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389|回复: 17

敬请关注:新教育小学语文研课专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0 20: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08-9-21 06: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语文课既要重视“教学方法”,更要重视“教学内容”

                ——李吉银两次执教《莫高窟》有感

 

                              

                                                                   诸向阳

 

时下的小语课堂,执教者热衷于教学方法。拿到一篇课文,首先想到的是“怎么教”。 先怎么教、再怎么教、后怎么教。观课者关注的也是教学方法,着眼于教师,着眼于怎么教,着眼于教师的教学技巧、教学艺术、教学风采,讲究的是上课如何精致、如何精彩。

教学方法是重要的,体现先进理念的教学方法应该被大力张扬。然而教学方法的努力,是为了更有效地实现教学内容,先进的理念首先关乎教学内容,首先要落实到教什么上。在目前的情况下,对语文教学来说,我们以为教学内容更为重要、更为关键。一堂语文课,如果教学内容有问题,那么教师的教学再精致、再精彩,课堂的气氛再热烈、再活跃,价值都极为有限。
   
在考虑一堂课用什么教学方法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这堂课的教学内容,即这堂课“教什么”。
语文教师备课的实际工作、多数应该花在面对一篇课文冥思苦想“教什么”上。但实际的情形是,语文教师在备课活动中所自觉关注的,往往不是教学内容,而从一开始就陷入教学方法中。在“教什么” 还拿捏不定的时候,一心去“设计”有新意的“怎么教”。 这无异于缘木而求鱼。

新教育有效教学框架十分重视教学内容。这一框架在备课时首先引导教师关注“教什么”,它将教学内容细化为ABC三类目标,其中B类目标是核心教学内容,是课堂要着力达成的目标。

请看铁皮鼓开发的《莫高窟》一课的教学内容:

 

A

1   积累一组词语(略,见课后),理解其含义并能够运用。

2   流利地,有感情地朗读课文。

B

1   培养学生概括文意的能力,能够比较准确地筛选重点词句,清晰地列出文章提纲,理解文章的前后照应及过渡。

2   理解文章记叙与描写交替,详略得当的写法及其意义。

C

1   感受莫高窟艺术之美。

2   了解莫高窟被掠夺的历史,激发学生的爱国情感。

 

《莫高窟》一课的教学内容该怎样来开发呢?干干作了如下阐述:

 

小语课堂上,盛行一种将文本内容完全等同于教学内容的做法,也就是说,教师的任务,就是带着学生们“重读”课文,“理解”课文。这个前提是,学生不能正确地阅读、理解课文,而教师的任务,正是带着学生阅读、理解课文。

这种观点对不对?

只能说,这种观点并非不对,但显然不完全——现在有一种声音,与这种观点的截然相反,认为教学内容可以完全不顾对此文本的理解而另行设立,这种偏激也偏颇的做法,实不值得提倡,但是,它从另外一个侧面提醒:文本内容,还不能简单地、顺理成章地成为教学内容。

如上所述,文本内容是通过文本中的语句与结构,介绍“莫高窟”。正如许多老师所认识到的那样,其实学生要独立地达到这一步也并不难,利用默会的语文知识,绝大多数学生可以“平均含混”地达到这种对文本的正确理解,但是,这种理解不一定是深刻理解,更不是知性理解。而达到对文本的知性,乃至深刻理解,并在此过程中学会阅读——即掌握同类文本的阅读知识、技巧、方法,正是我们教学的目标所在,也就是我们真正的教学内容。

因为一个文本往往是一个全息的,或多息的复杂文本,所以,教学内容的确定,也就往往成了一个有待从文本中开发出来的“新知识”。如我在《景阳冈》一课中,开发出“哨棒”的“线索”、“矛盾冲突与人物性格”等可以称为“语文知识”的“新知识”,并用“批注法”这样一种适用于此文本的方法,共同构成了那一课的“教学内容”。

也就是说,教学内容,它不同于文本内容,但它离不开文本,它是文本中内含着的,是文本众多价值中最为显著或较为显著的一个(或多个)的提炼、转化。它既是有待开发的,又是可以多种方式获得多元开发的。

那么《莫高窟》这个文本,可以有哪些价值较高的开发呢?

其实这是一个相当宽泛的方向,文章或段落结构分析,拟小标题,景物或文物介绍方法……只要所裁之衣,与文本之身是相契的,又是与学生当下的理解力相符的,进而与单元或本册教材的目标不相违背的,都应当视为合理与正当的。

所以,想要得到一个惟一正确的教学目标及教学内容的想法,显然是虚妄的,但也并不是所有的教学目标与教学内容,都是合理的。譬如,我以为,上成莫高窟历史介绍,上成爱国主义教育课,甚至上成对帝国主义对华侵略的仇恨课,都是不太合适的。

 

李吉银两次执教《莫高窟》,第一次侧重教学方法,第二次侧重教学内容。这两次教学,我全程参与,我明显地感觉到第二次的教学效果要远远好于第一次。从李吉银两次执教“壁画”这一部分的教案,我们能看到两次课堂的迥异。

李吉银第一次执教“壁画”部分的教案:

 

1、我们感受了彩塑的神韵,再来领略壁画的魅力。看课文第三节,这一节我不讲,请你们来讲,你要做一回小导游、当一回解说词员,把你眼前宏伟瑰丽的壁画向游客们介绍。我提醒大家,要想讲得好,一要认真读熟课文,力争记住内容。如果你只是拿着课文在读,你这个小导游当一天就要下岗。二要大大方方地讲,讲得绘声绘色。

请同学自己作准备,读读讲讲。

2、指名讲。教师相机出示图片,并与学生对话:

导游小姑娘,你长得真漂亮,一定是一个好人。我岁数大了,有很多问题不懂,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希望你不要嫌我这个老头子烦噢。

你刚才说壁画“宏伟瑰丽”。宏伟是什么意思啊?(这里指壁画的面积大)“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听起来好象很大,但到底有多大,我还是想象不出来?请你算给我听一下:

我们的教室占地面积大概是50平方米,“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大约相当于多少间教室?(900多间)

我们的教学楼一排6间教室,按占地300平方米计算,“四万五千多平方米”相当于多少幢教学楼的占地面积?(150多幢)

我老头子明白了,真的很宏伟。那什么是“瑰丽”呢?

谢谢你小姑娘,你人美心更美,不厌其烦。请你继续给大家介绍吧。

壁画的内容真丰富多彩。哎,我听我孙子说,他学过一篇课文叫什么《九色虎》的,对对对,是《九色鹿》,就是敦煌壁画上的故事。不好意思,又打断你了,请你继续讲。

(师作仰头张望状)小姑娘,这里一架飞机都没有,怎么飞天啊?飞上天能看到杨利伟?

噢,想起来了,我孙子跟我讲过,这个飞天啊,不是飞上天,是佛教故事中能歌善舞、满身香气、美丽迷人的女菩萨。你讲,你讲。我要好好看看。

小姑娘,我眼睛有点花了,你再指给我看看,“臂挎花篮,采摘鲜花”的在哪?“怀抱琵琶,轻拨银弦”的在哪?这是——倒悬身子,自天而降的,这是“彩带飘拂,漫天遨游的,还有的”舒展双臂,翩翩起舞”,小姑娘,这里还有呢,你再给讲讲?

