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二十年前拙文——“半个灭蚊专家”之侃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9 20:08:1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磁之场 于 2019-8-9 20:09 编辑

二十年前拙文——“半个灭蚊专家”之侃

    前言:文章写于1998年,当时天真地以为到2000年我们或许能消灭蚊子了,再不到2005年怎么说我们也能消灭蚊子的了。可现在是2006年了,蚊们更见猖獗,女娲安在?
(2006-6-11)

    与同事开玩笑时,我常自称是“半个灭蚊专家”,因为本人可算是较早且较多地试用灭蚊用品之人,在谈及这方面时也常是大家咨询的对象。当然,这个“专家”未经任何权威机构认定。又,“半个”,乃不敢托大之称谓,毕竟不是正宗的。
    所谓较早较多地使用灭蚊用品,如电热驱蚊器,我在1985年就买了,现有两个,而别人大都在九十年代才开始问津;如灭蚊灯,我在1992年就买了,现有三盏,其他人在这几年才逐渐对它关注,而大多数人家至今是一盏也没有的。至于如一点燃就拼命冒烟的蚊片,各种牌子的灭蚊气雾剂,涂在臂腿上的驱蚊液,及至最后才问世的灭蚊拍等,我几乎都是最先使用的,起码在我的亲戚、朋友、同事等圈子中如此。此乃居所蚊多使然,一年内可以不下蚊帐的日子不过半个月。而寒舍并非僻野、低洼之处──广州市区,沙面一隅,五楼。算而今,只是未试用过纱窗而已。
    或曰,有空调则无蚊。但鄙人屡试皆爽,蚊们一边“叹”着空调一边吮吸人类的鲜血,其乐也融融。
    或曰,下蚊帐则可高枕无忧。此话只说对了一半,若手臂不小心触及蚊帐,多半就会被帐外久候多时的蚊子隔着帐子咬得奇痒难当的。
    蚊多自文革始,文革前市区无蚊。文革中,人们忙于夺权、派斗,无暇顾及这些小不点儿,使其得以有十年的休养生息。又由于大规模地“浅挖洞”而派生出成千上万的积水点,为蚊子的超生筑就无数“解困房”。虽后恢复向沟渠熏蚊、清理下水道淤泥等做法,采取向防空洞喷药直至把它封闭的措施,或全城统一时间熏蚊而使全体市民统一时间“到处流浪”,又或交易会前用飞机带着灭蚊药在广州城上空潇洒走一回,等等,但都似回天乏术,蚊子们“尾大不掉”了。
    时闻有勇者挺身而出,以力挽狂澜,虽未果,亦可圈点。有造出“共振仪”(其实不知该仪器是何尊称,且姑妄言之)以驱蚊,理论假设为:一,如果仪器发射的频率与蚊子飞行时翅膀振动的频率一致,则蚊子无法扇动翅膀飞行而下坠;二,如果发射的频率与蚊子的天敌(如蝙蝠)飞行时翅膀振动的频率相仿,则蚊子会误以为兵临城下而逃之夭夭。听说在试验中,有站到公园的湖边调校频率的,有深入到防空洞中冒犯蚊威的……总之是哪里蚊多到哪里去,频率从弱到强又从强到弱。但听说不管如何扭动旋钮,蚊子都以大无畏的精神把“好事者”叮得狼狈而逃。另外,当时我曾带学生到华南植物园学农,在那儿的大学生也搞驱蚊的试验,他们造出一瓶瓶药油,褐色,深浅有异,桉叶气味,涂在臂腿上,觉得凉快,在四、五小时内有一定的驱蚊的效果,与二十年后才出现在市场上的驱蚊液差不多。
    随着蚊子的猖獗,各种灭蚊的用品也纷纷登场。我最早看到灭蚊灯是在番禺宾馆的餐厅,八十年代初,壁挂式,初时还以为是新款的日光灯。进餐中不时听到蚊子被电击的“噼啪”声,虽地处郊外仍不觉蚊子滋扰,惊喜交杂。约在1985年,电热驱蚊器在广告上“首播”,我随即到南方大厦选购。时有国产的与进口的,国产的驱蚊器加上灭蚊片约十一元,进口的则超过四十元,本人月薪五六十元,即使买国产的也是超前“高消费”。但蚊子之多,非买不可。踌躇许久还是买了国产的。回去一用,效果不错,眼见蚊子从空中掉在地上挣扎,大呼物有所值。但到第二年就不行了,蚊对驱蚊器灭蚊片视若无睹。再后来变换过不同牌子的灭蚊片,且再多买一个驱蚊器,在看电视时把它们一左一右置诸腿侧,但蚊们照样咬你没商量。后有人告之,这种灭蚊片(即使用过了)可把它点燃,再使它冒烟,则可见蚊子被熏倒在地的,虽还未死,却暂不能起飞,此时尽可手捏脚踩,一泄不共戴天之仇。笔者每试必中,不过苦于近视而届时几乎要像小狗那样匐伏地上才能看出蚊子在哪,真应了“斯文扫地”之说。再说要趁蚊子未能起飞时动手,而此时还是硝烟滚滚,虽厂家说除虫菊酯无毒,但窃以为它能击倒蚊子,自有其毒,或讲是有副作用,只是不至于人与蚊同归于尽罢了。另吸入烟雾后自我感觉也不舒服。那时蚊帐销路大好,到今天仍可以脱口而出的一句流行广告语是“荷花蚊帐,幸福吉祥”。其时与好友调侃说,蚊子这么多,说不准是生产蚊帐的厂家养的。
    九十年代初,家中蚊子多至一边吃饭或看电视时一边要手舞之足蹈之以抵御外侮,一家三口都患上“小儿多动症”似的。1992年,有报纸推介灭蚊灯,价钱从一千多到四百多。我即通过电话问商家其灭蚊效果如何,但几处都不得要领而下不了买的决心,可能产品新而卖家未识货。四百多元的我都想买,在当时可算是“壮志凌云”了。在一次逛商店时看到有一百多元一盏的,虽不是报纸所说的厂家的产品,也咬咬牙买回家试试。晚上亮了灭蚊灯后,“噼啪”之声不绝,蚊子被蓝色的灯光吸引而飞进去,途经电网就触电身亡。第二天晚上旋开灭蚊灯的底座细数,蚊尸有八十多具,加上部分被电击弹出网外的就接近一百。如是三晚,约三百。往后虽没再细数,但眼见斩获亦丰。睡中虽时闻“噼啪”声而不觉聒耳,乃念叨着又消灭了一个个世仇而大感快慰。于是逐渐装备至一厅两房各一盏了。
    灭蚊灯并非万能,蚊子不是“水向低处流”式“慷慨赴难”的。当一群蚊子飞来时,一部分(不是全部)是趋向灭蚊灯的,姑且叫它是贪慕“光荣”吧;另一部分则飞向人群,“蚊”以食为天。但无毒且能杀死蚊子,而不是消极地驱赶、抵御,这是灭蚊灯的过人之处。蚊子会产生抗药性,它还会产生“避灯”性吗?      
    后来又试用灭蚊拍,主要用以消灭躲藏在蚊帐中的蚊子。蚊子智商特高似的,当你睡前下了蚊帐后在帐内难觅其芳踪,待到你入睡后,它就现身把你咬个痛快。有了灭蚊拍则可使蚊们无所遁形:发现蚊踪时易于出击,即使坐在床上也“鞭长可及”;未发现时在帐内乱舞拍子也能凑巧“撞”上蚊子的。于是,就有了睡前在蚊帐中挥拍的“健身运动”。但挥拍时如果肌肤不小心碰上蚊拍的话,“电蚊”就变成了“电人”了——后来不少厂家也在电蚊拍上加上防护网了。
    其实,灭蚊关键是“除去积水”,没有积水,蚊子就不能孳生繁殖。因为蚊的生长过程为卵──幼虫──蛹──成蚊,其中卵、幼虫、蛹都是在水中生长的。掌握这些特点,灭蚊就能事半功倍。
    扬汤止沸何如釜底抽薪。治标更要治本——急则治标,缓则治本。
    到2000年我们能消灭蚊子吗?2005年、2010年呢?
    行文至此,“半个灭蚊专家”之“侃”就此打住。或许有人会责怪我“侃”得不深刻、不全面等。是的,因为我这个“专家”不但是自封的,充其量还只是“半个”罢了。香港电视常有“纯属虚构”一句,本人则郑重声明:以上所说,“纯属纪实”。

