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郎言君

我儿子的成长记录(婴幼儿和小学岁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9 08: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12岁成长记录之五十四

2012年10越25日星期五

晚饭后,郎世泽给他妈妈打来电话,说他晚上睡不好觉,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们宿舍里有一个人睡觉打呼噜,搞得自己心神不宁睡不好。他妈妈对他说,不要想那些,到宿舍里后就赶紧躺下睡了,要不就用纸团将自己的耳朵堵上。

2012年10月26日星期六

今天下午四点半就到了稼轩中学门口了,快五点开门了。见到郎世泽,他对我说这两天很累,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周五的时候上体育课,老师让他们做蛙跳,一跳就跳了一节课,累得自己了不得。我说:你没给老师你的脚不好吗?——你的脚拇指现在还疼吗?他说脚好了。我说:脚好了,累点怕什么。

带去的饭菜,郎世泽吃得很甜净,菜都吃干净了:带去的油菜炖大虾,炒山药;只是豆浆没喝完,剩下的一小碗让他妈妈喝了。

我感觉到儿子受到了学习的压力,我说不用给自己加那么大的压力,他妈妈说他:只要将学过的东西学会了就行,至于考试一时没考好,并不重要——之后将那些做错的、不会做的,都做对就行了。谈及他到宿舍里不能马上睡着觉,我说还是白天里学习不累,如果很累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我一躺下就睡着了;他妈妈接茬道:就是,你看你爸爸,粘床就着,你不用给自己加那么大的压力。我说以后到宿舍里,别那么关注别人出什么动静,很平常的心态就行,越是想摆脱那些动静越摆脱不了,别去想它、就是了。

郎世泽说:学校里出了新规定,以后家长看望孩子,不能到宿舍里去了——以前的时候要让班主任写请假条才允许学生在父母探望他们的时候进入宿舍,现在干脆就不让进了。我说不让进更好,也没有多大的事,再去宿舍里干什么呢。

我们给郎世泽留下一周的生活费二百元,他说只要一百就行了,他妈妈硬给他又加了二十块,说如果用着了呢、多带一点不要紧。

走出餐厅,郎世泽说:现在天短了,此前吃完饭出来,天还很亮哩,现在都要黑天了;当我们一起走向他的教学楼,让郎世泽回到自己教室时,我们站在楼道的大厅里望着他,郎世泽转头看了我们两次——当他第二次看我们之后,我们说走吧,别让孩子再想着我们了;此时上课或上自习的铃声响起了。

发表于 2012-10-29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头像是我喜欢的向日葵,真好!

点评

版主也越活越年轻了呢——你在博文里的照片,很美。 这向日葵像,也是借网友的——我不会剪切,也不会发照片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0-29 14:47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9 14: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曼 发表于 2012-10-29 11:18
头像是我喜欢的向日葵,真好!

版主也越活越年轻了呢——你在博文里的照片,很美。
这向日葵像,也是借网友的——我不会剪切,也不会发照片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 14: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明天十三岁

明天是郎世泽13周岁的生日,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将儿子的身体发育状况,心智和对人对事的态度、认知等都做了记录,这些记录显得凌乱,如果分门别类的来记录,像一些家庭教育类的书籍那样,区分成饮食、学习、思想或行为,或再细分为在学校里跟老师的交往,跟同学的交往,如何处理同伴间发生的不快,如何培育提升智力或促使孩子喜欢读书等等,尽管条理清楚了,但生活不是这样的。所以我还是依照生活的原貌,将观察记录下来;回头看那些记录,心生温情。

显然,记录什么东西由父母的眼界所决定,一个有思想深度和生活履历的人观察到的,是他能将事物区分、能看到事物的不同方面,所以,我记录的孩子成长历程,只能是我眼里看到的,必然有遗漏——即便是明摆在眼前的。但现在看来,这些记录不单单是对父母之于孩子成长、之于岁月将那些难忘的或当时发生时气愤的事情的一种慰藉,对孩子的成长而言,能让父母从一个较远的视角和较广阔的来查看孩子的成长方向,了解孩子的多方面的智能,为指导提供依据。

岁月无痕

生命如歌

如今、你成了跟爸爸比肩的少年

步入青春

独自打理自己的生活

为求学业

你选择了稼轩中学

你喜欢那里

从第一天进入校园

你便欢呼雀跃

喜爱那里的大片树林

喜爱那里天高地阔

为你会吹葫芦丝而动容

为你学会了弹钢琴而激动

你学会了父母不会的东西

而这些都是稼轩学校的慷慨馈赠

——课程,让你的精神丰盈

当初我还决意让你到我所在的学校

你坚决不从

看来、是你有先见之明

什么育人?

——是环境

你天然的选择了一个好环境

用你的本能为人生开辟征程

初次离开父母

我们还很为你担心

想你怎么在那里睡觉

怎么处理遇到的事情

怎么独自生活

怎么面临一些困境

怎么刷牙、谁给你倒上热水

——你说不用我们担心

自己会做自己的事情

呵呵、一米七的个头了哦

你说、现在不用我们接送

自从你上了八年级

你的上进心让你压力倍增

我们对你说

无需给自己加那么大的压力

将该学会的学会就行

不懒惰、不放松

尽管大步前行

明天是你十三岁的生日

给你开个中国式party行不行?