还有的手托银盘,举步前行,这儿的好像坐在梳妆台前梳妆打扫呢,看这边的飞天仙女,她们在欢快地游戏呢……啊呀呀,太美了,古人是怎么画出来的,我怎么就画不出来呢?难怪人们把“飞天”说成是莫高窟的名牌呢!

小姑娘,看着这些精美的壁画,我们像不像是走进了灿烂辉煌的艺术殿堂?

呵呵,我倒成导游了。小姑娘,你的服务真热情,我要给你们领导写封信,请你们领导给你加工资。

3、我还想问一下,你在这里做导游,接待了一批又一批中外游客,你的心情怎样?怪不得你讲得这么好,原来你是把工作当作一件快乐的事情在做,工作着,快乐着,自豪着。把掌声送给她。

4、大家想不想也讲一讲,都自己练练。

 

李吉银第二次执教“壁画”部分的教案:

 

1、莫高窟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宝库,正是因为——(出示,指名读)莫高窟不仅有精妙绝伦的彩塑,还有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宏伟瑰丽的壁画。

⑴请同学们打开课文,联系全文看一看,这句话在全文中起什么作用?出示:承上启下)

这个句子就叫——(出示)过渡句。过渡句可以使文章前后连接自然、流畅。

男孩子们,读!(男生齐读过渡句。)

⑵这个过渡句承上的部分是——(生)莫高窟不仅有精妙绝伦的彩塑

可见,课文前面部分写的就是彩塑。彩塑的特点是——(生)精妙绝伦。(板书:彩塑  精妙绝伦)(师提醒“伦”的写法及意思)

⑶启下的部分是——(生)还有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宏伟瑰丽的壁画

由此我们可以想到,接下来课文要写的就是壁画,壁画的特点是——(生)宏伟瑰丽。(板书:壁画  宏伟瑰丽)

⑷女孩子们,读!(女生齐读过渡句。)

2、同学们,“精妙绝伦”是什么意思?对,精致、巧妙、绝无仅有,这就叫“精妙绝伦”。

3、让我们再欣赏一下精妙绝伦的彩塑。(出示彩塑图片)

(老师语言叙述课文第二节写彩塑的内容)莫高窟保存着两千多尊彩塑。这些彩塑个性鲜明、神态各异……这一尊尊彩塑多么惟妙惟肖,多么精妙绝伦。

4、请大家一起读。(生再次齐读过渡句。)

这句话中哪里写出了壁画的“宏伟”?“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听起来真很大,但到底有多大,让我们来算一算。

请同学们看一看我们上课的礼堂,大不大?这个礼堂大概是300多平方米,算一下“四万五千多平方米”相当于多少个这样的大礼堂?

有人说,如果把壁画全部排列起来,有二十多公里那么长。可见,敦煌壁画是多么宏伟啊!

5、壁画的宏伟瑰丽还表现在什么地方?请同学们默读第三节,用心默读,大胆想象,要把文字读成活动的画面。读完后说一说,你仿佛看到了什么?(出示第三节内容)(学生默读。)

刚才,同学们静静地读,默默地想。我跟一些同学交流,他们的述说已经让我看到了宏伟瑰丽的壁画。这就是想象的魅力。你仿佛看到了什么?谁先来说给大家听?

6、同学们很会读书,真的把文字读成了鲜活的画面。敦煌壁画绘画时间长逾千年,历史悠久,技艺精湛,内容丰富,被西方学者称为“墙壁上的图书馆”。课文中这样概括地写了壁画的内容——生齐读“壁画的内容丰富多彩……”一句。

让我们来欣赏一下丰富多彩的壁画。(出示壁画图片)

7、敦煌壁画中,各种佛像画、故事画、山水画、动物画、神话题材画、装饰图案画等应有尽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生)成百上千的飞天。

请同学们自由读一读写飞天的句子,想想怎么才能把婀娜多姿、美丽迷人的飞天读到我们的眼前?

⑴学生自由读。

⑵指名读。教师指导。

⑶谁愿意再来读一读。我给你配上音乐。其他同学可以闭上眼睛,一边听,一边用心去想象画面,用心去欣赏画面。

⑷评价:读得怎么样?掌声送给他。谢谢你给了我们美的享受。

壁画上的飞天和同学们想象中的飞天一样吗?让我们来欣赏一下。(出示飞天图片)

老师引说:在全部敦煌壁画中,有四千多身姿态万千、妩媚动人的飞天。壁画上的飞天,有的——有的——有的——有的——有的——

⑸难怪人们把飞天说成是莫高窟的名片,就让我们把美丽的飞天永远留在记忆的相册里。请大家试着背一背写飞天的句子。

(学生练习背诵。)指名背。齐背。

8、同学们,课文用一个排比句来描写飞天,句中用五个“有的”写出了飞天的不同姿态,句式非常整齐,而且描写飞天形象用的都是四字词语,读起来朗朗上口,悦耳动听。

⑴请同学们大胆想象,仿照文中的句式也写一写飞天,就在书中的空白处写,写一种正常,写两种超常,如果你能写出三种,那就是太超常了。

出示:壁画上的飞天,有的                      ;有的                      ……

师提示:一切的想象都来源于生活,艺术家们也是依据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形象创作出飞天形象的。

⑵指名交流。

7、同学们笔下的飞天,和莫高窟飞天壁画一样,优雅柔美,姿态万千。

(出示,引读)看着这些精美的壁画——就像是走进了灿烂辉煌的艺术殿堂。

8、每一位中外游客,置身于宏伟瑰丽的敦煌壁画前,都会流连忘返、举步不前。让我们再来领略一番这个被誉为“世界最大画廊”的敦煌壁画的神奇魅力。

一起读。(生齐读第三节。)

9、是啊,莫高窟果然是——(出示,引读)举世闻名的艺术宝库,这里的每一尊彩塑、每一幅壁画,都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通览李吉银两次执教“壁画”这一部分的教案,我们不难发现:

李吉银第一次执教“壁画”部分,采用的是小导游的方式。小导游的方式所折射出的教学理念不可谓不先进,注重学生的自主学习,培养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但实际的教学效果却很糟糕,学生没有获得明确的语文知识,文本内容犹如浮光掠影在学生眼前一闪而过,收效甚微。

李吉银第二次执教“壁画”部分,将明确的语文知识作为核心教学内容,比如:过渡句、排比句的教学。通过朗读、背诵、写话等常规教学方法,将核心教学内容落到了实处,收到了较好的教学效果。

我们以为,在一味强调教学方法、教学精巧、教学风采的余威下,对语文课程与教学来说,怎么强调课程与教学内容都不过分。如果熊掌与鱼不可兼得,宁可抓取教学内容,何况对语文教学来说,教学内容的关注与教学方法的倚重,现在差不多变成了南辕与北辙。一堂好的语文课,在我们看来,主要的标志是教学内容正确并使学生有效地获取相应的经验,在这样的前提下,课堂组织散漫一点,教学中出现一些弯路插曲,都是常态,无伤大雅,语文教学的课堂形态应该走向相对地宽松乃至有节制的随意。过于精巧的、讲究一分钟一分钟“流程”的、教师一口美辞假声抒情的、一举手一投足分明比表演还像表演的语文课,也许应该被看成变了态的语文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2 1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诸校长组织的这个研课板块,让我学到很多,也倍受启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20: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的问题吗?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是一节课不同描述层面的两个要素,教学方法不能脱离教学内容而存在,教学内容需要一定的教学方法来呈现,不存在孰轻孰重的问题.我倒觉得上文所谈的问题是文本的形式和内容的问题.第一个教案只重视文本内容的交流,第二个教案关注内容,并从语言形式上与学生进行探讨交流引导,对学生的语文能力的培养很是扎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07: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闲云飘 于 2008-9-23 20:25:39 发表

是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的问题吗?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是一节课不同描述层面的两个要素,教学方法不能脱离教学内容而存在,教学内容需要一定的教学方法来呈现,不存在孰轻孰重的问题.我倒觉得上文所谈的问题是文本的形式和内容的问题.第一个教案只重视文本内容的交流,第二个教案关注内容,并从语言形式上与学生进行探讨交流引导,对学生的语文能力的培养很是扎实.

