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张立国

我的学生我的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13: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SAM_7869_副本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13: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SAM_7867_副本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5: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常听人说:“没文化,真可怕”。可“文化”到底是什么呢?是学历?经历?阅历?还是…… 今日看到了一个很靠谱的解释,说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 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5: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路径很清晰:发现每一位学生的不同,唤醒每一位学生的潜能,启动每一位学生的内动力,让每一位学生成为自我发展的承担者。只有解放了学生,让他们拥有相信自己的力量,他们才能去实现心中的梦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6: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立国 于 2014-9-30 16:15 编辑

    感觉最近特忙,身体真的有点受不了。班主任、语文、品社课工作,每周课时12节,还有三节自习,早晨的晨诵、中午的午读!并且还在学校承担点别的工作,每天光是学校事务就忙死了!唉!!真的很羡慕专心教学的老师们啊,每天能够抽出足够的时间进行教学,走进学生,走进班级!    以上周为例:
    9月22日(周一),上午第三节参加学校班子会议,下午整理津贴补助表格,开车到教育局核算中心上交表格;
    9月23日(周二):早晨早到校值班,晨诵、大课间时间检查学生,没课的时候检查老师们办公;下午带领学生除草(三节课),下午值班到六点;
    9月24日(周三):上午到教育局核算中心上交在校生明细表,到电业局上交电费,到联通网点修学校电话的用户名;下午在校安装教育统计软件,安装了三台电脑都不行;
    9月25日(周四):上午在学校整理报账单据,填写学校财务预算月报表;下午2:30到教育局参加学生保险会议;开完会到核算中心报账;
    9月26日(周五):上午在学校安装教育统计软件,还是不行,下午到实验小学填写教育统计表格,带回四年级科学课本……
    每天学校的事务都满满的,只能是抽时间从事班主任工作、从事教学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 20: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给照片配上说明就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4 19: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心,责任心,细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6 07: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28日(周日):上午在学校幼儿园的保险的统计表(幼儿园两个班,只有两名教师,没有时间整理),下午整理全校的学生保险表格(意外伤害险、校方责任险、监护人责任险),放学前把表格统计好,上报教育局,下班后幼儿园的家长打电话说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报错了,要求修改,仔细一核查,好几个信息出现错误;
9月29日(周一):上午第一节课召集全体班主任把自己学生的表格仔细检查一遍,看看是否出现错误;第二节课整理表格,再次上报教育局;下午到教育局第一会议室参加迎接教育部检查教育均衡的会议;
9月30日(周二):上午填写教育均衡的相关表格,上报教育局;在校值班一天;
10月1日:接校长通知,明天上午到教育局第一会议室参加教育均衡的会议;
10月2日:上午和校长一起到教育局参加教育均衡的会议;下午到开发区一中参加教师资格证网上注册的培训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6 13: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孝”、“爱”、“礼”、“强”不就是现代教育所缺失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15: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立国 于 2014-10-15 15:11 编辑

让教师活得有尊严

李奇勇

      教师,这个曾经与“天地君亲”一道,在中国享受膜拜的职业,如今早已走下神坛,成为一个普通的职业。从教育的平民化、世俗化和社会分工的细化来讲,这并非坏事。但是,教师职业的特殊性,要求从业者须保持思想自由、精神独立,同时要有自尊、自信。因为,唯有教师自尊、自信,才能传递给学生尊严和快乐,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
   中国终于在2013年实现教育投入占GDP总量4%的目标。但是,这些经费大都用在了改善学校硬件条件上,学校建起了新校舍,教室装上了“班班通”等多媒体,操场也铺上了塑胶跑道。教育硬件资源得到极大补充,有些学校的硬件水平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水平。
   学校标准化建设迈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我们距离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也越来越近,可学生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更多的好处,教师的境遇也没有切实得到改善。教师仍然在为投入与产出的不对等而苦恼,为付出与回报的不匹配而纠结。备课时,他们病重的父母也许正没钱看病;上课时,他们的妻子可能正在外劳累奔波;批改作业时,他们的孩子可能还前途未卜……柴米油盐酱醋茶,同你我一样,教师也是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也要面对生老病死、成家立业等问题。虽然在课堂上、在校园里,他们愿意放下烦恼、奉献自己,但他们也只可以付出自身,甚至很多时候,除了尊严,教师再没有可以奉献的东西。
   当今,很多地区农村教师的收入只能勉强糊口,他们买不起房子、养不起老人。对于城镇学校的教师,多数人的境遇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好。这些都是导致教师队伍中能真正安心一生从教者不多的原因。一方面,相较于很多职业,教师的工资不一定是最低的,但其他职业所包含的隐性收入和福利,以及其职业带来的名利与好处,却是教师职业所没有的。另一方面,“教而优则校,校而优则局”,由教师升为校长,再到局长,是很多好教师的梦想,甚至有人想一步跳离“教”门,直接转为公务员。
   当教师不再高高在上、受人景仰,当教师缺乏为人师者应有的尊严和魅力。这样的教师怎么能够传递更多的正能量,引导新一代走向美好明天。
   常听人们诟病:大学里有大厦无大师,中学里有人气少人味。操场虽艳,却青春无色。学生可以在比以往都光鲜亮丽的教室里学习,却没能形成相匹配的素质和能力。重硬件、轻软件,重技术、轻人文,许多设备从搬进校园就开始闲置,甚至一个西部县城的中学,宁愿把经费用在建造恒温游泳馆上,也不用于增加教师收入。
   这就是我们的学校,这就是我们的教育,一边用大量资金堆砌校园,一边用空洞的师德鼓励教师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改善办学硬件条件不遗余力,可偏不愿为改善教师工作和生活状态多一点投入。爱建高楼大厦、喜看宽庭敞院,却无视在里面活生生的人。
   民族前途系于今日学子,今日学子的状态则取决于教师。多关心、关爱我们的教师吧,让他们活得自信、自尊,快乐、幸福,学生才能拥有更美好的明天,我们的民族才会有更长远的未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15: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立国 于 2014-10-15 15:24 编辑

