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红瓦绿树

【网师学员】唱响生命――红瓦绿树阅读专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9 15: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式教学 发表于 2014-1-19 16:04
好文章啊。

我们可以交流----如果您不以为我粗鄙的话------很想向您学习!

点评

太谦虚了,咱们互相学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19 19: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9 19: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瓦绿树 发表于 2014-8-19 15:14
我们可以交流----如果您不以为我粗鄙的话------很想向您学习!

太谦虚了,咱们互相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 08: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地关注,认真地学习!

点评

携手共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11-11 10: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1 10: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冲锋陷阵 发表于 2014-10-1 08:29
持续地关注,认真地学习!

携手共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14: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瓦绿树 于 2014-11-15 15:51 编辑

                                                                 梦游  (1)
                          怪诞的事
  夜,漆黑。
  舒将从被窝里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睡眼,摸索着拉开灯,房间内顿时被一片橘黄的光晕笼罩了起来。抬头看看墙上的老挂钟,刚刚才凌晨三点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了,舒将总在这个点醒来。似乎有谁在他大脑中植入了一个闹铃程序,到这点不醒不行。尽管还没完全清醒,舒将还是穿衣起床了,他知道即使不起来,躺在炕上也只能辗转反侧,胡思乱想了。
  夜里的铁山黑嘘嘘的,肃穆得很。若不是山头上那电视信号转播塔顶部一闪一闪的那点红光,几乎让人感觉这秋夜是已死的了。舒将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早起的这段日子的夜会是如此死寂,难道只有他一个人在活动?其他人连同一切的动物们都在昏睡吗?嗯,也许。
  舒将凭着感觉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上走去……这路实际上还算是平整的 ,镇政府这几年为了办好采摘节也拉过几车石头面子垫过的。
  秋风丝丝地拂过脸颊,舒将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将风衣夹紧,这深秋的风虽不强势但还是很有凉意的。
  他加紧了步子,他要赶在日出前到达铁山顶峰。这些日子他爱上了看日出。他是山下那所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长期的历史教学让他将原本就不是很丰盈的词汇忘了不少,因此他并不能以诗人的遣词造句来描述那日出的景象,他只是觉得喜欢那红日喷薄而出的势道,那景象让他有了某种冲动,让他回了青春。每次看完日出他都会觉得自己往年轻返回了一天,而不是前行了一天。这种感觉很让他陶醉。脚步声不大但是越走越快。
  快了,快到山顶了。舒将一面呼哧呼哧喘着,一面给自己加油。
  “哇欧~”蓦的,起了一声低鸣,很细很细的,但是舒将却听的很清楚,就像一个金庸小说里会传音入密的武林高手发出来的。舒将确定这不是什么猫狗野鸟之类的声音,这山里的动物,不管见过还是没见过的,对于它们的声音他还是很熟悉的,毕竟在这山下学校里待了接近二十年的光阴了,他是每天都要来这山中转上一圈的。“会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呢?”舒将脑子里迅速搜罗着积淀的知识,可是他终于没有找到答案。管他呢,总不会是什么鬼了怪了的吧!看日出要紧。他甩开步子向山上摸去……
  “快来看,妈。妈,快来看!花!开花了!”刚上五年级的怀远小跑着向家蹿,一面嘴里喊叫着。不等儿子跑进门,边婷便出了大门,“咋了儿子?一大早咋咋呼呼的。”“来,快来。开花了!”怀远并不解释,拉着妈妈向校长室门前跑去。
  真是怪事啊,这深秋的季节里咋就开了月季花了呢?边婷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只娇艳的月季花正骄傲的绽放着,那花瓣上面披了一层深秋的露珠,在初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宛如悬了一身的钻。连叶子上也是,只不过因为衬了叶的绿不像钻,更像一块块磨得圆润的翡翠了。边婷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伸手想去抚那花,半路上却停了下来,只是“啧啧”叹道:“怪诞,怪诞!好美,好美!”那月季花似是听懂了边婷的赞美,随了风跳了舞,这一跳不打紧,满身的珠光宝气顿时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只是更露了它原本的娇容了。“吃饭,吃饭,先吃饭。”边婷拉着怀远往家走去,争不能为了这花耽误了上学吧。一面走一面还絮叨着“怪诞,怪诞……”
  上课的铃声响了,办公室内空无一人。除了该到教室履行职责的去了岗,其他人是不会早到的。这几年来,在城里住的教师多了起来,走读的学生没几个了,走读的教师却多了起来。边婷哼着小曲在办公桌前坐下来,熟练地按了一下电脑开关,那电脑便刷地启动了起来,这可是新配的双核电脑。最近学校可算全副武装了,不仅教室内全部装上了电子白板,办公室内教师的办公机也走马灯似的换。自己上边用那台机器还没用熟练就又换新的了。
  “哎呀,边姐,就你一个人啊!”随着喊声,一个高挑个子的青年教师走了进来,戴着高度近视眼镜,面皮白皙,耳朵上戴了耳麦,声音开得挺大,是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这是吴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
  边婷抬头望了一眼吴凯,“小吴,快来。”吴凯很听话地走到边婷边上。“怪诞啊,这季节开花。”边婷一面说着,一面摸出手机翻出刚刚拍下的那月季花。“哇塞,好美啊!”吴凯很夸张地喊着,“哪个网站下载的?”“哪里是下载的,拍的,刚刚拍的。”“啊哈哈,你也太能忽悠了吧姐!这季节开花?还开的这么好看?啊哈哈……”这吴凯是个天生的活宝,再小的笑料到他这里都是本山的精品小品里的包袱,他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别笑了,是真的。就在校长室门前的花坛里。”边婷用手敲着办公桌,很认真地说。“是吗?我得去看看。”吴凯停了笑,撒腿跑了出去。
  一根烟功夫,吴凯回来了。却并没有兴奋的样子,而是满脸忧伤。边婷不解,“咋了?那花不在了?”“在。可是出事了。”“出事了?出啥事了?谁出事了?”从吴凯阴沉的脸上,边婷看出来了,一定是出大事了。
  ” 舒将老师出事了!”
  “什么?舒将?这家伙他妈的也敢出事?”边婷就是这脾气,一激动就要骂人。
  吴凯眼泪已经落下来了。用手指了指窗外。边婷往窗外看去,几个人抬着一副担架缓缓向舒将那两间屋子走去……
  边婷晃了晃身子,在椅子上瘫坐下来,脸色煞白煞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15: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瓦绿树 于 2014-11-15 14:59 编辑

