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7|回复: 15

汶川地震五年祭:文明人最起码的职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6 17: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结果的花 发表于 2013-5-15 06:36
中国人缺的就是较真的精神!
台湾人和宪法较真,认为它就是真的,较真了几十年,而后它就成了真的。 ...

有时不能想得太多,想的太多会让自己感受到不安;有时不敢想的太多,想的太多会让自己感受无限压力。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0: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结果的花 于 2013-5-12 10:39 编辑

汶川地震五年祭:文明人最起码的职责就是自我检讨
危害最大的不是罪恶,而是挂着正义名号下的伪正义
                                      卢梭
今天是5·12,汶川地震五周年。地震之后,国人每年都在祭奠,总感觉缺了点什么,直到雅安地震发生,我们恍然大悟,我们缺的就是自我检讨,自我灵魂的拷问!
258年前,里斯本发生了九级大地震,这是人类史上其中一次破坏性最大和死伤人数最多的地震,大地震后随之而来的火灾和海啸几乎将整个里斯本付之一炬。当以伏尔泰为首的思想界以天灾为借口,以批判神学来安慰人心时,卢梭挺身而出,告诉世人,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谁让“两万栋六至七层的房屋挤在一起”,都是人祸,关上帝什么事? “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文明人最起码的职责就是学会自我检讨。天灾皆是人祸。
那天,李承鹏在北川一中救灾时,心中有个巨大困扰:无法解释为什么五层高的新楼倒塌后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而几十年前修的旧楼竟没有倒塌。也无法解释大楼像饼干般脆掉后,建渣里竟没什么钢筋,以至于在一楼上课的学生都没来得及逃脱。
他的疑惑很快转变成全国人的愤怒。而后,全国各个中小学的楼房进行了加固,以至于影响了学校教学的正常秩序。
当时人们还迷信专家学者,正如李承鹏所说:那年油菜花比往年晚开了整整一个月,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那时人们还相信专家,专家说花期推迟很正常,青蛙上街很正常。
直到李承鹏看到满书架的书往外弹飞时,他才明白是地震来了。这一刻,他对专家们的愤怒可想而知!
就在地震发生的前一年,2007年,英国Durham大学著名地质系教授 Alexander Densmore率领其研究小组主要对美国西部和中国西南进行地质板块地形学研究。在TECTONICS(地质板块学)发表一些列文章,结论是:“北川和彭关(音译)断层在一些地点不断发生表面断裂,断层已经长到足够导致持续强震的程度,将是造成这个地区强地震的主要潜在危险”。
可惜这些文章并没有引起国人和当地政府的重视,并被斥为危言耸听!一年后,汶川地震。
汶川地震后,按理说,我们更应该学会反省和自我检讨。
地震后,人们担心会不会有另一场地震,一位国际知名的日本地质学家Yuzo Ishikawa(Japanese Magnetic Observatory )强调:“从历史上看,那个地区一旦发生较强的地震,相邻的另一个地区不久后也会发生较强的地震,所以那个地区的人在随后的几年里都应该保持足够的警惕”。
在大家伙都疑虑的时候,身为中国地震局特约研究员、北大教授的沉正康先生挺身而出,在《自然.地球科学》上撰文(2009年),声称汶川大地震是「四千年一遇」,百年内不会再有大地震。
雅安政府也集多路地质、地震、水利、建筑专家济济一堂,言之凿凿,信誓坦坦公布,当地不会发生大地震,让老百姓放心。
结果,他们给上天开了一个玩笑,2013年4月20日,雅安发生了7.0级地震!这个玩笑的代价就是几百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变成一具具尸体,多少完整的家庭顷刻间家破人亡!
悲剧又重演了。
我们还不反省和检讨。天灾皆是人祸!
灾难与法治赛跑。
20121022日,意大利地区法院将6名专家一个政府官员判了6年监禁,罪名是“过失杀人”。法院认为,他们在200946日发生的一场6.3级大地震前做了错误预测,并建议人们“只管放心地在家喝红酒”。这场地震中,有309人死亡。
  在案件结案呈辞的时候,检方引述了证人吉多·菲欧拉万提的证词。他说:“如果换个场景,我的家人很有可能会选择逃离。可是,我的父亲告诉他们那些专家的言论。最终,他们选择留在原地。”菲欧拉万提的父亲在地震中死亡。
此外,法庭还要求7名被告赔偿受害者,并承担诉讼费。
在波兰,人们把一处集中营遇害者的骨灰堆到一起进行纪念,上面写着“我们的命运是你们的警示”。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
米兰昆德兰说道:人们与权力的斗争其实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在这个最擅长表演的,最擅长把悲剧变成喜剧的国度里,在这个你好我好大家皆好声中,肇事者逃脱责任,甚至还会在邀功论赏中成为英雄的国度里,我想说,别让为英雄们所奏的凯歌声淹没了那些逝者的呻吟和哀鸣。
   我们该如何安慰哪些废墟下冤魂?
   告慰废墟下的冤魂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法律来讨回公道吧。起诉他们!冤有头债有主,这是最朴素的正义!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我们换不回逝者的生命,但可以换回亡者的尊严!
除了用讨回公道外,我们每个人更要做的事就是自我检讨和反思,这就是:拍着胸脯问问自己,我做了多少昧心的事?做了多少违心的事?
我们应该是文明人!
最后,我想起了鲁克先生那首诗歌:
               4年后想起汶川
不是这个特殊的日子,谁还能想起汶川?
泪水早已风干,岷江也不再呜咽
染红废墟的鲜血,已被野草和野花
反复覆盖
地狱里伸出的青筋暴突的控诉的血手
已变成留影时轻佻麻木的,胜利的
“V”

