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秦月汉关

这一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4 21: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14     星期二

不要太相信许诺

许诺是时间结出的松果

松果尽管美妙

谁能保证不会被季节打落

 

机会凭自己争取

命运靠自己把握

生命是自己的画板

为什么要依赖别人着色

这是今早的晨诵内容。这首诗,难点在第一小节。这是谁给谁的许诺。要理解这个问题,关键是要结合第二小节的最后一句,进行结构化的阅读。所以早上的晨诵,除了诵、读以外,就是理解这个问题。正是因为第一小节中的许诺是别人给我们的,所以才有第二小节中的“生命是自己的画板,为什么要依赖别人着色”。

齐读,教师读,学生个人读,分角色读。

除了这些,别无其它。

晨诵做到现在,真有些黔驴技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14: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在讨论心理学时,干老师对快乐小荷老师说。教育学生(快乐小荷提到的那个学生)要宽容与纪律互相结合。慢慢来,除此没有别的办法。

另外,在讨论自由与安全时,干老师说,纪律可以给人提供安全感。没有纪律,也就没有了安全。

想想,对于阿辉的教育,我是不是“宽容有过,而纪律不足”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6 14: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16                        星期四

今天早上来学校,天气特别冷。可能是因为其它地方下雪的缘故所致吧。走在路上,脸上真像刀子割一样。

昨天,明辉就来找我说,今天是王长江的生日。看我能不能从汪国真的诗里找一首送给长江,做为长江的生日礼物。明辉发话了,我不敢怠慢。马上就在汪国真的诗集里查找。最后找了一首汪国真的《祝愿》做为明天的晨诵诗及送给长江的礼物。

祝愿

——写给友人生日

因为你的降临

这一天

成了一个美丽的日子

从此世界

便多了一抹诱人的色彩

而我记忆的画屏上

更添了许多

美好的怀念 似锦如织

 

我亲爱的朋友

请接受我深深的祝愿

愿所有的欢乐都陪伴着你

仰首是春 俯首是秋

愿所有的幸福都追随着你

月圆是画 月缺是诗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谟祯老师曾把像这样送给学生的诗改写后再用打印机打下来,送给学生做为礼物。我没有打印机,但是我可以抄呀。于是,我在路上的商店里买了一本精美的信纸本,决定用它以后来抄诗,做为学生的生日礼物来送给他。

今天早上没有语文早读的时间。我就利用学生课间休息的时间,自己亲手将这首诗抄在了后面的黑板上。上午第四节课是语文课,也是每周与学生进行“共读”的讨论课。我先进行“晨诵”,一起来诵读汪国真的这首诗。学生齐读了一遍,说没有问题。我说,我们将目光聚集在第一小节上。第一小节其实讲的是这样一个意思:要让你的降生为世界和别人带来幸福。就像诗中所讲的那样“为世界多一抹诱人的色彩”,“为别人多一分美好的怀念”。我问学生像这样的人,都有谁?学生罗列了许多,有毛泽东,居里夫人等。我说,是的。我们可千万不能因为我们的降生,给别人和世界造成痛苦呀。只有这样,别人才会送我们祝福。说着,我朗读了第二小节。

然后,我对学生说,我们就要树立这样一个信念:要因为我的降生,而让别人幸福。我们将这首诗改一改。我用红粉笔,将这首诗的第一小节做了如下修改:

因为无的降临

这一天

成了一个美丽的日子

从此世界

便多了一抹诱人的色彩

而你记忆的画屏上

更添了许多

美好的怀念 似锦如织

在学生读完第一小节后,我又朗读了第二小节,算是对他们的祝福。

读完诗后,有学生以为今天的晨诵就结束了,纷纷扭过头,朝向我这边了。我说,今天是王长江同学的生日,昨天他的好朋友千明辉就来找我,让我找一首诗送给王长江。这让我们将这首诗送给王长江吧。(这个时候,闹笑话了。王长江说,他今天不过生日。看来,责任在我,失察之罪呀。我说,今天不是虽然不是你的生日。但是明辉这么热情地为你张落,你就把今天当成你的生日吧。)王长江站到了前面,接受大家的祝福。

诗又用红粉笔做了修改,将副标题变成“写给王长江生日”,将原来改过的“我”和“你”又变了回来,改回成原诗的模样。学生们读完后,有许多还自发地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唱完歌,我拿出了我事先抄好的改写的汪国真的诗。我说,今天是长江生日,老师就代表大家将这首汪国真的《祝愿》改写了一下,并且抄了下来,送给长江。我深情地为王长江同学朗诵了这首我改写后的诗:

祝愿

——写给王长江生日

因为你的降临

这一天

成了一个美丽的日子

从此世界

便多了一抹诱人的色彩

而我记忆的画屏上

更添了许多

美好的怀念 似锦如织

 

亲爱的长江呀

请接受我深深的祝愿

愿所有的欢乐都陪伴着你

愿所有的幸福都追随着你

亲爱的长江啊

请永远记住:

因为我的出现

这一天

成了一个美丽的日子

我读完诗,全班同学都鼓起了掌。

最后,我提议:在中午的时候,大家可以在这张纸上写上自己的祝福。我们再将它送给王长江做为他的生日礼物。

 

晨诵过后,是“共读”。这次“共读”主要是针对学生上周所写的《特别的女生萨哈拉》的读后感存在的有关问题进行指导。我先对上周读后感写的较好的同学进行了表扬。然后将其中两位同学的读后感在班上进行了朗读,并让大家讨论,发表自己的看法。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读后感”类文章的重心应在“感”上,而大家的周记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感”写得太少。多是对故事内容和人物故事的叙述。这是舍本逐末之举。

在朗读学生周记的过程中,我还特别表扬了肖维轩和王欣悦两位同学。她们两位是目前班上唯一记日记的同学。在开学初曾提议学生写日记,但有些学生反映自己的负担重,作业多。且交上来的日记质量较差,所以在开学几周后,为了保证日记的质量,将日记改为周记。但是这两位女同学却在一直坚持记日记。我又为学生讲了柏拉图做苏格拉底的学生的故事,就是一个简单的要求,每天抡胳膊四百下。但是,就是这个小小的要求,许多人却做不到。坚持到最后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柏拉图。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有几个男生都惭愧得低下了头。这两个小女生简直太棒了。她们都得过我奖励的书。

讲评完学生的周记,强调了上次周记中存在的问题。我同时也布置了下周“共读”的任务——读《影之翼》。最好将这本书能全部读完,最差在下周前也要读完前四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6 15: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21: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19                        星期日

看完干老师本周的“沉思”,心里能好受一些。之所以得到了安慰,源于干老师“沉思”中的这些话。

而二年级的个别孩子,因为家庭、幼教、一年级等多重因素所致,竟然不识字,不识数,经过这一个学期的努力,他们中有几个还停留在10以内的加减的水平上。确实,他们不能不成为二年级两位老师的梦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几个孩子中,竟然已经有孩子由原来的个位分,现在已经达到了优秀分的行列。而远比优秀分更为重要的,是所有孩子对学校、对老师、对学习这件事的不再恐惧,甚至是真正的爱。就这样,成就与困境同在,希望与梦魇并存,她们一天天地焦虑着、努力着、希望着……

一年级孩子的情况要好得多,因为毕竟从零开始,一切都相对从容。但是,那些智力优秀的孩子,和那些确实在幼教、家教上几乎一片空白的孩子同坐在一间教室里,如果想让每一个孩子都充分地发展,这个难题可并不容易解答。常规的齐步走的方式,只让中间部分孩子得到最好的发展,而优秀儿童和问题儿童,都得不到真正的照顾。但要想照顾所有的人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实上,我们经常会捉襟见肘,新教育专家经常暂时地成了两手泥巴的砖家。

为了任何一点改进,这些老师所要付出的,都不是平常人所能想像。

这是本周干老师《当我放下舵盘》中的一段话,写的是新教育研究中心在罕台新世纪小学的教育中所面临的困境。

是的,困难是无处不在的。即使,干老师他们也会面临困境。何况于我,这无益给我来说是一种安慰。(但我首先要声明的是我绝不是幸灾乐祸。因为,我的教室里也存在着种种困难。这种种困难常常使我自责,自卑。)

 

想写下今年在教室里的困境,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一是觉得这些千头万绪,我也理不清(因为一件事情的原因问题非常复杂的);另一方面,不也快要交“年度叙事”了吗?这些也是要写进“年度叙事”的。但是,今天为什么要写下这些呢?源于魏老师在微博里的一段话:有一类教师,读书很多,知识丰富,擅长写文章及研究课题,可在教室里却遭遇到重重困难而无法克服,而另一类教师,读书数量和深度都非常有限,但是在教室里游刃有余,能理解学生并采取灵活的应对策略,而且教学成绩优异。请问,你如何评价这两类老师?如何理解这种现象?

这段话无疑又打中了我的要害,使我感到痛苦。我不敢自诩为魏老师所说的第一种人。我读的书并不多。但是,在教室里却遭遇到了重重困难而无法克服却是真实和清晰的。

我在教室里也遭遇了种种困难。

首先是关于自由与纪律的悖论。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也是一个从小就很听话、守纪律的人。我第一年工作的时间,也将学生的纪律看得很重,将学生管得很严。一度我带的班级成为学生的纪律的榜样。领导时不时地在大会上表扬我,同事们也对我提刮目相看。我现在还记得:当是班上有几个留级的学生,其它几个班主任都不要。领导全塞在我的班上。这种危险人物,别说几个,就是一个班主任也够呛。但是,我却将他们管得服服帖帖。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敢在家和父母动手的主儿。其中一个还当着我的面,与父亲动手的。

