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百川兰香

英国最具争议的《夏山学校》(发人深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3 11: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山学校是一个有100多人的学习群体。才100多人啊。

点评

100多人,包括的不只是学生,还有教职员等。却坚守了近百年,值得思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3 15:40
发表于 2013-4-23 11: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houzhihoujue 发表于 2013-4-16 10:15
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很难吧?

我小的时候曾经说“我要自己一所学校才去上学”。然而,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学校,也照样读完了大学。小时候的想法有些天真。

点评

学校只是平台,君乃风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3 15:38
发表于 2013-4-23 08: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是这样吗?夏山学校是英国的?(我没读过它),知之甚少。

点评

君的聪明是先生的,而知识都是后生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3 15:35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6: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730525d 发表于 2013-4-22 13:34
比海洋还要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还要宽阔的是人的心灵。

宽容度我们难以想象,唤醒生命的自觉意识是最重要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6: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730525d 发表于 2013-4-22 13:33
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

反思我们的学校,更多的是要学生适应学校。
发表于 2013-4-22 13: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比海洋还要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还要宽阔的是人的心灵。

点评

宽容度我们难以想象,唤醒生命的自觉意识是最重要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2 16:19
发表于 2013-4-22 13: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

点评

反思我们的学校,更多的是要学生适应学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2 16:17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08: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卢佳音微博http://weibo.com/jajaanywhere开卷五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22: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峤山一小高华菊 发表于 2013-4-20 21:59
夏山学校的可贵之处不只在于给孩子自由的成长空间,赋予孩子参与学校事务的权利,更在于尊重儿童成长规律 ...

我以为所有上课的学生都是我要学,而不是要我学,这就很好。没有学生一整天都什么不干的,把所要做的事情变为自觉的行为,是最应提倡的。
发表于 2013-4-20 21: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山学校的可贵之处不只在于给孩子自由的成长空间,赋予孩子参与学校事务的权利,更在于尊重儿童成长规律、从儿童视角施教的教育理念以及一以贯之的勇气。它也因此在教育史上独树一帜,令人永远尊敬。

点评

我以为所有上课的学生都是我要学,而不是要我学,这就很好。没有学生一整天都什么不干的,把所要做的事情变为自觉的行为,是最应提倡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20 22:05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百川兰香 于 2013-4-20 22:00 编辑

夏山学校的问题:(以下是摘自陈汉强先生的文章)
一、夏山沒有訂定短、長期的教學計畫,也坐視不管學生上不上課這個脫軌的現象。
二、有些學生長達二年『放棄』數學。
三、夏山的教育方式等於放棄了教育的責任,並且是一種管理和領導失敗的例子。
四、夏山讓許多學生誤把偷懶當自由。
五、男女同一浴室洗澡,違反1989年公布的『兒童法』及當地政府的『勸告』。
六、學生滿口粗話。
     希望國內的教改人士,不要把夏山的教育方式當成教改的萬金油,夏山不是教改的急先鋒。
在台灣頗享盛名,但在英國卻無人敢恭維。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正邪互见,利弊共存。这就是现在仍然存在的英国最具争议的夏山学校。

点评

兴利除弊,方可发展壮大。  发表于 2013-4-22 11:27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20: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川兰香 发表于 2013-4-18 20:40
自治机构——学校大会
夏山是以民主方式自治的学校,一切有关集体和生活的事情,包括对违规者的惩罚都由星 ...

夏山:英国最具争议的私立学校
夏山,9年前曾面临关闭的命运,现在成为电视剧的主题。如今标准教育部对其赞赏有加。彼得.斯坦福带你走进夏山。

夏山似早已声名在外。这所改革派的寄宿学校位于萨科福马,由AS 尼尔建立于1920年,虽然只有约80名学生,但它与名校伊顿,哈罗齐名,而风格却大相径庭。它标榜自己是“让孩子们享有自由的学校”,这听起来一点都不激进,但是,对这句话正确的理解是“不用上课的学校”,或者“毫无规章的学校”。

对课程来说,这句话说的对,校长佐伊.瑞德赫德表示,但实际上并没有说的这么简单。但说起规章,我明显看到她开始激动起来。我们走进学校餐厅,她从记事板上取下一本粉红色的文件夹,“这里,”宛如捧着圣杯一般,她坚定地说:“这就是规则手册。”

这本厚厚的手册包含172条规则。甚至有干坏事的罚款建议:吸烟5磅,在草坪吐痰50便士,涂鸦墙以外地方涂鸦2元。

正是这些规则的通过程序,让夏山与众不同。他们都经过日常学校理事会投票通过,与会每位学生和老师各持一票。尽管学生的人数远超过了14名全职或兼职员工的数量,但就是这个学校理事会决定了夏山将如何运作。

就我们看来,对民主的热切要求基本上是成年人的事。当AS 尼尔让小孩也参与进来的时候,就引发了激烈的辩论——80几年后仍然如此。

“我觉得我们好像披着枷锁”,瑞德赫德,AS 尼尔的女儿说到,“我们常常受到外界的干扰,这些人根本都不试着去了解夏山。”

为什么?“因为它向人们对孩子和童年的理解发出了全面的挑战。夏山让孩子们承担了情感和生理上的风险。它信任孩子们,并让他们来做出决定。它赋予孩子们权力去向大人表达他们想要的方式。而这,我恐怕,是让人们恐惧的原因,因为孩子们历来都是被照看而不是被倾听的对象。大家对孩子的期许总是规规矩矩,学一套东西,再获得学位就皆大欢喜了。尽管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因为我们以为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关于夏山的影片将在BBC儿童频道,CBBC,BBC1分四集,在BBC4以单集的形式播放。这给了夏山绝佳的机会宣扬自己的立场。该片以学校在法庭上与标准教育部抗争,维护自己独特风格为基础。后者在1999年正式提交对夏山的“投诉通知书”,意图明显,就是想要它关门大吉。

