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树在我心

新的挑战——我的2017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2-22 12:27 编辑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输得起才能赢得起
女儿即将走上中招考场,作为家长,自然希望女儿能赢。但是,人生处处是考场,岂能场场都赢?
我经常勉励女儿:只有输得起才能赢得起。
项羽输不起。当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楚霸王,在垓下战役中一败涂地。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他完全可以暂时偃旗息鼓,养精蓄锐以待东山再起。但他输不起,在乌江边霸王别姬,拔剑自刎。
刘邦输得起。起初楚汉实力悬殊,刘邦可谓屡战屡败,但他毫不气馁,屡败屡战,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因为他输得起,所以赢得了最后的胜利,鞭敲金镫响,高唱凯歌还: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胜败乃兵家常事,这话人人都会说,但一旦自己身处其境,却往往自怨自艾,难以洒脱。究其原因,是我们的心胸不够开阔。
不由得想起初中是的一位学妹,她是一个绝对算得上是能够吃苦耐劳的山妹子,平时的考试成绩总在年级前五名,但每逢大考,她总是考得一塌糊涂,连前十名都难以进入。这成了她当年学习的一个怪圈。中招时也因此名落孙山,又补习了一年才考上了焦作一中。
现在想想,她可能是太在意输赢里,无形中被束缚了手脚,难以将平时的真功夫正常发挥出来。
《心经》中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唯有心无挂碍,放下思想包袱,才能充分发挥潜力,取得最终的胜利。
人人都渴望赢,但我们一定要不怕输。我希望我的女儿从小就明白:没有输,哪有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32 编辑


2017年6月5日    星期一   雨
(一)
这雨下得可真过瘾!从昨天半夜到现在,没有任何的停歇,一条线的下个不停。
梅子金黄杏子肥,昨天去开封的路上,看到高速路两边的一望无垠的麦田,有的已经收获,但更多的还是金黄一片,估计这两天就得收割。也看到好多好多的大型收割机从南往北驶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8-1 13:15 编辑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32 编辑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晴
(一)
万里姐儿子新婚大喜,晚上邀我前去喝酒。
都是文学圈里的朋友,除了市里的,修武博爱的也来了不少。
见到了杨光黎老兄,火车头,王中青,段海军,是明启,樊树林等老兄,朱自立,陈小庆,等老弟,武陟文联的郭主席带了文学好友,其中竟然有鹏鹏的二姨闫趁意,相见之下,倍感亲切。
由于要接女儿,到八点多,看着一些朋友开始散了,也就起身告辞而去。
见到闫趁意,看到她发表在博爱的《青天河》和市文联编的《诗刊》,感觉自己实在落后的很。以前自己定的“每天读书,每天反思,每天写作500字”的计划早已抛之脑后了。想一想,是自己放松了自己,以至于忙忙碌碌,却又是浑浑噩噩,什么都做了,却是劳而无功。
上午九点多,山上赵伟兄家的嫂子来家里看二妞。以前说了几次,都推托了。一是害怕啰嗦,二是害怕影响女儿。这次嫂子执意要来,只得在家里等候。接到电话,到楼下迎接。
嫂子是个很小心的人。两个儿子都很争气。老大辉辉在郑州某银行工作,娶的媳妇得是郑州的闺女,是大学的同学。他混得不错,前几年就将弟弟赵旗也带到郑州工资,在一家信贷公司上班,月薪五六千以上,也算不错。
两个儿子都结过婚啦,老大的儿子快四岁了,老二的女儿也马上两岁了。这几年她一直奔波于郑州焦作直接,看护着孙子孙女,也算很忙乎。但就是感觉不开心,心情有些压抑。
很多人都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两个孩子多懂事,又都在郑州工作,多少人都眼气的呢?赵伟哥有时候吵她,说她是“吃多撑得,无事闲的”。
可能也是,到医院检查了几次,什么毛病都没有。但她就是想不开。只能慢慢地让时间来冲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7-12-19 12:26 编辑

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晴
(一)
下午四点,送女学习,驱车南下,去图书馆。
所借三本,早已到期,网络故障,难以续借,只好亲临,还了再借。
《今生是每一生》是本诗集,朱定周著,科研人员,非文学者。翻看两页,名为诗集,如嚼干蜡,平淡如水,文采不佳。爱人无事,谁手闲翻,嗤之以鼻,连连感慨:世上凡人,皆可出书,蛇龙混杂,鱼目混珠,无病呻吟,娇柔造作,赶快抛之,以免污目。
《师傅越来越幽默》,是短篇集,作者莫言,当代大家,功力非凡。爱人闲暇,时常翻看。篇篇小说,娓娓道来,巧设情节,文笔优美,内涵丰富,结尾新奇。掩卷反思,印象深刻。
《博雅之思》,美文荟萃,作者众多,北大学子。所借初衷,乃为女儿。中招将临,无暇读之。还前翻阅,文辞华丽,内涵不足,要成名家,步履漫长。
到达书馆,人工还书,又借三本:《天堂蒜苔之歌》《酒国》,莫言著作;《寂寞华》文爱艺著,依旧诗集。半年以来,曾尝试写诗,虽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但积少成多、功在不舍,肯定不负我心,稍有收获。
以上所用,四字一句,乃读莫言,胡写乱侃,不必深究。
自图书馆回来,到妻姐理发店取回小床,都是零件。回家琢磨,一个小时,组装完毕。此乃女儿当年所用,现在又将服务于二妞,可谓颇有功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35 编辑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晴
(一)

