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946|回复: 75

青葱岁月----马乾成长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28 15: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遗魂》

作者:马乾

引子

10月的时候,北京已经很冷了,秋在夏的消逝中又回到了人们的身边。在这落叶碟舞的季节,人们无限的叹息,叹息花季的短暂,时光的易逝。王京楚站在阳台上,凝视着皎洁的月亮。月光中透着寒气,一阵风掠过他的头顶卷起了屋顶上的落叶,撒向空中。残叶在月光中划过,只留下一片暗影。他打了个激凌,拉上了衣领的拉链,慢慢踱回屋里。

王京楚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下长着一只不爱说话的嘴,但那双犀利的眼光却告诉周围他绝非等流之辈。的确,他刚刚从新加坡留学回来,并获得电脑操控系统硕士学位,在一家电脑公司任职,负责为出品电脑编写程序,有可观的收入,还在北京这块宝地买了一套别墅。他最大的优点是为人正直,但又有些偏执狂。他在公司内有许多“追星族”,但他已经有了可以为之付出一生的人。

她与王京楚一起在新加坡留学多年,还时常地帮助他。她的名字叫朱瑛,是个性格异常单纯的女孩儿,而且模样如仙女下凡般美丽,飘逸的长发披在两肩。明天,朱瑛就要回国了,他们这对有情人又能在一起了。而恐怖也随着飞机的降落,悄然降临。究竟是什么可怕的事,人不得而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25 8:48:11编辑过]
[p-center]该帖子于2008-4-4 8:53:37被 枫叶如丹 编辑过[/p-center][p-center]该帖子于2008-4-4 9:10:51被 枫叶如丹 编辑过[/p-center]
 楼主| 发表于 2006-12-30 15: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1〉 亡灵重现

一架“波音747”客机在北京机场降落了,侯机楼内,一位身穿休闲装的男子走了进去,在机场里,他殷切的盼着与自己的爱人相见。她来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回国这么晚。” 王京楚责备朱瑛道。她只是莞尔一笑,侧起脑袋,却没有露出他熟悉的舌头。以前,她的笑总像小孩子,侧起脑袋,露出一点舌尖,看起来青春活泼。然而,今天她没有露出那截舌尖。王京楚看着她,笑了,开玩笑的说:“怎么了?小家伙,长大了?再也不吐舌头了吗?”他刚说完,朱瑛的笑却突然在脸上凝结。刹那间,她的嘴剧烈地抽动起来,她的脸也随之扭曲着,那是一张如同白纸得脸……渐渐地,她停止了抽动,却有半截舌头从嘴里吐出,血从嘴里喷出,她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你让……我失去一截舌头,你……也……也不会好……过的!”接着,她仰面倒在地上,血从她美丽的面孔上流过,滴在地上……“不……!”

王京楚从梦中惊醒了,“已经是17次了……”他自言自语道。珍妮在他的叫声中醒来了。“楚,怎么了,做噩梦了吗?”珍妮担心的问。“恩,我又梦到我前妻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王京楚点了支烟,靠在床头上。说到他前妻,珍妮也靠在床头上,问:“你前妻她不是已经去逝两年了吗?我明白你的心情,别太难过了。想开点。”这时,王京楚正凝视窗外的月光,仿佛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显然并没有听到珍妮的话。

珍妮是现王京楚的第二任妻子,两人是在著名的“东非大裂谷”相遇的。说来也巧,当时王京楚正好在那里度假,朱瑛刚刚去逝。而美籍画家珍妮,正好也在那里写生。那天,王京楚只身来到裂谷带上,站在悬崖上,俯视波涛的水流。而珍妮在那里写生,看到悬崖上的王京楚,还以为他要寻短见,丢下画,飞奔过去一把搂住他就往后拖……当两人发现这原来是个误会时彼此已喜欢上了对方,珍妮得知王京楚的各种信息后,决定和他回到中国。回国一个月,两人就获得了美满的婚姻。

