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27|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1 21: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娘

 

                            文/童绥敏

 

        不管时代如何发展,社会在做怎样变迁,但有一种称呼却很奇特的存在着!之所以说其奇特,是因为无论何时将其说出口的刹那,心里就会自然而然地漾起一丝暖意,然后这股暖意再如涟漪一般慢慢漾开,直至温暖溢满全身!甚至哪怕你在心里默念一下,也会从嘴巴甜到心窝窝里!这个称呼就是——“娘”!虽然“娘”的称呼离我们渐行渐远渐无书,但“娘”字亲,“娘”字”暖,喊“娘”万遍永不倦!

    我的娘今年虚龄80,是个不折不扣的耄耋老人,喊“娘”近四十年了,也心暖了四十年!

     印象中的娘一向腿脚灵便,办事雷厉风行,说话有力度,眼光独到,看待问题深入,做事顾全大局不偏私,总爱伸张正义……正因此娘总能受到乡邻和亲友的格外尊敬。

     娘虽很平凡,却拥有博爱。    

    那个时候家里条件都不好,各家孩子都多,我家也不例外!娘一共生下我们姐妹五个,并和父亲含辛茹苦地将我们拉扯长大,其中的艰辛和不易可想而知。但印象中我们家经常一开锅灶台周围能围一窝团小孩,叔叔家的,姑姑家的,舅舅家的,邻居的,有时还会有我们姐妹带来的同学!总之我家是和我们五姐妹年龄相仿的孩子们聚集之地,大有门庭若市热闹不停息的态势,而娘从不嫌孩子多而烦,有时还会为他们的到来而特意想办法弄点花样吃法。比如包饺子,比如炸点心,再比如包汤圆等等。辛苦忙活半天有时不等端出厨房就被孩子们围着灶台抢光了,她的任务就是看着大家说笑一团,时不时还会参与两句,将孩子们的兴致推到更高!孩子们也都愿意到我们家来,因为他们在自家也许会被父母数落,体验不到被尊重的感觉,在我家却能找到!有时孩子多了总会免不了的闹矛盾,放心,不管对错,挨骂的总是我们而绝对不是他们!当初不理解,现在知晓到家便是客!

 

    娘虽没读过书,却懂得烈女情节!

    娘年轻时非常好看,是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俊模样。加上性感十分开朗,又非常能干,一路慢慢成长积淀,一字不识的她却成了统领众多妇女搞生产的妇女连连长!由于工作原因,需要和公社及各级领导干部打交道!这时,我不善言辞又忠厚的父亲略输一筹,对比之下,闲言碎语不可避免,娘也因此背后受到不少的议论!从别人微妙的眼神和话语中流露的神情,头脑聪慧的她当然知道其中包括的意思!于是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把别人不看好的婚姻过到白头!一,在她的理念中,绝不能做出让别人看笑话的事情来!二,她认为从一而终是做女人最基本的原则!因此,尽管她和父亲一辈子争吵不休,但守着家安心的生活她做到了!并有意无意之间给我们姐妹渗透做女人一定要有骨气,要忠、要贞!

 

娘身世坎坷,却不屈服命运!

      娘的身世是坎坷的,娘未出生姥爷就去世了,是俗语中说的那种花不见果,然后姥姥三十出头就守着三个孩子——我大姨,我大舅和我母亲!对于娘当时的家境,失去亲人和依靠的心理折磨,加上家里缺少劳动力带来饿肚子的艰难,才仅仅是噩梦的开始。后来解放来了,姥姥因成分不好天天被批斗,她一切都忍了下来,只等长子我大舅长大成人撑起家!据说大舅不仅人长得好看还多才多艺,随着他慢慢长大,家境也慢慢好转,很快娶了亲、成了家!可二十出头的他才生下第一个孩子就得了重病,临终前的遗言是让姥姥给我娘找个婆家嫁出去,因为大姨那个时候已经结婚,娘那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大舅怕他走后家里没主事的人,担心他小妹受欺负!可能是遵循大舅的临终遗言,姥姥就选了她的亲姐姐做了亲家,把最小的女儿嫁给自己的亲外甥,也就是我的父亲,过起了平凡的生活,日子拮据但也总算安定!娘16岁结婚,五六年没生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四十出头的大姨又得重病离世,这样娘作为我姥姥唯一子女存在着。后来又遇到59年大饥荒,在饿死人的紧要关头,娘私自辞去婆家这边做炊事的工作,没和任何人打招呼跑回去救渡我姥姥和我大舅留下的唯一独苗苗!据说去迟一步姥姥和她的孙子就可能被饿死!幸运的是,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娘来到自己的家乡也被重用,被分到炊事班,慢慢的捡起所有重头工作成了领事,她会偷偷的装点米面给姥姥祖孙俩充饥度命!饥荒度过后娘又着手给自己的侄儿娶亲生子!(目前娘的家族在她的努力下已经开枝散叶,侄孙考了大学,在城里娶妻生子,可谓一个令人满意的努力结果!)后来姥姥年岁大了,八十多岁的她卧病在床三年多,也是娘悉心照顾养老送终的!

        娘虽老了,却不愿给子女找麻烦。

      八年前,我劳累一辈子的父亲得病痛苦离世,万分悲痛之余,我更不想让受苦一辈子的娘一个人守着孤灯残影度日!于是我以自己要上班孩子没人带为由把娘接到我家,为她置办了生活所需,可仅住一晚,次日她就偷偷地步行跑回自己家了!我们姐妹几个没一个能说服娘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所以自从父亲去世后,娘一直是我们姐妹五人心中永远的牵挂和最大的放心不下! 

        古语有云:“一岁年纪一岁人  !”是啊,时间不曾饶过任何一个人!就在近一两年,甚至找不到明显痕迹,特别乐观、喜欢热闹的娘走起路来头重脚轻、踉踉跄跄,她于是习惯的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怕出门见人,性格要强的她更不愿到我们姐妹家!实在不想为难她,于是我们姐妹五个决定轮流到她家陪伴她!

   年里年外,疫情期间我老是做梦,都与娘有关,好像又都不是太好!所以尽管我知道大姐这段时间在精心照顾娘,尽管我手头还有各种紧急任务,尽管我开车手生,但还是抛开各种顾虑义无反顾的独自一人驱车,远远地冲着娘家而来!想法很好,陪陪娘:陪她说话,陪她散步,陪她吃饭!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往往又是骨感的!比如和娘唠嗑她嫌烦,陪娘看电视她怕吵,邀娘散步她不愿出门!天黑她就上床,然后一直睡不着,就一直起来睡倒、睡倒起来的折腾着!看她为睡不着而焦虑,我劝娘说:“老人瞌睡本来就少,这个点睡不着正常,找点事打打岔分散分散注意力,也就好了!”但听我说话足以看出她在强忍住心烦意乱,于是想到用缓和沟通法,我用轻松有余的语气提议说:“娘,我给你挠挠背来!”她面无表情地说:“我才不让呢!”我知道她的意思,又说:“那我给你捏捏脚吧,你试试可舒服啦!”娘仍然面无表情地说:“我才不干呢,脚那么脏!“然后蹒跚而去,爬楼去看她的猫咪了!从这简短的对话大家可能都听出娘固执背后的隐情,是的,她的表现无非还是因为她要强的性格,娘显然不想给我们添麻烦,又觉得身体不听她使唤而懊恼!

    注视着娘默默远去的背影,我傻傻地站在那儿发呆!娘啊,知道吗?有娘在就有家在;有娘在,心才有停靠的港湾!女儿多么渴望您平安度春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永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4-6 21:52 ,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