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教育在线 门户 课程 儿童课程 晨诵 查看内容

穿越春天,穿越诗歌,穿越狄金森

2012-9-11 11:14| 发布者: 杜涛| 查看: 19086| 评论: 0

摘要: 穿越春天,穿越诗歌,穿越狄金森 ——新教育晨诵项目四年级春狄金森诗歌课程简介 “我要的是小溪,现在就来!” 爱米莉·狄金森,美国诗歌史上一个孤独而永恒的名字。如果说惠特曼的诗是太阳的话,狄金森的诗就是夜 ...

蝴蝶·舞蹈·生命·诗人

那不过是一只无名的小鸟,它凭什么也能够进入这永恒的诗歌?这不是我们会摆上来讨论的问题,不过,诗句总能够适当地提醒我们注意到这些微妙的事实。连接两个主题的诗歌意象是“毛虫与蝴蝶”(一个毛茸茸的家伙),我在好首诗前,引进了另一首小诗: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你,也是,无名之辈?

这就有了我们一对!可是别声张!

你知道,他们会大肆张扬!

我是无名之辈,是那只偶然从诗句里默默走过的小鸟,而孩子们呢?自然是同样不起眼,也许更不起眼的小小的毛茸茸的家伙:

一个毛茸茸的家伙,没有腿脚

奔走,却胜过寻常步履!

像天鹅绒的,是他的面容,

他的肤色,暗褐!

 

有时,他住在草丛!

有时,高在枝头,从那里

穿一身长毛绒外衣

跌落在过路行人身上!

 

这一切,都在夏季,

但是当凉风惊动丛林居民,

他搬进锦缎的宅邸,

摇头晃脑,引线牵丝!

 

然后,比贵妇人更俏丽

出现在阳春时节!

每一个肩头一片华羽,

认不出往日形迹!

 

有人,那些自称科学家的人,

叫他鳞翅目幼虫!

而我!一个默默无名的诗人,

我算什么,却道出蝴蝶

有趣的秘密!

这是一首关于“毛毛虫变蝴蝶”的“叙事诗”,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懂。但是这并非不需要注意一些必要的技巧,以及点一点诗歌的关键处。事实上,最后两句诗原来是这样的:

有人,叫他鳞翅目幼虫!

而我!我算什么,

却道出蝴蝶

有趣的秘密!

改诗把诗人原来含而未发的原意作清晰地点明,就是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清晰地感受到这首诗的“诗人视角”,让学生感受,但不向学生道明“诗歌视角”与“科学视角”之间的张力。

当时,这首诗的教学也是颇有意味的。这是马玲老师记录的几天前徐子晶(子夜星空)上这首诗时的情景:

当孩子们用饱满的声音,充满向往地读完《有另一片天空》后,子晶幽默地说:“昨天,我们学习了一个‘有羽毛的东西’,知道了原来它是——”

“希望!”孩子们会意地笑着。

“那今天我们再来学习一个——‘毛茸茸’的家伙,”子晶故意放慢了速度,故作神秘地说,“猜猜它是谁?”

孩子们又乐出了声,更期待地看向大屏幕,要学的新诗,已经在那里了。

一个毛茸茸的家伙,没有腿脚

奔走,却胜过寻常步履!

像天鹅绒的,是他的面容,

肤色,暗褐!

子晶让孩子们自己先读读,然后猜猜:这个毛茸茸的家伙,会是谁呢?

孩子们兴致盎然地读着,猜着,“毛毛虫”,“小鸟”,很多孩子情不自禁脱口出声,也有些孩子还在琢磨着,呵呵,这些正是子晶的“预谋”啊,她让孩子们说开去,却不作评判,等孩子们想不出别的时候,她又给了一些提示,并同时给出诗句:“这个毛茸茸的家伙越长越大了呢,你看,它住这里呢——”

有时,他住在草丛!

有时,高在枝头,从那里

穿一身长毛绒外衣

跌落在过路行人身上!

哈,这一下又热闹了,孩子们读啊,猜啊,不亦乐乎,有的人坚持“毛毛虫”,有的人说“小鸟”,还有的说“蒲公英”、“苍耳”、“大雁”……同样,子晶不揭示谜底,接着出示下一节诗句,继续把学生的胃口吊得高高的:“它又长了一段时间,到底是啥东西呢?”

这一切,都在夏季,

但是当凉风惊动丛林居民,

他搬进锦缎的宅邸,

摇头晃脑,引线牵丝!

哈哈,一看到“摇头晃脑,引线牵丝”,马上学生又转向了,“蚕!”十四个孩子马上脱口而出,迅即有同学又变了,“是蝉,知了!”马上大家都摇头,蝉怎么能“引线牵丝”呢?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大家期待的眼光中,子晶把第四节显示在大屏幕上:

然后,比贵妇人更俏丽

出现在阳春时节!

每一个肩头一片华羽

认不出往日形迹!

“哦,毛毛虫!”

“不是,小鸟!”

