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283|回复: 20

悠久传统里的一次朴素真诚的成功家教——干国祥《落花生》课堂实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7 17: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20084
地点:贵州省凤冈县绥阳镇一小操场
教师:干国祥
学生:绥阳一小四年级某班
马玲依据现场录像整理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课堂实录——

(一)

上课前,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小插曲——

毕竟有这么多人来听课,还是这么隆重盛大的西部教育公益论坛的现场会,现场有省市领导、专家教授,许多省市的代表。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在把孩子们带进会场坐好后,仍然止不住地叮咛:“上课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要遵守纪律。”并且让学生干部起头,准备背诵《弟子规》。

干国祥老师看到了,便简单和班主任交流了一下后,给孩子们下了这样的一道命令:“所有的同学都到草坪上去玩,男同学一定要痛痛快快地摔跤。十分钟后再回来上课。”

傍晚会议结束,在返回风冈县城的大巴上,苏教版教材专家高子阳对新教育研究中心的马玲这样描述:

“那些在草坪上摔跤的孩子太可爱啦!现在在城市里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孩子了。你看他们摔跤的时候多会用劲,多有技巧啊。这样的男孩,才真正叫男孩子呢!”

(二)

露天会场上,一面被木架支起来的黑板和一张学生用的普通课桌,就构成了一个朴素的讲台。

天真的六十多个孩子们[干国祥1] ,齐刷刷地坐在临时讲台前。他们从活泼泼的操场上一回到座位,就变得认真、严肃、拘谨起来。全部坐定之后,一个学生干部起头,他们背起了《弟子规》:“弟子规 圣人训 首孝弟 次谨信 泛爱众 而亲仁 有余力 则学文 入则孝 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 冬则温 夏则凊 晨则省 昏则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业无变 事虽小 勿擅为 苟擅为 子道亏……”

和两年前一样,孩子们的声音很整齐很宏亮,——应该说很平整,因为声音没有因为词句的不同而起伏变化。[干国祥2] 或者更准确地说,这种新教育实验所警惕的“读经”式诵读里,孩子们的灵魂并没有被文字所开启。孩子们大声地背下去背下去,主持人高丽霞上前,微笑着让孩子们停了下来,告诉大家:下午的活动开始了,现在我们有请干国祥老师和四年级(3)班的孩子们,为我们重上《落花生》。

朴素的讲桌上,一个杯子里放着一束金黄的蒲公英。不过这时它却并没有吸引孩子们的目光,因为他们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走上台的干老师吸引了,——还有干老师手中那个红红的苹果。

“我们是老朋友了。老朋友相见,总要送点礼物的,是吧?我手头有一个苹果,谁想要这个苹果?”

学生都嘻嘻地笑着,却不好意思大声直接说出,只有几个顽皮的男生小声却又清楚地嘀咕:“我想要。”但是当干老师说“想要的举手”的时候,所有的小手几乎一下子竖立起来。

“等会儿看谁表现好,就给谁。表现都不好,就给我自己[干国祥3] 。”干老师故意幽了一默,学生又笑了。

好看又好吃的红苹果只是个引子,同去年一样,干老师的课还是从这束金黄的蒲公英开始的。

他又举起了这束开放在杯子里的蒲公英:“大家认识吗?”

“认识,蒲公英。”学生同样像去年一样回答。

“仅仅是蒲公英啊,这个可是有来由的。它漂亮吧?”(干老师这句话是指去年的那堂《落花生》课而言,在今年为重新上这课布置的第一次预习作业中,干老师也特意把“蒲公英”又点了出来,不过从学生写在预习纸上的反馈情况来看,一年的岁月,对于这些孩子,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因此,干老师后来又布置了一次预习,目的就是要让学生反复细读文本。)

“漂亮。”

“喜欢吧?”

喜欢。[干国祥4] 

“我去年上过《落花生》,但是因为一个问题大家回答不了,课就没上完。什么问题呢?”

落花生为什么叫落花生[干国祥5] ?”一个女孩子,很大声地脱口而出。台下众多与会人员不禁笑出了声。这些来自国内著名教育学府的专家教授,各知名教育NGO组织的负责人,以及东部、西部各地从事教育的专业的优秀教育工作者们,他们被这些贵州乡村小学孩子的天真淳朴逗乐了,而对于参与了去年听课,及了解今年预习作业反馈情况的新教育研究中心成员来说,却是完全别样的另一番心情,因为这个“大家回答不了的问题”在第一次的预习作业上干老师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桃李与石榴,既外表好看又有果实,为什么大家却要贬低它们而赞美落花生呢?”

“什么叫落花生,谁知道?”干老师环顾全体同学,没有人回答。

“没人知道,我来解释一下。”他拿起一支粉笔,信手在黑板上画了起来,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棵花生的植株,又结合形象的语言描述,清晰地向学生呈现了花落后子房钻入土中结成花生的生长过程。

“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叫‘落花生’了吧?”

“知道了。”学生纷纷点头。

“可是你们回答不出来的不是这个问题,是哪个问题?”干老师又把学生的思路引回到课文的主题。

学生沉默。片刻,一个女生举起了手,她站起来说道:“为什么大家却要贬(她误读为fan凡)低它们而赞美落花生呢?”这是干老师第一次预习作业中清楚写出的。

“反对谁?”干老师追问。

“反对石榴和苹果。”

“大家都喜欢石榴和苹果,一看到干老师手里的苹果,都急着举起手想要,对不对?”

“对。”学生点头应和。

“但是为什么上课的时候,上着上着都说石榴、苹果不好,只说落花生才好呢?[干国祥6] 

这个问题被重新唤起,很多学生皱起眉头,开始回想去年的那堂课。

“所以大家后来都不知道要不要喜欢苹果了,我把苹果塞到你手中都不敢要了。所以我说这课我不能上了,我明年再上。”干老师继续讲着,“我们那堂课只上了半堂课,是不是?所以今天我们是重新接着那次的半堂课上。”

先要听听一年之后,同学们朗读得怎样了?[干国祥7] ”干老师依然从检查预习作业开始。(预习作业1、反反复复朗读课文,读准字音,读流利。读出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和“我”的不同语气——尽可能夸张一点表现语气。)

“我点到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就读一段话。”他随手请右边第二竖行的第三个女生开始读书,并向其他同学提出要求,“要注意听,她有没有没读准确的字句。”

“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后园有半——”

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这个女生就回读了三遍,在“半亩”的“亩”字上还卡了壳,在别的学生的提示下读完了第一句,干老师鼓励她不要紧张,然后她继续从头又重新开始读:

我们家的后园有半亩空(误读为天空的空音)地,母亲说:“让它(因为后面的‘荒’字,这个女生‘让它’一词就回读了三遍)荒着怪可惜的,他们那么爱吃花生,就开辟出来种(误读为三声种子的种了)花生吧。”我们姐弟几个都很高兴,买种,翻地,播种,浇水,没过几个月,居然收获[干国祥8] 