                           梦游 (2)
                           边婷住院
  医院,806病房。
  洁白的墙壁似是刚刚粉刷过的,一尘不染。门正对的一张小桌上摆了一个五彩的玻璃花瓶,瓶内极温馨地插了一束康乃馨。落地时钟的钟摆慢悠悠地晃着……静脉滴注的管子刺眼地挂在架子上,液体一滴一滴地滴落。顺着管子往下看去是一张惨白的脸。双眸紧闭着,清晰可见的是那长长的睫毛。
  走廊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吴凯双手低垂着,竟不能自然摆动,木然地向来人走去 。进来的不是别人,是年轻的级部主任龙华生。龙双手抓住吴凯,急切地问:“怎么样?怎么样?没问题吧?”
  “还在昏迷。”吴凯机械地回答。
  “怪诞,简直怪诞了——”龙华生并不掩饰自己的疑惑“你说说看:舒将老师出事,怎么边婷来住院?”
  吴凯用眼望着他,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哎,乱了,乱了。谁来替他们的课?”龙华生边说,边走向病房。
  电梯门莫名地开着,似乎正在等他们。二人上了电梯,龙华生熟练地按了8楼的键。吴凯默默地跟在后面,并不言语,只是心里暗暗发问:你咋知道住8楼呢?……
  湾陆医院是华州这个县级市最好的医院,住院处8楼是这医院最具水准的病房区。龙华生径奔806病房,推开了房门。龙凯心下又生了疑:你咋知道住这间病房呢?……自己昨天陪120急救车过来的,这段时间除边婷的丈夫、父母过来探望过没见到其他人啊。
  “人呢?”龙和吴同时喊道。——他们面前的病床上已经空空如也。静脉滴注的管子低垂着,液体在一滴滴滴落。地板上已经有一片湿处……
  会到哪里去了呢?
  正在二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护士端着输液药盘走了进来。二人正要问明边婷的去向,没想到护士首先发问了:“人呢?你们把人弄哪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16: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瓦绿树 于 2014-11-15 14:58 编辑