王京楚本想以与珍妮结婚来忘掉亡妻,可是在这半年内,亡妻又重新在他的梦中出现,这到底意味这什么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2-30 15:37:24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30 15: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2>幻想

从上次噩梦之后,王京楚的生活仿佛就此改变了,他的生活中出现越来越多的怪异现象。昨晚睡觉前,明朗的天空突然飘来一大片乌云,霎时间,天地已经融为一体,黑得不见五指。翌日,珍妮像往常一样起床,来到后院得水池边,喂她那几只漂亮的小金鱼,但是她今天没有和小鱼亲昵的聊天。她站在润湿的土地上望着水池愣愣地,许久,她才倒抽一口冷气,尖叫一声,扔下鱼饵跑入屋里。扑到王京楚怀里大哭起来,王京楚被搞得莫名其妙,不论怎么问珍妮,她总是一直哭。他丢下珍妮,来到后院,一瞬间,他也呆住了。水池中的水被血染成了绯红!水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条金鱼,但金鱼的头全都不翼而飞。“太可怕了,实在太惨忍了。”王京楚神色恍惚的喃喃到。他们之后拨打了小区业务处,调出了昨晚他们家的监视器录像,资料表明,当天他们家并没有什么人进入,正当他们关闭录象时,突然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进入了画面,雨还在下着,他很镇定地往前走,脚步很沉,每走一步就溅起数朵水花,画面阴森森地,令人毛骨悚然。他走到了水池边,却没有任何举动,而是做出了令人惊奇的事,他转过身来,对镜头摘下了帽子,帽子下露出了一张美丽脸颊,她对镜头侧着脑袋,轻柔地一笑,但没有张嘴,镜头一下子没了图像。这时,王京楚的脸已从白变成了如草绿色一般。

珍妮吓坏了,急忙拉住王京楚的手哭喊着:“楚,你怎么啦?你醒醒啊,你可别吓我。”

珍妮担心地问他:“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把你吓成这样?”“她是我前妻——朱瑛。”王京楚幽幽地说。“怎么可能?她不是去世了吗?你肯定是太想她了,邻居的人常跟我讲你和她有多么恩爱,但是死去的人不能复活,你不能为她再折磨自己了。”珍妮尽量地安慰着……“不,她没有死,她确实还活着,还活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31 15: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3>她在和谁说话?

经过昨天的惊吓,珍妮睡到很晚才起床,王京楚一大早就上班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家,她漫无目的地又踱到了后院。水池中的水已被业务处的人更换过了,几条鱼在里面欢跳着,但她现在却没有心情去喂它们。她在鱼池边上站了很长时间,一阵秋风吹过,墙上藤蔓已经枯萎的成了卷儿的叶子,哗啦啦的落下来,仿佛是一个生命发出最终地感叹后便悄然死去。

珍妮打了个寒颤,即使是初秋,在经过雨水的洗刷后也是很冷的,她忽然感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引导她走向屋内,最终她坐在了梳妆台前,她这时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化过妆了,虽然美国的女性都不怎么化妆,但爱美毕竟是天性。她拿起睫毛膏、眉毛夹、粉底什么的认真地化起妆来。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化妆好了,珍妮开始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杰作”。但是她的面孔在镜子上越来越模糊,直至最后,她的面孔竟从镜子上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珍妮傻了,她摸摸自己的脸,还在,看看自己的手,也没有隐形啊?为什么就偏偏什么都看不见了呢?镜子上又逐渐出现了一张面孔,可是却不是她的。那张面孔同珍妮一样漂亮。

随着那张面孔的出现,她开口说话了,可是声音不清,舌头像短了一截:“你,你好”珍妮惊慌失措,若不是见那人的面孔温柔,她早叫出来了。“你好,请问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镜子里?”“你的?不,这镜子以前是我的,或许你已经从王京楚他们那里听说过关于我的一些事吧?我就是朱瑛,我并没有死,我一直活在这间屋子里,我的灵魂始终都没有离开,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她说到这些话的时候,口齿似乎清晰了很多。“朱瑛……”珍妮给吓得半死,莫非她真的见鬼了?这时门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31 16: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4>休假