问候你,老朋友!

我想强调的是教学一篇文章,首先要确定“教学内容”,然后才选择“教学方法”。在“教学内容”被普遍忽视的现实条件下,强调确定“教学内容”的重要性很有必要。

欢迎你常来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4 19: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看到中国教师报深度访谈栏目上的文章---从关注文本内容到重视文本表达,是对华东师大郑桂华教授的访谈录,很受启发,讲的可能与我们谈论的问题具有同一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 06: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追求高效的语文课堂

                            ——听王久红执教《天安门广场》随想

 

诸向阳

 

语文课堂教学效率的低下,一直被人诟病。早在1978年,吕叔湘先生就在《人民日报》上大声疾呼:“十年的时间,2700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是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30年过去了,语文课堂教学依然在低效中徘徊。追求高效的语文课堂成了我们永恒的目标。

我以为,高效的语文课堂有两个标志:一是教学目标制定恰当;二是教学目标落实到位。

语文教学目标的制定绝非易事,尤其是核心教学目标的制定。我们在实施语文教学的时候,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语文核心教学目标的制定,即:这一堂语文课,我们要“教什么”。这个问题,在其他学科中是不存在的,如我们教数学课,我们“教什么”,直接由教材呈现给教师和学生。但语文课不是这样。我们教和学的是一篇篇的课文,但课文并不是我们要教学的核心目标,课文只是我们要教学的核心目标的载体,语文课的核心教学目标隐藏在语文课文中。于是,“核心教学目标是什么”这么一个在其他学科里老师们开始实施教学前就已经解决的问题,在语文教学中还是一个等待解决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那么,如何制定一堂语文课的核心教学目标呢?每篇课文课后的练习题是重要的依据。语文练习题的重要性在语文课程中要远远高于其他学科,因为语文练习题是语文课程内容建设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其他课程中,练习题最多只是课程内容的重现,有的只属于教学领域,作为一种教学手段,对课程本身并没有很大影响。但语文课不是这样。语文课“教什么”在相当程度上是由练习题或明或暗指示给教师的。

如《天安门广场》(苏教版四年级上册)课后练习4:默读课文,把代表天安门广场的几个建筑物(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博物馆)分别填入广场示意图的方格内。这道练习题把学生的注意力引向对课文的深度阅读,蕴涵着核心教学目标。依据这道练习题,我们可以制定这堂课的核心教学目标——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

当然,不是每一篇课文的练习题都像《天安门广场》这样明示了核心教学目标,许多练习题并未蕴涵核心教学目标。这就需要我们对一篇篇课文进行二次加工,以确定在这篇课文中,什么是最有价值的,通过这堂课的设计和教学,应该达成什么教学目的。我认为,制定核心教学目标时应该重点挖掘课文隐含的语文学习价值,重点训练学生对语言的感受能力和表达能力,尽量把“语文课”上成真正的“语文”课。

核心教学目标的落实到位是衡量高效课堂的重要标志。怎样才能使核心教学目标落实到位呢?以下三点至关重要:一是预习充分;二是教学时间足够;三是教学活动精当。

预习是学生个体建构新知的过程。背后的道理既很复杂,也很简单。说复杂,有若干认知规律垫底;说简单,很多知识学生是自学就懂的,老师要在学生“懂的多少”的基础上确立教学起点,而非假装学生不懂,一切从零教起。预习就是学习。在课堂时间有限,优秀学生容易代替全体学生学的情况下,预习也是独立学习的有效保证。而对高年级学生而言,预习事实上就是他独力学习能力的一次次检测。学生最终的学习能力,体现于预习的水平上。预习作业要全面地针对教学目标,而不仅仅是为教学作一些基础准备。预习作业的布置要指向核心教学目标。即:预习作业中除了基础性的作业外,有一部分作业能帮助学生自己学习时就能沿着核心教学目标的方向前进,而不是简单的资料摘抄似的缺少思维参与的机械式作业。如《天安门广场》一课的预习作业,除了学会生字词语、读通课文外,要让学生独立完成练习4。因为练习4是指向核心教学目标的,学生作了充分的预习,才能保证核心教学目标的达成。

一堂语文课,除了要达成核心教学目标外,还要达成其他一些教学目标。而一堂语文课只有40分钟,因此时间的分配就显得非常重要。与教学目标无关的教学活动一定要删除。预习中完成的活动不要在课堂上重复出现,用检查预习的方式检测学生预习的达成度。不浪费一分钟的课堂教学时间,以确保有足够的时间让核心教学目标达成。不要煮“夹生饭”,不要让核心目标的教学蜻蜓点水,浮光掠影,匆匆而过。

要使核心教学目标落实到位,设计精当的教学活动是重中之重。精当的教学活动必须紧扣核心目标,道理不言而喻。精当的教学活动要力求整合,让一项教学活动发挥最大的功效。

如《天安门广场》的教学,为了达成核心教学目标——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我们设计了这样的教学活动:

第一步:在学生预习时完成的练习4的基础上,讨论学生所填的建筑物在广场上的方位,并说明这样填的理由。学生细读文本,会在课文二、三小节中寻找答案。老师相机在黑板上板书方位词:北端、中央、南端、东西,从而让学生明白,课文是按照方位顺序来介绍天安门广场上的建筑物的。

第二步:让学生在比较中明白怎样将建筑物介绍具体。老师出示这样一段话:“广场北端是天安门,天安门前是金水河,河上有金水桥,桥两旁是汉白玉华表。登上天安门城楼,广场中央是人民英雄纪念碑,广场南端是毛主席纪念堂,东面是中国国家博物馆,西面是人民大会堂。”请学生比较这段话与课文的描写,哪一个好?学生再次细读文本,在比较揣摩中懂得怎样按方位顺序将建筑物介绍具体。

第三步:请学生运用“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的方法介绍自己的教室。老师通过评点学生对教室的介绍,让这堂课的核心教学目标真正落到实处。

这个系列教学活动的设计,遵循“感知——运用”的原则,紧扣核心教学目标,引导学生细读文本,学生真正获得了实实在在的语文的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8 08: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论语文教学内容的确定性

——兼与落地麦老师商榷

 

诸向阳

 

 

我们在实施语文教学的时候,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语文教学内容的确定,即:这一堂语文课,我们要“教什么”。这个问题,在其他学科中是不存在的,如我们教数学课,我们“教什么”,直接由教材呈现给教师和学生。但语文课不是这样。我们教和学的是一篇篇的课文,但课文并不是我们要教学的内容,课文只是我们要教学的内容的载体,语文课的教学内容隐藏在语文课文中。于是,“教学内容是什么”这么一个在其他学科里老师们开始实施教学前就已经解决的问题,在语文教学中还是一个等待解决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为什么独独语文课存在着一个“教什么”的问题?

