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5|回复: 50

【深度·小语B】研讨并且运用——道德文本《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4 12: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然大家认同收获颇丰,为什么我们不把研讨的一些心得,运用到一个新的“同类文本”(指思想道德明显的记叙性文本)。

相关链接——

深度解读恰当教学——《一面五星红旗》http://bbs.eduol.cn/dispbbs.asp?boardID=18&ID=28112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6 13:09:04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2: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4 12:47:3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4 13: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动身前往山西,希望在运城安顿下来之后,能够看到更多的见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22: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静悄悄,我打了些不成熟的看法:

一、文本解读:

其实思想性比较强的文本所体现的崇高与否,我个人以为与读者自己的解读有着直接的关系。当然,假如这样的文本一旦放到小学语文课堂,那里边所体现的文本目的更加与教师课前的文本细读与否有着直接的联系。所以我以为文本的伪崇高与否应该与文本本身没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文本所呈现的也只是作者文字井喷状态下的情感价值体现。当这样的文字走进课堂,他必将经历多纬度的重组,这样的重组是基于教师与学生原有经验以及文字在某种特定情景下唤醒人沉睡在心头的情感体验之上的。

于是,对自己昨天QQ上的不负责任的话,深感遗憾。记得当时自己曾经打过这样的几个字“我认同张祖庆所说的<>的伪崇高,是一种刻意的拔高.”当时,自己并没有看到《桥》这篇文章,处于极端陌生状态下的极不负责任的表述。

刚才打开教育在线干干老师的新帖,终于看到了《桥》。看完了,突然一个怪异的问题涌上心头。

问题一“假如我身处的办公室突然着火,而且火势危及生命,室里人又很多的情况下,我会怎样做?”我想,在同等的群体中,我基于生命本能,应该选择我的奔命。问题二“假如我所带的班级教室里突然着火,而且火势同样危急生命,面对众多学生,我该怎样做?”答案当然是二话不说立马担当起组织者的角色,留在教室里组织学生逃命,而且这是毋庸质疑的。为什么?同样是身处险境,同是自己为什么选择会如此的不一样。原因是作为群体中的人,我所充当的角色不同,身后的责任也就不同。简言之就是责任问题,并且负好责任也是游戏的一个准则,服从有时也是一种作为个体信仰与否的体现。那么作为学生,在这篇文章中需要通过文字体验的是怎样的人文之旅,以及作为群体中的人之旅呢?我觉得就是敢于承担“游戏”规则,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拥有鲜明的个体信仰。

当然这里并不是刻意弱化“党”的光辉形象,党员在文本中所体现的更多的是一个有着特殊意思的角色定位的群中的个体而已。这里老汉的几处与党员有关的话是这样的“党员排在后面”“可以退党,到我这儿报名”(这里,更体现了是否承担党员职责是由个体自身决定的,而不是被逼无奈。但是假如你没有退党就应该有这样的义务。)“你还算是个什么党员吗?排到后面去!”(从后来的文字中知道这个“你”其实是他的儿子,但是为什么他只抓了你,完全不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必须以身作则,而是在众多的人之中,对于儿子是否党员相对而言比较清楚。我想假如不是儿子是别人只要他发现对方是党员但是没有排在后面,他一样会把对方拉回来的。这里依旧是服从与信仰责任的问题)

二、简单预设

基于是五年级孩子,再基于上面的理解,我将怎样处理教材呢?此时,我的预设是在感知危险场面后以这样的三个问题呈现:

(一)“面对这样危险时刻,文中全村子的人中惟独谁,生死可以由自己来决定?”

这个问题关系到人们与老汉的动作描写,这里有着强烈的对比:

描写人们的

1、人们翻身下床,却一脚踩进水里,是谁惊慌地喊了一嗓子,一百多号人你拥我挤地往南跑。

2、人们又疯似的折回来。

3、人们跌跌撞撞地向那桥拥去。

描写老汉的

1、木桥前,没脚深的水里,站着他们的党支部书记,那个全村都拥戴的老汉。(注意是“没脚深的水里”)

2、老汉清瘦的脸上淌着雨水。他不说话,盯着乱哄哄的人们,他像一座山。

于是,从这些句子、词语可见惟独老汉完全可以有生的选择,而其他人都没有。

(二)、为什么他要选择留下来?这就有与责任自觉信仰有关的“党员”问题。

这里的党员有具体的指向是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如何落实这个每一个人呢?

1、 他自己,像座山一样的留下来。

2、 “党员排在后面”

“可以退党,到我这儿报名”

(每一个党员)

3、“你还算是个什么党员吗?排到后面去!”

(一个老汉最最亲的人但在老汉眼里却依旧是个特殊的党员)

(三)、理解对儿子两次不同的“吼”的含义,丰富老汉作为父亲的情感世界。

目前想到这些,有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4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干兄新的发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5 00: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和红舞围绕《桥》谈了很多,就在要走下网络的那一刹那,不禁哑然失笑:一篇小小说!