呵呵,你从小不贪吃贪喝

也不拒斥搓一顿哦

点评

真是一位有心的家长,相信孩子一定会在你的悉心呵护下健康茁壮的成长。  发表于 2015-6-2 13:19
发表于 2012-11-2 15: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详细了!~~到时候我也要记录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2-11-5 08: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13岁成长记录之一

2012年11月2日

上周看望儿子时,他说晚上不知何故老睡不好觉,我那时正好因没有参加驾校科目二的补考而心绪不宁、情绪低落,晚上也睡不好;想到这些是因为从一位网友那里看到这么一句话:据说,当你失眠的时候,你将会在别人的梦里出现;此前,我得知亲子之间有“心灵感应”,我跟我父母之间也印证了这一点。我想,郎世泽谁不好,可能跟我有关。

周五,郎世泽给他妈妈打来电话说,不让我去接他了,他自己回家,张永红告诉儿子、让我到王舍人的公交站牌接他;现在,郎世泽第一次表示不让我接送他,他长大了。

2012年11月3日星期六

1

今天是郎世泽13周岁生日,他说他想吃蛋糕。

上午,我带郎世泽到三院去看他的左脚大拇指,从本学期上学,他就说左脚大拇指疼痛,上周看望他时他说不疼了,但这次回家一看,肿大得吓人了,去了三院,医生说是甲沟炎,很难治疗,恐怕要过七八天才能治愈:每天用消毒水涂抹消毒之后,换上一种药膏,第二天再换了、涂抹另一种药膏。

看了脚,郎世泽说要去理发:他的头发长得已经不符合学校要求了,在我们去理发之前,定制了蛋糕——在蛋糕店里,他说定制一个便宜的、20块钱一个,我给他买了一些摆在货架上的小糕点,花了十多块钱。回家后,郎世泽不住的说那些东西很好吃。

2

上午,张永红就催促郎世泽赶紧做作业,做完就完事了,郎世泽不情愿的说,他不愿意写作业了,想玩玩、看看电视节目,上午看电视,下午做作业。看到他那么不愿意写作业了,他妈妈还想催促他,我说那好吧,自己计划好就行了。

下午,郎世泽写作业时,发现带回来的本子错了:不知道数学该做什么了,他说他有几个小黑皮本,在一个黑皮本里写着作业,但带回家的这个没写作业;他给孙继超打电话,询问了作业。

但他下午没写完作业——本来他打算写完的,他说写完了到明天还可以玩一上午,到了六点多、我们喊他吃饭吧,写不完到明天再写。

3

我不知道郎世泽做的具体作业是什么,后来我思量:如果孩子遇到学业上的困难,我不去帮助他,他也不像以前那样遇到困难就向我求助,这样我就不清楚他在学习上具体是怎么回事了;由此我有些担心,担心他在学业上因遇到困难又不求助于我,我们之间在思想上、情感上疏离了。

但再一思量,郎世泽很愿意回家后放松一下,玩玩、看看电视节目——他现在最喜欢看的还是动画片,大概是他感觉到在学校里学习、写作业很多,有些疲惫,如果我在家里还再催促他学习学习,家对他而言就成了第二课堂,我就成了他跟学校一样的第二教师,他的身心就没有放松的时候了。所以,又对我对他学业指导上的疏忽优点沾沾自喜:给他留下了他想要的时空,在没大必要干预的时候不要去干预他的生活。

4

今天下午下了冷雨。夜里大概也下,第二天上午也一直小雨蒙蒙,还不时飘着雪花。

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

1

上午,郎世泽还要写作业,到临近中午时他说还没写完呢:作文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写不出来,由此到了12点多、直到他写完了,我们才吃午饭。

午饭我准备了涮羊肉,郎世泽吃着、不住的夸奖:真好吃,牛肉丸子也好吃,“要知道涮羊肉吃,我写作文就写吃涮羊肉了”郎世泽说。

2

下午,我送郎世泽上学,乘8路转乘99路,下车后郎世泽跟随着下车的一群人要过马路,我喊他、到哪里去呀——下车后该直直往前走的。这孩子在认路、识路方面,别价像我。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7: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确对待考试

无论是当年的孙维刚还是现在的昌乐二中,都直言不讳的声称自己教育的学生,升学只是他们教育工作的副产品,那么,正产品是什么呢?是人品和素质。但,对多数学校、多数家长、多数学生而言,考试和升学是他们求学的主要目的;人品和素质如何并不看重,看重的是升学,显然,声称升学是教育副产品的教师和学校,他们升学没问题、才这么提出自己响亮的口号。

