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9|回复: 1

故乡与祖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8 19: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结果的花 于 2013-4-28 20:22 编辑

故乡与祖国
堂弟结婚,回了趟老家。
二叔说我,难得会来,给老少爷们敬个酒吧。我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整个酒桌,我只认识小海,我的发小,小时我们常常瞒着老师旷课去河里扑通,尽兴而回,下学回家的路上还不时打打架,自然,被老师罚站最多的也总是我俩。
“咱们这伙里就你走出去了,成了市民”小海感慨道。
  “哪里,我只是暂时在城里打工而已”。
  小海又要说什么,我举起杯,一饮而尽。小海也一饮而尽。
  满上。干了。
再满上,又干了。
  接下来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我拿着酒瓶子很尴尬的矗立在酒桌旁。小海看出我的尴尬,忙介绍道,“这是……”
酒桌上这几位终于清醒了,附和道,哎呀呀呀,还以为你是亲戚呢,原来你是……,我知道他们说不上来,赶紧端酒敬上,“我敬您一个”,这位上点岁数留胡子的,大手一挥,“停”,严肃的问道:“你认得我嘛?”
我摇头。
“论辈分该叫我啥?”
我再摇头。
小海赶紧帮我说道,“三大爷”,他平常不在家。所以……
“你啊,出去了,不能就忘本啊!”。他说得是那样的严肃,那样的语重心长,激动得那把胡子都抖个不停,周围的人一片附和,是呀是呀,并夹杂着闹声笑声,这一刻,我的存在价值就是被取笑,小海欲言,怕我尴尬,被我打住了。我终于发飙了。
“大爷,你认得我吗?”我反问。
他瞄瞄,瞅瞅。终于摇了头。
“大爷,这几十年咱两家有交往吗”
他低头想了会。再摇头。
“我们既不熟悉又不交往,不认得你咋成了忘本?”撂下这句话,酒桌上的人面面相觑,我佛袖而去。
你与我有恩吗?与我有情吗?与我有义吗?其实,我是记得你的,只不过你老了。
十几年前,当我的父母为我筹学费一筹莫展,向你张嘴时,你不帮也就算了,还热潮冷讽,“上学会有什么出息?”,伫立一旁说着风凉话,好不惬意!引来一片围观和附和,我父母当时羞愧得真想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回家后就给我励志一把,做人要争气!
凭什么,不认得你就成了忘本
故乡啊,凭什么让我爱你?
当我需要你时,当我的父母一筹莫展时,故乡啊,告诉我,你在哪里?
是的,我爱我的亲人,我爱我的发小。但这就等于爱你吗,故乡?一想到“你啊,出去了,不能就忘本啊”语重心长的腔调和那片附和的笑声,以及热潮冷讽,“上学会有什么出息”的风凉话,我就有股呕吐的冲动。
是的,我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那是因为这片黄土地埋着我的父亲。所以,我爱的无比深沉!
故乡啊故乡。
                                
