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9|回复: 0

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应该是在法律框架内的保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0 21: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不久,江苏省溧阳中学高二一男生,因为英语小测验抄袭,被班主任口头批评,并要求他写出书面检查第二天在班上作检讨。几小时后,该生在自家小区跳楼身亡。于是该男生父亲决定“讨说法”,他的“理由”是,学校在教育学生上处理不当,才导致孩子自杀。
对于家长的投诉,溧阳市教育局认为,学校及老师在教育孩子上并无不妥——班主任要求学生写检查做检讨,是一种正常的教育手段,且当事教师的教育行为没有违反上级相关规定,也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的禁止性规定。
看到这篇报道后,我连忙将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并感慨:这是多年来,我第一次见到教育主管部门在处理类似事件时敢于说“不!”。
因为按照以往类似事件的“剧情”发展,教育主管部门为息事宁人,维稳和谐,往往是:批评学校“教育方式不当”,并“责成”学校对相关教师做出进一步处理,还会“要求全市广大教师通过这件事汲取教训,从立德树人的高度,认真反思,提高师德水平,改进教育方式”云云。然后这位“当事老师”不但会面临行政处分,经济处罚,而且年终考核、评优选先等都将“一票否决”。(李镇西语)
可以说多年来,这样的处理方式教师们已见惯不惊——虽然面对教育教学工作会更加胆颤心惊。
可这次,溧阳市教育局居然理直气壮地为教师撑腰了!难怪全国著名教师李镇西要《为溧阳市教育局点赞!》。
没想到,李老师的文章一出,就有网友对怼。有对“中国式苏霍姆林斯基”失望的,有谴责李老师“只讲责任,不讲自责”的,凡此种种,不一一例举。
由此我想到多年前,我处理完类似事件后,写了一篇文章《学生跳楼以后》,想说明学校伤害事故的处理,应该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但一个教育大咖留言道: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学校没有责任难道就没有关怀和自责?
面对这样的责难,我感到非常郁闷:既然是“讨说法”,不讲责任又讲什么?
近年来,社会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只要学生有安全事故发生,不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学校总是处于被动地位。因为你同家长(包括媒体)讲法律责任,ta就同你讲人文关怀;你同它讲人文关怀,ta就同你讲教育反思。反正让你没有法律责任也必须要有道义责任,目的只有一个——拿钱出来!似乎只要赔了钱或给予了补偿,就有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与自责”?
我不明白,对“弱势群体”的保护难道是在法律框架之外的保护?
我更不明白,学校(教师)何时成了“强势群体”?如果连法律规定的基本权益都没得到保障的群体都是“强势群体”的话,这种强势岂不是时代的笑话!
当前学校教育面临着过重的安全压力。学校安全责任的无限扩大,已成了学校难以承受之重。在过重的安全压力下,学校的正常教育教学秩序受到严重影响,被迫取消大量对学生发展极为重要的实践活动、集体活动、社会活动等,严重背离了教育自身发展规律。
随着层层安全责任状的签订,事实上安全压力全部集中到基层学校,学校安全压力成了学校的最大压力。学校的安全责任又层层落实到班主任和任课教师身上,导致教师唯恐安全隐患而不敢作为。
有鉴于此,愚以为:
一是政府建立统一的学生安全保险制度,降低学校的巨大安全压力。这有利于整个社会的稳定和谐,还能促使学校轻装上阵,重视教育自身的使命和任务,而不是目前的消极逃避责任。
二是严格按有关法律法规确定学校的安全责任,而不随意扩大。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控制在法律的框架内,引导有关人员在法制的框架内表达合理诉求,这是学校长治久安和创设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只有这样才能给学校一个健康的外部发展环境。一定的安全压力有助于改进学校的工作,促进师生安全意识的增强,但过重的安全压力可能导致教师规避责任而忽视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不利于学校教育本质任务的完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1-14 12:26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