“这位同学有一处地方读得特别好。就是‘播种’的‘种’。为什么呢?因为去年这一处我就读错了,‘买种,翻地’——”干老师特意把语速放慢,重音强调了“种、“地”的音,“‘播种(老师在这里插问,应该是播种(四声)还是播种(三声),学生有的念成四声,有的念成三声)浇水’,你看,买种子,翻土地,播种子,浇水,所以在这里不能是播种(四声),只能是播种子(三声)。”

干老师又接着评价刚才这个女生的朗读:“这位学生读得多准确啊。但是有一个地方她读错了,这时候,母亲是在对谁说话啊?是对孩子他爸说话了。你看她怎么说,‘他们那么爱吃花生,就开辟出来种花生吧。’其他都读得很好。”(原文是:你们那么爱吃花生……)

读书检查继续。按着座位的顺序,轮到刚才那个女生身后的一个男生了。虽然有话筒,但是他的声音听上去仍然很小,远比不上刚才那个女生的声音清楚。

母亲说:“今晚我们过一个收获节,请(回读两次)你们父亲也来尝尝我们的新(漏读‘的’字,又回读为‘新落花生’)花生,好不好?”我们(回读一次)都说好。母亲(回读两次)把(添加‘落’字)花生做成了好几样食品,还吩咐(回读一次)就在后园(误读‘后园’为‘后院’,回读一次)的茅(卡壳,回读,漏字)亭里过这(卡壳,回读两次)个节。

“你太喜爱落花生这个名字了。所以一看到‘花生’统统读成了‘落花生’。”干老师点出了他读书的最大问题,但这个问题不是这节课能解决的,因此干老师选择了悬置一边,他接着问这个男生旁边的一个学生:“‘茅亭’是啥意思?”(这个问题是学生在预习纸上提出来的。)

“晚上。”这个男生答非所问。

干老师又重复了一遍问题:“‘茅亭’是什么意思?”

男生说不出来,周围的同学也没有接话提示的了。

这时,远处有个女生为他解围了:“‘茅亭’就是用茅草做的房子。”

“‘茅亭’就是用茅草做的亭子,不是房子。”干老师做了纠正后还是夸奖了她,“但是你回答得很好!”

他又来到那个回答“晚上”的小男孩前:“来,你接着读下去。”

“晚上天色不太好,可是父亲也来了,实在很难得。 ”这一段只有一句话,小男生读得很流利,也没有错误。

“有同学在预习题里问:‘父亲也来了,实在很难得’,做老爸的,和孩子一起吃顿饭有啥可难得的呢?”(这也是学生在预习上写的问题。)

“因为父亲——”一个男生站起来,说了这四个字后,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父亲有可能在外地工作。”刚才那个说出“同学们回答不了的问题”女生的声音打破了全班同学的沉默。

“哦,她联想到,父亲有可能在外地工作,很难得。我告诉你答案吧:他是工作很忙,但不是在外地,他父亲是县长,所以工作很忙,而且是个好县长,工作非常繁忙,因此呢,他是很难得来跟孩子们一起吃顿饭的。因此,‘父亲也来了,实在很难得。’”老师将预习中学生提到的这个问题相机做了回答,同时也让学生对文中的“父亲”有了更多的了解[干国祥9] ,这是与课文主旨也有关联的。

读书检查继续。后面几段描写父亲和孩子们对话的句子,这个男生基本上是流利地读下来了。干老师让全班同学接着齐读父亲的那段话,也是本文的重点内容,一直读到文章的最后[干国祥10] 

这几段话,全班学生基本上正确流利地通读下来了。

至此,从上课到检查完课文的朗读情况,用去了十分钟。


 [干国祥1]关于这六十多个孩子,也有一个背景。在上课前两天,学校领导建议让部分优秀学生来上课就可以了,不要让全班学生都参加,因为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不仅影响上课的效率,而且纪律也会有危险。但是我坚持说,这是我们做教师的原则问题,一个都不能少。

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补充一点信息,想说明:我们认为已经成为共识的观念,事实上远没有真正普及。

 [干国祥2]2006年,新教育研究中心成员初入贵州课堂进行田野研究,他们马上发现了“吼字”现象,即学生大声读出字音,却并不理解整个句子所要表达的正确意思。

关于读经的利弊,作为倡导经典诵读的新教育实验对此有着比较严谨与复杂的论述,此处不再展开,只是呈现的事实告诉我们,过于强调机械的背诵,确实让孩子们显得有些“麻木不灵”。

 [干国祥3]蒲公英与苹果,都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而是本堂课中的教具。而至于奖励云云,倒更是现场的戏讽。

 [干国祥4]这几个问题,去年问过,答复一模一样。童言无忌,童心无瑕,他们真的没有“机心”啊。

 [干国祥5]其实我并不清楚孩子问这个问题时,所提的是一个科学问题,还是一个教学问题。科学问题,我指的是他确实不明白,想要弄明白现实中的花生为什么叫落花生;教学问题,我指的是一般老师上课时,总会拿题目做类似的文章,通过此问,阐发出某些道理或者引发文本细读。

但作为“重”上此课,本来这两种问题是都不应该出现的。

 [干国祥6]课从过去开始。既然是“重”上《落花生》,我肯定会选择从去年结束或停止的地方,开始新的旅程的。

所以,这个问题与“文本以内以外”无关,只与历史有关。

 [干国祥7]按说,是第二次上课文,又要求作了充分的预习,朗读就可以忽略过去。因为事实上,同一理解层面的反复朗读,会让人厌倦、困顿,久而久之,对阅读行为本身也提不起兴趣来,同时,阅读者的思维力也会慢慢固化起来。但是,我的预测及课堂的事实表明:只有通过聆听学生的声音,才能了解他们对文本的理解究竟到了何种地步。所以,这个朗读事实上我是在倾听学生。

 [干国祥8]学生读得不够好怎么办?将课堂目标修改为继续朗读行不行?也许许多老师会这样认为,但事实上,出现朗读如此艰难的原因正是因为课堂上长久的缺乏理解的朗读,让学生只会吼字。只有将理解力带入阅读中,带入阅读的策略之一朗读中,学生的读才能获得改善。

当然,如果年级更低一些,遇到这样的情况,用范读带读方式让学生跟着朗读,也是一种教学目标(朗读能力)及其策略(范读、带读),但这显然不是本课的目标。

 [干国祥9]事实上我在课前阅读了大量关于许地山父亲的材料。许地山父亲许冠南,是一位爱国诗人、将领、官员,也可以说是受儒家传统影响的典型人物。言传身教,《落花生》一文可不是一篇散文而已。

 [干国祥10]改为齐读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节省时间,因为齐读的错误率比较低。同时这段话是重中之重,也有必要在课上反反复复地阅读——但每一次读,在理解上都应该有所深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把那张表格拿出来。我们要开始理解课文了。”干老师说的表格是指发给学生完成的第二次预习作业[干国祥1] ,表上已经有一些空白是事先填上了答案的:

“花生的好处很多”

 

 

味美

 

可以榨油

 

 

平民化,大众化。

 

"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

“父亲在文章中有一句话,就是‘花生的好处很多。’‘花生的好处’集中在文章中的一段对话中,我们现在能不能把这段对话来演一演。我刚才听大家一起读,就是想听听大家读得怎么样?我发现,大家读得比较准确了,比去年读得好多了,但是,有一样东西没读出来,什么东西呢?”