毫无疑问,令人争论不休的是不要求学生上课。对于对孩子和童年有着传统理解的观察员来说,这简直是忍无可忍。事件后来在独立学校法庭划上了句号,受夏山人的游行潮的鼓舞,法庭最终判夏山获胜。大卫杀死了歌利亚,彼得潘和他的英勇的青年军队战胜了胡克船长和坏人们——标准教育部,他们的律师,存有疑虑的父母还有整个世俗。

迄今为止,貌似一切都色彩斑斓,阳光灿烂结局美好。但是距离完整的事实又有多远呢?剧中只刻画了夏山在法庭上以及帮助缺乏关注的孩子们开发他们最好的一面中取得的成功。瑞德赫德承认有些小孩不适合呆在夏山,不得不离开。

片中很多场景都在夏山实景拍摄,有些在校学生也充当了临时演员。但是拍摄的时阳光明媚,气候温暖。要是你在想去看看电影和事实是否一致,潮湿的一月份可不是好时候。学校手册上警告说“一月份的天气阴冷潮湿,东风呼啸,有时情况可能不太好。”(手册上印有夏山毕业的学生演员瑞贝卡.蒙内和杰克.韦伯,及艺术家伊莎贝尔.麦克维特和伊琳.威廉姆斯。)

剧中,新学员马蒂曾因紧张过度的母亲逼着参加无休无止的考试,瑞恩被从其他学校里赶出来后被软弱无能的父亲抛弃,他们在这个没有父母的天堂找到了安慰和快乐。但是要是天气如今天一般,他们也只会被淹死。

瑞德赫德领着我到教室去转了转。在2班,加拿大老师雷奥纳多和10岁的伊维坐在一起翻看历史书,好找出她想学什么时候的历史。他们的课程和全国的一样吗?不一样。瑞德赫德说,就好像长久以来她听到的最傻的提问一样,“显然,他们要是要参加中学会考,课程就会一样,如果不参加就不一样。”

另一个男孩坐在电脑前,研究战斗轰炸机。两个日本女孩在把英语小说翻成日语或者是把日语翻成英语(夏山50%的学生来自国外,其中很多来自亚洲。尼尔的理念在那里备受推崇)。她们全神贯注一声不吭。这就是夏山,没人会逼你做什么。对极了。

隔壁排着书籍的小房间里,还有个小女孩躺在沙发里看书。她的同学在豆带椅上睡着了,膝上放着罗德.戴尔的《世界冠军丹尼》。

“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16岁的韩国学生前尹园说,她从8岁开始就呆在夏山了。她在剧中扮演一个小角色,在一次在大礼堂召开的学校会议上担任主席。前尹已经完成了会考,计划在参加伦敦的高级教育课程。(夏山接收5岁到17岁的小孩,直至通过中学会考)她说:“人们搞不清楚夏山是什么,我家里的人都跟我说“一定要好好学习”,但是在夏山根本没有压力,我们很开心。我们相互学习,学习怎样和人相处。我们自己做主而不是听大人的指示。有空间做自己的选择教会了我们自信和责任。”

虽然夏山给人的印象是放任孩子,它开设的课程却很受欢迎。学校的考试成绩然人刮目相看。就连标准委员会在去年底参观后,都想方设法对其大唱赞歌。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一旦你跨过大门,在讽刺画后面,夏山给人一种安心的熟悉感。它让人觉得温暖。一切都是为了学校,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父母又怎么想呢?BBC剧中描述学校希望家长保持距离,让孩子们跟随直觉。瑞德赫德相信,就算心怀好意,家长也可能成为阻碍。她说“在孩子的发展中,家长的作用其实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重要。是的,孩子们需要长大,但是他们更需要其他小孩。在这里我们可以给到他们。”

她用自己的外孙女为例。起先她只是白天来上课,但是很快,她就想成为寄宿生。她在夏山和同龄人过得快活极了,为什么要回家呢?这是纯AS尼尔的观点。“孩子的功能就是过自己的生活,”他写到,“而不是他焦虑的父母们认为他应该过的生活。”

我对这种父母只是陪衬(除了每年写一张$12000的支票交学费)的观点有所保留,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自己本来就是个多余的,或者明显一番好意却放错地方的教条主义者。当然,这些政策从瑞德赫德的嘴里说出来有点奇怪,因为她本身在学校出生,由她的父母在夏山教育成人。她在70年代父亲去世后回来帮助母亲运营学校,1986年接任校长一职,她的孩子也在夏山读书。其中有些现在是夏山的老师,他们的孩子也是这里的学生。

但是尼尔的教育理论向来只有少数追随者。在日本,美国,波兰,以色列,俄罗斯及德文郡(日间学校)有数间学校是受他的理论启发建立。毋庸置疑,夏山是他的哲学最纯粹的演绎。

但是他的哲学,虽然被淡化,却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他提出了学校理事会的点子,”瑞德赫德说,“虽然最开始他们提出这个新主意的时候我觉得很可笑。我们都打着哈欠走开了。从1921年起我们就开始这么做了。”

然而她的热情不会消退。最近她和一位资深夏山人参加了伦敦东部的一个研讨会。“我给孩子们分配角色,排演了一次我们的学校会议。一个说,“我们应该有更多时间来玩。”另外一个说“每节课中间都应有游戏时间。”和我一起的(我以前的学生)老师让他们继续发挥,说“那你们为什么不说你们不用去上课呢?”接着一个男孩举手说他是学校理事会的“要是我那样做,他们会把我赶出来的。””

