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郎言君

碎叶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9 08: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当勤,
应前行。
该苦笑洒热汗淋,
回眸抒豪情。
头脑清醒,
看淡风云,
看轻虚名。
自强不息,
己砥磨剑刃。
走红尘,
过河跋荒岭。
的卢驰骋,
路崎岖任纵横!

点评

老先生过誉了,不过,人确实应当自强不息才行  发表于 2012-12-3 07:59
发表于 2012-11-29 20: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郎言君 发表于 2012-11-29 07:30
呵呵,06年写的啊,如果你不提醒,我都忘记了,不知道这是我自己写的了呢。可见,人应该回头看看自己走过 ...

哈哈献丑了。

点评

是我写的不对头吧  发表于 2012-12-3 08:09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9: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姓名:郎言君          一加一网名:郎言君

联系手机:13964163116  QQ号:2212611898   

单位地址:济南十八中,邮编:250101

一加一博客地址: http://www.edu11.net/44860                  

                   我的成长岁月与教育的生活

一、年少时期的情趣和阅读生活

我生长在山东农村,年少时对文学、哲学感兴趣,喜欢阅读、也因此而瞎写一通,那时的志向高远但现在看来不切实际。中学时读了《格林童话选》、冯梦龙编著的《三言两刻》文章等经典名著,对书中世界里的景象、单纯而美丽的世界,怀有深切的向往,至今书中那个纯美的世界都烙印在我的心中,由此深知一个人年少时读了什么、接触到了什么世界,对他的精神发育至关重要,能深切的影响一生;我也读拜伦、李白、普希金,读红楼梦也读文学理论。大学四年,逢讲座必听,虽然学的是物理专业但广泛涉猎文史哲,想转系到政治系未果,毕业时恰逢89年春夏之交事件之后,全国考研名额紧缩,所以虽然我做了一年有余的自然辩证法考研准备,也只好付诸东流、连考也没机会考。毕业之后工作,依旧想在学业上更上一层楼,考了几年刑法民法国际私法的研究生,也考了两年公务员、考过两年全国律师统考和注册会计师,无奈时运不济,付出甚多收获甚少;但这样的经历让我的视界较开阔。

人生如同走一个圆圈,年少时向外瞭望,那是一片无垠的天空,脚下有撒开脚丫子肆意奔跑的广阔田野,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的时代,但到了人生至半,已经画了半个圆圈了,越往前看就越看到起点了,所以无论伟人还是市井小民,人生的后半段都倾向于怀恋少年时,越是过去了多年的遥远的事情,记忆得越清晰,而越在眼前的东西越少有心劲关注、反倒模糊了。我时常想起我所在的村庄小学,一排简陋的房子建在沙土岗子上,四周是槐树、榆树、杨树、桑树的树林子,春夏下课后就往沙土岗子上的桑树林子里跑,去摘桑葚吃,成熟后的桑葚有通红的、也有乳白色的,香甜回味绵长,那时的早晨,早起后拿着长杆子挎着竹篮戳禅脱、捉嫩知了,禅脱可以卖钱、嫩知了可以煎了吃;而在秋天或冬天,就可以到树林的沙土岗子上将裸露在外面的细树根拽出来绑在两棵树之间,当调高用的绳子,男孩们就奋勇一跃、跳将过去,绊倒了也无妨,因为沙土很松软,不会摔伤身子;上初中时,学校里家七、八里路,每天都要来回的步辇一趟,路上我常常拿着好不容易从他人处借来的书读,也因此将自己的眼睛搞坏了——我的眼睛,就是从那时近视的。

二、参加工作后的二十余年的生活和精神

刚参加工作的几年里教学上没什么起色,因此即便在教师行当里收入和荣誉甚微,在十多年前,我开始从内里调整我的思想和感情,大量阅读教育名著,古今中外的、只要搞到手的,都读,也写读书笔记,仅仅摘抄——包括读教育类报纸杂志的摘抄,就有百万字。教育这点事,如果自己看不清楚、有诸多东西都在盲区里,就没有做成教育这件事的自信,甚至教育自己的孩子,都有莫名的恐慌、生怕什么地方搞错了而自己浑然不知,自己成了情绪和无知的俘虏还洋洋自得。近十余年来,从电视讲座、教育讲座、从书籍上获取了不算少的信息,对照自己的思想和教育实践,我开始反思和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

记录我儿子的成长历程,他今年已经13年了,一百多万字的记录是孩子的成长史;最近几年,我将在课堂上的实践做了记录,最近将其归拢起来,有169万字呢,分门别类的记录在《教育叙事研究》的相关细小分支里,如《关注当下》、《课堂研究》、《教学效率》、《学习理论》、《教学管理》等主题里;其他也有系列文章来研究某一类问题的,如《教育中的矛盾》系列几十万字,《初二现象分析及对策》有几万字等等,这些文字都依托学生的现实表现、依托我的切身实践,将现象、产生这个现象的根源、对策以及如何才能彻底解决等等,都做了分析研究和记录。

我阅读的东西很杂,写的东西也杂。读的东西,除了教育类的如佩斯泰洛奇、福禄贝尔、杜威、马卡连柯、苏霍姆林斯基、魏书生、陶行知、巴班斯基等等之外,也读哲学类的,如叔本华、尼采、荣格、康德、弗洛伊德、海德格尔、托尔斯泰等等,《四书五经》我也涉猎过了,但只有如《论语》、《诗经》等少数算是精读,其余都是浏览涉猎罢了,《四大名著》读了三本、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等也细读过;所以,我写的东西,有很多(不成系列的)是杂文。

至于说写作的成果,由于我喜欢读诗歌也胡诌一些(年轻时写的诗歌,归拢在一起有六七万字),在《齐鲁晚报》上刊登过一首;写的教育教学类文章,被《中国德育》、《济南教育》、《教育时报》、《班主任》、《中国教育理论与实践》刊登过,获过奖的论文也有几篇,但叫什么名字记不得了。

三、对现实的思量和教师专业成长的打算

我确信我找寻到的教育路线和策略是正确的,只要依照正确的教育方法一定能做好教育这件事;我所在的学校是名符其实的薄弱学校,但说起来师资力量不差、硬件设施也不差,而且还可称其为响当当的,生源不算好,但这种局面是学校教育成效不好造成的,生源流失、好孩子争相往外地学校跑,是学校搞不好教育的结果,再者说,即便在现有的条件和基础上,在现有的学生状况基础上,懂得教育的人也能将这些孩子培育成合格的学生啊——我早在十多年前就有了这个自信,也有了具体的办法,但要实施一项正确的教育路线,需要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有此等视界和胸襟,懂得教育的人要在其位,不然被那些不懂得教育的人拨来拨去,哪里能搞好学校教育呢。而要让学校群体有大体一致的对现实的态度和看法,达到“视界融合”,需要学校搭建教研平台,让教师们各抒己见、将自己的实践经验、关注到的现实学校现实教育问题及其解决之道,明确出来,让教师讨论、辨析,以期达到能采取协调一致的教育措施朝向共同的教育目标,不然注定像以前那样:俨然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搞好教育呢?

