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969|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使得晏子更矮——五年级下册《晏子使楚》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8:47: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磁之场 于 2019-5-23 08:49 编辑

使得晏子更矮——五年级下册《晏子使楚》

原著
    《晏子春秋·内篇·杂下》。
课文
    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2018学年五年级下册50页《晏子使楚》。
浅析
    课文的改写似有几处不当。

    一、课文把原著两处“善盗”均改写为“盗”及其他

    原著——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课文——楚王安排酒席招待晏子。正当他们吃得高兴的时候,有两个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楚王看见了,问他们:“那个囚犯犯的什么罪?他是哪里人?”武士回答说:“犯了盗窃罪,是齐国人。”楚王笑嘻嘻地对晏子说:“齐国人怎么这样没出息,干这种事?”……哪知晏子面不改色,站起来,说:“大王怎么不知道哇?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可是橘树一种到淮北,就只能结又小又苦的枳,还不是因为水土不同吗?同样的道理,齐国人在齐国能安居乐业,好好地劳动,一到楚国,就做起盗贼来了,也许是两国的水土不同吧。”

    “善盗”不等同“盗”,盗窃之术前者高于后者,对社会的危害前者大于后者。
    1.原著“王视晏子曰”中,楚王把一人盗扩大为齐人盗,并把盗恶化为善盗,放肆,栽赃,打脸。而课文则把原著善盗改为盗(“干这种事”),往轻处说,婉言,姿态一低再低。
    2.原著晏子反驳“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把齐人善盗归咎于“楚之水土”,反击凌厉。而课文则又一次把善盗改为盗(“就做起盗贼来了”),继续轻说,且结论只是推测估计(“也许”)而不肯定,使晏子大失血性。原著是反问句,语势强硬;课文改为陈述句,语意模棱。
    如此,改动了原著重要语意,不真实;矛盾冲突趋缓,戏剧性减低,楚王不那么刻薄,晏子也没那么犀利,文学性弱化。
    另外,课文这一段还有三处改写不当。
    3.把“避席”改写为“站起来”。

    原著——“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
    课文——“齐国人怎么这样没出息,干这种事?”……哪知晏子面不改色,站起来,说……

    “避席”,“古人席地而坐,离席起立,以示敬意”(《汉语大词典》10卷1273页)。面对楚王的再次挑衅,晏子虽奋起反击,但仍不失分寸,保持应有礼仪,智者之为。而课文仅起立,无离席,失礼,失措,愚者之为。
    4.“安居乐业,好好劳动”,叠床架屋之说。

    课文——齐国人在齐国能安居乐业,好好地劳动,……

    “安居乐业”,“安定地生活,愉快地从事其职业”(《汉语大词典》3卷1320)。既有“乐业”之“愉快地从事其职业”,何须再“好好劳动”?难道还要对应地让“安居”也啰嗦一番为“安定地居住、生活”?即全句蛇足为“齐国人在齐国能安居乐业,安定地居住、生活,好好地劳动”?
    5.把“吏二缚一人诣王”改写为“有两个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

    原著——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
    课文——正当他们吃得高兴的时候,有两个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楚王看见了,问他们:“那个囚犯犯的什么罪?他是哪里人?”

    “诣”,往,到,“古代到朝廷或上级、尊长处去之称”(《汉语大字典》)。
    本来此地是楚王与齐使会面之外交场所,并非受理审讯盗犯之地;斯时正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事活动,双方正“酒酣”。但楚方不管不顾,于此仍要按计划继续侮辱齐国及晏子,于是就有原著之“吏二缚一人诣王”。而课文之吏二缚一人只是“从堂下走过”,是不经意间;至于这被楚王问及,只是凑巧而已。
    “诣王”,是预谋,是赤裸裸寻衅行为;“从堂下走过”,非也:改写露拙。

    二、课文把原著“张袂成阴”改写为“举袖是云”

    原著——齐之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阴,挥汗成雨,……
    课文——我国首都临淄住满了人。大伙把袖子举起来,就是一片云;大伙儿甩一把汗,就是一阵雨;……

    为述说方便,笔者把课文“大伙把袖子举起来,就是一片云”简称为“举袖是云”。
    “张袂成阴”不等同于“举袖是云”。
    “张袂”之“张”,有通过对袖子的舒展从而扩大表面积之效;“举袖”之“举”,只是使之从下向上位移,无“张”意。再者,因“张袂”而“成阴”,有水到渠成之感;“举袖”致“是云”,则说得不大利索。
    不少老师在教学中让学生逆推“大伙儿甩一把汗,就是一阵雨”,得“挥汗如雨”,但“大伙把袖子举起来,就是一片云”,则怎么也得不出“张袂成阴”。课文的改写把一个成语连同它的辞源弄没了,可惜乎?败笔乎?
    且看不少译家之说:

    1.译文:……人多得舒展开袖子就能把天变成阴天,……
    (摘自《晏子春秋》,陈涛译注,中华书局出版,2007年12月北京第1版,295页)
    2.译文:……人们袖子张开连在一起,就可以遮住太阳,把天变成阴天,……
    (摘自《晏子春秋》,张景贤注释,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2010年3月第1版,271页)

    改写,应忠实于原著重要的语意(原著——善盗;避席;诣王;张袂成阴),而不应自说自话(课文——盗;站起来;好好地劳动;从堂下走过;举袖是云)。否则,改写后的人,不像是那个人(课文——只“盗”,楚王、晏子低了调;“好好地劳动”晏子的累赘;“举袖是云”表达不清晰);事,也不像那样的事(课文——应离席不离席;“从堂下走过”之非预谋)。

    笔者于2009学年起年复一年提出质疑。

沙发
发表于 2019-7-22 22:16:42 | 只看该作者
改写,应忠实于原著重要的语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0-16 11:19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