这真是悲哀——一个小学生都知道如果他提出这种建议会被赶出来。他又怎么能成为一个真正具有民主精神的市民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20: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上最自由的学校:英国夏山学校介绍
            世界上最自由的学校:英国夏山学校介绍
  夏山创建于一九二一年,位于英格兰东萨佛克郡的里斯敦镇,距离伦敦约有一百英里。
  简单介绍一下夏山的学生。有些孩子五岁就来到了夏山,有些则十五岁才来。孩子们一般在学校念到十六岁,我们通常有二十五名男生、二十名女生。
  学生按照年龄分成三个班级,小班从五岁到七岁,中班从八岁到十岁,大班从十一岁到十五岁。有些学生来自英国以外的地区,现在(一九六八年)我们有两个北欧学生,四十四个美国学生。孩子们也按班级住宿,每班有一名保姆。中班住在一幢石头房子里,大班则睡在茅屋里,只有一两个年纪稍大的学生住单人房间。男孩二到四人共用一个房间,女孩也一样。宿舍里没有内务检查,也没人替他们整理,他们完全自由。同时,学生没有规定的制服,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穿他们想穿的任何衣服。
  夏山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首先,上课是自由的,孩子们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可以连续好几年不上课。学校确实有课程表,但那只是给老师预备的。
  孩子们多半按年龄分班,有时也按照兴趣而定。我们没有什么新的教学方法,因为我们觉得教学方法并不那么重要。只有对那些想学多位数除法的人来说,多位数除法才重要,所以一所学校用不用特殊的方法来教多位数除法并不重要,如果一个孩子真的想学它,不论用什么教法,他都能学会。
  到夏山来上小班的孩子,一到时间就会欣然去上课,但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学生却发誓他们再也不去上那些倒霉的课。他们在校内到处游荡,甚至妨碍别人,也绝不愿意上课。这种情形有时要持续好几个月,而且持续的时间和他们对以前学校的反感程度成正比。我们的最高记录是由一个从教会学校出来的女孩创造的,她一直游荡了三年之久。孩子从怕上课到愿意上课一般平均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很少有学生对考试有兴趣,只有那些想进大学的学生才会参加。而在应付考试上,这些学生似乎并没有碰到特别的困难。他们通常在十四岁左右开始用功读书,大约经过三年便去参加考试。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次成功,但重要的是,他们会再接再厉。
  夏山也许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学校。这里没有逃学的学生,也很少有想家的学生;吵架虽然难免,但打架的很少,而且极少出现激烈的打斗;我不常听见学生哭,因为比起那些被压制的小孩,自由的孩子怨气少得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爱意味着对孩子的肯定,这对任何学校都是极为重要的。假如你惩罚或责骂孩子,你便不可能和孩子走到一起。夏山的孩子们知道,他们是被肯定的。
  通常,客人的评语是,他们不知道谁是教员,谁是学生。那是实情,孩子们经常受到鼓励,习惯于一视同仁的气氛,因此尊师重道那一套便没有用武之地了。教职员和学生吃的一样,而且要遵守同样的校规,同时学生也不同意教职员享有任何特权。

夏山一瞥

  让我来描述一下夏山标准的一天。从八点一刻到九点是早饭时间,学生与教职员都把自己的食物从厨房拿到餐厅。九点半上课时,床铺应该已经整理好了。
  每个学期开始时,每位老师都会公布一张时间表,德雷克的第一堂实验课在星期一,第二堂在星期二等。我的英语和数学也有一张时间表,莫里斯教的地理与历史也是一样。年纪小的学生(七到九岁)上午经常和他们的老师在一起,但他们也到科学或者艺术教室上课。
  课一直上到下午一点,但是小班和中班的学生在十二点半吃午饭。学校有两次午饭,教职员和大班的学生在一点半吃午饭。
  下午全部是自由活动。我不知道整个下午孩子们都会做些什么。我自己一般是种菜,但很少看见附近有学生。有时我看到中班学生在玩官兵捉强盗,大班学生则忙着摆弄机器和无线电,或者制图和画画。天气好的时候,大班学生到户外进行体育比赛,有的则在工艺室里修自行车、造船或造玩具手枪。
  下午茶从四点钟开始。五点起便有不同的活动,小班生喜欢听别人讲故事,中班生喜欢在美术室做一些画图、剪纸、皮工、编篮子之类的活动,通常总有一批大班生在忙着做陶器。事实上,不论早晚,陶器总能引起学生的兴趣,年纪大的孩子会从五点一直做下去。木工室和铁工室每晚都是满满的。
  星期一晚上,学生用父母给的零用钱去看电影,星期四换影片时,那些有钱的会再去。星期二晚上,教职员和大班学生听我讲心理学,小班生则有不同的读书小组。星期三晚上是舞蹈之夜,跳舞唱片是从一大堆唱片中选出来的,孩子们个个都是跳舞能手,有些访客说他们跳得比自己好多了。星期四晚上没有特别的节目,大班生到里斯敦或奥德堡看电影。星期五晚上是留着派特别用场的,像排演话剧等。星期六晚上是最重要的晚上,那是“学校大会”之夜,会开完后,通常接着跳舞。冬天,星期六晚上是演戏之夜。
  工艺课没有时间表,木工也没有规定的时间。孩子们做自己愿意做的,几乎总是玩具手枪、长枪、船或风筝,他们对精细复杂的木工不大感兴趣,连年纪较大的孩子也不愿做复杂困难的木工。很少有学生对我做铜器的嗜好感兴趣,因为你不能对一个铜盆抱有太大的幻想。
  天气好的日子,你也许看不见夏山的这群男孩,他们在校园远处撒野造反。但你会看到女孩子们,她们总待在房子附近,不常离开大人太远。
  你常会发现美术室里满是女孩子,她们画画,用线、布做多姿多彩的手工艺品。总的来说,我认为男孩子比较有创造性,至少我从未听见过男孩说他因无事可做而感到无聊,但有时却听见女孩子这样抱怨。
  男孩比女孩更有创造性,也许是因为这所学校的设备比较适合男孩子的缘故。十岁以上的女孩子很少用铁工室或木工室,她们不喜欢玩机器,对电器或无线电也没有兴趣。她们有自己的工艺课,包括陶艺、剪油纸块、画图和缝纫,但对一些女孩子来说这些还是不够。男孩和女孩一样喜欢烹饪,并自己编导戏剧和设计服装、布景。一般说来,学生的表演才能会达到很高的水准,这是因为他们的表演纯真而不卖弄。
  但在夏山,自由并不是否定一切常识。我们对孩子采取一切可能的安全措施。每六个孩子必须有一个救生员,才准许在海中游泳。十一岁以下的孩子绝不许单独在街上骑自行车。这些都是小孩子自己制定的规章,并经“学校大会”通过的。