王京楚推开房门,脸上挂着愉快的微笑,大步流星地走进屋内。听到了那熟悉的脚步声,珍妮这才松了口气,起来去迎接他。到了门口,珍妮再向梳妆台看,镜子上又恢复如初,映出了她的脸。

珍妮刚来到楼梯旁,王京楚就匆匆忙忙跑了上来,兴奋的说:“珍妮,我今天终于把全年要做的事全做完了,老板批准我从今天可以开始休假,直到明年二月份才去上班,整整四个月的假期,太好了!你想去哪里旅游?我带你去。”“要不然,我们去看一下你母亲吧,你父亲去世后,我们就一直没有去过。”珍妮在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但精神亢奋的王京楚却没有注意,只是一再表示同意,之后就去收拾行李了,珍妮则站了好一会儿才又反应过来,去帮助王京楚收拾东西。一天下来,珍妮始终都一直在想着上午的事儿,但她没有告诉王京楚。第二天,王京楚在电话中预定了明天飞往伦敦的机票,还留下今天一天的休假时间,他决定和珍妮去附近的公园放松。他们在公园的草坪上找了一块树阴,铺上一张床单,两人便躺在上面,观看草坪上的人,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草坪上跑满了嬉戏玩耍的孩子,他们叫着,跑着,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忌,天真无邪。温柔的风轻飘飘地抚摸着人们,王京楚在这温柔的风中渐渐睡熟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京楚才醒来,四周没有一个人了,也没有任何声音。他不由地一阵恐惧,急忙向左边抓,但什么也没有,珍妮不见了!他心想或许是珍妮先走了,却又不忍打断我的睡梦,所以才睡到现在吧。他摸出手表一看,已经凌晨两点了。他急忙爬起来。准备回家,这时,树林里传出一阵银铃般的声音:“楚,不要走,我有事和你谈。”“谁?是谁?谁在那里?”这时半夜三更地在这儿听到人说话,即使是王京楚这样的七尺男儿也不禁紧张起来。随着一串轻柔的脚步声,树林中逐渐露出了一张模糊的脸,这时,王京楚的眼睛突然兀出眼眶很多,仿佛要掉出来似的。那究竟是谁让他如此吃惊与恐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5 09: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5>幻影

那人走近了,寒冷的月光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是人?还是鬼?

“朱瑛!”王京楚颤颤惊惊地问:“你......你好吗?”“哈哈哈!你竟然问我过得好不好?你认为呢?但好在现在我又可以重新清楚的说话了。这,我得感谢你的新情人。”说着,朱瑛指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树枝上挂着一个人,那是珍妮!血从她那空洞洞的嘴中向外涌动着,很明显,她的舌头已被不知什么东西挖去了。

“不!你这狠毒的女人,你对她到底干了些什么?”王京楚像发了疯一样向朱瑛吼到。“我狠毒?不,我只是也让她失去了舌头罢了,而我又用那只美丽的舌头完整了我的。但你说我狠毒,那咱们两个谁更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王京楚这时沉默了。突然,他像中了电,一下子跳起来,像一头狮子一样冲向朱瑛。而朱瑛只是打个响指,王京楚便像一根木棍一样向后飞去, “扑”一声倒在树上不省人事。过了好半天,他才醒来,一睁眼便看到了珍妮的脸,吓得他一翻身爬起来,连滚带爬地往后退。“怎么了?你见鬼了?连我也不认识了。”珍妮看王京楚的样子大惑不解。“喔,没什么,刚刚做了个恶梦。”