民国时期教授的风骨

    同为橘,逾淮而变枳,地气使然;同为人,逾时而变质,时事使然。人生一世,风骨为重,风骨源于骨气,骨气出自骨头,肾主骨生髓,一个被抽掉了骨头的知识分子,一个大势已去的宫廷阉人,焉来风骨?故前者成为犬儒,后者统称太监。犬儒与太监的共性是,没有是非,只有利益,忠于主子的是这类人,摇身一变陷害主子的也是这类人。一个连人格都不要的人,还奢望他能对其主子忠贞不二从一而终?崇祯帝危难时,想召集一次御前会议,而莅临者只崇祯一人。那些每天三呼万岁的文武大臣哪里去了?那些每日歌功颂德的御用文人哪里去了?那些誓死捍卫皇上的太监哪里去了?崇祯如梦初醒,泪如雨下,对家人也是对自己仰天长叹:愿世世代代不要生在帝王家!可怜袁崇焕们剐的剐跑的跑,剩下一堆软溜溜的糊涂蛋怎能撑起大明万里江山?
    没有独立人格、自由精神组合的国度,永远是脆弱的。独立人格、自由精神就是风骨,就是那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鲁迅是铜豌豆,毛泽东认为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岂止鲁迅,经历过五四精神历练的民国教授们又有几个是吃软饭的?那是真正的教授啊,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虽非圣人亦不远矣。他们的人格、骨气、言论经得起跨世纪的检验,可谓历久弥新。时至今日,在他们中间我们找不到反民主的教授,也找不到污蔑国民素质低的教授、更找不到自愿去势的阉人教授。相反,我们看到的是,奉行君子不党的教授,不合作的教授,拒不做官的教授,视尊严为生命的教授。
    傅斯年一生不党,拒不做官,他认为:教授做官是"全为大粪堆上插一朵花"。
    傅斯年才华横溢,桀骜不驯。朝野上下,唯有傅斯年翘着二郎腿跟蒋介石讲话。蒋介石对傅斯年的恃才自傲也不放在心上,相反,欣赏有加,一心把傅斯年拉入政府当官,1946年初,蒋介石要补充一个国府委员,直接点将要傅斯年。陈布雷了解傅斯年的志向与秉性,对蒋介石说:"他怕不干吧"。蒋介石求才心切,要求"大家劝他"。任凭说客说破了天,傅斯年坚决不肯加入政府。蒋介石死了心,转而想拉胡适进入政府,希望傅斯年能做做说服工作,结果傅斯年也竭力反对。在给胡适的信中傅斯年说,一旦加入政府,就没有了说话的自由,也就失去了说话的分量。他劝胡适要保持名节,其中有一句话极有分量:"借重先生,全为大粪堆上插一朵花。"
    从1938年起,傅斯年以社会名流的身份被聘为国民参政员。强敌入侵,国难方殷,然而国民党政府自身的腐败和黑暗已使国家濒临崩溃的边缘。傅斯年以学者的良知和责任,直言国民党政治上的失败,数次揭露行政院长孔祥熙和宋子文的腐败无能,由此而得"傅大炮"之名。傅斯年弹劾孔祥熙时,蒋介石为平息此事,特意请他吃饭,并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用的人"。傅斯年的回答是:"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大气磅礴的傅斯年,不畏权势,敢讲真话,"虽千万人,吾往矣。"胡适说,傅斯年"无沦在什么地方,总是一个力量",使浑浊不堪的权力集团不得不有所忌惮。
1945年12月间,西南联大学生因反内战活动而与当地军警发生流血冲突。时任北大代理校长的傅斯年赶过去,见到对惨案负有直接责任的关麟征,劈头便说:从前我们是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
    对傅斯年的骨气,连一向目空一切的李敖也赞誉有加:傅斯年终其一生不肯加入国民党。他不但不加入国民党,还鼓励他的老师胡适要采取跟国民党并不很合作的态度。这一点我觉得傅斯年很了不起……他们要发挥这个知识分子的力量,可是又不想被国民党吃掉,不被国民党同化……真正的夹缝里面的自由主义者,不做国民党也不做共产党。蒋介石到台湾后,把傅斯年当作"座上宾",时常邀请他到总统府吃饭,商议国事。到台湾来以后,有一天,当时的代总统李宗仁到台湾来,在台北的松山飞机场要下飞机的时候,蒋介石跑去欢迎李宗仁。在松山机场的会客室里面,蒋介石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的就是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傅斯年怎么坐的?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拿着烟斗,叼在嘴里,跟蒋介石指手画脚讲话。其他的满朝文武全部站在旁边,没有人在蒋介石面前敢坐下。凭这一点大家就知道傅斯年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在台湾的地位。
    遗憾的是,这位敢说话、办实事的台大校长,来台湾不到一年,就在参加省参议会第五次会议时突然倒在了议会厅。蒋介石闻讯后,立即派行政院长陈诚前去指挥抢救,动员台湾所有名医,不惜任何代价抢救傅斯年。他本人则守候在电话旁,焦急等待陈诚每半小时的汇报。傅斯年因脑溢血去世,享年仅54岁。傅斯年逝世后,蒋介石亲临追悼会致祭,参加追悼会者5000余人,哀荣至极。
