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68|回复: 5

“余虽不敏 然余诚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 15: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阅读随笔(一):
                             “余虽不敏  然余诚矣”
长久没有静下心来认认真真阅读一本专著了,虽然作为一名教师,天天离不开阅读一些文字,但是大多数与教学教育的内容有关,和传统的文化、和唐诗宋词、和修身养性的内容无关。期末考试教授的班级考核成绩不佳,心中一直闷闷不乐,姜琴校长主动关心和安慰,让我好好总结分析缘故,为了疏解一下焦虑的心情,她邀请我一起共度一本书——《唐宋诗词十七讲》。虽然滥竽充数曾经充当了短时间姜校长的老师,姜校长在诗词方面研究也很有成就,但是她却几十年以来对我非常尊敬,总是以老师称呼。对唐诗宋词是一个十足的门外汉,盛情难却,也就半推半就答应了,其实就是猪鼻子插葱——装象,冒充一下“二级导读员”。
点开《学习通——新教育》经典名著叶嘉莹先生的《唐宋诗词十七讲》,还是用焦虑的心情阅读了《总序》、《叙论》、《弃言》和《自序》,心绪繁杂,头脑昏昏沉沉的,一点儿看不进去,胡乱翻看阅读者点评,一位读者的点评飘入我的眼帘:“作为一个83岁的老人,面对着自己已有62年讲课之久的这些积累,真是令人不禁感慨系之。”肃然起敬,一名耄耋老人的62年的鸿编巨著我有何理由不斟字酌句去阅读,回拨手机,重回《总序》,开始用虔诚之心逐字逐句拜读,读到《总序》的结尾一句“余虽不敏,然余诚矣”,禁不住潸然泪下,叶先生谦虚,叶先生真诚,感慨点评:“余虽不敏,然余诚矣。余虽不聪,然余信矣。”
“以无生之觉悟做有生之事业,以悲观之心境过乐观之生活。”叶先生的事业和生活“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屈杜魂”,叶先生纵横“唐宋诗词”,挥毫“深婉含蕴”,言辞清隽,含英咀华。叶先生的渊博的诗词才华,深醇的诗词评赏,先生与我们同为人师,先生是浩瀚的星空,然我们平庸之辈萤火之渺小。
阅读叶先生的《唐宋诗词十七讲》,犹如仰望珠峰之巅,静心膜拜或许有点滴感悟和启迪天之大幸。“余虽不敏  然余诚矣”,虽然我很愚钝,但是我将真诚地去阅读,虽然我丰厚的诗词底蕴,但用一颗诚信的心去阅读。领悟叶先生之皮毛,茶余饭后引用一两句唐诗宋词吹吹牛皮,给后辈们讲讲山海经,也是三生有幸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6: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随笔(二):
                             “贤人君子幽约怨悱不能自言之情”
叶先生《唐诗宋词十七讲》第一讲讲述了《温庭筠(上)》,叶先生为什么开篇要从温庭筠开始,对历史上“诗词达人”知之甚少,于是特别百度了“温庭筠”词条。
原来先生崇拜温庭筠是有原因的,温庭筠是的诗词词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艺术成就在晚唐时期在所有诗词达人智商,是花间派的鼻祖,或许叶先生是个女人吧,特别钟情于闺情之作。“贤人君子幽约怨悱不能自言之情”,先生特别介绍了清朝著名词学家张惠言的名句,解释道:闺情之诗词是可以表现那些有品德、有理想、与抱负的贤人君子他们内心之宗最隐约最深曲的一种内心的怨悱。一种感动、一种追求而得不到的这样的怨悱感情。仔细阅读温庭筠的生平介绍先生的确有独特的见地,毕竟“贤人君子幽约怨悱不能自言之情”这话诗词大家王国维做过批评。
看先生讲解温庭筠的《菩萨蛮》,“噗嗤”一声大笑:“没有知识何等的愚蠢。”初读“小山重叠金明灭”一句,孤陋寡闻理解成“国破山河在”忧国忧民的诗句,私以为朝代的重叠、金朝明朝的灭亡,要知道温庭筠是晚唐时期的诗词达人,金朝、明朝是几百年以后的事,真是贻笑大方了,原来“小山”女人的“山眉”、“枕头”或者“山屏”,全诗写一个美女,在闺房之中,从起床、梳洗、画眉、簪花、照镜着装的过程。先生并没有讲温庭筠为什么要写这首闺情之诗,只要求读者进行丰富的联想,衍生出意义。
再度阅读温庭筠的生平发现,温庭筠富有天赋,才思敏捷,但是得罪权贵、屡试不第、一生坎坷、终身潦倒,讥讽权贵,多犯忌讳、桀骜不羁、纵酒放浪,只能寄情与闺房之中,放浪与酒色之间。
