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05|回复: 129

美文收购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20: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花的课桌
      看看日历,知道已是春天,可走到户外,觉得还是冬天的风,冰凉刺骨。太阳依旧病恹恹的样子,起伏的山,一片片的林子,全是灰蒙蒙的颜色,铅笔画似的,哪里有一丝春天的踪迹?
      有一天,我却意外地从小事的课桌上,发现了第一抹春痕。小事在写作业,我在静悄悄的教室里巡视。蓦然看见,一张课桌的缝隙里,有一撮小草芽,用细细的白线娇娇的扎着。草芽针一样细,顶端嫩绿,往下是鹅黄,根部则嫩白。我站在那里端详了许久,心中一时有些感动。我相信,这是天地间第一抹春色。
      在寒风料峭的二月里,在灰黄苍茫的天地间,发现这一抹淡到极致的春色,需要怎样的耐心和细心呀!也许灵秀的孩子们才能感受得到。当孩子们采集到它时,一定十分快活,乃至大声地欢呼过。我捏起那一小撮纤细的草芽看了看,又插进桌面的裂缝里。坐在位子上的男孩,这第一抹春色的主人,仰脸望着我,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20: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保民 于 2015-11-5 16:20 编辑

      这以后,稍一留心,便天天可以从学生的课桌上,,感受到春意的萌动和蔓延了。桌缝里,有一两截刚刚泛青或萌出芽苞的小树枝,还有三五朵小野花,花朵那么小,白的似米粒,黄的、红的,像蜡笔上削下的碎屑。我想这些鲜艳的粉末,该是二月的风荡来的春天的纤尘,细心的孩子发现了,便用小手指将它们拈起来,染在了他们的课桌上。
      终于有一天,我看见学生的课桌上,插了一枝迎春,枝条上是繁密的金色小花,如一串耀目的阳光,教室里,被映上了一层淡淡的暖意。打碗花、紫地丁、黄地丁、映山红、葛条……学生的课桌上花势纷繁起来,演示着春天的进程。有些野花,我根本叫不出名字。春天,山里野花多极了,山坡上、田埂上、河边、路旁,到处都是。孩子们翻山越岭来学校,路上只要一弯腰,便能采一大把在手里。这些山里的孩子,有的还穿着;露趾的鞋,穿着哥哥姐姐肥大的就衣裤,他们却无忧无虑地吹着柳笛,摇着手里的野花,沿着弯弯的小路跑着、跳着,到了学校,便把那花插在课桌上。有的孩子,还用细线把花枝绑在钢笔上,看上去,他像是捏着花枝在写作业了。花枝轻抚小脸,让人分不清,是花枝染红了小脸,还是小脸染红了花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5 08: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就有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6: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我迎着学生的歌声走进教室,看见我放教科书的课桌上,也插了几朵野花。我的课桌最破,桌面上满是裂痕,循着纵横的缝隙,长满了青草、绿叶、小花。那课桌,仿佛是从春天剪下的方方正正的一块芳草地。我打开教科书,书页里也夹了几朵指甲般大小的紫色小花。我笑了,学生们也喜形于色。我没有说什么,便开始讲课。其实不必说什么,那一笑,以使师生的心沟通了,大家共守着默契。这一节课,上得格外好,学生始终情绪高昂。下课后,我拿起一枝开着淡紫色花朵的葛条,嗅了嗅,对学生说:“真是春天了,连咱们的课桌都开花了!”学生大笑,欢呼起来。这时候,一个人调皮的男孩,指着一个女孩子说:“老师,她也开花了!”我一看,可不,她的小辫子上,簪了一枝粉红的野花。学生们又是一阵击掌大笑。
      在这开花的课桌间踱步,听着学生们那清朗的笑声,我觉得,这教室该是春天的源头了。春天从孩子们的身上产生,先染了他们的课桌,然后漫出窗子,染了山川。和孩子们在一起,就是和春天在一起。我想起了一位诗人的句子:孩子是春天的另一种姿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6: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保民 于 2015-11-5 16:40 编辑

走向远方
汪国真
是男儿总要走向远方
走向远方是为了让生命更辉煌
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
年轻的眼眸里装着梦更装着思想
不论是孤独地走着还是结伴同行
让每一个脚印都坚实而有力量
我们学着承受痛苦
学着把眼泪像珍珠一样收藏
把眼泪都贮存在成功的那一天流
那一天,哪怕流它个大海汪洋
我们学着对待误解
学着吧生活的苦酒当成饮料一样慢慢品尝
不论生命经过多少委屈和艰辛
我们总是以一个朝气蓬勃的面孔