                             梦游(3)
                       校长落泪
  太阳在东墙外那棵老树上挂着,光线少有的柔和,风一丝也没有。这是深秋季节里很难得的好天气。
  一辆宝石红雪铁龙轿车滑到铁山中学的大门外。年近70的门卫老黄立刻小跑着从室内出来开了门,他知道这是杨校长的车子。轿车进了门,一反常态地居然没有鸣笛致意。不过,门卫是不会见怪的——人家大小是个校长,正股级干部呢。要不是杨校长开恩,再加上自己那个虽然不争气但在社会上还是很吃得开的小舅子好话说了一箩筐,大字不识几个的自己怎么能在这里穿上治安服站岗呢?哎,得感谢人家啊,虽然工资少了一点,每月只有一千元,但是有两个人轮流值班,两班倒,基本上不会耽误自己白天做点农活的。门卫满脸笑容地朝校长的车子敬了一个礼。也许是这个敬礼管了用,“滴”,校长按了一下喇叭。老黄被这一声突然鸣笛吓了一跳,但还是立马“啪”又还了一个礼。
  车子在校长室门前的停车场内熄了火。
  车门打开,一只铮亮的皮鞋从里面伸出来,接着探出一个差不多可以数清头发根数的脑袋,下一秒,一个矮胖的肉墩站在了车外——虽然身子比那辆雪铁龙高不出多少,但宽度还是有的——很让人怀疑他开车时那个主驾的座位是不是能独立完成承载他的任务。回转身来,看得清了,浓眉大眼、高鼻阔嘴,颇有几分官相——是校长下来了!杨探身摸出公文包,放腋下夹住,锁死车门,摸出手机,“德旺,立即召集中层干部到我办公室。”
  杨校长办公室的门并没有上锁,空调早已打开。推开门,一股暖洋洋的风吹过来。这是办公室主任办的。校长是个老寒腿,怕冷,一到秋天就得开空调的。据说是初中时候伺候同班同学时在那个条件简陋的乡村医院的湿地上睡了一周留下的后遗症。于是,办公室主任的职责中就多了一条:给校长开门、开空调。一切就这样进行着,谁也没有提出过异议。
  校长刚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德旺就推门进来了,满脸的红光。德旺是铁山中学的“老革命”了,今年45岁,学校东边那个只有70户的村子里的人,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他靠过的校长有5个,资历没的说,铁山中学的“教师师德标准”里面的“工作日不得饮酒”的禁令对他基本不起作用。反正有领导来检查的时候,德旺会很乖地请个假呆在家里不朝面的。这不,一大早又满脸通红的,看来又喝了两口。
  德旺搬了个椅子在校长对面坐下来——
  “咋样?校长。舒将老师咋样?”
  “嗯~”杨校长叹了一口气,“刚刚从省城医院窜回来,看来没什么希望了,估计不死也是个植物人……”话没说完,眼中已是含了泪水。德旺从桌上的纸抽里拉出两张纸悄悄递了过去。
  办公室内陷入两个男人尴尬的氛围中……
  不大一会,中层们都来了,围着那圆形会议桌坐了下来。
  杨校长搓搓那刚刚落过泪的眼睛,直截了当地开口讲话了:“昨天发生的事大家都应该知道了,舒将老师在铁山顶峰晨练中莫名其妙地受伤,现正在省城医院接受治疗。医院已经基本确诊,受了严重的脑外伤。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警方不排除他人故意伤害的嫌疑。可惜的是目前舒将老师还在昏迷中……另外,边婷老师也莫名其妙地住进了咱们华州医院……当然,这二者之间是没有什么联系的,你们说是吧?”杨望了望大家,没人接话。杨似乎也并不期待大家说什么“这样吧,为了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德旺跟徐主任商量一下,立即启用那两个来见习的大学生。嗯,启用,立即启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2 19: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请您别笑话我确实无知,为什么后面的章节都是符号我看不到字呢?前面的情节很有悬念,舒将老师怎么受的伤

点评

是系统不让提交。。生了乱码。。。信笔而来的,期待您的批评指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11-12 2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20: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蜗牛的快乐 发表于 2014-11-12 19:00
还请您别笑话我确实无知,为什么后面的章节都是符号我看不到字呢?前面的情节很有悬念,舒将老师怎么受的伤 ...

