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干国祥

【深度·小语B】研讨并且运用——道德文本《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6 10: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假设我们把故事还原,在哪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生死关头,老汉作出这样的选择,让他勇于担负这份责任的是什么?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应该把生的希望让出来?这不是信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文本可能模仿于雨果的《船长》,只是人物角色分摊有了一点变化。

船 长  雨果

  真正的强者是那种具有自制力的人1870年3月17日夜晚,哈尔威船长照例走着从南安普敦到格恩西岛这条航线。大海上夜色正浓,薄雾弥漫。船长站在舰桥上,小心翼翼地驾驶着他的“诺曼底”号。乘客们都进入了梦乡。“诺曼底”号是一艘大轮船,在英伦海峡也许可以算得上是最漂亮的邮船之一了。它装货容量六百吨,船体长二百二十尺,宽二十五尺。海员们都说它很“年轻”,因为它才七岁,是1863年造的。   雾愈来愈浓了,轮船驶出南安普敦河后,来到茫茫大海上,相距埃居伊山脉估计有十五海里。轮船缓缓行驶着。这时大约凌晨四点钟。   周围一片漆黑,船桅的梢尖勉强可辨。   象这类英国船,晚上出航是没有什么可怕的。   突然,沉沉夜雾中冒出一枚黑点,它好似一个幽灵,又仿佛像一座山峰。只见一个阴森森的往前翘起的船头,穿破黑暗,在一片浪花中飞驶过来。那是“玛丽”号,一艘装有螺旋推进器的大轮船,它从敖德萨启航,船上载着五百吨小麦,行驶速度非常快,负重又特别大。它笔直地朝着“诺曼底”号逼了过来。   眼看就要撞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避开它了。一瞬间,大雾中似乎耸起许许多多船只的幻影,人们还没来得及一一看清,就要死在临头,葬身鱼腹了。   全速前进的“玛丽”号,向“诺曼底”号的侧舷撞过去,在它的船身上剖开一个大窟窿。   由于这一猛撞,“玛丽”号自己也受了伤,终于停了下来。“诺曼底”号上有二十八名船员,一名女服务员,三十一名乘客,其中十二名是妇女。   震荡可怕极了。一刹那间,男人、女人、小孩,所有的人都奔到甲板上,人们半裸着身子,奔跑着,尖叫着,哭泣着,惊恐万状,一片混乱。海水哗哗往里灌,汹涌湍急,势不可当。轮机火炉被海浪呛得嘶嘶地直喘粗气。   船上没有封舱用的防漏隔墙,救生圈也不够。   哈尔威船长,站在指挥台上,大声吼喝:“全体安静,注意听命令!把救生艇放下去。妇女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员断后。必须把六十人救出去。”   实际上一共有六十一人,但是他把自己给忘了。   船员赶紧解开救生艇的绳索。大家一窝蜂拥了上去,这股你推我搡的势头,险些儿把小艇都弄翻了。奥克勒福大副和三名工头拚命想维持秩序,但整个人群因为猝然而至的变故简直都象疯了似的,乱得不可开交。几秒钟前大家还在酣睡,蓦地,而且,立时立刻,就要丧命,这怎么能不叫人失魂落魄!   就在这时,船长威严的声音压倒了一切呼号和嘈杂,黑暗中人们听到这一段简短有力的对话:“洛克机械师在哪儿?”“船长叫我吗?”“炉子怎么样了?”“海水淹了。”“火呢?”“灭了。”“机器怎样?”“停了。”   船长喊了一声:“奥克勒福大副?”   大副回答:“到!”   船长问道:“我们还有多少分钟?”“二十分钟。”“够了,”船长说,“让每个人都下到小艇上去。奥克勒福大副,你的手枪在吗?”“在,船长。”“哪个男人胆敢抢在女人前面,你就开枪打死他。”   大家立时不出声了。没有一个人违抗他的意志,人们感到有一个伟大的灵魂出现在他们的上空。“玛丽”号也放下救生艇,赶来搭救由于它肇祸而遇难的人员。   救援工作进行得井然有序,几乎没有发生什么争执或殴斗。事情总是这样,哪里有可卑的利己主义,哪里也会有悲壮的舍己救人。   哈尔威巍然屹立在他的船长岗位上,指挥着,主宰着,领导着大家。他把每件事和每个人都考虑到了,面对惊慌失措的众人,他镇定自若,仿佛他不是给人而是在给灾难下达命令,就连失事的船舶似乎也听从他的调遣。   过了一会儿,他喊道:“把克莱芒救出去!”   克莱芒是见习水手,还不过是个孩子。   轮船在深深的海水中慢慢下沉。   人们尽力加快速度划着小艇在“诺曼底”号和“玛丽”号之间来回穿梭。“快干!”船长又叫道。   二十分钟到了,轮船沉没了。   船头先下去,须臾,海水把船尾也浸没了。   哈尔威船长,他屹立在舰桥上,一个手势也没有做,一句话也没有说,犹如铁铸,纹丝不动,随着轮船一起沉入了深渊。人们透过阴惨惨的薄雾,凝视着这尊黑色的雕像徐徐沉进大海。   哈尔威船长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在英伦海峡上,没有任何一个海员能与他相提并论。   他一生都要求自己忠于职守,履行做人之道。面对死亡,他又运用了成为一名英雄的权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礼明兄,并非是“模仿”,而是“原型”的又一次再现——如它反复地在诸如《斑羚飞渡》等文本中出现一样。