醒来在每一个早上
我们学着对待流言
学着从容而冷静地面对世事沧桑
猝然临之而不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6: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故加之而不怒
这便是我们的大勇,我们的修养
我们学着只争朝夕
人身苦短
道路漫长
我们走向并珍爱每一处风光
我们不停地走着
不停地走着的我们也成了一处风光
走向远方
从少年到青年
从青年到老年
我们从 星星走成了夕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6: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倘若才华得不到承认
汪国真
倘若才华得不到承认
与其诅咒  不如坚忍
在坚忍中积蓄力量
默默耕耘
诅咒  无济于事
只能让原来的光芒黯淡
在变得暗淡的光芒中
沦丧的更有  大树的精神
飘来的是云
飘去的也是云
既然今天
没人识得星星一颗
那么明日
何妨做皓月一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7: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蒲公英也很快乐
      大后部落是出了名的贫穷偏僻,而我即将要被分配到那里去做小学教师,想想这个,心就凉了半截儿。
去的那天阳光明媚,路边一大片一大片的蒲公英开着黄灿灿的花朵。
      总算走到村子了,眼里看到的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子,鼻子闻到的都是火烧粪便的味道,偶尔传来几声犬吠,算是给这个死寂的世界敲敲门提了个醒儿:我们还活着。
      这一派萧条荒凉的景象让我顿时傻了眼,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逃离这个苦海。
我想先到学校去看看,便问了一个小姑娘学校的位置。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猪食桶,在裤子上抹了抹手,说她领着我去。
      这是个大概有十来岁的孩子吧,扎着两条活泼的小辫子,脏兮兮的小脸上缀满了灿烂的笑,一双大眼睛写满了好奇。
她欢快地走在我的前面,热情地问我为什么来这里。
      我嗫嚅着说:“我,没啥事,就想到处走走看看。”
      “哦。”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间显得有些失望。
到学校了。与其说那是学校,不如干脆说就是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房子和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可以勉强当操场的院子,一根旗杆和一面有些破旧的红旗证明着这里与众不同。
      教室的黑板擦得干干净净的,座椅也都整齐地摆放着,窗户也都纤尘不染,但就是没有一个人。
我问她:“怎么没人上课呢?”
      “没有老师啊,大概有两个月了,老师们一个个地来了又走了,大人们说,没人愿意来我们这里当老师。”小姑娘说。
      “那这里怎么会这么干净呢?”
      “我和我那几个好朋友说好了的,每天都要有一个人负责来这里打扫卫生,我们要把这里拾掇的干干净净的,这样老师来了,就不会嫌弃这里脏,就会留下来了。”
      孩子的话,好似在我心头猛地扎了一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9: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好几次,几个淘气小子在黑板上乱写乱画的,我们和他们吵了好久呢,最后,到底是我们赢了,他们现在也经常来帮我们呢。”她一脸骄傲地说着,“正好今天轮到我了,你先坐着歇会儿,我要开始打扫卫生了。”
我看她拿着一块抹布,开始忙碌起来。那小小的身影,在阳光下闪着动人的光芒。
      从学校回来,小姑娘在路边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地折下一朵蒲公英递给我,她说:“吹蒲公英的时候,先许一个愿。然后一口气吹下去,要把蒲公英吹得一个不剩,愿望就会实现的。”我看她自己也折了一朵,然后很虔诚地闭上眼睛,把蒲公英缓缓地送到自己的唇边,然后“呼”地一下吹散。
      “你也吹呀,快,赶紧许个愿。”她催促着我。
      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很久,然后真的就很认真地一口气吹过去。那蒲公英的种子漫天飞舞,像轻盈的雪花,霎时间丝丝缕缕荡漾开去。小姑娘灿烂地笑着,好像每一个人许下的愿望,都可以实现一样。
      她问我:“你许下的是什么愿望呢?”