去年,我申请到一个教研课题《初中学生厌学情况的调查研究》,上学期在师生中做了四次调查问卷了,这使我深切的感知到,学生大面积厌学的根源在学校里的成年人而不是在学生身上。我将调研的过程做了详尽的记录,问卷的调查结果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通过这个调研过程,已经非常清晰的呈现出了学校里不能解决学生大面积厌学的根源了,就像学生在课堂上身心不在现场一样,许多学校里的成年人身心也不在现场,对诸如大面积学生在课堂上空耗时光的现象,已经麻木到了“这是天经地义、就该如此”的境地了;管理者根本没有较系统较完备的解决方案和策略,却对研究这个问题、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的我,讳莫如深。

现实如此,必须容纳它、才能改造它;对此我吃尽了苦头,无论对学生还是对学校管理者和教师,仅仅旗帜鲜明的呈现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要达到什么目标,还远远不够,必须容纳学生、容纳他人,不然就像现实这样,我被边缘化了,即便有成套的解决问题方案,哪里有施展抱负的时空呢。

四、思量自己的优缺点做到有自知之明

我对时间和空间感知不太精准,所以,我的叙述少有精确的时间和地点,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实践、我的思想、我的所作所为是虚假的,在169万字的《教育叙事研究》系列里,每一篇文章都是我上完课之后立马写成的,那些日子我有时一天上四节课或五节课,写的文章是每天多达六篇——我将我实践的切身感受,现场的状况以及我的对策,我思量到的需要采取什么样的协调一致的管理措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都做了记录。

我在课堂上做了诸多专项训练——以文本为依托展开的专项训练,比如想象力训练、口头表达能力训练、书面表达能力训练、交际和展示自我的训练、自我认知的训练、认知他人(同桌)的训练、制定并执行学习计划的训练、自我管理能力的训练、记忆力训练等等,我是如何展开这些专项训练的、成效如何,通过该活动看到的教学问题是什么、以及如何提升学生的相关能力,都在记录里做了叙述。特别的,对形式教学的关注,让我深切的体会到:学校里明确出来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教学策略或教学模式,对那些学习习惯、行为习惯不良的孩子而言,是多么重要。因为通过几年的实践,我痛彻的看到,我有意识的训练学生学会在课堂上说话(表达)和听话(接受信息并展开讨论),看似如此简单的事情,竟然通过两年的训练,都没有达成目标——学生学会讲话和听话;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实质上深切的触及到学校教育和课堂教学的实质:建立什么样的课堂生活秩序,如何建立这个秩序。我深切的认同教学模式之于学生行为训练的重要教育价值,如果我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将力推将一个明确的学习程序贯彻在学生的每堂课的生活之中,它对于薄弱学校、对于学习习惯和行为习惯不良的学生而言,尤为重要。

教研,其实非常质朴,课堂教学亦然:就是让学生读书,就像奥苏贝尔所说的教学的全部秘诀在于知道了学生到学校里来时带来了什么一样,找到学生心智、行为等的基础,并让他们在这个基础上有所增益和改善。;所以对学校和教师而言,最重要的是营造一个适宜于学生群体学习的环境和氛围,而要做到这一点,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学生。

懂得一个道理不难,难的是在课堂上将其体现出来,就像魏书生所说的那样:学校工作、教学工作,厘清一些基本的关系即可;但要厘清这些基本的关系,需要花大力气。

实践上的没头绪、思路不清晰,不能达成目标,根源是对基本的关系没搞清楚;如果学校和教师根本就没有目标,在教学管理及学校管理上,就必然沦落到狐狸吵架——一派胡(狐)言的境地而不自觉了。

附:前几年发表在教育在线论坛的文章——

      岁月如歌——我的教育思想、情怀的发育

刚刚参加工作时,我像大多数人那样满怀着教育的理想,凭借自己的血气方刚和踌躇满志的情怀,认定自己做好这点活不成问题,做出成绩也想当然的不会费多大的劲。可是,教育这件事,不经过人生的磨砺和历练,除非一个人一开始他就在这个行当抱定 “常怀抱柱信,岂止望夫台”的坚强信念,并具有百折不回的毅力,是很难在起初的热望上继续向前走下去的;我就是这样,许多年后我打了败仗,在教育上没有起色,现在想来,那时我也在寻找原因。只不过,我寻找的方向不对。

我开始埋怨环境,埋怨别人没给自己搭好发挥才能的舞台,埋怨学生不好。当我向那个方向寻找理由的时候,理由总是很多;而我自己一点也没增长见识,我只是在灌输知识的狭小道路上找别人的毛病,为自己没有发挥出所谓的才干找借口。我也朝秦暮楚过,想到自己不能在教育上有所作为,想高登一步考研,北京刚开放在全国范围招公务员时我也去考试过。我尝试过许多,都没有成功,于是,我转过头来思考:我活是世界上,真的就没有价值了吗?我的人生价值体现在哪里呢?

新课程的推广,使我又焕发了几乎泯灭的教育热情,我发现,在我所处的不成功的教育环境里,新课程的理念确实是找到了“病根”,是从不成功转向成功的外力推进剂。长久以来,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学生不学习的问题,而我们几乎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问题,也没有人去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是长久的在这个问题上打转转而几乎泯灭了教育热情的。于是,我开始考问自己:你能干什么呢?你凭什么干好这个呢?

当我向自己求索时,蓦然发现多年来自己一直站在教育的大门口外,自己的情绪的俘虏因门外汉的无知而发泄。我开始大量的阅读教育名著,大量的阅读教育类和与教育相近的报刊杂志,大量的阅读心理学的成套的著作,大量的了解当今中国和国际上正在进行的教育实践,大量的阅读当今思想界和文化界的成果,我不得不为自己的无知买单,不能不为荒废的岁月买单。我写了几十万字的读书笔记(在本子上),写了几十万字的反思文字(在《教育在线》),渐渐的,我对教育这件事不那么模糊了,心里亮堂一点了,教育的信心在增长,教育的情怀也不那么干瘪、变得丰满起来了。

“腹有诗书气自华”,当我不在把目光局限在一个狭小的自我和狭隘的知识传递工具上之后,我看到的东西就不是原来的那幅模样了,真是心情和眼界一变,世界就变了。我被“下岗”吓唬过,惴惴不安于“将没饭吃了”好长时间,我分析了我所处的状况(学校一直不景气,而且长久看也没有什么起色)和我所有的东西(知识、观念、教学方法、教学手段、教育的基本价值趋向等等),终于明白了我所面对的矛盾和冲突起因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我当然不是为我的教育工作没成就寻找借口,我明白我正在寻找什么是教育,如何对孩子进行教育这样的问题。当我站起来之后,才发觉世界原本不是我原来感觉的那个样子,也不是别人所说的那个样子;一个站起来的人,才会对别人和社会有用,才是个有价值的人。

“求神求佛不如求吾心,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当我把自己和世界联系起来的时候——我观察了我国不少学校从弱变强的内部机制,阅读《四书五经》从中寻找孔子的教育智慧,那些外国的教育大家的生活和经历深深感染了我,这些现在的古代的中国的外国的教育思想和博大的教育情怀,如云如溪从远处汩汩注如我干枯的心田,滋润我的精神,我渐渐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了。思想观念的转变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对我而言,它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以密集的信息量输入,每一次的阅读都是一次春雷惊醒的惊奇,使我蛰伏的雄心再一次升腾起来。我真的明白了“自信是成功的第一秘诀”的含义。

然而,自己明白了不等于别人也明白了,当我在这样的痛苦冲突的旋涡中的时候,我都这样告戒自己:你还没真的强大起来——这其中包括我的心灵的发育和教育思想教育手段的完善,自己也许仍然处于封闭心灵的突然敞开的惊奇状态之中,还没有完成自我教育的过程。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家是蛰伏着过完他的一生的,金子一定要发光。而教育的历程是这样一种磨练,对教育者而言,他要抛弃一个“小我”,完成一个“大我”的塑造,我知道的那些伟大的心灵都具有这种品质,尽管每个人不免有私心私利,然而,一个成就大事的人,他源源不断动力来源远非通常的一点可怜的私利所能支撑的。事和成就这事的人的品格有着内在的关联。

在我思想和品格的发育中,有两个人我不能忘怀。一个是朱永新,《新教育》送给我的他的《改变,从阅读开始》,使我窥视到了我国思想和道德渊源和博大,在我的人生困惑的时候(孔子四十不惑,我在这个年龄却还有许多的“惑”),是他给我敞开了通向我们民族的河流的途径和道路,使我以前的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化碎片逐渐聚合成一个整体——我知道这个整体还没有蔚为大观的气象,我的道路还漫长而艰辛,但,我已经从那种“小人常凄凄”的心态中走出来了。尽管有黑夜,阳光依然灿烂。

另一个是魏书生,真是相识恨晚啊,他出道很早了,为什么我到近期才遇到他。我觉得他是我国研究现代教育和教育改革不可绕过的人物,尽管他声明他所采取的教育办法都是老办法,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然而他是做“真教育”的人。“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已然成为共识,教育上没有新鲜事一点也不足奇怪。奇怪的是,同样在中国这片地上,他能将他的思想化为行动,他是有《教学的勇气》的人。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像磁铁吸引铁钉那样吸引了我,他所遇到的问题,我们都遇到过而且还正在遇到,对比一下我们的做法,自然就明白我们为什么不成功了。

