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秦月汉关

我和我的《水浒》课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31 13: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赞一个!等细看了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1 15: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秦汉老师做得真认真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5 13: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1.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因而,秦月的坚持首先就值得一赞。

2.从课堂记录看,学生的参与面广了,书读得更细了,因而,课堂的讨论更深入了。此为二赞。

3.课堂上,老师在引导时,能有意识地兼顾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也即将共读和语文有机地融合起来。此为三赞。

4.秦月的三叶草长得很不错,此为四赞。

读书帖:不待扬鞭自奋蹄thread-371199-1-1.html

研课帖:秦月汉关研课手记thread-371203-1-1.html

课程:我和我的《水浒》课程thread-406520-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5 15: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陈美丽 于 2010-1-5 13:48:36 发表

 

1.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因而,秦月的坚持首先就值得一赞。

2.从课堂记录看,学生的参与面广了,书读得更细了,因而,课堂的讨论更深入了。此为二赞。

3.课堂上,老师在引导时,能有意识地兼顾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也即将共读和语文有机地融合起来。此为三赞。

4.秦月的三叶草长得很不错,此为四赞。

读书帖:不待扬鞭自奋蹄thread-371199-1-1.html

研课帖:秦月汉关研课手记thread-371203-1-1.html

课程:我和我的《水浒》课程thread-406520-1-1.html

 

 

谢谢陈老师的关注,实感惭愧。尤其是第二点“学生的参与程度”,实在没有我想像得好呀!

我最近一直在反思,我这个人管班也好,教学也好,总是儒家的感化,熏陶多些,而法家的“法、术、势”少些。这不见得是什么好现象。毕竟,儒法结合,才是理想的境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7 11: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课时  课堂描述

这节课上,我和学生首先回忆了上节课的授课内容。鲁智深粗中有细。他能从金氏父女的哭声中听出其中的委屈,他能在放走金氏父女后,继续耐着性子坐上两个时辰,就是怕小二去报信,他在打死了镇关西后,还要说“这厮诈死”……

接着是与学生一起梳理了“鲁达拳打镇关西”以后的情节内容。鲁达如何巧遇金氏父女,如何上五台山,如何两次醉打山门,又是如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寺规,喝酒吃肉,随地大小便的。说到这个地方,学生们都哈哈大笑。

当然以上的梳理,也只是一笔带过,简简单单的。毕竟这不是这节课的中心之所在。

不相犯与相犯

下面,才是主角隆重登场。

我问学生:“不管长老如何厚爱(这里只能用“厚爱”这个不恰当的词)鲁达,但毕竟众怒难平,鲁达被介绍到东京大相国寺去了。但是作者在写这一部分的时候,却在两座寺院之间又夹写了两章内容,一是“大闹桃花村”,一是“火烧瓦官寺”。作者在写的时候为什么不这样写‘话说鲁智深下了五台山,一路上晓行夜宿,非止一日来到了东京大相国寺’?而是在五台山部分与相国寺部分夹写桃花村与瓦官寺的内容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们纷纷投入思考。

过了一会儿,一学生说“这是为了表现鲁达的性格”。他的回答是无意识的,不是自觉的。他根本没有进行认真的思考,但是歪打正着。

我问:“鲁达的性格是什么?”

“爱管闲事。”一学生随口说到。其他学生也纷纷点头。

“是‘爱管闲事’吗?”我问。

“是的。”学生们还在迷糊之中。

“哦,鲁达原来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我重复了学生的答案。

这时,一学生方上明白过来,用“爱管闲事”来形容鲁达的性格是不恰当的。这是一个贬义词。所以他纠正到是“好打不平。”

我在这里引导学生比了比“爱管闲事”与“好打不平”的区别。初三学生了,一点就能领悟到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然后,我肯定了前面学生的回答,这里夹写这两章是更能表现出鲁达好打不平的性格特点的。第一个同学的说法是正确的。但还有其它作用吗?