语文教材中的课文是一篇篇在内容上没有必然联系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作者并没有想到他们写的文章会成为课文,只是编教材的人选编了他们的文章而已。因此,没有哪一位作者专为语文教材写文章。这些文章没有编入教材时,已经存在了,作为一种社会阅读客体存在。它们原本作为社会阅读客体而存在的价值,可称之为“原生价值”。

有研究者把课文的“原生价值”概括为知识传播价值、情意交流价值和消闲价值。其实还可以概括出很多其他的价值,创作者创作的时候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可以说有多少种目的,它们就有多少种价值。但是不管多少种价值,它们的总价值,就是信息价值。读者阅读它们,其目的或者为了获得事实的信息,或者获得思想感情的信息,总之,都是获得信息。如《拉萨的天空》(苏教版三年级上册)在没有成为教材之前就具有“原生价值”,读者阅读《拉萨的天空》后,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

但是,这些文章一旦进入语文教材,成为课文,它们的价值就发生了增值和变化。它们保留了原本所有的“传播信息的价值”——“原生价值”,同时又增加了一种新的价值,即“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这种“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就是我们所谓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作为一篇课文,通过老师的教学,学生不仅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更要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

事实上,不管是被选进语文教材里的这些文章,还是其他课程所使用的教材,它们客观上都有两种价值,一种是它们“所传播的信息”的价值,一种是它们“如何传播信息”的价值。在其他课程里,人们学习教材,只学前者,不学后者。如历史教材,学生阅读文章,只要掌握“原生价值”即可。而在语文课程里,人们主要不是学习前者,而是学习后者,即学习课文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要让学生掌握“原生价值”——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并不困难,学生多读几遍课文就可以做到,但这不是语文课程的主要任务。掌握“教学价值”——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才是语文课程最重要的事。

在小语课堂里,只让学生掌握课文的“原生价值”的教学比比皆是。如许多老师教学《拉萨的天空》时,让学生反复地朗读,在一遍又一遍的朗读中感受拉萨的天空的美。而这篇课文的“教学价值”却往往被老师忽视。这样的教学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难怪语文老师感慨:语文课,少上几次无所谓,多加几天也没啥用。

当然,也要防止另一种倾向的出现,完全舍弃“原生价值”,只抓“教学价值”。 “原生价值”和“教学价值”共存于一篇课文之中,密不可分。在语文教学中,“教学价值”必须通过获得语文教学的“原生价值”来获得。学生必须通过一个“原生价值”的获得过程,才能获得其“教学价值”。也就是说,学生必须亲历一个获得课文所传播的信息的过程,才能获得课文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

 

 

一篇文章一旦被选入语文教材,“教学价值”便具有相对的确定性,即,一篇课文“教什么”应该说是相对确定的。也就是说,使用同一本教材的语文教师,上同一篇课文,教学内容应该是基本一致的。而现在实际的情形是,使用同一本教材的语文教师,上同一篇课文,教学内容千姿百态,乃至千奇百怪。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是教学内容应该由教材和编者明确地提供给教师,但目前的语文教材面对一篇课文“教什么”的问题往往不作回答,或者回答得很笼统。这就让语文教师为难了,因此出现“使用同一本教材的语文教师,上同一篇课文,教学内容千姿百态”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这种状况是极不合理的,教学内容的随意性过大是造成语文课堂“高耗低效”的重要原因。

当前盛行的部分语文公开课又使“教学内容随意性过大”的现象变本加厉。语文公开课有一条潜规则,并蔓延到许多的课堂,那就是要 “出新”。 “出新”本身并不坏,问题是为什么要 “出新”、对谁 “出新”。在大多数情况下,语文教学中的所谓“出新 ”,其实是对听课的老师“出新”,意思是我上的与你们都不一样!我就要与众不同!

在语文教师中,流行着一种观念,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言下之意,语文教学似乎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想怎么教就怎么教。我以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应该针对教学内容,而是针对教学方法而言。也就是说,面对基本一致的教学内容不同的教师可以采用不同的策略去教学。但也不是想怎么教就怎么教,“教无定法,但要得法”。

 

 

每篇课文课后的练习题是确定教学内容的重要依据。语文练习题的重要性在语文课程中要远远高于其他学科,因为语文练习题是语文课程内容建设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其他课程中,练习题最多只是课程内容的重现,有的只属于教学领域,作为一种教学手段,对课程本身并没有很大影响。但语文课不是这样。语文课“教什么”在相当程度上是由练习题或明或暗指示给教师的。如《天安门广场》(苏教版四年级上册)课后练习4:默读课文,把代表天安门广场的几个建筑物(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博物馆)分别填入广场示意图的方格内。这道练习题把学生的注意力引向对课文的深度阅读,蕴涵着教学内容。依据这道练习题,我们可以确定这堂课的教学内容——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

当然,不是每一篇课文的练习题都像《天安门广场》这样明示了教学了内容,许多练习题并未蕴涵教学内容。这就需要我们对一篇篇课文进行二次加工,以确定在这篇课文中,什么是最有价值的,通过这堂课的设计和教学,应该达成什么教学目的。我认为,确定教学内容时应该重点挖掘课文隐含的语文学习价值,重点训练学生对语言的感受能力和表达能力,尽量把“语文课”上成真正的“语文”课。

确定一篇课文的教学内容实际是就是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 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需要教师拥有一双慧眼。因为“原生价值”是外显的,而“教学价值”是内隐的。也就是说,在语文教学中,越是重要的价值,越隐藏在语文教材的深处,越难发现和掌握。

当然,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既然“教学价值”是“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那么一篇课文的“教学价值”更多地可以从表达方式上去考虑,看看这篇课文有什么特别的表达方式。这与《语文课程标准》中的高年段的课程目标是一致的:“在阅读中揣摩文章的表达顺序,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领悟文章基本的表达方法。” 《拉萨的天空》一文,仔细研读,你会发现作者用形象化的手法描写拉萨的天空,而这形象化的手法主要有两种:比喻手法和映衬手法。课文中有三处比喻,两处映衬手法。依据这些语言现象,我们可以确定《拉萨的天空》的“教学价值”——学习用形象化的手法(比喻、映衬)描写景物的表达方法,这也是《拉萨的天空》的核心教学目标。

确定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由教材一个要素决定的,还涉及到学生认知发展阶段性的问题。因此也不可能是教材有什么我们就教什么、学什么,我们只能选择教材内容与学生认知发展相一致的内容作为“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一文中的三处比喻既有“明喻”也有“暗喻”,根据三年级学生的认知规律,可以只讲“明喻”不讲“暗喻”。

 

 

《将相和》(人教版五年级下册)这篇课文应该“教什么”呢?