是系统不让提交。。生了乱码。。。信笔而来的,期待您的批评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2 20: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是这样的,期待您的精彩故事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20: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闲来无事,信笔涂鸦,只为预防老年痴呆^……呵呵   幸勿见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3 15: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不能续写文章了???写好后为什么不能发表呢??管理员在不在??能告诉我原因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5 14: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瓦绿树 于 2014-11-16 08:53 编辑


梦游(4)







  边婷归校

              湾陆医院8楼。中午时分。依旧没有见到边婷的影子。龙华生、吴凯团团转。跟护士要人吗?那个当班的护士早已经哭得花枝乱颤了。护士长一通训斥下来,任谁都会怕怕的,何况这么个刚从省卫生学院毕业的小护士呢。
  这小护士也真够可怜的,第三天单独当班,就遇到这么个难缠的主-边婷。你说你既然昏迷了,咋还能自己跑出去呢?又会跑到哪里去了呢?她一边抹着泪一边慢楼道内找。龙华生、吴凯自然也不会闲着。几个暂时没事做的护士也加入了找寻边婷的队伍。
  搜索范围逐步扩大。眼瞅着8楼是要搜完了,就是死活见不到边婷的影子。
  小护士那个委屈啊,心想:要是被我找到你,我先狠狠地训斥你一番,就像护士长训斥我一样。奶奶的,你个死昏迷的怎么就突然没了踪影呐?这样想着,突然,对面放射科的医生喊了一声“这里。在这里。”随着这一声喊,众人都围了过来。小护士第一个跑上前来,果然是边婷。慢慢悠悠地从楼梯口冒了出来,正一步三晃地往这边病房走呢。
  小护士哪里还顾得上批评,抓住边婷的胳膊,一个劲地摇,“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到哪里去了啊?你咋就自己跑出去了啊?“一面说,一面眼泪又流了下来。
  边婷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突然离开病房会招来这么多人的寻找。无神地双眼很痴呆地看着小护士。龙华生、吴凯也已经跑了过来,陪着边婷回到了病房。
  边婷说,自己在病房内醒来后,就记起一大早发生的事,她想,那个舒将是不是应该也来了这医院了啊?这样想着,便有了去打探一番的念头。从床上爬起来往楼下望了望,偏巧就有一群人抬着个担架往急诊那边走,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寸,龙华生来看望边婷,此刻正好也走进了医院的大门。一见到龙华生,边婷更坚定了自己的认知:是了,一定是舒将被抬进医院了。得去看看,嗯,看看,马上就去。这样想着手早已拔下了输液管。走了出去。当然,她只能失望而归了,她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车祸受害者。舒将已经去了省城医院。
  看来,边婷的身体状况没什么问题的,只是因为突然间听说舒将出事了,且眼瞅着一副担架抬了一个血淋淋的人走进校园而受了刺激,暂时性昏迷。在征得医生的同意后,边婷便在龙华生和吴凯的陪同下办理了出院手续,坐上了回校的出租车。路上,龙华生拨通了杨校长的电话……
  
  杨校长早已等在校门口。德望和几个中层干部也齐刷刷地立等。在接到龙华生电话那刻,杨校长激动得要哭。感谢天,感谢地,你个边婷啊,终于还是没事,要是你再住上几天院,这影响就大了。一个舒将莫名受伤就已经让铁山中学的名气大增了——教体局局长也不知道是咋知道的,一大早就给自己打电话过问了这件事。几个平日常坐的校长也怀着各种心思拨打了自己的电话。一时之间,自己这个校长有点炙手可热了。
  如今这社会,当校长最怕的就是出安全事故,尤其是学生安全事故。当然,教师的安全也是要重视地。
  
  出租车在校门口停了下来,杨校长亲自去给边婷拉开了车门。边婷目无表情地走了下来,机械地说了一句:“让校长担心了。”说完,自顾自地往里就走。杨校长示意了一下站在边上的年轻的团委书记王海美。王走上前去搀了边婷。大家都被边婷的行为镇住了!你说你个边婷,昏迷一阵子咋脾气就大了起来呢?再说了,我们也没有得罪你啊。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一种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的感觉,无味地随校长走进校门。
  空气很沉闷,要憋死人了。
  一个学生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来到龙华生的面前“老师,快点,周毅、王浩波两个人在打魏丽。”“哪里?”“走廊。”龙华生抬腿向教学楼奔去。刚进教学楼,就看见一张血脸向自己这边跑来,他一眼就认出那正是魏丽,身后还有两个人正向她追来,不是周毅、王浩波两个混小子又会是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5 14: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5)
                                                                               打架事件
  
  
  
  
          中午的阳光依旧很温柔,自空中播撒下来,抚摸了人的脸,让人脸上都洋溢了幸福。都说“十月小阳春”,看来不假。可是,龙华生并没有感到一点点幸福,他正在被怒火燃烧着----
  