还有两周就要中招考试,还有两周接送女儿的任务。
接送孩子,好像已经成了近一年来的重要任务。
清早见姬立强,说起各自女儿填报志愿一事儿,都在提前批次志愿里填报了河南省实验中学,批次志愿的第二批填报焦作一中。省实验估计是考不上,不过让她们有个高目标,还是很有必要的。

(二)


傍晚,看到四月姐的QQ留言:
6月14日(本周三)晚上你有时间吗?邀你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定于6月14日晚上7点,嘉园大酒店四楼蓝田厅。
四月姐是我文学朋友圈中知名人士,也是我认为活的最潇洒、最滋润的一个。
她在市里的水厂工作,属于机关的一个职员。因为工作相对轻松,平时经常写些文章,以诗歌散文为主。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四月姐喜欢旅游,据她说,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大部分已经游遍,包括宝岛台湾。
四月姐性格豪爽,和我们在一起,经常都是陪我们喝白酒,很少喝饮料,但总是适可而止,从不过量。
她喜欢热闹,每年的生日总会约上七八个朋友,吃上一摊儿,再到KTV吼上一番。这几年来,我都在被邀之列,但除了第一次我去KTV送上一幅书法作品外,其他几次都没有赴约。这次她又邀请我,我还能推辞么?如果去,送上一份怎样的礼物呢?
今年四月份,又到欧洲转了一圈,潇潇洒洒玩了十来天,写的游记虽然不多,但心里眼里可谓都是收获满满。
前些年,她女儿考到云南一所大学,她陪女儿直飞云南,前后三番五次赶赴云南,将七彩云南逛了个不亦乐乎。
三年前,她坐火车随团赶往西藏,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和倩影。
两年前,她又游历了甘肃,足迹遍布敦煌、莫高窟、鸣沙山和月牙泉。
去年,她飞往宝岛台湾,在日月潭泛舟,在阿里山轻歌曼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36 编辑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晴
(一)
这个二妞好厉害,还没满月想独立。
不愿和母一起躺,偏要小床自己睡。
大床哇哇哭不停,小床安静入梦乡。
哺乳之中哼哼唧,睡梦之中哭啼啼。
并非无缘又无故,不是屙来就是溺。
与妻相对无言笑,此妮长大不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39 编辑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晴
(一)
清早送女儿后赶往学校,在解放路与陶瓷街交叉口,见到了老邻居老宋两口。他开着那辆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他的老伴,头发花白,老态龙钟,车子往南,看样子是去月季公园的。
这对老夫妻可谓是一对老冤家。自从1976年我们成为邻居,就见到这两口一直是争争吵吵、打打闹闹的。经常见到这女的在家,带领着三个女孩生活。那个男的在外面开车跑运输,很少见到。光听大人们说,那个男的嫌弃女的没有生男孩儿,在外面又找了个女人,不愿回家。
这么多年中,三个女孩陆续出嫁了,老大老二都很娴静,各自找了合适的人家;老三却像男儿个性,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孩女孩沆瀣一气,惹了好多的事儿,让老妈操碎了心。好在后来终于出嫁了,不过近十几年来总也没有见过她。
四五年前,这女的患了病,好像是中风,住进了医院。出院后,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来岁,满头白发,身子佝偻,皱纹堆积。
我们这一片,老房子基本上都已经翻盖完了,唯有她家,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楼房所包围,依然是一座瓦房、一座平房、一个空旷的大院子,院子中杂草丛生,一副衰败的景象。
后来老两口搬到大女儿家中住了,经常见到老宋推着老伴儿在塔北路上散步,上前去打招呼,他们也热情地问这问那。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人老不提筋骨为能,看着轮椅上的大娘慢慢远去,一种感慨油然而生,人生不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40 编辑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晴
(一)
这个男人,四十左右,头发花白,马尾辫子。
拿着手机,右手灵动,心无旁骛,口里喃喃。
非是聊天,表述感悟。此为李涛,日报记者,
机缘巧合,见过多次。言谈举止,个性飞扬,
穿着打扮,与众不同。在此徘徊,并非他故,
接送女儿,艰巨任务。也是初三,亦将中招,
紧急关头,重要时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树在我心 于 2018-1-5 15:40 编辑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晴
(一)
清早前两节上课。
手机系统进行更新,第二节课下课机子恢复正常,一连串收到班主任薛芳芳的三四条短信,让我与老师联系。
下课后,接到女儿的电话,说是老师让家长来学校签字,因为涉及到填报了市外学校的所有学生。顺便让我通知姬立强也赶快去学校,雨欣怎么也联系不上爸爸。
10日晚上,和女儿在电脑上填报志愿。征得女儿的同意,我们在“提前批志愿”里面填报了“河南省实验中学实验班”。按照她往常的成绩,根本是考不上的,这只是一个理想的目标,以此来激励自己而已。
我知道老师让我们去学校签字,主要是市教育局的意思,唯恐好学生流失,老师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明知道该走的还要走,走不了的你撵他也不会走。
去办公室与立强沟通,他的女儿也填报了省实验中学,他的手机崩溃了,根本打不开,没法看老师的短信。
十点半钟,我俩来到实验中学,上到三楼各自去找班主任。遇到班里廉正和赵苏晓的妈妈,一同去七班赵老师。薛老师拿出一式三份的告知书,内容就是如果在录取后如有学籍方面的纠纷,与学校无关等等。
我们随手签了字,告别老师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3: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0-22 23:26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