教育思想的冶炼或教育情怀的修炼,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我很难描述它,然而,人们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和存在的力度和广度,感知到它的厚度和凝重。我当然不是说具体的教育叙事不值得我们投入时间和精力,恰恰相反,教育思想和教育情怀与我的具体的教育行为密不可分,它们是一对姐妹花。“教育的根苦而果甜”,我体会除了教育者的辛苦之外,最主要的还有自身的修炼之苦;“学日进,道日损”,我要从自身剔除许多东西之后,才能看到教育的本质和力量,从而使我热爱教育事业。

阅读确实能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毕竟教学这活本质是学术的事业,如果我脑子里没有道道,外在表现出的必然是僵硬干瘪的东西,而不是圆润丰满的东西。可是,如果没有对现实的强烈关注,特别是对我直接面对的状况的关注,没有对它的深入理解,读来的东西就会不自觉的停留是纸上谈兵的境地。我对我自己和我处的环境进行了理解式的分析,我知道我能干什么了,我就知道了我的力量的源泉在哪里了。我们的学校大体上有一半的学生不学习,这个不学习的意思基本是拒绝学习;而我们没有试图解决它,而在另外的无关轻重的事情上评价教学。这是我们一直不能走出困扰我们不能前进的一个不断重复的怪圈:越注重比较那点可怜的分数,整体上分数就越低;越低了就越看重那点可怜的分数。

是什么力量使我热爱教育事业的呢?哪里是它的开头呢?我这样追问自己的时候倒有些迷惑了。一个正在进步的人和一个正在堕落的人一样是难以察觉到自己的变化的,盘点这些东西如同认知领域的“元认知”。我可没有一开始就具有什么高尚的人格,开始就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情怀,我在对我自己的孩子的教养过程中逐渐不得不开阔自己的心胸,因为我跟我的孩子的关系已经是“我”跟“他”的关系了,那些仅仅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和生活方式,不可能适应和胜任教育的任务,哪怕是对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我觉察到了这一点,我不得不把目光盯向远方,考量我以前没有涉足过的境地。

面对人生的不如意,“只要有足够的清水喝,就要想着做事而不是顾着埋怨”,这句话激励着我,因为它表达了一个真理,使我掂量我来到世上的价值和意义,这样想来的时候,我心头不由激荡起一股活水。唤醒我内心的力量,这不是一个单一的因素使然,当我思量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对自己还有很多没有进入自己的意识领域,也许有一些东西是上帝的安排而不让我们独自涉足吧。我不能明确的说明我力量的渊源。事实上,当我意识到,我的许多不平和愤懑原来是基于对得到东西的看法引起的,而这会使我把精力投入到那些方面上去,这在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干的那点事的情况下,不是好兆头。“像别人那样生活”,那是我的期望和夙愿吗?

社会具有这样的力量:它使你就范某些既定的价值判断,如当人们积极的追求财物时,如果你在这事上有另外的想法,那么,人们认为你不是没这个能力(想抢没抢到)就是认为这个人不可理喻。这一方面使社会稳定,一方面也压抑其他价值的生长。教育应该是件从不自由的自然状态到自由的自觉状态的事业吧,当我审视这些东西时,我觉察到我在面对一个世界,我的言说是对世界的,是“我”跟“世界”的关联;同样的状况,在教育这件事上,我清晰的意识到我的作为是我的世界在跟别人的世界发生关联。这使我着迷。

当我意识到,教育是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的遭遇时,通常的那些民主的叫嚣就进入了我的境遇之中了,我也不能不容纳那些我所不熟悉的人和事物了。

发表于 2012-12-3 16: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郎言君先生的帖子很有分量,内容涉猎非常广泛,很多内容高屋建瓴,令人耳目一新!

点评

过誉了吧?  发表于 2012-12-4 10:17
发表于 2012-12-4 12: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梦 发表于 2012-12-3 16:10
郎言君先生的帖子很有分量,内容涉猎非常广泛,很多内容高屋建瓴,令人耳目一新! ...

个人见解,直率表达,郎言君先生不必过谦!

点评

不管看法如何,只要明示出来,就好;刚写了一篇小文,不知何故不能贴出来了,说是需要审核才行  发表于 2012-12-4 14:14
 楼主| 发表于 2012-12-4 14: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引用chjyjdb在2012-12-4 9:39:00发表的评论:
努力的人,会不断有喜事登门的。


多谢鼓励和支持

以下引用北方小焦在2012-12-4 10:13:00发表的评论:
我一直在路上,而且我一直不放弃,我也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那一点点人生理想和社会理想,绝不放弃教育理想。[br]佩服!


呵呵,焦校长快回来了吧;佩服不必要,交流各自的思想情感是必要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2-4 14: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能量释放与骡子一样尥蹶子的学生
   必须让学生在课堂上释放他们的心理能量和精神力量,让他们懂得是非好歹——课堂教学的方式和方法内含着它,不然,他们在课堂上被睡觉或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抑制住,但就是不学习、不释放自己的能量,就会在学习之外的事情上,在下课后像骡子一样的尥蹶子。
   所以,不能看到像骡子一样尥蹶子的学生就只看到现场和现象,应该看到一种教学方式的遗留后果——学生不能在课堂上释放能量,虽然可能在那样的课堂上“纪律好”,那样的课堂教学(学科教学)在薄弱学校里相对高,但它绝不是合理的、不是能促使学生身心健康成长的方式方法。
   我在薄弱学校里久了,深知个中滋味;所以,一所学校或一个班级,必须明确出来教学管理的思路来,明确出来管理和教学的目标来——近期的和远期的。刚读到张志勇厅长的一篇网文,他说“教什么”和“教到什么程度”远比“怎么教”重要得多,也更上位。
   然而,懂得这一点的人并不多,至少在我所在的学校里,不多;当人在茫然无知之中的时候,就必然犯低级可笑而又无可奈何的错误,因为他不知所以你不能埋怨,但他确实又冒充“领导”。
 楼主| 发表于 2012-12-4 17: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者和教师应该有点教育教学指导思想

记得魏书生说他自己:我能让不学习的学生学习,我也就有这点本事;他还说,教师要对自己认准了对的事,深挖下去,就能对教育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有人攻击魏书生,说他学识浅薄、不厚重等等,但有一点谁都否认不了:他是教育的行家,他自谦的说自己具有的那点教育教学思想,多数教师都难以望其背项。

很久之前,关注蔡林森(他在洋思树立了一面旗帜),据说蔡林森深入到魏书生那里听课、学习管理,回到自己的学校里下决心搞革新,提出了“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的口号,戏谑的称自己的学校生源不好,那是因为“小病去卫生院,较大的病去县医院,疑难杂症才到专医院哩”,沙里淘金,经过几年艰苦努力,终于树立起一面教育上的旗帜;崔其升也是这样------我常思量,如果我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早就将学校带领到光明境地了,将学生带成合格的学生了,但我没有像蔡林森和崔其升那样的幸运——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

改变学校的教育和教学局面(我们这儿,年年造就过半数的不合格者),如果不从教学方式上下手,只在原来的教育和教学模式里做点修修补补的小动作,对改变学生的学习状态无济于事,因而也不可能取得实质性的教育发展,崔其升对这一点看得很透彻,我也看得清晰明白,只要一旦我得到施展抱负的时空,就注定的带领出一所好学校、一群好孩子——必须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这需要眼界和勇气。

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实质上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得从这样的视界上看待和解决问题,方有较彻底解决教育问题的可能;新课改不是在原来指导思想上的修修补补,而是根本性的革新。小班化教学相对于以往的教学,也是根本性的教学变革,小组合作学习相对于以往的班级教学方式,也是根本性的改变,对此无论美国的实践、前苏联的实践还是中国当下的教育实践,都深刻的说明了这一点。然而,学校管理者和教师真知其味的,并不多;而仅仅一知半解,不可能践行它的。

刚读到一些网文,跟我叙述的问题有关,现拿来分享:

张志勇厅长文章的片段:

不学习借鉴世界先进教育成果,就没有今天的目标教学;不与中国教育教学实践有机结合,就没有目标教学的生机和活力。目标教学人要永远要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睁眼看世界。在这里,我建议,目标教学在改革与发展中要学习借鉴国外以下三个方面的先进教育经验。

