师教,学生学”,其实《学记》中“教学相长”“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早就表明这一道理。“没有了学,不管怎么教都没有意义;没有了教,学的效果可能低一点,但肯定还是有结果;如果有了学,还有了教,如果教适应学,那么学习效率就会提高;如果教不适合学,这样的教反而会压制学。”周彬是如此考虑“教与学”的关系。

最后, 新课程倡导“用教材教”,可现实教师为何还被教材牵着走?原因是教师没厘清“教师”、“教材”、“学生”三者的关系。周彬认为:学生与教师两者都重要,缺少了哪个,课堂都不能成为课堂。但是两者的作用不同,人们常常主客倒置。教师的重要性在于发挥客体作用,学生的重要性在于发挥主体作用。如果把原本处于客体地位的教师转换成主体,把原本处于主体地位的学生转换成客体,在这种情况下,教师越是认真,学生越是被动,即使有效果,教学过程也是事倍功半。

    教师和教材两者也都重要,但作用不同。教师的重要性在于发挥主体作用,教材的重要性在于发挥客体作用。如果把原本处于主体地位的教师转换成客体,把原本处于客体地位的教材转换成主体,课程与教材创新越多,教师教得越是痛苦,教育效果自然也是事倍功半。

  

点评

很有道理,受教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2-2 19:10
收益匪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2-2 11:47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1 22: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日情思 发表于 2007-9-12 07:26
生活随感近日在各方面的撮合下,我终于下决心买基金。这是一名教师的理财第一步,获得的社会感想真是颇多! ...

今日再看,已经被套牢。冲动就是魔鬼。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09: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发表在《天津教育》2010年第11期

                  他的眼里为什么没有春天?

    在作家、读者、文本三个主体中,占据稳定地位的相对来说应该是文本,作家可以死亡,读者也是一代又一代地更迭,而文本却是永恒不变的实体。这表明经典文本解读要从“读文本”这个“源”开始。

    对于经典文本,专家、研究者、教师,可以一次次阅读,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更多的时间去研读。而对于学生来说,则是首次;又因每篇课文的课时是有限的,不可能反复阅读研究。如今,信息社会的学生对经典文本的“知识“获得很容易,但文本阅读的确需要阅读者亲自阅读,用自己的生命与作者、作品碰撞交流。布鲁纳说:“向学生提出挑战性的问题,可以引导学生发展智慧。”高中学生学习经典文本,不是知与不知、懂与不懂的问题,而是知多与知少、知深与知浅的问题。教师如果能设置“四两拨千斤”的问题,就更能激发学生思维,进而用联系、比较、分析和发现的方法解读文本。

    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因文质兼美颇受广大师生喜爱。但很多学生阅读原文后便翻阅各种参考书,搜集网上有关信息,获得了众多新信息,但都是别人的;自己的发现、自己的感悟呢?

“一切景语皆情语。”“情”是散文的神,高明的作者总是把自己的“情”藏在精巧、绵密的构思中,隐在富有华彩或哲理的语言中,在写景状物叙事中深婉迂曲而又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作者为了抒发情思,“总是会选择同自己思想情感相一致的景物,来构成一个特定的抒情背景,倾吐他的见闻和感怀。”(佘树森语)

    《我与地坛》第一节有两处写景文字,备课时通过研读文本,我发现可以把这两处写景的文字作为学生阅读的“兴奋点”。

    一处是作者描写的小生灵:

   “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悠一下升空了;树干上留着一支蝉蜕,寂寞如一间空屋;露水在草叶上滚动,集聚,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满院子都是草木竞相生长弄出的响动,窸窸窣窣片刻不息。”

    作者选择的描写对象,不是地坛里高大的树木,不是高大的古殿,而是自然界中极为渺小的小生灵───“蜂儿”、“蚂蚁”、“瓢虫”“、蝉蜕”和“露珠”。这些极为渺小的小生灵,活在世界,是多么的自由、快活!反照作者,“自然界中的精灵”,却两腿残废,行动极为不便。作者是怎样描写这些小生灵的呢?“蜂儿”是“稳稳地”停在半空中,“蚂蚁”是“转身疾行而去”,“瓢虫”是“忽悠一下升空了”;而作者呢,只能“坐着或躺着,看书或者想事”。“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飞走了,而作者坐累了,想“走”,却不能走。

    从这些动词窥见作者对生命自由的渴望,作者孤寂心灵中的对生命活力的向往。荒芜的园子但并不衰败,那是因为有这些伟大的小生灵;作者身体残废但并不颓废,那是作者心灵期望着像露珠那样“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

    另一处是作者描写的园子四季:

    “……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所以我常常要到那园子里去。”

    王国维云:“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色彩。” 这表明文章中的色彩是作者的主观感情色彩,是情中之景;刘勰又云:“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这告诉我们,阅读的时候透过带着色彩的文字能够窥看作者的“心魄”。作者在这段文字中描写的景物:寂静的落日,落寞的雨燕,雪地上的“脚印”,苍黑的古柏,暴雨中的草木泥土,早霜后的秋叶;作者为其著上的色彩都是冷色调的,“寂静、落寞、苍黑” ,反映出作者的情是孤独、苍凉、忧郁。再看作者的“亮”色调,“落日寂静的光辉——灿烂”“最为落寞时雨燕——高歌”“冬天雪地上——脚印”“草木泥土的气味——灼烈清纯” “秋叶的味道—熨帖微苦”。这些“亮”色调凸现作者生命的律动,就像地下的岩浆,在作者心海中翻腾。而“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更是折射出作者对生命的运动渴求!

    但细细梳理,会发现在史铁生的笔下有“冬天…”“夏天…”“秋天…”,一年有四季,唯独少了“春天”?

    作者对生命的感悟是隐藏在写景之中的,生活经历甚少的学生是感悟不出来的。于是,我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作者笔下写了夏景、秋景和冬景,为何没有写春景?难道是他眼里没有春天?”

    问题抛出后,我引导学生“披文入情,沿波讨源”。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

    “十八九岁,正是人活力四射的年龄,正是人的花季,作者却残废了双腿,痛苦的心情,局外人只能意会而不可言表。”

    “看作者的文字,历经沧桑四百年的地坛是一片荒芜衰败,透露了作者残疾后极为糟糕绝望的心情。”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色彩。’作者失去了身体的青春,作者心中没有了春天,作者的眼中失去了春天,作者笔下也缺少了春天。”

 ……

    通过师生的共同探讨,作者追求生命的意志慢慢显露出来,隐藏在文字之中的作者“心中的春天”也渐渐映现出来。

    面对经典文本,教师要用自己的心去接近文本,用自己的发现去点燃学生阅读的火花。教师提出的“问题”,能够使学生产生阅读兴趣并迫切希望得到答案的效果;教师提出的“问题”,能够把学生的注意力、思维力、记忆力、想象力等各种阅读理解所需要的积极心理因素聚焦在一起,产生“一石激起千层浪”进而突破重点、难点的效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9-19 10:24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