王京楚看着自己的衬衫已经湿了许多。他看看表,已经中午12点了。“走,我们先去吃饭吧!”王京楚打起精神和珍妮向草坪边上的餐厅走去。想起刚才的梦,王京楚还心有余悸,不由向树林那边望去,那周围没有一个人,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树林边闪过,再定睛一看,可是已经什么也没有了。“唉,看来我真要休息一下了。”说罢,转身离去。在他转过身去的一刹那,那个白色的身影又隐现在林边,默默注视王京楚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5 0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6>神秘的“斯迈尔”庄园

今天,一大早,珍妮就随着王京楚来到首都机场。中午9:30,二人坐上飞机,正式开始了飞往英国的旅程,然而,前面还有未知的恐惧在等待着他们。当他们的飞机降落时,已经是深夜了。

伦敦的街道这时正笼罩在浓雾中,王京楚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奔驰600”停在二人面前,司机走下车来,“先生,夫人正在住所等您,请您上车。”珍妮是第一次来英国,当然有些不适应。王京楚发现她有些不适,便安慰她:“上次见我母亲是在中国,你头一回来英国,放松些。”由于路上的雾越来越浓,车速也慢了下来。一直行了一个多小时,车才停在一个大铁门前,向门卫打声招呼,便开了进去,车在如蛇般的路上行使着。在窄道旁,一些树的枯枝伸到车道上方,抬头一看仿佛是幽灵的胳臂。在蜿蜒曲折的车道上行了十多分钟,一座庞大的建筑物展现在珍妮面前。

“欢迎来到“斯迈尔”庄园!”王京楚大声喊道,带珍妮走进了这座大厦。王京楚的母亲和佣人正在门口迎接。珍妮受宠若惊,不由地问王京楚:“你怎么没跟我提到过你们家还有这么一座庄园?”“我只是不想让我们的感情建立在金钱之上,另外这并不是我的房子,因为它并不是我挣来的,我没有理由拥有它。它是我的曾曾祖父斯迈尔.卡特伯爵的住宅。“对了,我要提醒你,这里有一个地方不能去,那就是地窖,母亲说那里常常有哭声,很吓人的。”王京楚表情变的很严肃,而珍妮则点点头。

那地窖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9 14: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7>诅咒

自从来到“斯迈尔”庄园后,珍妮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但唯一一件可以让她来劲的事就是庄园地窖的怪异现象,当那天王京楚告诉她之后,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就一直充斥着她的整个大脑。而今天,她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她当即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在今天晚上,在人们睡熟后,她要只身如“虎穴”。

到了深夜,除了十分钟一次的巡逻外,再没有其他人在庄园里“夜游”的了。她找来一支手电筒,开始一步步向庄园深处走去。走了很长一段楼梯,她来到一个大铁门前,这就是地窖入口,但也是珍妮的地狱之门。她推开沉重的铁门,门上的灰尘簌簌地往下落,可那门却没发出一点声音。这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那是一种物体腐烂的气味。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地上还堆着各种各样的菜,但都已经烂掉了。她正要往前走,突然看到了一点光亮,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那里的确有亮光。珍妮慢慢走过去,但更让他惊奇的是那里竟然有个人!她逐渐地靠近,这才听到那个人正在念着不知什么话,那空灵的声音却又仿佛是来自遥远洪荒的诅咒,而事实上那个人正是在念动着一个古老的诅咒。珍妮躲在几袋面粉的后面,从面粉袋的空隙中,她仔细打量着那个人,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准确说那并不是个人,而是个幽灵!它全身透明,脸前放着一支蜡烛,正前方有座“耶稣”像。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那幽灵在抬头时从塑像上的倒影看到了珍妮,惊慌万分急,忙向珍妮这边走来!它两手一挥,面粉像是受到了点化,向四周飞去。珍妮吓得尖叫起来,手电筒“砰”地掉到了地上,灯光透过地上扬起的尘土照到一片黑红的东西,向这边涌来,又是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9 14: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8>沉睡多年的秘密

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划破宁静的夜空,“斯迈尔”庄园中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惊醒了,整座大厦内大大小小的房间都亮起了灯,惟有一间屋子没有开灯——珍妮的房间!