谁还记得大雨中,那些找不到主人的书包

草席下,那些不肯闭上的眼睛?
纪念碑华丽而冰冷
有谁一一清点过他们花朵一样的姓名?
那些坍塌的豆腐渣做的脊梁骨
在宽容的罪恶的黑夜里,又一根根
重为栋梁

汶川啊!每一块石头都是白骨,每一棵小草
都是冤魂!

明天又是母亲节,汶川的母亲们
死了儿女哭干了泪水的母亲们
有的已经衰老,有的重新怀孕
那满山的樱桃又快熟了,红红的鲜鲜的
多像欲说还休的,小小的
嘴唇

2012.5.12.下午,北京

点评

让人不相信专家了!但这是事实!发人深省!  发表于 2013-5-26 21:01
发表于 2013-5-12 10: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1、地震预测在当前还是没法做到的。没有具体地点和时间的预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基于这一条,预测不发生地震的专家同样是在胡说。

2、文明的社会需要反思,但对不文明的社会,需要的是遮掩和愚弄。

3、汶川地震,给这个民族留下了深重的创伤;但因为有了范美忠,也给这个民族的思想启蒙留下了浓彩的一笔。随着时间的推移,后者的意义会更加突出。

点评

专家是专家,决策者是决策者。  发表于 2013-5-26 21:03
发表于 2013-5-12 15: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太多,教训太多,只是反思太少甚至没有,检讨更不用说。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6: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xdq73 发表于 2013-5-12 10:56
1、地震预测在当前还是没法做到的。没有具体地点和时间的预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基于这一条,预测 ...

你的深刻,你的犀利,让人佩服,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6: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xdq73 发表于 2013-5-12 10:56
1、地震预测在当前还是没法做到的。没有具体地点和时间的预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基于这一条,预测 ...

地震开始拷问科学家的良心
心路独舞

这几天来,网络上一直流传着一篇题为《美国科学家五年前曾预测雅安是高危震区、被中国斥危言耸听》的文章,文中陈述:

五年前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人们担心会有另一次大地震,美国科学家亦预测四川雅安是高危区。但中国地震局特约研究员、北大教授沈正康在英国杂志《自然.地球科学》上撰文,指汶川大地震是「四千年一遇」,百年内不会再有大地震。雅安政府亦言之凿凿地说雅安发生大地震的风险很低,而成都市政府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主办的「汶川大地震与成都地质环境」研讨会也得出近期当地不会发生大地震的结论……