故乡如此。祖国呢?
吾心安处即故乡。苏东坡说的。富兰克林说道,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文化的江山》刘刚先生写得特好,文化的中国才是我的祖国。
你会问,王朝的中国呢?王朝的中国当然是哪些王公贵族的,管我们寻常百姓什么事?
祖国来了,快跑!这是意大利一个农妇的呼唤。
美国打墨西哥,梭罗拒税,斩钉截铁道,“我不能让他们花我的钱去买子弹去杀人”,为此他被关进了监狱。
1942年,河南大旱,河南人盼着祖国来救济, “祖国啊,你在哪里?”饿着肚子的河南人没盼到,饿死了三百万;日本人打到河南后,开始赈灾,于是,戏剧的一幕出现了,河南的农民为日本人卖命打老蒋。当整个舆论谴责河南人民不爱国时,只是因为这些上层人士没有遭受过饥饿,他们不懂得,在饥荒面前,粮食就是祖国!
冯小刚在《开讲啦》做节目说道,那些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文人之所以不折腰,那是因为他家里一定还有五斗米,至少有五斗米。是的,替那些饿死鬼想想,一个不让你活命的国家还值得你去殉道吗?
1933年,农学家董时进在《大公报》上发表《就利用“无组织”和“非现代”来与日本一拼》一文,说道,“……到必要时,我们正不妨利用百姓的弱点,使军阀惯用的手段,去榨他们的钱,拉他们的夫。反正我们的百姓好对付,能吃苦,肯服从,就拉他们上前线去死,尽其所有拿去供军需,他们也不会出一句怨言”。胡适针锋相对道:“老实说,我读了这种议论,真很生气。我要很诚恳地对董先生说:如果这才是救国,亡国又是什么?董先生的‘我们’究竟是谁?董先生是不是‘我们’的一个?‘他们’又是谁?董先生又是不是‘他们’的一个?这样无心肝的‘我们’牵着‘好对付,能吃苦,肯服从’的‘他们’‘上前线去死’——如果这叫做‘作战’,我情愿亡国,决不愿学着这种壮语主张作战!”
国富还是民富,“要大炮还是要黄油”,昔日的苏联这个国家选择了前者,而苏联的公民们,用脚投票选择了后者,一夜之间,苏联解体,这个巨兽轰然倒下,人民拍手称快,弹冠相庆。
生活高于一切,生活就是我的祖国。
据美国移民局透露,2001年到2009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是59万多人,而2011年移民美国的数量超过100万人,2012年符合条件的移民人数至少将达到130万人。
另据福布斯排行榜调查,目前中国大约六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或正在移民国外,三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拥有海外资产,至少有十几万亿财富已经被席卷而去。
一次课间,办公室一同事说道,假如你现在中了五千万,不想移民的请举手?十个人的办公室,只有一个人举手。老教师出去是为了享受生活,那边空气好,食品安全,医疗好;中年老师出去更多是为孩子的教育着想;年轻老师要的是更自由的生活,更有尊严的活着。
杜君立一语中的指出,“移民的原因有许多种,但最关键的是安全感缺失;这包括生命的安全,财产的安全,食品的安全,空气的安全,教育的安全,权利的安全等等。”
在一个走在人行道上,随时都有可能飞来横祸的国度里;在一个随时都会有临时工的警察闯进民宅,把男人打伤致残,把女人活活强奸的国度里;在一个随时都可以把一个到京上访的正常人扔进精神病院,不经过任何手续,就判定为精神病人的国度里;在一个一夜之间就可以用推土机把公民的房子肆意推到的国度里;在一个权钱交易,权贵横行,一边是大量资产海外转移,一边是找不到工作,看不起病,甚至孩子们连最差的打工子弟都上不起的国度里;……
打开窗户怕雾霾,关上关上窗户怕禽流感;菜里的毒素,肉里的激素,染色的馒头,三聚氰胺和毒胶囊的横行,更重要的是,水的污染和空气的糟糕,试问,当一个人连干净的水和空气都不能拥有时,你怎么生活的起?学上不起,病看不起,房子买不起,开个小店税交不起,甚至连路边的老太太摔倒了都扶不起时,在这里,你感觉生活是如此的无助,你不得不问,祖国啊你在哪里?我需要你!
在一个生存本身就是很奢侈的国度里,我们还谈什么尊严,谈什么权利,谈什么安全!对它,你怎么能够爱得起?
办公室里哪个举手的人是我,不是我假大空,我曾在一次课堂上这样说道:
二十年前,我们的城市,头顶的蓝天是那么的蓝,白云是那样的白,水是那样的清,喝起来是那样的清甜,夜晚,繁星是那样好看……
二十年后,一切都改变了。当我们在诅咒身边的邯钢和电厂时,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环境恶化的帮凶:
我不止一次扔过塑料垃圾
我不止一次用过一次性筷子
我不止一次随地倒过垃圾
我不止一次践踏过草坪
我摘过公园里玫瑰花
……
能移民出去的永远是少数人,试问,哪一个国家能盛下我们15亿人口。这注定,我们大多人无处逃避。
怎们办?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做改变者。从我们自己做起,就从点点滴滴做起。如果自己不上进,即使有一天,邯钢和电厂迁出去,我们的环境依然是“贫穷”!
众所周知,伦敦也曾有过大雾霾,西方诸国也有过环境恶化的历史,所以,只要诸君从自己做起,诸君共同努力,也许用不了二十年,我们的环境就会回来。头顶蓝天还是那么的蓝,白云还是那样的白,水还是那样的清,喝起来还是那样的清甜,夜晚,繁星还是那样好看……
这时,一个学生站起来,“老师,要是电厂不迁,邯钢不搬,政府还不重视,怎么办?
我说,那就交给时间,相信未来吧。但要紧的是先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做帮凶!