秋叶,如果这仅仅是一个个人信仰问题,他就没有权力要求其他人也这样做,要求他儿子也这样做,他就应该像哈尔威船长一样,只把死的机会留给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死得其所”来形容《桥》中的村长和《诺曼底号遇难记(船长)》中的哈尔威船长是比较合理的。

而反之,为什么我们要谴责克拉玛伊大火中抢先逃生的领导同志们?因为他们本该“死于其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这个文本在教学中可能遭遇到的两大错误仍然是:

脱离具体背景向学生简单地灌输“自我牺牲”的美德——至少造成我非死不可的心理道德假象;

或者,批判文本的伪圣化,认为这是对儿童及生命的摧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秋叶一片在2007-6-6 10:17:00的发言:

一个人的信仰可以决定他的行动。

虽然这只是一篇小小说,但我相信它真实存在的可能性。《一面五星红旗》中的小伙子和《桥》中的老支书可能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现在的我们很难理解那些老共产党员对自己党的情感。因为家庭的原因,我经常听到他们之间的交流,老人们谈到自己的“党”,谈到曾经的岁月,常常是眼含热泪的,那是他们的信仰与理想。他们可以长时间忙碌在单位很少考虑自己的小家,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利而去损害“公家”的利益。用大公无私形容那些老党员是很确切的,这份责任心是哪来的?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对自己信仰的忠诚。

小说中的这句话大家可能忽略了——

老汉沙哑的喊话:“桥窄,排成一队,不要挤,党员排在后面!”为什么老汉在生死关头喊出“党员排在后面!”因为他的信仰告诉他——党员就应该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

文本解读不应该仅仅以文本为中心,还应该综合时代背景,作者背景,小说写作方法等等。

《桥》是一片小说,它有存在的生活基础。但是它并不是真实生活的重复。所以就小说教学来说,我们没有必要对此进行一对一的照应。因此它是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从里面去寻找人在特殊情境中所共有和应有的意义。

什么是信仰?它是对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的一种坚守。走过那个特殊的岁月,至今仍有不少老党员,他们是否依然拥有信仰?没有了坚守和执著,还能叫信仰吗?

不知在哪里读过这样一个调查,其中有一道题是,如果你生活纳粹时期,作为一名德国人你会参与屠杀犹太人的活动吗?有一种声音在众多的回答中很扎眼但是有很合情合理:我会参加,因为在当时的情景下,作为一名热血青年,在那样的情境中,我也一定会参与其中。就像文化大革命种如此众多的造反派和红卫兵。他们在海中的飘摇与沉浮,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都是在一定的氛围中的“随波逐流”,是风的改变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我们不能否认,我们曾经历、拥有过对共产主义的狂热迷恋期。但是我们也不能回避这样的问题,这样的迷恋与执著在多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对此事物透彻了解基础上的认可、接纳与追随。没有了解就不所谓认可,即使是追随也是一种“此情此景”下的心不由己,缺少可以长期执行的必然动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的讨论我认为有些危险,因为事实上,我们并不是讨论党章与党义,这里的“党员”,首先要视为一个文本中的词语(在另外一个讨论《论语》的帖中,我发现大家要理解这一点非常困难),理解在文本中,这个词语起了什么作用。只有明确这一点,互文(与其他文本与现实中的事件)相关联才有意义,否则就是用其他文本的意义,来解释文本中的词语意义了。