试想:在当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时代,温庭筠一定是市场大卡,混迹于艺人之间,胜过王朔、冯小刚之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5: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絮语2018(95):  
                           潜规则
暑假校外辅导站活动,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活动,感觉非常有趣,关工委的“五老”兴趣激昂,被老人们的激情感染,撰写了多篇新闻报道,发送给市级关工委,并且联系“春夜细雨”,请她修改并编辑向其他的媒体投稿。
几天以后,偶尔点开镇里的新闻媒体,报道被采用,但是撰稿人却不是我,很是纳闷,就在学校的微信群中转载这篇报道,评论说:“不会是哪个吧?”意思是我虽然发送了新闻稿,为我们学校尽了一份力,但是被潜规则了,无能为力。
“随遇而安”反应特别灵敏,第一时间发来“恭喜”:你也被改名了。意思不久前她也写得新闻报道被无端改名登出了的,深有感触,并表示同情和理解。既然被“潜规则”了,有一定的“道理”,于是在回复:“呵呵。”意思是彼此彼此,一样的境遇。
“春夜细雨”可能感觉非常的生气,那天晚上十点多钟还在和我微信联系怎样修改和编辑这份稿件,现在居然被规则了,劳动成果被无辜侵占,平时很淑女的,居然发了一条微信:“偷盗、冒火。”只好安慰道:“有趣,都是游戏,理解。”意思是:这是一件有趣的事,事情就是这样的,当做一件有趣的事吧,本身这个东西就是一场游戏,理解权利规则。
“风轻云淡”作为主管学校这方面的领导,特别恼火:“名都没了,还不为盗?”并且表示:“下次一定要说说。”思忖再三还是从长计议,于是回复:“理解万岁。”意思是理解镇里的一帮子年轻人,毕竟他们更想要成绩,“算了,不要太在意名利”,想开了万事大吉,留一条后路,将来可能我们还有求与人,让他们潜规则吧,不在于这点名利。
想想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冒着酷暑为孩子们进最后的一份力,好像重回五尺讲台,一片短小的新闻又何必当一回事,不过此风不可长,与当前的文明城市的创建背道而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4: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絮语2018(96):
                          未见其人  先闻其名
    《红楼梦》中描写王熙凤的出场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最近今天微信群中都在议论,学校的第一把手换人了,新校长还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名。
女同事们实实在在兴奋了一把,据说来的是一位文艺范的女校长,年轻、漂亮,而且水平很高,可能心心相惜的缘故,在微信中盼望早日相见,能够一睹芳容,也有的寄予厚望,能够带领大家为学校带来一片新天地。
平时很少与同事们聊天,看着大家兴奋的劲头,幽幽地提醒大家一句:是虎是要吃肉的,不管是公的还是母的。或许我的思想有些“肮脏”,用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在大家的激昂中当头浇了一盘冷水,有教师不客气地回复道:管她吃不吃肉,反正不是吃我的肉。很自信的言语,酷暑夏天,我却打了一个冷颤,“好自信,好魄力。”我自言自语道。戏虐地回复道:“吃肉,最有可能吃谁的肉?”意思很明显,任何有权力的人对付的不是那些单位里领导的人,或者叫做中层以上干部,受害的应该是最底层的干活的人,也就是小老百姓。微信群沉默了,过了好久好久有人回复道:“对呀,任何时候,任何单位,被吃掉的都是一些小人物。”
之所以并不看好任何一位新的领导,是因为新官上任三把火,总要打破原来的游戏规则,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一个学校折腾一番不妨大碍,对学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一把手到场折腾两三年以后,拍拍屁股走了,又到新的学校去折腾了,然后又来一位新的,再折腾一番,又走了,规则一套一套的,教师是一群“改革”者,学生可不是一群实验者。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既然能够成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自然有她过人的能力。但愿在新的领导带领下,我们学校能够大改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16: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随笔(三):
