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树在我心

新的挑战——我的2017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20: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元月24日  星期二  晴
(一)
腊月二十七。
妈妈今天蒸馍,想去帮忙,二老不让。
九点多我和爱人去看了看,到那儿也帮不上忙,只好将书法作品又挂了一些,就回家了。
下午送女儿学习,六点半接回。
手机接到短信,说是开工资了,绩效工资,还不少,看来要过一个肥年。
原本和景岩约好今天去毛毛家,但因一些杂事无法脱身。
晚上妻子煮牛肉,从网上学了一招,做的还不错,我和女儿边吃边称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21: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31 21:12 编辑
2017年元月25日  星期三  晴
(一)
腊月二十八。
上午九点多,妻女要去焦东超市逛,我开车送她们去。
不能再耽误了,必须今天去毛毛家。买的东西都在车的后备箱里,两壶油,两箱奶,两提山药。
与景岩联系,他正忙活着,让我先去毛毛家。
轻车熟路。半个小时就到了。
敲了敲大门,两只小狗汪汪直叫。
大娘来开门,看见我拉着我就开始流泪。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让毛毛的女儿和儿子将车里的东西掂到屋里。
来到屋里,还是那个黑乎乎的屋子,大伯躺在床上,清瘦得厉害。一问才知道前两天才从医院回到家里。
下午四点送女儿学习。
今天阎河村赶会,带着爱人去逛一逛。
在街口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炒黄凉粉的小摊,虽然不大,但吃的人特别的多。
每次到这儿,爱人都要停下脚步,美美地吃上一碗。
这是猴年的最后一个赶会了。
感觉奇怪,往年卖鞭炮的摊儿果真一个都没有了。这是我们焦作市今年的新政策,禁止燃放鞭炮。
总觉得,没有鞭炮的春节是没有年味的。
九点钟接回女儿,课程暂时告一段落,休息七八天,年后初六就又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0 15: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放鞭炮是年味的重要体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新帖了,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0-12 14:41 编辑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晴
(一)
朋友蝶飞蝶舞的儿子新婚大喜,我们几个笔友前去祝贺。
地点在凯莱大酒店,算是我们焦作比较高档的酒店了。
一对新人走过彩台,走入了婚礼的殿堂,仪式过后,便成了小夫妻。
恋爱总是很美丽很浪漫的,而婚姻总是很现实很充实的。
婚姻的幸福其实很简单,一个属于自己的温馨的家,不需要太大太豪华;每日必备的三餐,不需要太多的丰盛。
一位漂亮的伴娘,送上两枚晶莹的戒指。两位新人给对方戴上,并紧紧的拥抱亲吻。
敬上香茶,喜公公喜婆婆乐的合不拢口,两个大大的红包落到了儿媳妇的手里。
女婿的香茶敬给岳父岳母,竟然也有两个大红包的奖赏。
两位新人和四位老人现在彩台中间,向来宾致礼。喜公公代表致辞,一句“早生贵子”突然从他的嘴里冒出,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2-19 12:45 编辑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晴


(一)
送张哥回家的路上,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说到了我的身上。
张哥说;听慕所长说,已经和许校长说好了,让你尽快来所里。
我知道慕所长下了功夫,但许校长不知道什么意思,是去是留,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挑战。但说到本意,我想离去,此地绝不是我的最佳之地,尤其现在这种状态。我喜欢单一的、直接的、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乱七八糟的,这并不是说我不能干,我绝对能干,并且绝不会比别人差,但我不愿干,很多事儿都是违心的,我总是敬而远之的。
送张哥回家后,又给媳妇按摩了一会儿。到厨房准备明天的菜蔬,然后坐在灯下。
张哥的朋友,鹤壁的郭成良,女儿郭欣现在李封电厂上班,九零年出生的小姑娘。他们夫妇在塞纳溪谷给女儿买了一套房子,想让女儿在这儿安家落户。
今天晚上,郭兄请客,宴请厂长及夫人。厂长姓刘,中间我敬酒时方知他是西冯封村人,和妹夫是邻居,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关系和距离。
郭兄想让女儿留在焦作,让我们帮忙给孩子介绍个对象。我看这个女孩儿挺好的,个头也不低,165,待人接物也算不错,就想把学校的王彬介绍给他。
婚姻大事儿,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尽心尽力而已,结果如何只能看缘分如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2-19 15:25 编辑