我儿子在一所本地有名望的学校(稼轩中学)就读,现在上八年级,上周末回家时,他让我们给他借八年级生物地理下学期的课本,问其故,答曰上册已经学习完了,返校后就学下册了。这是学校教学的一种策略,也是应对考试的一种策略:早早的学完,然后复习;这样的教学策略对应对考试,非常有效。所以,学校应该义不容辞的承担起如何教学才能促使学生学业考试成绩好的责任来,在这方面,家庭和家长只起非常次要的辅助作用。

魏书生在指导他的孩子求学时,使用的也是这样的策略:先行一步,他让他的孩子将要学习的东西提前预习,提前学习完,“一步领先,步步领先”他说。其实,对学生的学业而言,可以认为他们要掌握的东西、要学习的东西就那么多,提前学完了,临近考试前很宽裕的时间内复习巩固,就如同在自家的自留地里耕耘了多遍,翻来覆去的复习就将即便是有板结的少许土地也耕耘得熟稔了,考试自然不在话下。

在解决了学生的升学问题之后——升学不成问题之后,才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到素质素养,顾及到人品人格;这就如同像我所在的薄弱学校那样,首先要解决学生不学习的问题、课堂无效劳动的问题,之后,才能解决提升教学质量的问题一样。

其实,这样的区分,只是在人的头脑里为了分析研究现实问题方便而作的区分,在学校的实际操作中,你很难将其区分开来,因为它们是一个事物,只是观察点的不同导致了叙述的不同、看到了不同的侧面而已。这就跟魏书生将学校内的工作区分为:教育性的、事务性的两个方面一样,有长远教育视界、有正确而明朗的前景的具有教育性方向性的教育活动,也有事务性的一面、也通过一些事务体现出来;同样,事务性的学校工作,也具有教育性和方向性,只要当事人对教育活动或教学方式所指向的目标有清醒的认识,在头脑里将其区分开并完成整合。

教育需要有见识,事务性的工作才凸显其价值,才体现教育意义(譬如,今天学校里组织考试,考试的目的是诊断还是甄别?对未来的现实面临的学校局面、班级状况、学生的个别指导,有何意义?这就需要见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2 08: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13岁成长记录之二

2012年11月8日

晚上,郎世泽给他妈妈打来电话说,他们今天考试了,考了三科,其中有物理,做物理题时有一道做错了,他妈妈说他:做错一道题怕什么呢,没什么要紧的,不用记挂着。

郎世泽说,他的脚拇指没那么肿大了,小了许多。大概过几天就好利索了;张永红告诉儿子:周六不能去看望他,因为她要加班,到周日去看望他,还是在教学楼前的假山旁边相见。

2012年11月11日

中午,郎世泽打来电话说,他们学校里晚饭改时间了,改成了5:20,以前是5点,所以,让家长看望孩子的进门时间也推迟了。我们可以晚一会儿去看望他了;但,不大一会儿,他又打电话来说,可以跟以前一样,让家长5点进门。

我们见到郎世泽时,见他身上穿得很单薄——里面穿了一件薄毛衣,外面套着校服,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今天刮了一天的风,天气冷飕飕的。我们问他穿得这么少,不冷吗?他说不冷,说学校里不允许在校服外面套坎肩什么的,如果被检查的见到了要扣分的。我们看到周围有些学生穿了外套或套了坎肩,就说天冷了,学校里不会要求那么死板的。

我们带去的鸡块炖土豆、炒山药,也带去了米饭、豆浆,郎世泽说这些都很好吃,但他也在食堂里买了米饭,张永红说他:不是问你不买饭还需要排队吗?你说还需要排队进入食堂-----儿子说:你光问了这个,没说不用买米饭啊。但郎世泽还是吃我们带去的米饭,他说学校里蒸的米饭,不软乎、不黏糊,不如家里做得好吃。

给郎世泽带去了二百块钱,但他只要了一百,说用不了那么多,我们坚持再给了他二十块,张永红说他:如果用到了呢,没钱怎么能行啊。当郎世泽拿着一百块钱去冲饭卡时,见那里人很多,我们说今天就别充值了,以后再冲吧。他说好。

张永红对郎世泽说,她昨天去培训了,“你爸爸还问:是听别人培训啊,还是培训别人啊,是妈妈给别人上课,现在妈妈可厉害了。”她笑嘻嘻的说;吃饭的时候,郎世泽还问我:有什么特长吗?我思量一会儿说,很久之前,我在《齐鲁晚报》上发表过一首小诗,就算是喜欢写文章吧。郎世泽说,他们学校里要求将自己父母的特长报上去,可能让家长给学生做报告,我说:那只能是学校学习之外的那些特长------

郎世泽说,他的脚拇指不那么疼痛了,肿也消下去了。我们嘱咐他,每天都要清洗一次,涂抹一次新药;由于今天天气清冷,吃晚饭我们不在院子里、要到教学楼的过道大厅里去,郎世泽说学校里都广播过了,不让家长聚集在那里,怕堵塞交通。我们看着有几个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呆在大厅里,说:天这么冷,不到大厅里、到了冬天,也要在院子里吗?郎世泽还是像他小的时候那样遵守规定。

