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云中逸客

云中漫步(1)——我的教育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4-24 19: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让我们上了这趟车, 既然上了车, 一定得买票, 假如不努力, 岂不成逃票, 我们不甘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4 1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我这个人对自己有些偏激。在十四年的教育生涯中,我一无所获,惭愧!但当我走进在线,看到你们激情四溢,好羡慕你们!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会努力,不辜负同志们的美意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4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课堂上的故事 课堂上,舒柳鬼鬼祟祟的,就象在与我捉迷藏。 其实,同学们都知道,我爱他们。无论他们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原谅,并不会给他们难堪。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的课几乎就成了孩子们的避难所。我一致都爱他们,并尊重他们。他们不想学,逼总不是办法;慢慢的劝,细细的说,相信他们会有懂事的一刻。他们自己思想上通了,就好办了。很多教师对我的做法不理解,但我总坚信教育是人性化的东西,应以尊重学生为前提。 我明知舒柳有问题,但我并没制止他。因为我暂时还没证据,我不会以自己的猜疑来给学生“定罪”的。 他在偷偷地看小说,或许以为自己真的很隐蔽,我没看到,于是胆子也大了,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不过,声音很小。 我走过去,就象没事一样,轻轻地说:“哪来的?”他低下头说:“租的。” “还去吧!”我声音很小,但语气很坚定。 “能不能下课还?”他试探地询问。 “不行!”还是那样的语气,我小声说。 他拿起书,走出教室。 “赶回来上下一课!”我补充说。当时有同学问我,“为什么不让他下课去还?”我说:“书在课桌里,他能安心?再说,下课了,我走了,他会还吗?”同学们笑着说:“绝!” 是啊,没收他的书,即给了他面子,又真心的为他好,相信他会理解的。下课了,舒柳还没回来。我一直等到他来,才离开,并对他说:“快中考了,再别看了,好吗?”“好!” 当我转身走向办公室时,浑身洋溢着无比的舒畅!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5-24 21:47:4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4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云中逸客在2004-4-24 19:56:00的发言:
或许,我这个人对自己有些偏激。在十四年的教育生涯中,我一无所获,惭愧!但当我走进在线,看到你们激情四溢,好羡慕你们!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会努力,不辜负同志们的美意的!

我们有一些相同的感受! 在线给了我一方宽阔的天空,朋友们的语言给了我很多鼓励。 虽然我知道,要站起来需要自己的努力,但鼓励的目光和温暖的话语确实给了我很多的动力!感谢在线,感谢朋友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4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爱,有真诚,教育就有了力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4 22: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一楼有感: 同样的情况我也遇到过。不过不是我自己。一次,我班的一个学生在跟其他同学的对话中谈到了某位老师的名字,凑巧被该老师听到了。值得探讨的是该老师的处理方式。 该老师将这名学生叫到自己班级,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进行了训斥,然后……给了四个响亮的嘴巴。结果,该生闷闷不乐,家长颇有微词,其他聆听寻到的学生作何感想?不得而知。 但我的想法: 1、名字只是个符号,学生真的就叫不得吗?是学生太不懂师道尊严,还是老师的权利欲望过盛? 2、给予张嘴的处罚,而且是当着其他学生的面,是否严重伤害学生的自尊?在给被打学生带来极其严重的心理伤害的同时,其他学生如何看待你这个老师?他们会真的从此而由衷的尊重你吗? 3、由此而想到,我们到底需要何种师生关系?师长?学者?兄长?朋友?伙伴?抑或其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4-24 22:41:0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4 22: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享受的精彩分析,相信我们会不断成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04-4-24 23:07:00

知道你上网很不容易。看你坚持到现在。我只有敬佩!
 楼主| 发表于 2004-4-25 1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斑竹,我现在好了,我买了电脑,不过是个二手货。在线的吸引力真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5 13: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云中逸客在2004-4-25 12:28:00的发言:
在线的吸引力真大!

同感,在这里,学习,感受,温暖,成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5 2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云中逸客在2004-4-24 20:45:00的发言:
课堂上,舒柳鬼鬼祟祟的,就象在与我捉迷藏。 其实,同学们都知道,我爱他们。无论他们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原谅,并不会给他们难堪。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的课几乎就成了孩子们的避难所。我一致都爱他们,并尊重他们。他们不想学,逼总不是办法;慢慢的劝,细细的说,相信他们会有懂事的一刻。他们自己思想上通了,就好办了。很多教师对我的做法不理解,但我总坚信教育是人性化的东西,应以尊重学生为前提。 我明知舒柳有问题,但我并没制止他。因为我暂时还没证据,我不会以自己的猜疑来给学生“定罪”的。 他或许以为自己真的很隐蔽,我没看到,于是胆子也大了,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不过,声音很小。 我走过去,就象没事一样,轻轻地说:“哪来的?”他低下头说:“租的。” “还去吧!”我声音很小,但语气很坚定。 “能不能下课还?”他试探地询问。 “不行!”还是那样的语气,我小声说。 他拿起书起了身,走出教室。 “争取下赶来上下一课!”我补充说。当时有同学问我,“为什么不让他下课去还?”我说:“书在课桌里,他能安心?再说,下课了,我走了,他会还吗?”同学们笑着说:“绝!” 是啊,没收他的书,即给了他面子,又真心的为他好,相信他会理解的。下课了,舒柳还没回来。我一直等到他来,才离开,并对他说:“快中考了,再别看了,好吗?”“好!”当我转身走向办公室时,浑身洋溢着无比的舒畅!