我管他们的方法,无非是“盯紧”。每天给他们特制一个表,上面分为:上学前,第一节课,第二节课……的时间划分。要他们每天将自己的表现如实、自觉地填在这张表上。每天下午,拿着这张表到我的房子来汇报一天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如不认真填写,或是不如实赶写,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批评、惩罚。这样日复一日,倒也将这些学生管得服服帖帖。在我当班主任期间,他们没有打架,也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在课堂上起哄、与老师顶嘴。这些“种子选手”我都能管好,其他学生自然不在话下了。看起来,管理挺有成效,一切完美。

但是,有一件事对我的影响却很大,它让我反思。就是这些“种子选手”中的一位,刚到我班的时候,气焰特别嚣张,考试经常作弊。经过我一段特殊的管理后,他变得服服帖帖的。每天上课的时候就趴在桌上睡觉,到了考试的时候也不像刚开始来的时候那样想着作弊得高分了。他完全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每天都是趴在桌子上,考试的时候依然如故。

这个学生的变化在当时深深地刺伤了我。我开始反思我的管理是成功还是失败。我将一个本来有热情的,还想着作弊得高分的学生管成一个很是“遵守纪律”(上课也不捣乱了),但却对学习没有任何热情的、连考试抄袭作弊的愿望都没有的学生。这能说是成功吗?而且,我带的那一班学生当时就是纪律好,几乎每周都得“流动红旗”,但在学习上我记得却没有带来与纪律成正比的变化。

从那以后,我结合着我的经历,开始反思我的管理方式。我不也是一个很守纪律的学生吗?可是除了能读书,我又会些什么呢?能量远没有当年在班上经常受老师批评的师兄师弟们得大。

再加之,后来读了一些名师的书。在这些名师的书中,他们与学生的关系是朋友式的,是平等的,是无话不谈的。那种师生关系是令人羡慕的。仿佛在这些名师的教室里,学生们都是天使,即使偶有几个问题生,与名师们周旋起来,也往往被他们的老师所感动,远没有我教室里的学生顽劣。

我渴望建立一种新的师生关系。这种师生关系也要像名师教室里的师生关系一样和谐。这是一个师生无话不谈的,关系和谐的教室,是不需要训诫,只要在学生犯错后,轻轻说上几句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教室。总之,那是一个美妙的教室,是我永远为之奋斗的方向。

这几年,我一直是朝着我心中的这个方向努力的。但是,问题也就接二连三的出现了。我所带的班经常是同一级中纪律较差的,不敢说是最差。但绝不是最好的。我的教室里总是有着轻度的混乱。教书十年了,或许是倦怠了,或许是能更好的理解学生了,对学生的批评越来越少了。在许多情况下,对学生也只是轻轻地说说。但是,本想着我对他们怀着极大的宽容,他们应该见好就收的。但是,我轻轻地说说,学生也就轻轻地改改,甚至于一点都无动于衷。在其它班级,班主任根本不用费神的事情,到了我的教室里安排和布置下去,学生的意见和困难就特别多。

有时,我也这样安慰自己:纪律是给领导看的。我不在乎领导对我的评价,我也不在乎因为得不到“流动红旗”而少拿班主任费。我要的是为学生负责,是为学生的生命负责。有时我也知道其它班主任的工作开展得顺利,无法是收校服和收各种费用时比我的班快些,他们只要一句话,几乎是全班的学生都得订,都得交。而我的班学生就不是这样。我也常常是暗暗地抵住种种压力。想着这些事本来就应该是自愿的。我不过是挨领导的批评,少一些收费的“回扣”罢了。我不在乎。我这是为学生负责。

但有时,我也在的反思。如果说以上的种种行为还算是为学生负责的话。那么,由于别的班的班主任厉害,一句话,学生就可以在教室里乖乖地上上一节自习,而我的教室里,我虽然三令五申,可学生仍是嬉皮笑脸,教室里“嗡嗡”一片。这能说是对学生负责吗?甚至于有时学生在我面前的“不敬”,也常常使其它科任老师气急败坏而不上课。这能算是对学生负责吗?

上周,一科任老师在我班上课,就因一学生学猫叫,而中途停课。还有老师在批评一学生时,另一学生坏笑,太放肆而中途停课的。这些,在我的课堂上,我会想办法处理,觉得可以理解。但是在其它科任老师的课堂上,这些都是无法容忍的。在其它班主任的眼里,这些也自然是无法容忍的。而我的教室里却是“异域风彩”。

班上的一些好学生也给我提意见说,老师你问题太好了,心太软了。该打的时候,就要打。我有时也能感到我这种管理带来的低效,常常是“政令不通”,在其它班很容易安排的事情,在我的班上就要大费周折。如每天的值日劳动,其它班班主任在开学一分,就结束了。那天学生做得不好,惩罚一下,几乎好一个学期。而我的班上值日的学生常常是拖拖拉拉,屡教不改。最近,县上又对一个因学生迟到罚学生做俯卧撑,又在学生屁股上踢了几脚的老师做了公开处理。更是我的管理捉襟见肘,有时,我真的不知道在屡次讲道理无效的情况下,该怎么教育他们?