在大厅里,不少人翻看暑假里学校给学生布置的作业——观察植物生长得奖作品,我们翻看了几本,豆芽生长在花盆里,确实不能长得茁壮,有得奖作品也明显看到豆芽纤弱、或要死去的样子,“这样的也能得二等奖啊,我不服”郎世泽说,我说:种在花盆里的,就是好死,你看他们的也是一样(我记得,当郎世泽在暑假里见到自己种的绿豆长出来又死掉时,非常气愤,也不写观察记录了),这些东西你也都记录了,咱也给绿豆照相了,要是整理出来、坚持做到底就好了。

儿子明显的比我高了,他说他们班里下周一(明天)要升旗,郎世泽要去练习一下升旗,“5:50分就去练习了”他说,我们说那好吧、你将水果和牛奶带到教室里去,我们就回去了。

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想到没有问问儿子这次考试怎么样,“问了他能怎么样啊,第二天又要学习新东西了,他说考得好、你就哈哈哈的笑一下啊”张永红说我。

发表于 2012-11-12 17: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一转眼,就这样十三岁了,真的在一点点长大!
每个孩子在考试之后,都会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因为他们写在卷子上的答案都觉得是对的,呵呵!小孩子,真的很可爱!

点评

孩子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才会开心的学习。  发表于 2015-6-2 13:22
版主所言极是。 我孩子在小学的时候,常常有这种感觉,在七年级时也时常有这种情况出现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1-13 07:59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3 07: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曼 发表于 2012-11-12 17:34
仿佛一转眼,就这样十三岁了,真的在一点点长大!
每个孩子在考试之后,都会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因为他们写 ...

版主所言极是。
我孩子在小学的时候,常常有这种感觉,在七年级时也时常有这种情况出现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5 14: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整理归拢郎世泽12岁之前的记录,这一归拢,吓了我一跳呢:足足171万字之多呢;而且,现在思想儿子过去某一段时间的状况时,思量到的跟当时记录的有很大的不同了。可见人的记忆有时是靠不住的,郎世泽小升初的时候,他的思想和行为,那时是很紧张的,而这些东西、我竟然忘记得差不多了,若不是有记录,真的不清楚了。
了解孩子的成长史,对父母来说也很重要,别说对他的教育和引导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9 08: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13岁成长记录之三

2012年11月15日星期四

我刚到学校,郎世泽就打来电话,说他们学校明天下午召开家长会,下午两点半(或许是三点半?我总是在事情的细节上容易出错)在各自的教室里开;我说知道了,到时候我去参加。

这是郎世泽第二次或第三次给我打电话,通常有事他都是给他妈妈打电话;听郎世泽的口气,大概他期中考试不错,很高兴的样子。

傍晚,张永红回家后问我:儿子早晨给你打电话了吗?我说打了,她说也给她打了,当时她没听到。

凌晨,我做了一个关于郎世泽简短的梦:好像是在我上小学的路上送儿子去上学(两人都步行),正下过雨的样子、道路泥泞,往前直走看起来不好走,郎世泽就往路边走、想绕过去,路边堆放的大概是石头、凸起的一小溜,郎世泽刚跑过去,就陷入了稀泥里,而且还跑丢(陷在路边石头处)了一只鞋,我将鞋捡起来跑过去将他抱住拉起了他,此时我醒来了。大概,这是我做的第一个关于自己孩子的梦。

2012年11月16日星期五

1

下午两点半多一点赶到稼轩中学,已经开家长会了。教室里正播放电视的视频资料,说的是对青春期孩子的引导的事。后来,新班主任张胜强到班里开家长会了。大屏幕上显示有两个内容:一是分析期中考试成绩,二是谈谈教育孩子的问题。

儿子所在的班级(36级3班),近期的表现是:运动会好,唱歌不好,卫生尚可。期中考试班里在年级前300名的学生有14人。张胜强说他接手的这个班,没有尖子生,学生自制力差、自学能力更差,特别是男生,只知道贪玩、几乎没有一个有学习目标、有压力有动力的,老师布置作业、必须布置得具体到那一页的那一道题,学生才知道去做、而且是硬逼着他们做他们才做,自制力和自学能力差劲,是学校教育最大的失败;若要较有保障的考进高中,在年级的要在前600名,若要考进实验班,需要在九年级时一直在年级前300名、才有资格报考,而实验班只收60个。

他们班里叫李芸、谢文静的两个女生,近期一直稳定的上升。

期中考试年级最高分:638、5,前300名的成绩:608、5。前600名的分数:585、5.年级平均(年级学生总数:1100):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政治

历史

地理

生物

98

103

107

90

45、6

45

44、3

44、7

之后,张胜强用大屏幕呈介了下列内容:

学生成绩进退的原因分析及误区:家教;总希望等到下一次;目标过高或过低;与学校管理不一致。

家庭教育上:家庭成员一起活动;一起看电视做评论;知道孩子热衷什么、收住心;分享家庭的成功;过激行为时的道歉;吵架的处理;沟通障碍的处理;在他人面前谈论对孩子的教育不好;不大声呵斥孩子;过分要求的物欲;摔坏孩子喜爱的东西不好;谈论他人的过失;管教孩子。