人们很快便发现了,立即去通知王京楚:“先生,夫人不见!”“什么?她怎么会失踪了?快点把整座大厦搜索一遍,还有,赶快通知警方!”王京楚这时已是心急如焚,抓起衣服就向外跑。当他来到大厦外时,已经是人山人海,警察、佣人……都在寻找珍妮的下落。人们把整座大厦的每个柜子里、床下就连大的纸箱也不放过。经过两天已夜的搜索,人依旧没有找到。“你们确定那是从我们庄园内发出的声音吗?”王京楚面带憔悴地问那几个守夜的人。“没错,肯定不会错,一定在我们庄园里。”“对了,你们有没有去查看地窖?”王京楚突然像是被重物敲了一下。“对呀!我们怎么没想起地窖呢?”大家也如梦初醒,但在提到地窖时人们脸上仍有些惧色……

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锁定在地窖那道沉重的铁门上,王京楚看到不知何时被打开的铁门,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几十个人一同涌入了地窖,人们抵着恶臭开始搜索,不到十分钟,地窖的西侧便有人喊道:“找着了!找到了!夫人在这儿!”王京楚不顾地上的烂菜,直奔那边。可当他来到珍妮身边时,怔住了,身体像原木一般直直地站在珍妮身边。许久,“咚!”一声跪倒在珍妮身边已凝固的血中。珍妮横倒在地上,眼睛直直地瞪着前面,手向前伸出,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她的身上、脸上、胳膊上、腿上布满了一寸多长的口子,仿佛是被无数把利剑刺过一般,模样惨不忍睹。王京楚不禁有些心痛,一个人在几年内失去了两个心爱的人,实在可悲。这时,王京楚顺着珍妮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镀金的基督像在众人的手电光中闪着耀眼的金光。

王京楚站起来,想把那个基督像从地上拾起来,却怎么也拿不动,那金像好象钉在地上一般,无论如何也拿不起来。“这或许是某种暗示吧?”王京楚心想。第二天,在“斯迈尔”庄园的墓地里,王京楚、珍妮的父母、王京楚的母亲一同为珍妮致哀。之后,王京楚想起另外地窖里的金像,立即命人在周围开始挖坑,挖了大约七、八米深,一个人的铁锹突然“咣”的一声,像是碰到什么东西了,王京楚赶快叫人挖开,又挖了大约一米来深,露出一座棺木。在两旁的人们都不由地惊呆了,王京楚的眼也瞪得大大的。他立即报警并找来一位历史学家,当学者来到后,立即证明,这座棺木是在大约一千年以前制作的,并要求打开棺木,棺内躺着的是一具女尸,留存非常完好,在她身上,放着一本木制封面的书,历史学家惊叹不已,经过如此长时间,这本书竟然还保存这般完好。他翻那本书,字迹还很清晰,上面写满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学者解释这是一种古老的文字,记载的是一些咒语。接着,学者开始念起来,那具女尸的身体开始发出绿光,那光越来越亮,直到把整个地窖照得通亮,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只留下手电发出的光线。学者说:“这具女尸是冤死的,现在她的灵魂已经安息了,请把她重新埋藏了吧。”人们这才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把棺木重新埋了起来。王京楚四处寻找着那尊金像,他刚一触到金像,金像就像酥糖一样变了粉末,散落一地。“但愿珍妮也安息了。”王京楚幽幽地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 11: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9>回家

在之后的日子里,王京楚的母亲决定将这座上百年的庄园卖掉,买主对这座房子非常满意,而对于地窖的事,他也不大在乎。王京楚的母亲又在伦敦近郊买下了一座小一点的别墅,安稳的生活着。王京楚想让母亲也去中国,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这里。无奈,王京楚只好只身回国。