这些,都不能不使我怀疑:我这是对学生的生命负责吗?

但是,你要说我的这种管理模式没有任何好处,也不客观。我班上的学生思维总是最活跃的。在其它班上无法讨论下去的问题,在我的班上总能达到授课老师的满意。所以,如果遇到“赛教”什么的,我的班总是赛教老师的首选。

 

这一年,跟着新教育,学着新教育也在一路走着。虽然不是最猛烈的一个,但是也是小溪潺潺的一直不断。魏老师他们常说,要用美好的东西引领着学生,这样学生就会少一些令人头痛的纪律问题。他们全被美好的事物吸引,将精力全部投入美好的事物之中,班上自然无事。

理论确实是这样的。想想,也是这个理。但是,一到实践,你会全面崩溃的。干老师在周日“沉思”里说,罕台二年级的几个学生因为一年级和学前的问题,现在还停留在十以内的加法运算之中。那么,我所带的初一学生,因为整个小学六年的问题和学前的问题,要使他们改变,我的任务是不是比改变这些二年级的学生更艰辛。

今年的班上我所现在所能看到的问题学生,就不少。

……

还有好多好多。要么是父母的话一句不听,敢和父母对着干。要么是行业习惯极差,做事全凭自己的高兴,想在课堂上大声说话就大声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每每在早上晨诵或是“共读”讨论时,常常被这些学生搅乱。后来,慢慢学会了克制,不在课堂上发脾气,怕影响其它学生。

可是“课程”在他们的面前,作用几乎是微小到零的。我也知道,这是要靠时间,要靠长期来完成的事情,不是一朝一昔能做到的。但是,在面对这些学生的时候,我常常头痛,常常有一种失败的感觉。

有时,我在想:如果今年管这些学生也按第一年教书的时候那样管,恐怕好几个都回家了。

有时,他们在课堂上搞的我很是头痛的时候,我也会祭起惩罚的教鞭。但是,这样一做,自己却常常心痛。这与我梦想中的美好教室是迥然不同的。当我祭起教鞭的时候,纵然暂时解决了问题,我也是个失败者。因为,我又退回到了以前的管理方式上了。说明,我所梦想的和我在推行的“用美好事物引领”在他们身上仍是不能起任何作用的。

而面对这些特别的学生,我除了继续坚持在教室里做课程外,拿不出任何针对他们个人的独特的方法来为他们“疗伤”。

 

又读到怀特海讲自由与纪律的内容。想给学生自由,让他们自由的飞翔。因为毕竟现在的学校给学生的纪律太多,太多了。但是,有时却发现:没有一定的纪律保障,自由只能带来混乱。可是一旦讲起纪律来,又找不到纪律的“底线”来。总不能依学校制定的那些条条框框和《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来要求学生吧(觉得那些有些太过了)。而且一旦重新讲起了纪律,总有一种退回到以前,退回到刚刚教书的第一年,退到与学校里其它老师同一水平的层次上。总觉得讲纪律就会毁了我心中的那个梦,那个在名师的教室里演绎的美梦。师生是朋友,是无话不谈的。讲了纪律翻了脸,与这种感觉总不是一回事吧。

常常在自由与纪律的悖论中痛苦,徘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22: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0      星期一

今天早上照例去教室检查。七点二十了(离正式早读还有十分钟),来校的学生还没有开始自觉读书。我发现只要一放假,周一再来学校,学生来校后自觉读书的好习惯就会消失。不知是为什么?

离正式早读还剩下五分钟了。值日的学生还没有值日。教室里的纸片扔得满地都是。这一周是罚上周不认真做作业的学生值日的(我相信我的这一做法,肯定有老师会提出异议。劳动是最光荣的事情。用劳动来惩罚学生合适吗?先不做这样的讨论)。我发现人的素质往往是综合的。这些不认真完成作业的学生,做值日也是最差的。这时,他们几个还都没有到校。我只好让其它学生先打扫教室卫生。学生们齐动手,将教室卫生刚刚扫完,早读的铃就响了。可是揽垃圾的铁桶却被扫清洁区的学生拿到教室外面的清洁区去了。我说,先读书吧。等外面的学生将桶拿回来再揽垃圾吧。

过一会儿,我再去教室转。铁桶是拿回来了,可是垃圾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哪里。我没有说话,没有像往常一样指派学生将垃圾揽了。我要制造问题,在制造的问题中教育他们。

早读过去了,第一节课过去了。第二节课下课,我去教室却发现垃圾已经揽在了垃圾桶里了。心里一阵窃喜,看来还是有好学生呀。当我询问坐在后面的几个学生说是谁揽的垃圾时,他们都说不知道。后来,一学生才说,垃圾是关璐瑶揽的。而且,也并非是关璐瑶自己主动去揽的,是第二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因教室里的垃圾没人揽,批评了大家之后。关璐瑶才揽的。但是,数学老师并没有指派说让关璐瑶去揽。