学生们又陷入了深思。

我提示他们:这两章中除了写鲁达,还牵涉到了以前文中出现的两个熟人。话音未落,学生们就反应出来了,一是李忠,一是史进。

我说:“是的。这两个人前面与鲁达在潘家酒楼喝了酒,然后鲁达打死镇关西逃走了。这两个人的下落还没有交代。鲁达后面又要引出林冲,林冲引出杨志,杨志引出晁盖,宋江。后面的好多章都不再写李忠、史进。这样感觉文章对这两个人的交代是有头无尾,不完整。而夹写的两章内容,就交代了李忠、史进两人与鲁达分别后的行踪及以后的下落,一去桃花山落草,一去少华山落草。这样人物的行踪就有始有终。”

学生们恍然大悟。

我接着说:“所以先写桃花村,引出李忠的行踪,而后面的瓦官寺就非写不可了。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鲁达对李忠与史进二人,更喜欢那一个呢?”

“史进。”

“是的。所以,李忠,不喜欢的都交代了行踪,更何况后面这个心仪的人儿。在瓦官寺中写鲁达敌不过邱小乙和崔道成。是真敌不过吗?”

“不一定。是为了引出史进。”有了前面的铺垫,学生后面的回答自然顺畅。

“那么,除了上面的两个作用外,还有吗?”问题还得深入。

学生们又不说话了

我继续说道:“前面是五台山,后面是相国寺。这两个地方有什么相同之处呀?”

“都是寺庙。”

“那么,上了一座山,来到一处寺庙,又下了这座山,又是一个寺庙。这样写前后内容就容易……”

“重复”。

“对,是重复。金圣叹管这叫‘相犯’,就是前后相冲突,相重复。所以《水浒》的许多情节都是为了避免重复,叫‘故不相犯’。这里就是一处。”

学生们点点头。

这帮小子们自以为矛盾解决了,没有问题了,这时就得制造问题,进行“颠覆”。

“但是,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章在避免重复的同时,还是重复了呢?”

一听这话,学生们来了兴致。

我让他们一起读下面的内容:

第四回 小霸王醉入销金帐 花和尚大闹桃花村

一日,正行之间,贪看山明水秀,不觉天色已晚,赶不上宿头;路中又没人做伴,那
里投宿是好;又赶了三二十里田地,过了一条板桥,远远地望见一簇红霞,树木丛中闪着
一所庄院,庄后重重叠叠都是乱山。

第五回 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官寺

话说鲁智深走过数个山坡,见一座大松林,一条山路……又行不得四五十步,过座石桥,入得寺来

我说:“你们看看这前后是不是重复了。前面去桃花村是:先过一桥,后见一林;到瓦官寺还是一桥一林。这不是重复吗?

这时一学生说:“不对。前面是一桥一林,后面是一林一桥。”

在他的启发下,一学生又说到“前面是板桥,桃林;后面是石桥,松林。”

学生们读得还真仔细。这就是不同。

“我说表面上是相同,‘相犯’。但是背后却是不同,‘不犯’。‘故不相犯’是展现作者之才,这种‘故相犯’更是展现作者之才。就像面前站着一个美女,一个丑女。谁美,谁丑,你一看就知。但如果两个都是美女,要说出个差别来,就不容易了。‘故相犯’法,就是后者。在同中作者还有心照料到不同。耐庵真才子也。”

其实这里用美女做喻,全是学魏老师的。哈哈。

接着我给学生又讲了《水浒》中那些“故相犯”以显作者之才的情节。如武松打虎与李逵打虎,林冲起解与武松起解等。

这些也是为了调动学生读《水浒》的兴趣,以使他们更有兴趣地去读《水浒》一书。

桃花村与桃花

下面讨论的是“大闹桃花村一章。

我先问学生们:“桃花村中刘太公的这个女儿,漂亮不漂亮?”

学生们齐喊“漂亮”。原因是山贼能来抢,就说明这是个漂亮的“花姑娘”。

我说:“我在四班上课时,四班一学生说,也有可能是这个地方是个山村,人少。山贼别无选择,所以才抢刘太公的这个长相一般的女儿。不见得这个刘姑娘一定就是个大美女。”

学生们不同意这个说法,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反驳。

我接着说:“那么,施耐庵如果这样来写:这个村庄叫‘刘家庄。说刘家庄刘太公有个女儿被山贼抢去了。大家比比,这个‘刘家庄刘太公的女儿’漂亮,还是‘桃花村刘太公的女儿’漂亮?”