                            “成大学问的三种境界”
叶先生讲解温庭筠的诗词时候,并仅仅要我们欣赏温庭筠的诗词,更多的是让我们了解诗词,理解诗词的意境,掌握蕴含的背景。例如叶先生用更多的笔墨描述了王国维的“成大学问的三种境界”。
叶先生说王国维认为成大事业的第一种境界是“独上高楼,望见天涯路”,原来相思离别是第一种成大事业的第一境界。人世间最痛苦的情感是相思,“断肠人在天涯”,牵挂、思念、担忧,无数的不眠之夜,无数个独守空房,泪水浸满枕巾,温庭筠的诗词描述的就是少女、怨妇的闺情,所以他的诗词才达到了“长相思,在长安”的意境。
王国维认为成大事业的第二种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相思忘记了自我,为了相思、为了怀念,衣带渐宽,人憔悴了、人消瘦了、人病倒了,病怏怏的林黛玉、情愫愫的崔莺莺,诗句活生生展示在读者面前,“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懒洋洋的少女、病兮兮的美女,映入眼帘,诗词之外,延伸出来的意境温庭筠的政治上的不得志。
第三种成大事业的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诗词的最高境界,思念、相思、怀念的亲人原来不在繁华的都市,呼喊过千百次的恋人,原来在最冷落、最阑珊的角落,在黑暗中发现爱人,诗词的意境一下子升华,读者穿越到诗词中,“青州司马青衫湿”眼泪婆娑望着一对恋人相拥、相吻。
先生告诫阅读诗词要“看出一种在精神品质上爱美爱好的心境”,先生劝学用心良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2 14: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絮语2018(100):
                   历练(1)
    今天是第一天的学习,本以为都是来自全省各地的人,没有人认识,而且两届班级混在一起也只有二十来个人,想不到一集中居然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老面孔,就数我的年龄最大,有几个小年轻嘲笑说:“诺大的年纪来凑什么热闹。”只好尴尬第自嘲道:“混一个文凭,高学历退休呗。”所以一直戴着一顶太阳帽不敢拿下来,遮挡一下几乎全白的头发。
主讲的老师年纪轻轻的,可能我做教师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呢,坐在教室里听课的学生大多数是一群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丫头、小伙子,混在其中有些为老不尊的感觉。虽然说这样子的学习是鸡肋,无非是为了一张文凭,暑假大热天的脑子昏沉沉,也是丢三落四的图一个任务,但是从老师支离破碎的讲授中有些东西重温一下很有意思,特别有些观点还蛮有道理的。
老师有自知之明,将一门教育学在三四节课之内教授完这是无效的,而且连一本教材都没有,蜻蜓点水即使教师们有一定的基础,要掌握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最后的考核也很人性化,虽然题目不简单,但是允许大家在手机上查阅,真是谢天谢地,花掉一些钱,捡到一个便宜货,不过想想以前他们获得的本科文凭,耀武扬威的,可能也不过如此。
匆匆忙忙完成了作业,免不了还是钱的问题,院方要求我们信息采集,脑子里有的懵懂,信息基本上在报名参加成人高考的时候都填写完整了,采集什么信息?而且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众人面面相觑,唯一办法就是打的,的哥不怕找不到地方,去了以后打呼“上当”,原来在很深很深的巷子里,就是拍一张照片,交了20元钱了事。
南京的物价很高,移步都得花钱,本科学习就是花钱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24 19:53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