……

在猜诗过程中,PPT上只有诗句,而当确认这是毛毛虫到蝴蝶的经历后,PPT上的伴随着各段,出现了逐渐成长的毛虫、蛹、蝴蝶。

儿童课程有一个总名,叫“毛虫与蝴蝶”,为这五个字,现在它们有了绘本《肚子好饿好饿的毛毛虫》,我的自传体《天虫》,以及狄金森的这首妙诗《一个毛茸茸的家伙》。它们和安徒生著名的童话《丑小鸭》一样,讲述的是青蛙变王子的神奇,于是,我又选读了一首新诗,为孩子们。不过这首诗放在前一首诗之后,似乎只是一个注脚,理解起来并无困难:

我戴上王冠的一天

日子,一如往常-

直到加冕完成-

之后,才显得异样-

我成长,一切平凡-

但是当那一天降临

我和它,装扮一新

同样庄严

——狄金森

相信种子,相信岁月。这八个为儿童课程所写的字,现在已经超越出原来的界限,运用于教师专业发展。因为我们也同样是未雕塑完成的生命,同样是在捏塑着生命的每一天,直到它在死亡之前最后成形。而在最初的四天里,马玲老师同样把这个理念,带给了棉种场的孩子们:

我想捏塑一天

好像它是首诗

接着调整韵脚

强调我的原因

接着确定型式

琢磨它的光亮

让它会合其他同伴

群聚在爱的房间里

诗人写诗,画家画画,农人耕作,而我们在教室里同样辛劳勤奋。而我们生活着,最高的境界,也就是把每一天当成一首诗,每一生视为一首永恒寻求的诗中之诗。于是,我请孩子们用不同的角色,把这首诗读了两遍,而在两遍之间,插入了马玲老师当初送给他们的狄金森的秘密日记:一旦完成一首诗,我觉得放下了一个负担。晚上诗句常会吵醒我,韵脚在我脑中走动着,文字占领我的心。接着我就能明了世界所不知道的,那是爱的另一个名字。”

后面一首,是一首跳跃性极大的诗——

我不会用脚尖跳舞——

没有人传授我技艺——

但是我的内心深处,时常

感到一阵欣喜:

 

如果我有跳芭蕾的知识——

我将到各地去应用

以绝妙的旋舞使舞剧团失色——

使杰出的女演员发疯。

 

纵然我没有华丽的服装——

头发上也没有小卷,

不会单足跳向观众,像小鸟

一只脚在半空虚悬,

 

不会让我在绒球中被举起——

在雪白的轮中转动

直到从舞台上消失,满堂轰鸣

要求再来一次的喝彩声——

 

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懂得

我说得轻松的这门技艺——

也没有一张海报对我吹捧——

仍会像歌剧院,座无虚席。

对于成年人,要理解这首诗并不困难,但是如何向孩子们呈现这首诗呢?在这时候,解释往往是无力的,因为已经懂得的那部分其实无非解释,而困难的那些部分,又极难解释。

于是,和《亲爱的三月》一样,我们仍然采取了“加注”法,不过,这次加注的更多:

我不会用脚尖跳舞——

没有人传授我这门技艺——

但是我的内心深处,时常

感到一阵欣喜:

  像是我站在内心的舞台,

  上演着同样精彩的一幕。

 

如果我有跳芭蕾的知识——

我将到各地去应用

以绝妙的旋舞使舞剧团黯然失色——

使杰出的女演员嫉妒得发疯。

 

但是此刻

纵然我没有华丽的服装——

头发上也没有小卷,

纵然我不会单足跳向观众,

像小鸟那样轻盈

轻盈地用一只脚在半空虚悬,

 

或者让自己旋转如绒球

 在旋转中被舞伴轻轻举起——

 就这样在雪白的轮中转动

 直到我的身影从舞台上消失,

 只剩下观众满堂轰鸣

 响起要求再来一次的喝彩声——

 

但是此刻

我难道不是身着词语的华裳丽服,

让诗句单足跳动,像小鸟(那样轻盈)

让意象旋转出迷丽的色彩

让节奏明快如舞蹈

押着奇特的韵脚

直到最后一句戛然而止

只剩下我的读者和听众

在诗句的余音中静静地响起共鸣——

 

只是现在

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懂得

我说得轻松的这门技艺--

也没有一张海报对我吹捧--

但我会仍然坚信,总有一天,

诗歌的殿堂里会上演我的演出

到那时,就像是在歌剧院,座无虚席。

在原诗中,只有芭蕾舞演员的意象在舞动,但它如何成为写诗的比喻与象征?所以上面这一段全系加注上去的语句,我们可以说,是比较传神地传达了狄金森创作好一刻的内心情感的:“但是此刻/我难道不是身着词语的华裳丽服,/让诗句单足跳动,像小鸟(那样轻盈)/让意象旋转出迷丽的色彩/让节奏明快如舞蹈/押着奇特的韵脚/直到最后一句戛然而止/只剩下我的读者和听众/在诗句的余音中静静地响起共鸣——”并且在最后,我们替她道出自己对诗的信心: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懂得/我说得轻松的(写诗)这门技艺/没有一张海报对我吹捧我会仍然坚信,总有一天,/诗歌的殿堂里会上演我的演出/到那时,就像是在歌剧院,座无虚席。”

