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5|回复: 0

超越愚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2 21: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帅

  对于“中国教师的主流是愚昧的”这一论断,回答“YES”还是“NO”并不重要,因为教育的问题不仅仅是教师的问题,也因为教育的发展有其自身的逻辑,虽然它所遵循的逻辑可能是错的,但不是给出一个正确的评论就能改变的。我们需要把中国教育放到人类教育与心理学的发展史当中去考量,找出具体愚昧落后之处,从而使超越愚昧成为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教育还处在历史上新教育运动与精神分析运动之前的阶段,中国教师缺乏儿童视角与对人的心理的理解。具体表现为:中国教师只关注消除学生的症状,忽视寻找并理解学生问题背后的原因。

  中国教师有一个共识: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事实上,惩罚对儿童成长的危害人类已有成熟的研究,也找到了很多替代惩罚的教育方法。如果中国的教育离不开惩罚,只能说明我们的教育是愚昧落后的。主要原因在于,根据学校的考核标准,惩罚是最简单有效的达标手段,与学校考核无关的学生的心理健康、人格成长这些更重要的教育事项则可以忽视。因此,中国的教育离不开惩罚,不是因为惩罚是我们找到的最好的教育方法,而是因为我们人为制定了一个离不开惩罚的教育体制,把它当做客观事实加以接受,并宣布教育离不开惩罚。有权威专家还补充说,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一种虚弱的教育、脆弱的教育、不负责任的教育。

  在这样的共识基础上,教师的主要工作只能是研发各种惩罚技术,研究如何更有效地消除学生的症状。举个例子,在畅销书《班主任兵法》中有这样一个案例,有一个学生自高自大,不把别人放眼里,作者使用敲山震虎之兵法,加上“人最恐怖之事不是死,而是等死。”这个心理法则,最后使学生“再见到他时毕恭毕敬,谦卑无比。”虽然这位老师利用人的心理法则战胜了学生,但他已把自己干的事降低为驯兽。事实上,驯兽也要用到简单的行为主义学习理论,比如把好的行为和愉快体验连接起来,使这个行为得到强化;反之,把行为和痛苦体验连接,使它弱化。但是中国教师却把罚犯错的学生唱歌、做好事这些明显违反学习规律的教育技术奉为圭臬,并不断推陈出新,罚犯错的学生写诗、背诗等等。

  不可否认的是,有越来越多的教师开始注学生内心的成长。但是我们缺少人类自弗洛伊德以来关于人的高贵精神成果的烛照。我们也可以看到让犯错的学生写“心理病例”、“选举闲话能手”之类的心灵摧残手段通过专家的普及也成为一种共识。在教育杂志、教育博客中,“想尽一切办法”让学生羞愧、自我责罚、忏悔这样的教育随笔、教育案例俯拾即是。通过让学生认识自己的错误达到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目的,这种教育思路本身没有错。但是就像鸡蛋只有从内部打破蛋壳才会诞生新的生命一样,学生只有发自内心的自审,自我教育、自我完善才有可能。

  精神分析学认为,人的一生都在整合早年形成的性格。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埃里克森把人的一生可以分为既是连续的、又各有独特发展课题的八个发展阶段,青少年期的发展课题是自我同一性的确立。教师的任务应该是帮助学生整合自我,而不能把制造学生内心冲突当做教育的目标。诚然,没有人能生活在没有冲突的真空中,冲突是整合自我的契机,也有可能导致埃里克森所论述的自我同一性确立失败。

  每个人在生活过程中都会发展出一套维护自己心理生存的防御机制,被别人批评、惩罚的时候,感到羞愧、自责的时候,防御机制也会启动。如果教师过度批评、惩罚学生,把让学生羞愧、自责当教育目标来追求,或许可以起到一定的消除症状的作用,但是这样的教育是危险的,很可能使学生过度使用不成熟的防御机制,从而导致消极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乱。

  越来越多的校园自杀和杀人事件让我们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或许愚昧是人类的普遍困境,但是只有超越愚昧,我们才能将自己从婴儿期固着中解放出来,并为人类的发展作出贡献。


http://bbs.eduol.cn/thread-1898032-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3 02:32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