说实在的,看了这篇文章以后我当时的反应不是惊讶或气愤,多年的工作习惯已让我养成了先求证文中事实的习惯,那么美国科学家做过这种预测吗?北大的教授发过这样的文章吗?这两个疑问的证实最终成了问题的关键,因为要求证雅安、成都、四川政府的说法很简单,通过网上的搜索马上便可以证实为事实。
那么,这两个疑问的求证结果又是怎样的呢?下面看看我的搜索结果。

一、我们冤枉了北大教授吗?
沈正康,中国地震局科技委员会委员,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委员,《地球物理学报》、《地震学报》、《地震地质》、《大地测量与地球动力学》杂志编委。1982年春毕业于北京大学,1990年获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地球物理博士学位。1991-2001年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暨南加州地震研究中心博士后、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2001年8月回国。从1987年起开始从事运用GPS方法监测地形变及模型解释、地震物理学与地球动力学等方面的研究,主持过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联邦地质调查局、南加州地震研究中心、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科技部等多项研究项目。搜索的结果是,我果然在《自然地质科学》杂志中找到被质疑的文章(Nature Geoscience 2, 718-724, 2009),这是原文的摘要:

Slip maxima at fault junctions and rupturing of barriers during the 2008 Wenchuan earthquake
Zheng-Kang Shen, Jianbao Sun, Peizhen Zhang, YonggeWan, Min Wang, Roland Bürgmann, Yuehua Zeng, Weijun Gan, Hua Liao &Qingliang Wang
Abstract
The disastrous 12 May 2008 Wenchuan earthquake in China took the local population as well as scientists by surprise. Although the Longmen Shan fault zone—which includes the fault segments along which this earthquake nucleated—was well known, geologic and geodetic data indicate relatively low (<3 mm yr-1) deformation rates. Here we invert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and Interferometric 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data to infer fault geometry and slip distribution associated with the earthquake. Our analysis shows that the geometry of the fault changes along its length: in the southwest, the fault plane dips moderately to the northwest but becomes nearly vertical in the northeast. Associated with this is a change in the motion along the fault from predominantly thrusting to strike-slip. Peak slip along the fault occurs at the intersections of fault segments located near the towns of Yingxiu, Beichuan and Nanba, where fatalities and damage were concentrated. We suggest that these locations represent barriers that failed in a single event,enabling the rupture to cascade through several fault segments and cause a major moment magnitude (Mw) 7.9 earthquake. Using coseismic slip distribution and geodetic and geological slip rates, we estimate that the failure of barriers and rupture along multiple segments takes place approximately once in 4,000 years.

红色部分是当时文章的结论,也就是“四千年一遇”说法的来源,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网上可搜索到),沈正康先生是这样解释这个研究成果的:

通过分析“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卫星合成孔径雷达干涉测量”等方面的数据,从观测到的地表形状变化去推断出内部断层的结构变动,研究的结果显示,汶川地震涉及多个地质断层单元,而映秀、北川和南坝这3地附近为不同断层单元的连接交汇部,地震前承受着比其他地方高得多的压力,如同3个储量巨大的“能量库”。2008年5月12日,映秀镇附近的断层首先破裂,第一个交汇部失去稳定,由此产生的地震波带来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接连触发另外两个“能量库”,它们共同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导致汶川大地震的发生。测量数据表明,这3地接近地表处是汶川地震中的断层破裂极大区,是大地扭曲变形最为严重的地方。这些断层单元分别出现了4米至7米的“位错量”,即大地在地震后被撕裂的“伤口”大小。由于地球板块运动平时也在推动大地发生微小变化,通过卫星数据计算各地的形变累积速率,可以近似推算出同等规模地震的复发周期。在汶川地震涉及的各个断层单元中,有的地方地震复发周期只有一两千年,而有的地方却可能数倍于此。由于多个断层单元的相互作用才促发了汶川大地震,总的来说,这一地区再发生类似地震的周期约为4000年。

以上的结果证实了沈正康教授的确做过“四千年一遇”的预测,但我无法证实的是,沈教授的这个失误是纯粹的学术失误还是最近网文指责的充当“维稳工具”,我对沈先生并不了解,但作为专业人士我知道科研本来就是一个用试错法探索的过程,错误在所难免。但我也注意到以下这个事实,沈先生发表的文章在2009年,而我下面马上要讲述的文章则发表在2007年,即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前,而且出自国际知名地质学家和其他几个国家(包括中国)合作者的共同之手。

