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亲亲妞妞

甜蜜地成长——亲亲妞妞的足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3 22: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孩子参加“爱粮惜粮”征文活动时写的一篇文章,扣题不是很紧,文笔也许稚嫩。但是从文章中可以看出孩子知道土地对于老一辈的人意味着什么,这是让我很开心的事情。
发表于 2013-6-14 09: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着妞妞的日记,感受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学习妞妞妈妈这种伟大的母爱,孩子成长中用心,再次致敬。
发表于 2013-7-10 21: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萧 于 2013-7-10 21:42 编辑

        家乡的照相馆
        宋含箫(妞妞)
    我的家乡,并不是很大,它只是一个名叫运粮的普普通通的小镇。  
    小镇上只有一家照相馆,是我的祖父开的,现在是小姨在经营,也因为它是唯一的一家照相馆,所以逢年过节,总是热热闹闹,空气中满是喜庆快乐的味道,小姨一直在笑,客人也红光满面,大冬天,里屋里也总是暖和的。  
     照相馆在一堆楼房中并不出众,招牌挂的挺大,远远望去一片红艳艳的就知道那就是运粮照相馆 。招牌下是两扇玻璃门,上面贴着放大的照片。推开门,也没什么出奇的。青色的地面砖。雪白的墙壁,靠右的阶梯架上总有花泥花盆,还有刚插好的鲜花胡乱摆着,但又像是刻意营造出的这种随意的感觉。后面有一张L型的桌子,上面放了一些精巧的小饰品。左边是一排长长的供客人休息的凳子,离它大约一米的地方有一个梳妆台。瓷砖与瓷砖交界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些裂缝,凳子上的漆也有些剥落了。到了下雨时瓷砖上就有一层水汽,灰溜溜的,人一来就留下一串黑黑的脚印,但爱干净的主人总会及时用拖把把地拖干净。这是外间,里面是工作的 地方一台电脑,2台打印机。
      二楼是拍照的地方,布景是二扇窗和富丽堂皇的宫殿,墙上挂着一张网,但网眼都被五颜六色的花镶满了。它的旁边是一个大柜子,散发出木头特有的淡淡的香,上面放着几盆精致的插花,还有几只栩栩如生的鸽子, 房间的东侧放了一张梳妆台,上面放了一些化妆品和装饰品。隔壁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是换衣间,挂满了婚纱礼服,墙上有一面大镜子供化妆  换衣用,化妆台上整齐的排放了一些粉底 眉笔 口红。窗子开的挺大,但胭脂味挺浓的,也许是常年积聚的。
      三楼没什么,就是卧室。里面有一台老式照相机,是祖父当年用的,现在已经被尘封了,上面盖着一块大黑布。
      可以说,一个照相馆应该是什么样,家乡的照相馆就应该是什么样,小时候就是喜欢往照相馆跑,也不知为什么,总是觉得新鲜有趣,如今,照相馆经历了改头换面,小姨也开始做起了婚庆,但属于它的纯朴气息,却从来没有变过,别人说我是运粮照相馆陆冬元孙女时,我总是感到很自豪,听说祖父曾经扛着他的相机走遍家乡的大街小巷,为家乡画了一幅幅画。
        照相馆并不豪华,装修也不时尚,但它是朴实的,也是厚道的,还是热情的,现在,我回老家也总是去那儿感受它的真,感受它的情。

    (妞妞妈妈的话:父亲的照相馆一直伴随着我成长,我的年龄就是它的年纪。整整四十周年了,没想到女儿用这些朴实中透露出真情的文字帮助我记录了它。这也提醒了我,我该为父亲的照相馆也写点什么。)

发表于 2013-7-11 08: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含萧老师!冰洁老师把妞妞的《粮食·土地·老人》这篇文章推荐为教育在线学生论坛优秀主题帖了,感谢你对学生论坛的支持!
发表于 2013-7-11 22: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萧 于 2013-7-11 22:30 编辑