班里学生进步情况:------;张胜强分享了他教养自己小女儿的经验:让孩子多活动,少呆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在活动中孩子失去的部分(没只呆在家里学习或看动画片),会换来更多更好的东西——他的小女儿看到邻居家的小孩滑轮滑,自己也要学,看到人家弹钢琴,自己学习了拉二胡------

在七年级,父母在周末看望孩子,主要是让孩子安心,因为他初期不适应;八年级来看望孩子,主要是帮助孩子调整好思想、感情,调整好心态,因为此时正步入青春期,孩子容易偏激、容易为一点点小事而耿耿于怀。

——当我进入班级开会的时候,班里的学生给了我一张小纸条——每个家长都有的自己孩子学习成绩。郎世泽期中考试情况: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政治

历史

地理

生物

总分

期中

期末

开学

月考

101

110

116

90

44

50

45、5

47

604

369

275

75

344

(注:语数外满分120,物理满分100,其他各科满分50,期末考试是七年级下学期的期末开学考试名次是刚升入八年级时、也就是两个月前的考试名次,月考名次是刚过去的这次月考的名次;名次都是年级排名)

3:40,家长会开完,学校喇叭宣布散会。张胜强让家长出去、学生进来后布置作业。

2

回家的路上,郎世泽还没出校门就对我说:期中考试考菜了,说自己会做的题目有的做错了。他跟他们班的刘殿广做了比较:各科跟他都差不多,就是自己的数学比他差了10分,结果他就进了前一百名,自己在三百名之外;有几次,郎世泽考试比他要好。“我一定能考到前一百名,到时候我拿到了奖学金,自己给自己买东西”他颇自信颇憧憬着得意,我说他只要能考到前三百名就行,他颇不悦的说自己考到过前一百名,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将自己会做的都做对就行,当我再次表示他只要能考到前三百名就行时,他颇不满的说:“不跟你说了。”

孩子有信心是好事,但正如他们的班主任张胜强所说:很多孩子都觉得自己有两下子,觉得自己考得不错,不做比较、就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我也深切的知道这一点:毕竟,升学及考试,是要横向比较的,在群体中的位置、决定了孩子能考什么、能上什么样的学校。这一点,也应该让孩子知道,所以当张胜强说他也不怕有人因他将分数和名次都公布出来(让家长知道)而告到教育局里了,我知道他这样做有这样做的道理。

在去乘坐10路车的路上,在董家、我们正走着,我见对面一位年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朝我们笑了笑,郎世泽过后说:她是他们的语文老师。“是你的老师,你怎么不打招呼啊?”我问,他说:“我不是对她笑了笑吗?”郎世泽说:他们的语文老师讲得可好了,他最喜欢上语文课了,还有地理老师上课也可有趣了。

3

因今天是董家大集,我来的时候公交车在董家就停下来不往前走了,所以我们没在董家村南等车,而是多走了一站到了董家镇政府这一站,也是历城二中门口等车,但公交车还是从北面开过来了——害得我们多走了一站的路,原本在前站乘车时可以有座位的,现在也没座位了。郎世泽对此一点儿也不恼火,说能坐上车就行——经历的事情多了,孩子不那么动辄发火发脾气了。

回到家我让郎世泽脱了鞋子,问他的脚趾头好了没有,他在路上就说吃了消炎药好得快(他说他在他们学校的医务室里买了头孢氨苄,快好了,但现在还是有点肿),现在一看,还是肿大。

晚上郎世泽想洗澡,热水器里水温59°,我想还是上点水吧,将水温稍稍降降,但上水多了、水温变成了36°了,不能洗澡了,于是只烧了点水让郎世泽烫烫脚,明天天气预报说是晴天,只能到明天再洗了。郎世泽在我们回家的路上就说他两周没洗澡了,回家后要好好洗个澡,我问他为什么上周没洗澡,他说脚趾头那样了、怎么洗,我说一样洗啊,洗洗冲冲好得更快,他说没法换药、就没洗澡。

2012年11月17日星期六

昨天晚饭时,我们谈论了开家长会的事,谈及班里的孩子学习缺少自制力缺少自学能力,郎世泽说他们班里的男生都贪玩是事实,但现在已经改得多了。他在昨天我们一起回家的路上说,他所在的一个小组(大概是小组吧)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自己来检查、督导;大概,此前的班主任王连国管理班级松懈吧,学生自制力和自学能力差,要扭转这个局面,需要花一番气力的。

郎世泽计划好了周末的生活:上午将数学和英语作业都做完,下午查找资料办手抄报、画一张素描;但在上午,郎世泽不一会儿就从他卧室里走出来转一圈,看来,人在这个年龄,确实安心下来不容易。记得郎世泽的姨夫说王楠在初中的一个时期,就像心里长草的一样,稳不住、不能安心;到稼轩中学开家长会时,在门口收到的小报《育才方案》里,就有篇《初二现象》的文章,说的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理敏感且脆弱,需要师长用心引导。