这次一比,学生们马上发现了问题,纷纷回答道:“桃花村的漂亮。因为有桃花呀。”

这里就牵涉到一个“语码”的知识。我告诉学生,你们的直觉是对的。桃花娇艳,桃花村的姑娘也能让人能联想到她一定像桃花一样美丽漂亮。所以我们才有“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才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诗句。接着,我给学生们分别讲了“人面桃花”的故事和背诵了《诗经》里的《桃夭》。告诉学生从“诗经”开始,桃花就成了美女的象征。就像松树象征坚贞,荷花象征“出淤泥而不染”一样。

赤条条与犯戒

接着讨论到鲁智深赤条条地上了新娘的床,赤条条地打下床来的情节。这时离下课的时间已经不早了。看来这一部分只能是草草收场了。

我问学生:“这样的事林冲做得出来?”

“不会。林冲的前思后想,决定他不会这样。”学生们答的基本上是对的。

林冲如果这样救人的话,恐怕会考虑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他的名声将置于何地?

“那么,杨志会这样做吗?”

这一次学生们的意见不一致了。有的说“有可能的”,有的说“不会的”。

我说:“杨志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出身,五侯杨令公之后。他会这样做吗?”

学生明白了。齐答“不会”。是的。杨志一向自以为出身是高贵的,这就决定了他不会这样去做的。

“那么,为什么就鲁达,不,应该是和尚鲁智深就会呢?”

“出于他的天性。”

“什么天性?”我继续问道。

“嫉恶如仇的天性。”

是的,鲁达嫉恶如仇。只要能救人,是不会考虑后果与其它一切的。

“所以说鲁达做事与其它人不同,他是天性所致。想到什么做到什么。这样的好处是他比一般单纯简单,但有时也比一般人更难约束,更易违反纪律和规定。因为他是性之所致,行之所致。完全出于心性。这样当他路见不平,他就会挺身而出。但是当他想喝酒吃肉时,想随地大小便时,也是别人和规定能以制约的。同样,他在前面表现出来的种种细心,也不是有意而为之,而完全是出于天性,自然而然的行为。大家千万不要以为鲁达这个人的细心是有意的,是城府深的表现。而恰恰相反,这个人没有任何城府,大愚有时也若大智,也往往能成就鲁达其人。”

学生们点点头,认真地听着我讲。

“这样,前面鲁达大闹五台山的情节也打通了。之所以智真长老一而再,再而三的宽恕鲁达,是因为……”“他有法眼。”一学生在下面偷偷说到。

“对,是因为智真长老有法眼,有慧眼。他能看出鲁达这一切全是出自天性,无邪恶之心,是个真人。就像济公一样,是‘酒肉穿肠过,佛祖……”

“心中留。”学生们一起说到。

“那么,智真长老的这个师弟,大相国寺的方丈智清长老可有法眼?大家下去再看看书。”

这节课的讨论的情节在内容上与人物性格的关系不大。故而在教学中将其转向形式——写法的探讨。一方面是明白做文的有关写法,另一方面是明白作者之才,使学生在课余更加自觉、认真的去读,去思《水浒》。最后关于桃花村情节的探讨,则是补上节课之不足,忽略了鲁达“天性使然”的特点。有了这一认识,前后的有关情节也易于打通了。

但预设的内容还是没有讨论完。看来鲁达这个人物要三课时搞定,是有些危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7 18: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7 18: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贴几个背景,感觉比较适合秦汉的.秦汉自己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7 18: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7 18: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8 14: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雪依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8 14: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桃花贴一篇文章:

中国的桃花文化

  桃花,作为一种自然物,本来不具有“文化”的涵义。但是,桃花以它俏丽的色彩、缤纷的落英触动了中国人的某种情绪和情感,被渗透,融汇了审美主体的心理因素,并且作为人们共同认可的一种信息载体,世世代代承袭相传,于是,如同中国的“梅文化”、“ 菊文化”一样,“桃花”也成为我们民族集体记忆和心理深层的积淀物,形成了中国的“ 桃花文化”。