自治机构———学校大会

  夏山是以民主方式自治的学校,一切有关集体和生活的事情,包括对违规者的惩罚都由星期六晚上的学校大会投票处理。不论年龄长幼,每位教职员和孩子都只有一票之权,一个七岁孩子的一票和我的一票有同样的效力。
  夏山的自治没有官僚作风,每次开会都由一个新主席主持,他是由前任主席指定的,而秘书的工作则是志愿性的。睡觉值日生很少有连续做几个星期的。我们的自治会定了不少规则———有些还不错,举例来说,没有救生员时,不准在海里游泳,救生员永远由教职员担任;不准爬屋顶,要准时上床,否则罚款;假期前一天的星期四或星期五要不要停课,也由学校大会举手表决。
  大会成功与否,则看主席的能力强弱而定。要维持四十五个精力充沛的孩子的秩序实在不易。主席有权对捣乱者处以罚款,如果主席的能力弱的话,便会有很多人被罚款。
  教职员常在孩子讨论时予以协助,我也一样。一般来说,我必须保持中立,但是,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借故逃过惩罚,私底下,他告诉过我他犯了规,因此在这种情形下,我必须站在他个人这一边。
  另一方面,在学校生活中,有些事务是不必经过学校自治会表决的。比如说,我妻子主持卧室的布置、菜单和学校的会计,我则负责聘请老师,假如他们不能胜任的话,请他们走人。
  夏山自治会不但拟定校规,同时也讨论学校生活中的问题。每学期开始时,大家投票决定睡觉时间,睡眠长短按年龄而定。随之一般的问题也被提出来:运动小组一定得选出来,期终舞会小组也一样,还要选举戏剧小组、睡觉值日生和负责纠正校外不轨行为的纠察员等。
  学校大会常常要处理“以大欺小”的问题。我们这个集体对以大欺小处罚很严,我发现学生自治会布告栏上贴着有关以大欺小的规则———“所有的以大欺小案件都将严格处理。”有人在下面特别画线。以大欺小在夏山并不像“普通的严格学校”那么多,原因不难想像。在大人的严格统治下,小孩变成了仇恨者,如果小孩向大人发泄他的仇恨,就会被罚,所以他们的仇恨只能发泄在小一点和弱一点的孩子身上。但这种情形在夏山很少见,常常不过是珍妮叫佩吉“疯子”而已。
  通常,犯错者都接受大会的判决,如果不接受,他可以上诉。在这种情形之下,散会之前主席会再提出这个案子。上诉的案子会更慎重地研究一番,通常原判总是对上诉者不公平,孩子们也知道这一点。如果上诉的人觉得判决不公平,很可能是有道理的。
  我相信,在夏山,我们已经证明自治是行得通的。说实话,如果一个学校没有自治,就不能算是一所进步的学校,只是妥协的学校。只有当小孩能完全自由地管理他们的集体生活时,他们才有真正的自由。
  自治教育的益处很多,但不能过度强调。在夏山,孩子会为他们的自治权拼到底。我认为,每星期一次的大会比整个星期的课程都有用。这是练习公共演讲的最好机会,大多数孩子言谈极佳而不忸怩,我常常听见那些不会读和写的孩子讲出很有条理的话。
  我不相信有任何一种教育方式可以取代夏山的民主制度。也许这种民主制度比政治上的民主制度公平得多,因为孩子对别人相当宽大,而且不自私自利。最重要的,这是一个更真实的民主,所有规则都是在一个公开大会上决定的。