(1)数字化学习创新经验: 颠倒的课堂 。由美国密西根大峡谷大学数学教师Robert Talbert 于2010年在MATLAB课程试验成功,受到Intel 学习项目的推崇。我个人认为,所谓颠倒的课堂,说到底,就是更加有效地组织学生的课前自主学习,把知识的初步感知和理解过程放在课前,而把学生的知识内化过程、思维的训练过程等放在课内,以让每个学生的学习都能得到师生的倾听、分享、帮助、指导。我认为,Robert Talbert的实验,为改造目前被许多人所诟病的“导学案”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我认为,“导学案”本身并没有错,关键是“导学案”应该成为指导和帮助学生课前学习的“支架”,而不是练习册。

(2)美国以项目和任务为基准的教学改革。这种教学方式,能为学生提供体验实践的情境和感悟问题的情境,围绕任务展开学习,以任务的完成结果检验和总结学习过程等,改变学生的学习状态,使学生主动建构探究、实践、思考、运用、解决、高智慧的学习体系。 这种学习包括以下步骤:一是创设情境,使学生的学习能在与现实情况基本一致或相类似的情境中发生。二是确定问题(任务)。在创设的情境下,选择与当前学习主题密切相关的真实性事件或问题(任务)作为学习的中心内容,让学生面临一个需要立即去解决的现实问题。三是自主学习、协作学习。不是由教师直接告诉学生应当如何去解决面临的问题,而是由教师向学生提供解决该问题的有关线索,如需要搜集哪一类资料。从何处获取有关的信息资料等,强调发展学生的 “自主学习”能力。同时,倡导学生之间的讨论和交流,通过不同观点的交锋,补充、修正和加深每个学生对当前问题的解决方案。四是效果评价。对学习效果的评价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方面是对学生是否完成当前问题的解决方案的过程和结果的评价,即所学知识的意义建构的评价,而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对学生自主学习及协作学习能力的评价。

(3)日本学者佐藤学关于学习共同体的理论。佐藤学认为,未来的课堂应该是一个学习共同体,要创建学习共同体,就要实现学习方式的三种转变:一是在传统的课堂里,学生通常坐在教室里仅仅依靠脑神经细胞的活动来学习,新的学习方式则要求学生通过和教师、同伴、教材和环境的实际接触与对话,通过各种媒介化的活动(如观察、调查、实验、讨论等)来进行。二是在传统的课堂中,学生的学习通常是个人化的活动,学生很少通过交往互动进行合作性的学习,人们把不借助别人的帮助、独自解决问题的学习,称之为好的学习。而在新的学习方式中,学生的学习是交互式的、合作性的,人们把"互惠的学习",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相互切磋、相互借鉴的学习称之为好的学习。三是在传统的课堂上,学生的学习主要体现在获得和巩固预定的知识、技能上,新的学习方式则要求学生把各自的学习经验表达出来,在共同分享和交流中,帮助个体反思性地领会所学的知识与技能。

再附:

李哲发表于1+1教育网的文章:

                       像蔡林森那样当校长  

    《中国教育报》曾经刊登了《蔡林森这样当校长》一文,读后感慨颇多。蔡林森校长可谓是一个奇迹创造者,两所不具有任何优势的学校,在他手里一举成为全国名校。探究蔡林森的治校之道,我们不难发现以下经验。 

  一是找准制约学校发展的症结所在。

  校长要认清制约学校发展的关键问题是什么,清醒地认识到学校真正需要什么,做到了这一点,才能有所作为。蔡林森在洋思中学如此,在永威学校也是如此。来到永威,尽管“他没有想到,他遇到的困难要比想象的大得多”,但在大而多的困难面前,他还是很快找到了制约学校发展的关键因素:课堂教学效率低。找到这个关键因素之后,他从课堂入手,用“先学后教,当堂训练”的教学模式去纠正“老师常常只管自己讲,不管学生学”的惯性教法,纠正老师们“先学后讲”的错误做法。3年的努力,终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永威成了河南的“教育名片”。

  二是坚定贯彻适应学校的办学理念。

  对不少校长来说,缺少的不是正确的办学理念,缺少的是实践理念的那种执著的追求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勇气。蔡林森是完全具备这种执著与勇气的。在洋思,“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理念一提出,有不少人对此质疑、批判,但蔡校长不为所动,坚定地贯彻这一理念,用立足课堂质量的“先学后教,当堂训练” 的扎实实践,有力地回应了这些质疑与批判。到永威, 仍是“先学后教,当堂训练”,仅用3年时间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学校办成了河南“教育名片”。从郭会长的文章中,我们看得到蔡校长贯彻这一理念面对的阻力有多大:“一节课一节课、一门课一门课、一个老师一个老师地扳,一次又一次地扳,才逐步转变过来。”敢于直面阻力,善于用自己的智慧与执著化阻力为引导学校发展动力的校长,才是能够创造奇迹的校长。尽管蔡校长对老师的课批评得“非常严厉”,“不留情面”,但常常是“击中要害”、“一针见血”。在这样一个充满教育智慧的校长面前,教师们痛并快乐着。这种痛是短暂的,这种快乐是长久的,是克服惯性、惰性的力量之源, 是推动学校的发展之源。

  三是开放心态与他人分享办学经验。

 萧伯纳说:“倘若你有一个苹果,我也有一个苹果,而我们彼此交换这些苹果,那么你和我仍然是各有一个苹果。但是,倘若你有一种思想,我也有一种思想,而我们彼此交换这些思想,那么,我们每人将有两种思想。”

 执著的蔡校长,也是开放的蔡校长。不说洋思,单说在永威, “3年来,永威学校已经为当地的校长教师举办过40多期培训班。为10多个省市举办过30多期培训班。沁阳全市121名校长已有290人次,4459名教师已有11000人次,先后到永威学校封闭培训。” 从这组数字中,我不仅看到了一个对当地教育贡献巨大的蔡林森校长,而且看到了一个用开放的心态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办学智慧,用开放的心态吸纳众家之长的蔡林森校长。

  像蔡林森那样当校长,或许我们都能创造奇迹。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16: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问自答的三个问题(25)

1、学校管理或教师对学生管理的核心是什么?通常情况下在教育教学管理上人们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如何纠正?

答曰:看待和评判人,应该有全人的视界——能关照到人的知情意行等各个方面,用历史考察的眼光来关照到人的一生,将时间跨度上、空间疏离的各个方面都关照到,才可较客观公正的评判一个人,才有从积极的正能量的视角来打量和引导人的生活,才有真正的教育和真正的教学。

用历史的眼光打量现实的教育,将使人们获得一种长的、宽阔的视界,虽然人之间的了解基于现实的生活都不可避免的仅仅知道他人的只言片语,仅仅知道他人全部生活的及其微小的一部分,因而不可避免使人处于疏离的状态之中,但人的智慧不会将人的精神和生活局限在疏离的状态,人的力量在本性上趋向于完整和完美,这种消除了或努力消除疏离状态的人,就不会像现实的学校管理者或一些成年人那样,只会用干瘪的眼界和狭窄的心胸度量他人了。虽然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对他人对事物“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开放的心胸要比干瘪封闭的心胸有趣味,消除疏离状态的教育方法,就是对话和交流。

学校教育不成功,教学效率低下,可以肯定的说:人之间的疏离状态严重。没有对话和交流就注定不会搞好教育和教学,因为教育教学在本质上就是人之间在能量、信息、学识、品格上的对话和交流,当这种对话和交流被大面积渲染的时候,就形成了真实有效的学校文化,身处其中就自然受到教育了,无需人的特别(这里的“特别”是指有意识的使用意志力的努力)努力、就可实现教育的目标。

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是身处偏狭之中而浑然不察,对此我有深切的体会——我的经历给予的此等教训,让我终生难忘:我将我是怎么干的、怎么想的、要达到什么目标都毫不隐晦的拿出来,以期得到他人的响应,但学校管理者向来对此不屑,不知道怎么干、也不知道朝向什么目标(至少,他们没像我一样的明确出来),却毫不犹豫的将我“拿下”。

所有学校管理的手段,管理学生的手段,都是对话交流的具体措施,不能搞好教育和教学,是因为人处于疏离状态之中。

2、你如何看待“应试教育”和分数英雄主义?

答曰:我在薄弱学校里呆得久了,深知学生到学校里来、在教室里空耗时光之害,他们绝对不会应试,也绝对不会考试高分,而且事实上他们因根本不学习而什么都不会,这是“素质教育”吗?这是“应试教育”吗?