与此同时,早读来我就发现本应放在讲台前的讲桌却放在了讲台上,而现在讲桌还乖乖地站在讲台上,没有人动。我没有说话,走了。

中午来校,发现讲桌还是摆在讲台上。我在教室里批评了学生,说:讲台在这里放了一上午,怎么都没人管呀?下午再上课时,它已经放回了原位。

班会课上,我就早上垃圾无人揽和讲桌无人摆放的问题批评了学生。先从劳动委员说起。因为班会课上询问学生原因时,值日的学生中有几个都说不知道今天值日。而这本是我要求劳动委员上周就应该给他们通知的事情。劳动委员也承认自己失职,他低下了头。对他的处罚是,明天早上一个人来做值日,扫教室。我说,劳动委员可以不劳动,不扫地。因为你的工作就是布置,安排,监督,检查。这些也是工作,如果你做不好这些,就应受到处罚。同时,关璐瑶由于主动去揽垃圾,这一周不用再做值日了,算是对她的表扬。然后对学生们的漠然,班级的事件无人管,无人问津进行了批评。我说,你们这种自私自利的做法,最终造成的恶果要自己吞的。

最近班上正在“共读”《影之翼》。我在搜集一些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学生也在下面搜集。我说,南京大屠杀的发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自私。《南京南京》中三五个日本人,可以将几千中国人绑上,一个一个带出去。而且,这些一见日本人就举手投降的中国人中,有时,还拿着枪。当大家都想着自己,想着自己的安危,自私自利时,最终受害的是大家,这其中也有你一个。就像教室里的卫生,当大家都无人问津的时候,受到危害的还是大家,这其中也包括你一个。老师因教室卫生不好,上课情绪不佳。大家因教室凌乱,也会心猿意马。这时,坐在教室里的你,能学习吗?

从早上的卫生,又讲到了班上其它的一些情况。如不爱护公物,乱扔粉笔等。

当我严厉地将这些讲完后,教室里鸦雀无声。平时那几个爱捣乱的学生这时也不敢说话了。

 

晚上,在学校门前护送学生。遇见了数学老师。她给我说了,今天教室里垃圾没人揽及她批评学生的事件。她说,她一进教室,就心情不好。怎么这么脏呀?她说,谁揽垃圾呢?教室里无人吱声。后来,也问了几遍,才有一个学生准备去揽,她制止了。最后,她说如果是她去年当班主任时所带的班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只要她问一声,绝对是有人去揽的。我的这个班呀,唉……

数学老师说的,我信。十年前,我当班主任的时候,也会像她说她去年的那个班一样,甚至比她去年那个班还优秀。说不定,早都有人将垃圾揽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堆整整一个上午。但是,做同一件事的人,做事的动机不一样。这是大大不同的。十年前,我会将学生管得服服帖帖。那时主要靠的是打和惩罚,“严刑苛法”,就像数学老师的管班方法一样,学生们怕惩罚自然有人去揽垃圾。但是,今年我不希望学生是出于那样的动机,出于怕罚自己的动机去做这些了。我希望的是学生自觉主动地,无有害怕之忧的,无所顾忌的,在这种情况下去揽垃圾。

虽然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常常失望,有时又不得不得不祭起惩罚的武器。但是,我有这样一个梦想,并且不停地“失望——希望——失望”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22: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1                    星期二

今天,偶然想想:开学初几周坚持写每周的反思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这种反思,起码保证了工作中的“思”。有些行为是有方向和目标的。可是后面放弃了写反思,许多事便是随波逐流了。没有目的,没有目标的,瞎混日子。

常常想起王晓春老师的《做一个专业的班主任》一书。当时,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就是班主任做事前先要想一想:学生这样做的原因何在,然而对症下药。而不能永远凭经验,凭感觉。

今天,劳动委员告诉我,这一周被罚扫地的学生根本不好好值日。下午,值周老师检查的时候,他还被叫出来,将没有打扫好的地方做了整理。

晚上上晚自习,将这件事又重新强调了一遍。先让学生将上周受处罚的学生统计了一遍。然后将这些名单交给了崔少波,让他负责将这些学生分派下去。他不用扫地,他的任务就是督促,检查。如果有学生在他的督促、检查下仍不认真做值日,那么这个不认真的同学就要受处罚。反之,他如果不督促,不检查,那么就是他的失职,他将要受到处罚。

在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女生在下面坏笑。一气之下,将她也加入了扫地的学生名单。这个学生经常在课堂上这样不守纪律,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笑就笑。与老师讲话也没有一个学生应用的样子,有时故意做出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私下里和她交流过几次,希望她能改改。但是几乎没有收效。她说,她就是这个样子的。记得在家长会上,和她的妈妈说到这个情况,她的妈妈根本就不相信。她的妈妈说,她的这个女儿在家里可是一个“乖乖女”,很听话,很懂事的。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她的父亲对她管得很严的。