《将相和》改编自《史记》中的《廉颇蔺相如列传》。司马迁的《史记》刻画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其中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就有一百多人。廉颇、蔺相如正是凭借司马迁的摹形传神,才千载如生。司马迁善于通过尖锐的冲突、生动的细节、个性化的语言、精彩的议论,采用烘托、对照、描写、夸张以及互见互补等手法,把历史人物刻画得形象丰满、个性鲜明。

《将相和》作为一篇课文,它的“教学价值”在哪里?所谓“教学价值”就是“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这与《语文课程标准》中的高年段的课程目标“注重作者的表达方法”是一致的。我以为,《将相和》的“教学价值”在于让学生领略司马迁刻画人物的高超艺术。据此,我们可以确定《将相和》的教学内容——“学习依据文本,尤其是文章中的主要事件,人物在事件中的言行,来分析人物形象”。其中蔺相如的个性化语言是关键,与赵王对话:权衡得失,入情入理;与秦王在秦庭对话:有理有节,进退自如;与秦王在边境对话:针锋相对,义正辞严;与廉颇对话:巧妙类比,以德服人。司马迁正是凭借那出神入化的人物语言描写,刻画了蔺相如这样一个光彩夺目的外交家形象,他不畏强权、顾全大局、有勇有谋、辩艺高超,读后叫人思之难忘,千载之后,仍可想见其逼人的神采,耀眼的光芒。

把握人物形象并非易事,需要在细读文本的同时整体把握。凭课文的只言片语得出廉颇英勇善战、居功自傲是不准确的,因为这没有从整体上把握人物形象。作为战国后期的名将之一的廉颇,作者虽然也记述了一些有关他善于用兵的事迹,但都着墨不多。而对他的“负荆请罪”却作了细致的描写,因为这正是这位战功赫赫的名将身上难能可贵的美德。李晚芳在《读史管见》中评论道:“廉将军居赵,事业甚多,《史》独纪其与王诀及谢如二事而已,非略之也。见此二事,皆非常事,足以概廉将军矣。读此可悟作史去取之法。”

怎样让学生领略司马迁刻画人物的高超艺术?语文教师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是教学的策略,不在本文论述的范围。

 

 

落地麦老师的《将相和》课例(《人民教育》2008年第18期),通过预设“真撞假撞、真拼假拼、真和假和三个选择性的思辩题,引导学生细读文本,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落地麦老师的教学内容可谓新颖独特、与众不同,但远离了本课的“教学价值”。也就是说,落地麦老师《将相和》的教学内容不恰当。

且不论真撞假撞、真拼假拼、真和假和三个选择性的思辩题在语文课程上的意义不大,我们先来看看这三个选择题的讨论给学生带来了什么。

“真撞假撞”的讨论,落地麦老师引导学生得出的结论是蔺相如假撞,依据是课文中蔺相如说的一句话:“我愿意带着和氏璧到秦国去。如果秦王真拿十五个城来换,我就把璧交给他;如果他不肯交出十五个城,我一定把璧送回来。”蔺相如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知道“以璧撞柱”这件事一定发生,怎能凭这句话判断蔺相如一定是假撞呢?其实这句话更多的是给赵王以信心,这句话能够读出的是蔺相如“璧在人在,璧亡人亡”的铿锵誓言。蔺相如到底是“真撞还是假撞”不好说,他预料到秦王不会让他把璧撞碎,但也不能确保没有意外发生。司马迁在《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结尾写道:“当蔺相如手举宝璧斜视庭柱,以及呵斥秦王侍从的时候,就面前形势来说,最多不过是被杀,然而一般士人往往因为胆小懦弱而不敢如此表现。相如一旦振奋起他的勇气,其威力就伸张出来压倒敌国。”可见,司马迁认为此时此刻的蔺相如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蔺相如“真拼还是假拼”与真撞还是假撞”的问题是一样的。

落地麦老师在教学“负荆请罪”这个成语时,引导学生懂得“负荆请罪”这种方式是武将所为,文官不会这样做。这样的理解可能是片面的,刘邦就曾“负荆请罪”过。“负荆请罪”不在方式,而在于诚心诚意的认错。落地麦老师这样教学可能会误导学生对“负荆请罪”的运用。

 

 

在目前的情况下,对语文教学来说,我们以为教学内容更为重要、更为关键。一堂语文课,如果教学内容有问题,那么教师的教学再精致、再精彩,课堂的气氛再热烈、再活跃,价值都极为有限。

落地麦老师的《将相和》课例: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66&Id=1283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2 10: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借我一双慧眼

——如何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

——听陆友松执教《拉萨的天空》随想

 

诸向阳

 

语文教材中的课文是一篇篇在内容上没有必然联系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作者并没有想到他们写的文章会成为课文,只是编教材的人选编了他们的文章而已。因此,没有哪一位作者专为语文教材写文章。

这些文章没有编入教材时,已经存在了,作为一种社会阅读客体存在。它们原本作为社会阅读客体而存在的价值,可称之为“原生价值”。

有研究者把课文的“原生价值”概括为知识传播价值、情意交流价值和消闲价值。其实还可以概括出很多其他的价值,创作者创作的时候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可以说有多少种目的,它们就有多少种价值。但是不管多少种价值,它们的总价值,就是信息价值。读者阅读它们,其目的或者为了获得事实的信息,或者获得思想感情的信息,总之,都是获得信息。如《拉萨的天空》(苏教版三年级上册)在没有成为教材之前就具有“原生价值”,读者阅读《拉萨的天空》后,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

但是,这些文章一旦进入语文教材,成为课文,它们的价值就发生了增值和变化。它们保留了原本所有的“传播信息的价值”——“原生价值”,同时又增加了一种新的价值,即“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这种“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就是我们所谓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作为一篇课文,通过老师的教学,学生不仅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更要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

事实上,不管是被选进语文教材里的这些文章,还是其他课程所使用的教材,它们客观上都有两种价值,一种是它们“所传播的信息”的价值,一种是它们“如何传播信息”的价值。在其他课程里,人们学习教材,只学前者,不学后者。如历史教材,学生阅读文章,只要掌握“原生价值”即可。而在语文课程里,人们主要不是学习前者,而是学习后者,即学习课文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要让学生掌握“原生价值”——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并不困难,学生多读几遍课文就可以做到。但这不是语文课程的主要任务。掌握“教学价值”——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才是语文课程最重要的事。

在小语课堂里,只让学生掌握课文的“原生价值”的教学比比皆是。如许多老师教学《拉萨的天空》时,让学生反复地朗读,在一遍又一遍的朗读中感受拉萨的天空的美。而这篇课文的“教学价值”却往往被老师忽视。这样的教学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难怪学生说:语文课,十天半月不上没关系。

当然,也要防止另一种倾向的出现,完全舍弃“原生价值”,只抓“教学价值”。 “原生价值”和“教学价值”共存于一篇课文之中,密不可分。在语文教学中,教学价值必须通过获得语文教学的原生价值来获得。学生必须通过一个原生价值的获得过程,才能获得其教学价值。也就是说,学生必须亲历一个获得课文所传播的信息的过程,才能获得课文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

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并非易事,需要拥有一双慧眼。因为“原生价值”是外显的,而“教学价值”是内隐的。也就是说,在语文教学中,越是重要的价值,越隐藏在语文教材的深处,越难发现和掌握。

当然,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既然“教学价值”是“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那么一篇课文的“教学价值”更多的可以从表达方式上去考虑,看看这篇课文有什么特别的表达方式。

《拉萨的天空》一文,仔细研读,你会发现作者用形象化的手法描写拉萨的天空,而这形象化的手法主要有两种:比喻手法和映衬手法。

课文有三处比喻:那里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透亮,好像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那么,这湛蓝的天就是圣地的窗帘了。掬一捧蓝天可以洗脸。课文有两处映衬手法:有贴着山顶的白云映衬,湛蓝的天空显得越发纯净;有拉萨河畔草地的对照,湛蓝的天空显得更加明洁。有了这蓝天,依山而建的布达拉宫显得更加雄伟、壮丽。

