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密雨斜侵

孩子,我们共读共写,做勇敢的人,是不露声色的勇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6: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云过山峰

        真好。八月十六,空山不见人。
        尽管是秋雨潇潇,我仍是很有兴致。不知怎的,一见到山,我心里就有些激动,打小到现在都没有改过。不过,这次的激动多半应该是因为有空山等我。
        跨过山门,我们一家踏着红石台阶,朝那高大的建筑物前进。走着走着竟觉得腿酸起来,是昨天吃得好了?我不禁自问。及至山顶,诺高大的建筑物,大门紧闭,好像空无人迹。孩子叫唤数声仍不见回答。无可奈何,我只得在那里,放眼山下。呆立了一会儿,这时,突然传来一阵鸟鸣。那轻轻的凄凉的叫声似曾在哪儿听见过,聆听许久忽然记起这是戴胜的声音。我仿佛在这深山中意外地遇上了故友,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下来,环视周围,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林。那清晰而又悲凉的鸟鸣便是从这郁色苍茫的树林中,连续不断地传来的。
        这时,从另一侧空荡的房子一角,传来了,当—当—劈柴的声音,我侧耳一听,劈柴声音没了。刚才那戴胜鸟的叫声又响了起来。这回却比黄鹂的啼叫声刺耳,比猫头鹰的啼叫声更为凄凉。我静静地听着那既无开始又无终结的鸟鸣,方才那腿的酸楚不知不觉已经烟消云散。
        景点地图告诉我,前面不远就是舍土院。听说这个寺院曾经是供奉一个传教大师遗骨的地方,还听说此山全盛的时候,有六百多个和尚。山上山下铺满殿堂,而如今寺院只剩残存的几块石碑。石碑凌乱摆放在青松翠柏林子里,松枝遮天盖地。
        我沿着小径继续前行,走到高岗处,看见一个小茶馆,那里不断飘动的云雾,从茶馆的破旧屋檐边飞了起来,我朝屋子里一瞧,一个老大爷正在忙着烧水,那红红的火苗着实温暖可亲。于是我步履蹒跚地走到跟前,老大爷看见我这个大清早出现的不速之客,显出惊异的神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是个须发皆白,体格健壮的高个子。仅交谈几句,我就能感觉出他是一个和善的老人。小茶馆背后,是一个又宽又深的山涧,不知不觉间已经稀薄下来的雾气,变成了密集的白云,布满深谷,偶尔山风乱飐,难道,这就是白云过山峰也可传情 ?
        我和这善面的老人讨了一壶热水,便转身沿着石径攀向峰顶。峰顶有一块平坦的松林,树木稀疏,而且因长年的风吹雨打,枝干虬曲。孩子忍不住朝对面的山,喊叫几声。我只是默坐了一阵,想诵一首苏东坡的词,却只记得“何妨吟啸且徐行”这一句了,只好作罢。恰恰此时又有一只戴胜藏在松枝深处不停地鸣叫,任冷风斜侵,它怎么也不肯远飞,看样子它的窝巢就在附近。不觉间,耳朵冰冷,鼻尖通红。下意识用手一捂,竟捂来一把冰冷的水。
        为了不走回头路,我们走另一条小路下山。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头上面,露出青砖院子。这是座孤零零的寺院,四面是茂密的森林,大殿的外部颇为壮观,到里边一看却是满目凋敝的不堪之状。我刚跨进门槛儿,脚一踏上草毡就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再朝里看,一个腿裹绑腿布,脚穿剪口布鞋的僧人在烤火,大铁盆里堆满了红红的炭火。来—来—,烤烤火再走。那僧人朝我们招招手。我们没有推辞,道了一声谢谢,便一旁蹲了下来。
