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3|回复: 0

重历史,超越历史 ——发掘湘西旅游资源之我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2 19: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尊重历史,超越历史
——发掘湘西旅游资源之我见
涂鸦居士

一、开发旅游资源必须尊重历史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很多地方越来越重视开发旅游资源,重视发掘历史文化古迹,以吸引游客前来观光游览。国内有几个地方争抢诸葛亮的故乡,有几个地方自称是木兰的家乡,还有几个地方为争当古代夜郎国而争吵不休,这都是世人皆知的公案,至今人声鼎沸,各持一词。有些地方没有出过什么名人,没有什么著名的古迹,也绞尽脑汁,想方设法也要造出古迹来,导致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产生一些不良影响。我的家乡保靖县森林公园里面那座“袁吉六先生之墓”,就是一个例子。
    保靖历史上没有出过什么盖世英雄,也没有什么大文豪。县里历史上最大的名人,是清朝时出生于苗区葫芦镇的袁吉六先生,他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师范学校的国文教师,只因教出了一个伟人毛泽东,于是托福变成了国内较为知名的人物。这是一张招徕旅游的王牌人物,可是,袁吉六先生早已在1932年去世,埋葬在隆回县乡村里。保靖县有点尴尬了,这张牌是好,可就是拿不到手里来。
    不知什么高人指点,保靖县政府想到一个巧妙的办法。经袁吉六后人同意,政府拨款在县城东边的森林公园里的小山上仿制一座袁吉六先生之墓,作为这座公园里的核心景点,增加人文气息和历史厚重感,也增添保靖人的自豪感。也许,这用意是好的,但是,这假墓的社会效果如何呢?
    这座假墓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建的,规模比较大,就像一座小型人民英雄纪念碑。这座没有埋葬尸骨的建筑,只能称之为“纪念碑”,不应堂而皇之地标明“袁吉六先生之墓”。
    此地每年都有远近游客前来参观悼念,每到清明时节,还有学校组织千百个学生集体来墓前敬献花圈,举行追悼仪式。有些人甚至在墓前落下了感动的泪水。这些游客和学生,多半并不知晓坟墓是假的,袁吉六生前不曾来过这里,死后也与此无关。万一将来游客们知道了真相,一定会产生真情被愚弄的感觉,继而对这座假墓嗤之以鼻,对修建这座假墓愚弄游人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对学生的教育,本应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可学校把自己的学生引到一座假墓前面鞠躬致哀,这能教出求真的真人来么?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教人弄虚作假么?这不就是误人子弟么?
    俗话说,巧诈不如拙诚,可以骗人一时,不能骗人一世。为发展旅游而重建重修名胜古迹,一定要尊重历史事实,不能瞒天过海。不顾历史玩偷梁换柱的手段,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倒把本地的名声搞坏了。如果袁吉六生前经历过的地方都修一座袁吉六的坟墓,长沙一座,葫芦镇一座,永顺县一座,那这成何体统呢?传说曹操怕死后被人掘墓,修了七十二座假坟,这是迫于无奈而自保的诡计,最后还是没有什么用。今人为了发展旅游而修名人假坟,这荒唐胜过曹操了。森林公园里这座“袁吉六之墓”,堪作前车之鉴供发展旅游者警醒。

二、开发旅游资源必须超越历史

    发展旅游事业,仅仅尊重历史是不够的,还要做到超越历史。
    在历史上,湘西这个地方在清朝乾隆嘉庆时期爆发过苗民起义战争,战火连绵十多年,战死民众和将士无数,严重削弱了清朝国力,改变了清朝的命运。至今湘西很多地方都有南方长城和营盘的遗址,这是这场战争遗留下来的物证。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清朝对内发动战争,是朝廷国内系列政治失败后不得已采取的强硬措施。这些长城和堡垒,是清朝统治者用于镇压、封锁苗族人民的军事设施。它在军事方面有一定价值,但是在政治方面是无能和野蛮的体现。
    北方长城曾经保护了许多地方人民安居乐业,赢得或长或短的一些太平时日,它有一定意义。尽管如此,古代有很多富有远见卓识的人对长城还是抱着批判的态度。如唐朝诗人汪遵写道: “秦筑长城比铁牢,蕃戎不敢过临洮。虽然万里连云际,争及尧阶三尺高。”唐朝诗人胡曾在《咏史诗·长城》中写道:“祖舜宗尧自太平,秦皇何事苦苍生。不知祸起萧墙内,虚筑防胡万里城。”宋朝爱国诗人陆游连写了四首绝句批判长城:

古筑城曲·筑城声酸嘶

    筑城声酸嘶,汉月傍城低。

    白骨若不掩,高与长城齐。

古筑城曲·长城高际天

    长城高际天,三十万人守。

  一日诏书来,扶苏先授首。

古筑城曲·百丈筑城身

    百丈筑城身,千步掘城壕。

  咸阳三月火,始悔此徒劳。

古筑城曲·峄山访秦碑

    峄山访秦碑,断裂无完笔。

  惟有筑城词,哀怨如当日。


   在历史上起了比较大的作用的北方长城,都遭遇历代诗人批判,南方长城就更不堪描画了。
   翻看中国历史,在国力强大、充满自信的朝代,人们勇敢地开辟丝绸之路,海上通道,是不屑于修长城的,如唐朝、元朝;只有黑暗腐朽、国力衰退的朝代,朝廷闭关锁国,宣布海禁,修筑长城,把自己像蚕一样包裹在密不透风的丝茧之中,才感到安全。清代的朝廷最为目光短浅,心胸狭隘,居然在中国的腹地湘西地区修筑长达数百里的长城,将苗民当做敌人来对待,这个措施在政治上是极为愚蠢的,也是极为无能的。长城,又称边墙,是一种防御工事。有敌人的地方,才有必要修边墙堡垒;修边墙堡垒的地方,被隔绝在另一边的人,不是敌人也变成了敌人。从思想价值上掂量,以封闭阻隔为目的的万里长城,远不如以对外开放为要务的丝绸之路更让人敬佩和自豪。
    那么,以此来看,湘西境内南方长城,是我们汉族、土家、苗族先人们互相残杀的见证,长城的每一块石头上,都有我们先人洒下的汗水、喷出的鲜血、无数永远消除不掉的泪痕。它是湘西痛苦的记忆,它是清朝上层人物野蛮统治的产物。在南方长城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政治智慧,没有半分半厘保家卫国的荣光。
南方长城,就是一块历史的伤疤。它不是湘西人耻辱,也不是湘西人的骄傲,它只是一段不幸历史的见证。
历史悲剧的一页早已翻了过去,在如今五十六个民族和谐相处的时代,我认为,历史的伤疤就让它慢慢消失为好,往事不堪回首,更不可重演。
    在清代战争中苗民死得最多的地方,凤凰县重修了一段几公里长的南方长城。游客们远道而来,欣赏这历史的伤疤。那些不幸苗民的后代,似乎忘记了几百年前民族的伤痛,把镣铐视为项链,将屠刀看成宝物。发展旅游事业,尽快脱贫致富,压倒了一切前代冤魂哭泣的声音。在人流涌动的南方长城上,游客们看到些什么呢?感受会是什么呢?伟大?智慧?雄伟?英雄?这些褒义词恐怕都沾不上边。
    凤凰县的旅游红火起来了,其它县市也纷纷跟进,寻找境内的边墙营盘遗址、屯堡卡碉古迹,修复补充,然后广而告之,以期繁荣本地旅游市场。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廷花。”苗女不知先祖苦,重修边墙招游客。鄙人以为,发展旅游固然重要,但认识历史、超越历史也同样重要。用重修南方长城这种方式来开拓旅游资源,实在是下下策。撕开历史伤疤、重温历史悲剧,泯灭历史良知,见利忘义,数钱忘祖,这是很愚蠢的。
     湘西人杰地灵,山河秀美,旅游资源很多,人文的、自然的风景点数不胜数,应该大力开发有积极进步意义的风景看点。那些过去用于内战的南方长城、屯堡卡碉之类的古迹,就任其自然存在、自然消亡好了,不可大兴土木重修它。

三、结语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现代湘西人开发高旅游资源,要有正确的历史观,既要尊重历史,也要超越历史。只有富含历史文化、人文精神的高质量旅游产品,才能满足当代和未来旅游市场的需要。

下图来自网络。图一为袁吉六先生,图二为隆回县袁吉六墓,图三为学生在袁吉六真墓前悼念。图四为保靖县森林公园内袁吉六墓;图五为保靖县学生在袁吉六仿制墓前举行悼念活动。图六为南方长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1-27 01:51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