依据这些语言现象,我们可以确定《拉萨的天空》的“教学价值”——学习“用形象化的手法(比喻、映衬)描写景物”的表达方法。

确定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由教材一个要素决定的,还涉及到学生认知发展阶段性的问题。因此也不可能是教材有什么我们就教什么、学什么,我们只能选择教材内容与学生认知发展相一致的内容作为“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一文中的三处比喻既有“明喻”也有“暗喻”,根据三年级学生的认知规律,可以只讲“明喻”不讲“暗喻”。

确定课文的“教学价值”不容易,如何让学生掌握课文的“教学价值”同样不容易。这不是本文要阐述的,可能要另有一篇文章作阐述。但我想一定要设计精当的教学活动让学生获得实实在在的语文的收获。如《拉萨的天空》的教学不是让学生记住“用形象化的手法(比喻、映衬)描写景物”的表达方法,这些术语完全没有必要让学生知道,而是要让学生在运用中掌握课文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比喻句的教学,在学生朗读“那里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透亮,好像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后,让学生明白这里把天空比作蓝宝石,天空和蓝宝石相像的地方是湛蓝、透亮。然后请学生欣赏拉萨的天空的图片,让学生说说拉萨的天空还像什么。学生在运用中掌握了比喻句。

“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我们在语文教学实践中不断锤炼,练就一双慧眼,在语文教材的密林深处,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让语文课散发出知识魅力的芬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8 05: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让语文课散发出知识魅力的芬芳

                                                                     ——关于提高语文课堂教学效率的断想

 

                           诸向阳   

 

   一

 

语文课堂教学的“高耗低效”是小语界的痼疾。早在1978年,吕叔湘先生就在《人民日报》上大声疾呼:“十年的时间,2700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是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30年过去了,语文课堂教学依然在高耗低效中徘徊。低年段的语文教学效率相对要高一些,因为低年段的教学目标明确——读好书、写好字。中高段语文教学目标不明,一堂课下来,学生几无收获。我们语文老师常常感慨:语文课,少上几次无所谓,多加几天也没啥用。

追求高效的语文课堂成了我们永恒的目标。我以为,高效的语文课堂有两个标志:一是教学目标制定恰当;二是教学目标落实到位。

 

                                                                       

 

语文教学目标的制定绝非易事。我们把教学目标细分为三类:A基础性目标,有为核心目标搭梯的知识,有必须解决的障碍性知识);B教学核心目标,即课堂重点要教学的内容,一般为单元所规定的知识与技能);C附属性目标及延伸性目标,一般而言,思想情感价值观属于此类目标)。这样细分是为了凸显核心教学目标,即B类目标,一般的教学参考书都忽视核心教学目标。而核心教学目标是语文课的重中之重,制定核心教学目标尤为不易。

我们在实施语文教学的时候,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语文核心教学目标的制定,即:这一堂语文课,我们要“教什么”。这个问题,在其他学科中是不存在的,如我们教数学课,我们“教什么”,直接由教材呈现给教师和学生。但语文课不是这样。我们教和学的是一篇篇的课文,但课文并不是我们要教学的核心目标,课文只是我们要教学的核心目标的载体,语文课的核心教学目标隐藏在语文课文中。于是,“核心教学目标是什么”这么一个在其他学科里老师们开始实施教学前就已经解决的问题,在语文教学中还是一个等待解决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时下的小语课堂,执教者热衷于教学方法。拿到一篇课文,首先想到的是“怎么教”。 先怎么教、再怎么教、后怎么教。观课者关注的也是教学方法,着眼于教师,着眼于怎么教,着眼于教师的教学技巧、教学艺术、教学风采,讲究的是上课如何精致、如何精彩。

教学方法是重要的,体现先进理念的教学方法应该被大力张扬。然而教学方法的努力,是为了更有效地实现教学内容,先进的理念首先关乎教学内容,首先要落实到教什么上。在目前的情况下,对语文教学来说,我们以为教学内容更为重要、更为关键。一堂语文课,如果教学内容有问题,那么教师的教学再精致、再精彩,课堂的气氛再热烈、再活跃,价值都极为有限。
   
在考虑一堂课用什么教学方法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这堂课的教学内容,即这堂课“教什么”。
语文教师备课的实际工作、多数应该花在面对一篇课文冥思苦想“教什么”上。但实际的情形是,语文教师在备课活动中所自觉关注的,往往不是教学内容,而从一开始就陷入教学方法中。在“教什么” 还拿捏不定的时候,一心去“设计”有新意的“怎么教”。 这无异于缘木而求鱼。

“教什么”永远是第一位的。

 

 

为什么独独语文课存在着一个“教什么”的问题?

语文教材中的课文是一篇篇在内容上没有必然联系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作者并没有想到他们写的文章会成为课文,只是编教材的人选编了他们的文章而已。因此,没有哪一位作者专为语文教材写文章。这些文章没有编入教材时,已经存在了,作为一种社会阅读客体存在。它们原本作为社会阅读客体而存在的价值,可称之为“原生价值”。

有研究者把课文的“原生价值”概括为知识传播价值、情意交流价值和消闲价值。其实还可以概括出很多其他的价值,创作者创作的时候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可以说有多少种目的,它们就有多少种价值。但是不管多少种价值,它们的总价值,就是信息价值。读者阅读它们,其目的或者为了获得事实的信息,或者获得思想感情的信息,总之,都是获得信息。如《拉萨的天空》(苏教版三年级上册)在没有成为教材之前就具有“原生价值”,读者阅读《拉萨的天空》后,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

但是,这些文章一旦进入语文教材,成为课文,它们的价值就发生了增值和变化。它们保留了原本所有的“传播信息的价值”——“原生价值”,同时又增加了一种新的价值,即“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这种“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就是我们所谓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作为一篇课文,通过老师的教学,学生不仅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更要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

事实上,不管是被选进语文教材里的这些文章,还是其他课程所使用的教材,它们客观上都有两种价值,一种是它们“所传播的信息”的价值,一种是它们“如何传播信息”的价值。在其他课程里,人们学习教材,只学前者,不学后者。如历史教材,学生阅读文章,只要掌握“原生价值”即可。而在语文课程里,人们主要不是学习前者,而是学习后者,即学习课文的“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要让学生掌握“原生价值”——知道拉萨的天空湛蓝、纯净,令人神往,并不困难,学生多读几遍课文就可以做到,但这不是语文课程的主要任务。掌握“教学价值”——懂得作者是如何描写拉萨的天空的,才是语文课程最重要的事。

在小语课堂里,只让学生掌握课文的“原生价值”的教学比比皆是。如许多老师教学《拉萨的天空》时,让学生反复地朗读,在一遍又一遍的朗读中感受拉萨的天空的美。而这篇课文的“教学价值”却往往被老师忽视。这样的教学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当然,也要防止另一种倾向的出现,完全舍弃“原生价值”,只抓“教学价值”。 “原生价值”和“教学价值”共存于一篇课文之中,密不可分。在语文教学中,“教学价值”必须通过获得语文教学的“原生价值”来获得。学生必须通过一个“原生价值”的获得过程,才能获得其“教学价值”。也就是说,学生必须亲历一个获得课文所传播的信息的过程,才能获得课文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

每篇课文课后的练习题是发现“教学价值”重要的依据。语文练习题的重要性在语文课程中要远远高于其他学科,因为语文练习题是语文课程内容建设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其他课程中,练习题最多只是课程内容的重现,有的只属于教学领域,作为一种教学手段,对课程本身并没有很大影响。但语文课不是这样。语文课“教什么”在相当程度上是由练习题或明或暗指示给教师的。