    中国的“桃花文化”和女性有不解之缘。早在先秦的《诗经·周南》中,就有一首关于桃花的诗。“桃之夭夭”,描写茂盛、火红的桃花,并用桃花来比喻年轻美貌的女子。春秋时代,息国的国君夫人息妫容貌美丽,被人称作“桃花夫人”。唐代的崔护在京都郊游,邂逅一少女,次年再访,人去桃花在,崔护感伤不已,题诗慨叹,那首“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也成为千古名诗。还有孔尚任的著名悲剧《桃花扇》,曹雪芹在《红楼梦》为黛玉葬花写的《葬花辞》和《桃花行》。源远流长的桃花文化,从古代的《诗经》一直唱到今天那桃花盛开的大江南北。

     在中国,“桃花文化”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文化现象。在民间吉祥喜庆活动,特别是恋爱、婚姻这类人生喜庆之事里,桃花是“尚红”的习俗的主要角色。桃花岛、桃花酒、桃花运,包含“桃花”一词的人名地名在中国更是不胜枚举。我国由历史沿袭形成众多的桃花观赏景点,早春二月,人们踩着踏青的脚步,采撷归来的,多是几枝早开的桃花。至于与桃花、桃树、桃实有关的文化现象,几乎无处不在,传说桃都山有一巨大的桃树叫“桃都”,上有天鸡,天鸡一叫,天下的雄鸡也跟着叫。在中国神话中,仙桃又是长寿的象征,中国有一种很受老百姓喜爱的年画就是寿星老人手捧仙桃。神话中的王母娘娘有“蟠桃宴”。桃树可家植于屋前舍后,更多的是漫山遍野野生,人们又用“桃李满天下”比喻老师的学生之多……

 那么,中国桃花文化为何如此独特呢?

 桃花文化,反映了中国文人的自然观。大自然最美的季节是万物复生、欣欣向荣的春天,中国文人对春天倾注了十分炽热的情感,“咏春”的诗文特别发达。而春天又美在桃花盛开的时节,于是,自我们所能见到的《诗经》始,铺陈春景,不能不写桃花。永恒的自然界,极富生命力的桃花,冲动着中国文人的生命情调和美感。中国文人把自然界的桃花作为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本质力量和自己情感意识的对应物加以抒写。他们借桃花歌颂自然美、劳动美、创造力美,表达对永恒的自然界、永恒生命的向往。

 桃花文化还渗透着“儒与庄禅互补”的文化精神。“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是中国文人两种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的文化心理。一方面,他们要身体力行,去实现儒家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经世致用”的人生理想;另一方面,由于现实不断击碎他们的理想之梦,于是造成了他们的失落心理,他们只好“穷则独善其身”,寄情山水,回归田园,在庄禅的境界中求得精神上的休憩和解脱。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为他自己,也为与他一样的失意文人创造了一个虚幻的理想世界。桃花源作为一个“理想世界”,作为中国文人的精神栖息之所,世世代代吸引着文人学士,形成了他们的“桃花源情结”。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桃花源之不可寻,但是,他们偏要不可寻而寻之。他们寻找桃花源,几乎与屈原的“天问”一样,上升为一种探索宇宙、社会和人生哲学的思维模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8 14: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源,桃花文化。

二者关系紧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8 15: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秦月汉关-----你做得真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8 16: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准备仓促,所选的“共读”书籍也与网师要求的“共读”宗旨(与生命关联)相去甚远。但既然做了,就要做下去。而且还要尽力做好。正是在这种信念的支持下,“水浒课程”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当然这其中也离不开陈美丽老师的关注和鼓励。她总是及时地关注着“水浒课程”的进展,及时给予回帖、鼓励和指导,这种督促也使得我不敢有丝毫怠懈,总是及时地完成课程的内容。

虽然今年的这株草种得仓促,长势不好。但来年,我会更努力地种好下一株,一株又一株草。毕竟,有了这个开头,后面的工作就好开展多了。也打算在适当的时候向毛虫们学习学习。只有这样,这株草才会种好,长旺。

 