没必要让孩子工作

  在夏山我们曾有一条规定:凡十二岁以上的孩子和教职员,每星期必须在校内做工两小时,工资是象征性的五便士一个钟头,假如你不做就罚一先令。有些人(包括教职员在内)宁愿交罚款,而那些去做工的都眼巴巴地望着表,希望快点结束。那种工作一点也不好玩,因此没有一个人喜欢。后来这条规定被提出来讨论,结果全体通过予以废止。
  我现在写的小孩,不是大人想像的样子,而是他们真正的样子。他们的集体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一直要到十八岁或者更晚才会产生。孩子只对眼前的事物感兴趣,将来对他们而言太虚无飘渺了。
  我从未见过一个懒惰的小孩,懒惰往往是因为没有兴趣,或者健康不良。一个健康的孩子是闲不下来的,他一天到晚非得做些什么才行。有一次,我知道一个很健康的小孩被认为是个懒家伙,因为数字提不起他的兴趣,而他又被逼着念学校的课程。其实是因为他不愿念数学,所以数学老师才会觉得他懒。
  我发现不可能找到愿意帮我种菜或除草的十七岁的男孩,虽然这些男孩子可能愿意花几个小时弄机器、洗车子或者造无线电。我过了很久很久才接受这个现实。有一次我在苏格兰给哥哥挖菜园时,才把这件事想通:我并不喜欢这工作,我是被迫的,我这才知道做没有兴趣的事的滋味。因为我的菜园对孩子来说什么也不是,而他们的自行车或无线电对他们倒很重要。真正的利他主义要等孩子长大后才会产生,而且永远会有自私的成分在内。
  对工作的态度,年幼的孩子和少年又不同。从三岁到八岁的夏山低龄孩子会像古特洛伊城的居民一样努力,做泥水匠、运沙或洗砖,他们不会想到要报酬,因为他们把自己当做大人,他们的工作实际上仍是幻想中的游戏而已。
  无论如何,从八九岁到十九或二十岁的孩子,对乏味的手工艺没有兴趣。当然也有特殊情形,有些孩子从小时候就喜欢,直到年老。
• 没有正式的健身房,我想也不需要。小孩们游戏、游泳、跳舞、骑自行车,这些运动已经足够了。我怀疑一个自由的孩子会想上体操课。我们的户内运动则包括乒乓球、国际象棋和纸牌。
  年幼的孩子可以玩浅水池、沙坑、跷跷板和秋千。在天气暖和时,沙坑里挤满勤快的小家伙,这些小孩总是埋怨大孩子玩他们的沙坑,好像我们还得替大班造个沙坑才行。孩子玩沙坑和烂泥的阶段比我们想像的还要长。
  我们坚决不把奖品和分数列在学校规章之内。我们对奖品的看法是:奖品从来都不是目的,而做一件事本身才是目的。有时我们会被质问为什么打网球有奖品,而上地理课却没有。我想因为打网球是有竞争性的,要击败对方,上地理课则不然。假如我懂地理,我不会在乎别人比我懂得多或少。我也知道小孩在运动上想要奖品,在功课上却不要———至少在夏山是不要的。无论如何,在夏山我们不把运动健将捧成英雄。弗莱德是冰球队长,但他在学校大会中的权力并没有因此得到提高。
  在夏山,运动处理得相当得当,一个从不运动的孩子从未被认为不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精神,在孩子自由发展的情形下充分地表现出来。我自己对运动很少有兴趣,但我对于好的运动精神却非常关注。假如夏山教师催促孩子:“快点,快上操场来。”那么,运动就失去了意义。真正的运动精神,只有在自由地决定玩或不玩时才会产生
• 13岁的温妮弗莱德讨厌所有的科目,成天逃学,父母束手无策。来到夏山仅仅几个星期,她就主动回到了课堂,为考上理想的学校而发奋读书。
  11岁的乔治有强烈的恐惧心理,他不敢离开父母,不敢单独一人做任何事。来夏山一年半以后,他变得自信独立,敢于一个人长途旅行,从容应对人与事。
  16岁的汤姆屡次留级,老师认为他无可救药。在夏山学习一年后,他确定了人生目标,考上了医学院,为了当一个好医生而用功读书。
……
  来夏山之前,这些孩子厌学、自卑、叛逆,是家长和老师眼中的“问题儿童”;来到夏山后,他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发自觉地学习,独立自主地生活,充满自信,也懂得爱己爱人,每个孩子的身心都得到充分自由的发展。多年后,他们成为了杰出的艺术家、音乐家、设计师、演员、科学家和数学家!
  夏山学校创办于1921年,是现代教育史上最著名的学校之一,是因材施教的典范,充满了无穷的活力,被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
  夏山学校校长、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尼尔认为:“学校应该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 他用60年的时间,在夏山学校实践了这个突破传统教育观念的理想! 《窗边的小豆豆》中的巴学园就是以夏山学校为原型创办的。
  本书中,尼尔以大量鲜活生动的教育个案,为家长和老师逐一解开种种教育难题。1960年出版后,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持续不断的“夏山热潮”,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儿童纷纷前往夏山就读。本书仅在美国,10年就销售超过200万册,并被600多所大学指定为教育必读书。本书已经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经典之一!

内容选摘
如果你爱你的孩子……
  小孩对爱的需要远远超过知识的需要。如果你爱你的孩子,你就一定要和孩子站在一边。与孩子站在一边就是给孩子爱,那并不是一种占有的爱,也不是一种不讲理智的爱,而是一种让孩子感觉到你爱他,也赞同他一切行为的爱。
  这是不难做到的,我就知道许多永远和孩子站在一边的父母,他们从不要求孩子回报,结果得到很多回报。他们都了解:小孩只是小孩,并不是小大人。
  当一个孩子写信回家:“妈妈,给我寄五毛钱来,你们都好,问爸爸好。”做父母的微笑了,他们知道这就是一封十岁小孩的很诚实的信。不了解孩子心理的父母,便会对这样一封信叹气:这个自私的小鬼,不是要东西就是要钱。
  我们要对孩子有信心。有的家长做得到,有的则做不到。如果你对孩子没有信心,他会感觉得到,他会觉得你不够爱他,要不然你就会更信任他们了。当你赞成他的时候,你什么话和什么事都可以对他讲,因为赞许使孩子所有的顾虑都消失无踪。
  问题儿童的父母必须冷静地问问自己:我有没有真正表示过赞许我的孩子?我有没有表示我信任他?了解他?我曾经见过许多问题儿童来到我们学校以后,就变成快乐正常的孩子。我发觉治疗过程的主要因素是赞许他、信任他和了解他。
  赞许对正常儿童和对问题儿童来说是同样重要的。每位家长和老师必须遵守这个信条:你要站在孩子这一边。遵守信条是夏山学校成功的惟一原因。因为我们绝对为孩子着想,而孩子也会下意识地感觉到。
  不要把你的孩子当把戏炫耀。称赞和责骂必须同样小心,在人前当面捧她是不高明的,诸如“啊!是呀,玛丽很不错,上星期在她们班上又是第一,她的确聪明”等等。我并不是说你不应该称赞你的孩子,一句“你的风筝做得很好”是可以的,但是为了在客人面前炫耀自己而称赞他就不对了。被称赞太多的鸭子,会像天鹅一般把脖子伸得长长地,自鸣得意起来,这让小孩不能真实地认识他自己,你不应该鼓励孩子脱离现实,自造空中楼阁。但另一方面,假如你的孩子失败了,绝对不要落井下石,即使成绩单上都是红字,也不要作声。更重要的是:如果比利因为打架打输了哭着回家的时候,千万别说他没出息。
  假如你说过“当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你就是大错特错了。总之,不论孩子是什么样子,你都得接纳他,而绝对避免把他和你自己作比较。
  
