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干国祥

群聊语文偶得之艾青《我爱这土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4 19: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钓雪主人 于 2009-2-14 17:03:31 发表

干老师“大地思维”一说很耐人寻味。

我的意见并不是要把大地和星空(太阳)对立起来,大地生我养我,即使那些腐朽的东西也会给予我营养。但是,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星空,不能没有阳光,否则,我们都将归于腐朽。

我还想说,我们为什么要将星空从属于大地?大地思维会不会让我们忽视灿烂星空?

 

这就是对立分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6 11: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国祥 10:11:40

 

大地,祖国,这些已经被后现代所玷污的词语,在诗里仍然保持着丰沛的力量。

在这个时代,人们只歌唱那个小小的自我,那个肉体的肉欲的自我。

美其名曰自由和民主

美其名曰自然和生命

但是生命所诞生的那个大地,生命之生命,语言所诞生的祖国,文化之生命,却成了被否定被遗弃的对象。

只有在这样的诗歌里,大地之魂仍在

祖国之魂仍在

祖国不是一个政体

不是一个君主

而是在这片大地之上形成的文化,传统,历史,传说,英雄。

 

——这从上回群聊看到了干老师的这一段发言后,一直在思考着“祖国”二字的含义。也在为没有及时把群聊的内容及时的复制下来而后悔不己(办公室显示器坏了,换了新的),此刻在论坛上见着心情自是不用说了。

朋友们的讨论一路看下来,我感受到了自己认识的浅薄。向各位学习广泛的阅读,深入的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0 12: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教版必修三里面选了阿赫玛托娃的《祖国土》,是我最欣赏的一种对祖国的爱。

我们不用护身香囊把它带在胸口
  也不用激情的诗为它放声痛哭
  它不给我们苦味的梦增添苦楚
  它也不像是上帝给的天国乐土
  我们心中不知它的价值何在
  我们也没想拿它来进行买卖
  我们在慝上面默默地受难,糟灾
  我们甚至从不记起它的存在
  是的,对我们,这是套鞋上的污泥
  是的,对我们,这是牙齿间的沙砾
  我们把它践踏蹂躏,磨成齑粉——
  这是多余的,哪儿都用不着的灰尘!
  但我们都躺在它的怀里,和它化为一体
  因此才不拘礼节地称呼它:“自己的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20 13: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祖国土

[苏联]阿赫马托娃

我们不用护身香囊把它带在胸口,
也不用激情的诗为它放声痛哭,
它不给我们苦味的梦增添苦楚,
它也不像是上帝许给的天国乐土。
我们心中不知它的价值存在,
我们也没想拿它来进行买卖,
我们在它上面默默地受难、遭灾,
我们甚至从不记起它的存在。
是的,对我们,这是套鞋上的污泥,
是的,对我们,这是牙齿间的砂砾,
我们把它践踏蹂躏,磨成齑粉——
这多余的,哪儿都用不着的灰尘!
但我们都躺进它的怀里,和它化为一体,
因此才不拘礼节地称呼它:“自己的土地。”

 

原帖由 杨赢 于 2009-2-20 12:58:50 发表

苏教版必修三里面选了阿赫玛托娃的《祖国土》,是我最欣赏的一种对祖国的爱。

我们不用护身香囊把它带在胸口
  也不用激情的诗为它放声痛哭
  它不给我们苦味的梦增添苦楚
  它也不像是上帝给的天国乐土
  我们心中不知它的价值何在
  我们也没想拿它来进行买卖
  我们在慝上面默默地受难,糟灾
  我们甚至从不记起它的存在
  是的,对我们,这是套鞋上的污泥
  是的,对我们,这是牙齿间的沙砾
  我们把它践踏蹂躏,磨成齑粉——
  这是多余的,哪儿都用不着的灰尘!
  但我们都躺在它的怀里,和它化为一体
  因此才不拘礼节地称呼它:“自己的土地”