我让郎世泽将他写了的作业拿来我查看查看,他很不愿意让我看,我说他们的老师开家长会时也说让要看看你具体做得怎么样,他很不情愿的将英语作业给我,我查看了一会儿之后,说我在中学时学的是俄语,英语都不如他懂得多了(我给他说,郎立超现在在高中也改学俄语了,因为他的英语基础差)我让他将数学也拿来,他死活不肯,后来在我再三要求下、他拿了出来作业并打开,用手捂住一道题(不让我看他是怎么解答的)说:你看看这道题该怎么做,不会做我教给你。

我对那道题目琢磨了好大一会儿,琢磨出来了。他看了看我画的图,说我的思路跟他的思路一样,这样解答麻烦,他们的数学老师给出的解法非常简洁简单。这道题目是:一轮船从A点向正东方向以每小时40海里的速度前进,在A点看小岛C在东偏北45°的位置,行使半小时后到达B点,从B点看小岛C的位置在北偏东15°。问小岛C到B点的距离多远?

孩子想找难题难住我,而不愿意让我检查他的作业,看来,正如他所说的:会做的题目,有的做错了,虽然我们给他指出了这个毛病(不认真或写作业做题时没看清楚就开始动手做了),他自己大概也清醒的意识到这个毛病了,但要纠正一个毛病、改正一个不好的习惯,需要花大气力;想到前两周周末看望他时,让他将数学试卷拿来给我看,他踌躇再三也没拿来给我看,大概也是不愿意让我们看到他“会做的题做错了”。

2012年11月18日星期日

1

昨天,郎世泽将画纸、画笔带到我办公室里来,想画素描的,没想到他办手抄报就花去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没时间画素描了。

今天上午,郎世泽跟我到办公室里来画素描了——画板在我办公室里,以前是用它做放置手提电脑的垫板,放在抽屉上用的;现在郎世泽要画素描用它,也将家里的画架带来了。

画素描原来是他们学校里老师布置的作业。

2

接郎世泽回家后,将他带回家的东西从袋子里掏出来,发现有带去的零食——一包芝麻饼,我问他怎么还把它带回来了,他说带回来给我们尝尝,我说给我们尝什么,“不给你们尝尝,我早就吃完了”他说;这孩子,这么想着我们呢。

3

我们问郎世泽:想吃排骨还是以前做过的炖大骨白菜,张永红说不愿意吃大骨炖白菜,说它太油腻,郎世泽说吃什么都行。

炖腿子骨,我们前些年经常在冬日里做它吃,简单、味道也纯正。

4

下午,郎世泽到我办公室里来画画,画了三个小时,伏尔泰的头像素描才形成轮廓,最后一道工序还没做,就已经到了12点多了,他说累得不行了、不画了。他说画此画需要四道工序,他已经做了三道,最后一道不做了。

郎世泽说:自己很长时间没画画了,现在画起来还觉得很得心应手哩——他对自己的这幅作品,也感到很满意,说这是八级的绘画,而自己才学到七级。

回家的路上,郎世泽说自己的同学都不相信自己能考过国家级的素描七级,现在就拿自己画的给他们看看——原来,他也想以此证明自己的实力,让他的同学相信自己已经取得了素描七级,我说如果你要给他们说自己取得了跆拳道红黑带,他们更不相信了,要不就将带子带去让他们看看。但他并没有带红黑带去让他们看。

5

下午,郎世泽拉肚子了。可能是他中午回家吃了一个他妈妈给他削的梨子,不大一会儿又啃了腿子骨的缘故吧;我们到下午1:30才吃午饭,郎世泽不停的说“我饿了”。

6

我们想让郎世泽穿一件我刚得到的运动服的上衣——红色的绒毛里子、很柔软,他说:还是给爸爸穿吧。他妈妈听了说:“你爸爸还有呢”但郎世泽说,他还是穿自己以前穿的那件黑色的。

7

下午三点,我送郎世泽去上学,在郭店、堵车了,郎世泽很焦急的说:“要迟到了。”我说给老师说堵车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我看到公交车上有不少穿着跟郎世泽一样校服的学生,说这么多学生、又不是你一个迟到,他说:他们5点到就行,我们的老班让我们4:30到校,迟到了 就扣分。

在董家附近,又堵车了,于是在齐鲁制药东厂站就下车了(车停了),步行到历城二中高中部的校门口,我对郎世泽说:从高中校门口进入吧,从这里走近,里面也干净,初中的学生很多(从这里下车的)都从这里走。他同意了;想起前不久,他死活不从,非绕老大的弯子从稼轩学校门口进入不可。