我猜想:这个学生可能是在家里“父性之爱”有余,缺少关注所致吧。(但有时也想:“父性之爱”理应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父性之爱”讲的就是纪律。这个学生怎么会纪律性差呢?可能是“父性之爱”过强的一种补偿吧?)所以,一直以来也就容忍和放纵她这样去做。算是对她的一种“补偿”吧。想着,得到了补偿,得到了关注,就会好的。

可是,今天再静静地坐在这里想,我才发现我前面的治疗思路是错误的。这种纵容会使她继续沿着这条错误的路走下去,会继续在这条错误的路上想得到补偿。因为,我的纵容在她看来便是老师对她这一行为的默认和许可。她怎么能不继续下去呢?正确的方式应该是一方面她有此类行为进行批评。但是在内心理解她,她这是需要“补偿”。这不是道德问题,这个学生不坏。另一方面,在一些健康的允许的活动中多关注她。如上课多让她发言,这就是对她的一种关注。事实上,在上课的发言中,她也一直是很积极的。她会在老师提出问题的时候,在下面大喊:老师,叫我,叫我。如果对她的这种希望得到关注的方式多顺应,对她的发展当时是有利的。可是,老师在课堂上一般总有这样一种观念,多叫那些不举手的学生,或是会或不会这个问题的学生。有时难免对她的关注不够。这就会使她慢慢地不举手发言了。因为她会觉得“此路不通”。如果这样,那可真的就麻烦了。

既然今晚对她的处理有些过激,但也不能说没有任何意义。起码,她知道了她这种在课堂上随便说话的方式,老师是很讨厌的。过激了,明天就改。如果她能做到两天内,不这样在课堂上随随便便的,就不罚她扫地了。也算是一种激励。

 

处理完这个学生,我也一直在想:我这种不希望学生在课堂上随随便便说话,大笑的做法。是对,还是错?这是为了自己上课时方便,还是真的为了学生的礼仪规范,对他们负责?可能两者都有吧。生活本来就是复杂的,不能简单地说上课随便说话就好,或是就不好。关键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看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如果,在课堂讨论中,她的发言越随便越好。当然前提也要符合一定的思考纪律。可是,如果是在其它场合,在需要规范和纪律的时候,就像今天,她的这种随随便便就是大错特错的了。

 

还忘不了,我批评完她,让她扫地时,她恶狠狠的目光。挺让人心酸的。看来,老师注定要闸住黑暗的大门,将一切都背负在自己的身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08: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3              星期四

周二晨诵《依然存在》:

风吹过

大树依然存在

浪埋过

礁石依然存在

阳光晒过

海水依然存在

浮云遮过

光明依然存在

让肖维轩在黑板上抄这首诗的时候,就在后面写道:你能根据你的人生体验和经验,仿照这首诗的形式再在后面补写几句吗?

提出这样的要求,目的是为了让诗歌更好地与学生的生命关联。

但是,从晨诵的效果来看,这种关联真的有效吗?这还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我常在想:如果有多媒体,在诗歌诵读的过程中打上一些学生的图片,似乎将诗歌的意蕴与学生的生命更易关联起来。但是,如果没有多媒体,就是读,如何将诗歌与学生的生命更好的关联呢?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16: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3                 星期四

上午第四节与学生一起进行了《影之翼》第一次的讨论。这节课总的来说,我讲得多,学生说得少。但是,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们有所收获,有所思。虽然,我在课堂上安排得很饱。学生说得少些。但是,我相信他们在这节课上是有所思,有所收获的。这从课堂的气氛是可以感受到的。

这节课所围绕的一个核心是“我要飞翔”。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讨论的。一是影子如何能使我们飞翔,一是“啪嗒花”给我们的启示。前者,主要是将书中的影子解读为过去。我们在过去的成功和失败中获得经验和教训,过去可以给我们力量,让我们飞翔。后者则从生命的互相编织来理解。当我们孤独寂寞地行走在自己的路上时,别人读懂了我们的故事,给了我们力量,我们继续前行,获得力量。同时,别人在读我们的故事时,也相当影子从别人的记忆结中获得力量一样,他们的生命也会飞翔。这样,“啪嗒花”就会使两个生命一起开花,飞翔。这是这节课的重心。而后,是让学生看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一些照片,在观看这些图片的同时收听《影之翼》的主题曲。对那段历史,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和认识,为下节课的讨论做好铺垫。

在课堂上,我很是激动,我完全投入进去了。尤其是讲“啪嗒花”让两个生命飞翔那一段。我就是真诚地对学生们说的,同学们你们理解我吗?当我孤独地行走在这个校园的小道上时,你们理解我吗?如果,你们能理解,你们就是我的“啪嗒花”,让我的生命飞翔。同样,你在理解老师的同时,你们也会获得力量,你们的生命也会飞翔。我说的很真诚。