真是难得,教材里面有这样的好诗。深沉的语句,深沉的爱。

其实这首诗,正可以解释,祖国一词的丰富与深厚:

 
查看文章
 
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
2008-09-23 10:25
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1889-1966)一生多灾多难:她的第一任丈夫古米廖夫是阿克梅诗派的首领,1921年受诬陷,因参与“反革命集团”的罪名惨遭镇压,后来的伴侣普宁是个艺术批评家,曾两次被捕入狱,她的儿子列夫·古米廖夫三次坐牢,被判刑流放。1946年阿赫玛托娃遭遇了更大的劫难,苏共政治局书记日丹诺夫点名批判她是“反动文学的代表”,宣扬“贵族资产阶级的唯美主义和颓废主义”,甚至辱骂她是“奔跑在闺房与教堂之间发狂的贵夫人”,是“混合着淫声与祷告的荡妇和尼姑”。阿赫玛托娃随即被苏联作家协会开除,失去了创作权利,长达六七年四处漂泊,只能靠翻译外国诗歌挣点微薄的稿酬维持生活。

 正是在这一时期,著名汉学家费德林跟她合作,把中国伟大诗人屈原的《离骚》译成了俄语。屈原的诗句“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想必会引起这位女诗人的心理共鸣。

  女诗人看似柔弱,却敢于直面命运的打击,以其坚韧的意志承受重重苦难,她的精神非但没有崩溃,反而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顽强,用诗篇记录下这些辛酸经历!创作了俄罗斯史诗般的经典《安魂曲》,在个人崇拜的特殊时期,呼吁法制和人的尊严。当诗人被迫匍匐在地,如同置身坟墓的那些黑暗岁月,是谁给予她活下去的精神力量?是泥土,是草民,是缪斯,是但丁,是肖斯塔克维奇的音乐,是承受苦难的宗教信仰……

  泥土以及由泥土衍生出来的“土地”、“大地”、“地窖”、“坟墓”、“废墟”等一系列意象,构成了阿赫玛托娃抒发情感的载体。《祖国土》是其中最有影响的诗篇:我们不用护身香囊把它贴心佩戴,/也不用激情的诗为它放声痛哭,/它不给我们苦味的梦增添苦楚,/它也不像是上帝许给的天国乐土。/我们心中不知它的价值何在,/我们也没想拿它来进行买卖。/我们在它上面默默地受难遭灾,/我们甚至从不记起它的存在。/是的,对我们,这是套鞋上的污泥,/是的,对我们,这是牙齿间的砂砾,/我们把它践踏蹂躏,磨成齑粉,——/这多余的,哪儿都用不着的灰尘!/但我们都躺进它的怀里,和它化为一体,/因此才不拘礼节地称它:“自己的土地。”

  “套鞋上的污泥”,“牙齿间的砂砾”,被“践踏蹂躏”,“多余的,哪儿都用不着的灰尘”,这备受鄙视与漠视的泥土,最终却能默默地容纳与拥抱那些曾经鄙视与漠视它的人们,诗人在这里以前所未有的独特视角揭示了泥土的双重性:既卑微又博大,既渺小又深沉,既轻贱又厚重。忍辱负重的平民百姓不就具有这样的品格吗?在诗人阿赫玛托娃遭遇劫难的时候,给予她精神支持的正是“土地”。二十多年以后,当诗人终于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时候,她满怀激情歌唱果实累累的季节,对支撑她的土地表达了无尽的感激:这就是它,果实累累的秋季!/  这么晚,才把它领到这里。/足足有十五个美妙的春天,/不许我从大地上爬起。/我那么近地将大地看个仔细,/贴在身上,搂在怀里,/而它,偷偷地把神秘的力量/灌输给一个命定死亡的躯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1 00: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干老师,让我更深的感动,更深的走进我心爱的祖国、脚踏的土地,还有神往的杏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2 20: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国家的爱国教育常常流于形式和口号。据我观察,学生听到爱国这个词的时候,都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表情。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有着如此的表现?实际上,爱国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感情,但是我们的爱国教育的形式使得人们对这种教育有着本能的排斥感。长期的口号式教育让爱国这种朴素的情感培养变成了一种类似洗脑的手段,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在《魏晋风骨及药与酒的关系》中论述到的,六朝名士抨击名教的,反而是一些在乎名教的人,因为名教被人利用,所以这些人反而做出一副反对名教的姿态。我们的教育似乎也只是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口号、呐喊,歇斯底里,不会产生正常的爱国情感,只会滋生民族主义。