不能一力促学生学习(哪怕是狭义的学习,仅仅指学习书本;这在我们这儿对许多学生都是奢望),提升分数就咋呼为“应试教育”,教育者最应该辨析的是“学习”的概念和内涵外延,只要能正确的理解学习的概念,就能为正确的理解教育,不要在什么“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上耗费口舌,那些都是没事找事打发时光的人的把戏。

3、如何培育(其实是不抑制)学生的个性和教师的个性?

答曰:个性是创造力之母,但现实中许多人将“个性”曲解成瞎胡乱的缺德行为,而将无知且缺德的人和事视为“正常”,这是人心和社会不开化使然。但这种局面正在快速消融,中国已经走进了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快车道,人生和社会的许多重大问题正在正本清源;人心和社会的宽容度、理解力正在增强,这为解放教育的生产力营造了好的外部环境。

只有有个性的教师才能培育出有个性的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17: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弱学校的校本资源最丰富

我在薄弱学校里呆得久了,深知薄弱学校里成堆的问题,磊成了高台的纠结,这些问题和纠结使得不少人心灵麻木,丧失了认知它、改造它动力,但尚有一丝气息的我却永远不为之低头,不管来自学生的、来自教师的、来自学校管理者的,或者来自我自身的懈怠、丧失勇气的或基于人的劣根性的种种,我都正视它、绝不回避。我将它们当成了我研究教育问题的资源了呢。

正如蔡林森当年面对洋思的生源不好,戏称生源不好正是显示教师水平的机会呢,“小病去卫生院,稍大点的病到县医院,疑难杂症才到专医院哩”,而薄弱学校的教师恰似专医院里的医生,有能力解决疑难杂症、能看透病症,那才是教师的专业水平高哩。魏书生当年也勇挑重担,将遇到的所有教育问题都作为历练自己、提升自己专业水准的资源。

1、我所在的学校生源不好,课堂上学生学习的效率极其低下,还有大批学生在课堂上不会使用自己的精神力量,空耗时光者众。在我的课堂上,我将它们作为我研究的问题来对待,我不嫌弃学生、不嫌它们的行为习惯不好、学力低下,而是着力找寻从当下可以激励起学生学习动力的源泉,我将我的课堂都做了记录,命名为《教育叙事研究》,再将之细分为《关注当下》、《教学效率》、《课堂研究》、《教学管理》、《知识与自由》等子课题,每堂课都做记录,都做研究,又将研究的成果运用到下一节课的改造之中,如此几年,写了169万余字的系列。这些第一手资料,让我有了充分的自信和充分的具体而微的管理办法,譬如在《课堂研究》的子课题里,我关注到了不同的教学方式对学生课堂学习行为的影响,关注到了不同的教师群体、特别是在学生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班主任对群体行为方式的影响,这些在课堂上具体的学生表现跟教师行为之间的关联,跟其他教师的关联、跟不同的时间段(学生在每一天里的行为反应也各不同)的关联,等等这些研究让我有了直接把握住课堂的信心。

2、我所在的学校教育教学成效差,根本的原因是学校管理者之下的教师群体采取的教学方式,对此我以《初中学生厌学情况的调查研究》为课题,在教师和学生群体中做了问卷调查,试图找到教学方式跟教学效果之间的内在联系。于是它激励了我查阅了古今中外的教育家及不同国家关于此类问题的研究和对策,密切关注当下的中国教育实践对此类问题的研究进展,这让我大大打开了眼界。当一个人的视界打开了、宽阔了,事物之间的关联就自然呈现在我面前了,而教育必须依照着事物之间的内在关联行事才有成效,这就是教育教学的规律性。当我认识了必然的时候,我就获得了自由,因为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

3、虽然我早就有了改变学校局面的方略,却一直得不到施展抱负的时空,于是我将视野投向了学校管理和社会管理,那些诸如“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定论等等,一次次的被我在具体的学校事务中得到验证,或者从反面得到证实;这样我只要得到机会,就关注诸如对群体引导和激励的理论和实践讲座,因为那些东西跟我触及到了在精神实质上,如出一辙。

抱怨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行动可以。

附:

2013年第2期讨论的话题是:您是如何开发校本资源的? 

截稿时间:20121210日。 

欢迎各位老师参与话题讨论,欢迎提供讨论话题。 

来稿要求:1.文章立意新颖、观点鲜明、语句通顺,篇幅以1000字左右为宜。2.请在文稿标题下方写清作者的工作单位、姓名、邮编及联系电话。3.来稿尽量用电子邮件发送,也可使用打印稿。 

投稿地址:郑州市顺河路11号《河南教育》编辑部 刘波 收(450004 

投稿邮箱:lbxw666@163.com,也可登录树人网(www.shuren100.com)在线投稿 

联系电话:0371---66365831   13838078922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2 17: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问自答的三个问题(26)

1、学校管理者和一些教师常用这样的话回应给学校提出建议或给其他教师提出的建议:“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别管其他人的事;你自己的事做好了吗?”,你是如何看待和处理这个问题的?

答曰:这句话,对了一半,在具体的场合下它是正确的,因为如果不能做好自己的那点事,就对他人的事指指点点,显然缺少自知之明。但,教育这件事需要一定的观念和指导思想来组织,需要协调一致、至少不是互相矛盾的方略来实施,也就是说:教育和教学有价值取向,有一定的方向性,如果大方向错了,那么在这个前提下“对的事、做好自己的事”如何理解呢?

举例:一男生被上上午第四节的老师要求“睡觉”,男孩呼的站起来红着脸膛吼道:“来个老师就让我睡觉,来个老师就让我睡觉,我都睡了一上午了,睡不着了!”有学校管理者于是感慨道:这个老师是学校最厉害的老师了,连他也管不住这个学生了,这可怎么办啊?!显然,以此而断,前面上了三节课的老师上课的纪律是被认可的,后来学生不睡觉了、就认为是难管理了。是前面的老师擅长教学,后面第四节上课的老师不擅长教学吗?

呵呵,这是真实的事件——就在我所在的学校旁边发生的。

学校教学管理的大方向就搞错了,认定了搞好自己的教学就是让一些学生睡觉,即便确实有厉害的老师能做到,学生能睡一上午、睡一天、睡一个星期吗?这是教学管理的方向吗?此时指责上上午第四节课的老师无能,说他自己那点事都干不好,还提前面的老师如何上课干什么?这样评判公道吗?合理吗?

在我所在的学校里,就在这样的怪圈里转悠不已呢。

2、单独一个学科或一个教师,能在学校整体上的教育指导思想不变的现实状况下,在教改上有些许作为吗?

答曰:根据我的实践和观察,这极其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今天下午还有一个同事来到我这儿跟我交谈这个问题哩:能不能将我的力促学生展示的教学思想,在她的课堂上体现出来,以期改变大批学生在课堂上空耗时光的局面。我说:可以做稍许的改变是,但要促使大批的不学习的学生登台展示,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占用那么多的时间,在提升教学成绩(分数)上,几乎是零。为什么呢?学校管理者没有明确的教学指导思想来统御学校的各项工作,不能指导教师的和学生的学校生活,学校里的教学管理,大体上依旧处于:抑制住学生在课堂上不说话就行,就是好课堂、好老师、好教学,别管学生学不学的啦;这样做能“保障”少数学生的学习权益——被单向灌输的学习权益,事实上这样的管理确实能让一些学科和教师在“床底下造塔——高也有限”的境地里获得好成绩;于是就更加依赖这种教学管理了,更认为此种教学指导思想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

岂不知这是上了邪道的缘故,当驾辕子的在群体中起主要的人将群体的走向引导到这条邪路上来的时候,个别教师想修正它,不但极其艰难而且冒着极大风险——我自身就是证明。

3、在课堂上能切实落实课堂教学的“三维目标”吗?

答曰:能。但,需要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有正确的教育教学指导思想来统御群体的生活;我所在的学校,人们只知道有知识目标、评判课堂也看不到另外的三分之二的目标,我在课堂上做出来了,不少人也不知,因为他们没有此等视界。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6: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问自答的三个问题(28)

1、教育和教学最基本的是要厘清一些基本的关系和范畴,如师生关系、教师跟教材、学生跟教材的关系以及教师之间、学生之间的关系等等,这些都是大的方面,在群体(学生群体或教师群体)中权力对个体、对群体的影响,对学生学业及人格的影响如何?

