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黄金海岸1

风景这边独好:昆山市玉峰实验学校教师新教育实验专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08: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跑吧!范美忠

  【文外话】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如题署名文章。读来十分精彩,反复揣摩,对此文作了一些删节和摘要。贴在此以供参考。
   范美忠的外号已经广为人知,叫"范跑跑"。
  大地震了,老师跑了,生死关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可厚非。跑则跑矣,可是这位老弟不甘寂寞,除了和侥幸逃生的学生耍嘴,解释自己百米速度之快,丢下学生之绝然外,还写了一堆博客文字,俨然成为“逃跑一族”的代言人。
    “地震了!跑吧!范美忠!”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我们不用简单的黑白好坏来看人。因为人性乃是灰色,总夹杂着从黑暗的进化过程中甩不开的黑暗“兽性”,也有经过多年圣贤书的陶冶和培养形成的光明“神性”。
    这是“范跑跑”和癞蛤蟆一样的地方,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但谁也不能说有错,因为这个选择题,连癞蛤蟆都会的。
  但是人比动物强的地方是,我们有道德感和羞耻心。自从亚当和夏娃知道光着屁股不太雅观而搞了点树叶穿起来后,人类就开始不断地去建设改造着自己的是非、爱憎和荣辱观念。在道德观念中,也总有几个最大公约数,是全人类在作为社会人的时候,都期待且珍惜着的。
  经过几千年文明的发展,人类的兽性和人性的不断挣扎,荣辱、道德观念已经复杂到远非刷在墙上的"八荣八耻"所能够概括的。
  但“范跑跑”是一个真小人。
  他的问题在于,把许多应该在静夜里的自言自语,放到了自己的小众博客上,供大众评说。而且把自己心里最自私的角落里的思考,灌输给他的学生们。
  一个真的小人,我们可以理解,但既不必捧更懒得摔。因为他和我们芸芸众生一样,站在低谷里,仰望着那些身体力行,以生命实践师德的楷模们。
  真小人的渺小和普通,是为了衬托真英雄的伟大,正如黑暗之衬托光明。
  是人都有逃命的本能,才能够衬托出那些压抑了逃命的本能,为了学生放弃自己逃生的机会,放弃拯救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的机会,用生命撑起学生逃生的空间的老师们的宏伟群像。
  不必去记得和我们一样的“范跑跑”。
  我们应该记得的人很多:
    用双臂死死地护着身下4个孩子的谭千秋老师;
    救下了13个学生后殉职,留下1岁半女儿成孤儿的严蓉老师;
    紧抱两个孩子的手臂僵硬,唱着“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的张米亚老师;
    已经逃生却再返回教学楼引导学生疏散罹难的吴忠红老师;
    生命最后定格:胳膊下各抓了一个孩子,身子下还护着几个孩子的汤宏老师;
    抱着学生撤离时被砸断双腿,胸部受重伤,还在叫“快救学生”的苟晓超老师;
    双手环抱将三名学生紧紧搂于胸前,身体被砸了成三段的向倩老师;
    用后背挡住了垮塌的水泥板救孩子,自己殉职的瞿万容老师;
    临死胸前护着三个幼小学生,双手紧紧地各拉着一个学生的杜正香代课老师;
    已逃生,为救两名学生返身冲进猛烈摇晃的教学楼内而殉职的吴忠洪老师;
    救出自己学生,却舍弃了亲生娃娃的聂晓燕老师;
    机智地保护了59名学生,却失去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刘宁老师;
  等等等等......
  没有渺小,如何体现伟大。
  这是“范跑跑”事件唯一的意义。

[p-center]该帖子于2008-6-12 8:09:46被 黄金海岸1 编辑过[/p-cent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1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学期又快要结束了,时间过得真快!