    尾声:拙文写于1998年。去年(1999年)搬离沙面,现居处虽有蚊,但“多乎哉?不多也”,绝对构不成威胁,且有三盏灭蚊灯不时发挥作用,于是过上了不用挂蚊帐的幸福生活,原来是准备好要买新蚊帐的,此其一;另见沙基涌正搞污水引流处理工程,可以预见沙面岛及周围的蚊们的日子会很不好过了,幸甚,此其二;沿江路一带也见在搞污水引流处理工程,可以预见广州市的蚊们的日子也会很不好过的了,更幸甚,此其三。是为续。
又续:今年(2002年)约5月安上纱窗后,蚊更见少——溜进来的那一小撮是趁我们开门进出、开窗晾衣的空隙而混入的宵小之辈。当今全市蚊患日炽,且有登革热为祸。三盏灭蚊灯之一因多次修理仍出故障而下岗,余下还不时响起噼啪之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再续:今年(2004年)可算是蚊子最多的一年了,偶问及一同事家中蚊子多否?答,不多。诧异后再细问,才知道她安了纱窗——诧异的原因是离这位同事家不远的另一同事家的蚊子多到不得了。

    又续:2005年“半个灭蚊专家”之灭蚊“低见”如下:
    1.安纱窗,减少蚊子的进入。
    2.买灭蚊灯,消灭部分趋光的蚊子。
    3.买灭蚊拍,消灭部分不趋光的蚊子。
    4.搜集别人用过的电热驱蚊器的灭蚊片,点燃至见红后弄熄使其冒烟(使点燃处向下才能燃烧冒烟至尽),消灭所有漏网之鱼。没有旧的,新的也行,不过成本高了。这个月,我把上世纪九十年代买的灭蚊片点燃使其冒烟,仍看到蚊子掉在地上乱颤而不能起飞。
    拙文曾于2003年7月上贴《大洋网·论坛·都市在线》,再次上贴是因为2005年了,蚊们更为“繁荣昌盛”,难道它们决意要和我们共奔小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8-20 20:48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