      我微笑着反问她:“你呢?”
      她说她的愿望是来一位好老师,她想回学校上课。
      她不知道我许下的愿望是什么,其实,我许下的愿望和她有关,和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有关。
      我决定留下来,因为我喜欢这里一大片一大片的蒲公英。那些蒲公英虽然生在这贫瘠之地,但依然可以很快乐。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愿望呢?”小姑娘刨根问底儿。
      “我的愿望就是……”我故意卖关子,“你能实现你的愿望。”
      小姑娘把我送出很远,一直到我坐上了通往县城的客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20: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一片雪花的温暖
      越是寒冷的天气,雪花落得越勤。其实,一生最寒冷的际遇中,总会凝结出一些直入人心的美好。冬季并不能将一切冻结,比如那些流淌的风,料峭的树,比如那些酸涩而充满希望的心,都会在冰封雪地中生机盎然。
      喜欢飘雪的日子,喜欢走进那一片苍茫的洒落中,身前身后都是舞动的精灵。女儿学校的门前,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中年女人,在她的三轮车上,一根横着的原木靶上,插满了红红的冰糖葫芦。她穿着一件绿色的旧军大衣,头上裹着一条蓝色的头巾,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孩子们都愿意买她的冰糖葫芦,我问女儿 为什么,她说喜欢阿姨的笑。
      后来知道这个女人身世很是坎坷,不说她那些种种艰难的经历,只是在如此寒冷的风中雪里,她的脸上能露出那么灿烂的笑,就足以让人心生钦敬。
有一个雪天,路滑。放学时间,车流如织,还是有许多学生在路上橫跑。那中年女人冲过去,抱起一个滑到在马路中的孩子,自己却被车蹭了一下,倒在地上。幸好车开得很慢,女人并没有受伤,她从地上爬起,掸掉身上的雪,笑着告诉那个孩子以后过马路要小心。
      雪花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而她身后的那些冰糖葫芦像一串串红红的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8 12: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雪夜,我们的车抛锚在一段土路上,车上的几个人冻得直哆嗦。透过茫茫夜色,我们依稀看见前方有隐约的灯光。走了近二十分钟,我们的双脚已冻得麻木,雪花纷纷扑打在没有知觉的脸上。那是一个小小的村子,我们犹豫着敲开了村头那户亮灯人家的门,说明了情况,那个憨厚的年轻人立刻跑出了门,而老大爷和老大娘开始抱柴火烧水。我们坐在热乎乎的炕上暖了一会儿,就见年轻人已带了七八个小伙子回来。于是我们坐着一辆农用拖拉机到了土路上,大伙儿帮着用绳子把车拴在拖拉机上,就这样把车拖到了村里。
      至今仍记得那个雪夜,坐着滚热的炕头上,望着门外朦胧的飞雪,都蕴含着让我们怡然的种种。在飞舞的雪花中,那红红的冰糖葫芦,那雪夜中隐约的灯光是那样一下子击中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8 12: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冬末,和几个朋友去山上赏雪,在一个山谷里,边看到了震惊的一幕。只见高高的悬崖顶上,已堆积了很厚的雪,如墙耸立。忽然那雪便轰然而下,一时间如瀑布纵贯,惊天动地。约一分钟后,积雪倾尽,我们却依然沉浸在那一泻的气势里。是的,所有雪花的积累,竟会爆发出如此的辉煌,蕴含着如此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一种沉重,是一种积累,更是一种希望。面对飞雪的瀑布,心中似也燃起熊熊的火焰,激情满怀。
      常听人说,万千的雪花构成了冬季的寒,那是因为没有真正走进雪花。我更愿意相信,每一片雪花都是冬季里那些不甘寒冷寂寞的心绪,都是那些充满温暖和希望的心灵在飘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8 12: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一化就有路了