“他们的感情。”

“对了,爸爸就应该像个爸爸,所以我们请这两排同学读——爸爸,好不好?”

学生都乐了,尤其被点到的那两排。

与此同时,干老师又将全班同学按照竖排分别派定了角色。老师也参与期中,读旁白。“我们读的时候注意,花生的好处到底有哪些呢?要一个不漏地抓出来。”老师再一次强调了这次读书的目的后,分角色朗读开始了。

朗读过程中,老师又点拨指导了学生父亲的话该怎样去读,这样,在分角色扮演的一种氛围中,这次的朗读[干国祥2] ,效果明显比刚才好多了。

读后,老师又带学生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来概括一下,花生有哪些好处?”他让学生看着手中的练习纸,说:“最难的是哪一格,是第一格。我们先来放一放,我们先看第二格:味美。”

在对花生第一个好处“味美”的学习中,干老师先针对学生在预习中提出的问题,讲了“味美”的意思就是“花生的味道好吃”,接着他反馈学生提出的一个问题,说“为什么花生这么好吃?”“这是一个傻问题[干国祥3] ”,然后幽默地解释“因为我们都不能回答,怎么这么好吃,看来只能问花生去”。(没想到‘这是一个傻问题’在课后的讨论中居然引发了中青报记者李斌、中国教师报翟晋玉,中央教科所课程室陈晓东等的一场激烈争论,直至次日凌晨一时半,大家才达成了较高的共识。甚至北京师范大学袁桂林教授也对这个‘傻’字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出现了用评价学生的问题。)

但是课堂上学生对于这句话倒没有众多专家那么激烈的反应,孩子们哈哈一笑后,集中精力去对付老师紧随而至的一个难题了:“第一个好处是“花生味美”,那么如果是人,怎样的人才能是“味美”的呢?”

不仅是学生,在场的与会代表们都表现出了对这个问题的浓厚兴趣,大人们的程度可能更甚于孩子了,许多人在下面窃窃私语地解答起来。

前排一个戴眼镜的短发小姑娘把手举起来,脱口而出:“对社会有用的人。”

“对社会有用的人‘味美’。‘味美’是谁说的,是花生说的吗?”干老师追问。

“父亲?”这个女生回忆着。“姐姐。”旁边有同学补充。

“是吃花生的人:‘哎哟,这个花生味道真好。’那么我们说一个人味道真好,是谁说的?”

“是——我。”女生迟疑着,说出一个答案。

“是跟这个人交往的人,是不是的?”干老师在她的基础上又更加明确了,他接着就拿这个女生举例,绘声绘色地向大家描述:“比如说你妈妈说:‘哟,我女儿真乖巧。’你爸爸说:‘我女儿真勇敢。’而老师说:‘这个同学真认真啊,真聪明啊。’是不是啊?”看同学们都不禁点头,他又总结道:“所以,‘味美’比喻人的话就是说,评价这个人真好。”

“这是花生第一个好处。第二个呢?你来说。”干老师又第三排一个男生回答。

“可以榨油。”声音很小。

“如果是比喻人的话,‘可以榨油’花生这个好处又在说什么呢?”干老师如法炮制。又有同学偷偷笑起来,这个问题可的确是他们从没想过的。更多同学眉头紧锁,陷入了苦思。

“那是什么呢?”小男孩不能回答,干老师回顾全场,重复着这个问题。

“是有作用的人。”一个声音抢先答道,还是刚才那个女生。

“很好!被你抢着说出来了。”干老师对这个女生表示了鼓励,他继续往下进行,“第三个好处,那语句可多了。来,这个男同学,你坐在这么优秀的女同学后面,应该也优秀一些。”他来到刚才抢答的那个女生后面,幽默地对她身后的男生说,并请他把“花生的第三个好处”读出来。

“很便宜。”这个男生只冒出了三个字。

“很便宜,它不贵,谁都可以买来吃。那么比喻人的话说明什么呢?”干老师又问他。

“没有用的人。”想了一会儿,这个男生脆脆地说。“哄”一下,全场都乐了。他自己也低着头,笑。

“没有用的人?你把答案给我读出来。”干老师故作夸张地问。

这个男生找不出,他旁边的男生也找不出。挨着旁边男生的一个男生起来读道:“谁都可以买来吃。”

“这是花生的好处,那么比喻成人的话,这个好处是什么呢?”干老师启发他。

这个男生也困惑了。这时旁边有一些同学叫着“我!我!”,请求发言。刚才那个女生的声音也在里面。

“不要抢,你读出来。”其实这是干老师已经印在预习纸上的,可是这个男生手中却没有,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丢掉了。干老师让其他同学一起读出来。

“左边是价格便宜,右边是什么?”

“大众化!”学生一起读了出来。

“这句话你们不懂。”干老师解释道,“叫‘大众化’,叫‘平民化’,就是不要人高高在上,像个贵族似的。要很朴素的,平易近人。是不是?”[干国祥4] 

“是的。”

“好,这是用花生比喻的。”他问大家:“花生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优点,谁知道是什么?”

“花生有营养。”一个男生说。

“花生有营养,你哪里找出来的?我们要求从课文中找出来,对不对?”

“花生榨的油。”

“可是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说过了。”面对学生这种严重缺乏文本细读的能力,干老师没有再做纠缠,他请这个男生坐下,又对全班同学说,“花生最重要的优点是谁说的?”

“父亲。”

“对了,这你怎么能找不到呢?来,我们把父亲说的话再一起读一遍。”

“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学生齐读道。

“你看,‘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什么叫爱慕之心?”

“你一看就喜欢它。”学生纷纷说道。

“就是喜欢,就想着它。你看这个‘慕’字啊,是说白天想,晚上还想呢。[干国祥5] 

“中午还想。”一个女生插话。

“嗯,中午还想。爱慕之心。”干老师接着往下讲,“而花生是什么样的?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好,表格下面这一格好处后,填比喻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呢?”

“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的人。”这次学生说得很清楚流利了。

“聪明。就是这个,人要做虽然不好看,但是很有用的人。”至此,预习纸上对于花生“味美、可以榨油,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不好看但是很有用”等“好处”与“花生比喻的人”的学习梳理结束。干老师转而引导学生理解花生另一个“好处”,这也是课文中没有直接写出来,必须通过文本细读才能得出的。他对大家说:“花生还有一个好处,很重要很重要,同学们没找到。谁找到,我再去买一个苹果奖给他。”大家又笑了。

“母亲把花生做成了好几样食品。”一个女生马上找到了这一句。

“嗯,能做好多种食品,是优点,但是这个特点还算不上花生的大优点。有一处花生的优点非常重要,看谁找得出来?”

又有同学举手,这是一个男生,他说:“花生是种在土里的。”

“怎么说呢?难道苹果、石榴不是种在土里呀?”