在听那首《影之翼》的主题曲时,我是很感动的。想到了童喜喜,想到了喜喜所说的有关这首歌前前后后的故事。想到了在准备“共读”时,自己所看到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资料,想到了那段苦难的岁月,那段屈辱的历史。学生们也很感动,也很投入。他在下面也小声唱着,唱着……虽然这只是第一次听这首歌曲。

在讨论中,有一个学生几乎是流着泪发表自己的见解的。他完全投入进去了。他获得了深刻的“共鸣”。

课程是一段旅程,是师生共同走过的路。在准备这些资料的时候,我对于南京大屠杀那段历史,对于新教育一些核心理念的认识也在逐步加深。我相信学生们也能在这本书中得到深深地“共鸣”,获得巨大的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4 15: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周“共读”(《影之翼》)作业:
1、想想:面对屠杀这段历史,作者的观点是什么?你从什么地方读出来的?
2、你认为这个观点对不对?如不对,你认为我们应如何面对这段历史?
3、尽自己最大努力搜集以下资料:一,日本为什么要发动侵华战争?二,偌大一个中国,为什么会败得一塌糊涂?三,如今中日关系怎样?日本最近针对中国又有那些新举措?你如何看待这些举措?
4、如果你是中国领导人,你如何制定对日政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4 2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4         星期五

今天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好漂亮呀。

今天教室里也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一记。小辉学会了克制。

小辉,在前面说过多次。就是那个爱和老师顶撞,对谁似乎都充满敌意的学生。现在还记得他初到学校来看老师和同学那种满眼敌意的目光。似乎谁能不要碰他,碰了他可是不得了的。

但是,就是这个身上似乎装着炸弹随时准备爆炸的小辉,今天却学会了克制。事情是这样的,周五的例会开完后,我从会议室回教室。还没走到教室,就看到小辉离开座位在教室门前张望。此情此景,心中好不生气。今天开例会,校长还讲到,有家长给他打电话反映说某某班的纪律极差,上自习学生大喊大叫,老师在批评学生时,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转圈圈。校长没点名说那个班。但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就想到我平时批评小辉时的样子。我批评他,他顶嘴。我装出一副要打他的样子。他就跑,边跑边说:你来追呀,你来呀。想到这些,进教室后,我严厉地批评了他。我说,如果他继续是这个样子,下周就不要来上学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等等。我批评他的时候,他低下了头。头挨着桌子,一句话也不说。

放学了,他来找我说,我将他批评错了。上自习的时候,教室后面有几个男生一直在说话。他让他们不要说了,他们不听。他出去是看我来了没有,如果我没有来,他就准备去打那几个男生。

他解释的同时,其它几个男生也来做证,说小辉说的是真的。

我听完他的叙述,愧疚地和他握握手。

我错了,他笑了。

下午上网时,看他上线,就又发消息表扬他。说他学会了克制,不容易,是进步,值得表扬呀。他发来消息说“谢谢夸奖。”

 

  先不说他,以武力解决同学上课不守纪律,随便讲话的方式是否正确。就今天我错批评了他,他能学会控制自己,不发脾气一事来说,就是很了不起的进步。

值得表扬,在此一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8 09: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8                            星期二

昨天有两件事值得一记。

一是关于小辉的事。昨天小辉又闯祸了。在上午第三节课,他又手提着半块砖头闯进五班,要打五班的一个男生。我赶到时,他和那个学生都站在教室的外面。我和五班的宋老师将他们两个叫到了我的房子里,询问有关情况。

原来,下课的时候,五班的这个学生叫了小辉父亲的名字,小辉制止了几次,没有作用。最后小辉气不过,才手提着半块砖头闯进五班教室的。

听完原因,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火冒三丈。看来这是周五“小辉式处理问题”的“后遗症”呀。遇事冲动,崇尚武力。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呀。

值得高兴的是,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五班宋老师在批评小辉的时候,小辉没有发作,而是一直冷静地接受着批评。这无疑使我高兴,又给了我希望。他现在不仅能接受我的批评,那怕是错误的批评。其它老师的批评也能接受。与开学初的那种“横眉冷对”的架式比起来,确实进步不少呀。

我不禁要想起了老师说的,这世上最不辜负人的一是花草,一是生命。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问题。他这种不冷静地处理问题的方式,还是很有问题的。

老师走了。我对他说,首先今天你能冷静地接受老师的批评,是很了不起的。就像周五我错批评了你,你能虚心接受一样。这是了不起的。说着,我竖起了大拇指。他笑了,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接着说,但是你今天也有问题。五班的同学叫你父母的名字。你可以找老师呀。怎么能手提着砖头闯进五班呢?这不是合理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他没有说话。

我接着说,今天这件事也是件好事。他诧异地问道:这是件好事?我说,是的。最起码你知道了当别人叫你父母的姓名时,你是多么地痛苦和无奈。想想,你不是也常常在班上叫别的同学父母的名字吗?而且,常常对着韩丹说,我知道你们家五个人的名字,爷爷、奶奶一直到姐妹兄弟。你不是也将班上一些同学父母的名字还记在你的本子上吗?最起码你今天知道了当别人叫自己家长的姓名时,自己多么痛苦。我们学过《论语》,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想的事情,就不要强加给别人。所以,以后就不要再随便叫别人父母的名字了。这都是我们的长辈,我们都要尊敬呀。