与傅斯年同时代的还有一位教授叫刘文典。刘文典因跟蒋介石拍桌叫板而名噪当时。他的经典理念是:"大学不是衙门,不需要向权贵献媚。"
    1928年,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当时蒋介石刚掌握大权不久,多次表示要到安徽大学去视察,但刘拒绝其到校"训话"--正像美国的学校拒绝奥巴马演讲一样,八十年前的中国教育也是独立的。后来,蒋虽如愿以偿,可在他视察时,校园到处冷冷清清,并没有领袖所希望的那种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场面。对此刘文典的解释是:"大学不是衙门,不需要向权贵献媚。"安徽大学闹学潮时,蒋介石传令刘文典当面向他汇报。刘文典对蒋介石给教育部下达的通知里使用了"责令、责成"、"纵容学生闹事"等词十分不满,声言"我刘叔雅并非贩夫走卒,即是高官也不应对我呼之而来,挥手而去"。见蒋介石时,他戴礼帽着长衫,昂首阔步,如入无人之境,对蒋介石视而不见。蒋介石冲口问:"你是刘文典么?"刘文典傲然应答:"字叔雅,文典只是父母长辈叫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叫的"。蒋要刘交出在学潮中闹事的共产党员名单,要严惩罢课学生。刘文典说:"我只知道教书,不知道谁是共产党。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
    蒋介石拍案而起:"刘文典,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东西?简直一个封建遗老!不把你这学阀撤掉,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刘文典反唇相讥:"蒋介石,你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纯粹一个封建军阀"!说到激烈处,两人互相拍桌大骂,一个骂"你是学阀",一个骂"你是新军阀"。蒋介石遂以"治学不严"的罪名,把刘校长关押。此事在全国学术界引起了极大震动。安庆的学生举行示威游行,要求"保障人权"、"释放刘文典"。后来,经国民党元老蔡元培等说情、力保,陈立夫又从中斡旋,蒋才以"即日离皖"为条件,释放了刘文典。刘文典虽然被迫离开了自己创立的安徽大学,但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请他担任国文系主任。蒋和国民党当局都没有干预,刘一直在名牌大学做教授,讲授《庄子》,一样头角峥嵘,桀骜不驯。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教授们的人格尊严受到挑战的时候,没有人去拍马逢迎,他们宁愿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抛弃地位以保持尊严。学者傅国涌提供的张奚若教授"要蒋介石滚蛋"的事例,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抗战期间,身为西南联大政治学教授的张奚若被聘为国民参议员,有一次开会时,他当着蒋介石的面发言批评国民党的腐败和独裁,蒋粗暴地打断他的发言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别太刻薄"。张奚若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从此不再出席参政会。等到下一次参政会开会,当局寄来路费和通知,他当即回电一封:"无政可参,路费退回"。1946年初,他应学生邀请,在西南联大图书馆前的草坪上做了一次大为轰动一时的讲演,听众达六、七千人,他在正式讲演前大声说:"假如我有机会看到蒋先生,我一定对他说,请他下野。这是客气话。说得不客气点,便是请他滚蛋!"尽管蒋并没有因此为难他,但他要公开说出这些话无疑还是需要勇气的。没有担当也就没有尊严可言,真正的尊严来自学者的骨气。
    如果说张奚若的不合作是为尊严而战,那么,柳诒征教授的言论则是为国家而战。柳诒征教授训斥政府官员:"没有民主修养就不配做民主国家的官吏"!
    柳诒征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文、历史教授。先后执教于清华大学、北京女子大学和东北大学;1929年重返南京,任教中央大学,并担任南京图书馆馆长、考试院委员、江苏省参议员。抗战胜利后,柳诒征当选为江苏省参议员,凡与国计民生有关之事,他总是仗义执言。一次,参议会开会时,省主席及各厅厅长均列席被质询。会上,教育厅长为一件事指责参议员吹毛求疵,柳诒征当即拍案而起,声色俱厉地说:"你是我在高等师范时的及门学生,何以这样糊涂,不明白民主精神?你须知道参议员时代表人民行使神圣的任务,你们不过暂时负一时治权责任,应当小心,敬听主人翁代表的意见。没有民主修养就不配列席会议,就不配做民主国家官吏!"
