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wxch

王晓春聊天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3 10: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wxch 发表于 2016-9-28 13:32
美国中小学的班干部
    ——《给学生无限可能——细说美国教育》读书笔记(7)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学习,借鉴,思考,实践,提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3 10: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wxch 发表于 2016-9-26 09:57
可能与现实
    ——《给学生无限可能——细说美国教育》读书笔记(5)

域外来风,材料详实,分析中肯,大开眼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5 10: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野宽阔,观点深邃,深受启发。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8 18: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是个“闭环过程”?
——心影自拍(438)

王晓春

从网上看到一个关于前北京十一中学校长、现北京十一学校联盟总校校长、海淀教育战略性人才培养基地主持人李希贵的故事。
据说,李希贵主张“作为一个校长,在学校里看到孩子违规违纪了,得绕着走”。
为什么呢?
李希贵的解释是,教育是一个闭环过程,孩子犯了错,要经历“批评-表扬-激励-改进-巩固-养成”这个完整过程,教育活动才算完成。
如果校长当面指出了孩子的错误,却没有机会完成整个教育过程,是不合适的。
所以,正确的办法是让班主任去处理,完成整个教育的闭环。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我是在广播里听到一个“罗辑思维”的主持人说这段话的,然后到网上查到了上面的内容。搞不清李希贵校长是否真说过这样的话,但这不重要,我们知道有一位校长说过这样的话就行了,我主要是谈对这种观点的看法。
这位校长所说的“闭环过程”,我理解,应该有以下两个特点:
1、孩子犯了错,要经历“批评-表扬-激励-改进-巩固-养成”这个完整过程,教育活动才算完成。一个环节也不能少,好像顺序也变不得。
2、学生犯了错,必须由,只能由其班主任进行教育,别人应该“绕着走”。
照我看来,这些说法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乎大多数真实的教育实践。
我们每个人都当过学生,上学时谁都犯过错,只要稍微回忆一下那时受到的教育,就会发现根本不是什么“闭环”的。我们犯错,很可能未经表扬,甚至未经批评我们就改了;有的错说改就改了,并没有什么巩固、养成等环节。我们的错误也未必都是经过班主任教育改正的,有的是科任老师起的作用,有的是由于同学的帮助,有的是榜样的作用,有的是自我教育的结果,有的错误则时过境迁,不知怎么就改了。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吧?如此复杂的教育现象,却被这位校长机械地、死板地、僵化地、教条地凝固成了一个“批评-表扬-激励-改进-巩固-养成”的封闭模式,这应该属于概念游戏,而不是教育经验的实事求是之总结。
从来的教育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个“闭环”的过程,生活永远是开放的,封闭只是玩概念者自己的思维。
校长看见学生犯错而“绕着走”,有悖常理。这样做,老师们会怎么看?学生会怎么看?您作为教育者的责任感到那里去了?您的敬业精神哪里去了?教书育人没您什么事?是不是因为您是领导,就不必管这些“琐事”了?这种校长,让人觉得怪怪的。我不是说校长必须亲力亲为管到底,起码要过问一下吧,怎能“绕着走”?
我现在看很多网红的言论,常会怀疑自己眼睛是否出毛病了,会怀疑自己智商是否断崖式下跌了。真是搞不懂人们怎么会把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弄得如此神神叨叨的。这么一搞就高大上了?