答曰:如果仅仅靠权力推进的东西,必然随着权力的消退而消失,教学是一件学术的事业,核心和主要的不是权力的运作场域,尽管凡是人成群的地方必然有权力、有管理,但教学培育的或增长人的是学识,无论是对社会的认识还是对自然的认识,都不是基于权力而发生,人格的健全也主要的、核心的不是基于权力而发生。

在全社会范围内的权力运作不在咱思量的范围之内,但在学校这个范围内,我们必须厘清权力的边界及其发挥作用的场域,现实昭示:靠强权推动正确的关系和范畴的建立,如杜郎口中学靠崔其升校长的铁手腕运用权力力推教改,树立了一面教育上的旗帜,或者像原洋思中学那样,靠蔡林森校长带动教师苦干加巧干,在薄弱学校里建立自己的教学行为模式——教学模式,用该模式规约一切教师的行为,从而也规约了学生的行为,行为不仅是思想的“效应器”,也是改造和规约教学现场中所有思想、思维方式的“发动器”。所以,强力推行民主,有逻辑上的悖论,但在小范围内确实是行得通的,比如一个民主氛围的家庭,自然就可以过家庭中民主的生活,学校亦然。

现在逐渐明白了马卡连柯,他说教师需要是政治家,当我看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起初以为这是虚妄之言呢,教师搞什么政治啊,这不很类似我们的儒家所说的:在自己的家中搞政治吗?说的是人的言行是可以向外推演发生社会效应,但这毕竟很牵强附会,更不符合现代国家理念;但从杜威那里,我明白了学校(班级)就是社会的胚胎,学校是养育未来社会(理想)的摇篮。从学校或班级的全局或整体上看,从系统论上看,教师(特别是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教师)必须有政治家的眼界和视野,因为他运作的是人群、是社会。

2、你对权力没有热切的向往吗?

答曰:大概人的性格或脾性不同的缘故吧,我当然希望握有权力,但这个权力仅仅是为了施展开我的抱负——教育教学思想;除此之外,我就对之不抱有期望了(我指的是在教育领域里)。因为我发现,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态度,完全取决于权力,跟人品人格无关,也就是说哪怕是个屎壳郎占据了那个位置,他一样顶礼膜拜;这是一种令人心动的景象,但我却心凉了。

由此,我甚至对像蔡林森和崔其升那样的实干家,也“与我心里戚戚焉”了,因为,纵观教育史,没有一种不朽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是建立在权力之上的。

3、现在一些学校力推的“教学模式”,从认知和情感等全人视野看,是符合人的认知发展的吗?他们的社会活动(学生群体的活动,就是一种简易的社会活动)有助于社会发育成现代国家所需的公民吗?

答曰:对这个问题,没有深入的考量,不敢妄断。但从我所在的薄弱学校的长期实践看(跟别有教学模式的学校对比),尽管现实教育教学中确实学校的“管理”占了大部头的分量,但在人的认知和情感发育等全人上看,像杜郎口那样的教改,符合人的认知和情感的发展规律,至少是找寻规律的努力探索,因为教育要消除课堂上大部分学生空耗时光的局面才行,将主要心力运用于求知或情感价值观的探寻,是做正事。

现代国家所需的公民,是厘清了一些基本关系,主要是个体跟群体的关系(未来发育成个人跟国家的关系);教改的学校,尝试建立合作学习,就基于此,建立学习共同体,也基于此。但它们是新的教学方式,也是新的生活方式。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6 07: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在QQ里我的留言(续)

在我们学校的QQ群里,近日我的留言是:

你看我的文章,不如思量一下自己是怎么做的;我所记录的全是自己是如何做的,是如何想的----- 

呵呵,我做的才不好呢,不然,学校管理者怎么谁都不“拿下”,单单将我拿下呢? 

是这样,但言简意赅的东西,未必人人都明白啊,我几乎每年都让学校管理者来听听我的课,目的非常明确——我明示我要干什么,但人家就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却不声不响的将我“拿下”了呢

我直接做出来的,算是直接了当了吧? 

我都明确出来:以我的工资为抵押担保,承诺将我带的班达到大多数学生都合格的(自然是整体上的合格,不是个别学科------),这多么言简意赅了啊------ 

譬如,我的课堂上绝不让任何一个学生空耗时光,我都明确出来了,人家学校管理者高见、高招啊,结果将学校搞得年年大多数学生不合格啊。怎么就不说说呢;原因非常直白且简单:怎么做才行,你自己是怎么做的? 

什么见解独到啊,都是事实——我说的都是事实 

如果不是,为什么没有人给我指出来呢?睁眼说瞎话的人是有,但不是我 

我很简单,我就是想搞好学校、让学生都成为合格的学生;多直白啊,再怎么简单啊? 

好了,还有正经事要做;到此搁笔——日后再聊 

光宇想说的什么呢?我们学校的真实水平,可见到了吧? 

呵呵,世界末日了,将此前我是怎么做的、怎么管理课堂的,贴出一点来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呵呵,别贴这么多了——我对课堂的研究,总共有几百万字呢,而且全部是对我自己是如何上课的记录及批判------ 

所以,我们学校一旦出现想干事,干正事的人,学校有起色就指日可待了 

最后,祝愿各位冬至快乐 

所以,不管是学校管理者还是什么人,一定要根据自己知道的来说话,不能像以前那样了:最擅长根据自己不知道的评判人和事,这样怎么能搞好学校、搞好教育呢? 

呵呵,很有象征意义的啊——我们学校里的工作,就如同该通知一样,重复着同样的东西,也年年在造就大多数不合格学生的境地里循环往复啊。
如果看不重复的,请看我下面的关于我是怎么最的教育教学实践: 

呵呵,我若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早将学校变成一所好学校了,早将学生培育成合格的学生了,哪里还有如此众多的不知道好歹的人——学生呢? 

今天下午,我往学校里走的时候,见一个九年级班里,正--------- 

学生空耗时光,不知道好歹,知道原因是什么吗?的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不然,依然在不知道好歹的境地里------ 

前面刚发在这里的小文,是前两天我写的——基于现实的考量,针对我们所在学校的现状写的,是叙述事实,也是找寻出路——给学校找寻出路,其实也是给自己找寻出路------ 

如果是我的字体小——我还不会将之变大呢;而且,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是交流要畅通,要说实话,先说事实,并对事实进行分析研究以便从中找寻到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案策略来 

因为我在网络上的一篇小文被《教育时报》记者看中,发表了,于是就该问题做了进一步的分析和阐述------ 

我们学校里,以前的那些管理者,最擅长根据他不懂得的事评判人和事,这是造成学校年年垫底的根源——学校根源 

好吧,这样的技术我还没学会呢——人各有长处,我的短处就是最通常的简单的事情,不能做好呢。
    呵呵,这些小文是前几年写的呢 

现在学会了使用大一点的字体了 

各位:通知里的观看“名家”讲授如何促使孩子具有一定的品质,咱也会啊、也知道一点点啊——不知道得多还不能知道得少吗?不知道得对还不知道得错吗?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自己的叙述,要比听那些讲座更有意义,更具有现实指导意义或改造现实的意义 

下面,将前面的那个小系列——关于薄弱学校的自救问题,用放大了的字体贴出来: 

呵呵,只要想干事,别光放到哪里,都能体现出干事的样子来 

是这样,但放到哪里就有人看了,我早在十多年前,就将我是怎么想的怎么干的,向人们述说,有想干事的吗?根本不想干事,谁关你搞好搞不好——关于如何教育教学、如何实践的,管哪个干什么呢,都非常懂得捞钱了呢 

呵呵,就贴这点吧,我非常希望跟各位交流各自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如果学校里搭建俺们教师专业发展的更大一点的舞台,那么咱们还不很快就成长为对人对己都-----呵呵看到光宇的文字了,不贴东西了 

呵呵,如果咱学校里稍稍给教师搭建专业发展的平台,那么,咱学校早就成为一所附近人人艳羡的好学校了——至少,我早就有这样的抱负,而且也践行了——需要改造我们的课堂,让学生干正事,决不能空耗时光------ 

看到前面我贴出来的给学校里的建议了吗?——前些天贴出来的,我早在十多年前就跟管理者打保票呢-----不单单是信心,更出自实践。如果将我此前的实践都贴在这里,需要多大的空间啊?都几百万字呢,而且我描摹的都是具体的课堂情境,都是我如何应对它的------我们这儿的管理者,只要不阻挡想干事的人,就注定能让学生变好 

先说事实,再说别的;以前学生就是如此教育我的,我也如此对周围的人说,因为我认为这个态度是正确的态度,这种方法也是正确的方法;不然像以前那样,管理者和一些人最擅长根据自己不知道的事来对学校事务做安排,哪里能干好呢? 