最后,我有两句话与同学们共勉:
你在哪里,你的国家就在哪里!
平平淡淡生活,一天天的殉道!
……
近日很多学生拿着小红旗,喊着口号,“打到小日本,保护钓鱼岛”。
“你怎么不在办工作桌子上插小红旗啊?老师你不爱国吗”?我告诉他们,你爱你的国,我爱我的国,咱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不是一个国吗?”学生反驳的理直气壮。
在雨果的小说《九三年》里,有一段师生对话:“老师,我们两人的乌托邦区别就在这里:您要义务兵役,我要学校;您梦想人成为士兵,我梦想人成为公民;您希望人拥有强力,我希望人拥有思想。您要一个利剑共和国……我要一个思想共和国。”
孩子们,其实,我们的区别也在这里。但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一致的。因为,我相信时间,相信未来。
相比小小的钓鱼岛,我更关心是的当下自己的权利和尊严,安全,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等,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好,即使国家有再多的土地,于我而言,有什么用?
许锡良曾说道:有些国人很有意思,他们活着的时候保不住自己的土地,保不住自己的房屋,保不住自己的财产,保不住自己的自由,保不住自己的生计,保不住自己的孩子;哪天不小心死了的话还可能保不住自己的尸体、保不住自己在死亡名单上的名字。但是一谈到保钓,立刻就激昂起来、热血起来,仿佛自己是国家的主人……
    许先生举了一例:有一位颇有一些小资情调的女孩,手拿一面小国旗,刚刚参加完抗日游行活动回到自己的停车位,结果掩面失声痛哭了,因为她的日产车被爱国主义者们砸得面目全非,而且连肇事者都无法找到了。只能自认倒霉了。
她感觉自己很无助。刚才她还口口声声喊的祖国,这一刻,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不知跑到了哪里?
周国平针对“爱国主义”说道,“人性比民族性更根本,爱生命比爱国更根本,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真正令人费解的是,某些人的头脑怎么会与这么简单的道理如此格格不入,以至于非要在人性光辉终于闪亮之处高喊民族主义口号不可。”
李承鹏这样定义:爱国主义不是一边说外人抢劫我们的土地,一边亲自强拆了我们的房子;不是一边说恶邻让我们石油紧缺,一边派出发改委只涨不降;不是一边高喊强盗强奸了我们的母亲,一边在大地震里让很多的母亲被欺侮……的主义。我想让所有人记住,(在汶川地震中)那个妇人看得见自己孩子的碎花花衣角,看得见小小的手还在动,却无能为力。
他接着补充道:爱国主义是给孩子修校舍时少一分回扣,多几根钢筋;爱国主义是少修点豪华办公楼,多建些让灾民过冬的房屋;爱国主义是少喝点天价茅台,多吐槽些醒世真言……是少宣传些感动中国的虚假英雄,多公布些溘然逝去的平民名字,让平民在这个国能自由迁徙、念书,而不是五证齐全才能在城市读书,记得在每一个纪念日,长歌当哭,每一朵平凡的生命像莲花般灿烂。
国家是什么?是为谁服务的?这是每个公民必须的考虑的问题。我不能容忍自己学生的头脑成为别有用心者思想的跑马场。
    1976年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弗里德曼曾说:“除了公民们各自为之服役的意见一致的目标以外,他不承认国家的任何目标;除了公民们各自为之奋斗的意见一致的理想以外,他不承认国家的任何理想。”
“自由人既不会问他的国家能为他做些什么,也不会问他能为他的国家做些什么。而是会问:我和我的同胞们能通过政府做些什么。以便尽到我们个人的责任,达到我们各自的目标和理想,其中最重要的是:保护我们的自由”。
富兰克林说道,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吾心安处即故乡,苏东坡说。于我而言,生活高于一切,生活就是我的祖国。
祖国是干什么的?毛泽东讲:为人民服务!但人民这个词太模糊,其实,准确的说,是为业主服务,因为国家只是物业。多么常识的道理啊,可居然被颠倒了几千年。这真是一个会搞笑的民族!
物业书写历史的时代已成为历史,而业主书写自己历史的时代已经到来!诚如当年毛泽东在井冈山对中国命运所预言的那样(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这样写道):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是的,业主的时代已到来,犹如朝日喷薄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3-4-29 08: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5.12的爱国帖
                                                                                                                         李承鹏
那年油菜花比往年晚开了整整一个月,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那时人们还相信专家,专家说花期推迟很正常,青蛙上街很正常。那天我正在书房赶一篇文章,地动时还以为家猫在脚下调皮。直到满书架的书往外弹飞,才明白是地震。