      每年下第一场雪时,我总会想起多年前一个雪天的经历。
      那时我初涉文坛,很容易被一些闲言碎语所困扰。当我听说有人搬弄是非,对我说三道四时,我异常激愤,心里顿时对此人充满了恼恨。
我决心当面去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
      很快便有了一个机会。我出差到外地,恰好呀路过那人所在的城市。我向朋友要来了她的地址,决定在那个城市作短暂的停留,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义正辞严地声讨她,然后拂袖而去。
      那天,从清晨开始,天空就阴沉沉的。风变得湿暖,闷得人透不过气来。火车晚点,到达那个城市已是傍晚时分。当我走出车站时,空中已飘起了雪花。
我有些发蒙,心生胆怯和疑惑。但我只能继续往前走,去寻找那个记录着怨恨的纸条上的地址。
雪下得越来越大,风也越发凛冽,雪片像是无数只海鸥扇着白色的翅膀,围绕着我扑腾旋转。四下皆白,分不清天上地下,我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在漫漫风雪中既寻不见街牌,也看不见门牌号码。
      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街边有一间简陋的平房,窗口露出一线微弱的灯光。我拖着疲倦的身躯敲响了那家的房门。
门开了,灯光的暗影中,站着一位老大娘。她接过我那张写着地址的纸条,眯着眼将纸条举在灯下看了看,又低头仔细地打量着我,说:“那地方太难找,跟你说不明白,还是我领你去吧!”不容我谢绝,她已经迈出门槛,踩在了雪地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13: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大雪天儿出门,一定有要紧事吧?”她回过头来大声说道。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是去看望病人吧?看把你累的急的!是亲戚?朋友?”她放慢了脚步,拍打着身上的雪花,等着我。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亲戚?朋友?……我沉默着,无言以对。我如何对她实言相告,自己其实是去找一个“仇人”兴师问罪的!
      就在那一刻,我忽然对自己此行的目的和意义恍恍惚惚地发生了一丝怀疑和动摇。那个人似乎隐没在漫天飘飞的雪花中,她之所以要伤害我,也许是随波逐流,也许是由于无知,也许是出于一时的利益所需一一她也许真的是一个需要救治而不是斥责的“病人”呢!
      脚底突然在一个雪窝里滑了一下,老大娘一把将我扶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13: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该死的雪,真讨厌……”我忍不住嘟哝着。
      “不碍事,不碍事,就快到了。”她说,“前面那个电线杆子右拐,再往前数三个门就是。”
      “大娘,请回吧,这回我认得路了……”我说着,声音忽然喑哑了。
      她又重复指点了一遍,便转身往回走。刚走几步,又回过头,大声说:“不碍事,明天太阳出来,雪一化,就有路了!”
      那个苍老的声音,被纷纷扬扬的雪花托起,在空荡荡的小街上蹒跚。
      我在雪地上久久伫立,任雪花落满我的肩头,任寒风吹打我的脸庞。湿重的背包、鞋和围巾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分量……
雪一化,就有路了一一那么,就把冷雪交给阳光去处理吧,雪不能永远覆盖道路,有阳光就会融化。虽然世上常有误解和诽谤,但是充满阳光的心灵却能够宽恕和融化它。
      那个风雪之夜,当我终于站在那费尽周折才到达的门牌下面时,我已经全然没有了跳下火车时那种愤激的心情。我在那个破旧的大杂院门口平静地站了一会儿,轻轻地将那张已被揉皱的纸条撕碎,心也随之释然了,然后慢慢地朝火车站方向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1-19 02:55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