2017年5月3日    星期二   阴雨
(一)
女儿今天开始上夜自习,九点钟下课。今晚是数学专场,其实是7:30——9:00,也就是一个半小时。
现在十点半,女儿还在学习。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沙海2》,是南派三叔的盗墓类小说。
翻看到最后一页,心中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我不禁纳闷:作者到底想干什么?准备把读者引向何方?抑或是我读得过于宽泛而忽略了什么重要线索,以至于没有把握中若干关键的线索而难以窥其全貌?
按说后这是不可能的。这部小说第一卷读完就是这种感觉,第二卷读完依旧如此。我觉得是作者有意而为之,算是作者的良苦用心,也是他的一种巧留悬念。
这几天读这本书总的感觉就是作者的功底更加深厚,与以往他的作品相比有较大不同,主要表现在:
一是几条线索并行,二是不同时空并行,一下子跨越了两千年的时空,引得主人公和读者四处奔波,逐步迷失了主人公,也迷失了读者,结果是欲罢不能。这也算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阴雨绵绵的一天,近乎中雨。春雨贵如油,农作物肯定是无比欣喜的。校园的花草树木是信息对的,茂密的小竹林更应该是无比欣喜的。


(二)
今年的春天着实值得夸赞,接连下了几场知时节的好雨。
从二十多天以前开始,竹林中就已生机勃勃,接连冒出了二百多棵笋尖,乘风冒雨“嗖嗖嗖”地往上蹿,而今大部分都在四五米高了,舒展着枝条,大有凌驾于老竹之上。
这片竹林已经有十余年的光景了,地下的根结遍布,今年冒出的大都是小碗口粗细。凉亭前面有一棵“竹王”,是我们师生共同评出的一棵,直径有十来公分。
更为可喜的是,有几处往年没有竹子的地方也有了新的“成果”。凉亭东南的两棵青松之间,一下子长出了十几棵翠竹。可能是得日月精华的缘故,直径都在十公分左右,早已高达两丈以上。凉亭西边的一块三角地带,也冒出了八九棵粗壮的竹子。
林中小路徘徊曲折,全是水泥做基,地砖铺就,竹子的根克服了重重困难,从地下先占领各个地段,由地下包围地面,同时不断积蓄力量,努力扩大自己的地盘。
漫步竹林,感觉有些触目惊心。一根根竹竿拔地而起,外面竹衣泛黄脱落,给人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学校的老师捡了许多的竹叶,准备拿回家包粽子。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该端午节,这些竹衣正好用的上。
今天四月初八,我的阴历生日。老妈冒雨来此做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晴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晴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晴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0-12 14:38 编辑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晴
(一)

下午四点送女儿学习后,又到附近的岩林书画社“淘宝”。一般的中白云1元一支,上海周虎臣中白云6元一支,长峰小楷笔10元一支。仔细挑选,买了四五十支。又让女老板拿出昨天看的印泥,继续搞价,白色的20元,红色的15元,各拿了两袋,估计这几年应该是够用了的。
岩林书画社的老板相识有二十多年了,虽未深交,但有一定的共同语言和兴趣。我经常光顾他的店铺,当年还在学生路口的东北角。十年前,店铺搬到了南苑的西南角,紧邻群英河。起初不明其踪,就开始到学生路的中孚书画社。等到无意中得知他的行踪,已经不愿再去了。天时地利人和既然已失,再去也无何意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个老板失去部分书友,但此处位置早已寸土寸金,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可能是老板的本心本意罢了。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来此本无心,昨天中午接女儿时,看时间还早,遂往南拐了一下,到岩林书画社里转了一圈,竟然得知店铺要收工不干,各类笔墨纸砚都要降价处理,试着买了几支用了用,感觉还可以,于是今天又来光顾。
和老板娘闲聊,得知是老板的父母年迈体弱多病,收摊后准备回家伺候老人。互助互利是我的人生准则,何况买这些东西绝不吃亏,来日方长,储备一些必备的物品,也算是未雨绸缪吧。