   逝去的风景
    宋含箫
    创造一件事物很难,消失却相当容易。有些事很难让人记忆,但它消失后,时光会铭记。
    从前的坝口广场(姜堰的某一地名)是很热闹的。
    夕阳下的坝口广场,是有片刻的静谧的。大白狗慵懒地趴在主人的店门口,半张的眼睛满是倦意。曲江楼的屋檐闪烁着阳光般新榨橙汁的色泽,暖暖的,却又是那样古朴端庄。再晚些时候,便有人陆陆续续地来了。很快,广场上就集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一个带着音箱的女儿走到台上,摇摇手示意了一下,下面叽叽喳喳的闲聊声立刻就止住了,她们看着台上的女人,眼神里竟满是期待。
音乐声骤然响起,她们随即兴奋起来,伸出手,抬起腿,看着台上的女人舞了起来。她们的身体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协调的,她们的动作怎么说都有些跟不上的,但她们就是那么自在地舞起来了。她们中大多是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甚至六七十岁的人了,却那么陶醉,那么享受,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还有一个男人,也在跳。他扭着身子,僵硬地旋转。那顶鸭舌帽歪歪斜斜,每做一个跳跃动作他就不得不扶一下摇摇欲坠的帽子。可他,就那么像模像样地站在了领舞台上,有了跳错的动作,就转过身来,小姑娘一般笑得羞涩忸怩。而下面的女人,却像没看见一般,自己跳着。间歇弯下腰,抱起在人群中追逐穿梭的孩子们,摸摸他们的头又放下,跟他们说到别处去玩。
     领舞台上的两个人和广场上其他人,搭配得是那么和谐、自然。
    现在,坝口广场不见了,只剩下新建的高楼,连古朴的曲江商场也没有了,经过那里,只感受到钢筋水泥的冰冷气息。从前的热情和温暖,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跳舞,其实就是姜堰这个小城市中的人们所拥有的简单的幸福,平平淡淡,却实实在在地填补了她们生活中的空白。在那里,她们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梦想,这就是她们的幸福,简简单单。
跳舞的人,依旧在跳,只是地点分散了。走在街头,走在小巷,随处可以听见舞蹈的音乐,但我却仍然怀念,坝口广场上几百个人一起舞动的景色,真的很美,很美。没有太多城市的嘈杂,就这样,在自我空间里愉悦地微笑。
    风景已逝,但总有人始终会记住她。
发表于 2013-7-11 22: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萧 于 2013-7-19 19:51 编辑

     逝去的风景
   作者  妞妞的妈妈
    晚上,出去转转,到处是节奏明快的音乐声,农行门前,超市门前,商场门前,步行街东端,这里一堆,那里一簇,到处是聚集在一起跳集体舞的人。虽然热闹,却都比不上原来在坝口广场的阵势。
    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人一起跳集体舞,是在坝口广场。天刚擦黑,坝口广场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几乎全是女人,老的,少的,胖的,瘦的,时髦的,朴素的……女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四处张望,似乎在等待什么人。蓦地,有眼尖的大声叫起来:“来了,来了!”一个瘦小、矮个的男人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从老式自行车上下来,解下音响设备,摆放好,拿着腰间象征权力的钥匙,打开广场柱子上的电门,插上插头,然后一挥手。女人们立刻像被无形的手指挥着,围着广场中间的雕塑底座排成若干行,呈扇形散开。音乐声响起,盛大的露天集体舞会开始了。
    前面高台上领舞的是一男两女。年轻女子身材婀娜,舞姿曼妙。中年女子举手投足,干脆利落。唯中年男子动作僵硬,举手似挑担,俯身似搂草,但你看他是多么的自信与自在。众人在三人的带领之下或前进或后退,或左行或右走,或轻跳或转圈。排在前面的显然是资深舞者,一招一式起着范儿,手眼步伐配合默契。看,那个大姐转起圈来,长发飘逸,美裙如圆圆荷叶,显然是刻意的装扮。排在后排的好多是刚学跳舞的,眼睛盯着前面的人,手忙脚乱,可是兴致一点都没减。其实动作不美又如何,要的就是这份闲情这份惬意。
    渐渐地,广场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广场都要排满了。逛街的到这儿驻足观看,忍不住下去跳一曲。小孩子跟在妈妈后面绕来绕去,真是可爱。站在一旁的众多男士组成“老公观摩团”:有的手上拎着妻子的包,正在聊天;有的目光追随者妻子的脚步,嘴里跟着音乐哼哼;有的还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晃着脚尖或用脚打着拍子。
    不断有人带着满足带着笑意离开,也不断有人加入其中,这份热闹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当音乐声停止了,还有人意犹未尽在相互学习相互切磋。这份闲适真是让人羡慕啊!
    如今,坝口广场已然拆迁,这片风景也随之逝去,成为曾经的风景,成为美好的回忆!
发表于 2013-7-11 22: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萧 于 2013-7-19 19:50 编辑