王京楚整天都显得非常颓唐,无精打采。他每天回家就喊“珍妮”,却无人应答。每天独守空宅,还不如到公司去住,于是他就搬到公司住,可仍旧日日如此,董事长为了安慰他,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给他放了一个长假,而且是带薪休假,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去上班。王京楚开始夜不归宿,整夜整夜的在酒吧泡着,白天就在街上游荡,晚上在酒吧喝一夜的酒,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了半年。周围的许多人都非常可怜他,包括酒吧里的老板。

老板有一个女儿,长的娇小可人,他一直对王京楚这个人非常疑惑,不明白他为什么整晚都在酒吧,后来听说了关于他的事后,便非常同情王京楚。平时没什么事,便与王京楚谈心,而王京楚也很乐意这么做,平日里,没人与他交谈聊天,他就把所有话憋在心里,用酒麻醉自己。而现在有了个伴儿,当然就舒心多了,每晚也不再酗酒。他发现自己正在改变,活力又回到了他身上,他决定去上班,但他又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便去酒吧找老板的女儿,而她则正傻傻地看着门口,当她看到王京楚走到酒吧时,目光中立即出现了光彩。这时,他们俩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失去对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 1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走!离开我!”

王京楚经历了前一段的事情后,受到很大的打击,虽然才二十余岁,可只半年,乌黑发亮的头发变成了缕缕银丝。酒吧老板的女儿叫费雯,像男孩的名字,但却非常温柔美丽。在王京楚迷惘的时候,是她让王京楚重新振作起来,而她也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王京楚。王京楚呢?他也很喜欢费雯,但是当费雯提出要留在他身边时,他却一口回绝了。他回想起了朱瑛与珍妮,他不再希望任何一个人因为他而死。“没有人应该为我而死,或许真正该死的是我。”王京楚独自思忖着。他对费雯吼到:“走!离开我!别呆在我身边去爱别的人吧,你的路还很长,去把握住,不要为我而失去它。”费雯一动不动,眼眶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对王京楚也同样大声说着:“离开你自己喜欢的人去喜欢别人,我做不到!那样倒不如一走了之算了。”王京楚没有在回答她,把她撇在原地,自己开车走了。

突然王京楚把油门踩到底,车一头撞向了对面的防护强,正在抽泣的费雯突然间惊呆了。哭喊着跑过去,王京楚被卡在车里已经撞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地卧在车里。费雯立即拨了“120”,将王京楚送入了医院。经过连续数小时抢救,王京楚才获救。他全身多处骨折还有轻微脑振荡。从王京楚被送入医院起,费雯就在不停地哭。后悔自己的任性,如果当初她听王京楚的话,也不会成了现在这样。而在这里,她能做的,就只有为王京楚祈祷早日出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2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11>出院

王京楚入院三天后才醒来,而费雯也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原来水灵的眼中现在却布满了血丝,连周围的护士都感动不已。可当王京楚睁开眼看到她时,第一句话就是:“你干吗还在这?为什么不走?赶快给我离开这儿。”费雯听到之后没有再落泪,而事实上她已无泪可流。她平静地问:“你为什么要干这种傻事?”王京楚没有理会她,而是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上的灯。她又重复一遍,王京楚没有回答;她再次问同样的问题时,王京楚忧郁地说:“你走,离开我,这就是我的目的,别呆在我身边,我会害死你的,我的两个前妻也同样。我想如果我死了或许对其他人好一点。”“不,我不会走的,你的两位前妻可以做到,我也会像他们一样照顾你。”费雯坚决地说,王京楚沉默了。

王京楚在医院呆了三个月才出院,而在这三个月里,费雯无时无刻的照顾让也逐渐接受她的爱。王京楚和费雯一起回了家,家里由于很长时间没人住,已经结了很厚一层灰尘积了,脏的不堪入目,然而费雯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如新居一般。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两人的感情让岁月去证明吧。

日子又恢复了它应有的模样,王京楚上班,费雯做“家庭主妇”。平静的日子着实让王京楚高兴了一番,可当有一天他发现费雯眼上异样的神色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又涌上心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2 11: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12>幽灵重现

费雯这天早上和往常一样,起床收拾家务,可当她在铺床的时候,无意间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镜子,一张白的如面粉般的脸突然间出现在镜中,又转瞬间消失。她纳闷了,“莫非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她走近梳妆台,坐下来盯着镜子。她的脸渐渐的从镜子上消失,而一张白皙的脸取代了她的面孔,和珍妮在镜中看见的一样!