如果你的孩子总是破坏东西……
  孩子并不是故意要摧毁东西,他们只是在无意中做了。大人对贵重东西有占有欲,小孩则没有。因此大人和小孩住在一起时,对东西的处理一定会起冲突。在夏山,孩子们在睡觉前五分钟会把火炉堆满煤块,这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块块黑石头而已,对我来说却是每年三百镑的开销;小孩常忘记关灯,因为他们没想到电灯和电费单有关系。
  我的看法是,应该让小孩自动对东西产生价值观念。当小孩过了对财产漠不关心的少年阶段,他们就会自动地重视财产。如果孩子自由地度过这段时间,他们将来很少会变成唯利是图的人和剥削者。
  一件很伤心的事实是:我们大人对东西的安全比对小孩的安全更为重视。我们的钢琴、工艺工具、衣服——还有许多别的东西,都成了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对东西的爱常常超过对孩子的爱。每一句“别碰它”都是把东西看得重于孩子,因为孩子的愿望和成人自私的愿望起了冲突,我们就当他们是累赘。
  对这问题,最好的答案是:如果你对待这孩子的态度正确,你怎样对待他都没有关系。只要你不给孩子良心的谴责,你不准他钉钢琴并不紧要。你可坚持个人的权利,但不能给孩子道德的教训。用讨厌、坏或脏鬼等字眼才会伤害他们。
  问题儿童经常的破坏性与一般儿童的破坏不同。后者的破坏性不是因为恨或者焦急而起,它们是有创造性的想象行为,并无惹人厌的意向。真正的破坏性是表现于行动的恨,是谋杀的象征,只有问题儿童才有这种倾向。
  焦急的儿童的破坏性是由多方面原因引起的,也许他嫉妒家中得宠的兄弟姊妹,也许是反抗家庭的权威,也许只是好奇心的表现。
  我们应当注意的,并不是破坏行为的本身,而是破坏所代表的恨。如果不加以防范,那种恨便会使小孩变成虐待狂。
  
如果你的孩子经常撒谎……
  假如你的孩子撒谎,他不是怕你,就是在模仿你。撒谎的父母必有撒谎的子女,如果你要孩子说实话,就不要对他们说谎。这并不是道德问题,因为我们随时随地都在说谎。有时,我们因为不想伤害别人而说谎;有时,假如人家说我们自私、虚伪,我们当然不愿意承认。
  父母有时因为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而撒谎:“爸,你一口气打得过六个人,是不是?”这实在需要有勇气才能承认:“不行,孩子,看我这大肚皮和松胳膊,我连个小人国来的都打不过。”
  父母说谎有两种动机:一使孩子们守规矩,二要表现自己十全十美。有几个家长和教师真实回答过“你喝醉过没有”和“你诅咒过没有”这类的问题呢?因为怕孩子知道真相,所以大人才说谎。
  我小时候不能原谅我父亲因为怕野牛而跳墙。孩子把成人幻想成英雄与骑士,我们便不得不遵此而行,但是将来有一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总有一天,孩子会觉察我们都是说谎者和骗子。
  也许每个孩子都要经过一段批评和轻视父母的时期,这差不多总是在发现父母的真相以后出现的。这种藐视不过是因为理想的父母和实际的父母差得太远,以后孩子会同情与了解父母,他们的幻觉也会消失。但如果父母原本诚实的话,这种误解也就没关系了。
  说谎和不诚实的区别必须弄清楚,乍听之下也许不合逻辑。你可以很诚实,但又是说谎者,可以在人生大事上真实,但在小地方也许扯扯谎,这样的谎多半是为顾及别人的面子而说的。假如你一定要逼我写“敬启者:你的信又臭又长,使我不屑过目”,或非逼我对一位准音乐家说“谢谢你的演奏,可是你把那练习曲给糟塌了”,那就是罪恶。成人的说谎多半是利他的,孩子的说谎多半是自私的。要孩子一辈子不说谎的最佳方法就是坚持和他说实话,而且每句都非是实话不可。
  我承认,说实话诚然不易,但是如果你下决心在孩子面前绝不扯谎,事情就会比想像中容易得多。世界上只有一种谎言是好的,那就是当生命有危险时所说的谎言。譬如对一个病重的孩子,我们不能告诉他他妈病逝的消息。
  说谎事小,生活虚伪事大。生活不真实的父母是最危险的。一位父亲讲起他爱偷东西的十六岁儿子时说:“我一生只要求我儿子一件事,那就是绝对的诚实。”一个男人和他妻子口头上叫得亲热,实际上却互相仇视,那孩子只茫然地感觉到家庭中有些不对。当家庭是那样虚伪时,孩子长大后怎么可能诚实?那孩子的偷窃行为,不过是一个想获得家庭中所没有的爱的病态方法而已。
  父母虚伪,孩子就学到扯谎。父母不相亲相爱的家庭中的孩子,是不可能诚实的。家长可怜的伪装欺骗不了孩子,他被逼退到一个不真实的和幻想的世界中。请记住,孩子虽然不明白,但他们感觉得到。