(二)
晚饭后,洗刷完毕,忙完杂七杂八的事儿,在餐桌上铺好笔墨纸砚,开始临写心经。
用一元钱买来的中白云书写。
中午我泡发了六支笔,现在是用一下具体如何。临写了几个字,便感觉质量差得很,与15元买的小楷笔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散而出毛是主要的问题所在。
正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此绝对是至理名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晴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5-19 17:56 编辑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晴
(一)
上午前两节我上数学,后两节雪锋上语文。为了赶课,一些副课只能先放在一边了,觉得有点亏欠孩子们,所以课堂上尽量丰富有趣,孩子们开心得很。
今天讲分数,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顺。昨晚让学生自学,并将书上和练习册上的题做一做。清早让学生互相检查,有韩怡轩、姬中秋、李彤等这几个程度落后的个别题没有做外,其他大部分学生都能够完成。
第一节课,配合ppt讲了书上的题,这一章节《分一分(一)》是比较简单的。第二节课处理了本章节的练习册,顺便将上一章节未了尾的几道题也搞定。临下课时,又布置了中午的预习作业,将书上和练习册上《分一分(二)》内容自学。
下午第一节课美术,与传峰换课。第三节要去点教室开会,区工会要下来进行问卷调查,挑了部分教师前往应付。
上课前,我看了学生的书和练习册,比较满意,除了个别学生外,基本上都完成了。这帮小家伙们在我的调教下,逐渐开窍了,自学能力也提高了不少,其中关键的是他们能够在遇到困难时敢于去求教别人了。
利用课间,图文并茂,结合生活,深入浅出,学生不时发出欢笑声,课堂效果也不错。但可以看出,李彤、韩怡轩这几个学生接受的效果不是太好,最起码不扎实,以后的巩固练习还得大量加强。

(二)
中午接着女儿,又到学生路商业步行街买了饭团,这是女儿的晚饭。回到家,爱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没有见到老妈的身影。爱人说,她十一点就体检回来了,和妈妈吃了饭,就让妈妈回家休息了。
爱人说,今天例行孕检,又做了胎心监护。一开始胎儿不配合,好像在睡觉。医生拿着仪器的两个小铁片当当当一敲,小家伙马上惊醒了,随即兴奋起来了。一直到我们回家,小家伙都在肚子里不停地闹腾着。检查完毕,医生说胎儿已经足月了,生长发育一切正常,下周去检查再做一个彩超,就可以住院进行生育了。
想着下一周可能就要再迎来一个小女儿,感觉就像做梦一般。
女儿哼了一声:“你们两个语文老师,准备给我妹妹起个什么名字呢?”
“不是已经定好了么?就叫多多吧!”
“太俗气了!不行!你们必须起个好的!”女儿将脸贴近妈妈的肚子,手指轻轻地弹了几下,“老二,要听话,妈妈多辛苦啊,不要很闹腾,要不我可要打你屁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2-29 09:39 编辑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雨
(一)
第三节音乐课,我端着水杯从后门走进教室,学生们正在唱着《嘹亮歌声》,这是上节课所学的,悠扬美妙。一会儿开始学《剪羊毛》这首新歌。
窗外春雨绵绵,这一场春雨可谓及时而实惠,一连下了两天。看天气预报说本周依旧阴雨不断,估计春笋早已等不及了,这两天可能就会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
第一节上课,设定的任务连第一个都没有完成。原本想先练上十分钟口算,但一练就停不下来了,家庭作业布置的10页口算没有对改完。同时,发现学生的零言碎语依旧不断,看来数学课还得从头抓一转。
第二节与十八中周云鹏校长、梁珊老师、忠良老弟联系,安排好了女儿、姬雨欣、李敏三人的实验加试事项,本周五(14日)上午10:00——12:00在十八中的实验室进行练习。
上周五放学时布置了一项作业,让学生双休日买一个弹簧秤,本周开始讲“重量”这一章。今早一检查,仍有陈思婷、窦庆典、卢柯欣等人没有买到,让他们回去催家长赶快买。
大课间因雨未能做操。我经过德育处,看到王昱博的妈妈来了,许校长、彭增伟询问了孩子的病情,得知孩子已经回到家中,情况很不好,一直得吸氧。医生再三告诫,家人要有思想准备……增伟将学生的捐款交给了昱博妈妈。虽然不多,只有三千元,但代表着广大师生的一点儿心意。
细雨中,看着昱博妈妈远去的身影,不由得长叹一声,感触甚多,但却难以言表。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这句话早就体会到了,但在蒙蒙细雨中,从这个不幸的孩子身上,感触又加深了一层。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晴
(一)
我的学生李克俭


他是班里的旁听生。2006年出生,比班里的学生都大上两岁。
他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或左边,或中间,或右边。好在教室里的学生并不多,连上他一共二十二个人。为了班里的教学秩序,我现在让他坐在靠南边儿的墙角。他一个人独享两张桌子,可谓宽裕的很。