2019,10,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9 17: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与合
——心影自拍(452)
王晓春
中国人讲分与合,西方人也讲分与合,但内涵有所不同。
第一,西方人的分与合本身是分开的,分就是分,合就是合,分的时候没有合,合的时候没有分。黑格尔的“正题、反题、合题”比较典型。第二,分与合二者之中,西方人更钟情于分。他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喜欢不停地分分分,拆拆拆,这种思维方式在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的同时,也加剧了社会的裂痕。
第二,中国人的分合观念则不同。第一、我们心目中的分与合本身就是分不开的,分中有合,合中有分,分的时候亦有合的因素在其中,合的时候亦有分的趋势在其中。你仔细看一下道家的阴阳鱼就明白了。第二,分与合二者之中,中国人通常更喜欢合。我们不大喜欢拆分和解构,能整体上思考问题就不去拆开。这种思维方式确实不利于科学发展,不精细,不精确,但是对于集体主义和大一统思想的形成有利。
     中华文化对于分与合的认识虽然大致相同同,但也有小异,比如儒家就更注重趋同,而法家则比较重视分,所以你读韩非子的书,会感觉斗争性比较强,言辞犀利,语带寒光。别忘了“矛盾”一词,就出自韩非子。毛泽东和鲁迅对法家的评价都高于儒家,不是偶然的,他们都是革命家,“合”当头,还怎么革命?古往今来,凡社会大变动的时代,孔子都不怎么吃香,就因为其时更需要的是对立面的斗争。文革中有所谓“评法批儒”(评论法家,批判儒家),一些学者以为那只是政治策略,这种看法是很肤浅的。事实上毛泽东一生都对法家持较多肯定态度,他小时候写的作文就推崇商鞅的立木为信。这不是简单的个人喜好,而是思维方式的某种契合。毛泽东的思维方式叫做“一分为二”,他强调斗争,强调分,而不是合。毛泽东为什么推崇鲁迅?因为在分与合的思路上,鲁迅与毛泽东两心相通。我们随便举几句鲁迅的诗看看:“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都是一分为二,都是对立的统一,都充满斗争精神。
        我感觉,毛泽东和鲁迅,在中华文化的继承者中,比较特殊,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哲学思想西方色彩较浓。毛泽东说:“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简称一分为二)这种哲学思想的底色是中国古代阴阳统一的思想,又吸收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思想(与列宁的哲学思想更接近),但与二者都有区别。一分为二的哲学思想与中国古代阴阳哲学思想的区别是,古人强调阴阳二者之“合”,而毛泽东则强调其“分”。毛泽东的哲学是喜动不喜静(这一点在他的诗词中体现得极为鲜明),他认为矛盾的斗争性是绝对的,没有斗争就不能前进,而古代哲学更喜欢安静,安稳,所以毛泽东是革命家,孔子老子都不是革命家。毛泽东的哲学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的差别是,毛泽东虽然强调“分”,强调斗争,但是他那个“分”里面始终有“合”的影子伴随。“以斗争求团结”,这种口号就很中国。毛泽东能提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概念,斯大林就提不出来,因为在斯大林那里,“分”就是“分”,斗争就是斗争。(苏联共产党所谓“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做法,即是这种思路的具体化。}恩格斯认为辩证法规律有三条(对立统一规律,量变到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斯大林继续分,说成四条(①把自然界看作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②把自然界看作不断运动和变化、不断更新和发展的状态;③把发展过程看作量变到质变的发展;④对象、现象的内在矛盾是辩证法的出发点,这种矛盾的斗争是发展过程的内在内容。)毛泽东则认为只有一条:对立统一规律。这很有中国特色,因为中国人历来主张天人合一,一元化,九九归一,不主张一味地分分分。毛泽东的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或者说是中国传统哲学的马克思主义改造版。
      我国也有一部分学者提出另一种分与合的观点,叫做“合二为一”,这种观点其实也是对立统一,只不过在对立与统一二者之中,它更突出“合”而不是“分”,也可以说它的“分”的色彩、斗争的色彩、革命的色彩比较淡,因此遭到了毛泽东的反对,大受批判。但是在后革命时代,这种观点其实应用得挺普遍的。比如,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按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对立的,近几十年来,中国就硬把二者“统一”起来了,而且实践证明,效果惊人。而西方人却还死抱着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有你没我的绝对化观点不放,想破头也弄不明白中国怎么会发展这么快。所以我想,此事乃是拜中华文化所赐。中国人做事情不从概念出发,不从理论出发,而从实际出发,让理论跟在实践的后面,让理论家做“事后诸葛亮”,可能正是这一点,赢了西方。
现在看来,毛泽东和邓小平虽然都赞成对立统一,都赞成一分为二,然而毛泽东的一分为二,“分”的色彩更浓,而邓小平的一分为二,“一”的色彩更浓,“合”的色彩更浓。也许这是二人哲学观点的差异,也许这是革命时代与后革命时代的差异。正确评价此种差异,恐怕要等若干年以后才能看清楚。
                         2019 ,12,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 12: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王老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 12: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k12教育论坛把我们和王老师分开之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看到王老师的文章了,一篇都没有看到。挺想念王老师的,希望王老师能继续在《王晓春聊天室》转发自己的文章。看王老师的文章成为了我的精神食粮。再次谢谢王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乡村守望人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教与世界大同
——心影自拍(454)