如《天安门广场》(苏教版四年级上册)课后练习4:默读课文,把代表天安门广场的几个建筑物(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博物馆)分别填入广场示意图的方格内。这道练习题把学生的注意力引向对课文的深度阅读,蕴涵着核心教学目标。依据这道练习题,我们可以确定这堂课的“教学价值”——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

当然,不是每一篇课文的练习题都像《天安门广场》这样明示了“教学价值”,许多练习题并未蕴涵“教学价值”。这就需要我们对一篇篇课文进行二次加工,以确定在这篇课文中,什么是最有价值的,通过这堂课的设计和教学,应该达成什么教学目的。我认为,确定“教学价值”时应该重点挖掘课文隐含的语文学习价值,重点训练学生对语言的感受能力和表达能力,尽量把“语文课”上成真正的“语文”课。

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并非易事,需要拥有一双慧眼。因为“原生价值”是外显的,而“教学价值”是内隐的。也就是说,在语文教学中,越是重要的价值,越隐藏在语文教材的深处,越难发现和掌握。

当然,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既然“教学价值”是“如何传播信息的信息”,那么一篇课文的“教学价值”更多地可以从表达方式上去考虑,看看这篇课文有什么特别的表达方式。这与《语文课程标准》中的高年段的课程目标是一致的:“在阅读中揣摩文章的表达顺序,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领悟文章基本的表达方法。” 《拉萨的天空》一文,仔细研读,你会发现作者用形象化的手法描写拉萨的天空,而这形象化的手法主要有两种:比喻手法和映衬手法。课文中有三处比喻,两处映衬手法。依据这些语言现象,我们可以确定《拉萨的天空》的“教学价值”——学习用形象化的手法(比喻、映衬)描写景物的表达方法,这也是《拉萨的天空》的核心教学目标。

确定课文的“教学价值”也不是由教材一个要素决定的,还涉及到学生认知发展阶段性的问题。因此也不可能是教材有什么我们就教什么、学什么,我们只能选择教材内容与学生认知发展相一致的内容作为“教学价值”。如《拉萨的天空》一文中的三处比喻既有“明喻”也有“暗喻”,根据三年级学生的认知规律,可以只讲“明喻”不讲“暗喻”。

 

 

核心教学目标的落实到位是衡量高效课堂的重要标志。怎样才能使核心教学目标落实到位呢?我认为,以下三点至关重要:一是预习充分;二是教学时间足够;三是教学活动精当。

预习是学生个体建构新知的过程。很多知识学生是自学就懂的,老师要在学生“懂的多少”的基础上确立教学起点,而非假装学生不懂,一切从零教起。预习就是学习。在课堂时间有限,优秀学生容易代替全体学生学的情况下,预习也是独立学习的有效保证。而对高年级学生而言,预习事实上就是他独力学习能力的一次次检测。学生最终的学习能力,体现于预习的水平上。预习作业要全面地针对教学目标,而不仅仅是为教学作一些基础准备。预习作业的布置要指向核心教学目标。即:预习作业中除了基础性的作业外,有一部分作业能帮助学生自己学习时就能沿着核心教学目标的方向前进,而不是简单的资料摘抄似的缺少思维参与的机械式作业。如《天安门广场》一课的预习作业,除了学会生字词语、读通课文外,要让学生独立完成练习4。因为练习4是指向核心教学目标的,学生作了充分的预习,才能保证核心教学目标的达成。

一堂语文课,除了要达成核心教学目标外,还要达成其他一些教学目标,而一堂语文课只有40分钟。时间有限,任务繁多。我们在备课的时候,每个教学版块都要注明指向哪个教学目标,大概需要多少时间。与教学目标无关的教学活动一律删除。预习中完成的活动在课堂上不再重复出现,用检查预习的方式检测学生预习的达成度。不浪费一分钟的课堂教学时间,以确保有足够的时间让核心教学目标达成。不要煮“夹生饭”,不要让核心目标的教学蜻蜓点水,浮光掠影,匆匆而过。

要使核心教学目标落实到位,设计精当的教学活动是重中之重。精当的教学活动必须紧扣核心目标,道理不言而喻。精当的教学活动要力求整合,让一项教学活动发挥最大的功效。如《天安门广场》的教学,为了达成核心教学目标——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我们设计了这样的教学活动:

第一步:在学生预习时完成的练习4的基础上,讨论学生所填的建筑物在广场上的方位,并说明这样填的理由。学生细读文本,会在课文二、三小节中寻找答案。老师相机在黑板上板书方位词:北端、中央、南端、东西,从而让学生明白,课文是按照方位顺序来介绍天安门广场上的建筑物的。

第二步:让学生在比较中明白怎样将建筑物介绍具体。老师出示这样一段话:“广场北端是天安门,天安门前是金水河,河上有金水桥,桥两旁是汉白玉华表。登上天安门城楼,广场中央是人民英雄纪念碑,广场南端是毛主席纪念堂,东面是中国国家博物馆,西面是人民大会堂。”请学生比较这段话与课文的描写,哪一个好?学生再次细读文本,在比较揣摩中懂得怎样按方位顺序将建筑物介绍具体。

第三步:请学生运用“按方位顺序将景物介绍具体”的方法介绍自己的教室。老师通过评点学生对教室的介绍,让这堂课的核心教学目标真正落到实处。

这个系列教学活动的设计,遵循“感知——运用”的原则,紧扣核心教学目标,引导学生细读文本,学生真正获得了实实在在的语文的收获。

这样的教学,不是让学生记住跟表达方法有关的语法术语,而是要让学生在运用中掌握课文的教学价值。不割裂文本,不把阅读课上成纯粹的写作指导课。不上枯燥无味的课,注意教学的情趣性,在追求高效的同时不抛弃趣味。

 

   五

 

语文课就应该是“语文”课,但许多语文公开课成了没有“语文”的语文课,好像得了营养失衡症,情感泛滥而理智不足。其语文学科的特点几乎全靠释词、析句和朗读来支撑。难怪专家们说我们的语文课中语文知识极度缺乏。知识不足情感补,这是我们语文课的常见病。

起始于上个世纪末的语文教育大讨论,是“新语文”与“旧语文”的一次交锋。“新语文”与“旧语文”的批判主要的矛头就是“旧语文”的技术化倾向,这种批判是正确的,对语文教育改革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但是,这种批判并不是语文内部的学理批判,它的立场并不是语文的,而是教育的甚至哲学的。时隔六年之后,语文教育大讨论的发起人之一、《文学教育的悲哀》一文的作者薛毅先生对新语文作出了深刻的反思:“从语文教育本身而言 ,‘精神的底子’如何内化为语文教育自身的目标?应该使‘精神的底子’语文化。而新语文观念没有完成这个任务。文化毕竟不是语文,文学也毕竟不是语文。所以,问题应该是,如何在语文具有文化性 、精神性的前提下 ,使语文寻找到自身的位置。”这可以视为新语文的语文性觉醒。

北京大学的曹文轩教授也多次说过:“我在好几次会议中都曾提到‘语文教材是语文课本,不是人文读本’。语言应用问题、文章作法问题——技巧方面的、修辞方面的,都是语文所要讲授的,这是语文课非常重要的层面。现在语文课实质上不怎么讲这些,主要讲人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语文课本所选的文章除了要具备人文性外,在文法上更应有可说道之处,否则就不宜选到语文课本里面。在让学生理解文章的思想内容的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文章写作上的妙处。”