“苹果和石榴它是长在枝头上的。”男生又说。

“哦,这个刚才我们已经分析了。”这时,又有一个女生起来发言,她说:“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

“嗯,这是最大的优点,最重要的优点,可是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是不是啊?”面对学生这种盲目地猜找,干老师直接让学生读第一段。同时他又顺便纠正了“园”和“院”字的读音,并用板书讲析了字源上二者的不同点:囗表示围起来的较大的空间,阝表示台阶,是建筑物的部分,所以,这里有能种花生的半亩地的,只能是“后园”而不是“后院”。

“这里有花生的一个很重要的优点。”老师话音未落,下面就有很多小手举了起来,伴随着“我!我!”的呼叫。课堂过半,伴随着学习的深入,乡村孩子的腼腆与羞涩不知不觉被忘在了一边。

“没过几个月,居然就收获了。”这个女生很准确地找出了重点句。

“‘居然’说明什么?”老师再强调。学生的一片回答中,老师对一个正确的答复再次重申:“表示没想到,意料之外。你想想,那时候‘我’也不过才十来岁,哥哥姐姐也不过十多岁,他们会种地吗?不会种地,也不懂种地。这些毛小孩,买种,翻地,播种,浇水,但居然收获了。说明花生有什么优点?”

“花生它很容易种,不像苹果那样要除虫。”呵呵,还是那个女生,炒豆般一口气爆出这一句。她说得太快了,在场的听课者又都被逗乐了。

“好,比喻成人的话那是什么?”干老师又抛出这个问题。

学生七嘴八舌说了一些,不过都不太准确。干老师让大家拿起笔来,在表格的右边写下“生存能力强”几个字。同时,他也将这几个字板书在黑板上[干国祥6] 

“哎呀,花生实在太了不得了,我们总结一下[干国祥7] ,你看它有这么多优点。首先,它生存能力强第一大优点;第二优点,味美;第三优点,可以榨油;第四优点,价钱便宜;第五优点,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挂在枝头之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老师带领学生一起把花生的五大优点进行了总结。

“花生太好了,做花生这样的人太好了。你看看:生存能力强;受人欢迎,得到别人的好评;非常实用,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做那样的事情;而且,不是只讲体面,而是对别人有许多好处。哎呀,做花生这样的人真是好。对不对?”

学生都赞成。

“大家是不是要做花生那样的人?”

“是!”异口同声。


 [干国祥1]这张表的目的就是促进文本细读。同时理解和应用课文主要的写作方法:借物喻人。

 [干国祥2]这样,在重点处,学生又朗读了两遍。每一遍读的形式、目的都有所不同。

 [干国祥3]对“这是一个傻问题”,我的解释大致如下:

1.在事实层面上,我们要确定学生提的这个问题是不是值得课堂上讨论的语文学习问题?我们的讨论首先要基于这一点。

2.如果课堂上肯定这个问题并用时间作出回应,那么就必定出现:①或消耗与目标无关的时间;②或慢慢引导过来,最后回到教学目标上来;③引发更多类似问题。所以,我在课堂上的反馈首先基于“绩效”,当然这并不表示我认为可以损伤学生心灵来谋求效率。

3.课堂上师生的关系是比较微妙的,对这群喜欢将我称为毛毛虫叔叔的孩子而言,“这是一个傻问题”不仅不会以戳伤这个孩子的自尊,而且还显得比其它反馈语要更“亲昵”。

4.批评者将“这是一个傻问题”与“你是一个傻瓜”这两个完全不同评价混淆起来了。对人的评价与对事的评价在教育中是大大的不同的。

5.课堂现场是最最重要的,任何抽象的教条往往脱离了具体的场景而显得空洞。在课堂事实上,这个评语所带给这个男孩和其他孩子的,并非是恐惧与自卑。

 [干国祥4]要不要把孩子还不能完全理解的一些东西带进课堂?

在这个问题上,在另外事情上坚持机械背诵有益的人,往往会突然执相反的观点:孩子还小,还不能理解这些。

而事实上,这些正是理解的成份。孩子一次不太明白,两次三次,也就明白了。

西部孩子之所以不明白许多东部孩子清晰掌握的词语,原因只有一个:他们从没有机会接触。

但这有个度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分寸感。就此处而言,我以为还是略高略早了些。

 [干国祥5]这时我犹豫了一下,讲不讲“慕”这个字的字源?最后选择了放弃。

 [干国祥6]这主要不是思想教育,而是文本细读。思想是附带着出现的,关键是通过不断地实践,慢慢地学会文本细读,包括批注法。当然,这一切不是一堂课可以实现的,但日不间断,两三年后,就能有大成。

 [干国祥7]倾听文本,这是阅读最重要的原则。课文教学至此,我只带着孩子们做一件事:倾听。

通过读,表格分析等方法,来听文本(尤其是作者)说了什么。

这是与读者文本平等对话的必要前提。没有这个倾听式阅读,教学就会变成或贸然草率地批判,或一味盲目地拜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好,请看黑板上这张表。我把人分成了这四种[干国祥1] 。”干老师请学生把这四种人分别读了出来:

第一种:好看而且实用;

第二种:不好看但是实用;

第三种:好看但不实用;

第四种:不好看也不实用。

好看而且实用

不好看但是实用

好看但不实用

不好看也不实用

 

落花生

 

田间杂草

 

袁隆平

 

 

“花生是哪一种?”学生读完后老师问。

“第二种!”学生喊了出来。

“我在落花生下面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干老师刚指着表格,下面学生就念了出来:“袁隆平!”还有人说出了“水稻之父”,原来这个知识曾在他们学过的一篇课文中出现过。

“袁隆平是不是像《落花生》里所说花生这样的人呢?”

“是!”

“好,现在我要让大家填一填,好看而且实用的是啥呢?好看但不实用的又是啥呢?我已经填了不好看也不实用的是什么。”

“田间杂草。”学生一起说道。

“因为我们下了课,回家后要拿起锄头,把田间杂草都给锄掉。我小时候也跟你们一样,每天傍晚要到田间把杂草锄掉。所以它既不好看又不实用。”

“现在我要你填进去既好看又实用的是什么?”

“苹果!”

干老师又举起了那个苹果:“它好看吗?”

“好看!”

“它实用吗?”

“实用。”

“还有呢?”

“石榴!”“梨子!”“桃子!”“枇杷!”“龙眼!”学生列举出很多。

“好看但是不实用的是什么呢?”

“蒲公英。”有学生脱口而出。老师将它写在相对应的表格中。下面听课的老师倒骚动起来,传来“蒲公英也有药用的啊”的议论。

“当然你可能说还有玫瑰花、美人蕉、茉莉花等很多很多。”下面老师又发表议论了:“茉莉花可以做茶啊。”

“有人可能说茉莉花有用啊,茉莉花可以制茶,茉莉花茶可好喝了。”干老师并没有就这个话题详加解释,他接着说,“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们先放在这里。我现在要问你的是,同学们,你喜欢做怎样的人?”

