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干国祥

【深度·小语A】深度解读恰当教学——道德文本《一面五星红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0: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祥至此仍然没有继续于我们昨天的讨论上前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角度问题,我在琢磨的,是这个文本存在多少虚假成分,而没有去思考文本意义.

停下来,听听他人高见,再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0: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应该理清一些基本的问题了:

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这样就能够避免两种极端(背后的思路是一样的):或者灌输教材中的道德,或者灌输与教材相反的道德。

与其进行道德的教育,不如关注教育的道德(这样就会避免既定道德的灌输,而着意于一种道德观点与个体生命体验的对话)。

文本细读(解读)是阅读教学中教与学的主要方法,也是主要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文本的虚假问题,我曾经就《斑羚飞渡》和杨先武老师有过一个持久的争论。

无论是《鹬蚌相争》还是《丑小鸭》,都是“虚假”的——其实本可以区分虚构与虚假,前者是情节的真实性,后者是思想情感的真实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1: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关注两个语词。面包和漂流。

假如是国旗交换国旗,可能就是一种友好,一种友谊了。但是,却是面包。但我要问,是不是换了面包,就是失去了尊严?连命都保不住了,从客观上来看,红旗还能保住吗?

漂流是故事发展的情节,但要注意漂流这个语词。在一个漂流者的冒险游戏中,在一个迷路的人眼里,在一个失去方向的漂泊者眼里,红旗,可能更多给了小伙子一种归依,一种依靠,一种温暖,这就是特定情境下人的心理。结合勇敢者的秉性和特定情境下的归依心理的强化,我理解小伙子的举动。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4 11:16:4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斯特·奥特《最佳阅读》中提出检验阅读质量的一些基本问题:

1、文章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2、文章作者的态度是什么? 3、作者如何论证自己的观点? 4、我同意作者的哪些观点? 5、我反对作者的哪些观点? 6、我反对这些观点的理由是什么? 7、作者还谈及了哪些次要的问题? 8、作者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如何? 9、我本人对这些问题抱什么态度?

这应是我们阅读文本的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看大家对《一面五星红旗》的精彩解读!其实,语文课堂上的阅读交流需要的就是这种解读现象,文本的文字是一定的,但文本的意义是读者赋予的,是多元的存在意识,只是教师应该让学生展开而不是统一到教师的解读结论中,作者原本的意义只有作者自己清楚,有时也许作者自己都是矛盾和模糊的,如果再加上教材编者的修改,就有可能是一个难解的文本。

大家累了吧,说两个家庭笑话给你们听:我家里有两个餐具,我说是个盘,可丈夫说它是个碗,谁也说服不了谁;家里还有两只编制的小动物,我把它们的耳朵弯到上面,姐来我家说难看,我说这样像小狗,可姐说像小羊,于是,她把耳朵弯小来,她说这样像小狗,我说这样像小羊。于是,姐来我家时,小动物的耳朵朝下,当姐走后小动物的耳朵朝上。同一件物品,竟是截然相反的解读意识。这是一种客观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杨爱华在2007-6-4 11:33:00的发言:

其实,语文课堂上的阅读交流需要的就是这种解读现象。

我对这句话非常赞同。

这就是上面所说的文本细读(解读方向的细读,而不是朗诵方向的细读——朗诵当然也可以作为理解的手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又遇到一个读者的“前有”“前见”影响、决定解读结果的例证,在阅读童书《一百条裙子》之后:

以下是引用伊人在线在2007-6-4 11:22:00的发言:

根源在哪里?该追溯到远古那个有阶级的时代了!

梅森老师在大家的印象中和旺达的笔下还算不错吧?她尚且突破不了世俗的防线将那个特殊的位置赐于旺达。那一刻,不已注定了旺达悲凉遭遇的开始吗?更何况——那些稚气未脱的孩子?

看看我们的教室里,那些家境贫寒,穿着脏旧,智力低下的孩子大都坐在哪里?虽然,我们也相信这不是老师刻意的安排/。

想改变这样的境况真的不容易。这需要环境,需要境界,还需要时间。还好,我们都在呼唤,都在矫正,无论到了什么年代!

 这个解读忽略了这样的背景:在西方国家的一些教室里,坐在哪里是首先由学生自己决定的——书中对此似乎没有具体的交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1: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解读作者的文本意义时,写作当时的个人心态和处境,民族文化大背景很需要读者进行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16: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干国祥在2007-6-4 11:41:00的发言:

刚刚又遇到一个读者的“前有”“前见”影响、决定解读结果的例证,在阅读童书《一百条裙子》之后:

 这个解读忽略了这样的背景:在西方国家的一些教室里,坐在哪里是首先由学生自己决定的——书中对此似乎没有具体的交代。

完善一下观点:

根源在哪里?该追溯到远古那个有阶级的时代了!