        我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声响。走到窗前一看,山野不知何时,已变成一片白茫茫的云山雾海,大雨哗哗地下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18: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合欢花开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每次想写点东西,提笔都是以,二十四节气当中的某个节气,作为文章的开头。比如:惊蛰刚过,怎么样怎么样的……再比如:小暑未至,又怎么样怎么样的……现在想来,这样写不免有些卖弄之嫌。自己故意这样写,让别人觉得,我对于传统文化是了若指掌。其实说真的,二十四节气歌,我尽管能背,但是背不到底的。即使是有人给我背到底了,节气的顺序,也是分不清的。比如说,立春和春分、立夏和夏至谁先谁后?我总是会弄混的。
看来,真应该像教学生那样,不懂就得问,不能不懂装懂。于是,专门补习了一下知识,以立夏和夏至为例:立夏是4月,夏至是6月。立夏是夏季的开始,宋诗里常嵌有“楝花风”字样的诗句:“处处社时茅屋雨,年年春后楝花风”、“远念辽阳还积雪,故乡吹暖楝花风”。楝花是“二十四番花信风”最后一候。
   “二十四番花信风”以梅花始,以楝花终。“开到荼蘼花事了”,开到楝花就是立夏了。 立夏气温虽然攀升,但还没有迎来酷暑,夏至才算是盛夏的到来。
今天是夏至。
几年前读过郭敬明的《夏至未至》,夏至是毕业的夏至。小学毕业可能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我这群孩子来说,很算得了什么。孩子们快乐的在一起六年,纯真的小学时代,像白纸一样的洁白。走曾经走过的路,唱曾经唱过的歌,爱曾经打过架的人,曾经在校长室被批评的人,甚至被吹胡子瞪眼训斥的人,却再也提不起恨了。因为今天是夏至,今天是毕业。
《夏至未至》中的樟树丛里,静悄悄。走,我们去看看我们车棚边上的木瓜林,去看看林中那棵鹤立鸡群的合欢树。
今天早上我经过车棚时,那合欢花开得正浓,每年的这个季节,总会怀着复杂的心情,去期待它的绽放——碧绿碎叶间的一抹红。最近每天,都看得到,除非我离校时已经很晚了,合欢树已将叶子合十,垂首睡去了。
因为喜欢读史铁生的散文,所以合欢树的名字早已听过。但我并不知道这树便是合欢树,一直只管它叫绒花树。再后来看季羡林老先生的散文集,当时心想马樱花是怎样一种植物呢?能让这些文学大师如此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呢。直到过了几年后,才知道季羡林老先生的马缨花、史铁生的合欢树、我心中的绒花树竟是同一种树。在几来几去地印证之后,心理暗喜:不同的感觉,却是同一种树。只是可惜,这合欢花竟然没进二十四番花信风。
小花一开,像一把小扇子,从边缘向内颜色渐渐变淡,一小朵一小朵点缀在碎叶丛中,很是文雅简静,从不张扬。
那花朵、那羽状的叶子,那修长的枝头总是很有神韵,让人想到不胜娇羞的少女。刚开始,在那枝头开始有米一样的花苞孕育,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一朵两朵红色的绒球伫立枝头,接着便是一簇簇花朵,赴约般的接踵而至。这时候,合欢树真的很好看,尤其清风吹来,一树碧绿,摇曳婆娑。
合欢花开,又是一年。
看来,这合欢树又要给我,再添一种感觉了。
傍晚的毕业典礼上,一个女生问我,校长,明天后天我们还能来学校玩吧?我们还不想离开。
她很随意地说,我却认真地难过。
孩子,三周前的六一演出舞台上,你朗诵了《明天,我们毕业》。当时你哭了,其实,在一个角落里,我也是热泪盈眶。
孩子,请不要这样说,留在原地是一种错误,我们要不断地告别,告别一些人,一些事,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追逐无家的潮水。
孩子,你可能成不了盖世英雄,将来,可能也没驾着七彩祥云来看你的老师,但不妨碍你是尚营小学毕业的孩子,不妨碍你将来周正做人,周正做事。这世界上有一千种等待,最好的那一种,叫做来日可期。我们等。
草在结它的籽,风在摇它的叶,我们这样坐着,抿一口可乐,什么都不说,就十分的美好。
太阳向西,布谷向南。
我爱的少年啊,愿你岁月风平,衣襟带花,鲜衣怒马,飒踏天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3 17:22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