二、美国人预测过汶川和雅安为地震高发区吗?
我花了半天搜索这方面的文章,首先我声明因时间有限这样的搜索遗漏在所难免,我没有找到美国地质学家为第一作者的相关文章,我找到的是著名英国地质家联合世界上(包括美国和中国)很多科学家一起共同发表的研究结果。
英国Durham大学著名地质系教授 Alexander Densmore(点击名字进入)率领其研究小组主要对美国西部和中国西南进行地质板块地形学研究,他在加州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是这个研究领域里令人瞩目的权威人物,他早在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前的2007年就与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中国)的研究人员合作发表了以下的文章:
题目:西藏高原西部北川彭关断层的活动板块构造 (点击进入)
(Active tectonics of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t the eastern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作者:
Alexander L.Densmore, (英国)
Institute ofHazard and Risk Research and Department of Geography, Durham University, Durham,UK.
Michael A.Ellis (美国)
Center forEarthquake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University of Memphis,Memphis, Tennessee,USA.
Yong Li, (中国)
National KeyLaboratory of Oil and Gas Reservoir Geology andExploitation, Chengdu Universityof Technology, Chengdu, Sichuan, China.
Rongjun Zhou,(中国)
SeismologicalBureau of Sichuan Province, Chengdu, Sichuan, China.
Gregory S.Hancock (美国)
Department ofGeology,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Williamsburg,Virginia, USA.
Nicholas Richardson (瑞士)
Department ofEarth Sciences,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Zurich, Switzerland.
发表时间:2007年7月17日
发表杂志:
TECTONICS(地质板块学) , VOL. 26, TC4005, doi: 10.1029/ 2006TC001987, 2007
在这篇文章的结论里,作者们强调:“北川和彭关(音译)断层在一些地点不断发生表面断裂,断层已经长到足够导致持续强震的程度,将是造成这个地区强地震的主要潜在危险”。很显然,这篇文章在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前就已经对这个地区可能的强震危险进行了警告。不仅如此,汶川地震后第二天在媒体对这位英国教授的采访过程中他也强调:“(汶川附近地区的)地质断层非常活跃,历史上有过地震,现在发生了,将来还会发生,而地震的大小将取决于断层断裂的长度和两边相对运动的差别”。不仅是这位英国教授这样预测,一位国际知名的日本地质学家Yuzo Ishikawa(Japanese Magnetic Observatory )也发文强调:“在一个断层释放的能量将会累计到另一个断层,从历史上看,那个地区一旦发生较强的地震,相邻的另一个地区不久后也会发生较强的地震,所以那个地区的人在随后的几年里都应该保持足够的警惕”。
看到这里我想问的是,做为同行的沈先生对国际上这么多著名教授的研究结果是不知道、还是嗤之以鼻或因为其他的原因选择性地忽略而作出四千年一遇的结论?雅安地震夺走了近两百同胞的生命,很多孩子因此失去了父母,很多父母因此失去了唯一的孩子,而更多的人们失去了家园,这样惨烈的结果难道不拷问我们作为科学家的良心吗?
我无语。你呢?
五年前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人们担心会有另一次大地震,美国科学家亦预测四川雅安是高危区。奈何忠言逆耳,中共当局斥之为危言耸听,中国地震局特约研究员、北大教授沉正康在英国杂志《自然.地球科学》上撰文,指汶川大地震是「四千年一遇」,百年内不会再有大地震。