  初一办公室内那盆绿萝朝气蓬勃地长着,有几根藤蔓已经垂在花盆外。龙华生端坐办公桌前。面前站着两个学生,将头埋在胸前。龙华生有点激动,用手敲着桌子,“说,你们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如羽毛落在水上,并没有任何回应,两个学生兀自低头站着,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这让龙华生很生气,“啪”地拍了桌子,“说,为什么不说?哑巴了?”两个学生似是真的哑巴了,依然没有回应。他最痛恨的就是学生装哑巴,“滚,给我滚出去。”龙华生几乎是在咆哮。这下子,学生有反应了,很听话地走出办公室,在门外不声不响地站着……
  龙华生倒一杯水,小喝一口。闭上眼睛,仰面沉思:你说咋整?自己刚出去一上午,班内竟然发生了这等事——两个混小子竟然公然把一个女孩子在走廊内压倒在地,一顿胖揍。恶劣,太恶劣了!龙华生真想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两个混小子,可是理智终于让他压住了火。他知道,他是不能跟学生动手的,要不然学生家长怪罪下来,自己吃不了得兜着走!可是,火只是暂时压了下去,没多长时间就又起来了,熊熊地烧得他心痛。作为级部主任兼班主任他原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整个考核优之类的,可是,这次事件估计要让他的这个念想断线,因为学校明确规定:发生重大安全责任事故,一票否决。魏丽那张满是血的脸,又浮现在他眼前——这件事应该算重大了。也不知道魏丽到底伤的怎样,要是她的家长因为这事跑到学校又哭又闹该咋办?不行,不能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想到这里,他摸出手机,拨通了德旺的电话——是德旺开车送魏丽去医院的。居然是忙音。这让他忐忑不安,会不会很严重呢?咋不接电话呢?不行,得找那两个小子的家长前来。他翻出学生通讯录,在周毅、王浩波两人的名字上狠狠地划了一道红杠。摸起了手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5 15: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瓦绿树 于 2014-11-18 08:52 编辑

      梦游(6)
  虚惊一场
  
       龙华生摸出电话的当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那两个混小子。两人是来认错的,低声地蚊子哼似的“老师,我们错了。”
        错了?现在知道错了?把人打成那个样子知道错了?晚了!一想到魏丽那张血脸,龙华生气就不打一处来,“来来来,正好,省的我亲自拨打电话了,你们两个抓紧时间给家长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到学校来。”说着,把电话往两人面前一扔。电话在桌子上的玻璃板上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周毅倒是痛快,伸手拾起电话,二话不说,立马拨号。把个龙华生差点气死,好啊你这小子,没事人一样是不?好,好,你厉害!你有种!等你家长来了,看我不狠狠烧把火,让你家长狠整你。正这样想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德旺。龙华生立即起身,“咋样?德旺。魏丽没什么问题吧?”德旺端过龙华生的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水,也不答话,往门外喊了一声:“进来吧你!”
       谁啊?龙华生正纳闷,一件花布小袄的衣摆闪进了门。是魏丽!龙华生立即做出了判断,这件衣服他太熟悉了,魏丽自打入秋以来一直穿着它,就没有换过。小袄进来了,半天人才磨磨蹭蹭挨进来,的确是魏丽!只是脸上并没有血迹,很光鲜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龙华生一头雾水,不是满脸的血吗?什么神医给治疗的?这么快就完好如初了?
         “你没事吧?魏丽。”龙华生以惯性思维询问道。不等魏丽回答,德旺就接过话来,“没事,没事。我的姑奶奶,你要吓死我不成?”说着,抬起手指戳着魏丽的脑门“你能耐啊你,昂。真能耐。”咕咚咚,又喝了一口水。
          “到底什么情况?”龙华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鼻血!”德旺把杯子一放,又抬手指着魏丽,“这姑奶奶抹了满脸的鼻血!”,说完自己竟扑哧地笑了出来。龙华生哭笑不得,是啊,魏丽是有个流鼻血的小毛病,课堂上就流过好几次,为此事他还专门约了她爸详谈了一次。没成想,边上那两个混小子竟然也憋不住扑哧扑哧笑了出来。龙华生伸手抓过来二人,“还笑?你们居然还笑?”不由分说,伸手从办公桌上摸起教学用的圆规,照准二人的屁股噼噼啪啪打了下去……门外几个黑脑袋嘎嘎笑着跑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0-21 01:52 , Processed in 0.2496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