大地煮沸一样抖动,地下有无数双手在抓脚后跟。我拼命冲到楼下,高楼摇晃、灯杆倾斜,天边发出妖冶的青蓝,把侥幸逃脱的人们脸上照出异样的光。总之那个景象十分特殊,像末日降临……入夜,慢慢地才知道都江堰死了很多人,北川封路,血库缺血。那时我正处于一个爱国青年的尾声,纠结处热情最猛烈,我认为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要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通宵张罗捐款后,清晨即与唐建光、郑褚进到北川。


可是我在北川一中面临着人生最大一个困扰。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五层高的新楼倒塌后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而几十年前修的旧楼竟没有倒塌。也无法解释大楼像饼干般脆掉后,建渣里竟没什么钢筋,以至于在一楼上课的学生都没来得及逃脱。一个妇人一直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已不太哭得出声,只嘶哑地指着那堆很渺小的建渣:看,那是我娃娃呀,她的手还在动,还没死,可是我扯不出来她啊……那个情景令人崩溃,我看得见那个女娃娃碎花衣服的一角,还有其他孩子的衣角,他们中的很多还在动,手在动,脚在动,有细小的呻吟。可按部队命令我们不能上前,据说废墟不能轻易站人,以免引起二次崩塌。

就这样,眼看孩子们的身体在动,与那些石头一起,慢慢变冷、悄无声息,而我无能为力。

在此之前我是个爱国青年,相信生活的不幸是敌对势力造成的。我曾在球评里写“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因为这些家伙是南京大屠杀的后裔。骂过CNN长了口蹄疫,因为它的主持人蒂弗莱说中国几千年来都是暴民和垃圾。我并不反对抵制家乐福,认为从这可以唤醒民族意识。我家离美领馆很近,99年美国导弹轰炸我驻南大使馆时,我在美领馆外高举过愤怒的拳头,烧过报纸,同年前往美国采访时,我还写过一句“像一枚导弹打进美国本土”,深觉这句子十分有力。



站在北川学校废墟前的我很困惑。我依然爱国,但渐渐明白建渣里的钢筋并不是帝国主义悄悄抽走的,那些孩子也不是死于侵略者的魔爪,而死于自己人的脏手。我更困惑,为什么911死难者都有名字,我们的孩子没有名字……

如果晚年写自传,我将以2008为基点。在此之前我是一个混蛋,自以为是,从无怀疑,像面对手上的指纹一样以为掌握了人间道理。震后那段时间,我天天在北川的大山里孤魂野鬼一样晃荡,有时与其他志愿者一起救出一些老人和小孩,有时就对着残垣断壁发呆。这是更难熬的青春期,被折磨的并非发育的身体,而是信念。