             逝去的风景
            宋含箫(妞妞)
    创造一件事物很难,消失却相当容易。有些事很难让人记忆,但它消失后,时光会铭记。
    从前的坝口广场(姜堰的某一地名)是很热闹的。
    夕阳下的坝口,是有片刻的静谧的。大白狗慵懒地趴在主人的店门口,半张的眼睛满是倦意。曲江楼的屋檐闪烁着阳光般新榨橙汁的色泽,暖暖的,却又是那样古朴端庄。再晚些时候,便有人陆陆续续地来了。很快,广场上就集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一个带着音箱的女儿走到台上,摇摇手示意了一下,下面叽叽喳喳的闲聊声立刻就止住了,她们看着台上的女人,眼神里竟满是期待。
    音乐声骤然响起,她们随即兴奋起来,伸出手,抬起腿,看着台上的女人舞了起来。她们的身体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协调的,她们的动作怎么说都有些跟不上的,但她们就是那么自在地舞起来了。她们中大多是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甚至六七十岁的人了,却那么陶醉,那么享受,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还有一个男人,也在跳。他扭着身子,僵硬地旋转。那顶鸭舌帽歪歪斜斜,每做一个跳跃动作他就不得不扶一下摇摇欲坠的帽子。可他,就那么像模像样地站在了领舞台上,有了跳错的动作,就转过身来,小姑娘一般笑得羞涩忸怩。而下面的女人,却像没看见一般,自己跳着。间歇弯下腰,抱起在人群中追逐穿梭的孩子们,摸摸他们的头又放下,跟他们说到别处去玩。
    领舞台上的两个人和广场上其他人,搭配得是那么和谐、自然。
    现在,坝口广场不见了,只剩下新建的高楼,连古朴的曲江商场也没有了,经过那里,只感受到钢筋水泥的冰冷气息。从前的热情和温暖,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跳舞,其实就是姜堰这个小城市中的人们所拥有的简单的幸福,平平淡淡,却实实在在地填补了她们生活中的空白。在那里,她们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梦想,这就是她们的幸福,简简单单。
    跳舞的人,依旧在跳,只是地点分散了。走在街头,走在小巷,随处可以听见舞蹈的音乐,但我却仍然怀念,坝口广场上几百个人一起舞动的景色,真的很美,很美。没有太多城市的嘈杂,就这样,在自我空间里愉悦地微笑。
    风景已逝,但总有人始终会记住她。
发表于 2013-7-11 22: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妞妞新写了一篇《逝去的风景》,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写过相同的题材,一起贴在这儿,自己看着都觉得很有趣。
     不要对我拍砖,我的文笔似乎不如妞妞了。

点评

母女同题异构作文,从不同的角度感悟不同的心境,不同的视角,彰显多角度立意!各具特色,都很精彩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13 22:02
发表于 2013-7-13 22: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岱下冰洁 于 2013-7-13 22:03 编辑
含萧 发表于 2013-7-11 22:39
妞妞新写了一篇《逝去的风景》,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写过相同的题材,一起贴在这儿,自己看着都觉得很 ...