8

今天下午,我给太阳能热水器上水了,上过了(忘记了关上水开关)——我往楼下一看,淌水了,急忙关了手动上水开关。郎世泽问我:“现在多少度了?”我说13度,他没做声。

等我们下楼送他上学时,看到楼下还在从管道里滴水,他问这是我们家的滴水吗?我说是,他说不是我们家的吧。

9

午饭时,电视上正播报新闻,说道要坚持马克思主义------郎世泽听了问: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啊?张永红说:这个不需要咱明白,搞研究的人才明白。“也得让人民群众懂得才行啊。”儿子追问,我说:你们现在历史上还没学到马克思主义吗?它是一种学说,就是社会应该是怎么样的、往哪个方向发展------

10

下午,我们到学校里来时,门卫师傅送给我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是论文得奖的消息,郎世泽见了非常兴奋,问我写过一篇什么题目的文章吗?发表了吗?我说写过、也发表了,他见我很平静,说:“看你,得了奖也不高兴”我说,我再仔细看看,不一会儿、我见里面的《领奖回执表》里,有需要交费的明细,郎世泽看了,说:呀这是骗人啊。我说也不是骗人,要加入《中国当代教育协会》,需要交费,加入不加入由自己决定。

发表于 2012-11-20 22: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儿子现在长到快两周了,我的记录和漏水的水龙头一样,本子里的记了点滴.汗颜!向您学习!

点评

有网友询问我怎么再找到这个帖子——自从论坛改版后,我下面的那些地址不知何故不能打开了,所以有网友想知道我记录了孩子什么,却不能找到  发表于 2012-11-21 11:07
呵呵,你查看本帖子,前面有不少刚做了父母的人,或要当父母的人,都立志要记录自己孩子的成长呢  发表于 2012-11-21 11:04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9 08: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13岁成长记录之四

2012年11月23日星期五

郎世泽给他妈妈打了电话,他妈妈告诉他周六不能去看望他,周日的时候去,因为她周六要会郎世泽的姥姥家看望他姥姥,我要去学车;周日的时候张永红一个人去看他。

2012年11月25日星期日

今天下午阴冷着天,张永红做了土豆炖鸡腿、带了米饭看望儿子;张永红说,儿子的脚拇指还没有好利索,跟原来差不多,所以这次带去了消炎药。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14: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13岁成长记录之五

2012年11月30日星期五

1

下午在王舍人公交站牌接郎世泽放学,四点半多郎世泽下车了,我喊他,他兴奋的对我说在车上遇到了他们学校初三的校友,而该校友恰好又是他们小学时的校友,于是各自说起自己所在的年级、小学升学时升入稼轩中学的学生多;当郎世泽给我说这些的时候,自豪感溢于言表,说自己所曾在的小学真厉害,上一届的学生一个班竟然升入稼轩中学一、二十人,我说他那是吹牛,哪里升入那么多的学生呢。

回家的路上,郎世泽兴奋的对我说他现在打乒乓球可厉害了,可以跟体育老师一起打了,他说他要在学校的体育队里显露出来才行,我问他加入学校的体育队了?他说没有,今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跟体育老师对打了。我告诉他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他们的班主任张胜强说了:他们班的男生特别喜欢打乒乓球,有的在升旗的时候还带着乒乓球拍,抽空去打一会儿呢,也部分轻重缓急。“我是在体育课上跟老师打的”他强调说。

2

回家后,我说今天在菜市场上遇到了他小学同学唐继森的父亲了,郎世泽问我唐继森在哪个学校上学,我说在历城双语,他父亲说唐继森在小学四年级之前学习还可以,到了四年级给他买了电脑、上了网,唐继森就光惦记着上网玩游戏了,结果学习成绩一下子就拉下来了,他父亲还说今年给他停了网络。

郎世泽说,唐继森是个高个子----他回忆着。

3

郎世泽说,他今天在等车的时候,又买了一包糖炒栗子吃,我说你愿意吃就买呗。

回家的路上,郎世泽关切的询问我得到了名师的称号了吗?得到奖杯了吗?_-----上次回家时,他看到我收到一封信,是中国当代教育协会发给我的,说我的一篇文章获奖了,可以申请加入他们的组织,成为他们的会员,并可以得到一个奖杯。我说我不大关心那些东西,也没加入那个组织------儿子大概希望他的父亲在事业上有起色,所以才那么关注的吧。

4

谈及我们学校,郎世泽很不满的说:我所在的学校里,老师不像老师的样子(他见有老师玩游戏;上QQ聊天),学生不像学生的样子(胡乱、打骂吵闹)。我说现在好一点了,我给学校里提了建议,让我们学校建立博客群或建立主题帖,将教师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发布出来以供交流探讨,学校里虽然没直接采纳,但却建立了QQ群,也算响应吧。

我问儿子:他以前给我申请的那个QQ号是什么,是怎么注册的,他说他也忘记了——我就没使用过。

5

郎世泽脚上大拇指的甲沟炎还没好利索——他晚上洗澡后包扎,说现在包扎已经很熟练了,“原来用20分钟才能包扎好,现在只用10分钟就行了”他说;他晚上一定要洗澡,但热水器的温度才40℃,他也洗了,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嘿嘿的笑,我问他:儿子,你傻笑什么了?我知道他心里美滋滋的说:又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了。