有天我无意发现有一所完好无损的希望小学,甚至玻璃窗都没怎么震碎。我得知,地震发生后学生们在老师带领下翻过三座大山,安全逃到山下。我问校长和老师为什么出现这个奇迹。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感谢那个监工。


那个监工是捐款企业派来的,不负责施工,可他天天用小锤子敲水泥柱子听声音。他是工程兵出身,能从声音里听出柱子里沙子的含量、圆石比例、水泥标号是否匹配,如果不合格,就责令施工队返工,如果施工队不愿意返工,他就大吵大闹。老师告诉我,那些日子工地上除了施工声音就是这个监工跟人吵架的声音。除了因质量问题吵,就是为了追款跟当地政府吵。众所周知的原因,企业的捐款大多先交当地政府掌握,再由政府拨给指派的施工单位……最后一架是关于操场的,他吼出一句:黑什么,不能黑教育。终于追款成功修起了操场,小小的操场。

大地震发生时,正是这个小小操场庇护了几百名孩子。

大地震那天,这名监工吼叫着从山下拼命往山上跑,当听说孩子们都躲在操场安然无羔,这条汉子倒在地下哭得稀里哗啦。


我问,这所学校是不是用了特殊标准才修得这么坚固。他说:不,只是按国家普通建筑标准修建的。我又得知,这个监工监理了五所学校,那场大地震中奇迹般地无一垮塌。他说:没什么奇迹,所谓奇迹,就是你修房子时,能在十年之前想到十年之后的事情。

可是他从来不能被主流媒体宣传,名字也一直不能公布,后又传出他所属的企业其实涉黑。前两年的一天晚上,他打来电话,说正在被精神病医生治疗着,老婆也离婚了,他现在想带着女儿逃出四川,问我能不能帮他远离这是非之地,在北方找一个工作……后来我们就断了联系。

我从2008年开始变化,一个人生平第一次看到无数的冤魂,肯定会变化。那些碎花花的衣角、还在动着的小手,之后一年之久不断出现在梦中,而我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是我的困惑,我们不能公布那些死去孩子的名字,也不能公布救了很多孩子的监工名字。今天是汶川大震四周年,这里正式公布他的名字:句艳东。



最近大家很爱谈爱国主义,基于上面的故事,我慢慢得知,不能狭隘理解爱国主义就是敢于抵御外敌,爱国主义更是敢于抗争内贼。如同你爱你们村,不仅表现于敢同别村抢水源时打架,更表现在勤恳耕种、爱护资源、不对本村妇女耍流氓。如果一方面欺负本村人民,一方面为了财主利益勇敢跟别村打架,这不叫爱国主义,这叫勇当家丁。

我们当然要用血肉筑起新的长城,可长城也应该要保护我们的血肉。爱国主义应该是双向的,单向收费的不是爱国主义,是向君主效忠。

我认为句艳东是十足的爱国者,他没去攻打钓鱼岛黄岩岛,可他救了很多孩子,他应当得到彰显。当然这很可能将远离他的一生,因为名望的舞台已被骗子占领。我在灾区的见闻,多少骗子假太阳光辉之名横行,让青年热烈膜拜……这是更大的灾难,我们深爱的国家正在逆淘汰、逆宣传、逆袭真相,如果一个国家的爱国主义宣传着一些骗子,这个爱国主义本身就是骗局。


我的爱国主义:给应得者以所得,给窃取者以剥夺。国家始能昌盛。

有件小事,5.13下午再次强烈余震,部队命令我们外撤。走了几公里撤到山口时正碰到央视张泉灵在时空连线,无意中我一身雨水和血迹的形象被摄进镜头。刚到山下,一个素以厚道著称的央视记者打来电话:你丫真会出风头,没事儿你跑北川干嘛呀,抢我们台镜头。我说:日你妈。绝交至今。