“有用的人。”很多孩子马上这样说道,间或有一两句“好看”的声音出现,但也淹没在众声里了。

“好看而且实用!”忽然一个男生大声说出来。学生都笑了。

“选择做好看而且实用的人的举手。”老师开始统计,有十来个同学举起了手,有些虽举着手,但还观望着老师和其他同学,摇摆不定地犹豫着。

“你要问自己的内心,不要去看老师的脸色,不要从干老师的左脸看出什么,右脸看出什么。”干老师用幽默的话让学生做出自己真正真实的选择[干国祥2] 

学生都笑了,于是又重新开始统计,喜欢做“既好看又实用的人的”有七八个,喜欢做“不好看但是实用的”很多,占了班级的绝大多数。而喜欢做“好看但是不实用的”没有一个,喜欢做“不好看而且不实用”的也是一个没有。一个女生还大声补充了一句说“就没有”!全场又是笑声一片。

“那么在‘既好看又实用’和‘不好看但是实用’这两种人中,到底应该做怎样的人呢?”干老师又引导学生回到问题的焦点上来。

他又让学生回顾了一下自己预习作业时的选择。预习作业相关内容——

3、课文中的故事发生于一百多年之后,一百多年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人们对孩子的教育、期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说真心话,如果让你选择,你是愿意做像桃子、苹果、石榴、那样的人,还是像花生一样的人?你为什么这样想。

干老师请一个男同学读出他预习作业上写的:做落花生一样的人,因为落花生不像桃子、苹果、石榴一样,只是外表好看。可是这个男同学这会儿却改变了主意,选择了做“既好看又实用的”“苹果、石榴”一样的人,干老师问他为什么改变了观念,男生只是笑,什么也没说。

我发现这个同学有一处读错了[干国祥3] ,‘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只是外表好看的人’。落花生这篇课文有没有讲苹果、石榴只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再把父亲的话读一读,他有没有这样说。”

学生再读:“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

“父亲有没有说苹果、桃子、石榴外表好看没有实用啊?”

“没有。”学生一起回答。

“父亲根本就没这么说。所以我们读课文要仔细啊。”澄清这一点后,干老师又问大家:“‘既好看又实用’,大家当然要做这样的人了。可是现在为什么有同学明明知道苹果、石榴也是好看又实用的,还偏偏要选择做落花生这样的人呢?”

老师又统计了一下选择做“落花生”一样的人的学生人数,有近一半的学生。

他先请一位举手的女生来说说。

“因为落花生可以榨油。”没想到这个女生冒出的还是这一句。[干国祥4] 

“落花生可以榨油,表示它有用,但是现在苹果、石榴有没有用?”干老师继续就这个问题做着解释,并提醒学生:“现在你不是在回答老师的问题,你是要问自己的心,你要问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着做落花生。”

他又请一个男生来谈,没想到这个男生依然说:“因为落花生可以榨油,还可以吃。”

由于这里的学生课堂上基本上是以齐答为主,而齐答也基本上是应和老师的“是不是”等简单问题,一个问题若出来,班里快嘴的同学一张口,其他同学便马上跟着应和起来,而老师到底说的什么问题,自己到底有了哪些思考,却统统不在学生的大脑中“走一遭”的。干老师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处境,他放弃了继续追问,代之以总结道:“同学们的意见就是无论如何,我只坚持一个原则:做人要做有用的人。至于外表好看不好看——”

话没说完,下面那个这节课发言很积极,每次都被她先抢到的女生又接道:“根本没关系。”慢半拍后其他同学同样的声音也一齐响了起来。

“那么这个争论我们有没有结论呢?到底做花生这样的人好,还是做苹果那样的人好?”

“两种都好。”这个问题倒是所有的学生不约而同地说。

此时,对于选择做“花生”“苹果”所比喻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的讨论告一段落。


 [干国祥1]从这里开始,就是“与文本对话”。但这里仍然不是简单地逸出文本或者批判文本,而是真诚地与之交谈。

 [干国祥2]让学生选择事实上“浪费”了许多时间,但这本来可以是一件非常简洁的事。

课堂从实际出发,既然学生不愿意诚恳地发表内心的观点,教师必然选择:或放弃让学生说出真心话,或设法改变现状。

我选择了后者,这是一种冒险,但课堂上有时需要作出这种选择。

 [干国祥3]还是倾听文本,细读文本的问题。我发现,无论是捍卫《落花生》的还是批判《落花生》的,其中大部分人都误读了许地山父亲的话,在语意间作了跳跃,认为许地山的父亲认为苹果石榴等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这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文本原意。

所以,不断地大声诵读还不以作为阅读的核心解释,或者阅读教学的核心行为。阅读,其主要意思就是从文本中提取意义。学会阅读,就是学会依据文本从文本中提取出“正确的意思”来。关于正确与提取,涉及到解释学的核心问题,这是不作展开,可详见拙著《破译教育的密码》中的相关论述。

 [干国祥4]我们要改变的,就是这样的阅读。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才能改变这样的阅读理解力?

许多不同的阅读教学观,事实上是对此问题的不同解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干老师又举起了那束蒲公英,对大家说:“我要生发出去,讲一些别的话题。可能会把你们搞糊涂的。”

他把蒲公英高高举起,问学生:“蒲公英、玫瑰花能不能吃?”

“不能。”

“能不能用来炒菜?”

“不能。”

“但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放一束蒲公英呢?”

“因为它放在那好看。”还是那个女生,快言快语。

缓了一下,干老师又问:“吃花生对什么有用?”

学生说对嘴巴和胃有用,也就是对身体有用。

“那么蒲公英[干国祥1] 对我的什么有用?”

学生知道对人的心情有用。

干老师又详细讲述道:“你看,蒲公英放在这里,我心情就明亮起来了。这也是一种用。同学们,这种用你现在还不知道,你十年后就知道了。它是四个字,叫‘无用之用[干国祥2] ’。”说着,老师把这四个字填写在黑板上蒲公英下面相关的空格里。

“老师你这好像是病句。”那个机灵的女生又马上向干老师提出质疑。其他同学也点头,表明他们有同样的困惑。

对于学生的困惑,干老师没有多做解释,他告诉学生“这句话你要懂得,最少在十年之后,那时你若真正懂得,就了不得了。”

接着,对于“不好看也不实用”的田间杂草,他又发表了新观点:“这些杂草都是有用的。”

“喂猪草!”学生已经叫起来了。

“你看操场上,刚才我让同学们在上面翻筋斗,为什么你们在那里可以翻筋斗,喜欢翻筋斗?因为这些杂草长在田间的时候,争夺庄稼的养分,所以要把它们都除干净。但是换一个地方,比如在学校的操场上,这个杂草就不是杂草了,而是芝草[干国祥3] 了。(注:芝草是日本著名童谣诗人金子美铃《芝草》诗中所描写的一种草,它不像紫云英那样有紫红的花,不像紫花地丁那样具有药用解毒价值,也不像玉簪花那样好看,可是原野上都是那样花草的时候,孩子们累了,坐在哪里呢?芝草,是欢喜的、软软的、暖暖的窝啊!这首诗在早晨的开幕式上被孩子们朗诵过的。)而是覆盖了大地美化了大地美化了地球的最好的精灵。”

“所以一样东西有用没有用要落对位置。”这是干老师就“有用无用”这个话题稍微引申了一下,让学生课后再去琢磨。

“现在我们回到课文之中,现在很多同学坚定不移地要做‘苹果’了,既实用又好看,当然也有一些同学选择做‘花生’。那么,想想你爸爸、你妈妈平时是怎样教育你们的,如果是你爸爸、你妈妈要在这四种人里选择,他们会要你做那种人呢?”