这样加注后的效果如何?在为每一页添加上美轮美奂的芭蕾舞剧照之后,当马玲老师读完加注版诗歌:

真的无法言说这种感觉,整个教室里静悄悄的,连窗外的春天也仿佛屏住了呼吸,听我就这样,将一座诗歌殿堂里上演的“绝妙旋舞”缓缓送出——

安静,有如神在。

少顷,教室里响起了掌声。我深吸一口气,转过目光,是他——刘豪,他的眼睛里,正和我的内心一样,流淌着同样的感动。我们,在诗句的余音中静静地共鸣。

接着,我又请全班同学把解释过的诗句,再一起读一遍,加深理解。孩子们读得真好。

然后,让我们带着刚才的理解,再回到原诗吧,再轻轻地自己读一读,品一品吧,而你,将会发现有更多的可意会却无法言传的东西——

加注法能够帮助我们从文本细处理解诗歌,而补充背景法则能够帮助我们从宏观上把握诗歌。这次我画蛇添足,又添上了几句他们未读过的狄金森的诗句:

这是诗人,就是他

从平凡的词意中

提炼神奇的思想-

从门边寻常落英

提炼精纯的

玫瑰油上品-

可惜,我没有来得及向孩子们解释什么是落英,什么是玫瑰油,但相信孩子们大体上还是能够理解吧。

希望·歌唱·母语

四年级的孩子们,对“希望”这样的词语其实还并不能真正地理解。但是,他们会由衷地喜欢这样的词语的明亮的光泽与明艳的色彩。《“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这首诗是我在上一周教给孩子们的,这首诗,并不容易理解:

“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

它栖息在灵魂里——

唱没有歌词的歌曲——

永远,不会停息——

 

在暴风中,听来,最美——

令人痛心的是这样的风暴——

它甚至能窘困那温暖着

多少人的小鸟——

 

我曾在最陌生的海上——

在最寒冷的陆地,听到——

它却从不向我索取

些微的,面包。

当时我让学生自读之后,大家至少明白,这里诗人把希望比作了小鸟,栖息在灵魂里。但是,另外的含义,就只能蒙蒙胧胧地感受,却不太能够把握。于是,我出示了添补后的诗歌:

“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

它就像小鸟,栖息在灵魂里——

它唱着没有歌词的歌曲——

它的歌唱永远,不会停息——

 

希望的歌声在生活的暴风中,听来,最美——

令人痛心的是这样的生活的风暴——

甚至能窘困希望——那温暖着

多少人的小鸟——

——因为风暴太残忍,让希望落空,化成绝望

 

我曾在最陌生的海上——

在最寒冷的陆地,听到——听到希望小鸟为我而歌唱

而希望的鸟儿它却从不向我索取

些微的,面包。

但是,这虽然把所有诗句的困难“化解”了,却仍然缺乏足够的“形象”。于是,我又把他们在上一天刚刚学习的描写残疾人的课文《番茄太阳》编织了进去:

老师:

令人痛心的是这样的风暴——

它甚至能窘困那温暖着

多少人的小鸟——

学生:

那年,我来到了这座城市,临时租住在一栋灰色的旧楼房里,生活很艰难,心情灰暗无比。

老师:

“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

它栖息在灵魂里——

唱没有歌词的歌曲——

永远,不会停息——

在暴风中,听来,最美——

学生:

那女孩5岁左右,是个盲童。

女孩安静地坐着,说话声音细细柔柔,特别爱笑。

小女孩一面用手摸,一面咯咯地笑,妈妈也在旁边笑。

明明咯咯的笑声银铃样清脆,一串一串地追着人走。

“阿姨,妈妈说我的眼睛是好心人给我的,等我好了,等我长大了,我把我的腿给你,好不好?”

老师:

我曾在最陌生的海上——

在最寒冷的陆地,听到——

它却从不向我索取

些微的,面包。

学生:

那个正午我坐在窗口,看城市满街的车来车往,眼前总浮现出明明天使般的笑脸。如同一轮红红的“番茄太阳”一直挂在我的心中,温暖着我的心。

上面学生所读的,正是课文中的相关语句。当师生的声音相互交织的时候,孩子们惊讶地发展,原来课文与晨诵,也实现了相互编织。同时理解这两个事物,比理解单个事物更容易,更丰富,也更深邃。

而好的诗歌,好的文学作品就是这样,能够给人的灵魂,以某种深刻的鼓舞与激励。于是,我又补充了几句新诗,作为上面这首诗的余音:

殉理想的诗人,不曾说话-

把精神的剧痛在章节中浇铸-

当他们人间的姓名已僵化-

他们在人间的命运会给某些人以鼓舞

——狄金森

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知更鸟,都是毛毛虫,都是书写自己诗歌的诗人——都可以是。但是,你若希望自己是,那么,你就得“捏塑每一天”,“不停地歌唱”:

我要不停地歌唱!

鸟儿会超越过我

向更黄的气候飞行——

每一只都有知更鸟的抱负——

我,有我的红胸脯——

我有我的音韵——

 

晚了,要在夏季占一席位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苏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苏ICP备15054508号 )

GMT+8, 2023-1-28 16:15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