我以为,一堂好的语文课主要的标志是教学内容正确并使学生有效地获取相应的经验。在这样的前提下,课堂组织散漫一点,教学中出现一些弯路插曲,都是常态,无伤大雅。语文教学的课堂形态应该走向相对地宽松乃至有节制的随意。过于精巧的、讲究一分钟一分钟“流程”的、教师一口美辞假声抒情的、一举手一投足分明比表演还像表演的语文课,也许应该被看成变了态的语文课。

我们在语文教学实践中不断锤炼,练就一双慧眼,在语文教材的密林深处,发现课文的教学价值,确定核心教学目标。让语文课散发出知识魅力的芬芳,让学生获得实实在在的语文的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8 06: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语文课要充满着智力挑战

——李吉银《少年王冕》议课散记

诸向阳

 

深度对话,激烈碰撞,这是新教育小学语文议课的魅力。今天,李吉银执教了《少年王冕》,由我主持议课。尽管李吉银执教的《少年王冕》比较好地体现了新教育有效教学框架,课上得扎实有效。但新教育小学的议课一向以批评见长,因为,我们认为,人在批评中成长得更快。周信东抛出了第一个问题:学生在上课前大体了解了王冕的性格特点,一堂课结束了,学生对王冕性格特点的掌握好像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那么,教学的价值在哪里?干干同意这种看法:李吉银的《少年王冕》最大的问题是课堂缺乏智力挑战,学生的发言拖腔拖调,可见他们早就读懂了,学生在应付老师。我和李吉银有不同的看法:上课前,学生对王冕性格的把握是模模糊糊的,或者只是少数学生准确把握了。通过教学,让学生对王冕的性格有了清晰的把握,并培养了学生文本细读的能力,同时让全班同学达成共识。我还指出了李吉银在王冕性格把握上的不足:一是“闷得慌”这段的教学体现的是王冕的孝顺懂事,有学生说勤奋好学,老师应该指出,把握人物性格要从整体上把握,不要只抓只言片语。二是王冕的孝顺懂事和勤奋好学,哪一方面是主要的。应该是孝顺懂事,课文处处写到王冕对母亲的孝顺。这一点,李吉银没有给学生指出。

大家对李吉银“闷得慌”这段的文本细读没有什么意见,分歧最大的是在学画这段中环境描写的教学。干干说:小说中的环境描写有三个作用:烘托人物形象,推进情节发展,渲染氛围。《少年王冕》中主要是前两个作用。李吉银对环境描写的教学未能形成智力挑战,尤其是环境描写对烘托人物形象的作用未能凸显出来。有外地参加开放周的老师认为:此处的环境太重要了,它改变了王冕的人生,景前景后,王冕的人生迥然不同。这点学生未能领悟到。陆友松认为:我们教的是小学语文,是不是要把老师对文本的解读,一古脑儿全部教给学生。

议课在激烈的争论中未能达成共识,最后,大家一致要求干干再上《少年王冕》,他答应了。我期盼着星期四干干的《少年王冕》,看看他怎样让语文课充满着智力挑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xulong_157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8-11-8 1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9 18: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课程》杂志重要通知

 

  随着新一轮课改的不断深入,广大教育工作者对中国教育的现状及未来发展又有了新的认识和领悟。《新课程》杂志学术版除了继续秉承“大家谈教育,教育为大家”的基本理念以外,2009年将顺应广大教育工作者的需求,对学术版进行全新改版。

2009年《新课程》学术版将改为大16开本,使用新的邮发代号,22-405。《新课程》学术版将除了继续刊发视角独特、立意清新、格调健康、主题突出、观点犀利的教育学术论文以外,还将增设一个全新的版块---“名校风采”。该栏目将通过封面、封二和封三以及内页正文,对全国范围内办学质量及管理绩效好的学校进行采访报道,同时也欢迎相关学校积极与本刊联系,将您的先进办学经验推向全国。

《新课程》杂志“传播新理念,交流新经验;推广新方法,促进新发展”。

欢迎广大教育工作者及高校研究生踊跃向本刊投稿!

咨询电话:010-69550406   60539760

特此通知!

                                 《新课程》杂志社北京工作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30 21: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教育小学公共粘贴板——

一年级阅读教学“教什么”?

                         ——听史桂华老师执教《北风和小鱼》随想

 

诸向阳

 

低年级的阅读教学与中高年级的阅读教学应该有所区别。中高年级的核心目标主要从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上考虑,更多地从作者如何表达上考虑。低年级的核心目标该怎样制定呢?核心目标制定的依据应该是语文课程标准、单元目标和具体文本三者的结合。语文课程标准关于低年段的教学目标有以下几点特别重要:1、喜欢学习汉字,有主动识字的愿望;认识常用汉字1600-1800个,其中800-1000个会写。2、喜欢阅读,感受阅读的乐趣;学习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3、结合上下文、借助图片和联系生活实际了解课文中重点词句,在阅读中积累词语。

根据语文课程标准,我认为,低年级阅读教学核心教学目标为以下三点:

一、写好字

识字和写字是低年级重中之重的任务。教师要借助《汉字字源》等书籍,发掘汉字的魅力,深入浅出地给学生教汉字。我至今还记得干国祥老师上《九寨沟》一课时的生字教学,他把每个生字的魅力都发掘出来,引起了学生强烈的兴趣,孩子的眼睛闪闪发光,汉字给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扎扎实实地写好每个汉字,注重孩子的执笔姿势的指导,注重学生写字姿势的纠正。从小培养习惯比什么都重要。

史老师十分注重写字教学,她给每个学生准备了一张纸条,让学生写出上节课学习的生字。我觉得空格里加上田字格更好,因为这样有利于一年级学生掌握汉字的间架结构,把汉字不仅写得正确,而且写得美观。

二、读好书

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应该是低年级阅读教学的核心目标。低年级的朗读教学要与理解重点词句结合起来,只有理解了重点词句,学生才能真正将课文读出感情。理解重点词句的常用方法有三种:结合上下文、借助图片和联系生活实际。教师的范读很重要,必要的朗读技巧的指导也需要,如重音的处理、长句子的停顿等,但指导不能太生硬,要让学生用自然的声音朗读,不要拿腔捏调。

史老师的朗读教学很有特色,她采用多种朗读方法:范读、个人读、小组读、齐读、表演朗读,注重将朗读与理解重点词句的结合,学生读得兴味盎然。

三、让学生爱上语文

教师如果能在低年级让学生爱上语文,功莫大焉。低年级学生爱玩、好动,老师要因势利导,注重教学的情趣性,让课堂深深地吸引学生。

史老师的课堂情趣性很强,她采用的表演朗读深深地吸引了学生,让学生乐此不彼。她知道一年级学生的有意注意时间不长,她让学生动一动,再集中注意力学习下面的内容。她让学生拍手念儿歌,也是分散一下学生的注意力。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让学生动的内容也与教学内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5-23 12:2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诸向阳 于 2008-9-24 7:43:23 发表

问候你,老朋友!

我想强调的是教学一篇文章,首先要确定“教学内容”,然后才选择“教学方法”。在“教学内容”被普遍忽视的现实条件下,强调确定“教学内容”的重要性很有必要。

欢迎你常来批评!

赞同,教学一篇文章,首先要确定“教学内容”,然后才选择“教学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10 19:12 , Processed in 0.3276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