“不好看但是实用的人。”一个男生说。

“不好看而实用。”另一个男生也这么说。

“有没有与这个观点不同的爸爸妈妈?”老师再问,全班60名学生,居然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没有。

“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很多年之后你做了爸爸妈妈,你希望你自己的孩子是这四种人中的哪一种呢?”

“第二种。”绝大多数同学也选择了做“花生”。台下听课代表又响起了笑声一片。的确是很有趣的现象,作为学生自己,通过反复思考,他们已经大部分倾向于选择“苹果”,可是从父母角度,他们又毫不犹豫选择了“花生”。

“哦,你们都会对你们的儿子这么说:儿子,你要做不追求外表好看,但是对社会有实用的人。是吧?”

学生都说是。

“所以,当你做了爸爸妈妈,就跟许地山的父亲一样,都要让孩子做第二种人。这就纳闷了,我们可能选择第一种或者第二种,但是做了爸爸妈妈却都希望孩子做第二种?即使你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第一种人,你在教育他的时候也会说成是第二种人。[干国祥4]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现在同学们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好,这节课上得差不多了,我们最后要把课文再来演读一番,我扮演一下许地山的父亲,我们同学扮演一下这三个孩子,好不好?

提示语统统省略掉,就有了这样的对话[干国祥5] 

“你们爱吃花生么?”

“爱!”

“谁能把花生的好处说出来?”

“花生的味美。”

“花生可以榨油。”

“花生的价钱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都喜欢吃。这就是它的好处。”

“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⒂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

“是。”

“所以你们要像花生,它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

“那么,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了。”

最后一句父亲说的话时,干老师做了改动,他加重语气,缓缓地说——

“对。这是我,我们,你们的父亲母亲,你们的老师们,对你们的——希望![干国祥6] 

这节课就上到这里。


 [干国祥1]蒲公英、茉莉、玫瑰等有没有实用,这个话题严格来说有点“傻”。因为事实上凡物皆有实用,皆能实用,至少它可以沤作肥料吧。但这样言说事实上已经逸出了言说的游戏规则。这里我们只是在依据课文原有逻辑及思路,为“好看而不实用”找一些代表人物。必须注意的是,这应该是文本的逻辑,而不是读者当下的逻辑。

 [干国祥2]阅读首要倾听文本言说什么,依据文本的内在逻辑来言说。但这并不表示需要无条件地服从文本及作者的观点,这是两回事情。

所以我反复强调:倾听文本原意是第一步,与文本平等对话是第二步。

如果课堂上传授了美无用、好看无用的观点,我认为是传授了一种错误的知识。

所以,我们既要如实地读出文本中的观点:不要做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也要能够知道自己可以有另外的观点与选择:美,好看也是有益于社会的,甚至是一种更高层次、关涉生存意义上的大用。

 [干国祥3]教育不能灌给学生以前后矛盾百出相互抵消的观点,虽然我们可以呈现现实中复杂性的未被充分理解的矛盾事实,但我们不应该每一次将简化的观点带给学生导致学生的同一性遭遇破坏。譬如我们不能刚刚早上讲了无用小草的好处,旋即在语文课上又无情地批判它。我们需要给孩子们一个能够暂时同一的方式观察世界的维度。

 [干国祥4]后来,朱永新老师就此点提出了一个极有价值的问题:为什么不在课堂上依据贵州孩子的事实,把选择第二种人的理由说出来?

朱永新老师的解释是:你们不能选择出身,不能选择容貌,但是,你们可以通过努力让自己成为实用的人。这样的解释会更积极地影响孩子们的精神。

对此,我对其效果深表赞同。

但我解释了我设计中回避这一点的原因,即课文中的“外表好看”事实上暗示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名实”之辨,它不是简单的外表好看,而更指的是名声。而名声恰恰是可以后天追求的。

我既不想曲解或者简化课文,又不想让学生完全跳过这一点,所以就采取了悬置解释但是设置情境的办法。

不过朱永新老师的建议还是充满吸引力,我想如果有机会重上,我会设法在不浅化原意的基础上,进一步呈现这一点的。

 [干国祥5]这是经历了一个较充分的“理解过程”后的整合朗读,它既是对阅读过程的“整合”,也是一次最终的“提升”。

 [干国祥6]这是从一个正题出发,朝向它的反题“我们可以选择做外表好看的人”发展后,最终回归的合题:从父亲的角度,从家教的角度,也就是从课文所反映的故事的角度,这仍然具有积极的价值。

“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中国古训,与此仿佛,不能说在现代社会就真的没有价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国祥2007版《落花生》:学习如何阅读一个具体的文本

 [设计意图]

我先想说说我认为的“语文知识”与“阅读”的关系。我以为,“语文知识”是促进、达成我们理解文本的工具,检验语文知识是否合理有效,就要看具体的语文知识能不能帮助我们完成这种理解文本的实现。

其次,我还认为,在小学阶段的前期,学生正处于浪漫的阶段(此阶段以整体感知、图形故事思维为主要的思维方式),过于精细的分析以及努力从阅读文本中提取“语文知识”,是对儿童特定阶段阅读特点的一种损害。我们要慢慢地依据此阶段的特点,引导学生顺利地成长到下一个阶段(下一阶段还不是精细分析为主,而是主题的阶段)。

因此,我并不打算将此课上成习得某种知识的例子,也并不打算围绕主题进行深刻全面的探讨,我会以“学习故事”为主,“分析主旨”为辅,经验性地让学生“学习如何阅读一个具体的文本”(此一过程是一个漫长的阶段,不是通过一课,而是通过几年的授予慢慢形成一个基础,然后随着他身心的发展慢慢进入到下阶段的语文思维)。

具体策略上,就是先让学生说说不理解的语句,然后朗诵课文,尤其是详写的章节进行分角色朗读,最后就有用的人,和花生的比喻展开一点点探讨,进行稍微的分析。

预习题如下:

1、反反复复朗读课文,读准字音,读流利。读出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和“我”的不同语气(尽可能夸张一点表现语气)。

2、仔细观察课文第一幅插图,用绿色颜料涂花生叶,用黄色颜料涂花,用土黄色、褐色颜料涂果实(相互检查是否涂正确了)。

3、划出不理解的语句。

4、说真心话,如果让你选择,你是愿意做像桃子、苹果、石榴、那样的人,还是像花生一样的人?为什么?

    明天去让学生预习,下午上课。因为四年级学生全部由王老师上了,所以我只能在三年级上,对三年级,我女儿一般大,而阅读而不及我女儿一年时阅读量的一群小孩子,我确实没有半点“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版课堂现场]

孩子们的歌声后,新的一课开始了。

这是三年级的孩子上四年级的课文《落花生》。

“同学们知道我是谁吗?”干国祥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了课堂,虽然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是一个星期来校园“晨诵、午读、暮省”课程的实施,孩子们仍然齐声响亮地答道:“干老师!”这时,有一个特别清脆的声音大声响起来:“毛毛虫老师!”在场的听课老师和所有的孩子们都笑了,为这个已经给他们带来了美妙故事的有趣称呼。

“哦,我更喜欢后一个名字,叫我一声。”

“毛毛虫老师!”