小辉点点头,并说,以后我再也不随便叫别的同学的家长姓名了。

第四节上课前,我先将刚才发生的这件事以及处理结果在班上对同学们说了说。并说,小辉说他再也不叫别的同学的父母姓名了。请大家监督。班上一片哗然,大家都不相信,在下面议论纷纷。我示意他们安静,说我们以后做好监督。并问小辉,他是不是有这样的决心?小辉点点头。

要解决小辉的问题,仅靠这一次是绝对不行的。我希望的是能在同学们的监督下以及这一次的“遭遇”,使他有所收敛就行了。同时,小辉身上的其它问题,也要一个一个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但他毕竟在转变,在向良性发展。

中午,我去教室时,小辉又站在讲台上。我问他为什么?他指着黑板上还没有擦干净的粉笔字,对我说,这是班上某某同学骂他写的。要我处理这个学生。我及时做了处理。这是一个好的契机呀。这次他没有再冲动,自行武力解决。我还能不及时处理这个做了坏事的学生,从而给小辉一个向良性发展的契机吗?

小辉的问题还很多。但是他的些许进步,确实也给了我莫大的信心和鼓舞的。是的,这我世上最不辜负人的一是花草,一是人的生命。

 

第二件要记的是,用童喜喜寄来的新教育基金会的钱所买的书,今天收到了。虽然在邮局取书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是,总得来说,我和学生都还是很高兴的。我们有书了。我还给这些书照了几张照片。那天有空发上来,秀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9 14: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9 14: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9                          星期三

昨天晚自习时小豆豆又跑了。

原因是课外活动时,打初二级的一个女生,被管理宿舍的老师批评。

昨天下午大扫除,管理宿舍的老师要求住宿同学打扫好宿舍的卫生。初二级的一个女生不服从宿长安排,不打扫卫生。宿长将这个同学报告给了老师。管宿舍的老师批评了这个不劳动的同学。课外活动时,这个不劳动的同学将把她给老师报告的女生堵在了走道。结果这时,小豆豆看到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那个宿长一下。理由是她和那个不劳动的同学关系好。

后来宿长又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管理宿舍的老师。管理宿舍的老师在政教处批评了豆豆,并要她写检讨。政教处没有笔。这位管宿舍的老师要小豆豆取笔。结果小豆豆就跑了。

这已经是本学期第三次了。

 

叫来了小豆豆的母亲,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小豆豆的母亲也无语。与小豆豆的母亲做了长谈。无非是要其转变家庭教育的观念。用传统的那种“粗整”,打骂的方式已经不起作用了。孩子性格的形成,一方面是先天遗传,生命密码;另一方面就是后来形成的应对模式。

我对小豆豆的母亲说,今天小豆豆回家后。你先不要急着打骂。你先要反思:为什么小豆豆要跑?在教育小豆豆的过程中,你们有没有错?其次,要容许孩子犯错误。因为犯错误就可能意味着长见识。我们现在第一要做的是:反思使什么使得我们的孩子能产生这种应对模式?一做错事就跑掉。第二是要想办法让其认识到自己的这种应对模式是不对的。使其在这次事件中长见识,获得进步和发展。

小豆豆的母亲也赞同我的这些意见。

如果以前学生出现这些问题,我早就火冒三丈了。现在,读了《教育人类学》以后,我明白了正是在一次次的危机与遭遇中,学生获得了进步和发展。这是一次良好的教育契机。别太悲观了。任何事件都是有其教育性的。

信任,耐心。抓住契机,促其发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9 14: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与学生一起晨诵汪国真的《独白》。

不是我性格开朗

其实,我也有许多忧伤

也有许多失眠的日子

吞噬着我

生命从来不是只有辉煌

 

只是我喜欢笑

喜欢空气新鲜又明亮

我愿意像茶

把苦涩留在心里

散发出来的都是清香

竟然有学生问我,什么是“独白”。真是无法可想。做汪国真的晨诵,越做越难做。觉得汪诗其实反反复复在言说着一个东西,远没有顾城诗歌丰富、多彩。

上午第四节与学生共同讨论了《影之翼》。这是关于本书的第二次研讨,这同时也是本学期“共读”的最后一次研讨。元月来就要全力以赴地进行复习了。

这次“共读”向外扩展地比较多。主要是针对中日两国的不同文化进行对比。在对比中让学生深思,明确自己身上的责任。但同样,课前学生的准备不足,学生投入度不够。

干老师说,“共读”的关键一是故事,一是学生的投入。“共读”其实就是两者的互相编织。以这一条标准来看的话,学生的投入度,学生的自居作用的程度才是“共读”是否成功的根本标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0-7-12 08:31 , Processed in 0.2340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