  大家可能还记得,去年意大利法庭以「过失杀人罪」,分别判处六名地震专家及一名政府官员六年刑期,原因是他们在○九年拉奎拉市大地震前错误发出「大地震机会不高」讯息,并唿吁市民在家安心饮红酒,结果那场地震夺走逾三百条人命,法庭指被告误导公众,令公众疏于防范。
  假如中国也有这么一条法律,可以「过失杀人罪」惩罚那些误尽苍生的专家及官员,老百姓肯定拍烂手掌。四川雅安大地震造成死伤枕藉,不单是天灾,专家及官员误导亦难辞其咎。
  五年前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人们担心会有另一次大地震,美国科学家亦预测四川雅安是高危区。奈何忠言逆耳,中共当局斥之为危言耸听,中国地震局特约研究员、北大教授沉正康在英国杂志《自然.地球科学》上撰文,指汶川大地震是「四千年一遇」,百年内不会再有大地震。
  雅安政府亦言之凿凿,指根据资料分析,雅安发生大地震的风险很低。成都市政府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主办过「汶川大地震与成都地质环境」研讨会,多路地质、地震、水利、建筑专家济济一堂,会议传出的讯息是,当地不会发生大地震。
  事实证明,这些专家全是滥竽充数之辈,他们的本职不是科学研究,而是充当当局「维稳压倒一切」的工具,是谎言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雅安地震造成多少家破人亡,难道这不是过失杀人吗?难道不应该将这些所谓的专家绳之以法吗?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6: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5:05
专家太多,教训太多,只是反思太少甚至没有,检讨更不用说。

4年后想起汶川

不是这个特殊的日子,谁还能想起汶川?
泪水早已风干,岷江也不再呜咽
染红废墟的鲜血,已被野草和野花
反复覆盖
地狱里伸出的青筋暴突的控诉的血手
已变成留影时轻佻麻木的,胜利的“V”

谁还记得大雨中,那些找不到主人的书包
草席下,那些不肯闭上的眼睛?
纪念碑华丽而冰冷
有谁一一清点过他们花朵一样的姓名?
那些坍塌的豆腐渣做的脊梁骨
在宽容的罪恶的黑夜里,又一根根
重为栋梁

汶川啊!每一块石头都是白骨,每一棵小草
都是冤魂!

明天又是母亲节,汶川的母亲们
死了儿女哭干了泪水的母亲们
有的已经衰老,有的重新怀孕
那满山的樱桃又快熟了,红红的鲜鲜的
多像欲说还休的,小小的
嘴唇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6: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5:05
专家太多,教训太多,只是反思太少甚至没有,检讨更不用说。

读这首诗总让人泪流满面!
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不幸,为它的健忘,为奴才们的粉丝太平,也为自己的麻木,,,,,, 告慰废墟下的冤魂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法律来讨回公道吧。起诉他们!冤有头债有主,这是最朴素的正义!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我们换不回逝者的生命,但可以换回亡者的尊严!
同时,在做事前,多摸摸自己的胸脯,披着灵魂去做事而不是相反。
 楼主| 发表于 2013-5-12 16: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5:05
专家太多,教训太多,只是反思太少甚至没有,检讨更不用说。

在波兰,人们把一处集中营遇害者的骨灰堆到一起进行纪念,上面写着“我们的命运是你们的警示”。

这句话,不仅要写在南京大屠杀的纪念馆里,更要写在汶川的废墟上,写在饿死2千万人的河南地标上,写在每个中国人的心坎上!
人在被刺激的时候,往往格外清醒。
发表于 2013-5-12 16: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教训不可怕,灾难也不可怕,可怕是失去良知,失去反思之心。
发表于 2013-5-12 17: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6:59
有时教训不可怕,灾难也不可怕,可怕是失去良知,失去反思之心。

更可怕的是你想反思却不让你反思。

点评

真的是这样。水至清则无鱼。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2 18:05
发表于 2013-5-12 18: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xdq73 发表于 2013-5-12 17:12
更可怕的是你想反思却不让你反思。

真的是这样。水至清则无鱼。
 楼主| 发表于 2013-5-15 06: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6:59
有时教训不可怕,灾难也不可怕,可怕是失去良知,失去反思之心。

是的。这是一个健忘的民族1
 楼主| 发表于 2013-5-15 06: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的菩提树 发表于 2013-5-12 18:05
真的是这样。水至清则无鱼。

中国人缺的就是较真的精神!
台湾人和宪法较真,认为它就是真的,较真了几十年,而后它就成了真的。

点评

有时不能想得太多,想的太多会让自己感受到不安;有时不敢想的太多,想的太多会让自己感受无限压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26 17:45
发表于 2013-5-28 21: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结果的花 发表于 2013-5-28 13:35
这种感觉也不断地刺痛着我。

感受内心的不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9-17 13:08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