王晓春

我觉得宗教与世界大同格格不入。
咋说呢?你看,世界上最强势的几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都是一神教。佛教例外。佛教也是一大宗教,但佛教似乎不是一神教,有人说它是多神教,有人甚至说它是无神论,我搞不清楚。不过佛教发源于印度,却被印度人抛弃,这也是很有趣的,原因我也没整明白。反正一神教容不得世界大同,因为在一神教的教徒看来,自己信仰的神是唯一的,唯一的就是排他的,不信我这个神,不是异教徒就是无神论者。一神教对待异教徒的态度只有两种:一种,劝其皈依我这个教,第二种,归入另类,排斥打击。
然而你要知道,你把别人当异教徒的时候,别人可能也正在把你当成异教徒,这种矛盾,实在没法调和,除了互挖墙角之外,就是打死架。历史上的宗教战争,就是如此。宗教矛盾,看不到尽头。你能想象全人类都变成清一色的基督徒或者伊斯兰教徒吗?如果不能,那么世界大同岂不毫无希望?如果全人类都是一神论者,而各信各的那个神,死信死忠,那人类必然一直分裂到灭亡。一种一神教与另一种一神教没有调和的余地。
幸亏地球人不全是死心眼的一神论者,我们还有大批的多神论者,尤其是无神论者。世界大同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多神论者和无神论者不死心眼,可塑性强,有包容心态。如果地球人的大多数不属于一神教教徒,世界大同就有希望了。中国是人类无神论者的根据地和重镇,人口众多,历史悠久,所以在未来世界大同的事业中可能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华文化是一种不死心眼的文化,是彻底的世俗文化,所以生存能力最强,接纳和影响其他文化的能力也最强。我觉得西方文化称霸地球的现象是暂时的,它太偏执了,峣峣者易折。据我现在看到的材料,西方笃信基督教者比例在不断下降。我相信世俗性必将战胜宗教性,过日子才是硬道理。未来人类当然也会有信仰,但信仰无须必然是某种宗教。世界大同,天下为公,不也是信仰吗?
                                    2020,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2: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节与圣诞节
——心影自拍(455)
王晓春

春节是世俗节日,圣诞节是宗教节日。
节日时间当然都是都是人为确定的,但春节是天人合一,春节的时间点与天文有关,与农业生产有关,而圣诞节则完全是人为设定的,是人造的节日,虽然据说它原来是农神节,那就是人的节日被神侵占了。
春节的主题是人与人的关系,其核心内容是一家团圆,告慰祖先。而圣诞节的主题是人与神的关系,要听布道,要唱诗,感恩上帝。换句话说,春节是人类的自助互助,圣诞节则是人类求助于上帝。
很显然,春节与圣诞节,源于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中国人过圣诞节,普通百姓看到的是新鲜和热闹,商家看到的是赚钱的商机,思想者看到的是两种文化的冲撞和融合,政治家看到的则是软实力的博弈。
具体到某个人,你过不过圣诞节,那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国家,可就“有所谓”了。从个人角度看问题和从整体角度看问题,不是一回事,但它们又互相联系,有时一致,有时不一致。治理国家,难就难在这里。
有人说,美国人现在也热衷过春节呀!你看人家多开放,一点不狭隘。
您不觉得这与中国日益强大有关吗?如果中国至今积贫积弱,有几个西方人会屈尊过中国节日?
再说,按道理讲,世俗节日也比宗教节日更具普适性,有更强的生命力。你可以不赞成某个宗教,却很难反对一家团圆,对不对?中华文化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其世俗化,生活化。它不刻意追求高大上,不刻意追求形而上,它就像野草一样平常。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从不过圣诞节,我也不抵制圣诞节。我觉得他诞与不诞和我没关系,不过圣诞老人这个老顽童挺酷的,把礼物装在袜子里也比较有趣,作为一种异域风情欣赏一下,热闹一下,未尝不可。
过春节是居家过日子,过圣诞节则像一次旅游。
                                     2020,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5 19: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行合一与言论自由
——心影自拍(455)