一月后回京碰一著名央视仁义大哥。聊起豆腐渣工程,我说:贪官该杀几个。仁义大哥深邃地看着我:不,中国的事情要慢慢来,否则就会乱,毕竟重建还要靠他们呀。又过三年,我批评了“共和国脊梁”倪萍。仁义大哥电话里斥责:你丫骂倪大姐干什么呢,人家倪大姐可是好人哪。我在香港书展调侃于丹余秋雨伪善,为权力洗地。仁义大哥再斥:想不到这几年你变成这种人,承鹏,咱不能只破坏不建设,不能见着政府干的事都是错的。


我曾经如此欣赏仁义大哥,现在彼此天各一方,形同陌路。他那些公平正义的名言在微博流传,星光灿烂,粉丝推崇。以及类似仁义大哥这样的爱国者总说:不管国家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我们仍要爱这个国。我觉得这是个病句,我爱这个国,可我不能去爱豆腐渣工程,更不能去爱给学校修豆腐渣却给自己修豪华办公楼的政府官员。指出这个国家的疾病,正是对它进行建设很重要的一环。

我坚持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只是历经2008年的奥运、毒牛奶特别是汶川大地震,我重新定义爱国主义:爱国主义不是一边说外人抢劫我们的土地,一边亲自强拆了我们的房子;不是一边说恶邻让我们石油紧缺,一边派出发改委只涨不降;不是一边高喊强盗强奸了我们的母亲,一边在大地震里让很多的母亲被欺侮……的主义。我想让所有人记住,那个妇人看得见自己孩子的碎花花衣角,看得见小小的手还在动,却无能为力。

我历经世事,才明白这个珍贵的道理:所谓爱国,就是会为这个国家发生的一些操蛋的事而感到羞愧,并尝试改变现状。



我的这条微博伤害了很多爱国者的感情,纷纷斥责我为汉奸。可我认为,在中国官不至厅局级,财产不过一个亿,每年不去国外考察几趟哪好意思夸自己是汉奸。又说我是带路党,可是不拿几张绿卡儿女不开着法拉利去名校上学不在美国置几处房产哪有资格带路。还有说,母亲无论怎样打骂过我们,可毕竟是生我养我的亲妈啊。我就突然想起爱国者曲啸当初也这么说。可常识是,谁见过这么下毒手打骂自己孩子的亲妈?

我其实并不那么反对打黄岩,可反对只打黄岩不打黄贼。可爱国者的逻辑是:打黄贼得给政府一些时间,打黄岩迫不及待。对此我只有一个解析:多少黄贼,假打黄岩之名逃于法网之外。就想起五四运动中的梅思平,假爱国之名火烧曹家,可日本人打来时第一批就参加了汪伪政府。

这样比爱国主义胸大肌其实很难证明真伪,说实话这三十年中国实力取得不小进步,至少近期内不太可能有日本鬼子打进家门,那些组织义勇军去炸炮楼的行为基本属于自我催眠的英雄幻想。不如让我们谈谈务实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是给孩子修校舍时少一分回扣,多几根钢筋;爱国主义是少修点豪华办公楼,多建些让灾民过冬的房屋;爱国主义是少喝点天价茅台,多吐槽些醒世真言……是少宣传些感动中国的虚假英雄,多公布些溘然逝去的平民名字,让平民在这个国能自由迁徙、念书,而不是五证齐全才能在京城读书,记得在每一个纪念日,长歌当哭,每一朵平凡的生命像莲花般灿烂。

重要的不是拥有广袤的领土,而是每个人拥有生活的尊严。我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爱的不是国家专政机器,而是去爱一种共同价值观……

小小黄岩,以我军威武几排炮就打成粉齑,收回失地指日可待,以壮国威;重重汶川,多少魂灵在飞,不惩前毖后,君将空负民心。

我是一个爱国者,我在乎庞大的领土多一个小岛的名字,更在乎小小的纪念碑上回归数万亡灵的真实姓名——是为写在5.12的爱国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9-21 15:46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