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7|回复: 0

学籍管理背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5 09: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籍管理背后
有个自家兄弟,他的孙子按年龄该读小学二年级,想留级。校方给他出主意,说我在局里,找我准能办成——上面有人好办事。按理来说,一个学生留级,选择权属于自己。不过学生还小,无判断能力,家长是监护人,既然监护人决定要留级,又不是一件大事,我就答应了。
没想到我到教育股找分管学籍的人,他说需要学校提供手术,网上上传,就能自动生成。我就给我自家兄弟打电话,告诉他找学校。学校说,网上显示他们学校已经同意,教体局审核没通过。我再次找分管学籍的人,学校通过了,局审核没通过。既然我兄弟找我了,通过一下不就行了吗?没想到分管学籍的人说,让学校来人找他。这之间到底是驴不走还是磨不转呢?
一个百姓孩子读书想留级,并不知要交什么手术,第一次来找我,说是学校说的,局里有张留级管理表,在那张管理表上盖个学籍管理专用章就行,我就去学籍管理办公室拿了表,盖了章;学校又说,需要学生有休学的医院证明和病历。孩子属于潜能生,没生病,哪里能有?爷爷只好到医院找熟人托关系开住院证明,但没住院,现在的病历是电脑办公,也就无法弄了。就缺这么一点,电脑上传不上去,也就无法生成了。
我想质问的是“”老百姓的孩子想留个级,干嘛非要到医院办办有病历的休学手术?要学籍管理,应由教师和学生家长出具证明就可认可。我时常写文章批判我们的文化只有精英,没有弱者。如果有弱者,就应该考虑到,一个老百姓住在农村,为了一个孩子留级,来来往往往城内跑,说是办手术,这不等于是要孩子大人求爷爷告奶奶吗?实际上是不让孩子留级。
有专家学者说的教师这个职业是最重要的职业。如果我们的权力管到一位教师对班内学生的学籍管理之上,教师的教学也就不可能理解学生生命的复杂性。只能促使人们对教师这个职业认识停留在经验系统内:有足够丰富的积淀就行了。只要善于积累,谁都可以当教师。尤其是中国是一个吏者说了算的国家,官员就更可以当教师了。因为权力掌控者是所有人的“导师”。
客观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教师这一职业就产生错觉,不仅是社会权力系统所导致,教师对本身的认知也就是如此。教师被赋予一种权力——只要你在任何一种情形下被确认为教师,你就可以上台讲课,就可以对学生提出各种要求:我是一个教师,我可以讲课,我可以组织活动,我可以评价,我可以批评,我可以惩罚,学生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下,焉能不被专制奴役?
话不说远了,还是说学生留级的事。孔子当年开坛办学,他教的学生有父子同学,有兄弟同学,有叔侄同学,相互年龄一定相差很大,不用说,你也就能明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虽然教学内容上有“六艺”之说,但我认为当时的学习是一种生命学习,是所遇皆所学,所思皆所学,是在各种场景中进行一种生命的熏陶。
从现代教育角度说,孔子开办的讲坛不是正式的学校教育。自从有了正式的学校教育之后,就有了班级制——但我要说,班级制是最值得质疑的,更何况今天一个学生留级,监护他们生命的老师与家长说了不算,这样的教育还能有生命化教育吗?这样的学籍管理,你如果是教师,还能因材施教吗?可能只会倒逼着你拿着刀子对不同类型的孩子一刀切,不可能对不同的学生“静等花儿开”。“静等花儿开”的话也就成了哄人的鬼话。
我们对时下破坏了的教育生态很少去质疑,如果能质疑,就应该询问:你凭什么做教师?就对一个生命的理解而言,你能说你理解自己吗?你能说你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自我内心的平衡吗?教学相长需要认识自我,这本身就是生命永恒的主题,也是终身任务。当管理者视学生生命如草芥,教师与家长无能力保护学生的生命,你敢站出来对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说“不”吗?
学籍管理背后是权力膨胀,值得每一个做教师的人警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0-17 02:23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