阿赫玛托娃的这首诗一直是我的最爱。她有一句名言,“抒情诗人从不在诗中显露自己。”对比起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教材将这两首诗歌放在一个版块“颂歌的变奏”),我发现我们似乎是太喜欢喊了,而没有了朴素而深沉的内敛。这应该不是中国诗歌的传统,我们的风雅颂赋比兴,现在到了哪里去了?古人所倡的“蕴藉”又到哪里去了?我们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又去了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22 2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首诗不在同一个档次上,何故?精神之深浅有天壤之别。

这并不是技巧问题,也并不是有无自己的问题——惠特曼高嚷自己,是更伟大的诗人;泰戈尔低吟自己,也一样是伟大的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2 21: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惠特曼虽然高嚷着自我,可那是一种自我精神的蓬勃,高嚷自我,也是一种自由精神的喷薄,自然也是抒情诗的另一种极致,而舒婷的诗恐怕处处有我,却恰恰消融了自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22 21: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杨赢 于 2009-2-22 21:10:38 发表
惠特曼虽然高嚷着自我,可那是一种自我精神的蓬勃,高嚷自我,也是一种自由精神的喷薄,自然也是抒情诗的另一种极致,而舒婷的诗恐怕处处有我,却恰恰消融了自我

这个判断才是比较正确的。但与你前面所说,就不太一致。

所以,评判还是要忌太草率。

我们国内的学术文化破坏既久,重建不易,我们都只不过是,远未完成的修习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2 22: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我倒是觉得,两次是因为我站的角度不同所致,请楼上明鉴。不过评判的确切忌草率,我只不过是在抒发一下自己的直观感受罢了。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的确没有多加深入思考,前后也就没有太大的一致性。在讨论中,有所创见,也能在别人的批评中窥见自身的不足。感谢干老师,呵呵。还请多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2 22: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肉体的诗人  
也是灵魂的诗人  
我占有天堂的愉快  
也占有地狱的痛苦  
前者我把它嫁接在自己身上使它生殖  
后者我把它翻译成一种新的语言  
啊 我的灵魂  
我们在破晓的宁静的清凉中  
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  
我的声音追踪着  
我目力所不及的地方  
我的舌头一卷  
就接触了大千世界  


我是丑陋的诗人  
也是伟大的诗人  
我享有快乐的极致  
也享有痛苦的深渊  
前者我把它降临在自己的身上使它青春永驻  
后者我把它赋予成一种理性的执着  
啊 我的灵魂  
我们在漫长的凄凉的躅行中  
找到了通往光明的前程  
我的呐喊鼓动着  
我幻想所不及的空间  
我的臂膀一张  
就拥抱了整个宇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2 22: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不是很喜欢惠特曼,读过几首,没有感觉,工作以后读了一些越来越喜欢,就像工作以后喜欢吃的东西都变了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23 04: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汉字还在使用,在许多人身上,已经消亡得差不多了

 

警醒自我,要让祖先的文化从我这里传承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5 13: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课选自人教版九年级下册,语教版七年级下册。现在上传的是人教版的内容[p-center]该帖子于2009-4-5 21:13:26被 银杏儿 编辑过[/p-cent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5 14: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图片干嘛?我是说,要教材——尽可能是教材全貌。

教学面对的,不止是原文本,而是特定的教材中的文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8-7 23:55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