梅森老师在大家的印象中和旺达的笔下还算不错吧?她尚且突破不了世俗的防线将那个特殊的位置赐于旺达。那一刻,不已注定了旺达悲凉遭遇的开始吗?更何况——那些稚气未脱的孩子?玛蒂埃是个值得欣赏的孩子,她同样是弱者,缺乏勇气的心地善良的弱者。这个世界上,正义果敢,敢怒敢言的弱者还很少。

看看我们的教室里,那些家境贫寒,穿着脏旧,智力低下的孩子大都坐在哪里?虽然,我们也相信这不是老师刻意的安排/。再看看那些食不果腹,居无定所的人们都能得到怎样的尊重与待遇?

想改变这样的境况真的不容易。这需要环境,需要境界,还需要时间。还好,我们都在呼唤,都在矫正,无论到了什么年代!《一百条裙子》可以证明! 此帖可以证明!

再贴上补充说明,供大家讨论吧:

是没想到西方的孩子们都有这样一种权力。而是依据文本中关于座位环境的特定描述来判断的。因为难以想象旺达本人会有这样的意向,同时结合社会现实和自己的习惯(找责任根源)进行了分析。呵呵,被干老师关注了。“害”的我又读了一遍。

有个性因素,但不排除共性现象。

虽然这个问题不是引导学生的重点所在,但对于我们,却是个不得不面对且正视的社会问题。

教育是要依赖社会,并最终为社会的发展服务的。

说“后者”之见更贴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5 1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干国祥在2007-6-4 10:39:00的发言:

我们应该理清一些基本的问题了:

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这样就能够避免两种极端(背后的思路是一样的):或者灌输教材中的道德,或者灌输与教材相反的道德。

与其进行道德的教育,不如关注教育的道德(这样就会避免既定道德的灌输,而着意于一种道德观点与个体生命体验的对话)。

文本细读(解读)是阅读教学中教与学的主要方法,也是主要目的。

很同意这个总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5 1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实际上强调的是从教材中习得方法,包括文本细读的方法,而不是判定教材的优劣。

无论哪种灌输(教材的灌输与反教材的灌输)都是不道德的。

但是,文本当然可以批判,这种批判很多时候很重要。

只是批判之前,首先要明确,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基于什么样的思考与历史?作者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是典型的文本细读。

回到《一面五星红旗》。红旗意义的变化是一个常识问题,因为除商品价值外,它的其他价值是他人赋予的(文化,传统,经历,遭遇……),这是可以细读出来的。就好像谁家祖先留下来哪怕一片破瓦,他也可能不愿意用一千片好瓦去交换。

红旗作为一种承载物,本身有文化的传统的政治的积淀在其中。而在异国他乡,它更多的作为一种精神支持力量(物的精神化)而存在,使人能够拥有认同感,从而获得力量与勇气。

在文本中,面包换红旗并不直接是在生与死之间作出抉择。

假如在生与死之间作出抉择,那么这是一个可供课堂讨论的两难问题。我或许会说,一切选择,只要是自愿的,都应该受到尊重。但以我的价值观来衡量,我们爱国,是因为国家能够保存我们,我可以出于信念为国家利益牺牲,但不会为符号而牺牲。

即使如此,判定这是假文本,证据不足。

但是这篇文章的结构是庸俗的,是基于功利观的,不妨在此设置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5 17: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妨用干老师<人生的境界>来说说他的<一面五星红旗>:

年轻人属于什么境界?至少是道德境界吧?文章庸俗也罢,虚假也罢,善良的作者为其何来?功利境界在使怪。树一个高境界的榜子典范给后辈,引导启发召唤大家学着点吧,想着点吧。作者及编者良苦用心可见一斑。这个目标该能实现吧!

虽然孩子们对其舍身取义的做法也进行了批判,但还是被感动地一塌糊涂。兴许,这就是不完美的好处吧。

近两年学校来过一些正宗或不正宗的老外,我们对类似于“国旗”这样的东西比如“红领巾”很是感兴趣。每次戴过便很虔诚恭敬地叠整齐,装进皮包内(我还没打算赠送呢)。文中那个老外莫非只是同样的心境?

概之,深度可别等于沉重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5 17: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伊人在线这个讨论,是不是反而“向后走”了?

文本中的道德问题,需要理解,但不是课程,更不是教学目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5 09:35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