    教育厅长一时被训斥得面红耳赤,呆如木鸡,而全场则掌声雷动。
    马寅初教授是大家熟悉的经济学家,他与蒋介石的一段恩怨,从中可以看出一个学者的铮铮铁骨。马寅初教授有句掷地有声的话:"我不去见蒋介石,他要见我他自己来"。
抗战期间,马寅初担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兼中央大学经济系主任,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指责孔祥熙大发国难财。1940年他给陆军大学将官班讲抗战财政问题,他说: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存亡的严重关头,全国上下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心同德、共赴国难。但是现在不是这样,现在是"下等人"出力,"中等人"出钱,"上等人"则既不出钱,又不出力,囤积居奇,发国难财。还有一种"上上等人"依靠权势,利用国家经济机密从事外汇投机,大发超级国难财。这种猪狗不如的"上上等人"就是孔祥熙和宋子文之流……必须把孔祥熙、宋子文撤职,把他们不义的家财拿出来充作抗战经费。
    马寅初连续发表文章与演讲,揭露国民党的腐败,痛斥孔宋之流的无耻,使国民党政府大为头疼,也遭到很多权贵的忌恨。宋霭龄、宋美龄等人向蒋介石施加影响,要求对马寅初进行严厉处置。蒋介石召见重庆大学校长叶元龙,训斥道:"你真糊涂,怎么可以请马寅初当院长?你知道他在外边骂行政院长孔祥熙吗?他骂的话全是无稽之谈!他骂孔祥熙就是骂我。"末了,蒋介石说:"下星期四你陪他到我这儿来,我要当面跟他谈谈。他是长辈,又是同乡,总要以大局为重"。马寅初一听,火冒三丈:"叫我去见他,我不去!让宪兵来陪我去吧!文职不去拜见军事长官,没有这个必要!见了面就要吵嘴,犯不着!再说,从前我给他讲过课,他是我的学生,学生应当来看老师,哪有老师去看学生的道理!他如果有话说,就叫他来看我"。
    蒋介石知道后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对校长说:"我是想同他谈谈经济问题。你回去告诉他,以后有时间,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但马寅初始终置之不理。孔祥熙为了拉拢马寅初,想请他出任财政部长,也遭到他了的严词拒绝。
    走笔至此,顿生万端感慨。时移世易,对比之下,无论学识品格,还是胆识风骨,今之曰教授者,有几人能超越他们的同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6 15: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幸福?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林语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6 16: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幸福!每天睡在自家的床上,周一至周五吃父母做的饭菜,每天听爱人给我说话,能够跟孩子做游戏。——幸福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6 16: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叫做理想生活?不用吃得太好穿得太好住得太好,但必需自由自在,不感到任何压力,不做工作的奴隶,不受名利支配,有志同道合的伴侣,活泼可爱的孩子,丰衣足食,已经算是理想。——亦舒《理想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6 16: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震惊的德国教育  
      1.德国幼儿园没有年级,所有年龄的都混在一起;
    2.德国学校都是半日制的,下午没有课,只有课外活动;
    3.英语3年级才开始学习;
    4.小学4年级毕业,根据老师推荐升学,学习技工,中专或者上以后能上大学的文理中学。上大学的比例还没中国高;
    5.没有本科生(后来根据欧盟要求更改了一些),要么就读到研究生;
    6.重视实践课程,抽象的数学学习进度至少比中国晚2年。
  为什么8200万的德国人分享了世界上一半的諾贝尔奖?答案竟然是——不要过早过度开发儿童智力。

 所谓"输在起跑线上"是伪命题,提早读的都是没用的,最多给家长们乐乐,炫耀一下,显得自己孩子比人家能会外语了、会背古诗了等等,没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2-6 01:34 , Processed in 0.2652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