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把故事当作生活本身。而这篇文章不也是像《丑小鸭》《斑羚飞渡》一样,需要在“虚假”抑或“虚设”去寻找一份真实的存在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5 15: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舞的见解相当理性,我非常欣赏,有些地方也深表赞同。

其实昨天我已经跟一些朋友说起过此文本,但是我也怕自我见障了,所以想听听大家各种不同的“解读”。

红舞的“角色”,是一个亮点,估计大多数教师在理解文本时会忽略这个真实的背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5 17: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会和我的学生们一起来讨论讨论这篇文章中的人和事,我不知道会产生些什么结论,不过,我会在尊重学生们的各种观点的基础上,对于他们所讨论出来的比较积极向上的观点进行肯定,然后告诉学生要像父亲那样有一颗英雄的心,但是在那种特殊情境下,每个人都有权做出自己的不同选择。另外,我会告诉学生永远不要把自己带到像父亲那样的绝境中,因为在那种环境中无论选择做英雄还是做“庸”人,都是一种痛苦。我告诉学生要在平和的环境中怀着一颗英雄的心去经营自己的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5 1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狗儿兄最近在哪里修炼?

上面兄的建议,我以为不如红舞的更清晰更自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0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桥》的解读:

1.作为小小说的《桥》

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把故事当成真实的生活。其实它就是一篇小说,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现实。面对这样的小小说,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论证老支书和故事的真实性?我们需要的是从这样的故事去寻找生活的真实,或者弥漫在虚构的故事中的我们至今仍不能忽视的人类精神。

就这篇文章而言,我觉得至少以下几点是真实的,是有生活基础的。

1)老支书的位置让他拥有和承担起这样的责任。黎明时分、山洪暴发、熟睡的群众、窄窄的木桥,作者就选择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这样的人群,来完成从心灵里喷薄而出的激情。

灾难就这样突如其来的来到人们的身边。死亡的威胁与求生的本能交织着,乱哄哄的人们就这样听着死亡的狞笑跌跌撞撞地走上木桥。混乱拒绝有序,混乱会导致大面积的伤亡。作为全村灵魂的党支书,此时此刻,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带领群众有序转移,就像《诺曼底号遇难记》的哈尔威船长一样。他可以选择逃生,但是他能超越生死,去履行自己作为一名党支书的责任。他沉默如山,令人敬佩,这与崇高无关,与党员这一符号无关,只与对自己职责的坚守有关,与一个男人挺直的脊梁、铮铮的铁骨有关。而这一些,正是我们沉醉在“崇高”“伟大”“无私奉献”等浮躁而浅薄词语游戏时所忽视、缺失的东西。

克拉玛依的大火,跃入我的视野。大火熊熊燃烧的时候,如果应该承担责任的人能勇敢站出来还会有这样的惨剧发生吗?面对由文本生发出来的诸多的理解,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去思考:作为一名教师,除了传授知识培养能力以外,是不是更需要结合在面对文本时,能和学生们一起寻觅潜藏在其中的,他们生命成长所亟需的精神营养。

2)混乱的状态需要纪律和原则的捍卫。

激烈的矛盾冲突是小小说的生命。在人们有序地走在桥上撤离的时候,年轻人被揪出成了这篇小小说的又一个焦点。作为一名颂扬主旋律作家的谈歌,他在写作时也许有意创设了这样的镜头,或者是要表现老支书的大公无私、大义灭亲,或者还有很多也许。但是作为一名教师,应该拥有一种阅读价值取向,应该具有对文本深入思考、大大取舍的能力。而混乱中老支书对儿子的一“揪”一“吼”,是不是这位朴素的老支书对纪律和原则的一种捍卫呢?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老支书不是因为他姓“党”而无私,是因为他用自己的坚守承担起了党员应尽的职责而令人佩服。他首先是一个大写的人,其次才是一名党员。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6 8:29:0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08: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考越来越深入。

帛逸,提醒:教师要进入文本“理解”任何人的举动(彼时彼地的心境,无论是逃生者还是抢劫者),但没有必要为任何人曲为辩护。

再进一步,可以从作者的心理来考虑,他为什么这样写。

解读的全过程,阅读者要既在其内,又在其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08: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现在上课都会把课文中的人与事当作现实,放到学生的生活中,放到学生的身上,让他们去讨论,然后从中汲取些东西。至于汲取出些什么,我每次都无法确定,只是我很享受与学生们交流讨论的过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兄有存在主义的倾向,这样也是对的。

只是如果能够更清晰地呈现语文课程自身的一些特质,会更好一些,也少走一些弯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0: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帛逸在2007-6-6 0:10:00的发言: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老支书不是因为他姓“党”而无私,是因为他用自己的坚守承担起了党员应尽的职责而令人佩服。他首先是一个大写的人,其次才是一名党员。

一个人的信仰可以决定他的行动。

虽然这只是一篇小小说,但我相信它真实存在的可能性。《一面五星红旗》中的小伙子和《桥》中的老支书可能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现在的我们很难理解那些老共产党员对自己党的情感。因为家庭的原因,我经常听到他们之间的交流,老人们谈到自己的“党”,谈到曾经的岁月,常常是眼含热泪的,那是他们的信仰与理想。他们可以长时间忙碌在单位很少考虑自己的小家,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利而去损害“公家”的利益。用大公无私形容那些老党员是很确切的,这份责任心是哪来的?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对自己信仰的忠诚。

小说中的这句话大家可能忽略了——

老汉沙哑的喊话:“桥窄,排成一队,不要挤,党员排在后面!”为什么老汉在生死关头喊出“党员排在后面!”因为他的信仰告诉他——党员就应该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

文本解读不应该仅仅以文本为中心,还应该综合时代背景,作者背景,小说写作方法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个人信仰?

党员的“断后”只是因为你有个人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5 22:04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