七十多个山村孩子刚才被教室里众多云集的听课老师塞得满满的紧张心情一下子空下来了。

“非常高兴来到绥阳,这地方太美了。每一处地方都这么美,刚才在校园里走的时候我随手摘下了一束花。”干国祥手里举着一束蒲公英,黄灿灿的花冠映着孩子们的眼睛,都很美。

干老师把这束插在杯子里的蒲公英放在讲台上,孩子们的眼光追逐过去,今天的课堂因了这束蒲公英,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第一道预习题检查

“我布置了预习,我们现在就来检查,从最后一道题检查起好不好。”学习正式开始了。可是面对如此简单的要求,孩子们却沉默了,因为一向没有养成训练有素学习习惯的他们,虽然对老师很喜爱,但还远远没有喜爱到对知识、对学习喜爱的程度,因此在要检查预习作业的时候,很多孩子却连预习的作业是什么都忘记了。

面对学生的沉默,干老师提醒大家:最后一道题是:你是喜欢做像桃子、石榴、苹果一样的人,还是喜欢做像花生一样的人?

老师让学生用举手的方式表明自己的选择。有近二分之一的同学选择做像“桃子、苹果、石榴”一样的人,有七八个学生选择做“像花生一样的人”,还有一部分同学在听了老师的学习要求后并没有积极去思考自己如何选择,而是左顾右盼别的同学的反应,看来这种练习形式平时很少接触,因此,这些学生的注意力并不在于老师问题的实质,而是在于问题的形式了。

面对这种情况,老师及时调整,问学生:“刚才两种都没选择的同学请举手。”孩子们又笑了,笑声中老师请一位举手的戴红领巾的女孩子说说为什么没有举手,这个很文静的女孩子想了想说:“因为我不喜欢吃落花生。”又是一片笑声。

很明显,这个女生对老师问题的用意不理解。

“我刚才问你的是你喜欢吃花生还是喜欢吃桃子吗?”老师帮助她理清思路,其实这个问题在这个班级已经有很大的普遍性了。

“你来说说,什么是像花生一样的人?”面对这个问题,这个女生依然困难,于是老师请其他同学来帮助她说一说。

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站起来说:“讲文明的。”

当老师询问其他同学是否同意这个男生的意见的时候,答案是异口同声的同意,在这里其实体现更多的是课堂上以往的不加思考集体齐答的习惯。

“课文中怎么说像花生一样的人的?”老师又开始引导学生的思路。

“不能只看外表,要看内心。”一个女生已经翻开书在表达了。

老师让全体同学都找到课文的相关段落,并不时在学生的书上看着,以确定该学生是否找到。

它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学生在齐读这句话的时候又把“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错读成“不是外表好看,而是没有实用的东西”,一字之差,意思却大不一样了。

老师指出了同学多加字的错误,让全体学生又重读一遍,这一遍读对了。

老师再明确指出“做花生一样的人”就是要做“不是外表好看而是要有实用的人”,接着让学生回顾刚才自己的选择,自己有没有要修改的,有些学生就表示要修改。这一次的选择其实是理解了老师问题的有效选择。

第二道预习题检查

老师接着检查第二个预习题: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问出来。

学生提出的问题按序排列有这些:

1 什么叫爱慕之心?

2 “为什么花生不跟桃子、石榴。苹果一样长在树上呢?”

3 什么是茅亭?

4 花生为什么要叫“落花生”?

5 花生为什么能榨油?

6 母亲为什么会点点头?

7 为什么有一种花生最可贵呢?

8 所以你们要像花生,它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什么是实用?

9 那晚上天色不太好,可是父亲也来了,实在很难得。为什么父亲难得回来一次。

10 只是一个落花生,为什么要谈到深夜才散呢?

老师根据问题的不同采用不同方式的处理,比如理解“爱慕之心”“茅亭”“榨油”等词语意思的时候,以解释“慕”“茅”“榨”重点字的办法来理解并记忆字形。像“茅”字上面的草字头说明它是草,下面板画出“矛”的形状帮助学生理解茅草就是长得像“矛”一样尖尖的草。

在解答课文理解问题的时候,老师重视了引导学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如一个学生问为什么“有一种”花生最可贵呢?老师让学生再读整句话:“父亲说:‘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然后辨析这句话中说的最可贵不是花生最可贵,而是花生的一样好处最可贵。再让学生读这段文字找出花生最可贵的这样好处。

有些问题在理解课文的时候自然就解决了,老师就采取悬置的方式,比如在学生问母亲为什么会点点头的时候。

在一个男孩子这样问。“为什么花生不跟桃子、石榴。苹果一样长在树上呢?” 老师以“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你应该回家问花生去”的幽默把这个问题避开了,没有做实质性的解答。有意思的是,又一个女孩子站起来也问:“为什么花生埋在地里呢?”老师以和刚才同样的方式做了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从孩子的发言情况来看,整个课堂的情绪和刚开始上课时已经不一样了,刚开始上课吸引学生的是新老师的新鲜感以及和平时不一样的教学方式,现在孩子们已经有意识地在书上开始寻找了,因此在学生提问题的时候,后面的同学问题质量越来越高表述也越来越完整而准确了。

但是就整篇课文的理解来说,还没有真正进入。

问题再次悬置,等待一年后的回答

老师先请几个学生分别读课文前三自然段,要求别的同学认真听,把每一个字都听准。在这个过程中,学生的朗读能力又遭遇挑战,一个孩子读“后园”的时候读成了“后院”,老师又从字理的角度讲了“园”和“院”的区别,“园”有空地的意思,而“院”则和建筑物有关,因此,花生只能种在“后园”。另外还有多音字“种”,词语“吩咐”,老师都随着朗读做了强化指导。

后面的几段老师请学生和自己一起来分角色读。孩子们被分配读父亲、母亲和孩子们的对话,老师读旁白,这样一方面让学生再次熟悉课文,另一方面也是强化了刚才在检查学生提出的问题时出现的对“前后引号”用法的知识。

这样读完一遍后,老师让学生换一个角色再读一遍,不过加大了难度,不读提示语,直接对话下去。有了上面的铺垫,学生的朗读在这种游戏氛围中顺利完成:

父亲说:“你们爱吃花生?”

我们争着答应:“爱!”

“谁能把花生的好处说出来?”