王晓春

我挺赞成言论自由,可是对西方人和我国某些知识分子所极力宣扬的言论自由总觉着有点不对劲。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似乎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其中有人还有个底线,不要违法(然而是他认可的法律,他不认可的法律不算),有人连这个底线都没有,彻底地肆无忌惮。
这里有个关键问题:一个人对自己说的话,要不要负责任?西方国家好像认为,人只要没有实际行动,说什么出格的话都允许,行动可追究,思想和语言不能追究,没有思想犯和语言犯。
看出问题了没有?问题在于,这种理念是把语言和行动割裂了,对立起来了。我说过多次,西方思维方式的特点是分分分,他们习惯于把本来对立统一的事物看做单纯的对立面,或者刻意强调其对立的一面。言论自由的理论基础就是语言和行为的割裂。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不是这样看问题。中华文化的主流观点是知行合一,言行一致。在中国人看来,语言(甚至想法)也是一种行为,反之,行为也是一种语言,言必信,行必果,二者是统一的。人不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理应对自己的言论甚至想法负责,凡是你的东西你都应该负责。中国知识界有句话叫做“文责自负”,俗话也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都体现了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可贵的。西方的言论自由实际上是主张说话可以不负责任,只要我没有违法的行为就行了。这是西方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把权利和责任割裂,只要权利,不负责任。凡是能管我的东西,我都要把它“关在笼子里”,而我自己的恶言恶语恶行恶习,则彻底打开笼门,节制越少越好,什么责任我都不负。这像不像一个任性的小屁孩?
再往深里追,你会发现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对语言的态度本不同。西方人在言与行这两个方面之中,特别青睐言的方面,他们对语言、对思想(思想常常可以看作是人的内部语言)迷信得很。海德格尔的名言“预言是存在的家”最典型地反映的这种思想,西方哲学的所谓“语言学转向”就是这种思路走向极端的产物。我发现西方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文化,总趋势都是越来越脱实向虚。他们对虚的东西(所谓高大上)有一种病态的痴迷。言和行相比,显然语言比行动要虚一些,他们就越来越推崇语言。言论自由是这种思路结出的果实。西方文化的脱实向虚倾向,与宗教有关。宗教本身就是脱实向虚的产物,它的导向也是脱实向虚。你到西方旅游看那个教堂,总会有一个个尖顶,直插天空,拼命向虚,而中国的皇宫,则总是老老实实卧在地上。当然,脱实向虚的思路也很有正面意义,数学和自然科学就得力于虚的抽象思维,中华文化就太感性了,太具象了。脱实向虚,言行分离,对于西方,可以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中华文化主张知行合一,但在二者之中,始终更强调行动,强调实践,而不是言论。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学的是西方教育,本来名叫陶知行,把知放在行的前面,后来有所感悟,终于改为陶行知,把行放到了知的前面,这才心里踏实。说明陶先生毕竟是中华文化熏陶出来的。毛泽东认为自己写得最好的哲学著作是《实践论》,他从来不玩概念游戏。改革开放有两个著名的口号:“不争论”,“摸着石头过河”,意思很清楚,就是少说空话,多干实事。在中国,空谈误国历来是对文化人很重的批评。中国的崛起,改革开放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避开了脱实向虚的陷阱,以实践为先导而不是以专家们的理论为先导。如此明智的做法,正是中华文化的胜利。西方因脱实向虚而面临危机,至今不知反省,那就让他们继续在议会里玩语言游戏吧。既然语言是存在的家,就让他们活在概念的丛林里吧。
于是你就明白为什么中国的西方文化崇拜者都特别能说会道了,他们肯定最拥护西方式的言论自由,尤其是文科知识分子,对此叫得最欢。说实话,这种人除了玩概念游戏,真也没有别的本事,他们说话最不靠谱。他们是吃“开口饭”的,任意发言等于广开财源,强调说话负责任等于减少了他们挣钱的路子。理工科知识分子就好得多,因为他们得搞科学实验,实验是实打实的,无法脱实向虚。所以你会发现,理工科知识分子对所谓言论自由,没有那么狂热。
知行分裂是有害的,言论自由绝对化属于走火入魔和任性。我们在学习西方先进东西的时候,要警惕这类错误倾向。
                                     2020,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7 08: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正在拜读您的《跳出教育看教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8 16: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知己知彼太重要了
——心影自拍(456)