若果真如此,这也是给我的一份额外的奖赏了。

其实,我又做了些什么呢?只是回了一些贴,只是说了说自己的想法罢了。一直坚持着在行走的,是你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4 17: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课时   课堂描述

这几天天气很冷,动辄零下六七度。这在我们这个平原腹地,已经算是历年中极少有的寒冷天气了。天气冷了,四班学生阅读《水浒》的热情也似乎在减退。他们喜欢的是听,听我讲。自己好好读书的却很少,所以在四班的“水浒”课推进得很慢。值得欣慰的是三班还好些。在三班,学生们对于阅读《水浒》的热情不减从前。这也算是冬日里的一点安慰和温暖了。

一进教室,先和学生们一起复习了上节课的有关内容。一是施耐庵在写法上的“故不相犯”与“故相犯”;二是有关“桃花”语码的问题;三是和尚上了新妇床,算不算失礼?从而可以看出智深和尚的本色天性。

复习是很简短的,推进也是很快的。每次给学生讲《水浒》都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不敢轻易耽搁的。对于鲁智深这个人人物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出自一片天然,全无半点做作的特点,这已达到了“佛”的境界,恐怕学生理解得还是有些问题。

可千万不要将鲁智深的这一切看作是粗俗或是胸中颇有城府。关于智深和尚的境界问题还得让学生们有深入的认识,因此这节课一开始,我就提出了下面的问题:

偷与拿,好人与坏人

我说:“鲁智深赶走周通后,周通找来其大哥报仇。这个大哥就是李忠,李忠与鲁智深是认识的。大家还能记起来吗?”学生纷纷在下面说他们曾在潘家酒楼喝过酒,是史进使两人相识成熟人的。学生们的记忆力不错。

我接着说:“所以李忠邀鲁智深上山。重智深也就去了。但是住了一段时间,他不想住了。大家知道原因吗?”

有学生喊:“他还要去大相国寺,还记着师父的吩咐.”

不,不是的。”一学生说到。“他是嫌这两个人小气。这在前面就曾讲过。他看不惯李忠小气的。”这个学生对情节的理解是正确的。而第一个学生的回答也说明,对于这一章学生在理解上还是有些问题的。

“是的。他是看不惯李忠小气才要走的。但在临行时,李忠却要给他送行,在山上摆了一桌子酒宴。正在喝酒期间,有喽啰报告说山下有过路的客商。李忠周通对鲁智深说,你先喝酒,我们下去给你走的时候劫一些盘缠。可是鲁智深却在李忠周通两人下山后将桌上的金银酒器偷走,然后从后山滚下。大家还记得这些情节吗?”我问。

学生纷纷点头。

“那么,大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家下山去给你临走劫盘缠,你却将人家的东西偷走,从后山滚下。这样的做法对不对?这是我们前面所了解的鲁智深吗?”

学生听完问题后,先是摇头。表示对鲁智深这样的做法,他们不赞许。

我又问:“可是鲁智深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学生们不说话了。

看来这个问题是有些难度的,需要引导。我说:“大家听听李忠和周通说的多么好听呀——我们下山去劫了盘缠再来送你。那么请大家想想:山上真的穷到连鲁智深的盘缠都没有了吗?”

“不是。”

“能证明山上的富有,最好的证据是什么?”

“喝酒时的金银酒器。”一学生说到。“是的。明明面前就有宝贝,可是李忠周通还说下山去劫了送人。这说明什么?”

“他们不想给。”

“是的。所以鲁智深才要离开这里。他看不起李忠与周通的小气。”我说,“但是他下山了确实也没有盘缠呀?该怎么办呢?”

“从这儿拿些。”

“对,从这儿拿些。从酒桌上拿些。”我说,“现在大家为什么说‘拿’,不说‘偷’了?”

“因为他确实需要钱呀!”一学生说。

“他需要钱就能去拿别人的呀?这‘拿’还是‘偷’呀?”

学生们又不说话了。

我说:“咱们之所以说这是‘偷’是因为将东西还分成你的和我的。但是在鲁智深看来,只要我需要,我就拿;别人需要,我就给。在他的眼里,天下、大家是一家,是一样的。大家还记不记得在他救金翠莲时,不仅自己给了银子还要别人也给些呢?”