姐姐说:“花生的味美。”

哥哥说:“花生可以榨油。”

我说:“花生的价钱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都喜欢吃。这就是它的好处。”

父亲说:“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出来才知道。”

我们都说是,母亲也点点头。

父亲接下去说:“所以你们要像花生,它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

我说:“那,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了。”

父亲说:“对。这是我对你们的希望。”

在这句话后,老师很自然地扮演了母亲的角色:“孩子他爸,孩子们明明喜欢做像苹果、桃子、石榴一样的人,你为什么偏偏要他们做像花生一样的人呢?”这个问题的意图很明显,对这个文本所显示的核心价值造成思维冲突并集中突破。

一个孩子站起来说:“因为花生是实用的。”其他同学对他的意见仍然是无意识地随声附和,老师紧接着追问一句:“孩子他爸,那么苹果、桃子、石榴不实用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造成了思维冲突,学生开始思考,教室里一阵沉默后,一个孩子起来说:“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了。”他仍然没有理解。

这时候,已经快到下课时间了,老师再次改变教学策略,让学生老师互换角色,再次理解这个问题:苹果、石榴桃子它们也有用的,但是它们外表好看,为什么爸爸说要做像花生一样的人而不做像苹果一样的人。

可是学生依然不理解老师的意思,答非所问。

这其实已经显示了这些学生的学力程度,主要并不在于三年级学生上四年级课文的问题,虽然是三年级,但实际阅读理解能力和一年级的孩子差不多,据当地老师介绍,由于家庭环境等的因素,这里的孩子课外阅读几乎为零,课堂教学也基本上处于低效状态,因此,学期期末考试平均分一般都在70分以下,接近40%的学生是不及格。这的确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在这个时候,干老师再次捧起了课前给学生看的那束蒲公英。

“这是什么?”

“蒲公英!”

“它好看吗?”

“好看。”

“它有用吗?”

没有整齐的回答了,是啊,校园里,山路旁随处可见的蒲公英,它有什么用?

“喜欢吗?”

“喜欢。”

“这不矛盾吗?”

干老师又说:“在短短的一节课里,同学们很勇敢,很积极地回答问题,可是,要下课了,课文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怎么办?不久之后毛毛虫老师就要走了,不能跟你们一起回答这个问题了,你们跟安老师一起用一年的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明年的时候我回到这里,再给你们上这个《落花生》。”

蒲公英在这里其实是有深意的,同“苹果、桃子、石榴”一样,它很好看,甚至还没有苹果桃子那样给人以实用,可是它有没有自己的生存价值呢?

对于《落花生》,父亲的意见其实代表的是传统中国人恪守中庸之道,克制、内敛的做人价值标准,而随着时代的变化,价值的体现也更加多元,不管是花生也好,苹果石榴桃子也好,还是蒲公英也好,只要对人类有用处,能体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和意义,那么,都应该大大方方舒展在阳光下。

一年的约定,播种下愿望的种子,希望在这一年中,随着“晨诵、午读、暮省”课程的实施,随着有效课堂研讨的深入,随着老师们职业使命感的增强和专业共同体的打造,在这块秀美的土地上,以后不但能长出味美的花生,鲜亮的苹果石榴,也能开出美丽金黄的蒲公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版干国祥自评:

这课的设计基于两点:一是知识的训练和特定的技能训练怎么结合。二是教学的起点,孩子的学习行为从孩子那里开始。

具体的教学细节上,我今天有很多慌乱的地方,一个是板书上我本来想写大大的“议”字,这样来体现文本结构的详略,可是我没有写,是孩子的回答打扰了我的设计,我面对孩子的时候我一直想我能带给你什么?能让他整个生命活过来吗?

第二个教学细节是课堂上的提问。我本来没想到有这么多碎小的问题,但是学生读通顺也困难,问题多得让我吃惊,所以我马上调整,孩子起点在哪里就从哪里开始。所以后面的所有环节都是做了调整。我给了思维的方式,这比给答案更好。所以我把问题悬在那里的。以后再来修改。

教学的起点在哪里?这一点定要要认识清楚。从这点上讲,今天我们的课原定的目标都是错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版预习纸一

同学们:

  我们已经在去年学过这篇课文。在去年上课的时候,我曾经带来一束金黄的蒲公英,问大家:大家喜欢这美丽的蒲公英花吗?大家都说喜欢。我说:这蒲公英不是课文中批评的“外表而没有什么实用的东西”吗?那么你们为什么喜欢它呢?当时大家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也不能回答课文中的一个问题:“桃李与石榴,既外表好看又有果实,为什么大家却要贬低它们而赞美落花生呢?”于是我说,等到明年春天的时候,我会再次来到这里,和大家再学习《落花生》。现在,我们就要开始延续这段停止了一年的旅程了,为了让大家学习得更充分,我布置了预习,请大家务必认真完成预习。

1、反反复复朗读课文,读准字音,读流利。读出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和“我”的不同语气(尽可能夸张一点表现语气)。

2、在课文上划出不理解的语句;在下面写上阅读时的问题,——不能提自己知道答案的傻问题。

3、课文中的故事发生于一百多年之后,一百多年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人们对孩子的教育、期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说真心话,如果让你选择,你是愿意做像桃子、苹果、石榴、那样的人,还是像花生一样的人?你为什么这样想。

4、写下你父亲或者你母亲,或者父母亲对你教育时用得最多的话;再比较一下,这些话与许地山父亲的话,有什么异同?

 

                                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版预习纸二

按课文中的前后顺序,填写下面的表格,从已经知道的地方填起——也就是先填你能够填上的内容。

 

花生特点

(尽可能用课文中的原语句)

联系到做人

“花生的好处很多”

 

 

 

“味美”

 

 

“可以榨油”

 

 

 

 

大众化、平民化

 

 

 

"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7: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效教学框架运用          凤冈县绥阳一小四年级 教师:干国祥

课题:落花生

课时数:1

教学

目标

A类:掌握课文中出现的生字新词;能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

B类:

1.学会依据问题分析与归纳课文中的信息;

2.学会尝试将文本与自己的生活以及内心相关联,向文本提出诚恳的意见;

3.明白做“虽然不好看但是实用”这样的人的意义。

C类:尝试着在不同的意见中,发表自己的观点。

预习作业

见上

教学板块

(注明各板块解决目标序号及所用时间)

学生课堂练习单

(一个学生的课堂上的所有学习行为)

第一板块——

1、抽学生轮读课文一遍,伺机进行生字与词语的教学;

【目标A;8~10分钟】

 

朗读与聆听;等。

第二板块——

利用课文中的一句话“花生的好处很多”来进行学习及展开讨论。

读课文主体部分。填表。

“花生的好处很多”

 

 

味美

 

可以榨油

 

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

大众化,平民化

 

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

读课文第一段,补充填表。

【目标B1;10分钟】

 

独立填表。

朗读课文。

交流。

朗读。

交流。

填表。

第三板块——

依据另一张表,讨论究竟要做怎样的人。

设问——你选择做哪一种人?

你的父亲和母亲希望你成为哪一种人?

【目标B2、C;10分钟】

 

填表。

参与讨论。

第四板块——

  接着刚才的提问进一步提问“你以后做了父亲与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哪一种人”?再次明确成为“落花生”这样的人意味着什么。

分角色朗读。

【目标B3;10分钟】

 

参与辨析。

朗读。

2008年教案,运用新教育有效教学框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7 17: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种都好。”这个问题倒是所有的学生不约而同地说。这是成功之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4 23: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中那个长发男子是干老师吗?许是受他那个敲木鱼的小和尚的影响,一直以为他是秃脑袋啤酒肚的,哈哈,失敬,失敬!

看了实录,在想,现场听课的感觉肯定与众不同,可惜无此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4 23: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什么?

落花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11 14: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3 10:46 , Processed in 0.3120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