王晓春

美国自从占山为王,取得世界老大的地位之后,凡是后面追上来的老二,都被它整垮了:苏联,日本,德国。其中德国和日本是二战战败国,在占领军眼皮下复苏,只是经济上造成了一点威胁而已。德国心里很清楚美国提防着它,因此不单独出头,拉起欧盟,树木藏在树林里,但欧盟也被打下去了,英国脱欧实际就是合纵离散,张仪战胜了苏秦。苏联确是威胁,被整垮了,要恢复老二的地位,难了。没想到中国异军突起。中国人闷头给西方扛长活,不多说不少道,挨骂也不怎么回嘴,突然有一天西方人大吃一惊发现:中国何时变成老二了?马上开整,整苏联的办法都用上了,外加贸易战。一轮战下来,结果却很不理想。于是美国就在想,全世界也都在研究,为什么对付苏联的成功策略,对付中国就失灵了?
中外学者对此有很多研究,不少结论都很有道理。我从知己知彼的角度,也悟出点道理。作为愚者一得,大家参考吧。
我认为美国最大的失误就是忽视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美国实际上并不了解中国,不了解中国人,也不了解中国文化。他们对中国一知半解,看皮儿没看见瓤,满满的傲慢与偏见,再加上整垮苏联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历史终结),结果在中国面前栽了一个慢镜头的大跟头。要知道被美国打败的英国也好,德国也好,日本也好(日本是把自己过继给西方当儿子去了),甚至苏联也好(苏联本质上是欧洲国家),都属于西方文化,至少底色是西方文化。美国本身是西方文化之集大成者,美国理解英国、德国、日本、苏联都没有多大认识障碍,做到知己知彼不大困难。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差距可就太大了,中国人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与西方相距甚远,很多东西是西方人难以理解的,他们总是看不懂。他们喜欢把中华文化放在西方人的认知模式、知识框架里加以解释(亦有大批的中国学者帮忙做此事),最后他们得到的结论难免脱离中国实际,预言总是被打脸。
事实上西方一直没有深刻了解中国的意愿。近代以来,他们是居高临下看中国的,认为我们无足轻重,无须真正做到知彼。中国的态度则相反,腐朽的清朝政府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既不知己,也不知彼。鸦片战争之后,先进的中国人就有了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意愿,受到日本明治维新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这种学习的积极性一浪高过一浪。开始是乱学一气,看西方谁都像老师,后来是集中精力学苏联,再后来是重点学习美英德法日。中国人的学习热情是世界少见的,中国人的学习能力也是世界少见的。中国青年人把去西方留学看作充电和镀金,西方人却没多大兴趣到中国来,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中国人热衷看好莱坞电影,觉得人家特先进,美国人却对中国电影没什么兴趣,偶尔看看,也是爱看中国落后的一面,有优越感的人都这样。就是说,中国人一直是瞪着眼睛寻找西方的优点,西方正相反,尖着眼睛挑中国的毛病,闭眼不看中国的进步,选择性失明。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个人如此,国家和民族也如此。其结果,不到200年,中国人对于西方的了解远远超过了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中国人在知己知彼方面超过了西方,终于悄无声息地一跃而起。
不知己,不知彼,就容易产生误判。西方根据以往的经验,以为中国人一旦富裕了,就一定会像苏联人那样,追求西式的自由民主,多党制,三权分立。一搞颜色革命,政权就垮了。结果他们大失所望,真愿走这条路的只是被他们洗脑成功的公知之类。在西方人看来,这是因为中国百姓特愚昧。这就是误判。因为中华文化本质上与西方基督教文化并非一股道上跑的车。中华文化的定力使得我们必然走自己的路,不会跟着别人走。纵观几千年历史,中华民族整体上从未走在别人开辟的道路上,都是自己开路自己走。这里面还有个重要因素,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文革最大的特点是把道路之争普及到了每个百姓的意识中(苏联百姓无此意识,这个差别是巨大的)。文革的大方向就是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革后,百姓即使嘴里不说,心里也在想着道路问题,大家对走不走资本主义道路都非常敏感,盯着看。有这样的氛围,就很难出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种人。这就保住了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不是资本主义道路。站在历史的高度,我们就更能理解毛泽东目光之长远,用心之良苦,他对中国人自己选择的道路之坚守。国民党可就没出息了,他们实际上把自己变成了西方文化的附庸,邯郸学步,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造就了假洋鬼子文化。香港更甚,连祖宗都想换了。西方人如果真的弄懂了中华文化,他们就应该接受一个现实:想把中国彻底殖民地化,不可能;想让中国走西方一样的国家道路,不可能。这一点,基辛格好像懂,其他人还在纳闷。他们以后能不能搞明白,不知道。
中国人对西方的了解,也不敢说充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总是看西方的长处,这很必要,以后也要坚持,但有些地方有点过了。事实证明,西方文化并不像我们有些人想象的那么美好,西方文化有不讲道理、不近人情的基因(源于宗教优越感)。我个人一直对西方文化心存疑虑和不满,但我没想到美国居然做出这么多寡廉鲜耻的事情。他们的文化太缺乏对道德的关注了。我无语了,只剩下一句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20,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0: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思维直播         
——心影自拍(457)