你有一颗包容的爱心。好喜欢你这个避难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5 2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访

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二中 肖盛怀

星期日晚自习,华来报告我,她父亲给她辛辛苦苦递来的五十斤米被盗了!

我深知此事的严重性,于是,我去了解,同学们反映是同寝室的夏偷去伙食团称了并兑了票。我立即制止了同学们,叫她们不要乱说。因为我知道“小偷”对于一个初二的女生意味着什么。我不希望我的任何一个学生背上这个名声,就算她是!我也不知道我这种想法是否正确,但我觉得她们还小,不能因一次的错误,而断送了她们一生的幸福。或许,我这话有些过火,但世俗的唾沫会淹没她们幼小的身躯,让她们永世不得翻身!于是,我特别慎重,既要维护华的利益,又要顾及夏的名声,更要给全班同学一个满意的交待。我对自己说:千万不要出错,慎之又慎!

根据华提供的线索,我暗中找了几位知情的同学了解,并要求学生对自己所说的话绝对保密,甚至被班主任找去也要保密,因为我是作了最坏的打算的。如果真是夏偷了,我要封锁一切消息,私下解决;如果不是最好。

同学们言辞一致,并说确实是夏偷的,理由是:一、夏上星期五说没票了,而周末又没有回家,星期日晚上居然有票换零食吃。二、在夏的枕头下,有一塑料袋。华说那是她家的,上面有一个布补丁。寝室里的女生都知情了,并开始疏远夏。华也在时不时地在寝室里指桑骂槐。

一切的证据对夏相当的不利。我知道同学们在背后议论纷纷,沸沸扬扬。我找到了夏,并开诚布公的表明了我的态度:无论是不是你,我都会帮你的,我都会保护你的!但夏确是矢口否认,并解释说,票是她事先放在亲戚家,周末去拿的;塑料袋是她家的,上次装米来没带回家的。但是,她没有证人。

我能象公安机关一样去吓唬她,逼供吗?我能象法官一样说你没有证人,证词无效吗?不,我必须相信她!因为她是我的学生,我是她的班主任!

当天,我在班上作了临时处理:一、事情大致有了一些眉目,班主任正在调查之中。二、在真相没有清楚之前,任何人不得议论此事。三、夏是怀疑对象,全寝室的女生都应是怀疑对象。四、相信班主任会给同学们一个满意的交待。由于我的态度坚决,同时,也将其他女生与夏放在了“怀疑对象”之列,有效地制止了舆论的蔓延。

星期六中午放假时,我宣布了处理意见:华的米是她爸爸送来的,我们去她家取证,如何?(华家距学校三四里路)同学们各自要回家,顺路的以及街上的几个同学参与进来。

初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和煦的春风吹在脸上软绵绵的。学生们笑着、跑着、唱着、跳着……一周的疲劳烟消云散。此时此刻,他们忘了自己,沉浸在温情的三月风里。

当华朝迎面走来的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叫“爸爸”时,我们才记起了此行的目的。半路相逢,我急忙迎上去打招呼。“同学们,原地休息!”于是,他们在堤坡上打滚、唱歌、摘野花……

我将华的爸爸带到离学生们二三十米远的草坡上坐下,并说明了来意,然后恳切地说:“请您辨认一下那个塑料袋。如果是您家的,告诉我即可,千万不可当学生面说;如果不是最好。我希望将这次家访 作为一次机会,给我的学生——夏,希望得到您的理解与支持!我代表二(1)班全体同学感谢您!

不知是我这一番话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华的爸爸一口否认了,并主动地大声地告诉了同学们,有些同学明知是老师作了手脚,但此时华的爸爸态度鲜明,再加上同学们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嬉闹,已把此行的目的忘的一干二净,所以,一笑了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4-26 12:18:5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6 0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碧绿的小草,鲜活的笑脸,……构成了世间最美的图画。

“同学们,到家里坐坐去吧!”华的爸爸盛情相邀,同学们兴奋不已,于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向了华家。

华的班主任带着一帮同学来华家,“华家来稀客了!”几乎整个弯子的人都知道了。

同学们都很高兴。这或许是他们的“人生第一次”吧。他们帮华家人一起剥豌豆、理青菜、淘米、作饭……“小龙女”甚至掌起勺来,“佩佩”唱起歌来,最高兴的要数夏了,一周的孤寂,一周的冷遇,着实让人难受至极。此时,她心花怒放,跑来跑去,浑身洋溢着无法形容的舒畅……是啊,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多么需要同学的友爱、老师的关怀、集体的温暖,如果我们不去想办法,抛弃了她、冷落了她,真难以想象此时的她会是什么样子?

饭桌上,面对满桌的热情,看着我可爱的学生、可敬的家长,我眼眶微润,平生第一次喝酒。脸红心烧时,我充满深情地说:“我希望你们都能健康地顺利地成长!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们每个人受一点点伤害!”

返校途中,夕阳拉长了我们的身影,晚霞映红了我们的脸膛。

此后,班上再也没有谁提起“偷米”之事,而去华家家访却成了同学们心中永远的珍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6 0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班主任工作真是一门艺术,孩子们能拥有这样一位班主任真是幸运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6 12: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寻梦老师的光临! 好象第一次看到你,幸会! 欢迎常来坐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19-1-24 00:53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