这个学期,国家发生了许多大事,很值得我们记忆,也值得思考。国家的命运和我们的命运紧紧相连,一个不爱国的人,又怎么会热爱自己的家乡,热爱自己的同胞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7 12: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范跑跑已成为一个道德软柿子
2008年06月27日 08:55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 【打印

    毫无疑问,地震时丢下学生逃跑、事后又为逃跑辩护的范跑跑,已经成为了一个反道德的耻辱符号,成为一个人人想捏的道德软柿子。网友骂他丧尽师德,时评家公开骂他“杂种畜生”,同行骂他为老师们丢脸,连他的母校北大历史系也跳出来痛骂“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辱”。其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教育部在批范上异常激烈的姿态,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近日痛骂范跑跑“可以不崇高但不能无耻”,教育部还迅速在“师德规范”中添上了“教师要保护学生”的条款。(6月26日《新闻晨报》)

    是的,为了捍卫社会的道德底线,为了明确是非荣辱的界限,有必要对范美忠的反道德言行进行批判———可教育部对范异常积极的批判姿态还是让人感到惊讶:教育部何时对教育领域的丑闻有过如此激烈、鲜明的批判姿态?教育部为什么对批范倒范如此热衷?且不说教育乱收费、大学评估丑闻、学术腐败、招生腐败、名校办民校丑闻、贪污四六级考试费、高校贩卖文凭、基建采购腐败等事务上没见过教育部有过如此积极的批判姿态(很多时候都选择刻意回避),就说此次震灾暴露出的让人触目惊心的校舍质量问题吧。学校本该是最坚固的建筑,本该成为灾难时公众的避难所,没想到却成为此次震灾的重灾区———为什么没有见到教育部在这件事上的激烈批判和严厉问责?

    骂范跑跑无耻,可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把校舍修成豆腐渣工程更无耻、更不可原谅、更丧尽天良的事情吗?震灾时老师丢下学生独自逃生,这是人在危险降临时一种本能的求生反应———这种本能虽然不道德,但可以原谅,这种本能只是没有尽自己的道德责任去救助别人,并没有伤害别人。但建房子时偷工减料,就是不可原谅了,那不是求生本能,而是为了一己之私利而谋财害命,为了利益而置他人生命于险境之中。而且震灾来临时根本不能寄望老师的道德去保护学生,关键还得靠震不垮的房子。显然,豆腐渣校舍比范跑跑恶劣多了,问题要重要多了。可震灾发生一个多月了,我们看到过教育部惩处过一个豆腐渣工程责任人吗?看到过教育部新闻发言人骂过豆腐渣工程制造者一声“无耻”了吗?看到过教育部门认真反省过校舍质量问题、为校舍建设出台过一部法规吗?看到过教育部门对那些压在教学楼下死去的孩子说过一句“对不起,睡在瓦砾中的孩子,没有让你们住上结实的教学楼”吗?至多是在空喊“把学校建成最坚固和最安全的地方”,对怎么建、何种标准、如何监管、如何保障却没有可操作的具体办法。

    相比之下在批判范跑跑上是多么积极,又是痛骂其无耻,又是迅速补上“教师要保护学生”的条款。其实批判范跑跑根本用不着烦劳行政权力的,社会在这个问题上可实现道德自治,汹涌的公众道德批判足以让范感受到道德压力和产生耻辱感,民间的道德自治有能力捍卫社会的道德底线———而民间的道德批判拿那些豆腐渣工程却是没有办法的,民间道德批判不可及之事,才是掌握着行政权力的教育部最该关心的问题。可为什么教育部会淡化豆腐渣问题,而和舆论一起积极地声讨范跑跑呢?一方面,范跑跑在舆论群殴中已经被视为一个“可耻”的逃跑者,批范倒范已经成为一种全民的道德表态运动,这时候教育部跟着一起批,可在与范划清道德界限中反衬教育部的道德形象,可以树立教育部的道德政绩。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范跑跑只是一个“穷教书的”,是一个可以随便踩、随便捏的软柿子,而豆腐渣工程则盘根错节,其后不知纠缠着多少人的既得利益,利益链上不知牵系着多少校长和教育官员———追问责任中甚至要追究到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管责任,骂豆腐渣工程无耻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面对被舆论批得体无完肤的范跑跑,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偷着乐,在内心感激这位管不住自己嘴的傻瓜,是范跑跑救了他们,是范跑跑这个更易于道德批判、更能迎合公众批判欲望的坏典型使他们的问题被遮蔽。(作者曹林,系新锐青年评论作者,现为《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编辑、评论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7 12: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切中时弊,言辞激烈。观点仅供参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3 20:35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