母女同题异构作文,从不同的角度感悟不同的心境,不同的视角,彰显多角度立意!各具特色,都很精彩呢!
发表于 2013-7-17 14: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萧 于 2013-7-17 14:04 编辑

布童话
宋含箫
    家里有许多布,满满的,两箱,都是妈妈一块一块挑选的,还有一台老式缝纫机,很老很老,在祖母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用了,现在是属于我母亲的,我不知道它还能用多久。
    它在夕阳里静默着,端坐着,像极了旧年穿针引线缝纳鞋底的曾祖母,也像极了带着老花眼镜为我们做棉鞋的外婆。曾经有无数的布,无数段回忆在它细密的针脚下走过,织成一篇篇温暖的童话。
    我是爱布的。布有最纯朴的质地,最真实的表达。它们可以是最简单的亚麻色,也可以是最繁复斑斓的花纹。妈妈也是爱布的,布是背包最自然的衣裳,是棉拖鞋最忠诚的伴侣。布,是童话最纯真的呼唤。
    妈妈总喜欢教我缝针脚。一块布,先用绣绷绷好,就把针递给我,让我在上面自己倒腾。那些布,多半是零碎的或花色不太美的,不然妈妈又怎么安心让我——穿针引线都会扎到手的初学者来实践呢?
    手作达人小怪怪说:“最美的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在一大堆零食的包围下,没心没肺地做着傻傻的布娃娃。”我把它奉为信条,总是缝着缝着就笑出声来。妈妈抬头看我一眼,嗔怪我怎么那么不专心。我刚想告诉她,她又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突然坐过来,指着布上歪歪斜斜的针脚,随即抢过针去,说着应该怎样缝,不管我在一旁错愕地想着针是怎么没有的。我想着,曾祖母从前是不是也这样教外婆,外婆是不是也是这样教妈妈。我看着妈妈又笑了,这次妈妈没有怪我,而是看着我,也笑了。我突然觉得很幸福,拿着手里的针,在那块布上面,又留下几条扭曲的针迹。
    前几天,我费了几乎所有的精力做了一个钥匙包。小猫的样子,调皮的眼神像在对我笑,用的是最纯朴的亚麻布,配的是最本色的细棉绳。我把它送给了妈妈。看着妈妈每天从包里拿出这个钥匙包开门,我都会想着,妈妈会不会想起从前小猫钓鱼的那个童话?想起她在灯下看书,外婆在一旁纳鞋底的童话般的时光?
    世界上有很多事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把它想得太复杂,就像有人总是找不到幸福一样,我却认为幸福是个很简单的东西,于我而言,就是布。各种的布,斑斓了我的梦和妈妈的梦。
    时光匆匆就像缝纫机的针脚一样很轻松地走过,我们都在用一块块布,编出属于自己的最美的童话。
发表于 2013-7-19 10: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妞妞妈妈的话:
    上了初中后,每次考试女儿的语文成绩都在130分左右徘徊,和别的同学相比,有时差距就在语文,我看过她的语文试卷,拿六年级的评卷标准,那要求不止高了一个层次,隔了几个层次。她的每篇作文我都读过,我觉得应该还算不错,当时还想可能是我的欣赏水平不够吧。后来,请几个同是中学语文老师的朋友看了一下,大家的一致意见是:小丫头要练字。确实,每次改卷子的时候,我们应该都有同感,同样的作文,让写字水平不同的学生誊写一下,再来评分,差一个等级是正常的。所以,这几天让妞妞在家练字,小丫头还有点不乐意呢!威逼利诱?软硬兼施?都来!呵呵。

点评

您抓得很对,字体占一大项,和成绩有很大的关系,说的再大一点,和她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关系。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写一手好字终生都受益  发表于 2013-7-19 18:25
 楼主| 发表于 2013-7-19 1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用亲亲妞妞的号上来冒个泡,版主好,大家好!
发表于 2013-7-19 18: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篇《逝去的风景》写得很好,看过后有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可喜可贺!
发表于 2013-7-19 19: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辰光之巢杜金安 发表于 2013-7-19 18:19
两篇《逝去的风景》写得很好,看过后有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可喜可贺! ...

呵呵,看到你的评价,很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