王晓春

这是我在“问题生研究组”微信群里的发言。我是这个群的主持人。

什么叫思维直播?大家都知道直播,就是拿一个摄像头,把自己的形象啊,语言啊,动作啊,周围的环境啊,直接就播出去了。这种直播播出的都是外部的东西。我说的这个思维直播指的是内部行为的直播,内部语言的直播,就是说我脑子里正在转,怎么转,往哪儿转,我在想什么问题,我正在往哪儿想。我直接就它播出来,写出来,以思维的真相示人。如果用思维直播的方式讲课,那就不是只把思考的结果、结论给人看,而是把整个思考过程,包括所有的试探,所有的失误,所有的停顿,所有的疑惑,都播出去了,都讲给大家听。这就等于邀请听众和观众进入自己的大脑,全程陪伴和观看涉及某个问题的脑电波活动。这叫思维直播。
     有人说,这还不容易吗?我只要坦诚,不怕露怯,想什么说什么,怎么想怎么说,不就是思维直播了吗?这么说,喝醉了说的话,应该是正宗的思维直播了,嘴上去掉把门的,都捅出去了。
     当然,醉话乃至疯言疯语,也可以算是一种“直播”,但算不上思维直播,那多半是一些情绪和想法的碎片。我这里说的思维直播,指的是专业讨论中的发言。讨论的应该是真问题,发言内容应该是独立思考的成果。所谓真问题是发言者本人确实想探讨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独立思考就是不允许背书或复述他人的看法,当然可以与他人结论一致,但这个结论应该是独立得出的。
另外,据我多年的观察和分析,发现多数人对自己的思维是“不自觉”的。这说起来似乎不可思议,自己的思维,自己怎么能“不自觉”呢?然而事实可能真的如此。我的证据就是,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套话,听起来也头头是道,但你若让他回过头来介绍一下这番话是“怎么想出来”的,他可能会语塞,他说不清楚。这就证明他的思维是不自觉的,换句话说,他没有能力“监控自己的思维”。注意,他不能监控自己的思维,不等于不能思维,他照样可以“想”,照样可以“说”,只是不知道也不愿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这样说。就好像一架不受监控的机器,也可以运转。我说过,人得有本事把自己的心灵分成两个,一个在那里运转,一个跳到外面监控其运转,这才能获得思维的自觉性,这才可能进行思维直播。没有思维自觉性的人不具备“精神摄像头”,那是没有办法实现思维直播的。由此可见,思维直播远不是谁想来一个就来一个,很多人尚未具备其条件,他们可能连“监控自身思维”的感觉都从未找到过。
思维直播非常宝贵。我们通常见到的讲课呀,发言呀,其实多属知识搬运,所谓备课往往就是把某些知识熟悉了,然后课上复述一遍。这叫什么?这叫知识倒爷。当然搬运知识也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有贡献的。实际上我们在传媒上看到东西多是知识搬运,只不过有的人从外国搬过来,受众没听说过,就以为他是创造。很多教授就是吃这碗饭的,吃得还挺香。
我希望我们的研究组里面以后常能看到思维直播型的发言。比如岁月老师的发言就有点儿像。原来我是怎么想的,后来怎么想的,现在我怎么想的,我有什么困惑,都播出来了。这种发言读起来收获比较大。