如果你奖励或处罚你的孩子……
  奖励孩子带来的危险不如处罚的危险大,但是奖品对孩子的破坏性影响却不易显现。奖是多余的,而且是消极性的。为了奖品做一件事,就等于说这件事本身不值得做。
  因为报酬会引起嫉妒,它对孩子心理会产生不良影响。一个孩子不喜欢弟弟,常是因妈妈一句“弟弟比你做得好”引起的。对他来说,妈妈的话是因为弟弟比他好而给弟弟的一种奖励。
  当我们了解孩子对一切事物的自然而然的兴趣时,便会知道奖励和惩罚的危险性了。奖励与惩罚都会影响孩子兴趣的发展。孩子真正的兴趣是他整个个性自发的生命力,它应该是完全自发的。
  注意力可以逼出来,因为它们在我们知觉范围之内。我们可以勉强注意黑板,而心却在海盗上,因此注意力虽然能逼出来,兴趣却不能,没有人能逼我对集邮感兴趣,连我自己也不能逼自己去集邮。而奖励、惩罚都在强迫孩子对某些事物发生兴趣。
  报酬应当是主观的,应该是工作完成后一种自我满足的感觉。世界上有许多无聊的工作,像挖煤、装机器零件、挖水道、计算数字等等,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我们强迫孩子学习他们没有兴趣的科目,不过是想使他们将来能适应社会上的无聊工作而已。假如玛丽要认字或学数学,那应该是她自己有兴趣,而不应该是因为要博得妈妈的喜欢,或想要得到一辆新脚踏车。
  父母对孩子前途的恐惧常使他们贿赂孩子,“等你认得字时爸爸就给你买一辆脚踏车。”另外一种贿赂方式是用感情打动孩子的心,“假如你每学期总是最后一名的话,妈妈会很难过。”以上两种贿赂的方法都是不顾孩子真正兴趣的。
  处罚永远是一种恨的行为。处罚的行为表示老师或父母恨孩子,而孩子也会感觉到这一点。挨打的孩子对父母表示出的那种明显的悔过或者其他亲热,都不是真正的爱。真正的感觉是恨,但他不得不把它乔装成爱,以避免他的罪恶感。
  最糟的是,处罚和恨永远是恶性循环。体罚是恨的发泄,而体罚又给孩子带来更多的恨,更多的恨使孩子的行为更坏,于是就有更多的体罚。结果孩子就成了无礼、凶暴和极有破坏性的仇恨者。因为被惩罚惯了,所以他故意犯错,来引起他父母感情上的反应,假如不是爱的话,恨也行。因此小孩就挨打,然后忏悔,但是第二天他又重蹈覆辙。
  假如惩罚可以成功,也许我们可以拥护它。诚然,它可从恐惧压制的手段中收到效果,但是有多少被罚的孩子因元气受损而一辈子没有活力,有多少孩子因反抗而变成害群之马,是无可估量的。我从未听见一个家长说:“我用打骂来管教我的孩子,他现在是多么好啊!”相反的,我不知听了多少如此可悲的故事,“我打也打过了,道理也讲过了,我什么方法都用尽了,他却是愈变愈坏!”
  被惩罚的孩子的确愈变愈坏。最糟的是,他将来会变成一个爱体罚的家长,而恨就一代一代不断绵延下去。

如果你的孩子跟你要零花钱……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钱是爱的象征:比尔叔叔给我两先令半,玛丽阿姨给我五先令,因此,阿姨比叔叔更爱我。父母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一点,因此经常给孩子太多零花钱而将他宠坏。
  没有人在一生中能逃出金钱的网。它无处不在,它决定我们坐在贵宾席或末席,也决定我们的孩子暑假到私立夏令营还是在街上或公园内度过。金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一位母亲会开玩笑地叫着说:“就是给我世界上所有的金子,我也不会出卖我的儿子。”五分钟以后,她会因为儿子打破一先令一只的杯子而揍他。金钱的价值是家庭纪律的基本出发点——“别动那东西,因为它很值钱。”
  父母给孩子带来对金钱的忧虑。我经常听见小孩惊慌地的哭着说:“我把手表砸破了,我不敢告诉妈妈,我不知道她会怎样罚我。”
  有时我们也会看见相反的一面,小孩故意打破东西以表示对家庭的恨,“我要让不爱我的爸爸妈妈来赔这些东西,当尼尔寄赔偿单给他们时,那他们才好受呢!”
  给小孩钱宁可少不可多,给太多会破坏孩子的价值观。家长也常常会给孩子一辆他不会细心照料的美丽昂贵的脚踏车、一架无线电,或者一样没有创造性的玩具。
  太多金钱会损伤一个孩子的幻想生活。送给孩子一艘五英镑的船,会把他用木头造船的乐趣完全打消。一个小女孩非常珍惜她自己做的烂布娃娃,而不稀罕买来的穿着讲究、会睡会叫的洋娃娃。
  我发现小孩并不重视金钱。家庭积蓄制度对孩子的期望未免太高,这是叫他只对今天有兴趣的时候就“为明天着想”。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在银行里有九英镑对他并无意义,特别是当他想到,父母也许有一天会全部取出来替他买一样他不喜欢的东西时,他会觉得更无意义。