学生们点点头。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在他的眼里,谁需要就给谁;谁有就给谁要。从不分彼此的。这比我们的境界要高一层呀。”怕学生还不理解,我继续说:“在我们的眼里,我们还囿于礼法,分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在鲁智深那里,凡是我认为该做的,我就去做;认为该杀之人,我就去杀。已经是从心所欲了,全然出自一片天性了。在我们看来事物还分什么有无,你我,而在他的眼里这一切差别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不是比我们高一个层次呀?”

学生点点头。

我接着说:“那么后来,鲁智深到了大相国寺。与一帮地痞流氓交友,还倒拔垂杨柳。这又算不算与坏人为伍,交友不慎呢?”

“不算。”

“为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人都是一样。不分好人坏人。”一学生说到。

这是个聪明的学生。他说的没错。我说:“佛家讲:人人皆能成佛。众生平等。所以,我们说这是地痞是我们俗人看法,而在鲁智深的眼里这也是与我们一样的人。人无好坏之分。这是佛的境界呀!所以,他的偷不是偷,是拿;他不是粗鲁之人,而是所作所为出自天性的佛呀!”

真佛与假佛,智真与智清

课继续向前推进。

下面的内容该是鲁智深到大相国寺的有关内容了。

我问:“五台山智真长老有一个师弟叫智清,在东京大相国寺里做长老。那么,大家看看这师兄弟两人,谁的道行深,是得到的高僧呀?”

“智清。”一学生脱口而出。

“为什么?”

“因为他在东京大相国寺当方丈呀。”

噢,那么这样说来凡是在北京的,在单位里当领导的都是品德高尚的人了?”我故意这样说。

学生们纷纷摇头。我提醒他们要看书。在书上找证据,不要主观臆测。

这时,一学生说到“智真长老的修行高,智清是比不上他师兄的。”并且他给大家读了书上的一段话:汝等众僧在此,你看我师兄智真禅师好没分晓!这个来的僧人原是经略府军官,原为打死了人,落发为僧,二次在彼闹了僧堂,因此难着他。--你那里安他不得,却推来与我!--待要不收留他,师兄如此千万嘱付,不可推故;待要着他在这里,倘或乱了清规,如何使得?

他继续说道:“智清长老在这里埋怨他的师兄。这口气、语气不像是得道的高僧,反倒是像我们这样的俗人。另外,在他的眼里将人还是分为好坏的,这也不符合佛家的经义。”这个学生是有心的,前面讲的,他是理解了。

我肯定了他的回答,并说:“这个智清长老派鲁智深去看管菜园,是想让鲁智深去镇压那些偷菜的无赖。在他的眼里,菜园是他的私财,别人是他的对头。这就会产生贪和恨。这是得道的高僧吗?

还有他手下这些人。大家可以看看首座和知客在鲁智深要当都寺和监寺时分别是如何来答付鲁智深的?”

学生们开始翻书。读有关的语句。

我打断了他们,说:“概括一下,一个字。”

“骗。”学生们说。

“对,骗。一个骗鲁智深说菜头是大职事,一个骗鲁智深说你好好干,将来再提拔你。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是出家人吗?”

“所以,大家可以看看,大相国寺的长老视人有等级,有好坏,视菜园为私财。手下的这些僧人也是骗鲁智深。这那儿是得道的高僧所为。”

学生点点头。

“而真正的得道高僧在什么地方呀?”

“五台山。”

“是的。作者这样写这两个长老是不是在影射,在东京城里的僧,不是高僧;官也不是好官呢?僧是智清等人,官是高俅一类。而真正的高人、贤者却在野。高僧如智真,贤人如鲁达。有这样的意思吧?”

学生们再次点点头。

所以,《水浒》一书颇具匠心,有许多值得玩味的地方呀。

制龙之锁,贯锁之人

讲完了智清长老,下面便是与学生一起回忆有关情节,推进故事了。

由鲁智深引出林冲,高衙内调戏林冲的妻子,林冲不生气发火,反而惹怒了鲁智深。鲁智深又是怎样暗中保护林冲,在野猪林搭救林冲。后来又被高俅从大相国寺赶出,去二龙山落草。

这此情节学生是很熟悉的,都看过了。所以回忆起来并不费力。

问题在这个时候,也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我问学生:“常言说:一山不容二虎。杨志算是一条虎吧?”学生点点头。“鲁智深也算是一条虎吧?”学生们也表示默认。“那么,这二虎怎么能共容一山呢?”