6

郎世泽说,他们现在学习建立网页了,说当他建好了就将网址告诉我,让我去看看他的网页。

郎世泽买了一本《意林》,他说他是看到里面的一篇文章,觉得很好才买的,说那篇文章很深刻,我说我看看吧,他还笑嘻嘻的不让我看呢;郎世泽后来给我建议:《意林》里有一篇很耐人寻味的文章,让我看看,我看了、那文章说,不同层次和级别的人,所读的书(读物)不同,高级管理人员或老板,读书,一般人读报刊杂志,而------

7

郎世泽躺在床上跟我一起看科教频道的《探索发现》栏目,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就说他们老师给他们讲了,那故事很好;还说老师希望学生预习,谁预习得好,就奖励给他讲历史故事——这个历史老师,确实不错,花费了心思、是懂得教育教学的人。

2012年12月1日星期六

1

早晨,郎世泽见他妈妈给他买来了好吃的东西,就嘿嘿的傻笑,我说“傻笑什么了?”“嗯,妈妈买来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他说。

儿子想吃涮羊肉,还担心花钱多、贵,我们说、你想吃什么就说,涮火锅不贵,是大众化的食谱;他还很喜欢吃蘑菇炖鸡腿,我昨天就买了,也买了土豆,一块炖上。

2

早晨,郎世泽问:穿什么衣服啊?他妈妈就过去给他到厨子里找衣服了。

早饭后,我去到一家生产销售碳晶电暖的企业看电暖设备,儿子说:妈妈去考试了,“你也不在家了,光我自己在家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3

郎世泽见他妈妈给他买来的零食里有一种原料来自北海道,就说:妈妈,你怎么买日本货啊?你看食品里有一种原料来自北海道,北海道是日本的,他妈妈说:都是中国产的。

孩子的思想丰富了,对人对事有自己的看法了。

4

下午,郎世泽要求到我学校里的办公室里上网查找资料——写作业需要。

之后,他给我注册了一个QQ号,感慨的说现在的QQ更新得这么快啊,他自己都感到不会使用了。

晚上,我们吃涮火锅,郎世泽不住的夸赞:真好吃;晚饭后,我们一起看电视节目。

5

身高:1、72米。

2012年12月2日星期天

1

上午,郎世泽要去理发——他们学校里要求,头发不能长到压住耳朵,不合格就要回家再理发;在理发店里,理发店老板说,二中要求的可严格了,老师将手插到学生的头发里,如果有路出手指头的就是长出来的,就不合格。

去理发前,我问张永红:有零钱吗?郎世泽神秘的笑笑说:“我有,我有小金库”,说着就打开他的钱夹看,但不让我看。这次理发,郎世泽带了他小金库里的10块钱。

孩子知道节俭,今天上学前,我们想给他200百元,但他只要了100元,说他小金库里还有钱呢;我说够用的就行了,也别带多了。

2

今天上午停电,郎世泽还想到十八中来,但又说不去了,昨天已经去过。我说:那就先去理发,理发完了再到学校里上网玩玩,他很乐意。

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一位网友推介的一个科幻科普电影,我说让郎世泽找到了打开看看,他看了篇目后说:他在学校里已经看过这本漫画了------孩子的视野开阔了。

郎世泽大概查看的是《轰炸东京》,他后来问我知道二战时期美国的一位著名将军(大概叫杜----),我说不知道,“他可是二战时期著名将领啊,你不知道?”我说那时候有很多英雄,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啊。他说那个美国将领驾机轰炸了日本东京------

3

因今天停电,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看电视。我们在一块交谈,扯了不少,远比看电视交心;但这一点我当时没清晰的意识到,过后才意识到。

郎世泽还是想去打乒乓球,我说还是去打羽毛球吧,家里只剩下一个乒乓球拍了——那一幅便宜的拍子被郎世泽带到学校去了;郎世泽想在他们学校里,在打乒乓球上小有名气呢,“我现在打乒乓球可厉害了”他说。

4

儿子一父亲为自己的标杆。

午饭时,我炖了土豆、蘑菇和鸡腿,张永红炸了鸡柳,郎世泽不住的夸奖鸡柳好吃,当他妈妈再给他夹鸡块时,郎世泽说:“我自己夹,我都吃不下了。”

5

张永红说,来安装碳晶电暖的人这两天到我们家来,郎世泽想看看家里安装了什么样的电暖,有些遗憾的说今天不能看看是什么样的了;他还很想参与我们买车,说他要去看看、什么样的车好。

家里的生活,家里的大事,应该让孩子知道并参与进来了,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就家庭的一员,而且也是学会过未来的家庭生活的潜移默化的教育。

6

我们看这郎世泽小时候的照片——照片放在小镜框里,那时的他大概几个月,头顶上的还呼打呼打的,照片上正好有一个明显的凹陷;当郎世泽得知头顶上海没长好骨头,呼打呼打的时候,感到很惊奇——我看到照片,也感到很惊奇呢,当时我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呢。

文字或照片,记录了孩子成长的历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7-15 12:17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