如果你的孩子问及性……
  如果父母都很诚实的回答孩子的问题,而父母本身对性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压抑的话,性教育会成为儿童生活中很自然的部分。告诉孩子性方面的知识当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在情感方面。
  要满足孩子对性的好奇只不过是要知道如何说得更明白一点而已。一个小孩有时想知道,为什么不是每一匹公马都是种马,或者每一匹公羊不都是牡羊。答案涉及四岁孩子无法理解的观念,因为阉割是对四岁小孩解释不清的事。在这种情形下,每个家长只好尽力而为,同时要记住谎言和遁词是用不得的。
  一个五岁的男孩在父亲的口袋里掏出一枚保险套,自然就问父亲那是什么东西。他接受父亲简单而明了的回答,而丝毫不觉得奇怪。
  在某种情形下,我觉得可以对孩子说,这事情太复杂,要等以后才解释得清楚,因为别的事情你也是一样处理的。举例来说:孩子问一架机器怎么动,或者谁创造上帝时,父母可以回答说,那个问题太复杂,他那年纪还不能了解。
  保留一个问题暂不解答,远比一些愚蠢的父母告诉孩子太多来得妙。我记得我们有一个学生,她是一个十五岁的瑞士女孩子,告诉我:“厄格(十岁)以为小孩是医生送来的,我很早就知道小孩是哪里来的。妈妈告诉过我,她还告诉我许多别的呢!”我问她还知道些什么,她告诉我所有同性恋和性变态等等行为。这就是一个不妙的例子,那个母亲应该只回答孩子问的问题。她对孩子天性之无知,使她告诉孩子许多吸收不了的知识,结果那女儿就变得有点精神变态。
  历来性都被认为是下流的,如今又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变成不能随便提的了,不是因为它太坏,而是因为它太好。有些家长告诉孩子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应以一种精神的、神秘的和宗教的崇拜对待它。这种态度又会引起新的性恐惧和压抑。假如小孩对性有健康的看法,其后也有健康的爱情生活,性一定要合实际,性就是性,把它提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不过是画蛇添足而已。
  假如我的建议不够清楚或不合实际,我提议年轻父母在孩子问及性的时候,不要表示任何羞愧、憎厌或者道学的样子。只有这样,小孩对性的态度才不会被压抑,他才不会恨他的肉体,这样一个孩子不需要别人教导、警告或其它帮助。假如我们能使小孩不把性看成罪恶,他长大后就会成为一个道德的人,而不是一个教训人家的道德家。
摒弃限制儿童发展的清规戒律,废弃外在的道德说教,放弃披着真理与科学外衣的系统知识教育,给儿童以充分的自由和发展空间。听起来像是痴人说梦,但它不仅是英国著名自由主义教育家尼尔(Alexander Sutherland Neil)坚定的教育信念,而且是他亲历亲为颇具震撼力的教育实践。这一切,确实在他创办的夏山学校真实地上演过。以至于他的《夏山学校》被翻译为多种文字,并成为美国600多所大学的必修课程。1961年,美国成立了夏山协会,以鼓励人们建立类似的标榜民主和自由的学校。
    对儿童的成长而言,一切的教育都是一种冒险。尼尔的冒险在于给予儿童充分的自由,在于“夏山”成为儿童自由发展的学校。为此,尼尔“不得不放弃所有的管训、指导、约束,以及一切道德训练与一切宗教教育。”有人说尼尔勇敢,是在冒险,可尼尔回答说,“这并不需要勇气。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坚定的信念,认为孩子天性是善良的而不是邪恶的。40年来我们这一信念从未动摇,而且已成了绝对的信仰。”
    夏山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首先,上课是自由的,孩子们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学校确有课程表,但这只是为教师准备的。其次,教师从来就不是“治疗师”,更不是“教书匠”,而只是一个“谈话者”。再次,书本是学校中最不重要的一部分,所有学生需要的只是基本读物,其余应该有的是工具、泥巴、运动、戏剧、图画和自由。再其次,夏山是一所民主自治的学校,一切有关团体生活都由星期六晚上的学校大会投票决定,每个教师和学生不论长幼,都只有一票的权力,孩子的一票与校长的一票具有同等的权力和作用。
    尼尔认为,教育“应该依照儿童的意志,而不该依照焦急的父母或自以为是的教育家的看法去生活。所有家长与教师的关系与指导只会造成一些机器人。”这种主张在尼尔的另一本重要著作《自由儿童》中表述得似乎更加鲜明和激进。
    尼尔对儿童的尊重甚至超过了包括卢梭、杜威在内的任何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儿童生来是善良的,是好的,“天下没有问题儿童,只有问题家长。说得更恰当一点,只有一个问题人类。”对待所谓的“问题儿童”,教师的作用不是“治疗”,而是“预防”,教师的工作就是“不干涉儿童和赞同一切他自己不赞许的东西----那就是强加在他身上的良心----也就是对他自己的仇恨”。
    冥冥之中我似乎感觉到,夏山学校强调的自由儿童和自由发展,就是唤醒一种人性和人心,强调人性在不知不觉中的审思与觉醒。这种儿童的纯真品性就是马丁•布贝尔所说的“真诚、选择与决定、责任感”。我们总在说教会学生“做人”,这个“做人”,其实就是拥有不带任何政治意识的人的基本德性或品性,就是指“真诚、选择与决定、责任感”。
    一列火车从起点站出发,摇摇晃晃奔向前方,车上的乘客至少知道它的前站和终点,但我们谁都难以说清楚现实所采取的教育方式就必然导致一种如何卓越的品性和儿童成长的结果。从此意义上说,一切的教育对人的幸福来说就是一种冒险。但有的冒险是极力指向儿童幸福和命运的可能性,指向一种积极的合价值的可能生活。正因为如此,巴西教育家Paulo Freire和美国教育家Maxine Greene都十分赞成可能性教育。因为,教育问题本身是一种可能性问题。卓越的教育是对可能性的最大化的选择,是对儿童幸福和良好命运的无限接近。
    教育中的冒险似乎是必然的。但有教育良知的人们,总是很觉悟地明白,要在冒险中去追求某种可能和可能性。这种可能和可能性,就是所谓的教育之梦。但在我们现实的教育中,我听到的是太多的对现实的无奈甚至抱怨。梭罗说:“绝大多数人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如果绝大多数教师就是这种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之中的人们,那他的教育就绝对是一种对儿童伤害性的冒险!
    生命的可能是教育的永恒主题。(转自:开心网)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19: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尼尔的名言:我们宁愿培养快乐的清洁工,而不培养神经病的思想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4-20 19: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老人 发表于 2013-4-20 18:38
一周热门
新教育萤火虫亲子共读苏州分站参加“美好园
教育之“桃源”——英国的《夏山学校》

夏山学校给我的震撼太大了,原来学校可以这样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1-21 00:34 , Processed in 0.265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