“因为他们性格相似呀!”学生们说。

“性格相似?我看却大大相反。杨志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做官。”

“鲁智深喜欢做官吗?”

“不喜欢。”

“他将官称作‘鸟官’。这两个人性格相似吗?”

学生们不说话了。看来这个问题是有难度的。

我启发他们说,有一个人,他能使这两个人紧紧得联在一起,使他们不好意思,也不能斗。大家现在知道了吗?

“张青。”一学生说。

“不,杨志没有见过张青。”一学生反驳到。

学生们又不说话了。这时坐在后面的一位同学说:“林冲。”我大吃一惊。这小子能说出林冲来,不简单。但是他后来又说:“杨志在卖刀的时候,鲁智深从那儿经过。”结果这一说,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说:“杨志在上梁山前,认识那位梁山好汉?”

“林冲。他在过梁山时曾与林冲打过一仗。”

“是的。是林冲。而鲁智深后来也与林冲有什么关系?”

“结拜了兄弟。”

“是的。所以,他们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就是林冲。所以是林冲把这两个人紧紧联在一起的。在金圣叹的批评本里叫做‘制龙之锁’。林冲就像一把大锁一样把这两个人锁在一起。”

学生恍然大悟。

我接着说:“但是这时林冲并没有直接出面来帮着这两个人引见,他也不可能直接出面。是什么人把林冲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联在了一起,使杨志和鲁智深都知道对方也与林冲有交情呢?在金圣叹的本子里把这个人就叫做“贯锁之人”。是谁把这把锁拿起来,将他们两人贯在一起的呀?”

这个地方显然有难度,学生怎样也想不起来。

我告诉他们,这个人叫“曹正”。我让他们翻开书找杨志在黄泥冈失却生辰纲后,下了山,到一家酒店里吃酒不给酒,结果与人打了起来。这个就叫曹正。他是林冲的徒弟。后来就是这个曹正设计,帮着杨志与鲁智深共同破了二龙山的。

学生们现在才明白。施耐庵之才,是大大地出乎他们意料的。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情节也大有来头。

我接着说:“后来,武松也上了二龙山。武松也是一条龙。那么,是什么锁锁住了武松这条龙呢?”

有了上面的铺垫,学生们马上反应出是“张青”。武松与鲁智深都到过张青的店里。显然,学生们在下面是认真看了《水浒》的,也在一直用心地看着,跟着我的讲课进度的。这本是武松部分的内容。看来三班的这些学生真是不错。四班最近可不是这么个样子了。

是的,武松是“制龙之锁”,那么,“贯锁之人”又是谁呢?

快下课了,我也只能仓促地告诉学生是“戒刀”。是“戒刀”将这武松与鲁智深紧紧联在一起的,使他们都知道彼此都曾与张青交厚。

仓促地讲完最后一个问题,就下课了。

课后,我给学生们下发了“武松部分”的预习题。叮嘱他们继续读书。

【这节课在内容上既有《水浒》一书在写法、形式上的分析,也有人物的认识和观照。但是总觉得鲁智深的“佛性”上,给学生没有点透,讲好。

正好这几天正在看《中国哲学史》的禅宗部分。其实,鲁智深佛性的一面,用禅宗的有关观点来解释是最恰当不过的。如禅宗讲“以心传心,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禅宗是“教外别教”。鲁智深的佛性也不是从书中学来的。他确是如禅宗所说的那样——“不修之修”。行事为人,无所用心,一切顺其自然,以平常心做平常事。在他的眼里“佛非佛”,众生平等,无人佛之分,无等级观点。一片赤诚,故而他以前之“业”将会耗尽,从而跳出因果轮回。这不是佛,是什么?

可是要把这么复杂的禅宗教义,用通俗易懂,言简意赅的语言讲清楚,却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6-1 23:59 , Processed in 0.23400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