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不属实,敬请指正:我最厌恶那些靠说谎过日子的人,自己不干事,还阻挡别人干;不说事实的人,其实连个合格的公民都算不上,根本称不上是“教师” 

呵呵,不知何故,之前贴出来的东西,丢失了;咱学校里,不是没想干事的人,而是没有能将想干事的人组织起来干事的人-- 

哦,没有就没有吧,这不是主要的事情,主要的事情是对现实有符合实际的认知,需要交流各自的认知,同时也需要增进学生的认知------

现在,好歹还有个QQ群交流一下呢,试问:学校里什么时候给教师搭建起来真实的讨论问题的平台呢,眼前的这个狭小的平台,只能下个通知什么的。真正的平台是在真实的时空里——让教师各自发表自己的见解和实践经验,形成协调一致的“共识”和行为导向 

真正的教研是探讨真正的现实问题,我们学校里问题成堆,但缺少组织起来解决它的人,多数时候教师各自为政,根本没有协调一致的针对学生问题的解决策略------ 

在我们学校里,只要不坚决的阻挠想干事的人干事,就是最大的进步了------ 

所以,需要交流各自是怎么干的,要达到什么目标,等等这些具体而微现实操作和问题来------ 

不知管理者从哪里听说了这么个热词——希望不像以往那样,不过是一些没事找点事做以刺激刺激麻木的神经的做派-----什么是资源,对学校而言,教师就是最大、最真实的教育教学资源,但学校里坚决阻止想干事、能干事的人干事呢,我是怎么干的,我都毫不隐晦的显示出来,我认定只要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而不是像现实这样一直在误区里打转转,就注定能取得教育的成功----- 

首要的,是厘清一些基本的关系和范畴——关于教育和教学的,并体现在实践之中 

有那么多管理者反对过我,认为我在教育教学上不行,为什么不站出来说说呢?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干的?要达到或能达到什么目标? 

要不,我再贴一些东西在这里吧,因为我就是这么干的——关于课堂研究的问题,也有几十万字,我拿出一点点来: 

提示:每一篇小文后面的序号,是班级的序号 

呵呵,我们这儿的一些人,希望千万别再使用自己擅长的东西了:根据自己不知道的评判人和事 

luck dog 

I hope:he is not a white Elephant. 

笑话中富含智力品味啊;值得咂摸 

祝愿各位圣诞节快乐! 

呵呵,圣诞日,胡诌两首,望有人和之: 

呵呵,好吗?那就再来两首 

呵呵,你这个老顽童
架一辆古老的马车而来
戴着调皮小帽
将礼物塞进孩子们的鞋子里
一路欢笑
越过千山万水
你的童心不改
你笑问:
为什么要改呢? 

呵呵,我赞赏曾国藩的人生哲学:只管耕耘,莫问收获 

呵呵,去年我自己买的优盘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丢了(大概是那时候),注定是找不到了 

雪渐渐消融了
在温暖的阳光下
天空辽远而深邃
怎么也看不透它 

呵呵,娱乐一下,讲个英语小笑话: 

H  won
   Tommy: How is your little brother, Johnny? 
   Johnny: He is ill in bed. He hurt himself. 
   Tommy: That"s too bad. How did that happen? 
   Johnny: We played who could lean furthest out of the window, and he won. 

这个小笑话我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过多次(不同的班里),但我发现在七年级、八年级里,有很多学生(大概占了绝大多数)的学生不知道该小文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幽默在何处了 

这就如同我十余年来给学校的“上书”,认字的人不少,知道意思的不多。 

譬如,上学期我们的教学楼的墙壁上还挂着这样的文字:自信是成功的第一秘诀,试问:此前我们学校的管理者,有几个人懂得它的意思?真懂得吗?我的行动早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了 

我绝不说虚妄之言,不信,我将我是怎么干的再贴在这里,管理者中肯定一个吭声的也没有,因为他们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可以将我“拿下”呢 

所以,我早就不跟一些人一般见识了——跟不懂事的人,说什么呢 

我在课堂上,就是这么干的——而且,我还有更精细的观察、记录,我是怎么应对的,都有详尽的记录 

譬如,在《学习理论》这个专项研究里,我写的文字不多,有两三万字,里面都是从实际出发做的关于如何学习的阐述;如果我做的不对,或值得商榷,望批评指正 

事实上,不仅是奥苏贝尔,还有很多呢 

奥苏贝尔的“掌握学习”理论和实践,当然值得借鉴,问题是:你在课堂上体现出来么? 

奥苏贝尔的学力理论(实际上是教学论),最核心的一点依旧是:教师知道学生到学校里来时带来了什么,这是教学的第一秘诀 

我在课堂上体现出来的东西,全有记录呢——当然,还有很多散的东西,没成系统的东西;所以,我老早就说:只要头上长着眼的人,就能看到,问题上:不长眼,你能奈何?这么多年,连一个起码的、基本的东西,都浑然不知吗?嗨,你别说,真不知 

我们学校里,因为缺失真正的教研——就跟教学一样,真正的教学是真正的沟通会,教研是教学的附带产品,自然也带着这个属性。所以,学校管理者和教师,都只在自己十分干瘪狭隘的境地里而浑然不觉——互相沟通,才行,不然,是什么群体呢(依照马卡连柯的说法,俨然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因没有沟通,学生不只好好歹就无法改变,学校的面貌也无法改变 

要沟通,当然首要是指在教育教学上的沟通,不然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不干正事,越沟通得畅通,学校也越差劲,学生也越不知道好歹 

睁眼看看,凡是好学校,都无一例外的有个明白人,带领一群人干正事,在干正事的过程中体验到做人的尊严,而不是像我们这儿,靠说胡话------ 

特别是对学生群体的引导,在客观上需要有能统御这个群体思想和行为的协调一致的指导思想才行,所以才有“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一个好班主任就是一群好孩子的定论 

为什么呢?因为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的将所有的教育教学资源协调运作起来了,而不是像我们这儿,坚决不让想干事、能干事的人干,而一些所谓的“决策者”,至多不过是坚决阻挠学校发展的人而已,不干事也不让他人干事 

缺失沟通交流,就让一些人很顺利的浑水摸鱼,学校里注定不可能搞好------ 

原因非常简单:就跟一些不知道好歹的学生一样,不知道好歹 

先说事实,再说别的 

能将事实描述出来,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然,这里是从正方向、从懂得教育,能教导 好学生使之上正道,这个意义上说的,不是从私利上 

固然,道可道,非常道;但如果非常道,也不能描述,那么,人知道什么呢? 

落照进窗
心里惶惶
一日即过
生命之伤
(呵呵,也是其丰吧) 

想到落日照大旗的景象了 

呵呵
落日照大旗
风鸣马萧萧
多壮美的景观啊 

此乃两句古诗是也 

还有很多的古诗句,都让细腻的让人发抖。
若西风残照,不管谁家陵阙,都-- 

看看、听听魏书生的一些东西,很实用,跟现实对照,就能看到症结所在 

当然,也可以跟任何一个懂得教育的人对照,有比较就有鉴别了,就知道好歹了 

眼界干瘪而在低级趣味里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另外一个境地的人的 

所以,无论如何,得先说事实,描述事实之后,就很容易找到“共识”了------ 

描述出自己是如何做的,比什么都重要,因为,所有的问题 及答案,都在这里面;所以,我一点儿也不避讳将我是怎么做的明朗化——得有点眼界方可见到一些事实,处于盲区里的东西,注定不会有意识有反映------ 

怪不得我们学校处于这种境地里,还得到那么多人的有意无意的支持呢,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因为不仅管理者将主要问题在盲区里了,而且周围的人也是啊 

我绝不是固步自封自以为是,但我肯定的是我描述的都是事实----- 

所以,一定要将你是怎么干的、你的所作所为明确出来,不然,狐狸吵架——一派胡(狐)言而浑然不知,就没大意思了 

先说正事,再说别的;先说事实,再说别的。当老师的若不知道事实是什么,将将学生领向何处? 