当然,通过上下文(文本内在结构)理解了这个词语的意义之后,下一步也许就是利用互文进一步深入理解这更宽广的意义,但是,这种利用也包括用这个词语的意思来理解其他文本与社会文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1: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干国祥在2007-6-6 11:05:00的发言:

秋叶,如果这仅仅是一个个人信仰问题,他就没有权力要求其他人也这样做,要求他儿子也这样做,他就应该像哈尔威船长一样,只把死的机会留给自己。

不是他的个人信仰,而是作为共产党员这个群体的政治信仰,所以他喊出共产党员排在后面。他的儿子在这里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党员。一个共产党员必须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这是那个年代里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丝毫不会怀疑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6 11:43:4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话,信仰这个词就并不合适,而直接用职责会简洁清晰得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尽可能不要袭用一些那些由某一团体刻意制造并导致许多理解混乱的词语。信仰这个词,会导致理解此文本的混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1: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帛逸在2007-6-6 11:17:00的发言:

《桥》是一片小说,它有存在的生活基础。但是它并不是真实生活的重复。所以就小说教学来说,我们没有必要对此进行一对一的照应。因此它是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从里面去寻找人在特殊情境中所共有和应有的意义。

什么是信仰?它是对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的一种坚守。走过那个特殊的岁月,至今仍有不少老党员,他们是否依然拥有信仰?没有了坚守和执著,还能叫信仰吗?

不知在哪里读过这样一个调查,其中有一道题是,如果你生活纳粹时期,作为一名德国人你会参与屠杀犹太人的活动吗?有一种声音在众多的回答中很扎眼但是有很合情合理:我会参加,因为在当时的情景下,作为一名热血青年,在那样的情境中,我也一定会参与其中。就像文化大革命种如此众多的造反派和红卫兵。他们在海中的飘摇与沉浮,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都是在一定的氛围中的“随波逐流”,是风的改变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我们不能否认,我们曾经历、拥有过对共产主义的狂热迷恋期。但是我们也不能回避这样的问题,这样的迷恋与执著在多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对此事物透彻了解基础上的认可、接纳与追随。没有了解就不所谓认可,即使是追随也是一种“此情此景”下的心不由己,缺少可以长期执行的必然动力。

看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提醒大家,不能以个人的感觉来读文本。

在分析人物的时侯,特定的历史背景要还原的。教师应该是一个意见的参与者而不是那拿出真理的那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1: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这个文本就非常简单而清晰:故事通过洪水中一位党书记的抉择及其后果,表达了一个执政党对民众的承诺及履践。

以上就是文本内在的结构。

当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追问:

这样的故事是真实的吗?为什么要在某一时代讲述(构写)这样的故事?

你认为这个故事应该对谁叙述?叙述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6 12: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干国祥在2007-6-6 11:52:00的发言:

于是,这个文本就非常简单而清晰:故事通过洪水中一位党书记的抉择及其后果,表达了一个执政党对民众的承诺及履践。

以上就是文本内在的结构。

当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追问:

这样的故事是真实的吗?为什么要在某一时代讲述(构写)这样的故事?

你认为这个故事应该对谁叙述?叙述什么?

如果追问——在今天这样的故事是不是还会发生?(这样是不是很危险)

还有可不可以将这个小说和《船长》比较着理解,将情节中的相同和不同作对照,在更深的层面上再次回归到人物与主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2: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判是学生自己的事。

一个党曾经有过这样的承诺(通过包括文学等手段在内的形式),并且这个文本又在重提这样的承诺,至于今天他们是不是在现实生活中履践了这个承诺,我的资料不够,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经验与判定。

明白职责之后(或者整个过程),我们不妨以小说的结构方法来分析文本,环境熏染,情节冲突,人物言行及人格……作者的意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6 1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阅读确实是一种有益的方式(互文链接的一种),其实将它和《船长》放在一起辨析异同,也是一样不错的事,进而可以在此基础上学习《斑羚飞渡》,再进一步考察此一原型的深层结构及表达方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5 06:21 , Processed in 0.23400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