费雯惊吓得椅子上蹦起来,惊呼到:“你是谁?怎么会在镜子里?”“我,是鬼!我想在哪儿就在哪儿,我观察你和王京楚好长时间了。”镜中得那张脸幽幽地回答道。“开玩笑,哪有鬼会对别人说自己是鬼呀。”费雯尽量地安慰自己。“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要告诉你。你最好早点离开王京楚,不然你可能会为他送命。为他这样的人,你不值得去送命,最该死的人是他才对。快点离开他吧,别再为他而浪费生命了。”那张煞白的脸上装出一副真诚相告的样子。“我离开与不离开与你何干,用不着你这个闲鬼来管。而且,我也明确告诉你,我不会离开王京楚的。”“倔强的女孩儿,等着吧。某一天,你也会又与我同样的下场——死。”这时,那双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冷光。“你这个混蛋,去死吧!”说着,费雯拿着一瓶化妆品用力砸向镜子,“哗啦”一声镜子碎了,变成若干块小镜子,而每个镜片中都有一个面孔在狂笑,但那又是狰狞的笑,生不如死的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 1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爆顶!狂顶!!猛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5 1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13>你杀人了吗?

这天晚上,费雯等到王京楚下班,已经是深夜10点多了。费雯瞪着电视屏幕发呆,“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王京楚有些好奇。费雯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说:“我想问你一些事。”“说吧,我听着。”王京楚坐在费雯旁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第一个前妻是怎么死的?”费雯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而王京楚却像突然被闪电击中一样,嘴张的老大,露出一排白厉厉的牙齿,眼珠好象是从眼眶里蹦出来,他不明白费雯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许久他才缓过神来,神智模糊地说:“是我杀了她!”接着又陷入了回忆之中……而费雯却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她没有理由相信面前这个憨厚老实的人会是一个惨忍的杀人犯!但这时,王京楚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继续往下说……

那天是413号,不吉利的数字,同时也带来了一个糟天气。深夜,一个少女打着伞在等车,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少女抬起头,从伞下望着深邃的天空,轻声抱怨道:“真是个坏天气。”说着,把头歪向一边,露出了鲜红的舌尖…….淡白的灯光,透过从天而降的雨滴照在那少女仰起的脸上,一张美丽的面孔,她是朱瑛!过了好半天,她才打到一座车,等她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半。王京楚瞪着已经没有图象的电视发呆,朱瑛走到他身边,他站起身来冷冷地问:“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和几个中学的同学一起聚会了。”朱瑛有些嗫懦地答到。“和同学聚会用得着这么晚吗?”王京楚像暴怒的狮子。朱瑛又做出了那个习惯性得动作,把头歪向一侧,露出一点舌尖,不好意思地笑着。“还有脸笑!”王京楚说着,一巴掌甩出去,“啪!”地一声重重抽在朱瑛脸上,美丽的脸庞被打得转向一边。这时王京楚感到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血!接着,他把脸转向朱瑛,在一团乱发后他看到了朱瑛惨白的脸。他怔住了,忙问朱瑛有没有事。朱瑛的眼光中充满了失望、悲哀……她的身体开始剧烈抽动起来,眼珠兀出了眼眶,血一滴一滴的从她嘴角向外流,突然,她张大嘴,血如泉涌般从嘴里喷出。血不断从她那端舌间汩汩地向外冒,接着她将一节舌头吐在王京楚面前,面带痛苦的神色,后仰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1-25 05:05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