怪不得学校里这么差劲呢,远有比学生差劲的呢 

学生不知道好歹,是有来由的 

看看我的课堂(这部分记录,有几十万字,我只拿一部分):希望各位批评指正 

肯定在教育教学方面,有在我盲区里的事物,没被我觉察到,那么,如果各位有觉察到的,敬请不吝指教: 

在盲区里的事物,即便近在眼前,也根本不可能觉察到,对任何人都如此,对我自己当然不例外;所以,人得有一点点正气 

我将我是怎么干的明确出来了,你是怎么干的,明确出来吧,不然,交流什么呢?怎么辨析对错是非呢?狐狸吵架——一派胡言,多没意思啊 

怪不得学校里这么差劲呢-----说正事,干点正事吧 

我好不保留的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拿出来跟各位分享,希望指出不足之处;因为只有知道,才有可能改正,浑然不知,改正什么呢 

怪不得学生不知道好歹呢,跟谁学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6 08: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校是片盐碱地是片茅草地

我强烈建议学校里搞点教研活动,给教师的专业成长搭建平台,让教师群体的思想情感和教育教学观念和实践层面沟通交流,最近学校里建立了自己的QQ群,虽然它之于教师沟通和教研而言显然干瘪难耐,但毕竟这是学校方面搭建的教师交流平台,不像以往那样拼命玩网络游戏以闲聊神侃获得各种荣誉和利益了,这是学校在管理层面的巨大进步,前所未有。

但,问题立即显现出来了,虽然学校里建立了自己的沟通平台,但到这个平台上说点教育教学的人,几乎没有,依旧是闲聊神侃的居多,更要命的是,管理者也是这幅德行,我将我是怎么做的——在课堂上,在日常的学校生活中,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呈现出来了,以便得到回应。但,“泥牛入海无消息”啊,那么,学校管理者评判教师思想和行为的对错、评判教师对学生的作用和影响,凭的是什么呢?

以前,我埋怨学校管理者不搞点正事,十余年来我将我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能取得什么教育教学效果,每年都“上书”给他们,以期得到我施展抱负、将学校变成一所好学校,将学生变成大多数合格而不是像现实这样大多数学生不合格,我希望得到他们的回应,没想到三番五次被他们“拿下”,学校和一些学生继续在不知道好歹的境地里,起初我还以为是管理者故意坚决阻断教育发展之路、坚决的阻断学校发展之路呢,原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处于不知的状态,而且学校不少成年人都处于这样的境呢。

我在QQ群里,所呈现的教育教学问题,都是大路边上的、是粗粗拉拉的粗线条的东西,因为根据“低门槛效应”原理,只有想干事了、着手干事了,才能提要求、研究或探讨稍稍细一点的问题,我在课堂上驾轻就熟的使用这样的方略引导学生群体(我有详尽的记录),没想到,我所在学校的一些成年人亦然不为所动,根本不登“低门槛”;如此,我就很不埋怨一些学校管理者了,因为不干事的人有坚强的后盾。以前我强烈体会到的,在我所在的学校,我在群体中只起非常次要的作用,要撬开这块顽石、松动这一小片板结的土地,就如孤零零的一只蚯蚓一样啃噬这块板结的土地一样艰难;所以我才十余年来,不惜以自己的工资做担保抵押来实现带一个班、将这群孩子带领到正途(成为合格的学生)的,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呢,结果学校里继续年年垫底、年年造就大多数不合格的学生。

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强烈的感受到学生群体如同一片茅草地一般的精神荒芜(对此我也有详尽的记录),我在课堂上往学生的头脑和思想里输送一些给养——精神的食量,那时我没有比较精细的分析评判学校的成年人这个现实状况,现在明白了,学生的荒芜是教师群体精神荒芜的映像,眼界干瘪且在低级趣味里成年人蔚然成风之后,这股风尚就不知不觉的浸染到学生群体,当我觉察到学生群体如一滩烂泥之时,并没有较精细的分析教师群体,原来处于一样的境地。

土壤里有碱,地面上必然潮白,改造土壤不是多艰难的事——只要我在群体中起主要作用,而不是让那些不干正事人起主要作用。

点评

什么样老师带出什么样的学生!教师的精神富有,强大的教育活力才会孕育一批精神富有、富有生命活力的学生。对于一个追梦者来说,有太多的羁绊束缚着,何况你做的是要带动一批人,改变自己容易,但要改变别人就很难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7 12:39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9 11: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问自答的三个问题(29)

1、教师和学生所处的生命发展阶段不同,关注的东西、各自的兴趣点也不同,而时下又倡导“走进学生的心灵”、“教师应该用未泯灭的童心跟孩子打交道”等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你能做到用学生的眼光打量世界并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引领他们吗?

答曰:教师要引导好学生,确实要站在学生的角度(他们的身心特点和认知及情感发育的阶段)来查看近在眼前的事物,向他们呈现事实、带领他们辨析这些事实,无论学业上还是做人做事的品质上,都是如此;教育的现状是,学校和教师依据“课程标准”来组织事实教育教学活动,虽然“课程标准”里以国家意志的方式的规定了“三维目标”,并一再强调德育为先,但因种种原因,事实上这些东西都落空了,对大多数学校和教师而言,唯独知识目标是真实可靠的、是可(量化)评价的,而传授知识基本上依然是单向度、灌输式的,也就是说对学校和教师而言,他们确实在“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但却是说自话、做严重偏颇的事,“正确”是因为国家推行的教育意志里确实有他们实施的这一方面,但显然,他们根本没有依照教育的规律的办事,“自话”虽然正确,但却不是教育、至少是严重偏颇的教育。

“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引领学生”不仅是个人生活经验(当然也包括知识的经验)的引领,它更主要是关照到学生的未来,是过什么样的生活的选择,缺失了人生理想和社会理想的关照,在这个方面是不会有亮堂的“引领”的。

移情和换位思考是引领学生的出发点,但方向显然由学校和教师一方来把握掌控,在这一点上跟心理咨询颇相似;以我的学养,还不能将这件事做得很好。昨天下午放学时,有学生在路上见了我问:为什么不给他们上课了?我说我教得不好,学校里就不让教了,“你教得多好啊,我们都喜欢你上课,怎么教得不好啊?”已经是八年级的孩子质问我,我说这是学校安排的,“你又教下一届七年级去了?”学生问,我说没有,学校里不让我教了,“你给我们上课,劳逸结合,不像其他教师,光压制着我们学啊学”男孩接茬道------

我警惕了:这就是学生之于我给他们上课的感受和认知,跟我给他们上课的教学目标设计,有很大的出入啊,他们大抵认为我上课“不严”,很轻松,但在我的教学设计里,是绝不让任何一个学生在我的课堂上空耗时光的,我以看似轻松组织教学形式——核心的,以学生的表达、展示和交流为主,每个学生都参与进来,我则是不折不扣的“组织者、帮助者”,让他们当课堂的主人,将时间也归还给他们(我讲的很少)-----更值得一提的是:以这种方式对话,很容易让“学生不知道好歹”——跟压制管制住他们的主流教学管理方式相比、许多学生会不自觉的认为这是教师“管不住”他们了,而不会意识到这是他们的心智发育最适宜的环境,因为教学方式的“对”和“错”,在现实中是以谁的力量大来实现的。

所以,营造一种教学方式的氛围,绝不是轻易的事,我深知像杜郎口中学那样的改变,起初是多么艰难;但,当成了不可阻挡的态势之后,就成了在那个小环境里的辨析对错是非的标杆了。所以,评判教育教学的效果,以及从学生获得的反馈;都需要一定的教育理念来支撑,要明确出来教育的现实是什么样的。不然,不可能有客观、正确的评判。

2、教学方式有好坏吗?

答曰:显然有,至少是有区分的,所达到的教育效果也不同;所以,是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决定了对教学方式好坏的评判。

3、“坏”的教学方式,不能有智育吗?

答曰:一些教学,看似重视“知识”,实质上根本不是智育,而是跟智育有关的、阻挠学生心智健康发育的反智育的,这一点,苏霍姆林斯基也有觉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3-27 01:21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