每天来学回家,他和弟弟总是由奶奶接送。他弟弟上一年级。两个小家伙各自背着书包。一前一后,时走时跑。望着他的背影,我总会有长久的叹息。

李克俭智力有点问题。他的爸爸高高挂挂的,长得特帅,可谓一个美男子,在我市的一家保安公司上班。
在与他奶奶聊天时得知,他出生后一直高烧不下,当时医生建议最好放弃。他们抱有一丝的幻想,坚持给孩子治疗,并且抚养下来。
他们家住在河阳新村,这个小区有一家启智学校,我的好友保战在那里任教,里面招收的都是天生智力有问题的孩子。李克俭的父母坚决不让孩子去哪儿上,毕竟还在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好的,总希望他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就托各种关系来我们学校上学。

王雪锋从一年级开始教他们。李克俭因为智力问题,上课不听讲,到处乱跑,欺负同学,损坏同学的学习用品。但是这个小家伙胆子很小,所以是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上课时他经常在后面的地上爬来爬去。后来雪锋就让他画画看书,他倒是也能安静一会儿。孩子们背诗读课文时,他也能跟着读背。

李克俭的口齿和嗓子有些问题,说话声音粗粗的,也不太清楚。
现在孩子们正在背唐诗和论语,轮流上来给我背诵。背会后,我在书的旁边盖上一个小红章。也经常看到他拿着那本破旧的唐诗三百首,挤在队伍中来给我背。上学期他竟然给我背了七八首唐诗,虽然都是学过的,但我也是特别欣喜的,郑重其事在诗的旁边盖上小红张,并当众表扬他。

这学期背诗,他又来了。不过好多字和拼音他是不认得。我就叫他读,答应只要能读下来就算背会。
有时候这小子也是挺鬼的。那天他又来给我背游子吟。我感觉这首诗他上学期好像已经背过了。怎么又来背了。我拿过来书一看,只见这首诗的旁边有一个小窟窿。不禁莞尔一笑,原来这小子把原先那个小红章给抠掉了。
我没有批评他,等他背完后,又在旁边盖了一个小红章,并且当众表扬:我们班的李克俭真棒,又背会了一首新诗。

昨天下午两点二十,我在班里转悠。学生们都在看书。只听一声报告,李克俭来了,后面跟着他的奶奶,手里拿着一个新文具盒。

听他奶奶说明了情况,我才知道是李克俭弄坏了靳旭光的文具盒,老人家是来赔偿的。
他奶奶走后。我叫过来李克俭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再看看他,一边听。一边用手扣着鼻子和嘴巴。我也是哭笑不得。随后又当众告诉学生,不要拿那些新鲜的文具和玩具来班里显摆,否则让李克俭弄坏后,一律不再负责赔偿。

李克俭喜欢画画。他爸爸给他买了一本画册。我让他上课没事的时候就去看书,画画。
从上学期开始,我就在班里的后面放了一套桌凳。不管什么课,我都要进班看一看情况。
有时候进班,会看见他趴在桌子上画画。更多时候,他的桌上是空空的。他趴在那儿,扣扣这儿,摸摸那儿。我就会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指了指就是后面的书架。他就会意地站起来去后面拿上几本书,回来开始翻看。
虽然依旧不认识上面的字,但是读一读书,总该是有益无害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7: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1-21 16:56 编辑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多云
(一)
看表,7:21。往外面看,操场上依旧不见我班学生的人影。
按往常看,姬明宇、靳旭光、陈文凯、马冰冰、陈思婷、郭欣六个人早就开始扫地了。我们班里规定,早上7:15统一开始打扫卫生,十五分钟后干完,最晚7:35必须完工,否则值日生就要受处罚。
难道出了什么事?望北楼看,教室外面没有人影乱动,也没有什么嘈杂声传来。怎么回事?
已经烧好了开水,倒入暖壶中,又沏了杯茶水,下了栋楼,往北楼走去。
刚到六年级门口,看到姬明宇、陈文凯、靳旭光三个男生跑去拿大扫帚。我摆手让他们过来,询问在班里干什么,让他们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这三个小子吞吞吐吐地说,大家都在班里玩弹簧秤。
训了他们几句,让十分钟必须打扫完卫生。
到了教室,学生们都在忙活,各负其责,各司其职,但一看进度就知道也是刚刚开始的。看来姬明宇他们说的不错。
沉下脸,吩咐道:十分钟打扫不完,每人跑二十圈。
一鸟如林,百鸟压惊。各项任务的节奏明显加快了。
7:35,学生全部回到教室里。
站到前面,叫来班长薛冰倩,狠训一顿。身为班长,到点不提醒大家打扫卫生,有失其职,罚跑五圈;班里所有人,全部罚跑五圈。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晴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3-27 05:20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