有人可能会问我,整篇的文章算不算思维直播?基本上不算,因为文章都是加过工的。拿视频来做比方,那属于经过后期制作再播出来的东西,直播指的是没经过加工的发言。有没有一种人,他的思维直接播出来就能成文章了?有。那是真正的高手,所谓出口成章,甚至还没出口,已经成章了。这属于天才一级的,这种人是极其少见的。
有的老师可能会问我说,王老师,我可不可以在课堂上对学生进行我的思维直播呢?您可以试试,这非常有意义。但是你不要搞太多,你先试一堂课,或者半堂课,或者是15分钟。就是面对一些没有答案的东西,把思考的过程展示给学生看。苏格拉底就这么讲课。他讲课就像聊天儿,把整个思维过程都展示给学生看。孔子呢,《论语》这方面比较差,但是我怀疑孔子也是有的,只不过他那《论语》是学生做的课堂笔记,笔记容易只记结论,过程可能就删掉了。在春秋诸子百家里面,我认为思维过程最清楚的是墨子,其次是韩非子,其他人就弱一些了。孔子孟子,他们的习惯就是就是一下子把结论甩给你。老子也有这个有问题,但是老子得出的结论是非常非常出色的,我搞不清楚他老人家是怎么想出来的,真正是天才。
我希望咱们的研究组更上一层楼,达到思维直播的水平,让思维之花各具姿态,竞相开放。
                           2020,1,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4 20: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自由优先于主义”         
——心影自拍(458)

王晓春

网上见到一位学者的文章,题目《自由优先于“主义”》。大意是,没有思想自由,就不可能产生各种主义,自由是诸主义之母。
听起来很有道理。
不过我可以按同样的逻辑,推出更根本的道理。我说吃饭是自由之母,甚至是自由他姥姥。你信不信?这道简单之极,你要自由,先得生存,你要生存,就得吃饭。
你别以为我是在抬杠。请往下听。
吃饭和吃饭可不一样。
你靠什么吃饭,吃谁的饭,在哪儿吃饭,和谁一起吃饭,吃什么饭,这些都深刻地影响了、甚至决定了你的三观,也决定了你对自由的看法。你给老板打工,大概就很难有骂老板的自由。一个快递小哥对自由的理解与一位亿万富翁能相同吗?
抽象地谈论自由是很可笑的。
当你自以为自由的时候,其实你很可能已经被你的社会地位束缚得紧紧的了。自由不自由,得先问你的屁股,再问你的脑袋。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每个谈论自由的人,实际上脑子里或明或暗地早有“主义”存在了。那个主义,就是他的三观。
于是事情就倒过来了——主义优先于自由。这也说得通,而且显然更顺畅,更接地气。人总得吃饭嘛。监狱里的犯人失去了自由,但饭还是要吃的,足见吃饭比自由更基础,吃饭是自由他娘。
                  
   2020,1,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1-28 08:00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